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篇 分辨假带领(四)

今天交通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五条,及时掌握、了解各项工作的现状与进度,并能及时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纠正工作中出现的偏差,弥补工作中出现的漏洞,使工作顺利进展。咱们就针对这一条来解剖假带领的各种表现,看看假带领在这项工作当中是不是尽到了责任,是不是守住了本分、作好了工作。

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五条首先说到了“及时掌握、了解各项工作的现状与进度”,各项工作的现状指什么?就是一项工作现在的状态是怎样的,带领工人应该了解哪些。比如:这项工作现在具体在做什么,各个人员手中在忙什么活儿,这些活儿忙得有没有必要,是不是关键、重要的活儿;这些人员作工作的效率怎么样,工作进展得顺不顺利;这项工作人员的数量与工作量是否匹配,每个人手里是不是都有活儿,有没有人浮于事的情况,有没有工作量太少人太多,多数人闲的情况,或者工作量太大而担当工作的人太少,很多人一直在忙,但是工作的进度不如预期,效率低,负责的人员又指挥不力。这些情况都是带领工人应该了解的。另外,在作这项工作期间有没有人调皮捣蛋,有没有人拖后腿,有没有人在中间搅扰,有没有人偷懒或者应付糊弄的现象。这些也都是带领工人应该了解的。那怎么了解这些事呢?没事打个电话问一问,“你们是不是在忙啊?”对方说:“可忙了,你可别跟我们打电话了,我们没工夫。”“忙就好,你们忙我就放心了。”这工作作得怎么样?这几句话问得怎么样?关不关键?是不是必要啊?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的特征——走形式,就满足于表面作工作了,良心有点平安,不注重作实际工作,也不作实际工作,更不下到基层、下到工作场合去了解各组工作的现状。比如,人员怎么样了,工作作得怎么样了,作工作的过程当中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这些实际情况假带领都不过问,就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呆着,有吃有喝,风不吹日不晒,然后隔三岔五聚个会,隔三岔五去封信或者在电话里过问一下,这样就算作工作了。甚至他所负责范围内的人十天半个月都见不着他的人影,一问“你们的带领在忙什么呢?工作作得怎么样,具不具体啊?有没有辅导你们作具体工作?有没有到现场来纠正问题或解决问题啊?”下面的人就说:“你可别提了,我们有一个月都没见着带领了,他自从上次给我们聚完会之后就再也没来过,偶尔听别人说他在哪儿聚会,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们现在存在很多问题没人给解决,没办法我们小组的负责人还有弟兄姊妹就得在一起祷告,寻求原则,商量、配搭着作。带领在我们这儿不起作用,我们现在处于无带领状态。”这个带领的工作作得怎么样?上面问这个带领:“现在影视组的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了?上次那部电影拍完了之后,有没有接新的剧本啊?现在在拍什么呢?”他说:“不知道。上次拍完之后我跟他们聚了一次会,鼓鼓劲,他们都有劲了,不消极也没有难处了,到现在还没再见面呢。你要是想知道他们的现状,我打电话给你问问。”“你怎么打电话现问呢?”“因为我太忙了,各处聚会,还没轮到他们那儿呢,等下次轮到跟他们聚会的时候才能现了解他们的情况。你要是着急了解他们现在在做什么,那我就打电话问问,要是不着急的话,再往后推一推。”“影视组你好久没去了,你不知道他们现在的状况,那福音队你最近去聚会了,福音队的状况如何?福音进展的状况如何?海外哪个国家的福音工作扩展得最好、最理想?哪个国家接受的人素质相对好,领受快?哪个国家的人自己读神话接受的比较多啊?”“哎呀,这些事上次聚会忘记问了,光聚会了。”“那你聚会交通什么了?”“就交通人应该怎么忠心尽本分,怎么受苦付代价,还有神现实的说话,工作上的事忘记打听了。你要是想了解、掌握这些现状,我给你问问。你要是不着急,可以缓一缓,等我有工夫再打电话问,我还忙着呢。”“福音队里谁能谈见证,谈见证的人有几个,有多少人是在培养,有多少人是得力的干将、主力,谁对哪个国家的情况最了解;传进来的人谁负责跟进、浇灌、牧养,他们多数人都存在哪些观念,是怎么解决他们的观念的;接受的人多长时间之后能过上教会生活,能尽上本分,有多大比例的人能够全身心花费;他们接受之后多长时间能扎下根基不疑惑了,谁也迷惑不走了,宗教的人还有牧师都搅扰不动了。这些事知不知道?当出现这些问题的时候谁能解决啊?福音队的哪个组、哪个人把这些工作作得最好、最具体,知不知道?”“不知道。你要是想了解,我就给你问问。”这个带领作没作具体工作啊?(没有。)一问三不知,什么事他都得现问、现打听。那他在忙什么呢?无论到哪个组现场实地地作工作,聚会也好,了解工作情况也好,就是发现不了问题,不知道现在工作当中存在哪些问题,该怎么解决。如果说各类人的情形、性情他看不透,这个太隐藏,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那蹲点的时候,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现在都在作什么工作,作到哪一步了,这些应该知道吧?应该能看见,能掌握、了解吧?但是假带领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这是不是眼瞎?他还到现场实地去辅导、跟进工作,去检查指导,但他对现实情况一点儿不了解,关键问题也发现不了,有些问题即使看见也解决不了。

比如说,一个带领辅导一个影视组的工作,这个影视组接了一个拍摄难度相对大一点的剧本,他们之前没拍过这类片子,那他们接这个剧本合不合适,能不能担得起来,能不能在不借用外力的情况下如期地把它拍好,拍完,导演及整个剧组有没有能力完成这项工作,他们接的这个剧本跟他们的业务能力相不相符,这些情况带领都不知道,光说“你们接新剧本了啊,那就拍吧,我支持,我跟进。谁也别搅扰啊,我帮你们搞好外围工作,你们好好干,临到事就祷告、读神话”,说完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眼下存在多大问题他都看不见,发现不了,这叫掌握、了解工作现状吗?影视组接到这个剧本以后,导演、组长、组员没事就分析剧情,讲剧务,讲服装,讲构图,就是不能正式拍摄,什么时候正式拍摄,怎么拍,他们没有思路。这些事是不是该带领解决了?这是不是现状啊?是不是现时存在的问题?带领没事就聚会,一聚就是一两个月,实际问题却解决不了,这个带领有没有起到作用?(没有。)他就会鼓劲,“咱们不能闲着,不能白吃神家的饭”,再不就教训一顿,“人都没良心,白吃神家的饭,什么知觉都没有,要不要脸了?”说完之后大家良心也受点责备,“是啊,工作进度这么慢,每天一日三餐这么吃着,这不是白吃白喝吗?我们也没作什么工作啊。那工作中出现的这些问题谁来解决啊?我们解决不了,问带领,带领就让好好祷告、读神话,让大家和谐配搭”。带领就在现场,天天聚会,但这些问题就是解决不了。时间一长,多数人信心冷淡了,情形变得很消沉,因为没路,不知道怎么拍。人把一线希望寄托在带领身上,指望他能解决点实际问题,可惜这个带领就是个睁眼瞎,也不学业务,也不钻研,也不跟懂点业务的人在一起交通、探讨、寻求,没事就捧着神话书,“我在灵修读神话呢,我在装备真理呢,你们谁也别打扰我,我工作忙着呢!”最后问题越积越多,导致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带领还觉得工作作得很好。因为什么呢?他认为他给人聚会了,也过问工作情况了,抠工作抠得可细了,也给人读过神话了,用神话点过人的情形,人也都对号入座了,也立下心志了,带领的职责尽到了,仁至义尽了,剩下业务方面的活儿、具体的工作再做不好那就不是带领的事了。这是什么带领啊?硬是把好端端的工作弄到半瘫痪状态,心里一点儿都不着急不上火,上面要是不问、不催,他就这么一直拖着,只字不提下面是什么情况,什么问题也不解决。这样的带领有没有用啊?有没有尽到带领该尽的责任?(没有。)那他整天聚会都说什么了?没事就闲扯,尽喊口号了。人浮于事的状态不解决,人应付糊弄、消极的状态不解决,业务方面人拿不准、找不到原则方向的情况不解决,导致整个工作处于瘫痪状态,就是工作没有任何的进度了,停在那儿不往前走了。多长时间都看不到任何的进展,带领却一丁点儿都不着急,这是不是假带领做的?假带领做的这个事的实质是什么?这是不是严重地失职啊?作工作严重地失职,没尽到自己的责任,这就是假带领。你在现场有什么用?你蹲点有什么用?那是形式,是骗人的,你就是一直守那儿也没用,你没作实际工作。工作当中、业务当中出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你都不解决,即使能解决你也不解决,再加上眼瞎、心瞎,看不透问题的实质,就在那儿一个劲儿地混,一个劲儿地拖着。能解决却不解决这就已经是严重地失职了,那发现问题自己不知道怎么解决,为什么不询问?为什么不向上面汇报、寻求?怕丢人,怕挨对付啊?怕上面撤换你啊?这不还是注重地位,丝毫不维护神家工作吗?有这种心态怎么能尽好本分呢?

