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篇 分辨假带领(三)

上次聚会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二条,补充交通了生命进入的难处有哪些,揭露了假带领的一些作法、表现。然后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三条“交通尽好各项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讲了几件事,通过假带领对待这几件事的态度、作法与表现来揭露、解剖假带领的“假”到底表现在哪儿,也就是假带领不能尽到带领的职责的一些表现。那你们说说都有哪几件事。(有一个是印刷书籍的事,假带领空谈道理不负责任,不具体地交通原则,不作实际工作。)在这件事上假带领没作实际工作,没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没把作这项工作该交代的具体原则、注意事项,以及涉及到业务方面各项具体的要求与该遵守的原则都交通到,只是喊了点口号、说了点空话,他就认为把工作作好了。还有吗?(还有给神买鹅绒大衣的事。)这件事揭露假带领什么?(揭露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也没有丝毫的人性理智。)给我买件衣服,带领帮着把关,这是不是带领工人负责范围内的工作?(不是。)不是他们该作的工作他们作了,这是什么问题?(不务正业。)这是假带领的其中一条表现。首先是揭露假带领不务正业,其次是没理智,尽做没理智、没人性让人恶心的事。你们光记住例子了,而举这类例子要说明的问题、要解剖的问题的实质你们还看不透。关于假带领不务正业方面还举了哪几个例子?(一个点心烘焙师三番五次给神做点心,神说不让他们做,但是带领工人一直允许他做,还亲自去品尝。)这些例子揭露了假带领的什么问题?(就是不务正业,该作的工作不作,不该做的神不让做他也非要去做。)主要是揭露假带领不务正业,抓不住工作的重点、中心。另外,还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些人一做带领就想享受地位之福,享受特殊待遇,贪享安逸,比如:吃点儿点心了,看谁做饭好吃就琢磨去尝尝解解馋。他们不务正业、不作实际工作就已经很恶心了,另外还贪享安逸,贪享口欲,假借为神品尝、把关的名义来满足自己的口欲,贪享地位之福。这些都是假带领的表现。虽然这些表现与敌基督的表现、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比起来不能说是恶、邪,但是这些人的人性也足以让人恶心。他们的人性品质谈不上有良心、有理智,人性挺卑鄙、龌龊,人格低下。从这几个例子当中就能看出假带领这一类人作不了实际工作,这是事实。

今天继续针对带领工人的职责来揭露假带领的各种表现。上次针对“交通尽好各项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这一条,解剖了假带领的一些作法、表现,也举了一些例子。假带领在作这一项工作的时候,基本上是尽不到责任,起不到关键、决定性的作用,也达不到实际的工作果效。他们说的那点话就是一些字句道理,是人在字面上能理解到的,人常说的一些口号、做法,但是对于各项工作,尤其是涉及业务方面的,还有一些繁杂的工作所涉及到的真理原则,他们都交通不透。你交通不透可以寻求,可以揣摩,可以找多人交通。但他们也不作这些工作,没事就在网上拉线,没事就给人发信息,尽在外面瞎做、瞎跑、瞎忙,很多工作就这样被耽误了。工作效率低、果效差他们也看不见,哪儿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也看不出来,哪里的人员出现什么问题他们也看不见,但是他们忙得还挺欢。在人眼中,他们能吃苦也肯付代价,天天忙忙碌碌的,到吃饭的时候总得有人叫,总得有人操心,晚上休息得也很晚,甚至有时候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但就是工作果效不怎么样。一检查工作,在他负责范围内的任何一样工作都是一塌糊涂,没有条理,没有秩序。要是不较真的话,外表来看似乎是一片繁荣,人都没闲着,真要较真细抠、细检查、细追究,多项工作都存在严重的问题,甚至都存在很大的漏洞。这些问题的出现与假带领不明白真理原则,还凭想象、凭观念、凭热心、凭小聪明瞎做有关。假带领从来不交通真理原则,也从来不寻求真理原则,不明白还装明白,不懂还装懂。明明自己作不了带领的工作,不通灵,明白真理浅显,达不到明白真理原则的程度,却要装明白,装自己懂。他们作工作常常不是瞎辅导就是套规条,外表看起来挺忙,工作效果却不怎么样。因为这些假带领不明白真理原则,还常常套规条,凭观念想象,导致他所负责的各项工作的进展也不如人意,效果也不怎么好,在他带领范围内的多数人都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明白该项工作该遵守的真理原则。多数人在他的带领之下仅仅是明白了“得体贴神的心意啊”,“尽本分得有忠心啊”,“临到事得学会祷告啊”,“临到事得寻求真理原则啊”,人常常喊这些口号、道理,却丝毫不明白什么是真理原则。很多人临到事也祷告了,尽本分也想有忠心,但怎么做才是有忠心呢?怎样祷告才能明白神的心意呢?临到问题的时候怎样寻求才能达到明白真理原则呢?对这些问题人就是不明白。去问带领,带领就说:“临到事多读神的话、多祷告,你们多交通,多上网查资料。”人说:“那这里的原则是什么?”“上网一查就知道了。关于业务的事神话没说,我也不懂。你们要想明白就自己上网查,别问我。我是带领你们明白真理的,不是带领你们搞业务的。”假带领就用这些话来搪塞。结果,多数人虽然带着一颗火热的心尽本分,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在原则里做事,怎么在原则里尽好本分。所以在假带领负责的工作范围之内,从各项工作作出的效果来看,多数人就是凭着知识、学问还有自己曾经学过的业务来作工作,而具体神的要求是什么,怎样做才能达到见证神的果效,怎样做才能让见证神的工作更顺利,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使关注度更高,怎样做才能把各项业务工作作得更精彩、更经典、更精致,让人佩服,不羞辱神,对于这些人都不知道。因为什么不知道?这与假带领作的工作有直接的关系,直接原因就是假带领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理原则,人该明白、该遵守的原则是什么。他自己不知道,也从来不带领人在神话里寻找,或者直接向上面寻求,所以导致各项工作常常出现返工的现象,不但浪费财力、物力,也浪费了人大量的精力与时间。这些现象、这些工作达到的效果与假带领所作的工作有直接的关系,与假带领的作工方式和他们的带领有直接的关系。虽然不能说假带领胡作非为,但是可以说假带领所作的工作与神所要求的原则、标准很多时候是格格不入的。甚至假带领因为不明白真理原则,也不能清楚地给人交通明白真理原则,而是放任自流,让人放手去做,这无形中就导致了很多人在尽一项涉及业务方面的本分时不能规范地作好该项工作。另外,还导致了各类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擅长什么就做什么,认为怎么样做好就怎么做。工作出现这样一种局面,这样一种状态,而假带领却无能为力。一方面假带领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因为假带领的无知、无能、不通灵、假属灵,从而误导人认为这样做就是对的,只要人有一颗热心就行,在神家任何人都可以任意发挥自己的特长,只要目的是为了见证神、为了尽好本分就可以了。这就是在对待各项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这方面假带领的态度与做法,还有他们的作工方式。

教会当中出现的各种不如人意的问题,与各级假带领有直接关系,这是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这些假带领本来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力,还觉得自己明白,自己懂,然后就凭着自己的想象观念去做。他们从来不会为不明白真理原则、不明白神所要求的标准而寻求。我接触过很多人,跟他们常常见面,一见面我就问他们,“你们有没有问题啊?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你们有没有记录?有没有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我问完之后,他们眼睛都直了,心里疑惑,“我们是带领还会存在问题吗?我们要是存在问题的话,教会工作不早就瘫痪了吗?你问的这是什么话啊?我们捧着神话,听着交通,教会有我们这么多人带领,你还不放心啊?问这问题分明是小瞧我们,我们怎么能有问题呢?我们有问题就不是带领了。你问这话也太不在行了吧?”我每次问他们有没有问题的时候,这些人都是一种这样的状态,一个个都是麻木痴呆相。教会各项工作存在的问题太多了,这些人就是看不见,发现不了。一方面,个人生命进入方面的问题他们提不出来;另一方面,对工作当中存在的各项涉及真理原则的问题他们也提不出来。既然提不出来那我就问他们,“翻译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了?现在知不知道翻译多少种语言啊?哪种语言先翻译,哪种语言后翻译?哪种语言的书籍印多少本?”“啊,翻译着呢。”“翻译到什么程度了?存不存在什么问题?”“存在什么问题我还不知道,我得去问问。”这些事还得我去问他,他还不知道,那他这些日子都干什么了?我说:“上次他们问的一个问题你给解决了吗?”“我给他们聚会了,聚了一上午呢,下午又接着聚的。”“聚完会之后问题解决了吗?”“你说的意思是不是如果存在问题的话再聚一次会啊?”我说:“我不是问你聚没聚会,我是问你业务当中存在的问题,这些人明不明白原则?是不是在原则范围内作工作?有没有超出原则?在原则范围内你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哦,问题啊,问题解决了,聚会了。”这对话还能不能继续下去了?(不能。)你们听着这样的对话有没有气?(有。)这哪是带领啊?这不是个二杆子、假属灵吗?这也不具备带领工人的素质啊,就是个睁眼瞎,不懂得作工作,一问三不知,再问就说“反正我聚会了,你爱咋咋地”。这个带领作没作实际工作?这是不是合格的带领?(不是。)这就是假带领。你们喜不喜欢这样的带领?如果碰到这样的带领,你们该怎么办呢?有的带领一到弟兄姊妹那里,就说:“今天不管存在什么问题,咱们先聚个会,交通怎么尽好本分。”人说:“你先别交通真理,咱们先把业务范围内该明白的真理原则交通交通,较较真。我们这项业务存在一个问题,外邦人现在流行这种东西,不知道咱们该不该用。不用吧,好像业务落后,要是用呢,也不知道会不会羞辱神,你先解决这个问题吧。”这是不是需要带领解决的?如果有些问题组员在一起交通、寻求祷告还是解决不了,就该带领解决了,这就涉及到带领的职责了。假带领遇到这类事怎么办?他说:“这是业务方面的事,是你们自己的事,关我什么事啊?这个问题你们自己交通,我先给你们聚会。咱们今天聚会交通和谐配搭,你们刚才问的问题就涉及到和谐配搭。你们要是在一起能互相商量、交通,多查资料,谁也别自是,要是赞成的人数多,那就通过,要是人数少就不通过,这不就是和谐配搭的问题吗?一看你们就不会和谐配搭,遇到事不会商量。什么事都问,问什么呀?我懂吗?我要是懂的话,你们不就什么也不用做了吗?什么都问我,这事是该我做的吗?我就负责交通真理,业务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关我什么事啊?反正我跟你们交通了,让你们和谐配搭,你们会就做,不会就别尽这个本分,我交通完了,你们自己解决吧。”这个带领会不会解决问题?(不会。)他不会还挺有理,挺会推卸责任。看起来工作也作了,也到现场去检查了,也没偷懒,但就是作不了实际工作,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这就属于假带领。你们会不会分辨这样的假带领啊?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不会交通相关的真理,尽讲些与其无关的真理与空洞的道理,还讲得挺高、挺玄,让人听完之后不但没明白真理,还晕头转向了,这就是假带领作的工作。

