第五十四篇 分辨假带领(二)

咱们先回顾一下上次聚会交通的主要内容。(上次列举了带领工人的十五条职责,主要交通了前两条:第一条是带领人吃喝、明白神的话语,进入神话语实际;第二条是掌握各类人的情形,解决其在现实生活中临到的各种有关生命进入的难处。根据这两条解剖了假带领的相关表现。)你们揣摩没揣摩,如果让你们做带领,这两条你们能做到哪一条?很多人总觉得自己有点素质、头脑,有点负担,就想争做带领,不想做普通跟随者,那就先看看这两条你能不能做到,哪一项工作你比较胜任,能担负得起来。先不说你具不具备这个素质,有没有这个工作能力与负担,先看看你能不能把这两项工作作好。你们有没有揣摩过这个问题?有些人说:“我又不打算做带领,我揣摩这问题干吗?我把自己这一摊工作作好就行了,这问题跟我没关。我一辈子都不想做带领,不想担当带领工人的职责,那我一辈子都不用揣摩这样的问题。”这话对不对?(不对。)即使你不想当带领,但是带领你的人有没有尽到这两样责任,他具不具备这个素质,有没有这个能力、负担,符不符合这两条要求,这两项工作他作得怎么样,这是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你要是不明白、看不透,他把你带到坑里了你知道吗?如果你就是糊涂地跟随,你是个糊涂虫,他是假带领你也不知道,他把你带偏了、把你带到哪儿你都不知道,那你就很危险。因为你对带领工人的职责范围不了解,对假带领没有分辨,所以你就能糊涂跟随,他让你做什么你都能做。他跟你交通的符不符合神话真理、是不是实际你都不知道,你以为他没闲着,一直在忙、在跑,起早贪黑地能付代价,有热心,这就是合格的带领;你认为谁临到难处了,带领都能伸出援手去帮助,没有置之不理,这就是合格的带领。岂不知这些假带领没有领受神话的能力,带领人多长时间人都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道神的要求是什么,连什么是道理、什么是真理实际都不会分辨,人对哪些神的话领受偏谬都不知道,该怎样吃喝神的话也不知道。他给你交通完了,过程走了,任务完成了,但是你的情形有没有解决你自己也不知道。你临到的难处实质问题是什么,你处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中,他不清楚,你自己也不知道。他跟你读了很多神的话,给了你很多帮助,跟你说了挺多,但是最终你还是活在一种错的情形里。不管你遇到什么难处,他外表上都能尽到责任,但是你的任何难处都不能通过他的交通、帮助得到解决,问题一直存在。这样的带领是不是合格的带领?(不是。)那你得明白哪些真理才能分辨这些事呢?带领工人所作的每一项工作、所处理的每一个问题是不是按照神话的要求做的,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是不是实际的,与神话真理相不相符,你得明白这些。另外,临到各种难处的时候,他解决的路途是带领你明白神话有了实行的路,还是只讲讲口号、讲点字句道理或者训训话而已。有些带领工人喜欢用劝勉的方式帮助人,有些喜欢用激励的方式,还有些喜欢用挖苦讽刺、对付修理的方式,不管用怎样的方式,如果真能带领你进入真理实际,真能解决你此时此刻临到的难处,让你明白了神的心意是什么,从而也能认识自己,能有实行的路,以后再临到这类事时你能有路可行,这就是衡量一个带领工人作工作是否合格的最基本的标准。

上次咱们大致交通了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一条与第二条,针对这两条来解剖假带领的一些表现。他们的主要表现就是领受神话浅显、表面,不能明白真理。很显然,这就不能带领人明白神的话语,达到明白神的心意。当人临到难处的时候,他就不能用他对神话的认识带领人明白神话进入真理实际,达到让人有路可行,从生活当中临到的方方面面的难处来认识自己,同时达到解决难处。那今天就先交通一下什么是生命进入的难处,人在生活当中常常临到的、比较常见的各种有关生命进入的难处都有哪些,咱们作一个具体的总结。

关于生命进入的难处,从大方向上先看看尽本分方面的难处有哪些。当你尽本分的时候,涉及性情变化与实行真理的算不算生命进入的难处?(算。)说白了也就是在尽本分时产生的各种情形、想法、观点,还有一些不正确的思维方式。那这些方面具体有哪些难处呢?比如说应付糊弄,一尽本分就总想应付糊弄、偷奸耍滑,这是不是在尽本分的时候常常表现、流露出来的情形?还有,尽本分不务正业,与人攀比,把本分当成游戏,把尽本分的场所当成游戏场所,一到尽本分时就开始琢磨找一个参照物,“看看谁比我强,能激发我的斗志,我跟他斗一斗、比一比,来个竞赛,看看谁尽本分的效果更好、效率更高,看看谁最能得人心”。还有,尽本分知道原则也不想守着,总想掺杂个人的喜好,说“我喜欢这么做,我喜欢那么做,我愿意这么做,我想那么做”,就是任性,不想按着神话真理与神家的要求去做,总想随从己意,凭自己的喜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无论神家怎样要求都听不进去,就喜欢跑外道。这些是不是多数人在尽本分时的真实表现?很显然,这些问题都涉及尽本分方面的难处。你们再补充补充。(尽本分不能跟人和谐配搭,总是独断专行。)这算一方面,尽本分不能跟人和谐配搭,总想独断专行,自己说了算,一跟别人配搭或者放低姿态咨询、听取别人的意见,心里就很不舒服,这就是问题。(尽本分自私卑鄙,看出问题知道应该怎么做,但又想着这个事也不是托付给自己的,怕做错了担责任就不敢出头。)这也算是尽本分没忠心,看到问题避而不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生怕提了担责任。不管是不是你负责的,你能看透、能知道一方面情况就应该负责,应该解决,把这个事担起来,这就是你的本分、你的责任,这都是分内的事,别分是谁负责的范围,一分范围这就是对神没忠心。还有吗?(尽本分的时候凭头脑恩赐作工,不寻求真理。)不寻求真理,觉得自己可有本事了,有文化、有恩赐,能说会道,真理都没用,神说的话都用不上,这也是一方面情形。剩下的你们自己再总结总结。

关于对待前途命运方面,这也是一大项。有的人觉得自己有希望就肯付代价,觉得自己没希望,神家也不提拔、重用,也没人看得着,前途暗淡,就不愿意付代价,尽本分都是走过程,不动真格的。不管做什么都与前途命运挂钩,“我到底有没有好的归宿啊?神的应许当中有没有讲到我这一类人的前途、归宿到底是什么?”如果得不着准确的答案做什么都没劲。如果神家提拔、重用、培养就来劲了,做什么都特别积极,要是因为一些问题被撤换,做什么都没劲了,就撂挑子,破罐子破摔。临到对付修理了,就认为“神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不喜欢我早点说啊,别耽误我追求世界”;临到撤换了,又觉得“这是不是又看不上我了?谁反映我了?我是不是又不行了?觉得我不行就早点说呀!”还有,在前途命运面前,他心里对神充满了交易、索取,还有无理的要求,做什么都以有好的前途命运为前提,最起码对他得有好脸色、好态度,能认可他,有神的祝福,在这个前提下他才能接受顺服。这是不是一些表现?你们再补充补充。(临到一些环境时心里对神防备,怕被显明,没有后路。)怕被显明,做什么事都留一手,为自己留后路,这也是对待前途命运方面的。(看到神话里揭示、定性的话,或者临到对付修理时说自己是浑人、是魔鬼撒但,是不能接受真理、不能蒙拯救的人,就会定规自己,感觉没有前途命运了,以后也不能蒙拯救,就会消极。)对待前途命运人不能完全放下自己的存心与欲望,总是把它当成最重要的事去追求,当成自己追求一切的动力、前提。临到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被显明或者临到一些危险的环境时,第一时间马上会想到,“神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厌弃我了?神对我说话口气那么严厉,是不是不想拯救我了?是不是想淘汰我啊?要淘汰我就早点说,趁现在我还年轻,不要耽误我”,就产生消极、抵触、对抗、怠工了。这些都是涉及到人怎样对待前途命运的一些情形、表现。这是一方面大的关乎到生命进入的难处。

再看下一方面——人际关系,这也是一大方面。怎么对待自己看不上的人,怎么对待与自己意见不相合的人,怎么对待自己熟悉的人,怎么对待与自己有亲情关系或者对自己有恩的人,怎么对待总是能及时提醒你、与你说真话、能帮助到你的人。你能不能公平对待每一个人,与人产生争执的时候你怎么实行。还有,人与人之间产生嫉妒纷争,不能和睦相处,甚至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不能和谐配搭,等等这些是不是关乎人际关系这方面所涉及到的一些情形、表现?还有什么?(做老好人,发现别人的问题怕得罪人就不敢说。)这是怕得罪人的时候产生出来的情形。(怎么对待上层带领工人和一些有地位的人。)怎么对待有地位、有权有势的人,能不能讨好巴结、溜须拍马,这是对待有权有势的人的具体表现。这方面大概就是这些。