一个带领工人无论作多大的工作或者多小的工作,无论是什么性质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应该掌握、了解自己工作范围内各项工作的现状,得时时跟进,时时过问。不说每一天都过问,最起码一个礼拜得过问两次,到现场去看一看,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了,有没有难处,有没有跟上面的要求不相符的地方,涉及业务方面的工作有没有违背原则或者找不到原则的,有没有打岔搅扰的问题,少不少什么设备,缺不缺业务方面的教材,这些都得隔三岔五地去问一问。问这些事得花多长时间?如果你一直在跟进,对你负责范围内的工作了如指掌,那顶多半个小时左右就了解到现状了。工作范围内有多少人员,需要的工作器材少不少,这些都了然于心,张口就说出来了。谁素质好、有培养价值心里也有数,该怎么培养、怎样训练也有路途,工作中哪类问题、哪类难处也知道怎样解决,工作怎样发展、前景如何也有自己的想法、建议,这些事闭着眼睛都能说清楚,不用现打听,了解得特别清楚,都在心里记着,这是不是就尽到责任了?这些事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时时在心里揣摩,隔三岔五就到现场去看一看,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然后提出一些建议,和大家在一起互相交通,解决问题,这是不是在作实际工作?(是。)假带领会不会这么作?假带领只会伪装带领,一点实际工作都不作,一天还挺忙。人问他在忙什么,他说,“我们住的地方缺几个坐垫,我出去买了,大半天就过去了”。问他还忙什么了,他说,“接待家缺一把笤帚,那天我帮着去买了。那天剧组说需要做一件什么颜色的服装,布料不够了,我跟着去买了。这些事不少,什么都得我亲自办。还有一次我们住的地方没菜吃了,做饭的人还不能离开,没办法我就得出去买,顺便买了几袋白面”。他还真是挺忙的,这是不是不务正业啊?职责范围内的事一点儿都不上心,一丁点儿负担都没有,就想混。本身素质挺差,眼瞎、心瞎问题就够严重了,还没有负担,找个地方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谁也看不着他的影儿,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他自己掐着时间,这个礼拜给这个小组聚个会,一上午过去了,下午休息一会儿,晚上再打个电话;下个礼拜给管事务的人再聚个会,说说事务方面的事;下下个礼拜再给负责外事的人聚个会,随便问问,“有没有什么难处啊?这段时间有没有读神话啊?跟外邦人接触有没有受辖制、受搅扰啊?”问完就完事了。这个礼拜聚一次会,下个礼拜聚一次会,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他作什么工作了?虽然给每个组都轮班聚了一次会,但是每个组工作业务范围内的事他一丁点儿都不知道,也不了解,他不去看、不去问,更不到现场参与工作,也不具体指导工作。他不参与、不指导也不跟进,但是有几样事他是按时按点的,吃饭按时,睡觉按时,聚会也按时,生活倒是挺有规律,保养得不错,但工作作得不怎么样。

有些带领就专门管厨房的事,“今天吃什么啊?蛋还有没有了?肉还剩多少?能吃几天啊?过年能不能吃顿饺子啊?晚上吃宵夜,面条够不够啊?青菜还有没有了?要是没有的话我去采买点”。他把厨房看得挺紧,没事就到厨房溜一圈,总惦记吃点鱼、吃点肉,吃得心安理得。各组的人工作都特别忙,尤其是在外面干活的人,风吹日晒雨淋的,可这个带领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自从当上带领之后不但没晒黑、没变瘦,反倒变白变漂亮了。他每天都做什么呢?给自己定的计划挺满,日子过得挺充实,可是一样实际工作都没有参与,心里也不觉得有愧。到现在有一些假带领都没有担过任何一样实质性的工作,也没具体辅导过任何一样实质性的工作。他从上面接到工作、任务之后,觉得这工作好作,就交代几个人去做,没自己的事了,一天的工作就作完了,之后多长时间也不过问,就等着吃现成的。任何的实际工作都不参与,这叫带领吗?等到上面问起上次交代的事做得怎么样了,他说别人在做。别人在做,那你做什么呢?不是交代给你了吗?怎么成了别人在做呢?交代给你了应该是你的责任,你如果需要助手,可以找几个相关人员帮助你做,但这个责任是你的,你应该担负起作这项具体工作的责任,这项具体工作应该由你来指挥,来具体操作。假带领连这点工作都作不到,他当带领就是当甩手掌柜,当太上皇,这是不是官僚啊?什么工作都不参与,能不能对工作的现状掌握、了解啊?工作的现状都不知道,那工作当中出现什么问题,该怎么做,他能不能知道?这些都不知道,这个带领是不是就废了?什么工作都不参与,那肯定什么都不知道,那这个带领是不是就是个摆设啊?是不是假带领啊?这就是典型的假带领。作什么工作光动动嘴,不伸手,那他的手是做什么用的?没事手往身后一背,溜达着视察来了。看哪个地方不合适,伸出一个手指比划比划就完事了,工作就算作完了,之后就到一边躲清闲去了。他就这么做带领,还活得心安理得,每一天都过得那么滋润,什么时候见面都是乐呵呵的,真能笑得出来啊。为什么能笑得出来?我发现一个事实,这类人脸皮厚,他接了带领这个本分之后,什么实际工作都不参与,任何工作重地都看不到他的影子,哪项工作怎么样了心里都没数,谁问他都不清楚,他还觉得自己当带领当得很称职,很好,很合格。对工作不上火也不着急,没事帮着厨房择菜,这就算干活,就算出力了。上面无论怎么揭露假带领,他心里都不难过,也不对号入座,也没有任何的反省、悔改。这类人是不是厚颜无耻啊?要脸的人能不能这么做人呢?(不能。)

一般人一听揭露假带领的各种表现,对号入座时多多少少能对上点儿,脸就发烧,坐不住了,内心就不安了,觉得亏欠神,就暗暗下决心,说:“以前工作没作好,一问三不知,没尽到责任,贪享肉体安逸,没作实际工作,总想逃避,总伪装,怕人看透实底之后带领的面子没了,地位、名望也都没了,怕自己这个带领的位子保不住。现在一看那么做可耻,不能再那么做了,得来点真格的,得下功夫,再不这么做说不过去,良心有控告啊!”这样的假带领还有点人性,有点良心,最起码他良心有知觉,听到我这么揭露之后对上号了,他就难过,反省反省,“自己确实没作什么实际工作,没解决什么实际问题,有愧神的托付,有愧带领的头衔。那怎么办啊?得弥补啊,以后得头拱地地解决实际问题,参与每项具体的工作与工作中的具体项目,别躲,别伪装,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神鉴察人心肺腑,神知道人半斤八两,不管做得好孬,尽心最重要,要是这点都做不到还叫人吗?”这叫有良心。没良心的人你怎么揭露他,他脸不红心不跳,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对上号了也觉得无所谓,“反正没点名,怕什么?我素质好,早晚是人才,神家缺了我不行。我不作实际工作怎么了?我自己不做,我找人做不就完事了吗?反正你让我做的每样活儿,不管安排谁做,我都给你完成了,我这叫素质好,会干轻巧活,以后该怎么混还怎么混,该怎么享受还怎么享受。”不管怎么解剖、揭露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人家还是照样,什么知觉都没有,“别人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愿意怎么看就怎么看,我就不作。”这类假带领有没有良心?(没有。)揭露假带领的各种表现,这是第四次交通了,有点良心的人,在我每次一揭露的时候那是如坐针毡,觉得自己没作好工作,心里不踏实,暗暗下决心赶紧悔改、扭转,而没有良心的人脸皮特别厚,什么知觉都没有,你交通你的,人家的日子照常过,该怎么享受还怎么享受。你问他:“有的人管福音队,有的人管翻译组,有的人管影视工作,你作什么工作呢?”他说:“我虽然没作什么具体的工作,但是我管他们,管全盘,什么工作我都管。”“那在他们管具体业务的同时你在干什么呢?”“我在聚会。”“你一个月能聚几次会啊?”“最起码一个月聚一次大会,半个月聚一次小会。”“你作什么具体工作呢?”“聚会都这么忙了,还作什么具体工作啊?再说我管的范围那么大,没工夫作。”这假带领还满有理,人家这带领当得真稳当呢!不管怎么揭露、对付,人家一点儿都不难过。要是让我做一项具体的事,比如说做饭,五个人吃饭,我做了四个半人的量,没给做够,我心里都觉得难受,没让人吃饱有愧啊,就得琢磨怎么补偿,下回做饭得算好了,得让人人都吃饱。要是有人说菜咸了,我心里也难受,我得问问他是哪个菜咸了,他平时吃的口味比这个淡多少,再问问其他人觉得咸不咸。之后再做时就得琢磨咸淡了,虽然众口难调,但是也得想方设法把自己该做的这个事做好。这叫尽责任,这是人该有的理智。你总要尽好自己的责任,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不管谁说了不同意见,你听完之后觉得是自己的不对,心里就难受,那你就得多做,就得受苦。假带领就没有这个感觉,所以他一点苦也不用受,他听了关于揭露假带领的这些事实之后,任何的知觉都没有,照样吃得香睡得香,玩得美,小日子过得美美的,心情天天都是那么愉快,肩上没有担重担的感觉,心里没有亏欠的滋味。这是什么人啊?这类人人格有问题,没良心、没理智,人格低下。揭露假带领的各种表现这么长时间,从正面供应、说明,又从反面揭露、解剖,有一部分假带领还是不能认识自己的问题,也从来不打算反省、悔改,要是上面不卡着,让他作一项具体工作他能混则混,没什么新的打算。无论我怎么揭露,人家还是四平八稳地坐在那儿,什么知觉都没有,这是不是脸皮太厚了?这类人不适合做带领工人,他们的人格太低下了,连廉耻都不懂啊!正常的人别说被针对性地揭露了,就是平时听到谁说点有关自己的缺点、毛病,或者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不合格、不合适的地方,心里都过不去,都不是滋味,觉得脸上挂不住,就琢磨怎么改变,怎么纠正。而这类假带领把工作作成这样还活得心安理得,不着急不上火,不管怎么揭露,他都能呆得住,找个地方躲起来,总不见他的影儿,真是厚脸皮。