在“交通尽好各项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这项工作上,就把假带领完全显明了,他不会交通真理原则,不能尽到带领该尽到的责任,不能带领人在尽本分上遵守、实行真理原则,不能带领人明白、进入真理实际。不但如此,他们对于各项工作的负责人与担负各项重要工作人员的情况也不能随时掌握,即使掌握一点也不准确,因此给各项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搅扰与亏损。这就是咱们今天要交通的,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四条所要揭露的假带领的种种表现。第四条是什么?(随时掌握各项工作负责人与担负各项重要工作人员的情况,并能及时调整、撤换,避免或减少因用人不当造成的损失,保障工作有效、顺利地进展。)对这一条中带领工人的主要职责是不是都清楚了?这一项工作涉及到带领工人所该负责的哪方面?是人,是事,还是物?(人。)是各项工作的负责人与担负各项重要工作的人员,是在这个范围里的人。掌握各项工作的负责人与担负各项重要工作人员的情况是带领工人职责范围内的事。那这些人员都包括哪些?最基本的是教会带领,然后是各组的负责人与各小组的组长,有负责业务的,有负责其他的。各项工作的负责人及担负各项重要工作的人员,这些人对神家工作的影响是不是挺关键、挺重要?(是。)那把这一项列为带领工人的职责合不合适?(合适。)把各项工作的主要负责人的情况摸准了,调整好了,就等于在各项工作上把好关了,就等于尽到责任、尽好本分了。但是这些人员如果调整不好出了问题,教会的工作就大受影响了。这些人员要是人性好,可靠,再好一点的能追求真理,有根基,让他当负责人,把这项工作交给他,那就能省不少心,主要是工作能够顺利地进展,效率、效果都会很好。但是如果这个负责人不可靠,人性差,人格低下,又不追求真理,还能做一些打岔搅扰的事,那坑害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因为他是负责人,他工作范围内所涉及到的人员还有工作都会受到影响,这个影响可大可小。如果他仅仅是玩忽职守、不务正业,工作也可能就是有些耽误,进展速度慢一点,效率低一点。但他如果是敌基督,问题可就严重了,就不是效果、效率差一点的问题了,整个工作就会被他破坏、搅扰,处于瘫痪状态。所以说,这一项工作是带领工人不可推托的职责,这是一项很严肃的、很重要的工作。带领工人能及时了解各项工作负责人和重要人员的人性与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还有他们在各个时期的情形、状况,并根据情况及时调整、处理,这样工作就能平稳地进展。相反,如果这些人在下面胡作非为,不作实际工作,而带领不能及时地发现,不能及时地调整,最后等工作受到了严重的亏损,各种明显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时才发现,才去缓慢地调整、纠正、挽回,那这样的带领工人就彻底失职了,这就是假带领了。

刚才大概地交通了一下了解、掌握各项工作负责人与担负各项重要工作人员的情况的重要性,通过了解这些重要性来解剖假带领对于这项工作有没有尽到职责,有哪些表现能证实他们就是假带领,以此来解剖他们假带领的实质。当教会里有几个严重的问题出现时,假带领没能尽到责任,不能及时地发现,更不能及时地处理、解决,使问题一拖再拖,直到导致工作被破坏处于瘫痪甚至一盘散沙的状态,他们才勉强到现场去勘测、观望一下,但也找不出相应的、合适的处理问题的方式与解决问题的办法,到最后不了了之。这就是假带领的主要表现。

对于选各项工作的负责人与担任各项重要工作的人员的标准,多数人是不是大致明白?比如,搞美工的负责人首先应该具备什么?(具备这方面的业务能力,他得能担起这个工作。)这是一方面理论,具备业务能力。那这个业务能力具体指什么?咱们解释解释。如果一个搞美工的人会拉小提琴,懂乐理知识,但是不喜欢音乐,而是喜欢画画,对美工感兴趣,但是他的专业不是美工,也不懂美工知识,那选这样的人担任美工组负责人合不合适?(不合适。)有一种情况可以选,就是搞美工的这些人对这方面都不懂,就他比别人懂得多点,他要是学,比别人快,那选他是不是相对合适?(是。)除了这条以外,如果搞美工的所有人中就他不懂,但因为他明白真理、喜欢美工就选他,这合不合适?(不合适。)为什么说不合适呢?因为他不是第一或者唯一的人选。那选这类负责人应该在哪些人里选呢?在业务最精的、最有业务基础的、最有业务经验的这些人里选,这是一方面。另外,再看这个人有没有负担,适不适合做负责人。选这类负责人的原则是什么?第一,必须得是内行,懂业务,有业务能力和工作能力,不能找外行;第二,必须得有负担,必须得通灵,能明白真理,就这两项。其次就是信神时间长短,有无根基的问题。主要的原则就是第一有无业务能力,有没有工作能力,第二是否通灵,能否明白真理,根据这两项来选这类负责人。

把各项具体工作的负责人选好之后,不能撒手不管,还要培养、训练一段时间,看看到底能否把工作担起来,使工作进入正轨,这才是尽到责任。你当时看这个人有业务能力,有工作能力,也有些负担,通灵,这两项都合格,就认为行了,说“你们开展工作吧,原则都告诉你们了,以后神家告诉你们做哪些事你们自己去做就行了”,这行不行?你是不是就不用管了呢?(不是。)那怎么管呢?如果带领只是一个星期给他们聚两次会交通交通真理就完事,认为人都有自觉性,都可靠,也能听明白人话,就都按真理实行了,具体他们在组里怎么作工作的不用打听,人与人之间有没有和谐的配搭,这段时间业务有没有进展,神家交代给他们的工作完成到哪一步了,这些都不用打听,这是不是带领工人作工作该有的方式?(不是。)假带领就这么作工作。他会一劳永逸,把负责人安排好了,也有几个组员组成一个组了,就说,“开始开展工作吧,你们需要什么设备说一声,神家给你们买。哪儿有困难或生活方面的难处都可以提出来,神家随时给你解决。如果没有难处,你们就投入工作吧,别打岔,别搅扰”。假带领把这几个人安排到一起,认为他们有吃有喝有住就行了,就不用管了。上面问:“那项工作的负责人选完多长时间了?工作进展得怎么样啊?”“选半年了,给他们聚了十来次会,看着这些人精神面貌都不错,工作都作着呢。”“那负责人工作能力怎么样啊?”“行啊,一开始选的时候就他最好了。”“那现在他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变化啊?”“给他们聚会了。”“没问你聚没聚会,问你工作作得怎么样?”“应该不错吧?没有人反映他不好啊。”“没有人反映不好这不是标准,你得看他的工作能力、业务能力怎么样,看这人通不通灵,有没有作实际工作。”“当时选的时候看着行,这些日子还没打听这些细节,那我们下来再了解了解啊。”假带领就这么作工作,对下面,就是一个劲儿地聚会,发神话,对上面,就是支吾、敷衍。敷衍最好的办法就是,“我给他们聚会了,上次我抠过工作了,我抠得可细了”,就这么应对上面。假带领作实际工作了吗?实际问题发现了吗?解决了吗?把负责人安排完之后,负责人有没有尽到责任?工作状态理不理想?有没有忠心啊?工作作得怎么样啊?效果是不是最好的?他是不是最佳人选?还有没有比他合适的?下面的人对他的反映怎么样啊?假带领对这些是一概不知。为什么不知道?他不作这些实际工作,尽忙没用的了。他认为这些工作没必要总去这么看、这么查,好像不相信人似的,给他们聚会就是尽到责任、尽到忠心了。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的主要表现。