再看看关于人的情感方面。情感方面有哪些?首先是对自己的家人怎么评价,对他们所做的事怎么对待。这个“所做的事”当然就包括他们打岔搅扰,背后论断人,还有一些不信派的做法,等等。你能不能公正地对待他们,如果需要写评价你能不能公正客观地评价,不带有情感。另外,与自己比较合得来的人或者曾经帮助过你的人,你对他有没有情感,他的做事、为人你能不能准确、公正、客观地看待。如果他打岔搅扰,你能不能及时地反映或者揭露。再一个,与你关系比较近的同一类人或者兴趣相投的人,你对他们有没有情感,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你有没有一个公正客观的评价、定义及处理方式。另外,当教会根据原则处理与你有关的、与你在情感上有瓜葛的这些人的时候,如果不符合你的观念,你怎么对待?你能不能顺服?能不能背后还跟他们纠缠不清,还受他们迷惑,甚至受他们怂恿为他们表白、辩解,在人中间散布,替他们打抱不平?你能不能对于你有恩的人两肋插刀、拔刀相助?这是不是涉及情感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有些人说:“你说的这个情感不就是涉及到家人、亲人吗?不就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家族里的人这个范围吗?”不是,这个范围很大。有些人别说是公正地评价自己的家人了,就是评价与他比较要好的朋友、哥们儿他都不公正,都能歪着嘴说话。比如说这人不务正业,有点犯邪,他说是比较贪玩,不怎么定性,成熟得晚。这话是不是带着情感?要是与他不相关的人不务正业,那他的话就重了,“一看这人就是个敌基督,邪恶、凶恶,尽打岔搅扰”。让他说说有什么事实,他说“现在还没有事实,不过一看他就不是个好东西,根据神话来看他就是这个本性”,直接就定性了,这是不是活在情感里?活在情感里的是什么人?这样的人有没有公正?是不是正直的人?(不是。)活在肉体喜好、肉体利益中的人,就是活在情感中的人。这方面基本上就是这些。

关于贪享肉体安逸,这也是一个大的方面。你们能理解到的有哪些?享受地位之福算不算?(算。)还有呢?(尽本分拈轻怕重,就想挑轻省的做。)挑轻省的、累不着的、不用风吹日晒雨淋的本分,一看哪个活儿担风险、劳苦就推托,推荐别人去做,自己找个轻省的活儿,还找理由说自己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担不起来,自己没有智慧,临到事不会处理,事实上是贪享肉体安逸。一说今天干完活有红烧肉吃,活儿就干得很快,效率很高,不用推、不用逼,也不用看着;一说没有红烧肉吃,干活还得加班加点,就慢慢腾腾,找各种理由、借口推托,突然觉得身体哪儿都不舒服,头也晕了,腿也沉了,胳膊也有点麻了,腰也有点不舒服了,这是贪享肉体安逸的表现。(还有尽本分总喊难,总找各种理由、借口,还得总让人逼着、催着才能去做。)总喊难这也是贪享肉体安逸的表现。不愿意下功夫,有点时间就歇会儿,喝点茶水,嗑点瓜子,闲聊,一作工作就总喊难,见难就退,见硬就卷、就逃避,找各种借口推托,说“我不行,我素质差啊!谁谁谁比我素质好,比我有见识、有工作能力,他能胜任这项工作”,他就找点轻省活儿,自己休闲娱乐去了。一旦工作忙起来,打破他的生活节奏和常有的习惯,一些比较常规的生活内容得不到保障了,他心里就不痛快,就发怨言、发牢骚,不满意,作工作就没劲了。比如,有的女人为了保持身材,每天都得定时练习瑜伽、太极或者健美操,工作一忙起来这些不能得到保障了,她就不乐意了,“工作一忙瑜伽也没时间练了,慢慢身材不得走样啊?那样穿什么都不好看了,那谁还看我?回头率也没了。不行,这个工作我不能担,看出问题我也不吱声,谁催我也不搭理,我就照着我的节奏做,该练瑜伽还练瑜伽,该打扮还打扮,该熬汤的时候熬汤,该睡美容觉的时候就得睡美容觉。我不能熬夜也不能早起,我就得睡够觉啊!我才不像你们那么傻、那么卖力,过几年都成黄脸婆了,身材也走样了,不苗条了,自己活着都没自信”。什么肉体享受都不能放弃,甚至就连一丁点儿的肉体生活的规律与个人保健都不能放弃,这就是贪享肉体安逸。有些人为了保证身体不臃肿、不发胖,无论工作多忙,每天都要按时按量地喝几杯咖啡或者茶。别人说工作忙就别喝了,她说:“不行啊,再忙也得喝,本分、工作效率低点、效果差点能怎么样?”人说神心着急,得体贴神心意,她说:“神着急我也没看着,我不着急就行。神的心意我体贴了,我的心意谁体贴啊?我要活得美美的,在人中间有回头率。所以,这些咖啡、浓茶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再忙再累身边随时都得预备着。”还有些人不管工作多忙、多赶,都不会影响到他穿衣打扮。每天都得花上几个小时化妆,每天穿什么衣服还得搭配什么唇膏;穿衣服不是按季节、按温度穿,而是按套路穿,什么样的上衣配什么样的裤子,再扎什么样的腰带,还要穿什么样的鞋,都得是一整套的,都在脑子里记着,太多了记不住的就在电脑里作记录。什么时间美容,什么时间按摩,什么时间保养,这些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如数家珍,一点都不糊涂。自己明白多少真理,哪些真理不明白,还没有进入,做什么事不用心,没有忠心,流露哪些败坏性情,等等这些与真理有关的、涉及到性情变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一问三不知,而涉及到肉体吃喝玩乐这些话题,他说起来滔滔不绝,打都打不断。无论神家工作多忙,无论本分多忙,他自己的生活规律、生活的常态一点儿都不打破,自己肉体生活的任何一个小细节他都不马虎,都掌握得恰到好处,特别的严格,特别的较真;而对待神家工作,无论是多大的事,哪怕涉及到弟兄姊妹身家性命的事他都能马虎,都能稀里糊涂地对待,甚至涉及到神的托付,涉及到他个人该尽的本分他都能马虎不放在心上。这是不是贪享肉体安逸的人?这些表现是不是贪享肉体安逸?甚至有一些人出门见什么人戴什么样的眼镜能让人器重、高看,能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自己在内心都要作周密的盘算。出门之前无数遍地照镜子,照到自己满意了,再喷上香水才出门,每一根头发丝放在哪儿、是什么型的都不放过。还有的人特别注重身体的保养,定期吃保养品,定期去看营养师、家庭医生,成天在网络上、到书店里寻找各类保养方法,把身体保养得白白嫩嫩的,像出水芙蓉,像美女,像美男。这是不是贪享肉体安逸的表现?这一类人还能尽上本分吗?(不能。)一说尽本分,一说要求人受苦付代价的时候,他就事多了,满腹怨言,全是消极。这一类人就废了,没有资格尽本分。这一方面就说到这儿。

认识自己也是一方面。认识自己都包括哪些方面?首先,自己说话、做事所流露出来的性情是什么。有时是狂妄,有时是诡诈,有时是邪恶。另外,临到事的时候自己有没有不合神心意的、不符合真理的存心。还有,对待本分的态度有没有负担,有没有忠心,有没有为神花费的真心,有没有交易。还有,对神有没有奢侈要求,能不能存心顺服,对待神所摆布的环境、人事物能不能寻求真理。再一个,自己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自己的人性怎么样,有没有良心理智,临到事的时候是活在讲理、讨价还价的情形里,还是能寻求真理,放下自己的观念想象、自己的野心欲望与打算,自己是不是寻求真理的人。再一方面,认识自己的人品怎么样,是不是正直的人,是不是有良心的人,心地是不是善良。通过对待各种环境、人事物的态度能看到自己的人品,也能认识自己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还有,临到涉及对待神的事,对待神的称呼、神的名,对待神的道成肉身,看人是什么态度,有没有敬畏,有没有顺服。还有什么?(认识自己的素质高低。)(认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自己是凭什么活着。还有认识自己的追求,所走的道路。)这些都是人该认识的。总之,认识自己的方方面面基本就是:认识自己的素质,认识自己的人性品质,认识自己是否喜爱真理,认识自己所走的道路,认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认识自己对待神的各种态度。这些都包括了。