一个带领真有负担,那他最起码人性里得具备一定的良心,他才能产生负担。产生负担有哪些表现呢?到弟兄姊妹中间一看,有些人消极,有些人领受偏谬,有些人浪费神家财物,有些人作工作应付糊弄,有些人尽本分调皮捣蛋,有些人尽唱高调,有些人尽拿把,一看问题太多了,另外,涉及业务方面的自己也不懂,他就琢磨怎么解决。他眼里看到的都是活儿。不当带领便罢,自从当了带领他心里就像有一把火在一直燃烧着,他看见问题自己解决不了,就着急、上火,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聚会时有些人反映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他一时没准备好,也没给解决好,过后就琢磨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祷告祷告,琢磨了两天,知道怎么解决了,就赶紧弥补。为此这两天都没睡好、没吃好。到了另一个地方一看,“很多人在忙一项工作,工作量没那么大呀,人员太多,得精简,我得赶紧召集聚会,问问都有哪些工作,这些工作有没有分摊到每个人头上”。了解之后一看,没有那么多工作,五个人至少得减三个,剩下两个人担那点工作正好,那三个人就该安排合适的工作,问题解决了。有负担的带领看哪儿都是活儿,涉及业务的,涉及真理原则的,涉及人情形的,涉及生命进入的,涉及到神心意的,还有涉及到事务的,内部事务、外部事务,除了生活琐碎事不用管,凡是神托付的与扩展工作有关的方方面面都要照看,凡是自己能察觉到的、能发现的问题都要过问、解决。自己当时解决不了的,多方寻求、打听,实在解决不了的就上报,让上面帮着解决。什么问题只要让他看到了,让他听到了,让他了解了,他就不放过,都能一一解决,就是解决不好他也用心了。什么问题他都不放过,这是不是用心?是不是尽责?(是。)而那些所谓的带领——假带领眼里没活儿,什么问题都发现不了,什么活儿也看不着,什么工作都没作。他当带领就会说“吃好喝好,好好干啊,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别应付糊弄,别调皮捣蛋,若调皮捣蛋我淘汰你”,“来,咱们聚会”,“来,咱们抠抠工作”,这就是他的“具体工作”,这就是他要作的工作。等别人把具体工作都作了,问题存在一大堆,他也不解决,也解决不了。解决不了人家还乐呵呵的,还能笑得出来,当带领当得心安理得,从来没有为自己发现的问题解决不了而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没有这样的事。

我每次到农场教会的时候都解决一些问题,每次也不是预备好要解决什么问题了才去,就是有事没事去各处转转,看看各组的工作作得怎么样了,各组的人怎么样了,召集这些负责人聊聊,问问这一段时间都作什么工作了,都有什么问题。他们提点问题,我再跟他们交通交通,多多少少解决一些问题。跟他们交通期间,时不时地就能发现一些问题。一个是带领工人作工作的问题,一个是他们负责范围内工作上的问题。另外,也帮助、辅导他们怎么作具体工作,怎么落实具体工作,到下面都作哪些工作,然后下次再跟进,问他们上次交代的工作作得怎么样了,就得督促、跟进。这样,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吆喝,用广播喇叭去宣告什么,但是这些具体工作、具体任务通过一些能作具体工作的带领工人就传达、落实下去了。一传达、落实下去,各组的工作就有秩序、有进展了,工作效率提高了,果效也好了。最后,各组的人都守住自己组内那些活儿,知道怎么做、做什么,最起码人人手里都有活儿,所做的都是按着神家要求做的,也能按照原则去做,这不就达到果效了吗?假带领会不会这么作工作?假带领一看,“上面是这么作工作的啊,召集一些人聊聊,大家都拿个小本记录,记完之后,上面的工作就作完了。上面这么作工作,那我们也这么作”,假带领就这么模仿。他模仿外表,最后实际工作一点儿都没作,让他落实的具体工作一样也没落实。我没事还到菜地、大棚去看看,问问小菜苗长多高了,现在有没有开始吃呢?或者了解一下大棚一冬天能种几茬,他们浇不浇水,多长时间浇一次,要是天冷怎么办。这些活儿不管是大是小,不管业务是高是低,你只要有心去做,具备一般素质的人都能达到。

假带领为什么就成了假带领呢?不管假带领素质高低,他不作工作,更何况有一部分假带领是素质差,不通灵。有一部分假带领也有点儿素质,就是不作实际工作,贪享肉体安逸。贪享肉体安逸的人在我这儿看,就跟猪没什么区别。猪每天吃、睡,你还心甘情愿地喂它那么多饲料,为的就是它长膘之后杀了,大家能吃上肉。如果假带领也当猪这么养着,养得挺白、挺胖,但他是个废物,什么工作也不作,那你养他干什么?是不是就该踢了?所以说,养活假带领就抵不上养活一头猪。猪虽然也什么都不干,一日三餐也白吃白喝,但是到年终吃上肉的时候,你觉得这猪有贡献,喂了它一年是挺累、挺操劳,但是这力没白出,没白下功夫,你心里觉得值。但是假带领呢,虽然有“带领”这个称呼,占着这个位子,一日三餐也没少吃,神的恩典也没少享受,最后到年终的时候,吃得又白又胖,那把你这一年尽本分的成果拿出来吧,你都作了哪些实际工作?咱不说一个月来一项大的工作汇报,哪怕是两个月、一个季度,你作了哪项大的工作?比如:一个季度做出一个好的综艺节目,让观众喜欢,愿意看;半年拍了一部有价值的、经典的电影,是在你这个带领的监督、跟进之下做出来的;十个月,你作了一项什么大的工作;到一年的时候,在你负责的范围之内哪项工作最有成果,是你这一年付代价最多、受苦最多的一项工作。你把成果拿出来,看看这一年你享受的恩典能不能换来有价值的成果,你应该心里有数。你吃神家的饭,享受神恩典这么长时间,到底都干什么了?做出点成果没有?如果一点成果没有,那你就是混日子的,就是名副其实的假带领。这样的带领该不该踢出去啊?(该。)你们遇到这样的假带领会不会分辨?能不能看出这是个假带领,是在混饭吃呢?吃得满嘴流油,却从来不见他为工作着急上火,任何一项具体工作他都不参与、不过问。即便过问也是有背景的,上面要结果了,催了,他才不得不过问,上面要是不催,他才不过问呢,尽呆着吃、玩、打扮、扯闲篇,再不就躲躲藏藏,偷着看武打片、追韩剧。他把工作一安排,“去忙吧,今天你们该作的工作我说完了,我去歇会儿,去喝口水”,结果半天没见人影。到吃饭的时候来了,咧着大嘴吃。吃完饭大家又投入工作了,他又没影儿了,去午休了。午休的理由是什么?“昨天晚上没睡好,早上又起得太早。”午休一个小时该出来干活了吧?还是没影儿,呆在屋看影片呢。人问他:“你怎么不出去干活呢?大家现在正等着你指导,等着你安排呢。”“等我干什么啊?你们自己都能做、都会做,我不在跟前你们不是照样做吗?我休息一会儿都不行?”“你那是休息吗?你那是看影片呢。”“我是学业务,我在学这个电影怎么拍。”他还找个借口。看了一部又一部,一直混到晚上吃饭才不看了。晚上大家休息了,他也跟着休息。每天都这么混,最后混到什么程度?谁看他都不顺眼,谁看他都别扭,最后大家谁也不搭理他。你们说,没有这个带领这工作大家能不能作?工作能不能进展?离了他地球转不转?(转。)大家一看,“这小子不务正业啊,不管他,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向上面反映他,没他咱们照样做。咱们自己琢磨,按照上面之前吩咐的把这几样活儿做完,向上面交账。咱们把这个不务正业的人踢一边去,不搭理他”。你们遇到这类带领会不会分辨?会不会这么做?没有假带领,你们会不会有群龙无首的感觉啊?你们会不会独立完成工作,独立完成任务?要是不会你们就危险了。那遇到这一类假带领,没事就在网上追剧,在网上跟人闲扯,你们能不能受他影响?能不能被他带跑了?说“你追剧不干活,不作具体工作,不带领我们,那我们也追剧,也在网上闲聊。带领都不做,我们一个小兵能做什么?带领都不带头,我们跟随的平信徒起什么头啊?”你们能不能受他影响?(不会。)