对于教会中负责人的各种情况,假带领不闻不问,不掌握、不了解、不处理、不解决。那具体都有哪些情况呢?第一种情况,负责人没有负担,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不作实际工作。这是不是严重的问题啊?有的人有工作能力,精通业务,别人都不如他,他嘴还会说,脑瓜还灵光,交代完的事再让他重复一遍,他一个字都不会落下,够聪明,大家对他的评价也不错,信神年头也不算少,就选他做负责人了。但这个人务不务实,能不能付代价,能不能作实际工作,谁也不知道。既然大家选他了,就当他能作工作,就培养他、提拔他。但是作了一段时间工作之后,一看这个人是有业务能力,也有经验,但是不肯付代价,好吃懒做,作工作一累就不干了,谁有问题、难处需要他辅导,他也不想搭理。早上一睁眼就琢磨,“今天吃什么啊?厨房好多日子都没给做红烧肉了”。平时还总跟人说,“我们家乡那些小吃真好吃,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就吃。我上学那时候,一到周末早上睡到自然醒,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妈才叫我,头不梳、脸不洗直接吃饭,下午穿着睡衣在屋里玩游戏,有时玩到早上五点才睡。现在神家的工作逼到这儿了,我是负责人,不作不行啊。你看你们多好,不用付这个代价,让我做负责人,我就得能吃苦啊”。他嘴上这么说,但他背叛肉体吗?付代价吗?他是满肚子牢骚,一丁点儿都不愿意做,推一推,动一动。如果没有人监督,就过得自由散漫,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能偷懒则偷懒,能糊弄则糊弄。业务方面自己明白的、能看出问题的地方也不负责任,也不指出来,大家都跟他一样糊弄他才高兴呢,谁要是太认真他还不愿意。有的负责人没事就在网上追剧,看起来就没完,手里那点活儿随便应付糊弄着做完就开始追剧。他追剧的理由是什么?“我手里的活儿做完了,我没白吃神家的饭,我就是消遣消遣换换脑子,要不太累了工作效率差,为了工作效率更好,你就让我消遣一会儿吧。”一看看到深夜两三点,早上八点大家都吃完饭了他还在睡,日照三竿了还不起床。之后他很勉强地起来了,拖着一身懒肉,又伸懒腰又打呵欠,一看大家开始忙了,自己这懒样还是负责人呢,就开始找借口:“昨天睡得太晚了,活儿太多,工作量太大,有点累了。晚上做梦还梦到哪项工作没作好,早上起来手还是在电脑上打字的状态,脑子真迷糊,下午还得睡一觉。”起得这么晚,下午还要补一觉,这不成猪了吗?偷奸耍滑,不务正业,还找借口为自己辩解表白,明明不是尽本分熬夜累的,明明是在追剧,贪享肉体安逸,醉生梦死地这样活着,最后还要找个好听的借口,这是不是不务正业啊?(是。)这样的人有工作能力,有业务能力,但他是不是合格的负责人?很显然不是。他不适合做负责人,因为他太懒惰,贪享肉体安逸,贪吃、贪睡、贪玩,他担不起也尽不到一个负责人的职责。

有的女人经常在网上看衣服、看鞋子、看化妆品、看包包、看美食,一看看半天,没什么看的了就开始追剧。人说:“你工作还没作完,追什么剧啊?再说,别人还存在那么多问题,负责人应该去辅导,你怎么不尽责任呢?”她说:“没事,我追剧也是工作,神家视频、电影都需要发展,我得在这里面寻找灵感哪。”这不是骗人的话吗?如果你是做这项业务的,偶尔看一看寻找一下灵感可以,但是你没日没夜地这么追剧,这是寻找灵感吗?这是不是骗人呢?(是。)人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你这么说是出卖自己的人格、尊严。还有的人原来就有玩游戏的习惯,但是选上负责人了,这些坏毛病、恶习以及生活的常态是不是应该改变,应该放下、背叛哪?(是。)除非有一种情况你不用背叛,当时选负责人的时候你就已经说了,“我担不起这个工作,我玩游戏成瘾,你们如果不怕我耽误工作就让我做,但我提早声明,我要是玩起游戏来能达到忘我的状态,谁都干涉不了,谁都说不动我,你们趁早别让我当这个负责人”。如果不是这种情况,选你当负责人的时候你心里挺美,挺得意,还挺宝爱这个地位,但是你当了负责人以后该怎么玩还怎么玩,这就不合适了。

有的负责人有一些恶习,弟兄姊妹选他的时候,有的是对他的一些情况不了解,有的是觉得他能出来为神全时间花费,年轻人的那些坏毛病、坏习惯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不断地明白真理会逐渐地改变,很多人是抱着这样一种态度与看法选他做负责人的。这样的人被选上负责人之后也作了点工作,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他一看,“这作工作不是那么简单啊,得起早贪黑,处处比别人多做不少、多看不少,得多明白不少、多操不少心、多花很多的时间与精力,这活儿不好,太累啊!”别人吃饭时什么也不用想,负责人就得琢磨,“昨天那个活儿没做好,是谁做的呢?我得赶紧去打听打听”,你心里就堵得慌,就得想着这些事,带着负担的日子不好过。有时晚上睡得正香时突然惊醒,“昨天上面交代的那个任务做完了吗?哎呀,忘记问了,都快到期了,做没做完呢?”睡不着了。你有负担,你的时间、精力,你的心就被占去很多。这样一来,有些人就受不了了,就负荷不了这样的生活了,他心想,“这工作这么累,找个什么办法娱乐娱乐、消遣消遣呢?玩会儿游戏吧”。前一阵子表现还不错,突然手痒痒想玩游戏了。这一玩就不可收拾了,以前的负担没有了,热心花费的劲也没有了,心志也没有了,尽本分积极的态度也没有了,谁问什么都不耐烦,不是对付就是讽刺、挖苦,再不就是撂挑子、应付糊弄。这个负责人是不是出问题了?白天勉勉强强、迷迷糊糊应对着工作,晚上趁人不注意就偷摸地玩游戏,一宿不睡。一开始还心安理得,觉得“反正我白天没耽误工作,我该作的工作都作了,别人问我问题我也都给解决了,晚上我不睡觉,白天我再少吃点饭腾出时间玩游戏,这不还算是尽到忠心了吗?”这样一玩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谁说也不听,虽然没影响其他人休息,没影响工作环境,但是这样的负责人还能担起工作吗?还能作好工作吗?(不能。)为什么不能了?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废寝忘食地玩游戏,然后白天还要工作,一个人有多少精力能这样活着,能撑多长时间?我说的整夜整夜地玩这个情况可能夸张点,玩得时间长了,他也迷糊一阵。但是他能这么玩游戏,工作效率会好吗?肯定不会好。所以这样的负责人还能尽好本分吗?还能不能担起工作?虽然他有业务能力,素质也行,但就是好玩,这个负责人是不是该撤了?不撤就耽误工作了。有些人说:“要是把他撤了,别人都不如他,还得让他做,他玩游戏也能担起工作。”这话对不对?(不对。)人一心不能二用,人的精力有限,你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玩上了,那尽本分的心和尽本分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这是对本分不负责任的态度。人把全心、全部的精力都扑在本分上,效果都不一定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合格,更何况你把心、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玩上,那你尽本分所能用到的精力和心思剩多少了?就不多了,尽本分的果效就受到影响了。这个影响只是一个保守的说法,事实上,尽本分的果效受到很严重的亏损了。对于这样的人,如果发现了就应该撤换、调整。因为他这个人已经废了,不是仅仅尽本分不合格了,而是已经不足以担任工作,而且对工作起不到任何积极的作用了。所以,找一个比他业务能力差的、素质相对一般的,能全心全意负到责任的人就比他强。刚才交通的是贪吃、贪睡、贪玩的几种人。