下一个是人对待神的各种表现。对神有观念了,对神产生误解、产生防备了,对神有无理要求,心里总想躲避神,心里不喜爱神所说的话,总想研究神。还有,对神的主宰安排、对神的权柄总是持怀疑态度,没有一点信心,对神的全能看不透、认不清,更没有信心。对于外邦人、世界对神的毁谤、亵渎不但不回避、不否定,还想打听是不是实情,是不是真事。这是不是怀疑神?除了这些还有什么?(猜忌神,试探神。)(讨好巴结神。)(不想接受神鉴察。)不想接受神鉴察,同时怀疑神鉴察人心肺腑。(还有与神对抗。)这个也是,与神对抗、叫嚣。(还有奚落神。)捉弄神,用轻慢、藐视的态度对待神,与神对话、处事,这叫奚落。还有没有?(应付糊弄神,欺骗神。)(埋怨神。)临到事总也不顺服,总也不寻求真理,自己总讲理,总埋怨。(还有亵渎神,背后论断神。)(与神争夺地位。)(跟神搞交易,利用神。)(否认神,弃绝神,背叛神。)这些都是很实质性的问题,都是人对待神所产生出来的各种情形与相关的性情。人对待神的各种表现基本上就这些。

对待真理也是一项,这方面有哪些表现?把真理当成理论、口号,当成规条,当成自己吃教、享受地位之福的资本。你们再补充补充。(把真理当成一种精神寄托。)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把真理当成自己的精神寄托。(不接受真理,厌烦真理。)这是对待真理的态度。(认为神话是揭示别人的,把自己当作真理的主人。)这个挺恰当。认为神所说的这些真理都是他心里有的,而神所揭示的都是他没有的,都是说其他人的,自己是真理的主人,常常用神的话去教训别人,似乎自己没有败坏性情,已经是真理的化身,是真理的代言人了。这是什么东西?想当真理的化身,这不是保罗吗?保罗否认主耶稣是基督、是神,自己要当基督,要当神的儿子。这类人和保罗一样,就是保罗一类的人,是敌基督。还有没有?(把神的话当成普通人的话,不是当成真理去实行,有一种不当回事、敷衍的态度。)把神的话当成人的话,不去实行,不把神的话当真理来接受,这是一条。(把神的话跟外邦的哲学理论联系在一起。)把神的话与哲学联系在一起,把神的话当成摆设,当成空话,却把名人、伟人的名言当成真理,把知识当成真理,把风俗习惯、传统文化当成真理,来代替神的话。临到事口口声声说要实行真理,要见证传扬神的话,张口闭口却是“我们那儿的那个清官公正、严明啊,断案从来没有不公正的时候,在他手里没有冤案,在他的铡刀之下没有冤魂”,这是不是想冒充真理?拿名人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来冒充真理,这是对真理的污蔑、亵渎。口口声声说要实行真理,要传扬神的话,张口闭口却是那些民间的俗语、谚语,一套一套的,挂在嘴上说得那么溜,没有一句神的话作为行事、做人的准则、根据。张口闭口都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做人得留余地”,“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不能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新官上任三把火”,全是谬论,没有一句是真理。还有的人会背点当代诗人的话,还把它写在神家视频的留言区,这是不是不通灵的表现哪?那些话是真理吗?跟真理有关吗?有的人动不动就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话是不是真理?(不是。)这话从哪儿来的?神话里有吗?这是佛教文化,跟信神没有关系。没关系人还总把它往真理上扯,这就是不通灵的表现。有的人为神花费有点心志,他说:“神家提拔我,神高抬我,那我就得做到‘士为知己者死’。”你也不是士,神也没让你死,尽本分用得着这么大的士气吗?你活着都尽不好本分,你死了还能有戏吗?还怎么尽本分呢?还有的人说:“我这人天生就讲义气,是性情中人,我就喜欢为朋友两肋插刀,对神也一样。神既然拣选我,提拔、高抬我,那我就得还报神的恩,我一定要为神两肋插刀,死而后已!”这是不是真理?(不是。)神说那么多话他怎么一句也没记住呢?任何时候交通都是“别的不用说了,士为知己者死,为朋友就得两肋插刀,就得讲义气”,连还报神爱这话都说不出来。听了这么多年的道,读了这么多年神的话,一点儿真理都不知道,连点儿属灵术语都不会说。这就是他心里对真理的认知与定义。你们说可不可怜?可不可笑?这是不是不通灵的表现?听了这么多道不明白真理,不知道什么是真理,还堂而皇之地用那些鬼话,荒唐谬妄的话、可笑至极的话来代替真理,不但自己心里这么想、这么领会,还要不停地传讲,传授给其他人,让其他人也跟他有一样的领会,这是不是带点打岔搅扰的性质?看来这些不明白真理、不通灵的人是很危险的,随时随地都能做出打岔搅扰、荒唐谬妄的事。对待真理方面还有哪些表现?(藐视真理,合自己观念的就接受,不合自己观念的就不接受、实行。)合自己观念的接受、实行,不合自己观念的一律抵触、定罪,这是一种态度。(不相信真理能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能改变自己。)不承认、不相信真理,这也是一种态度。还有一种表现,对待真理的态度、观点随心情、随环境、随情绪而变。今天心情不错,情绪挺高涨,就觉得“真理真好啊!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是人类中间最值得人类去实行、去传扬的”,心情不好了,又觉得“真理是什么呀?实行真理有什么好处?能挣钱啊?真理能改变什么呀?实行真理能怎么样?不实行又能怎么样?我就不实行,能怎么样?”鬼性出来了。等等这些表现都是人对待真理所流露出来的性情与各种情形。还有没有一些具体的表现了?(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生命,而是研究分析。)用学者的眼光研究分析真理,不是接受、顺服的态度。基本上能定义的,能作为概括性标题的大概就是这些了。

关于生命进入方面的难处所涉及到的内容一共有八方面,这八方面都是人信神追求蒙拯救所涉及到的主要的、重要的生命进入的难处。涉及这八方面的人流露出来的难处、情形、性情,在神话当中都有揭示,神都对人提出了要求,给人指出了实行的路。如果人能在神话上下功夫,有认真、渴慕的态度,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有负担,那这八方面问题在神话当中都能找到答案,都有实行的路,都能找到相关的真理来解决,这都不是解决不了的难题,不是什么奥秘。如果人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没有任何的负担,对真理、对性情变化没有丝毫的兴趣,那神的话说得再清楚、再准确,对你来说也只是一些文字、道理。你不追求也不实行,那你的问题无论是哪方面都不能得到解决,你就很难蒙拯救。或许你永远就停留在效力者的阶段,或许永远就停留在一个不能蒙拯救、被神厌弃淘汰的阶段。