有些假带领好吃懒做,好逸恶劳,不想干活也不想操心,不想受累也不想担责任,就想贪享安逸,喜欢吃,喜欢玩,还懒惰。早上大家都吃完饭了他还不起床,晚上追剧追到眼睛都睁不开了,大家都睡了他也不睡。一天就是吃、玩、溜达,哪儿好玩上哪儿去,看哪部机器好玩就上手试试。有一个做饭的弟兄看不下眼了,就指责他。你们说,一个做饭的说他他能不能听?(不能。)如果我说“你得勤快点,该干的活儿得干,你是带领,无论作什么工作你得在现场,别人做八个小时,你最起码有六个半到七个小时在场,剩下的时间你处理点私事可以”,他能不能听?他也不听。所以,对于这类人我不跟他说,我就告诉决策组把他撤了,打发走,该去哪儿去哪儿,能做点什么就做什么。如果是个废物,到哪儿都想混饭吃,什么也做不了,就把他踢走,不让他尽本分,他不配尽本分,他不是人,不具备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没脸没皮。对于属于混混儿这类的假带领,看透了就直接撤,不用劝,不用给机会观察,也不用交通真理。真理他听得还少吗?要是对付修理他他能不能改啊?不能。如果是人素质差,有时候看事观点谬妄,或者是无知,看事不全面,但是他殷勤,有负担,不懒惰,这种人做事有偏差,对付修理他能改,最起码他知道带领的职责,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有良心,有责任心,他长心了。但就这类懒惰、好逸恶劳、没负担的人变不了,他没负担谁说也没用。有些人说:“那神的刑罚审判、试炼熬炼临到他,是不是就能改变他没负担这个问题了?”改不了。这事就好有一比,是狗改不了吃屎。你看谁懒,没负担,他做带领肯定是假带领。有些人说:“什么假带领啊?人家素质好、精明,能看透事,人家会算计,在世上还办过企业,当过总裁,人家知识高,阅历丰富有见识啊。”这些能不能解决他懒惰没有负担的问题?(不能。)

人太懒惰会有哪些表现、特征?第一条,他不爱动,像乌龟似的,做什么都慢慢腾腾,磨磨蹭蹭,能歇就歇着,能拖就拖。第二条,不愿意操心,谁爱操心谁操心,人家不操心,嫌操心累,他觉得太忙肉体得吃苦,总是不能按时吃饭,肉体享受不着安逸。第三条,稍累点儿就不行,心里怨气就大了,不愿意受苦付代价。第四条,做什么都没常性,没毅力,作任何工作都不能坚持到底。一时高兴图个乐呵、图个新鲜还行,如果长久地就这么坚持,起早贪黑、废寝忘食,总那么忙碌,肉体总那么累,总那么操心,精神总那么高度紧张、高度集中,心总不能闲着,时间长了就不行了。偶尔也能到田地里去视察,开始种地时挺有劲,感觉新鲜,时间长了感觉累了,就受不了苦了,一看每天都这么累,活儿还枯燥,没什么意思,不好玩,就不去了。再看看哪儿好玩,什么事好玩,就换个地方。这就是没常性。第五条,总找借口,不作具体工作。一到作具体工作需要他付代价、肉体受苦的时候就推托,找借口说自己忙,就不到现场,打发别人去,让别人代做,自己干呆着等结果。刚才交通了懒人的五大特征,你们看看身边有没有这样的假带领?懒人当上带领就是假带领,别管他素质多好,别管他有没有能力担当工作,一懒就是假带领。懒惰,不作实际工作,不参与任何一样具体的工作,对工作的现状没有丝毫的了解、掌握,只是知道点信息,知道个皮毛、大概,对于这样的带领你们能不能分辨出他就是假带领?(能分辨一点儿。)懒,做什么都没常性,一受点苦就叫苦连天,总想骂人,总想拿别人撒气,就不想做。不想做意味着什么?他作不了具体工作,他不担责任,没这个负担。没负担他能不能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啊?绝对不能。

刚才讲了“掌握、了解各项工作的现状”这方面带领工人的职责,也通过这一条揭露了假带领的一些具体表现与他们的人性、人格。再来看看关于“掌握、了解各项工作的进度”这一项。当然,工作进度与工作现状有一定的关系,关系也相对密切,如果对一项工作的现状都不能了解、掌握,那对于这项工作的进度同样也不能了解、掌握。比如:工作进度怎么样了,进展到哪一步了,人员状况如何,业务方面有没有难度,做的有没有不符合神家要求的地方,达到的果效怎么样。如果作这项工作的人员在业务方面不太熟练的话,有没有在学习,由谁来组织学习,怎么学,学什么,等等这些具体的问题就涉及到进度。

比如,诗歌这项工作是不是挺重要?一首歌曲从选择神话段落开始到这首歌曲录制成成品,这个过程需要作哪些具体的工作,这是不是涉及到进度了?那从选神话开始,如果神话选得合适,段落意思完整,而且篇幅也相对合适,要把这段神话谱上曲子,编成歌,首先就得审这段话是涉及哪方面内容的,是涉及实行的,涉及神的刑罚审判、揭示人败坏的,还是涉及到神的性情,涉及到认识神的,或者是涉及到异象方面的。审完之后,第二个步骤就得琢磨这段话适合谱哪一类的曲子,谁适合作这段话的曲子,谁擅长,平时这一类话语的曲子是谁谱的,先找对人。把这段话分配给合适的人谱曲,这是不是具体工作?(是。)那下一步该做什么?(确定曲风,看是适合作欢快的还是抒情的,把风格定一下。)这是第三步了。带领负责分配工作,如果你不懂业务,但是你得知道怎么把这些工作分配给合适的懂业务的人。比如说,这首歌适合抒情一点的风格,那在这几个编曲的人中间,看谁擅长这一类的风格。如果他们中间有两三个人都擅长,都曾作过这一类的经典的曲子,那你分给谁?这是不是有原则?这个原则怎么掌握?(分给业务相对好一些的。)这是一方面。你还得考虑什么呢?比如说,A虽然擅长,但是他有三段话还没谱完曲子,活儿已经积压了,你分给他他一时半会儿作不出来。B也擅长,手里也有一些活儿,但不太多。C刚作完一个活儿,手里正好没活儿,他的业务比A和B相对差点,但是也能作。那现在根据ABC的情况,应该把这一段话分给谁?(分给C。)就得根据人员手里活儿的情况来分配。业务能力相对强的、擅长的这一类人往往活儿多,他忙不过来,你如果都分给他,那闲着的人还得不着操练,这是不是分配不均?(是。)把这个活儿分配给现在不太忙的,也擅长,或者曾经作过、相对有经验的人,带领的活儿是不是就做完了?(不是,得跟进进度。)对了。这一段神话很重要,大家对这段话谱上曲子编成歌特别期待,期望能编成一首大作,人唱起来朗朗上口,能够流传很久。但是假带领把工作分配完之后,一问大家现在没问题,他就走了。编曲的人把这首歌编完曲子之后,后期这首曲子是否合格,谁来审核,曲风是否恰当,没人管了。编曲的人一看没人管,自己觉得差不多就录制了。大家期待的这一段神话终于谱上曲子了,但多数人唱着觉得没劲,只有少数人唱。这出现什么问题了?作的曲子不怎么样,没有风格,缺少推敲,没有擅长的、有经验的人给予一些好的建议与思路,也没有正规的审核,最后就成这样了。等录好之后带领一听,说“这歌是谁作的?怎么就录制了呢?”他问这话的时候,最起码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期间,如果是带领负责的工作,他是不是应该跟进?是不是应该及时地掌握这项工作的进度?比如曲子谱得怎么样了?基本的调有没有出来?有没有旋律啊?这首曲子的旋律、曲风跟神的话相不相符啊?相关的有经验的人有没有帮着辅导?这首曲子作完之后能不能传唱?效果怎么样啊?算不算好的曲风啊?假带领对于这一类事是一律不跟进。他不跟进有一个理由,“我也不懂啊,我看那谱子就是1234567,不懂那怎么跟进啊?没法跟进”。这是不是正当的理由?(不是。)既然不是正当的理由,那外行不懂的可不可以跟进?(可以。)应该怎么跟进?(他自己达不到也可以跟弟兄姊妹一起配搭,根据原则去审核这个曲调是否合适,能够实际地跟进这项工作,而不是撒手不管。)假带领作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喊完口号、下达完指令之后就撒手不管了,后期这项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中间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偏差、难处,他一律不过问,交代完就完事。其实,跟进这项工作的进度带领是可以作的。即使对这方面工作彻底就是外行,一点不通窍,也能作这个工作,你找通窍的、懂业务的人把关、提建议,你从他提的建议当中找到合适的原则,一样可以跟进工作。不管你通不通窍、懂不懂业务,最起码这个工作你得主持,得跟进,得询问、打听工作进展得怎么样,这些事你都得掌握,这是你的责任,是你分内的事。不跟进工作,撒手不管,这就是假带领做的事。对具体工作不作具体跟进,对具体工作的具体进度不能了解、掌握,这也是假带领的表现。