还有一种人,一开始选负责人的时候,看他各方面都合适,弟兄姊妹都愿意选他,人性好,又有热心,心地还善良,还精通业务,哪方面都是组里最好的、最强的,他做负责人当然是不二人选。但是选上一段时间之后,他总犯困,聚会也困,别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总迷糊,总是答非所问。以前不是这样,现在怎么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呢?后来,有人无意中在一个聊天群里发现,他跟一个人说话的内容不像是说信神的事,像是谈恋爱的语言,就猜测他是不是跟人谈恋爱呢。这事越来越明显,这人也越来越迷糊,问什么问题或说什么事不像以前那么清晰、明白了,负责人该作的工作也作得越来越少了,尽本分的忠心劲儿也越来越小了,像是变了一个人,爱梳洗打扮了,常常照镜子,这就有问题了。有没有这样的人?以前工作忙的时候好多天不洗衣服、不洗澡也不洗头,每天擦擦脸就行了,现在一天洗两次脸,没事就梳头发、照镜子,还总问别人,“你看我这段时间是白了还是黑了?我怎么发现我变黑了呢?你看你多白啊”。人说,“你一个负责人聊这些多无聊,有什么用啊?变黑了或白了能怎么样?”他总聊这些无聊的话题,没心思作工作了。没事就聊衣服,聊女人,聊男人,聊爱情,聊什么样的异性是人择偶的对象。话题变了,就是不聊尽本分,不聊业务,不聊谁有问题,谁提出的问题,谁能解决问题。这是不是有问题了?他还能不能作工作了?(不能。)他的心变了,心里装满了别的东西,本分的事装不下了,不愿意想了,心野了、花了、跑了,心思不能放在本分或业务的事上,就琢磨怎么谈恋爱、怎么打扮、怎么吸引异性。外邦人有句话叫陷入爱河。那是爱河吗?那是深坑啊,进去就出不来了。在尽本分的人员当中有没有这类人?普通弟兄姊妹谈恋爱的有没有?(有。)神家干不干涉?不干涉。普通人谈恋爱,要是搅扰环境、影响工作的话,那你俩出去谈,别影响别人。如果负责人谈恋爱了,神家干不干涉?神家会不会劝他别谈恋爱,或者限制他,把他们分开?(不会。)神家是怎么做的呢?你谈恋爱了,那你就别尽这个本分了,神家另选别人。你该谈还继续谈,但是神家的工作不能因为你谈恋爱就此停止,不能因为你而受影响,而被耽搁了,工作还得继续。怎么继续呢?另外选一个不谈恋爱的、能担起工作的、业务能力强的合适的负责人来接替你的工作。神家从始到终都是这么做的,这个原则不变。有的负责人说:“我谈恋爱也没影响工作啊,还让我负责吧。”这话能相信吗?(不能相信。)为什么不能相信呢?因为事实在那儿摆着呢。人一谈恋爱聚会就总犯困,满脑子想的都是恋爱对象,心都被这些事占满了,本分尽不了了。所以,神家采取的解决这类人的办法是合适的,是合乎原则的。神家不拦阻你,不剥夺你恋爱的自由,你尽情地恋爱,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别后悔就行,别到时候哭鼻子就行。有些负责人就是因为这个被撤换的。一个人谈恋爱了就不能信神了吗?一谈恋爱神家就不要了,就开除了,有这种情况吗?(没有。)如果你谈恋爱,那就不能做负责人,不能做带领了,另外,你总没心思尽本分,那你就从全职教会出去。有没有说不让你信神了,开除你了?有没有定规说你就不能蒙拯救了,你就遭咒诅了?(没有。)神家从来没有这么说。神家丝毫不干涉你个人的选择与自由,丝毫不剥夺你任何的自由,给你自由。但是对于这一类负责人,神家的处理原则就是赶紧找合适的人代替,把他撤换就完事了。如果他适合继续尽本分,那就可以留用,如果不适合就打发走。不打不骂,也没有人羞辱,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这很正常。所以,有的人因为谈恋爱被撤职了或者被打发到普通教会了,这丢不丢人啊?这只能说明你尽本分没什么忠心,要神的劲儿不大,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没有丝毫的负担。但没有人定你的罪,也没有人定义说你就不能蒙拯救了,神没那么定规。这个负责人出现这样的问题,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个问题是不是就严重了?(是。)这已经严重到影响工作效率与工作进度这样一个程度了,这个负责人已经不适合再留用了,应该采取的办法就是撤职。有些人说撤职是不是有点太急了?他从开始谈恋爱到撤职,如果一天两天是有点急,如果三五个月这算急吗?这动作就够缓慢了,工作都耽误多少了,你怎么不着急呢?一撤他你就说急了,一点也不急。

对于这些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的负责人,假带领从来不过问。他们认为把负责人选上之后就万事大吉了,“那个组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有负责人就不用我管了,我就可以当甩手掌柜的了,隔三岔五去聚个会就行了,我的工作有人代替了,以后我都不用去看,不用去打听。”有人反映说这个负责人有点问题,假带领说:“小问题,没事。你们自己处理啊,别问我。”人说:“那个人好吃懒做,没事就吃,就玩,还特别懒,作工作一丁点儿苦都不肯吃,总偷奸耍滑找各种借口推托工作、推托责任,不适合做负责人。”假带领却说:“当时选他当负责人的时候挺好的,你说的不属实,这是一时的表现。”他不去实地考察这个人的情况,而是凭一时的印象、一时对这个人的看法来评判这件事,不管谁反映这个人的问题他也不搭理。这个负责人已经担不起工作,也胜任不了工作了,已经把工作快搞黄了,假带领也不管。发现问题不管这就已经很恶心了,关键是什么?他连打听都不打听,理都不理。他认为有负责人就行了,“负责人那是被成全的,不会出问题。他有什么问题神应该会对他负责,神会管教他、开启他,他做错什么事那是他与神之间的关系,不用咱们人管”。假带领带着这些观念、想象对待这项工作,结果导致一些负责人已经把工作搞瘫痪了,已经跑偏路了,已经把工作的担子撂下,工作没有人负责了,他都不知道,还觉得这个负责人不错呢。他一次而永远地认为一个负责人好,那就谁也不能改变了,谁说他都不相信,有人给他提点、提示他都不搭理。假带领这类人是不是愚蠢啊?又愚蠢又愚顽。愚蠢的是什么?他随便就相信一个人,他认为“当时选上这人的时候,人家又起誓,又有心志,又祷告痛哭流泪,那这人就问题不大,以后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他就不了解人的本性,不了解什么是败坏性情。他说:“一个人被选上负责人了难道就能变吗?一个外表看起来很严肃、很可靠的人还能把工作撂下吗?不能吧?他那人挺有人格的。”因着他一时的想象,太相信自己的直觉了,最后导致负责人出现了很多问题他都不能及时地掌握,也不能及时地撤换、调整。这是不是假带领的问题?(是。)这里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假带领这样作工作跟懒惰有没有关系?一方面,他认为环境不合适,不方便去,随便安顿一个负责人之后就觉得,“这下有合适的人了,我不用管了。我总去那儿一个是环境不合适,危险,另外这一路风餐露宿的多累啊,能省事就省事”。这是不是懒惰啊?(是。)这是懒惰,贪享肉体安逸。另一方面,他有一个致命的地方就是凭想象,轻易地就能相信一个人。这是不是不明白真理导致的?神的话是这么评价每一个人的吗?神都不相信人,你凭什么相信呢?神都不根据外表定规一个人,而是要时时鉴察一个人的心,那人根据什么就随意定规、相信一个人呢?假带领是不是太自负了?他认为,“我看准的人没错,中间绝对不会出什么乱子,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吃喝玩乐、好逸恶劳的人,他绝对可靠,绝对值得信赖。他不会变,要是变了那我不是看走眼了吗?”这是什么逻辑啊?你是什么人啊?你的眼睛有穿透力啊?就算一个人跟你面对面地在一起生活一两年,如果没有适合的环境显明,你都看不透他的本性实质到底是什么,更何况人不在一起呢?仅凭当时一时的了解与印象就定规一个人,就随便相信一个人,这是不是太盲目、太不负责任了?假带领就这么做,他作工作就不负责任。人问他:“你有没有检查那项工作?那个负责人作没作实际工作?他的人品怎么样?能不能担起工作啊?他作工作负不负责任,有没有忠心啊?临到事能不能寻求真理啊?”“能,他肯定能。”“你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时选他的时候他就起誓表心志了,我手里还有他的起誓书呢。他要是临到吃喝玩乐的事肯定能够躲开,能够胜过去,能够背叛。”人说:“他现在怎么样了呢?他当时那么说是一时的心愿,不代表他这个人真能做到。你能保证他不变吗?你能保证他一辈子都是这样吗?神要显明一个人,还要摆设各种环境来试炼人,你凭什么这么武断就说他行,说他可靠呢?你去看过,去了解了吗?”假带领说:“不用了解,弟兄姊妹普遍反映他这个人可靠。”殊不知这个人早就已经变了,早就被显明了,没有圣灵作工了,也没有负担了,人性里的懒惰,好吃、好玩、不务正业这些严重的痞性都已经暴露出来了,除了假带领不知道以外,他本组的人早就看透了,只有假带领还这么信任他。这假带领有什么用?不是废物吗?甚至有一些负责人的各种表现,上面到实地去考察、了解的时候都知道了,他们的带领却不知道,这是不是问题?这个带领俨然就是一个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就在上面当官僚,作点工作就吃老本,就觉得自己有资格享受了,有资格呆着了,不用忙了。你作好工作了吗?你有什么资格享受地位之福啊?真是厚颜无耻!假带领作工作从来就不检查工作,也不打听情况,更不了解各组负责人的情况。他就知道只要安排好人就一劳永逸了,选个负责人往那儿一固定,“这工作归你管了,没我的事了,再有事你负责,要是上面或者神找这项工作责任人可别找我,这工作都交代给你了,要是出什么事你兜着,没我的事”,这是作工作吗?能这么作工作就是假带领,就是不合格的带领。