对于人生命进入所临到的这些难处,假带领是怎么做的?当人临到这八方面难处中的任何一样的时候,假带领能不能对号入座,用神的话,用自己的经历、认识解决人的这些问题?很不幸的是,这些所谓的带领,就是我们要揭露的这些假带领,他们在人临到这些难处时只是做一些表面文章,说一些浅显的、不痛不痒的、无关紧要的、根本不关乎人性情与实际难处的话来解决人的问题。比如,假带领常常说“你就是不喜爱真理啊”,他就是这样来解决一个人的实际难处,定性一个人的实质。一个很小的问题或情形他都不能帮助你在神话中找到答案,不能通过交通神话真理来解决,而是说一些道理性的无关紧要的话,或者就是抓住问题一棍子打死,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其实,如果人有领受神话的能力,属于通灵的人,在神话当中都能找到神对这八方面的各种情形的揭示,这个不难。但是,因为假带领不通灵,素质又差,再加上有一些根本就是热心、好做、假冒为善、冒充属灵的人,这样的带领能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不能。)对于人所临到的各类问题,假带领就会劝说,“神的工作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搞嫉妒纷争?有那个功夫吗?争那个有什么用?不争能怎么样?”“神的工作都到什么时候了,你情感还这么重,还放不下?早晚得死在情感上”,“神的工作都到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为吃穿这些事那么上心呢?一条裙子不穿能怎么样?一双皮鞋不买能怎么样?多花点心思在神的话上,在本分上”,“临到事多祷告神,不管什么事临到就一个功课:学习顺服神,认识神的主宰安排”。这么劝能解决实际问题吗?根本就解决不了。再不就是说,“人被撒但败坏得深啊,你情感重不就是悖逆神吗?你不认识自己这不就是悖逆神吗?”不管临到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假带领都不能解剖人的实质、人的情形,都不能看透这个人的情形是怎么产生的,然后根据人的情形来解决问题,给予合适的帮助、供应,而是千篇一律地说,“爱神呗!好好尽本分,对神得有忠心,遇到事多祷告啊”,“什么事都是神的主宰安排,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啊”,“你不寻求真理就是不行啊,得多读神的话,神的话把什么事都说清楚了,人就是不喜爱真理啊”,“灾难就在眼前了,世界末日都到了,神的工作都到尾声了,你还不着急不上火,人的日子还有几天啊?神的国度都降临了”。假带领就说这些不痛不痒的话,从来不根据具体问题作具体的分析解剖、具体的供应帮助,要不就是发两段神的话,要不就是说点儿不痛不痒的劝导的话。最后怎么样?在假带领的带领之下,人对自己是什么实质、什么人品不知道,自己的素质高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不知道,自己走的是什么道路不知道,自己心里还有没有世俗前途、潮流的这些东西不知道,没有人帮着解剖、分析,也没有人帮他认识这些。这就是假带领作的工作。临到事不是劈头盖脸地一顿乱骂,乱扣帽子、乱定罪,就是不痛不痒地劝导、教育,再不就是用神的话牵强附会地对对号,听的人就感觉:“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感觉明白了又好像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带领说的都对,可这个问题在我心里怎么就除不去呢?我这个难处怎么就得不到解决呢?我怎么还那么想,还想那么做呢?我怎么就认识不到问题的实质、根源到底在哪儿呢?带领说了,我就是不喜爱真理,人都是魔鬼撒但,我也承认啊,我怎么就走不出来呢?”带领有没有起到作用?他虽然话也说了,工作也作了,但都是一笔糊涂账,起不到该起的作用,没达到让人明白神的心意,也没达到让人在神的话里对号入座,准确地了解自己的情形,准确地解决自己的难处。对于那些丝毫不接受真理的“老油条”来说,当他们听到带领苦口婆心地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左耳听右耳出,同时也在心里学带领说的话。最后带领说得多了,他们就不耐烦了,“你别说了,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你再说我就恶心了,要吐了。”带领还说:“你就是不喜爱真理,要是喜爱真理的话,我说的这些话你都能听懂。”人说:“不管我喜不喜爱真理,你说的这些话在神话当中都提到了,你再说就重复了,我就不爱听。”假带领就这么作工作,死套规条、死咬字句,根本解决不了人的实际难处。如果人对神有观念了,他就说人不认识自己。如果有的人人性不好,跟人不会相处,没有正常人际关系,他就会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把两人都教训一顿,各打五十大板,“好了,你俩平衡了,咱们做事公平合理,一碗水端平,不偏左也不偏右,谁说的有理谁就是喜爱真理的人,谁说的没理以后就闭嘴,少说话多做事,谁说的对你们就多听谁的”。这是不是在解决问题?这是作工作吗?这不就是哄小孩,糊弄人吗?假带领看起来忙得挺欢,但谁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这工作作得怎么样?毫无价值,荒唐。这属于外邦人的做法。

在人信神的过程当中常常遇到的这些难处,在假带领那儿都得不到解决,甚至显而易见的、几句话就能解决的难处他都解决不了,还要大做文章,小题大做。有的人就是人性方面有点没教养,不懂规矩,有点痞性,也不是什么恶人,假带领就拿这样的小事做文章,让弟兄姊妹起来讨论、批判、定罪,目的就是让他印象深刻,让他再也不敢这么做了。有必要这样吗?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是用真理解决问题吗?(不是。)只要不是人性方面的大问题,只要这人不是恶人,能真心花费,那就在他还能接受的情况下背后作作工作,提点提点、交通扶持就可以了。对于一贯这样表现的人,不是一时的,也不是因为年轻或者信神时间短没根基,这属于人性、性情的问题,人性品质差,性情凶恶,这样的人就得严厉地管教、对付修理,还得再找人看着。但假带领不会这么做,遇到这样的人他却当追求真理的人去扶持、帮助。这是不是在作工作?是不是用真理解决问题?(不是。)假带领作工作荒唐、幼稚、可笑,没有一丁点儿合乎神心意的东西,做什么事一看就是外行,不通灵,胡作非为,没有原则。同样,他对人生命进入临到的各种难处也看不透、拿不准,所以解决起来就显得特别笨拙、愚蠢、外行。接受他帮助的人也感觉别扭、压抑,甚至有的人时间长了还失去信心了,说:“带领都跟我说那么多次了,我怎么就不变呢?怎么还老病重犯呢?我是不是人性特别差,不能蒙拯救了?”更甚至还有的人怀疑,“我这人是不是灵不对啊?是不是有邪灵作工啊?是不是神不拯救啊?那我不就完了吗?”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带来的后果。假带领作工作张冠李戴,荒唐谬妄,愚蠢笨拙,最后导致有一些真正追求真理之人的各种难处不能及时地得到解决,使人产生了一些软弱、消极,对神产生了一些观念,同时对神作的工作也产生了误解,“我读了那么多神的话,我的这个问题怎么就解决不了呢?神的话到底能不能拯救人,能不能改变人啊?”心里产生怀疑陷在迷茫之中了。所以,假带领作工作积极方面的果效不多,消极方面负面的作用可不少。他不但不能消除人对神的误解、怀疑、防备、论断还有对神产生的观念,反倒会加增人对神的防备、误解。就是人信神多少年这些问题都不能得到解决,在假带领的搅扰迷惑之下,在假带领的错误领导、辅导和供应之下,人对神的误解、防备更加深了,迟迟不能放下。

假带领对待真理、对待人的性情变化等方方面面正面事物的理解,会影响到有些人对待正面事物的观点和态度。他不作工作便罢,一作工作,教会当中无形中就产生一些不良的风气。什么风气呢?一些正面的、正当的属灵术语以及神话当中常常提到的属灵术语人都不知道,而假带领常说的一些所谓的属灵术语、说法在教会当中广为流传。这些东西给人带来的影响不小,不但不能让人对神的话、对真理有更实际、更准确的认识,不能让人在神的话中找到准确的实行路途,反而让人对真理的认识更偏,更谬妄,更理论化、道理化,同时对于实行的路更加模糊。就是假带领这么一做,扰乱了人的视线,影响了人对真理的纯正领受。假带领做这些事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如果是定性为打岔搅扰这有点过分,但说这些人就是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一点也不为过。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接触到一些人,听他们谈话时说到一个人的情况,人问那个人这段时间怎么样,还是带领吗?有个人突然就冒出一句:“焚烧成灰了。”我说:“焚烧成灰?什么意思?”他说:“焚烧成灰就是被撤换了,可能不信了。”我说:“你们这个词挺精辟、挺狠毒啊,不留余地。我说过这话吗?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词呢?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这么定性过啊,没说一个人不尽本分了,不信神了,甚至被开除了,就是焚烧成灰了。你们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呢?”后来一查,这个词来自于一个老基督徒口中。这个基督徒是个老学究,资格老,学问高,信神时间长。他说出这么一句话,那帮浑人就不加分辨都跟着学,最后传到我的耳朵里了。你们说这话对不对?有没有根据,准不准确?(不准确。)那应该怎么对待?应不应该让它存留在教会当中?(不应该。)就应该揭露,批判,从根源上解决。后来通过批判、解剖,这些浑人不敢说了,但极个别不知情的人背后可能还偷偷地说,他觉得这话很属灵,来自名人之口,必须得沿用。你们的假带领有没有做过类似这样的事?有没有给你们的生命进入、性情变化以及你们所走的道路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以前传福音的时候,有个假带领说:“神是用刑罚审判将咱们征服的,所以咱们给宗教人传福音时说话也得厉害点,教训他们,这样才能将他们征服。”)这话听起来挺合理,但是合乎原则吗?神让人这么做了吗?神话有没有说过“广传福音的时候,你得站起来用铁杖辖管他们,用审判刑罚来广传福音”?(没有。)那这话是怎么来的?分明就是不通灵的假带领用人的小聪明、头脑想象出来的一个理论。这话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问题,“全人类都得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他们不能从神的话上直接接受神的审判刑罚,间接接受还不行吗?总之都是神的话要达到的果效:征服全人类。他们早点接受不是比晚点接受果效更好吗?神没作之前我们先给打打预防针,人就有免疫力了,等神真刑罚审判的时候人就不至于背叛神、悖逆神、对抗神,还省得惹神伤心了,这不是好事吗?”外表看哪句话都对,道理上是合乎逻辑的,但这是不是真理原则?神家在传福音的事上是怎么规定的?有要求人这么做的吗?(没有。)那这个理论就不成立,发起这个理论的人就是假带领。