因为假带领不了解工作的进度,结果常常导致工作一再地延误。有些工作因为人不掌握原则,更没有合适的人去主持,作工作的人往往就处于消极被动、等待的状态,这就严重地影响了工作的进度。本来如果带领能够尽到责任,去主持,去推动、催促,找懂业务的人去辅导这项工作,工作的进度就会相对加快,而不是一再地延误。所以,作为一个带领,了解、掌握工作的现状很重要,当然,了解、掌握工作的进度也很有必要,因为进度涉及工作的效率,涉及工作要达到的果效。如果带领连工作进度都不掌握,那这项工作可以说多数时候进展起来是缓慢的,是被动的。多数人尽本分,如果没有一个有负担的、有工作能力的人去督促、监督、辅导,没有一些责备管教、修理对付,那多数人都是消极怠工的。带领工人及时地掌握、了解工作的进度很关键,因为人都有惰性,没有带领的辅导、督促、跟进,还有及时地了解工作的进度,人就会懈怠,就会偷懒、应付,人对待工作的这些状态会严重影响工作的进度与工作的效果。基于这些情况,带领工人应该及时地跟进每一项工作,了解人员以及工作的情况。当然,假带领对于这项工作作得是浮皮潦草,没能尽到责任。所以说,无论是从工作现状上来看,还是从工作的进度上来看,假带领都是走马观花,浮皮潦草,应付了事,唱高调,讲道理,讲空话,走形式。总体来说,假带领作工作就是这样的状态。与敌基督比起来,假带领虽然没有作明显的恶,没有故意作恶,但是就他这种对待工作的态度与恶比起来,是不是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虽然性质上不能定为恶,但是从工作果效上来看,定性为应付糊弄,没负担,对工作没有忠心,这是很恰当的。

刚才交通的是假带领不掌握、了解各项工作的现状与进度的问题。对于工作的现状与进度,假带领从来不到现场实地地去了解、跟进,去掌握具体情况,以便达到及时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改进工作当中存在的漏洞、偏差,只是对这些工作当中存在的具体内容喊喊口号,走走形式。在每一项工作的现场都看不到他们交通工作的身影,看不到他们在解决具体的问题,也看不到他们能发现工作当中存在的具体问题与偏差,当然就更谈不上能及时地解决、纠正、弥补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偏差与漏洞。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出现的种种问题。虽然假带领没有故意打岔搅扰,没有搞独立王国,也没有明显地独断专行或者与敌基督有关的一些作法和行为,不能定性为敌基督,但是假带领的人性品质与他们的种种作法,给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与拦阻,影响了工作的进度,也影响了工作的效率与果效。在假带领的工作范围之内,各种问题层出不穷,都不能得到解决。假带领无论作什么工作,他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打场子、喊口号、讲道理,就像中国农村的广播喇叭一样,把事情公布于众就完事了,他只能作点这样的工作。下面的人在做什么,做得怎么样,等等一系列的具体问题,假带领都不知道、不了解,他们也不想了解,不想插手,不想深入基层、深入工作现场去了解、掌握每一项工作的具体进度和具体的进展情况。所以假带领这一类人,他们在做带领期间虽然没有搞独立王国,没有故意打岔搅扰,但是从客观上看,他们耽误了工作,耽误了工作进度,没能起到一个带领工人该起的作用,没能尽到他们的忠心与责任,也没能将他们应该负责的工作加以辅导、督促,使工作在每一个阶段都能顺利地进展。那可不可以说假带领这一类人没有忠心、没有负担?不管他们是有意地逃避工作,还是真实作不了工作,总之,他们对神家工作所造成的影响是存在的,使工作拖沓迟迟不能进入正轨,使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迟迟不能解决,他们成了工作顺利进展的拦路虎。同时,工作范围内的人不明白真理原则,这个问题在假带领负责期间也没能得到解决。

假带领不但耽误了工作的进度,影响了工作的效率,同时还给神家的财力、物力、人力造成了极大的亏损,带来了严重的损失。有些人说:“带领工人的职责范围里还得算经济账啊?”这不是算出来的,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谁也否认不了。一项工作如果一个人一个月可以完成,那这一个月的工作量应该是一个月的花销,如果这项工作作了半年,那多出来的五个月的花销是不是损失啊?(是。)一个人多享受五个月,带来的工作效率仅仅是一个月该达到的,损失的是五个月的财力、物力与人力,这是从经济上来算。如果是从日期上来算,从效率上来算,一项工作一个人应该一个月完成,他却拖到半年,那得损失多少?就拿传福音来说,一个人一个月应该就能把一个福音对象传进来,使他根基稳定下来,再继续浇灌、跟进,到半年的时候这个人就完全定真了。但是因为带领工人玩忽职守,不注重福音工作,没负担,一直拖了半年福音对象才勉勉强强地接受,接受之后,又拖到一年才稳固下来扎下根基。那这个福音对象在生命进入上是不是受到亏损了?咱们往少了说,就算耽误了半年,这半年一个人该明白的真理,该尽的本分,等等各方面是不是就耽误不少?(是。)你如果提前半年把他传过来,那他就可以提前半年尽上本分,你就可以提前半年得一个人,多得一个助手。那半年以后与半年之前这里的差距大不大?能不能用经济来核算哪?(不能。)这就不是用经济、用钱来核算的问题了,经济核算不了。你耽误他半年明白真理,耽误他半年生命进入,使他延迟半年扎下根基,延迟半年过教会生活、尽上本分,延迟半年来到神的面前,延迟半年明白神的心意,等等,这个责任谁来负?带领能不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啊?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生命的事谁也负不起。那既然这个责任谁也负不起,作为带领的应该怎么办?四个字——竭尽全力。竭尽全力做什么呢?尽到自己的责任,自己眼睛能看到的、耳朵能听到的、脑子里能想到的,自己能力范围能做到的都尽上,这就是尽忠心、尽责任,这也是带领工人应该尽的责任。有些带领工人没拿这事当回事,他的意思是,“他没接受怨他自己,谁让他不来寻求了,他不来寻求就得不着,他活该。他不来神家尽本分,神家还省得管他饭吃呢,神家还省钱呢。没事,神的羊会听神的声音,是神的羊早晚会来到神面前的”。他一丁点儿都不着急,没有丝毫体贴神心意、体贴神负担的心,一副大大乎乎、满不在乎的神情。对于福音工作,对于任何一项涉及到神福音工作扩展的重要工作,他都不当回事,不着急不着慌的,总是一种过日子的心。不管碰到什么好人、什么关键人物,他还是按部就班地作工作,当太上皇、当官僚,就是不操心;不管多着急的活儿、多关键的活儿,他都不到现场,只是打个电话问一声,或者让人捎个信就完事了。他认为这就是作工作,真能糊弄,真能骗啊!带领工人就这么当的?他认为:“带领工人那就是官啊,官就有享受地位的特权,就有享受地位之福的优先权,就不用事事都到现场,那多没面子、多没身份哪,去个信就完事了,这就叫有范儿,有风度。传福音是个累活儿、忙活儿,谁能传谁传去,我可不受那个累。”假带领、假工人就是这样作工作的。

