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篇 分辨假带领(七)

上次交通了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七条——根据各类人的人性、特长合理分配、使用各类人,达到物尽其用。这一条主要交通了三方面,是哪三方面?(一方面是根据人性合理使用各类人,另一方面是根据特长合理使用各类人,还有对于几类特殊的人该怎么对待、使用。)基本上就是这三方面。通过这三方面来看,神家使用人的原则是不是达到了物尽其用?(是。)这个原则准不准确?对人公不公平?(公平。)对于人性不健全的、二杆子这类人,他什么也干不了,一点本分也尽不上,你交给他一项工作,无论是业务方面的,还是技术方面的,或者是出力方面的,他都完不成,这类人绝对不能用,连效力都不行。这是智商方面。关于人性方面,对于人性不好,属于恶人的这类人,虽然他能作一些工作,能尽一些本分,但是因为人性太差、太恶,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会形成搅扰、打岔,得不偿失,什么也做不好,这类人也不能用,不适合尽本分。关于特长方面,在人性合格的基础上,只要具备了神家工作需要的各方面特长,都可以根据所具备的特长的程度来合理地使用、分配。还交通了对于几类特殊的人应该怎么使用、分配。第一类是犹大一类的人,这类人特别胆怯。从他胆怯的表现上来看,不出事都是很危险的人物,要是出了事百分之百就是犹大。还有类似不信派的一类人,我们称他们为教友。这类人心里好像相信有老天爷,但是到底有没有神不知道,神在哪儿不知道,神到底是不是作了新的工作不知道,常常怀疑神的存在,他不是真实信神、跟随神的人。所以这类人也不能用,不适合在神家尽本分。真信的人都不见得能做到合格地尽本分,何况一个不信派、一个教友呢?还有一类就是被撤换的人,这类人也分了几种情况。

上次针对第七条交通的内容基本上就是这三大项,是根据这一条所提到的几方面内容来交通的,原则都交通明白了。有些人说:“虽然原则交通明白了,但是临到一些具体的事、一些特殊情况,我们还是不知道怎么运用,不知道怎么对待、使用、提拔各类人,还是发蒙的时候多。”这样的问题存不存在?(存在。)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第一要考虑神家工作的需要,第二要考虑使用一个人之后,对神家工作所造成的影响,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如果这个人人性坏,但是用他对神家的工作是利大于弊,这样的人就可以使用。如果用这个人得不偿失,用他作一项工作带来的麻烦与不良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得多少人花多长时间去弥补,不仅浪费财力、人力,还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这就是弊大于利,这样的人就不能使用了。这是考虑到用这类人给神家工作所造成的后续影响方面。另外,如果对有些人实在看不透,看不出他的人性、智商是否健全,也看不出他是否有邪灵作工,更看不透他是否是恶人,因为没有人对他特别熟悉,这种情况怎么办?就得根据他能做的给他安排合适的工作,让他尽上本分,在尽本分期间交通、观察、了解,得跟进他的情况。无论被使用的这个人是人能看透的、熟悉的,还是人看不透、不熟悉的,如果使用他尽一项本分,对于他能否胜任这个本分,结果会怎么样,所有的人都觉得是个未知数,这种情况下就得常常观察、跟进,近距离接触,了解他的近况。尤其是担任重要工作角色的人员,比如各项重要工作的负责人、各组组长、导演、传福音指挥等等,对于这些人得严加观察、审核,深入了解,这就叫跟进。有的人说:“外邦人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神家对人怎么就那么不信任呢?都是信神的人还能差到哪儿去啊?这不都是好人吗?”这话成不成立?有没有问题?(有。)深入地了解、观察,近距离接触,这个作法合不合乎原则?(合乎。)合乎哪条原则?(合乎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四条,随时掌握各项工作负责人与担负各项重要工作人员的情况,并能及时调整、撤换,避免或减少因用人不当造成的损失,保障工作有效、顺利地进展。)这根据是不错,但是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就是因为人有败坏性情。虽然人都尽上本分了,但是还没有完全达到进入真理实际,不是顺服神的人,只不过是人有好的愿望,有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追求真理的心志,但这个心志能维持多久是个未知数。这个未知数就给人带来很大的变数,人随时随地就能撂挑子,随时随地就能应付糊弄、凭己意做事,也随时随地流露败坏性情,这是常见的事。所以,基于人的这些表现,在没达到被成全之前,人都是不可靠的,言外之意就是还没有达到让神完全信赖的程度。神都不信赖你,那你是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呢?肯定不是。所以说,对待人最好的原则就是监督,观察,深入了解。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神家工作,其次是为了能够及时地对付修理,纠正人的错误,及时地供应、扶持人的各方面不足。这对人是有益处的,是为了帮助人能走上正道,尽本分能按着神的要求、按照原则去做,别打岔、别搅扰,别做无用功。这么做的目的纯属就是对人负责,对神家工作负责,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如果有的人说,“原来神家对待人是这样的原则、方式,那以后得小心点了,在神家没有安全感,处处都有人盯着,这本分不好尽啊”,这话对不对?哪类人能说这样的话?不信派、谬种、不通灵的人,他不明白真理,好说这样的话。这是对真理、对正面事物论断、定罪的话,能说这话的人不是接受真理的人。