假带领常常说一些表面上对的话来迷惑人、误导人,对人的生命进入产生了不良的影响,也造成了一些不该出现的后果。假带领的这些所谓的属灵的说法、措辞,也可以说是一些邪说谬论,外表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是对人的生命进入、对人所走的道路形成了拦阻、搅扰、迷惑,甚至有些人因此对神产生了误解,对神的话产生了怀疑、抵触。这就是假带领的说法给人带来的影响。假带领用这些邪说谬论教导人,使得人在跟随神的同时对神不断地产生观念、防备、怀疑。这样,在假带领的迷惑、影响之下,新的宗教产生了。这个新的宗教就如两千年前的基督教,只遵守人的说法、人的教导,比如保罗或某某使徒的教导,却并不遵行神的道。假带领的这些作法迷惑人,搅扰人走正常的、正当的追求真理的道路,把人从追求真理的正轨上带到了假属灵的路上,也带到了一种宗教式的信仰中。人在假带领的迷惑、带领与教导之下,不断产生一些与真理毫不相关的但外表看起来又很对的理论、说法、作法或观点。这些东西恰恰与真理相违背,与真理毫不相干。但是在假带领的带领之下,人都把这些东西当成真理,人都误认为这些东西就是真理,人只要会讲、能说,只要心里相信、口里承认,那人就得着真理了。在这些思想观点的误导之下,人不但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进入神话、实行神话,活在神话当中,反倒离神的话越来越远。人做什么事似乎有神的话作根据,但是这些所谓的神的话根本就与神的要求、神的心意没有关系,与真理原则没有关系。那与什么有关呢?与假带领的教导、假带领的意思以及假带领的个人意愿、领受有关系。假带领的这种带领法把更多的人带到了宗教仪式、规条里,带到了字句道理中,带到了知识、哲学里。与敌基督相比,假带领虽然没有将人带到他的面前,带到撒但面前,但是人的心同样被这些邪说谬论占有。当人被这些邪说谬论占有,误认为自己已经得着生命的时候,人与真理、与神的话、与神的要求就彻底地、完全地敌对了。

假带领的邪说谬论有哪些,过后你们自己总结总结,这个作业留给你们,看看你们会不会分辨。你们身边的带领是否曾经说过一些属灵的话、合乎真理的话、合乎人情味的话,表面上看起来特别对、特别正面的话,但却不能供应你的生命进入,不能帮助你解决生命进入临到的难处,而是时时占有着你、迷惑着你,时时左右你的行为、你的思想?这是不是也挺严重的?(是。)那你们就很有必要找找这些能让人堕落到把信神变成信仰,堕落成与基督教一样下场的邪说谬论。比如,有的人说:“可别追求做带领啊,做带领以后如果被淘汰、被撤换的话,连做普通信徒的机会都没有了。”这类话是不是假带领的邪说谬论?(是。)是吗?假带领的邪说谬论与敌基督的邪说谬论得区分开,别混为一谈。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话里带着什么存心?有没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居心?这是什么作法?很显然这里面带着迷惑人的存心,意思是让人别追求做带领,做带领没有好下场,他这样说的目的,客观上就达到了让所有人放弃做带领的野心欲望,这样就没有人跟他争夺名誉地位了,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一直做带领。同时他也在告诉人,“神家对待带领工人就是这样,说用你就把你拉上来,说不用你就把你一脚踹到底,这样就连做普通信徒的机会都没了”。这是什么性质的话?(亵渎神。)亵渎神的话是哪类人说的?(敌基督。)这句话里有两个居心,达到两个果效:一个是告诉别人千万别争地位,这样他的地位就稳固了;另外一个是让你误解神,不相信神而相信他。这就是最明显的敌基督了。看来你们没有领受能力,这方面的例子我说过,你们不但记性不好,没心没肺,领受能力还差,这么明显的敌基督你们都分辨不出来。假带领会不会说这样的话?他会不会公开地、有意识地迷惑人抵挡神?(不会。)假带领外表做的、说的都对,但就是达不到果效,没有原则,不能把人带到信神的正轨上、带到神面前,人有什么问题他都解决不了。他说的话都对,工作一点也没少作,有热心,有激情,外表看还有信心、有心志,肯受苦付代价,还特别有耐力,多累多难都能坚持,但就是素质差,领受能力差,对真理没有准确的领受。没有领受能力怎么办?他就用规条、道理来解决,用成套的属灵术语来解决。这样,在他带领几年之后,在人中间形成了种种规条、道理和外表的作法,人都以为这样就是实行真理,就是进入真理实际了,其实离真理实际还差一大截呢。人的心里一旦被这些东西充满、占有,被这些东西占主导了,要解决起来也很麻烦,得逐个解剖、分析,让人认识,然后再告诉人什么才是真理,什么是口号、规条,什么才是对真理正确的领受,什么是准确的说法,什么是真理原则,这些得逐一解决,否则这些外表看起来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属灵人就被假带领迷惑走了,断送了。这些人外表很敬虔,能受苦付代价,临到事也能祷告,但就如宗教人一样,当神来了谁也不认识,谁也不承认神又作了新的工作,都抵触,这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假带领、敌基督迷惑人造成的,不知坑害、断送了多少真心信神的人。

假带领供应人让人明白的都是假的真理,让人表现出来的都是假属灵。假的真理是什么?就是一点儿道理。假属灵,假明白,假认识,假实行,假遵守,全是假的。这个“假”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假带领对真理的领受偏谬、片面、肤浅,根本没领受到真理的实质造成的。假带领给人带来了很多条条框框、字句道理还有一些口号、理论,人对神真实的心意根本不明白,临到各种复杂的环境应该怎么处理、对待,怎么摸神的心意,人都不知道。那这样的人能来到神面前吗?能不抵挡神,能与神相合吗?不能。所以说,让你们总结假带领的邪说谬论,达到会分辨假带领,这很关键也很有必要。总结的时候,一定要与敌基督迷惑人的谬论区分开来。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二条——掌握各类人的情形,解决其在现实生活中临到的各种有关生命进入的难处,咱们解剖假带领的种种作法还有问题的实质就交通到这儿吧。

接下来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三条——交通尽好各项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来解剖假带领。对于带领工人来说,这也是一项重要的、基本的工作,那假带领是怎么作这项工作的呢?假带领有一个特征,对于各项实际工作,他明白点的也讲不透,不明白的,一到现场就讲一堆大话、空话,临到实际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他有一句这样的名言,“剩下的问题涉及到业务、技术,你们懂,你们都是内行,你们研究,别问我。我不懂,我是外行,你们自己解决”。人说:“这个事我们自己还真解决不了,这不涉及业务,就涉及到原则,我们不明白。”“原则不都告诉你了吗?以见证神为主,别打岔、别搅扰,尽好个人的本分,各尽所能,你还问什么呀?”“这个事不涉及你说的这几方面,是涉及到一些问题的细节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神话不都说了嘛,以神家利益为主。”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不是。)每到一个场合,他就是来视察工作了,“有没有什么问题?生命进入怎么样了?这段时间有没有读神话?有没有追求真理啊?对本分有没有应付糊弄啊?”人说:“对本分倒是没有应付糊弄,偶尔有点及时地祷告就解决扭转了,就是对于这项工作具体的细节不知道。”“具体的细节我上次不都跟你聚会交通真理了吗?还给你发了好多段神的话,这是不是应该明白了?”“外表是明白了,但还是解决不了。”“怎么就解决不了呢?你就是没好好读神的话,没好好听道,你们之间也没好好商量。多祷告什么都解决了。还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的话我的责任就尽到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都是业务的事了,我不懂,别问我,我也没学过啊。”总以“我不懂,我也没学过,我是外行”为理由、借口,似乎很谦卑,但这里面暴露出假带领这类人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对于各项涉及业务、技术特长与知识理论的工作都是束手无策、无能为力,表现得特别的难堪、尴尬。但是还要尽到自己做带领的责任,那怎么办呢?他就得多发神的话,多聚会,隔三岔五就得到各处视察一遍,给大家聚会、讲道,交通神的心意,交通神现时的说话,交通人思想上的问题。另外,有一些好心的带领再解决点人生活上的难处,“这一段时间吃的怎么样?每天有没有肉啊?有没有想家闹情绪的呀?天气冷了,衣服够不够穿啊?有没有调皮捣蛋的?”一听大家说没有,他就说“那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忙你们的,我还有别的事呢”,急匆匆地走了。为什么着急走?他心想:“可别提问题啊,一提问题我是一问三不知,我这个带领就露馅了,人家就不拿我当带领了,我技术、业务一样都不懂啊。”一样都不懂这是不是逃跑的理由?是不是拒绝解决问题的理由啊?(不是。)