有些带领工人作了好几年福音队的工作,不会谈见证。你让他把神作工的异象方面的真理都跟福音对象交通一遍,他不会。人说,“那你私下里有没有下过功夫啊?”假带领就琢磨,“我下那功夫干什么?我这么高的地位,那个活儿不用我做,有的是人做”。你们说这是个什么东西?福音队的工作作了若干年,到最后谈见证的活儿都是普通弟兄姊妹去做。如果是找福音线索这样的小活儿你不做行,亲自上阵交通传福音方面的真理你都不做,那你能做什么呀?你的职责是什么?你尽到了吗?你吃老本呢?你的老本在哪儿啊?谁授权你吃老本了?甚至有些福音队负责人在别人传福音的时候都没有旁听过,他不稀罕听,懒得听,觉得太麻烦,没有那个耐性。人家是带领,人家是官,这些具体的工作人家不作,得让弟兄姊妹去作。所以,如果真碰到一些较真的、素质好的人,想明白一些具体的异象方面的真理,让带领给交通交通,他就没话了。一说让他交通,他就说,“这工作我也没作过,你们去作吧,我当你们的后盾,你们出现什么问题我帮你们补救,我支持你们。没事,别怕,有神怕什么呢?该你们上的时候你们就上,我就是负责交通实行进入方面的真理,这些工作就得你们担重担,别靠我”。每次一到关键的时候,一临到这些事的时候,他就躲起来了。知道自己没有为什么不装备啊?知道自己没有为什么敢担带领的头衔啊?什么都敢担,只要是官就行。要是没人较真,他敢担一辈子,心里也没有控告。任何一项具体的工作都作不了,你是什么带领啊?你还能尽到带领的职责吗?让你讲外语你不会,这谁都能理解。让你用母语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交通神的心意,这应该会吧?刚信三五年的不会交通,这情有可原。可有些人信神将近二十年了,居然不会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这是不是废物,是不是饭桶啊?信神多年,异象方面的真理不会交通,我听了之后都诧异。你们听了之后什么感觉?是不是不可思议啊?这几年的工作你是怎么作的呢?让你辅导音乐你不会,你说这方面业务太难了,不是一般人能懂的;让你辅导美工你不会;让你辅导影视,你说这个技术含量太高了,你作不了;让你写文章,你又说自己文化低,不会写,没操练过,这都情有可原。可福音工作这是你分内的活儿,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工作,是不是应该容易作啊?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就是把三步作工的真理交通透就行了。刚开始交通没什么经验,交通得不太好,越交通越好,说话有层次,语言精炼,说得还清晰,方式、方法都好,这是不是带领应该掌握的具体的业务工作啊?这不算赶鸭子上架吧?(不算。)可这一类假带领连这点工作都胜任不了,那你还做什么带领呢?你在那儿干什么呢?有些人说,“我这人思维浑浊,不清晰,没有什么逻辑性,不太会讲异象方面的真理”,那对于福音工作当中出现的各种漏洞、偏差,你能不能解决?能不能发现啊?你发现不了,那就谈不上解决了。假带领在负责福音工作期间,没有起到任何把关、监督的作用,就让下面的人任意发挥,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传谁就传谁,都是自由的。有的人想一出是一出,有的人虽然不是想一出是一出,但是做事没什么条理,更没什么原则,假带领看不见,也发现不了。

据说这两年福音队传进来一些穷人,这些人没有固定的收入,吃饭、生活都成问题。那怎么办呢?带领说:“既然神的心意是拯救人,那人要想蒙拯救得先吃饱饭啊。了解一下这些人的具体情况,要是真的没有米下锅,神家是不是救济救济啊?”通过了解一看,“他们的生活确实困难。要是信神的话,没有神话书籍可以给他们寄几本,没有电脑,没有电话,那他们要是尽本分怎么办啊?打听打听,看他们愿不愿意尽本分”。一打听了解到情况了,这些人现在就是没钱,要是有钱就愿意尽本分,如果有钱了,能吃饱饭了,就能出去传福音了。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就开始给这些人按工资发钱了,每个月都给,一给给了一年。这些人吃的、住的,就连网费、买设备,都是花神家的钱。给这些人发钱不是为了扩展福音工作,而是为了救济他们的生活,这合不合原则?(不合原则。)神家的规定当中,哪一条说传福音时看到穷人没有生活出路,愿意接受神的这步作工,都给救济的?有没有这一条原则?(没有。)那这个带领是根据什么原则给他们发放救济的?是看钱多没地方花了?还是看这些人太可怜?还是想指望这些人扩展福音呢?他到底是什么存心?要达到什么果效啊?一说给这些人发钱、发待遇,他忙得就欢了,他就喜欢作这类工作,又能讨好人,又能给人谋福利,又能得人心,做这类事最上心,并且得寸进尺、毫无廉耻,这是花神的钱来讨好人,收买人心。事实上,这些人都不务正业,更不愿体贴神心意,竭尽全力地传福音见证神,有些人即使传福音也是应付糊弄,毫不用心。但假带领不管这些,只要看见谁愿意尽本分,就采取照顾,给买电脑、手机,不但给设备的钱,还给住房、吃饭的钱,结果这些人尽本分也没什么果效,这些钱是不是打水漂了?这是不是慷神家的慨呢?(是。)这是不是带领工人该作的工作?(不是。)这是不是假带领啊?假带领就好假冒为善,假慈悲,假发善心。你想发善心也行,你拿自己的钱啊,他没衣服穿,你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你别花神的钱啊,神家的钱是用在扩展工作上的,不是给人发福利待遇的,更不是救济穷人的,神家不是福利院。假带领作不了实际工作,供应不了生命,只注重发放福利待遇来讨好人,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这是不是厚颜无耻的败家子啊?若发现这样的假带领,有没有人能及时地揭露、制止啊?没有人起来制止。若不是上面发现后给制止了,花神的钱给人谋福利的事就没完没了。那些穷人手是越伸越长,越要越多,贪得无厌,你给多少都不够。真心信神的人,别说自己没为神家做什么,就是做了什么,真付了代价,撇家舍业了,人家也是自己想办法解决经济问题,都不向神家伸手去要,甚至神家给都不要。这些人可倒好,没等给就想要,还要起来没够。而这个蠢货呢,还给起没完,他认为这是荣耀神,给神家脸上贴金,对神家有利。神家用得着他这么做吗?(不用。)这些是不是假带领在工作当中出现的偏差、问题啊?(是。)这是基层假带领在工作当中出现的偏差、问题。那有没有带领发现这些问题,能定性、知道这是问题啊?多数带领睁一眼闭一眼,认为“反正我也不是负责福音工作的,管那些事干嘛?也没花我的钱,我兜里的钱一分不少就行,你们愿给谁给谁,救济谁关我什么事啊?那钱也没到我腰包里”,他不管。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大有人在,有几个人能维护神家的工作呢?