假带领从来不了解、不跟进各组负责人的情况,也不了解、不跟进、不掌握各组负责人与各组担任重要工作人员生命进入的情况,以及他们对待工作、对待本分的态度,还有他们对待神、对待信神的各种态度,不了解他们的转变、他们的进步,也不了解他们在工作当中产生的各种问题,尤其是人在各个时期、各个环节当中出现的各种能影响、打岔、破坏工作的一些情况。不能了解就不能及时地解决,不能及时地解决就不能及时地弥补负责人对工作造成的影响、破坏。所以在这方面,假带领是没尽到责任的。没尽到责任就叫失职,对人没起到监督、了解、掌握、督察的作用。神有鉴察人心的能力,人没有,人就得勤快点,不能懒惰,得及时地把这项工作作好。很显然,假带领在作这项工作的时候没尽到责任,是严重的失职,导致一些负责人在出现各种问题不足以胜任工作时还在担任着负责人的角色,最后工作一再被拖延,各种问题一直存在不能解决。这是假带领不了解、不跟进负责人的情况产生的问题。对于负责人务不务正业、作不作实际工作这方面,因为假带领不下去检查,不常常去了解,不能及时地掌握情况,所以负责人工作作得到底怎么样,进展的情况怎么样,是在作实际工作还是在喊口号,还是用一些表面的现象敷衍上面,这些他都不知道。一问他负责人在忙什么,具体在作哪些工作,他就说“不知道,反正每次跟他聊工作的时候他都没说别的”。假带领就了解这些,就误认为这个负责人没撂挑子,什么时候都是随叫随到,这就是负责人没出现问题的一些实际表现。假带领就这么作工作,这是不是假的表现?这是不是没尽到责任?这是严重的失职。甚至有些人当了带领之后从来不与任何人接触,每天从早上起床就在网上聚会,一直到晚上,别人都睡了,他戴着耳机还在聚。即便是到各处见了人的面,也不跟人聊天、谈经历、交通情形,也不打听下面的各种情况,谁都不搭理。我到有些地方就问一些人,“你们带领跟你们聚不聚会啊?”他说聚过两次会。我说平时能不能见到他,人说见不到。“那他忙什么呢?”“反正很忙,总见不到人影。跟我们走到对面也不搭理我们。有时看他在忙,想问他问题也不敢上前。吃饭的时候也不跟我们说话,他自己找个角落在那儿闷着头吃,吃完就走。”这是不是日理万机啊?工作作得一塌糊涂还显得挺忙,其实不作一点实际工作。

刚才交通的这类人是懂业务,有工作能力,但就是没有负担,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不作实际工作。因着假带领不能及时解决这类负责人的问题,不能及时地调整、撤换这一类负责人,从而对工作造成了影响、拦阻,使工作不能顺利地进展。这是不是假带领造成的?虽然假带领不是这事的直接责任人,但是因为他失职,没起到督察的作用,而成了对工作造成损失的间接责任人。假带领没尽到督察之职,失职了,最后导致工作受到亏损,甚至有的工作因着没有负责人能负责、把关、督促而停滞不前,一盘散沙,这就是用人不当对工作造成的后患。这一类负责人有工作能力,素质也够,也懂业务,就是不务正业,中途跑外道,不往好道上走,导致工作瘫痪,假带领也没有及时地制止、处理这个事,最后对工作造成了影响。很多时候,假带领对这一类人、这一类事不但不能及时地处理,而且根本就处理不了,不处理。所以在他做带领期间,各级负责人如果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情况,他始终是不解决、不处理,教会工作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拖延、被耽搁。这是假带领的其中一种表现。

在假带领作工作期间,他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这一种情况,还有一种就是负责人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担不起工作,对于这一类情况,假带领同样也是不能及时解决、处理。为什么呢?假带领没有工作能力,素质差,不通灵,对于哪类人素质差、素质好,能不能担起工作,担工作情况怎么样,一方面他不去了解,一方面他也看不透。所以,对于这些素质差,跟他一样没有工作能力,担不起工作的这一类负责人,他同样也看不透。假带领看不透这些事,所以他手下的人,素质好的也有,素质差的也有,不管什么人一旦当上负责人,在他那儿这人的位子基本上就稳定了,除非出大乱子,除非这人激起众怒,被弟兄姊妹罢免了,再除非上面直接把这人撤换了,否则的话,假带领是绝对不会发现这一类负责人严重不合格的问题。对于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担不起工作的这一类负责人,假带领也是视而不见,发现不了。对于这个人业务能力怎么样,在人群当中是不是素质最好的,他看不出来。他认为既然弟兄姊妹选这个人,那这个人应该就是最好的。假带领总是通过判断、推理来认定一个人能否作工作,是不是合格的负责人。

比如说,一个舞蹈组的负责人,对于这个舞蹈怎么跳,是跳现代舞还是跳韩舞,还是跳古典舞,哪种舞蹈怎么跳,他其实不知道。假带领误认为他知道,就让他辅导弟兄姊妹,结果他本身就不会跳舞,也是现学,严格地说他不懂舞蹈、不懂原则,但假带领就看不出来。他做的对不对,不懂能不能学,学来的东西合不合适,符不符合神家的要求,这些假带领都看不出来。结果大家忙活了很长时间,忙活得挺欢,但干忙不出活儿,干忙没结果、没收获。最后才发现,是因为负责人素质差,不明白原则,怎么学也不懂业务,就是个外行,还想指挥内行、充当内行。这不就是问题吗?但是这个假带领整天跟他们在一起也看不出来,发现不了这是问题,还觉得这人做得不错。在假带领的心目中,不管人素质好孬,他只要有胆量,敢说、敢指挥、敢担工作就行了。你要是不敢,证明你素质不够,你要是敢,你有胆量,那你就有素质,谁敢谁就能担起工作。有的人就是个二百五、愣头青,什么都敢做,他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够不够这个素质。结果,他当了负责人之后,什么工作也没有进展,作什么工作也没有头绪、没有步骤、没有正确思路。谁提出什么意见他也不知道对错,张三说这么做他说行,李四说那么做他还说行。那到底怎么做啊?他让大家说,谁的声高就按谁的办。这类人什么素质都没有,什么事都看不透,工作进展情况简直就是一塌糊涂,就这样假带领还看不透。有的人说那个负责人的素质太差了得赶紧撤,假带领却说:“再观察观察,再给他一次机会,我跟他谈过了,他说愿意配合。”这话怎么样?这是不是骗鬼的话啊?是不是傻瓜说的话?这话错在哪儿了?傻在哪儿了?不是他愿不愿意配合的问题,是他能不能配合的问题。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这就需要做带领的得有头脑会看人,得看他有没有那个素质,通过他说话、交通,通过弟兄姊妹对他的反映,通过他平时做事,看他做事的章法、步骤有没有头脑。若他没那两下子,做什么都一塌糊涂,是废物一个,这样的人就得及时撤换。

有一个管种地的负责人,他种地种得一塌糊涂。为什么说是一塌糊涂呢?地里要种哪些农作物,他不知道,也不跟大家一起交通,问他的时候他就说,“不知道怎么交通,问谁呀?从哪儿开始交通啊?”不知道怎么交通索性就不交通了,他们就自己定了,但还不知道根据什么定。后来,他们上网一查,看到各种农作物的品种太多了,他就蒙了,不知道从哪儿选起。最后他说:“既然不知道怎么选,那就各样都选几种,都种点。”种的时候,有人问他每样种多少,数量根据什么计算,他说不知道。他就不会计算一下一共有多少地,有多少人吃饭,不知道根据这个来确定。“不知道种多少那怎么种呢?”他说:“各样作物平均都种点吧,庄稼、主食多种点,杂粮少种点。”“那种多种少根据什么计算呢?”他说“这没法细算”,又不知道了。有人说听听大家的意见吧,结果有的这样说,有的那样说,最后还是没有结果,他说“那就随便种点吧”。到种的时候又犯愁了,“这地用不用翻呢?什么时候翻呢?”有的人说得翻翻。翻完之后有人问:“能不能翻错啊?”他说:“那谁知道啊,今年种完就知道了。”到种的季节了,他又不知道哪天种,一问农科院,农科院说这半个月之内种都行。半个月是十五天,那是十五天的哪一天种呢?根据什么衡量啊?要是第一天种就早半个月,最后一天种就晚半个月,种得早跟种得晚有什么区别啊?他不知道。反正最后带着这么多的疑问终于开始种了。但种的时候问题又来了,每一样庄稼得种多深?每一平方尺得撒多少种子?株距、行距是多少?他不知道,也不知道该问谁,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种下去了。种完之后,有人说:“用不用追肥?用不用浇水啊?”他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看气候啊?”有人说:“一般种菜、种树需要浇水,种庄稼是不是不用浇啊?”“那就不浇。”“不浇的话有的时候地旱了苗不出。”“那是不是有水就浇点?”庄稼长到一半的时候,有人说:“苗都黄了,一看就是缺肥了,施点肥吧。”“那施多少?怎么施啊?是晴天施还是阴天施?下雨之前施还是下雨之后施啊?”这些他都不知道。后来,苗终于长起来了,密密麻麻的。“那用不用间苗哪?间多少,剩多少啊?间完之后会不会影响收成啊?”他也不知道。地里长草了,人问:“用不用除草剂除草啊?”“不用,咱人工拔吧。”“能不能拔错呀?”“那谁知道啊。”后来,有些庄稼生虫了,“生虫怎么办?能不能打农药啊?”有些人说打,有些人说不打,又定不下来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最后说“那一半打,一半不打吧”。就这样混到收割的时候了。“什么时候收啊?”农科院又说半个月之内。“那到底是半个月的哪一天收啊?”他又蒙了。结果收得早的籽粒发青,收得晚的籽粒都落到地里了。收割完了,有人又问:“这籽粒是直接进仓还是得晾一晾啊?要直接进仓会不会发霉啊?”“不知道啊。”“不知道你问问其他人哪。”“问完之后别人如果说得多了,我不会分辨怎么办哪?”到底该听谁的他也不知道。最后不管怎么样粮食终于进仓了,这一年的农活基本上算是结束了。