很多假带领都有同样的表现,特别热衷于讲道,特别热衷于关心每一个人的情形、思想还有生活状态,甚至吃喝拉撒都是他们关心的范畴。他们特别喜欢讲道,晚上不睡觉也得聚会讲道,到饭点不吃饭也得聚会讲道。看他工作这么忙、这么累、这么卖力气,可是各项工作存在的问题迟迟不能得到解决,尽各项本分人所该明白的真理原则总是不能说清楚道明白,人怎么听道也都是稀里糊涂的,怎么听道也不明白作这项工作所涉及的真理原则。比如说,神家有一本书需要印刷,带领就得找两个人来负责这项工作。找人的标准是什么呢?人性比较好,可靠,能担风险。人找好之后,这个带领说:“今天把你俩叫来,托付你们一件事。神家有本书要印刷了,你们得找好印刷厂,印好后能及时地发到神选民手中,让神选民能及时地吃喝到神的话。你们有没有决心?愿不愿意担这个担子,担这个风险啊?”这俩人觉得这是神的高抬,就说愿意。“那你们有没有心志完成神的这个托付?愿不愿意起誓啊?”这俩人就起誓说:“如果不能完成神的托付,把这个工作搞砸了,让神家的利益受到亏损,我俩愿意遭天打五雷轰。阿们!”“另外,咱们得交通交通真理。现在作这个工作是不是做买卖?是不是让你们上班呢?”“不是。这是我们的本分。”“是你们的本分,那就得还报神的爱,不能让神伤心,不能让神担忧。愿意担风险这还不够,尽本分还得有忠心,就是临到事得多祷告,俩人商量,别任性,别自作主张。为什么让你俩配搭?那就是有事好商量,做事不为难,商量不通了就祷告,各人放下各人的意见,最后等意见统一了再去做。希望你俩能够把这个工作完成好。”最后这个带领又找了一段关于怎么尽好本分的神话,三个人祷读了几遍。这事就算托付完了,带领的责任就算尽到了。这工作作得怎么样?带领心里挺满意,这俩人也挺满意,旁观者一看,“这带领作工作真带劲啊,说话有板有眼、有依有据,做事有步骤,先给他俩分配工作,再解决一下他俩的思想观点问题,然后再说点厉害的话,让人起誓保证。这工作作得真是有板有眼的,真不愧是带领,有经验还有负担”。最后,带领告诉他俩:“你们记住一点,印书这不是容易完成的事,不是一般人能担的,这工作不是我托付给你们的,也不是神家托付给你们的,是神给你俩的托付,你们得对得起神。只要把这个工作完成好了,你们的生命就有长进了,就有实际了。”这些话理论上来说没有什么大的原则性的问题,基本上都算是对的。那咱们就这个事来分析分析,他的“假”表现在哪儿?他对涉及这项工作的业务和技术等各方面具体细节的问题有没有作任何的交代?有没有交通任何具体的真理原则与要求标准?(没有。)他就说了一些空话、废话,就是一般人常说的一些话,没有什么分量,因为是带领亲自说、亲自嘱咐,人就觉得这话的分量不一般了,其实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说不说都行的话,这些话说不说都不会影响到书籍印刷的各项问题。那涉及到书籍印刷的具体问题都有哪些,咱们得说说,看看这个带领所作的这些工作是不是假带领所为。

印刷书籍首先涉及到排版,然后是文字校对,还有目录、正文的格式,再一个是纸张的重量、颜色、质量,还有封皮的材质,是软皮还是硬皮,以及封面的设计,色彩、图案、字体都是怎样的,最后还涉及到装订,是粘胶的还是穿线的。这些都是书籍印刷范畴里的问题,那这个带领有没有说啊?(没有。)另外就是找印刷厂的问题,印刷厂的印刷机器、装订机器是不是先进的,印刷、装订的质量怎么样,价格怎么样。这些是不是都得交代一下,都得给出原则、范围啊?如果带领说“这些咱也不懂,你们随便找吧”,那这个带领还有用吗?说那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能代替印刷书籍所涉及到的种种细节问题吗?(不能。)假带领就认为能代替,“真理我都交通那么多了,原则都告诉他了,这些事他应该明白啊!”这个“应该”就是假带领的逻辑,是假带领的“假”所表现出来的实际,是假带领所认为的真理原则。最后书印完了,因为纸张质量太差,太薄,两面透字,年龄大的或者眼神不好的人看起来就特别吃力、费劲。另外还有装订的问题。前期印刷百分之九十的工序都完成后,最后一道最关键的工序就是装订,要是装订不好会影响到整本书的质量、寿命。因为带领没交代,做事的人也没有原则、没有经验,再加上不负责任,乱压价,导致印刷厂为了保本而偷工减料,最后书发到弟兄姊妹手里,没翻两个月,掉页的掉页,掉皮的掉皮,书都白印了。这个责任在谁啊?如果追究的话,直接责任人是负责印书的那两个人,间接责任人应该就是那个假带领。假带领还有理由呢,“这工作没作好也不能怨我呀,我也不懂啊!我也没印过书,也不是开印刷厂的,我哪懂那些啊?”这理由成立吗?作为一个带领,你工作范畴里的事,不管涉及业务、技术还是知识,还是涉及真理,不需要你都懂,但是在不懂的事上你有没有学习?有没有认真负责、尽到责任?有些人说:“我也想尽到责任啊,可是我也不懂,我怎么学也学不通啊!”那你这个带领就不是合格的带领了,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假带领。弟兄姊妹因为书的质量太差心里有点怨气,说“这书虽然不花钱,但是质量也太差了,这个带领是怎么当的?怎么作这工作的?”带领听见了,还说“那能怨我吗?印刷厂不是我开的,又不是我说了算。另外,这不是给神家省钱吗?给神家省钱还有错吗?”他说的话都对,谁都抓不住把柄,也不用负法律责任,但是有一条,印书的钱白花了,书发到弟兄姊妹手里看两个月就看不成了,这个后果谁负?这是不是带领的责任?这是在你做带领期间你工作范围内发生的事,那你是不是该负责任?你难辞其咎,逃不了干系。有的人还说蛮话,“这工作我也没作过呀,没作过的工作还不许出点错呀?”就凭你这句话,你就不称职,你就该被撤换,你不是做带领的料,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假带领。好听的话说了一大堆,一点实际工作都没作,这就是假带领最明显的表现。有些假带领对于各项实际工作都不能踏踏实实地作好、作具体,反倒觉得自己挺伟大,“神家什么事都得我操心,什么事都得我管。传福音没有我能行吗?你们能得着人吗?我要是不给你们聚会,你们不都成一盘散沙了吗?影视工作我要是不看着,那不就总有人搅扰吗?我要是不帮着维护,影视工作能顺利地进行吗?诗歌工作虽然我是外行,但我要是不常常到你们那儿视察,给你们压阵,给你们聚会,那些诗歌你们能作出来吗?你们得摸索到什么时候啊?”听这话好像都对,也有理,但是你细看看,假带领负责范围内涉及业务的各项具体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他能不能把真理原则交通清楚?(不能。)

有一次,有个影视组寻求有关服装颜色的问题,他们拍了几张剧照,剧照里的人都不一样,布景也不一样,但服装颜色基本是一个色系的,全是土灰、土黄色。我说:“这是怎么了?怎么穿这些颜色的衣服呢?”他们说这些颜色的服装是特意找的,是费尽千辛万苦在市场上淘来的。我说:“为什么找这些颜色啊?上面交代过吗?上面不是要求五颜六色、端庄正派吗?怎么会出现这个效果呢?”最后一打听,有的人说了,“别的颜色穿着都不够端庄正派,不像信神的,不像圣徒,只有这个色系才更像信神的人穿的,所以大家一致认为应该穿这种颜色的衣服才是最能荣耀神的,是最能代表神家形象的。”我说,“我也没告诉你们都穿这个颜色的衣服啊,端庄正派的颜色多了。你看神跟人类立约造的彩虹多漂亮啊,赤橙黄绿蓝靛紫,哪个颜色都有,唯独没有你们身上穿的这个颜色。你们怎么就相中这个颜色了呢?”对于这类事,带领有没有作具体的把关工作?我敢说绝对没有。如果带领领受纯正,明白神的心意,真明白真理,影视组的人就不会选择这样的服装来向上面咨询。这个服装的问题本来可以在下面解决的,但是假带领都解决不了,还厚着脸皮拿到上面来问,这样的人该不该对付啊?就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假带领都解决不了,要你有什么用?你简直就是一个废物!让你荣耀神、见证神,你就会羞辱神。你不是明白了很多吗?你不是点子挺多吗?你不是很会讲道吗?你那点道在这儿怎么就不起作用了呢?怎么连一个服装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都把不了关呢?你起到带领该起的作用了吗?尽到带领该尽的责任了吗?这就是假带领的表现。任何一样具体工作假带领都不明白原则,任何一样对真理领受偏谬的问题,假带领都不能给予及时的纠正和帮助,让人能从中找到方向、找到路途,除了讲一些字句道理、喊喊口号之外,什么具体工作都作不了。