现在海外的福音工作,有些国家的人能接受真理的就多一些,有些国家的人就抵触得厉害,没有多少人能接受真理的,还有些国家的人太落后了,好像够不上真理,这类地方就不能传。但是传福音的人看不出问题的实质,容易接受真理的人他不传,就硬要舍近求远,啃那些难啃的骨头。容易传的地方,已经扩展开的地方,线索比较多,他不去传,他非得要传那些最贫穷落后的地方,传那些素质最差、领受不了真理的人群,传那些宗教观念最重、最抵挡神的民族,这是不是偏差?比如说犹太教,还有一些根深蒂固的种族、宗教,他们把基督教视作仇敌,类似这样的地方根本就不能传。为什么不能传呢?你传也没用,你把所有的人力、财力、物力都搭上,三年、五年甚至十年都不见得有多大成果。鉴于这种情况怎么办?一开始不知道,可以先试试。一看这个形势,给他们传福音付很多代价,最终不见得能收到好的效果,那就调转船头,另找他人。这是不是作为带领工人该有的决策,该能看透的事啊?(是。)但这个假带领就不懂,一说到海外扩展福音了,先扩展哪儿啊?有些人说,“先扩展以色列,以色列是神第一步作工的根据地,也是神第二步作工的根据地,必须得传。不管多难啃,多难传,都得给他啃下来”。结果传了很长时间,让人痛心疾首,大失所望。这时候带领该做什么了?如果一个有素质、有头脑、有负担的带领他会说,“咱们想错了,咱们太傻了!从现在的形势上来看,这些人愚顽是咱们没想到的,这些人对神的观念想象偏谬到什么程度是咱们没想到的。咱们认为他们有根基,就应该优先听到神的福音,但是咱们想错了,他们不配。在作救赎工作的时候,神就已经放弃他们了,我们现在再回过头来去找他们,那是愚昧,是愚蠢的,咱们误解神的心意了。神都不作,我们人凭什么能做到呢?现在也试过了,对他们应该先放弃,把他们搁置到一边,先不搭理他。有愿意来寻求的,我们积极应对,没有一个寻求的,那我们也不搭理他们,我们不主动找他们”。这是不是带领该有的决策啊?(是。)那假带领能不能有这样的决策?(不能。)假带领素质差,看不透问题的实质,他就会说,“神都说了,他们是神的选民,我们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他们。他们应该占第一位,我们得先传他们,之后再传别人。神的工作要是在他们中间扩展了,那是多么大的荣耀啊!神把荣耀从以色列带到了东方,我们再把荣耀从东方带回给以色列,反馈给他们,让他们瞧瞧,神回来了”。这是不是口号啊?这符合事实吗?这是素质差的假带领说的话。那个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呢,他不搭理这些事。传福音的人被这事纠缠、困扰很久了,就是走不出来,放弃也不是,传也不是,就绊在这儿了。假带领丝毫觉察不到这是问题,一看这些人发愁,就说:“愁什么呀?咱们有真理见证,给他们传呗。”人说:“你不知道啊,现在出现问题了。”“出现问题祷告神哪,读神话解决啊!”当工作中出现大的问题需要带领出面解决时,他还在喊口号、说空话,这是不是一个带领该有的表现啊?人家问这类福音对象该不该传,他说“凡是人就该传,更何况是他们,该传就传”。他说这话你们听出问题来了吗?他知不知道这是福音工作中出现的偏差、漏洞,需要他来解决了?这个饭桶不知道,还在那儿唱高调、喊口号呢,真是个窝囊废,还觉着自己精明,有素质、有头脑呢。工作中出现这么大的漏洞、偏差他都不知道,还能谈得上解决吗?那就更谈不上了。传福音的人都愁坏了,福音工作受到影响、拦阻了,不能顺利地进展了,假带领居然丝毫察觉不到工作当中出现偏差。

多数人在工作当中出现偏差的时候,往往不知道、不知情、不觉察,还一直坚持按着错的方向去做、去持守、去继续,等事态严重了,已经酿成严重的损失,出现严重的后果了,一般人才能发现。那怎么能避免这个严重的后果呢?这就是带领的责任,带领就得及时地了解工作的现状与进度,一看,“这个工作的进度、效率不怎么样,看来是工作的方式方法有问题,这里有漏洞。我得看看,哪个环节上出现漏洞、出现问题了?现在看着这些人挺忙,怎么就没有效率呢?像福音队的工作,每天那么多人传福音、谈见证,又有那么多人配合交通,最后每个月得的人怎么就不多呢?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呢?出问题的是谁啊?这个偏差是怎么造成的?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得去各组打听打听,现在大家在做什么,传的福音对象怎么样了,传福音的方向准不准,我得核实一下”。通过咨询、交通、探讨,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偏差、漏洞逐渐地浮出水面了,发现了。发现了就不能放过它,就地把它解决了。所以说,对于工作当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偏差、漏洞,什么样的带领才能发现啊?带领得有负担,得殷勤,得参与具体工作的每一个细节,跟进、了解、掌握每一个环节,每个人都在做什么,哪项工作有几个人在作,是谁在作,这些人素质怎么样,作得好不好,工作进展得如何,效率怎么样,这些都得了解。另外,福音工作最关键的就是见证人有没有真理,说话打不打点,福音对象想了解的事他能不能洞察,会不会以唠嗑的方式交通真理。比如说,人家想了解道成肉身的意义这方面的真理,可他总讲神作工的意义,总讲什么是宗教观念,这是不是问题?人家就想了解人怎么能蒙拯救,神拯救人类的经营计划的内容是什么,这是不是应该交通三步作工的异象真理了?(是。)但是他总讲神的刑罚审判,神揭示人的败坏性情有狂妄、诡诈、邪恶这些内容。人家还没接受呢,他就跟人家讲刑罚审判,就揭露人家的败坏性情,结果人家听着就反感了,得不着想要的东西,需要解决的问题没得到解决,人家不感兴趣了,走了。这是不是见证人的问题?见证人不通灵,瞎说一气,说话不打点,根本就不了解对方需要什么。

比如说,有一个珠宝店的服务员,他看到一个客户进来看珠宝,他不先了解人家需要什么,需要什么价位的东西,喜欢什么,就直接拿出一个三克拉的大钻戒让人看,人家瞧都没瞧。接着,他又拿出一个18K的小戒指,人家又没搭理。这个服务员一看,“给你贵的你也不要,给你便宜的你也不要,那你要什么?”人家说:“有没有一圈都是彩钻,每一颗彩钻都是一克拉的项链?”服务员说有,然后拿出一个铂金项链,上面镶着一颗玉,说“你看这颗怎么样?这不就是带彩的嘛,绿色的,多新鲜啊!”那个人强调一遍说要彩钻,服务员又拿出一个镶红宝石的铂金小项链,连一克拉都不到,说“你看这个怎么样?也是彩的,满不满意?”客户能满意吗?他就没明白人家要什么。那明白人应该怎么做?“你要什么颜色的,哪个级别的彩钻?没有一克拉的,零点五克拉的行不行?一圈只有一半彩钻的行不行?一圈只镶一颗彩钻的行不行?”精明的服务员会这么问,会想办法留住他。那咱们说的这个服务员算不算精明?(不算。)他拿出来的东西没有一样符合这个顾客的需求。那要是老板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一看店里来了个大客户,这是个富豪啊,赶紧让服务员倒咖啡、拿点心,说“先生,彩钻我们有,那东西金贵,不在柜台上,你里面请”,直接就把客户请到VIP包间里去了,好吃好喝招待着。这个老板会做生意,最后不但卖掉一套彩钻项链,还卖了彩钻戒指、彩钻耳环。这个客户不但花了钱,留了电话,心里还想:“这老板真是聪明人,会做买卖,以后我还到这里买。”通常这种店的销售员是挣佣金的,那这份佣金这个小销售员能不能挣着啊?(挣不着。)他没那个本事,没那个头脑,人家客户那么强调他都听不懂,眼瞅着到手的钱他都挣不到,这是个废物啊!那精明的老板一看就知道这个客户是要好东西,赶紧好吃好喝招待着,不但把钱挣去了,以后这个客户的消费有可能都留在这儿。这就叫有素质,会看事。

回到咱们刚才说的话题,假带领要是碰着这种小服务员式的废物,能不能发现这是问题?(不能。)他懒得参与传福音的具体工作,也不能发现这里的问题,所以下面的人在工作当中无论出现多大的问题,他都听之任之,让其自由地发挥,顺其自然,最后不知漏掉了多少福音对象。所以,同样一个人,接受福音之前就有三五拨人给他传过福音。有的人接受以后就说,“三年前就有人给我传过福音,我也不是不想接受,也不是相信反面宣传,就是传福音的那个人太浑了,我问的问题他一句也答不上来,我想了解的情况他就是不说,就说些没用的”,结果人家带着失望离开了。三年后,他自己通过在网上考察,再具体地与人接触、交通,心里存在的具体问题都一一得到解决,彻底明白了,最后接受了。三年之后才接受,这就不得不说与传福音人员有直接的关系,传福音的人业务不精通导致延误有些人晚接受三五年或者更长时间,也不得不说作这项工作的带领有辅导不力、督察不力的责任。如果带领工人作工作再具体一点,再负责任一点,再多一点忠心、多一点负担,这些被延误的福音对象就有可能在三五年之前或者更早的时间来到神家,听到神的声音,明白神的心意,接受神的拯救。就是因为假带领失于跟进,失于督察,失于解决问题,因为他们的严重失职,导致了很多工作的延误。当然,这也是因为假带领玩忽职守,享受地位之福,享受喊口号的愉悦感,不愿意参与具体工作,从而导致各项具体工作常常存在很多问题,多长时间都不能及时地得到解决,常常存在工作当中出现偏差,多长时间之后仍然没有任何人来过问、纠正,也常常存在工作当中出现了很大的漏洞,连傻子都看出来了,带领就是眼瞎,看不着,当然更谈不到弥补这些漏洞了。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不能解决,存在的偏差不能纠正,存在的漏洞不能及时得到弥补,这样工作的效率就大打折扣,工作仅仅是在作着,但见证神的果效怎么样?能不能吸引人来考察真道?能不能让人看了之后得到益处,印象深刻?这些都达不到。而达不到的这些果效,恰恰就是因为假带领作工作失职、失误的地方太多。所以说,假带领在作各项工作的时候,其实有很多问题、偏差、漏洞需要他们去解决,去纠正,去弥补,但是因为假带领没有负担,只会做官,不作实际工作,就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甚至有些组人心涣散,人都互相拆台、互相猜忌、互相防备,甚至防备神家。面对这些情况的时候,假带领都不作任何具体的工作。工作都处于瘫痪状态了,要处于半解散的状态了,假带领心里一丁点儿都不难受,还是提不起劲来作具体的工作,就等着上面发号施令,告诉他做什么、不做什么,好像他作工作就是给上面做的,上面没作具体要求的,没作具体命令、吩咐的,他就是看到了也不做。如果上面只给一个原则,那他就更有理由不做了。假带领是什么?概括起来就是不作具体工作,不参与具体工作,发现不了具体问题,不解决具体问题,不能对具体工作作出正确的辅导、帮助、供应来规范具体的工作方向、原则,更不能积极地在具体工作上作出具体的要求,提出具体的实行方案,除了聚会、喊口号、各处溜达之外,神家所托付的工作,他该尽的职责,他一样都不作,一样也作不到,这就是假带领。