你们听听这一路这个负责人的活儿干得怎么样?(做得一塌糊涂。)为什么能一塌糊涂呢?你们找找这个问题的根源。(素质太差了。)这个负责人素质太差了,临到事没有任何的处理方式、方法,没有准确的判断,找不到原则,所以导致就种庄稼这么简单的活儿都搞得手忙脚乱,一塌糊涂。素质差的主要表现是什么?(没有准确的判断,找不到原则。)这两句话关不关键?你们能不能记住啊?临到事没有准确的判断,找不着原则,这就是素质太差。别人提供的建议、线索越多他越蒙,他觉得要是只有一条就太好了,当成规条一守,多简单啊,不需要思维判断,他就怕有人多提。有头脑有素质的人就怕没人提建议,提建议的人越多他觉得判断得能越准确,失误越小。没头脑没素质的人就怕众说纷纭、七嘴八舌,提建议的人一多他就蒙了。这是不是素质太差?刚才说的这个种地的负责人是不是素质太差,不能足以担当这项工作?(是。)有人说:“那也可能是人家没种过地,你非得让人种地,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没种过地就种不了了?谁天生就会种啊?难道老农民生下来就是农民,就会种地吗?(不是。)有没有农民因为不会种地,没有经验,第一次种庄稼就没有一点收成,没吃上粮食,一年都饿着了,有没有这种情况?(没有。)如果真有,那是天灾,不是人为的,这种情况太少了。一般种得好,那就是素质好点;种得差,那就是素质差点;种得一般,那素质当然就一般了。负责种地的这个人,他也不见得是外行,而且神家也不是光他一个人懂种地,懂种地的行家里手多了。再加上现在信息发达,信息量足够多,如果人素质够的话,这些信息量加在一起足以让人作为参考,作出准确的定义、判断,作出最准确的决策。信息量越大,提供的信息越准确,越能够让人做的事准确一些,误差小一些。但是,素质差的人就恰恰相反,信息量越大他越蒙,最后导致他每走一步都是举步维艰,都是那么的不容易。种庄稼这事是跟时间赛跑,晚了不行,早点也不行,如果太晚错过那个日子效果就不一样了。这个负责人在做这件事情的过程当中是焦头烂额,被时间赶着走,被迫走每一步,虽然一步一步都做了,但每一步做得都很艰难,结果也是一塌糊涂。这一类人的素质太差了!

素质差的这类负责人只负责一项工作就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如果带领素质够,能尽到责任,这些事应该能看到,负责人每做一步他应该能帮着辅导、规范、把关,但是假带领做不到。负责人做不到的他也做不到,负责人做起来觉得难的,觉得拿不准的、犹豫的,他也跟着犹豫,更甚至负责人的工作出现了哪些难处,工作作得怎么样,到哪一步了,出现什么疑惑了,他都不知道。你问他种地的事,他说:“我是带领,我不负责种地。”“你是带领,问问你种地的事怎么了?这是你负责范围内的工作啊。”“那我给你问问啊。”问完了,他回复说:“这两天正在种土豆呢。”“土豆种了多少啊?”“这个没问,再给你问问啊。”打电话问完之后又回复说“种了两亩”。“那种的是什么品种啊?土豆种得深不深啊?那片土地怎么样?适不适合种土豆啊?种土豆的时候有没有施肥啊?谁种的呀?”一问这些,他都不知道。什么事都得现抠、现问,什么事他都得现找人了解,这不就完了吗?这还是带领吗?你当带领,你都带领什么了?就这点外面的活儿你都带领不了,没起到带领的作用,你做带领有什么用?负责人素质差到什么程度,这个假带领就是发现不了。他认为,“你总打听那么多有什么用啊?种地那点活儿多简单啊,地里不都种上庄稼了嘛,没有一块地是空着的。”你问他负责人的素质怎么样,种的庄稼怎么样,能不能保证有收成,他认为“你打听这些多余,种了哪有不收的?”什么事都考虑不到,什么事也不过问,脑子里就是空的,这是什么带领?(假带领。)负责专项工作的负责人临到什么事就像没头苍蝇一样,找谁问不知道,怎么查资料也不知道,资料里众说纷纭,选哪一样也不知道。带领也不了解这些情况,反正工作交给这个人了,他就什么也不管了。你们说,负责工作的人素质这么差会不会影响到工作效果?(会。)那带领应该怎么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通过了解、侧面打听,通过身边发生的这些事,通过种这一季庄稼,一看这个负责人的素质太差了,干什么都不行,种几年庄稼都不能总结出一些经验,怎么种到现在都不清楚,分明是素质差不胜任这个工作,这样的人得撤换哪,得打听打听谁适合做负责人,谁能担起这项工作,谁能把这工作作好,不让神家工作受亏损。假带领有没有这个心?长没长这个眼啊?(没有。)他的心也瞎、眼也瞎,全瞎。假带领就是这个表现,对待素质差的人不知道怎么辅导工作,不知道怎么帮他把关,不知道怎么及时地解决他的难处,更不知道素质差的人担不了工作应该赶紧撤换,找更合适的人代替。这些工作假带领都没作,都不能胜任,都看不见,他不知道这是工作,这是不是瞎?有的人说:“人家兴许忙别的呢,你总让人家管这些无关紧要的杂活干什么啊?”这事不是别的,这是带领职责范围内的事。这些事,这些难处、问题每天都会产生,每天都有人提,每天都在带领的眼皮底下发生着,但这个假带领心瞎、眼瞎,他看不见,感觉不到,也意识不到,当然就解决不了了。对于素质差的负责人假带领发现不了,对于他产生的各种问题假带领也发现不了。产生这么多问题这个负责人都处理不了,临到事就觉得棘手,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乱做一气,什么原则也没有,把工作搞得乱七八糟,假带领就是发现不了,看不着。他作工作就一个原则:安排人负责就完事,不管素质好孬、能否作好工作,也不管出现多少问题,都与自己无关。这样的带领还能作工作吗?他懂不懂怎么作工作啊?(不懂。)不懂怎么作工作你做什么带领啊?你要是做带领那就是假带领。假带领对待素质差的人的各种表现,对待素质差的人工作范围内所产生的各种问题,他是无动于衷,麻木到极处,看不见也发现不了,这是不是心瞎、眼瞎?有的人说:“人家没瞎啊,你总污蔑、毁谤人家。”我刚才提到的这个种地的负责人问题都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带领天天跟这个人在一起,发生的这些事他耳边能听到,在他视力范围内能看到,那他怎么就发现不了,怎么就意识不到这是问题呢?他怎么就不处理、不解决呢?这是不是心瞎、眼瞎啊?严不严重?(严重。)这是假带领的又一条表现——心瞎、眼瞎。

素质差的人你交给他一项工作,平时听他说话,听他议论工作的态度、观点,看他处理工作的方式、方法,一看这人就不行,素质太差,思维混乱,做任何事都带点盲目性,都带点莽闯,没有目标。一看他做事的方式、方法,就可以定义这个人素质太差,还需要考察多长时间吗?不用。但是假带领有一个致命的麻烦,就是他认为这个人一直在作着工作,也没跑,也没听说谁反映这人做坏事或者打岔搅扰或者消极、偷懒,只要干着,就说明这个人还行。他不会通过一个人的说话、做事的方式方法以及对待事的态度来判断人的素质高低,他没这个意识,对这个事麻木,没有任何知觉。他就一个观点,只要这个人没闲着,这工作就能作,就能进行。你们说,让这样的人做带领,这工作不就完了吗?抱着这样观点的带领能作好工作吗?能不能胜任工作啊?(不能。)一个人吃喝玩乐,玩忽职守,他不去了解,也不去处理,一个人素质好坏,就在身边整天接触他都看不出来,这样的带领具不具备带领的工作能力?(不具备。)这就是假带领。假带领不会分辨一个人的素质好坏,不会作这类具体工作,就是他认为这不是他作工范围里的一项工作。这是不是失职?你们说,素质差的人能担起工作,还是有点素质的人能担起工作?(有点素质的人。)所以,看一个人的素质好坏,能不能胜任工作,这是不是带领工人该作的一项工作?是不是带领工人该关心的问题?(是。)但是假带领不懂这是工作,也没这个意识,这就是假带领的其中一种表现。担不起工作,没这个工作能力,没这根弦,尽不到这方面责任,这是假带领失职的地方,也是假带领不能胜任工作的一种表现。这是第二方面,负责人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担不起工作。这是关乎人素质方面的问题,假带领同样不能起到带领的作用,不能及时地撤换素质差的负责人。