有的假带领什么具体工作都作不了,却作一些比我所说的这些具体工作更小的工作,他们认为这就是在作具体工作,这就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而且作得很认真,很下功夫,有模有样。比如,教会里有一个人以前做过点心烘焙师,有一天他大发爱心,非要给我烤点点心,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就准备动手做了。他问带领能不能做,带领说:“你做吧,做得好吃就给神吃,要是不好吃,咱们大家吃。”得到带领的授权了,这工作名正言顺,就赶紧买齐了材料来做。一阵忙碌之后烤出一炉,说“也不知道好不好吃,能不能让神满意,合不合神的胃口啊?”带领说,“那好办,咱们牺牲点时间,牺牲点咱们的身体,为神担点风险,咱们先尝尝,替神把把关。要是真不好吃,让神吃了多糟心,对咱们多失望啊,所以咱们做带领的就有责任和义务把好这一关,这叫作具体工作。”接着,凡是头头脑脑的、有点“责任心”的都尝了尝。尝完之后,大家点评了一番,“这一炉烤得火太大,温度太高,吃了上火,还有点发苦,不行!咱们胃口好,吃了倒是没事,神吃完之后要是烧心怎么办?本着尽本分负责任的态度,对神忠心至极的态度,咱们得把自己的胃和牙口、舌头都献出来,再烤一炉!”又烤了一炉,“这一炉差不多,好吃,甜滋滋的,有芝麻,还有奶油味、鸡蛋香,真不愧是烘焙师啊!烤了这么多,神一个人也吃不完,找个小瓶装十块二十块,代表性地给神拿点让神尝尝,要是神觉得好吃,以后再接着大批量地烤”。他们就给我拿了一罐,我尝了两块,琢磨琢磨这点心尝个鲜还行,不能当饭吃,我就没再吃了。有的人还觉得这是自家人亲手做的,包含着满满的爱心、忠心与敬畏,虽然吃着可能一般,但意义非凡。后来我就把这一罐还给他们了,我不稀罕这些东西,没那个胃口,再说我要是想吃点心,市场上各个国家、各种口味的都能买到,还花不了多少钱。过后我告诉他们:“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以后别做了,我不吃,要吃我自己会买。如果需要的话,什么时候让你做你再做,不通知你就再也不用做了。”这话说得是不是够明白的?如果人老实听话就再也不做了,就记住了。神说的话,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不让做就是不让做了。可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又送来两罐点心。我说:“不是不让你们做了吗?”“这次跟上次的不一样。”“不一样也是点心,凡是点心都不用做,不是跟你客气,我想吃的话不就一句话的事吗?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别再做了啊。”这话能不能听懂?(能。)可是做的人怎么就总也记不住呢?如果带领在这事上能够把好关,不积极地配合他、鼓励他去做这事,能及时地限制他,做点心的人还敢做吗?起码他就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做了。那这些带领在中间起了什么作用?事无巨细,凡事都要插手、负责,替我把关,爱心大得没法形容了。这事是不是他该作的工作?神家工作的原则里没有交代这些,我也没托付他们办这事,这事是人发起的,不是我要求的。那这些带领为什么能这么积极地做这事呢?这就是假带领的表现——不务正业。教会有多少工作需要他去跟进、检查、督促,有多少现实问题需要他去交通真理解决,他一样都不去作,闲得没事在厨房替我尝点心,在这事上他倒挺认真,挺下功夫。这是不是假带领做的?这是不是已经很恶心了?没想到,前些日子这事又死灰复燃,那个烘焙师又开始要给我做点心了。我就特意嘱咐一个带领:“这事你去解决,你必须跟他说清楚,如果他再做我找你算账。”教会工作那么多,哪一项都能让你作一阵子,你怎么那么闲呢?来这儿养膘了,还是来闲扯了?这里不是养膘、闲扯的地方。后来这事就没有下文了,我交代完这件事之后,那个带领也没作任何汇报,反正没有人再给我送那些小点心了,我倒挺省心。从这事上看,这些带领是不是不务正业?(是。)这事还不算严重的,还有更严重的事。

我常去一处教会交代一些工作,解决一些问题,见见这些带领,有时中午就得在那儿吃顿饭。这么一来,就涉及到谁来做这顿饭的问题了。这帮带领可负责任了,选了一个自称是厨师的人。我说:“是不是厨师不关键,关键的是,我吃东西简单,我要吃食物的原味,不能太咸、太油,也不能太刺激,冬天得吃点热乎的。另外,食物得够熟,别夹生,得好消化。”这几条原则我是不是交代清楚了?好不好做到啊?好做到也好记住。如果是一个家庭妇女做过三五年饭,这几条原则都能掌握,都能达到。所以,给我做饭没必要非得找厨师,能做家常便饭就行。可是人家这些带领爱心大,就硬是给找了一个厨师。在厨师正式给我做饭之前,带领还得把把关,怎么把关呢?他们让厨师包了一顿饺子,做了一顿打卤面,炒了几个菜,这些带领、头头脑脑都负责尝了一遍,觉得做得都不错,最后就让这个厨师担任给我做饭的工作。咱先不说带领尝的结果怎么样,这里面的问题性质是什么,先说说这个厨师做的饭怎么样。第一次去的时候,厨师炒了几个菜,大家吃得都挺满意,这一顿菜吃得还可以。紧接着第二次去的时候,这个厨师包了一顿饺子。我吃了第一个就觉得不对,有点辣,旁边的人也说有点辣,觉得舌头都开始发胀了,但主食只有饺子,辣也得吃完。馅儿里看不见辣椒,我就忽略了这个辣的东西是什么,就那么吃完了。结果到了晚上身体就开始过敏了,全身好多部位一个劲儿地痒,就得一直挠,直到挠出血来才好一些,就这么痒了三天才逐步地缓解。这一过敏,我就反应过来了,饺子里肯定是放胡椒了,要不然不会那么辣,要是放辣椒的话能看到辣椒的颜色。我跟他们说过别放胡椒这些辣的东西,我吃不了,但是他们为了口欲就放,而且不是当调料放,是跟肉一样的比例,放到能吃到有辣椒的感觉了。厨师做饭不是都有比例吗?他连这个比例都掌握不好,放到人吃了过敏的程度了,那他肯定是放了超过正常量的好几倍。后来我告诉他:“千万千万别再放了,我吃不了这个东西,你要是真有点人性别这么做。你给自己做饭,你吃什么我都不干涉,如果你给我做饭那你就别放,你按照我的要求标准来。”他能不能达到?那带领是不是应该作这个工作呀?可惜谁都不吱声,该作的工作一点儿都没作。有一次又要做饭了,这个厨师拿起胡椒又要放,旁边有人看见给制止了,在严格的看管之下没放成。就这么点芝麻大的问题带领都解决不了,要他们能做什么?厨师做饭时他们尝鲜倒挺积极,几个人都去尝鲜。都是家常便饭,有什么值得尝的?你是美食专家呀?你做了带领就什么都懂啊?你懂健康原则吗?神家安排你做这事了吗?我什么时候嘱咐你、托付你替我品尝食物了?太没有理智了,一点儿廉耻都没有!但凡有点儿廉耻都不会做这么露骨、这么令人恶心没理智的事,不会做这么不知廉耻的事。这就说明这几个人一丁点儿廉耻都不懂,还替我尝饭,我告诉你的那几条原则你一样都不遵守,一样都做不到,什么好吃、什么东西合乎你的口味你就让他做什么,那是给我做饭吗?那不是给你们自己做饭吗?你就这么当带领的?抓住一切机会占便宜、钻空子,还来讨好我,你要是讨好我你别坑我啊。这是不是缺德?是不是心术不正啊?不知廉耻,心术不正,还觉着自己满有忠心呢。他们做的这几件事,有没有一件是带领真正该做的?(没有。)做什么都没有标准,自己都不知道吃什么健康吃什么不健康,还想到我这儿充当养生家、美食家哪?谁给你规定了给我做饭必须得让你把关啊?教会有这规定吗?神家下达这个安排了吗?眼皮底下各项工作出现多少漏洞,多少人不明白、误解神的心意都不去解决,就在厨房这个小地方做上文章、下上功夫、尽上责任了,这就是名副其实的假带领,假冒为善。到我跟前来把关,你懂什么啊?你问我了吗?你说的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我的意思?要是我的意思让你传达,那你做的就对,这是你的责任。要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意思,你还要强行让人听,这是什么性质啊?你们说我会不会恶心?我就在跟前,我吃什么、我要求什么他居然一句都不问我,就私自做主,背后指手画脚,想代表我啊?这就是假带领,胡作非为,冒充属灵,冒充体贴神的负担,冒充明白真理,尽做假冒为善的事。这个事够过分了吧?是不是已经很恶心,很让人厌恶了?(是。)你们长没长见识?有没有从中学点功课啊?这些事一个比一个恶心,还有一个更恶心的。