有些假带领你让他辅导文字工作,就像写剧本、写见证文章等等跟文字有关的这些具体工作,他觉得光是辅导,那就不用作具体工作了,就各处溜达,“张三,你的文章写得怎么样了?”“快了快了。”“李四,你那个剧本有没有难处啊?”“有难处,你来帮忙解决解决吧。”“你们自己商量吧,多祷告。”假带领不但不辅导、帮助弟兄姊妹,自己范围内的具体工作他也不作,活得清闲自在,没事就溜达。外表像在检查工作,其实什么问题也不解决,真是官僚啊!不过,同样都是败坏人类,外邦世界当中有的国家那个好的官员比信神的这些人强得多了,信神这些人都没有他们那股干劲,没有他们那个责任感。比如说,这次瘟疫发生之后,各国都在防疫,全世界防疫工作做得最具体、最到位、最好的国家是台湾。一个属世界的国家,一个败坏人类中的官员、政客,能把一项工作做得这么具体、到位,实在令人佩服。那具体到什么程度?比如,小区公寓大楼里的电梯按钮每小时都有专人去消毒,进大楼的每一个外人都得到前台登记,登记完之后还得检查你有没有感染,还要给你消毒,还要核实你要去的那家人是不是跟你有约。然后,他们还规定电梯内、室内多长时间进行一次消毒。这是其中一项具体工作。更具体的咱们就不说了,就说这个官员,他在防疫期间基本上天天都呆在工作岗位上,很少按时回家。有一点问题存在他都坚持不离岗、不回家,一直呆在工作岗位上,时时警惕,不放松。他每天按时召开记者招待会,随时发布信息,让民众都知道上面在做什么,上面具体传达哪些指令,要求下面怎样做,还有哪些地方感染了,这些信息都流通,都公开。防疫工作做得太具体、太好了。所以,台湾这个人口密集、人口流动特别频繁的地方感染的人数特别少。同样是当官的,这个官员如果是官僚的话,那台湾的防疫情况可能就不是现在这样了。但是就因为这个能做具体工作的人,他尽心尽责地把台湾的防疫工作做到现在这个程度,这是最大限度地尽人事啊!在信神的这些人中,我还没有发现一个这样的人呢。信神的这些人嘴上说信神,说追求真理,有这么多真理在供应着,人尽本分就这么个态度,各个带领全是假带领,跟一个外邦的官员比起来那是相差甚远,差太多了!我说,咱们什么时候能有这么一个人,不要求明白多少真理,不要求素质多高,就是凭良心做事,能尽到职责,不说别的,就是对得起你的一日三餐,对得起神给你的托付,这就行了。可是工作作到现在,我还真没发现一个这样的人。那个官员不喊大话,也不讲什么高的理论,说话特别的严谨、实在,没做的事不说,世界各国都说向台湾学习,人家也没骄傲,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这工作做得真是一个好,真体现出了人格、人性。

再看看教会的各级带领工人,多数人都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当了官之后就成了官僚,就不务正业,躲清闲,怎么安逸、怎么舒服就怎么活着,丝毫没有良心谴责,简直是不可救药!一看有些人尽本分的态度,尤其是假带领这些人对待本分的态度,这么交通真理还是无动于衷,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良心连动都不动,我一看这些人没良心,不是人啊,我就考虑还交不交通这些真理了?用不用交通得那么具体了?我用不用受这个苦了?说这些话多不多余啊?琢磨琢磨还得说,这些话虽然对于那些没有丝毫良心理智的人不起任何的作用,但对于一些真心花费,虽然素质差点,愚昧一点,但尽本分有真心、有忠心的人是有用的。有人说,解剖假带领对这些人有什么用?有用。假带领没尽到责任,但是追求真理的人会从这些话、这些事当中得着教训,得着启发,找着实行的路。生命进入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没有人扶持、供应,不把各项真理都掰开、揉碎了讲清楚,人是很软弱的,人常常是处于无助、彷徨的状态,处于消极、被动的状态。所以,很多时候我一看这些假带领就没心情跟你们交通了,但是一想到那些尽本分有忠心、能真心花费的人所吃的苦、所付的代价,我就改变主意了。不为别的,能真心花费的,尽本分能忠心的,愿意追求做听话顺服的人,哪怕只有三个五个、十个八个,哪怕只有三十个五十个,我说这些话都值。要是光为这些连丝毫良心都没有的人说话、交通,我心里觉得没什么动力,跟这些人说话心里觉得累,觉得不甘。你们多数人也不追求真理,尽本分也不付什么代价,既没有负担,也没有忠心,就走走形式,存着那么一丁点儿的盼望,你们这些人听这些话其实是偏得。你看看教会当中谁尽本分能真实地付代价,有忠心,有负担,肯实行真理,那你就是跟谁沾光,这些话是说给他们听的,你们听见了是偏得。要是你们能实行,你们就占便宜了,要是你们不能实行,其实你们也没亏什么,因为你们得的已经够多了。要是看你们多数人对待本分的态度,你们不配听这些话,为什么不配呢?你们听了也白听,这些话不管说多少,不管讲得多细,在你们那儿就是个过程,你们听得多明白也不实行。这些话应该说给哪些人听?哪些人配听?肯付代价,能真心花费,对本分、对托付有忠心的这些人配听。为什么说他们配听呢?这些人听完之后,明白点他就实行点,明白到哪儿他就实行到哪儿,他不偷奸耍滑,对待真理、对待神的要求,他有一个诚恳的态度,有一个渴慕的态度,能喜爱真理,对待真理不麻木。所以,这些人听了之后,在他们身上就起到作用了,达到果效了。

二〇二一年二月十三日

上一篇: 第五十五篇 分辨假带领(三)

下一篇: 第五十七篇 分辨假带领(五)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四十篇

为什么这样迟钝?为什么这样麻木?几次的提醒都唤不醒你们,太让我难受了,我真是不忍心,看见我的儿子是这个模样,我于心何忍?唉!我只有手把手地教你们,我的脚步在一个劲地加快,我的儿呀!快快起来和我配合,今天有谁为我真心花费?有谁能完全奉献没有丝毫怨言?你们总是这样麻木痴呆!又有几个能…

第九十六篇

我要刑罚一切从我生但又不认识我的人,来显明我的烈怒的全部,显明我的大能,显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义,绝对没有不义,没有诡诈,没有弯曲,谁若是弯曲诡诈的必定是地狱之子,必定是生在阴间的,在我一切都公开,说成必成,说立必立,无人能改变,无人能效仿,因我是独一的神自己。在即将临到的…

明白真理就当去实行

神作工说话都是为了让你们的性情有变化,他的目的不是只让你们明白或只让你们认识到就行了。作为一个有领受能力的人,在神的话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难处的,因为神的话多数都是人性语言,说得太明白了,例如神让明白什么、神让实行什么都可以知道,这是一个正常的有领受能力的人该具备的。尤其神现在的说话…

第十六篇

对人来说,神太大、太丰富、太奇妙、太令人难测了,神的话在人眼中升为至高,被人看为世上之佳作,但由于人的缺陷太多,人的头脑太“简单”,又由于人的接受能力太差,所以无论神的话说得多么明了,但人仍然是坐而不动,似乎是精神病患者一样,饿时不懂得吃,渴时不懂得喝,只是一个劲儿地大喊大叫,似…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