第三种情况,负责人整人治人,辖制人,搅扰工作。前面两项说的是,有的人素质好点,能担工作但不好好作,假带领不知道,也不能及时撤换;有的人素质差担不起工作,假带领发现不了,也不能及时调换。这一项说的是,一个人不管他素质好孬,他不务正业,尽整人治人,辖制人,搅扰工作。自从把他选上负责人之后,他不学习、钻研业务,也不寻求真理原则,更不能辅导人更规范地在业务范围内尽好本分,而是没事就敲打敲打这个,没事就讽刺、挖苦那个,一有机会他就显露自己,做什么事都不能脚踏实地,今天让人这么做,明天又让人那么做,尽出新花样,总想出彩,搅得人心惶惶的。只要他一说话,有的人心里就感觉发颤,他把人都打服了,都听他的了,都怕他了,他才能消停、老实几天。这类负责人不管是恶人还是敌基督,总之,教会里有这类人,对工作也造成了影响、搅扰。他有时候挑拨离间,让人互相争斗,他好坐享其成。他不但不能让人明白真理原则,明白怎么做最合适,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反倒常常随意地评判一个人做得怎么样,就不说清楚对错,把人辖制得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尤其在生活方面,人早睡一会儿或者晚睡一会儿都不行,怎么做都得看他的脸色,活得非常累。让他做负责人,那其他人就都没好日子过。你跟他说诚实话,他说你有意针对他、论断他;你不跟他说,他说你瞧不起他;你工作认真负责,给他提意见,他说你打击他,说你不服他,狂妄。反正不管你怎么做他都看不顺眼,他就总琢磨整人治人,把人辖制得束手束脚,怎么做都不对。这样的负责人对工作形成了搅扰。

假带领不检查负责人的工作,也不及时到各组去看望、探视,看看负责人能不能作工作,工作进展得怎么样,弟兄姊妹对负责人是什么反应、什么评价,有没有人受他辖制,有没有一些追求真理的人、有才干的人、老实人受到他的打压、排挤,有人提出正确意见时能不能被采纳,他对付修理人或者帮助人的时候有没有带着恶意,有没有带着个人的存心,在他负责的范围内有没有整人治人的现象存在。假带领在这些事情上也不能尽到责任。比如说,有人向假带领反映一个负责人经常打压人,他明明做错了,还不许弟兄姊妹提意见,还要找各种借口为自己表白辩解,从来不承认错误,这样的负责人不合格。假带领对于这类事怎么处理?他说:“这就是个人生命进入的问题,他太狂妄了,有点素质的人都狂妄,没事,我给他交通交通就好了。”通过交通,这个负责人也表态说:“我承认我狂妄,我承认我有时顾及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但是其他人业务也不精,常常提出一些没什么价值的意见,所以我不听也是有理由的。”假带领不能全面地了解情况,也不看这个负责人的工作果效如何,更不看他的人性、性情与追求到底怎样,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既然有人反映你,那我就观察观察你,再给你留一次机会。”通过这次谈话,这个负责人说愿意悔改,但之后他到底是真的悔改了,还是撒谎欺骗,继续之前的工作方式,他的工作到底作得怎么样,假带领就不管了,也不去打听。上面一旦询问,假带领就说:“我找他谈过话了,还给他聚会交通了好几段神话,问题已经解决了。”“那这个人的人性怎么样?能不能有真实的悔改、变化啊?你给他留机会,他是不是实行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呢?”假带领看不透,就说:“还在观察呢。”“观察多长时间了?有没有结果啊?”“六个多月了,还没去看呢。”你看看,这动作多缓慢哪,这是什么工作效率啊?假带领就觉得他说的那点小话、道理,找负责人谈那一次话可管用了,比神话还管用。他认为他跟谁一谈话谁马上就变了,他认为谁一说要悔改,谁一表心志,保证以后就变了,不会再犯了,所以不用总去看。要是没人追究、没人督促,半年甚至一年他都不去看一次,人都被那个负责人治垮了,人心都被治散了,他还说“我找他谈过话了,现在留机会察看呢”。这个负责人怎么骗他,怎么花言巧语捉弄他,他都听不出来。下面的人怎么反映这个负责人的问题他都不搭理,不去实地看看这个人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下面的人反映的问题存不存在、属不属实,这人该不该撤换,他就不考虑这些问题,而是一拖再拖。对于这些问题,假带领的反应是特别地迟钝,采取的措施、行动是特别地缓慢,一再犹豫,一再给机会,好像他给的机会对人来说多么珍贵、多么重要,能改变人的命运似的。他就不会通过一个人的表现来看一个人的本性实质,通过一个人的本性实质来判断一个人到底走什么样的道路,通过一个人所走的道路来看一个人到底适不适合做负责人。他不会这么看,他就会两招:找人谈话,给人留机会。这是不是在作工作?假带领把自己跟人谈的那一次话,把自己说的那点小话、空话、道理看得可珍贵、可重要了,他就不知道,神作工作不是光说话,还有对付修理,有揭露、审判,重的还有试炼熬炼、责打管教,不是一种方式,可他怎么就那么自信呢?他说点道理、喊点口号就能让人服气,就能让人改变吗?他怎么那么无知、那么肤浅呢?变化一个人那么容易吗?人的本性实质、败坏性情那么好解决吗?神都不是光用一种方式作工作,而是用多种方式,摆设不同的环境显明人、成全人。假带领作工作简单,找人谈谈话、做做思想工作、劝导劝导就认为是作工作了。这是不是肤浅哪?肤浅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什么问题?是不是幼稚啊?他特别幼稚,把人看得也幼稚。对于整人治人、辖制人、搅扰工作的这类负责人,假带领同样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处理,不能及时地调整、撤换。同样,因为假带领的这种做法,也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亏损,使得工作常常不能正常、顺利、有效地进展,常常因为一些恶人的搅扰使得工作被延误、被破坏、被耽搁,这都是假带领用人不当所产生的不良后果。外表看,假带领没有像敌基督一样故意作恶,故意搞独立王国、另搞一套,但是在他工作范围内,负责人给工作带来的各种问题他不能及时地解决,不合格的负责人他不能及时地调整、撤换,这都给工作带来了严重的损失,这些也都是假带领的失职造成的。

对于一些负责人做出的整人治人、辖制人、搅扰工作的这些事情,假带领不能及时地给予处理。同样,对于一些负责人违背神家工作安排另搞一套,假带领还是不能拿出合适的处理方案,或者及时地解决这些问题,同时也给神家的财力、物力带来了极大的亏损。因为假带领幼稚、肤浅,不能明白真理原则,更看不透人的本性实质,所以他们作工作常常浮于表面,走走过程,守守规条,喊喊口号,不实地去检查工作,观察、了解每一个负责人,也不及时地了解这些负责人都做了哪些事,做这些事的根源是什么,后续效应怎么样,最终导致他们对自己所用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都做了哪些事丝毫不知。所以,对于违背神家工作安排另搞一套的这一类负责人在背后都做了什么,假带领不但不知道,知道了以后也不及时处理。假带领一方面是不胜任工作,另一方面还玩忽职守。