今年冬天,有一个爱心人士给我买了一件“漂亮”的鹅绒大衣。漂亮的原因不在乎这件衣服的颜色、款式,是因为它价格很贵,很高档,是好东西。外邦人有句话叫“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个不但有情意,而且确实很昂贵。在见到这件衣服之前,我已经听说这件衣服很好看,款式不错,是红色的,摸起来还很厚实。我是听说的,那说的人就不免有些人看到实物了。就是这件衣服不少人已经看了,比量、端详了。看看牌子,“这个牌子啊,我知道”,“这个颜色不错,挺正,挺漂亮啊!”“拿来我看看,你看完了给我看看”,就这样传开了。不知道传了多长时间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才得知这么一丁点儿的信息。你们听听这里有什么问题?我还没见到这件衣服,我的东西就被很多人看了,摸了,动过了,被展览过了。这是不是问题啊?我的东西能不能让人随便看、随便摸,随便展览呢?(不能。)谁的东西能让人随便摸、随便看呢?(谁也不愿意,都不应该。)那我的东西是不是就更不应该啊?有的人说:“怎么就不应该啊?你是公众人物,你看社会上那些名人、明星的私生活不都曝光吗?在哪儿打球,在哪儿美容,跟谁交往,穿什么名牌,那不都得曝光吗?你凭什么就不曝光啊?”我是名人吗?我不是名人,你也不是我的粉丝。你是谁?你是一个普通的人,你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是一个被败坏的人。我是谁呀?(神。)我不是公众人物,我没有义务什么事都向你曝光,都向你报告,都让你知道。那你为什么动我的东西?恶不恶心?我托付你让你看、让你把关了吗?没有。但有人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拿我的东西随便看,还到处传。你凭什么传?你有这个义务吗?你如果不是信神的,咱俩彼此都是陌生人。就是因为你信神了,我知道你是谁,但是你的家庭状况、生活状况、经济状况是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我也不打听,我不稀罕知道。所以,咱俩很熟吗?我不是你的闺蜜,不是你的哥们儿,也不是你的战友,咱俩没熟到我应该把什么东西都让你看,让你浏览。你是不是把你的东西都让我浏览一遍,都展览出来让大家看看、摸摸啊?在市场上随便买个东西拿回家还得洗几遍,消消毒呢!被人随便摸过的东西恶不恶心?你是不是没拿自己当外人啊?谁托付你去检验人家的衣服呢?你那臭手洗干净没有呀?人家信得过你吗?你摸过人家的衣服,人家恶不恶心你啊?你心里清楚吗?你怎么这样臭不要脸呢?太没有理智了!你信神几年听了这么多道,怎么连一点儿理智都没有呢?随便打开属于神的祭物,随便摸人家的衣服、东西,这是什么问题?我一看见这些东西包装都被打开扔掉了,我心里能没有气吗?我恶心这些事,我厌憎这些人,不想再见到这些人,更不想跟这样猪狗不如的人相处。要记住,人都是有尊严的,我更有尊严。属于我的东西你们不要沾边,否则我厌憎你,痛恨你。

外表看,假带领没作什么大恶,不是大奸大恶的人,就是尽做那些让人恶心、违背真理的事,同时,对身边发生的一些违背真理的事他们看不到,也不去解决。对于一些枝节小事,他们看得挺紧,管得挺严,好像挺认真、负责,事实上,真正的工作,教会各项重要工作所涉及的真理原则他们是一窍不通,就是个大傻瓜、白痴。不管工作上出现多严重的问题,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他们都看不见,也解决不了,还得上面去亲自解决,这些人是不是假带领啊?比如说教会的翻译工作,翻译哪些书籍,翻译成哪些语种,该怎么翻译,怎么找人,这些有没有原则?原则性太强了,太需要作具体的交通和辅导了。但是假带领是怎么作工作的?假带领去了,说:“你们有问题啊?”人说:“有一个大的语种,但是现在咱们教会还没有说这个语种的人,该不该翻译啊?”“这事我不懂,外语只有你们懂,你们祷告去吧。”“还有一个问题,有的语种暂时找不到太合适的人来翻译,那到底翻不翻译呢?”“这事你们还得祷告啊,反正我告诉你们原则了,你们自己处理吧。”这是什么话?这不就是骗人的话吗?“我不懂,你们自己处理”,找一个借口就推托了,找一个借口就掩盖自己不胜任工作的真相了,问题解决了吗?掩盖、逃避就是假带领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的原则。一有问题他就说“你们祷告吧,我不懂业务,你们懂”,似乎很谦卑,承认自己不行,事实上他根本就胜任不了这项工作,他不配作这项工作,他最应该做的是引咎辞职,谁能作让谁作。但假带领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啊?他做不到。他还认为,“我怎么就不能作工作啊?我每天聚会,饭都不吃,觉都不睡,耽误我多少青春、多少时光啊!谁说问题没解决?我聚会了,我交通了,我给他发神话了”。你问他:“人家说的那两个具体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那不是解决了吗?跟他说了我不明白,让他们自己商量处理。”“涉及到花祭物的事,涉及到工作进度的事,他们做不了主,需要你拿主意,找出合理的真理根据来解决这个事,你做了吗?”“怎么没做啊?什么工作也没耽误,不翻译这个翻译别的呗。”假带领作不了工作,理由还一大堆,这假得够恶心的。自己素质那么差,什么业务都不懂,甚至业务工作涉及的真理原则也不懂,那要你这个带领有什么用?简直就是一个白痴、饭桶、多余的。这就是假带领。

你们看看你们的带领作工作跟我说的这些相不相符?有没有带领就是这样作不了工作,你还不知道他是假带领?从今天开始,你得对他有全新的认识与对待,有准确的态度,不能拿他当带领。不拿他当带领就歧视他、贬低他、排挤他吗?不是。他作不了工作,就说点空话来搪塞、敷衍你,这就告诉你一个事实:他不是你的带领,你没必要什么事都请示他,必要的话你可以隔级反映,再必要的话可以向上面询问,处理解决。路途我教给你们了,怎么做在乎你们自己。我没说所有的带领都是神命定好的,你必须得听,必须得顺服,即使分辨出他是假带领了也得听,我没那么告诉你。我现在是在交通怎么分辨假带领,当你分辨出他是假带领的时候,他说的对的话你可以顺服、接受,但他要是解决不了问题,还搪塞你、敷衍你,影响到工作进度,那你就可以把他放在一边,不接受他的带领。你们自己能找到原则、掌握好原则就按原则做,若掌握不了,拿不准,定不了案,你们就自己商量着办,如果商量了还决定不了,就向上反映,向上询问。这都是好的解决办法,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吧。再见!

上一篇: 第五十三篇 分辨假带领(一)

下一篇: 第五十五篇 分辨假带领(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三十三篇

在我的家中曾有人颂扬我的圣名,为我在地的荣耀显满穹苍而奋力拼搏,我因此而大大欢喜,心中甚是欢畅,但又有谁能代替我的工作为我而日夜不眠呢?我因人在我前的心志而得以享受,但因人的悖逆而发怒,所以由于人总是不能守住本分,这才使我为人多加几分忧伤之心。为什么人总是不能为我而献上自己呢?为…

第七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我…

第八十四篇

因着人对我不认识,不知多少次打岔我的经营,破坏我的计划,但始终也拦阻不了我的步伐的前进,因我是智慧的神,在我有无穷无尽的智慧,在我有无穷无尽、人测不透的奥秘,从亘古到永远,人测度不透,也了解不完。不是吗?在我的每句话中,不仅有我的智慧,更有我那隐藏的奥秘。在我全都是奥秘,浑身上下…

第四十二篇

新的工作一开始,所有的人就有了新的进入,与我携手并进,一同行走在国度的大道上,我与人亲密无间,为了表示我的心情,为了表示我对人的态度,所以我一直在向人说话,不过有一部分话或许伤着了人,或许有的话对人的帮助不小,所以我劝人还是多听听我口之言。虽然话语不怎么文雅,但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