咱们再举个例子,有个带领选了一个从其他组淘汰的人做种植方面的技术员。他也不看看这个人到底能不能作好这方面工作,有没有这方面经验、特长,有没有认真负责的态度,用上之后就放任自流了,说“你去种菜吧,种子你选,花多少钱我都给你批,你就放手去干”。带领放话了,这个负责人就开始放手干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选种。他在网上一查,“各种蔬菜的品种简直太多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选种这事还挺好玩,以前没干过这个工作,不知道自己对这个事还有如此的兴趣。既然如此有兴趣,那就大干一场!先选西红柿种子吧。”一打开西红柿种子这一栏,简直吓一跳,西红柿的品种各式各样:形状上有正圆的、椭圆的、长圆的;尺码上有巨大的、超大的、中型的、小型的、微型的;论颜色有红的、黄的、花纹的,还有一个最漂亮的,一个西红柿上面就有好几种颜色,从来都没见过,真是大开眼界了。那怎么选呢?各样品种都种点,尤其是那种五颜六色的,那种裂大口子的,一看就不一般。这个负责人把各种型号、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西红柿一下选了十多种。西红柿种子选完了,该选茄子了。通常吃的茄子就是紫色的长条茄子,还有白茄子这两种。但他琢磨:“茄子也不能仅限于这两种啊,绿色的、花纹的,长条的、圆的、椭圆的、扁圆的,各样品种都来点吧,让大家都长长见识,让大家各类茄子都吃上。你看我这个负责人多会为弟兄姊妹考虑,各类人的口味都满足了。”接着他又选洋葱种子,各种型号、各种颜色、各种口味的洋葱整整选了十四种。洋葱在当地一共就十四种,他都给选上了,选完他心里可满意了。这个负责人有魄力吧?谁敢选这么多种?后期我就总解剖这个事,有人还说当地不是只有十四种,还有几种没选呢。意思是,你总拿这十四种来解剖这个事,十四种不多,还有几种没选,那不算错。这话是不是发傻啊?是不是缺心眼儿啊?这就是缺心眼儿了,听不明白人话,不知道为什么说这个事。洋葱种子选完了,该选土豆了。市场上土豆的品种也挺多,这个负责人又从各种颜色、各种口味、各种形状的土豆中选了至少八种。他选那么多种目的是什么?为了让你长见识,让你各种口味都尝尝。他认为选种就得本着为弟兄姊妹谋福利这个原则。这个存心怎么样?本着为大家着想、为大家服务的态度,这是不是神家要求的原则?(不是。)那神家要求选种的原则是什么?有些东西很古怪、少见,不是咱们常吃的不要种;有些虽然是常吃的,但是咱们没种过,不知道适不适合当地的土壤、气候,那就先选一两种,顶多三四种就可以了。一个得适合当地的土壤、气候;另外,得好种,不容易有病虫害;还有,来年还能留种;最后一个就是收成得好。如果光好吃但收成不好,不够人吃,这就不合原则。就从选种这个事上来看,这个负责人做的合不合原则?他有没有寻求?有没有顺服?有没有为神家考虑啊?他是不是本着尽本分该有的态度去做的?(不是。)很显然,这是在胡作非为,公然违背神家工作安排,另搞一套,就这么挥霍神家的钱,满足他个人的好奇心、玩心,把这么重要的工作当成了游戏。假带领却对这个负责人听之任之,不管不问,看都不看。你问他:“你选的那个负责人到底作没作工作啊?工作效果怎么样?在选种上你有没有帮他把关哪?”他不搭理这些事,光说“种下去了,种的时候我们也去现场看了”,剩下的任何问题他都不管。那最后是怎么发现这个负责人的问题呢?他种了一些草莓,按照技术业务的理论规定,种草莓第一年不能覆膜,也不能让它结果,凡是开的花都摘掉,否则第二年就结不了果了,第一年即便结果也是很小的。内行都告诉他了,他就是不听,理由是网上说了第一年可以覆膜,可以让它结果子。结果长出来的都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小草莓,草莓上面还布满了籽,有酸的、甜的、没味的,什么样的都有。问题都严重到这个程度了,那些假带领谁也不管。不管的原因是什么?“草莓啊?我们吃不着,不知道啊。”吃不着就不管,是这么回事吗?那土豆、洋葱你能吃着,你管了吗?这些假带领谁也不管,就看着这个人在那儿为所欲为。有一天,我去他们那儿,有个人反映说生菜都老了,再不摘就没法吃了,就得浪费了,可负责人就是不让摘,说摘了之后还得种别的菜,嫌麻烦。这些带领知道这事就是不处理,最后,上面命令他们赶紧摘,赶紧处理,要不然生菜占着地,夏季的菜就种不上了。工作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那些假带领谁也不管,都怕得罪人。因为这个负责人是一个假带领提拔的,提拔上来之后假带领从来不检查工作,就让这个人随便干,他支持,做其后盾,其他带领也不敢管,他们狼狈为奸,最后就出了这么多的乱子。这就是带领作的工作,这还叫带领吗?他眼皮底下发生了这么严重的问题,他就是不解决,看不出这是问题,这是不是假带领?(是。)一个是老好人怕得罪人,另外,不知道问题有多严重,没有准确的判断,不知道这是问题,不知道这是自己工作范围内该做的事。这是不是废物、饭桶?这是不是失职啊?(是。)这是第四条,负责人违背神家工作安排另搞一套。咱们举了一个例子,揭露了假带领在这件事情上失职的表现,也揭露了假带领在这事上该担的责任是什么。

还有一条就是负责人抗上,搞独立王国,是敌基督。假带领对于负责人素质差、人性不好、胡作非为这些事不能起到督察的作用,也不能及时地去检查并发现负责人所存在的问题,通过负责人所做的事来看清这个人是否合用。同样,假带领对于敌基督这一类阴险、凶恶的人的本性实质就更看不透了。不但看不透,同时他对于这些人还有点怕,有点束手无策、无能为力,甚至更多的时候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最严重的到什么程度了呢?敌基督在假带领的工作范围之内拉帮结伙,拉拢自己的势力,搞自己的经营,搞独立王国,敌基督掌权说了算了,他说了不算了。敌基督决定的事、知道的事假带领居然不知道,蒙在鼓里,事发之后有人跟他反映他才知道,但已经晚了。他还问人家怎么不跟他说一声,人家说,“跟你说有什么用啊?什么事你也作不了决定,这事不用跟你说,我们决定了,跟你说你肯定也同意,你能有什么意见哪?”假带领对这一类事是丝毫没有办法。你分辨不了,解决不了,处理不了这些敌基督,你倒是向上反映啊,连反映都不敢反映,也不反映,这是不是废物一个啊?(是。)这个大废物,临到这类事只会哭哭啼啼地到我这儿告状,跟我诉苦,“那个事不赖我啊,又不是我作的决定。他们作什么决定,对错跟我无关啊,因为他们做那个事的时候没让我知道,也没告诉我”。这话是什么意思?(推卸责任。)你是带领,他们应该听你的,为什么不告诉你啊?他们不告诉你,你自己为什么不能主动去问呢?你是带领,什么事应该是你组织、你主持、你作决定啊。他们什么事都不让你知道,自己就作决断了,事后给你补个单子让你签字,这是不是被篡权了?假带领一临到敌基督出现的时候就傻眼了,就眼巴巴地被篡权、被架空,什么也做不了,真是窝囊废一个!他不能解决问题,不能分辨敌基督,也不能揭露敌基督,更不能限制敌基督作任何的错误决断,同时还不反映,这是不是一个废物啊?要你在这儿有什么用啊?敌基督公开挥霍祭物,在神家中形成敌基督势力,搞独立王国,你在这儿丝毫起不到约束、监督、揭露他们的作用,还来找我诉苦,你还是带领呢,真是个废物!这个敌基督团伙办什么事,他们几个人在背后一商量就定了,也不说“咱们几个人是组员,不是带领、组长,应该找带领、组长商量,最起码应该通知他们,让他们有知情权啊”,连知情权都不给带领,别说决策权了,直接就把带领否了,他们几个就一手遮天说了算了。那负责管理他们的带领在跟前干什么呢?对这些工作他丝毫起不到检查、监督、管理、决策的作用,最后让敌基督掌权,骑在他头上管理他了。这是不是假带领作工作出现的问题?那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什么?根源在哪儿?就是假带领这一类人没有工作能力。敌基督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你是组长、你是带领能怎么样?我照样不听你的,照样越级办事。你要是向上反映,我们就治你”,他就不敢反映。假带领不但没有任何的工作能力,还没有忠心,这是不是失职啊?一失职就造成这么大问题。如果他真有点素质,明白真理,一看这几个家伙都不是好东西,“我一个人不敢揭露他们,那我跟几个比较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交通交通,解决这些问题。如果跟他们交通之后还对付不了敌基督,我就向上反映,让上面解决。别的我做不了,我首先得维护神家利益,我看透的事、我发现的问题绝对不能让它继续发展下去”。这是不是也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也算尽到责任了?你若能做到这一点,上面也不说你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了。可你连最后这点都做不到,所以就定性你是废物、假带领。你不但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你连依靠神揭露敌基督、与敌基督争战这样的信心、勇气都没有,你是不是废物啊?被敌基督篡权的这类人可不可怜?听着好像可怜巴巴的,也没做坏事,作工作也是小心谨慎的,生怕做错事,生怕挨对付修理,也生怕弟兄姊妹看不起,结果活生生地就被敌基督篡权了,他说了不算了,有他没他都一样。看外表是挺可怜,事实上是挺可恨。你们说,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人要是看透的话,真有忠心的话,神能不能解决?在神家有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在神有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你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你还配做什么带领?是不是窝囊废啊?这就不是假带领的问题了,你对神连这点最起码的信都没有,你就是不信派,不配做带领。

针对带领工人的职责的第四条,咱们基本上列出了五方面来揭露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作不了实际工作,不胜任工作,没有工作能力,素质差的种种表现。根据这五方面来认识、分辨假带领对于各项工作的负责人及重要工作的人员是怎么对待的,这样是不是就清楚一些了?(是。)

好了,那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吧。再见!

上一篇: 第五十四篇 分辨假带领(二)

下一篇: 第五十六篇 分辨假带领(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三十五篇

宝座有七雷发出,震动地宇,天翻地覆,响彻云霄!这声音极其入耳,人是难能逃避,难以躲藏。闪电雷声发出,霎时天地巨变,人奄奄一息,接着,一场急风暴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宇,从天而降!地极的各个角落,如同淋浴一般面面俱到,不得有一点残污,从头到脚全面淋到,不得有一物被隐藏,有一人被…

你是活过来的人吗?

脱去败坏性情,达到活出正常人性,这才是被成全了,那时,虽然你也说不出预言,你也说不出奥秘,但你的流露、活出却有人的形象。神造了人,后经撒但败坏,人都被败坏成了“死人”,所以,当你变化之后,就与死人不相同了。是神的话把人的灵点活,使人重得复苏,人的灵得复苏人就活过来了。说到死人,就…

话语成就一切

神所说的话、作的工都是根据时代的不同而作的,根据时代不同他说的话也不同,神不守规条,不作重复工作,过去的就不留恋了,他是常新不旧的神,天天说新话。你应把今天当守的都守住,这是人的责任、本分,围绕神现时的亮光、现时的说话去实行,这是关键。神不守规条,他能站在多种角度上说话,显明他的…

作工与进入 九

悠久的“民族传统”“精神风貌”过早地给人纯洁而又幼小的心灵笼上一层阴影,毫无一点“人性”地打击着人的灵魂,似乎是铁面无私,这些魔鬼的手段极其残忍,似乎“教育”“培养”成了魔王杀害人的“传统”的手段,借着它的“深深地教导”将自己丑恶的灵魂全部掩盖起来,企图披上羊皮来骗取人的信任,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