对于神家对待人的这个原则,你们是不是都能接受?(是。)如果你能接受神家对你的观察、监督、了解,这就太好了,这有助于你能尽好本分,达到合格地尽本分,满足神的心意,这对人是有益处、有帮助的,没有丝毫的坏处。所以,人了解了这方面原则之后,是不是就不应该有任何抵触、防备的情绪了?即便有时候了解你、观察你,监督你的工作,那也不是冲你这个人去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现在尽的本分,作的任何一项工作,都不是哪个人的活计,这涉及神的工作,是关乎到神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任何一个人对你监督、观察,或者深入了解,想跟你交交心,看看你这段时间的情形怎么样,甚至有时对你态度严厉一些,有一些修理对付、管教、斥责,这都是因着对神家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所产生的,你不应该有任何负面的想法,也不应该用负面的情绪来对待。能接受人的监督、观察、了解,这代表你从心里接受神的鉴察了。如果人的监督、观察、了解你都不接受,你都能反抗,那你就能接受神的鉴察吗?神的鉴察比这个细微、深入、严厉多了,神要求的比这个具体、严谨、深入得多,人的这些你都接受不了,那你说你能接受神的鉴察,这不是一句空话吗?所以说,一个人能接受神的鉴察、神的检验,那首先得接受神家、带领工人或者弟兄姊妹对你的监督。有的人说:“我有人权,我有我的自由,我有我的工作方式,处处接受人的监督、检查,这样活得不是太窝囊了吗?那我的人权在哪儿?我的自由在哪儿啊?”这话对不对?人权、自由是不是真理?(不是。)那它比真理高还是低啊?(不能与真理相提并论。)人权、自由是人类社会相对文明、高尚的一种对待人的方式,但是在神家,神的话、真理高于一切,两者不能相提并论。所以说,在神家你无论做什么,不是根据外邦世界高的理论或者高的知识学问,而是根据神话、根据真理。那某些人说他要人权、要自由,这很显然不合乎尽本分的原则。你是在神家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在社会上打工挣钱,所以你在神家要找回人权、维护人权、维护自由,这样的说法是邪说谬论,在神家中根本就不成立。带领监督你的工作这是好事,他能监督你的工作证明他是合格的带领,是一个好带领。如果给你充分的自由、人权,你可以为所欲为、随心所欲,带领也不管,也不监督,从来不责问你,也不检查你的工作,发现问题也不吱声,对你不是哄就是商量,这是不是好的带领啊?(不是。)很显然,这个带领是在坑你,他纵容你作恶,纵容你违背原则,纵容你为所欲为,这是把你往火坑里推,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合格的带领。反之,如果他发现你工作中的问题能够及时地指责、监督或者揭露,对你的追求也能及时地给予指正、帮助、扶持、供应,在他的监督、指责、供应、帮助之下,你对待本分不对的态度改变了,一些谬妄的观点放下了,自己的想法、出于血气的东西逐渐地少了,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对的、合乎原则的说法、观点了,这对你是不是有好处啊?这益处就太大了。

神家对待每一个被使用的人的方式是监督、观察、了解,这样对待人的根据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人呢?这是不是本着对本分忠心、认真、负责的原则所产生的方式、方法?(是。)如果一个带领对他负责范围内的普通尽本分的弟兄姊妹或者是担任重要工作角色的这些人从来不监督、不观察、不深入了解,那他是不是一个对本分忠心的带领?很显然不是。那你们的带领工人、负责人有没有检查过你的工作?有没有询问过你工作的进度?有没有指导过你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对于你工作当中出现的明显的漏洞、偏差,有没有给予过指正?对你人性各方面的表现、流露,生命进入方面的追求,有没有给予过帮助、供应、扶持、对付修理?如果不仅对尽普通本分的人从来没有过辅导,而且对作重要工作的人也从来没有给予过交通、帮助、扶持,更谈不上什么监督、观察、深入了解了,没有这些表现、作法,那这个带领是不是作具体工作的人?是不是合格的带领?(不是。)有的人说:“我们的带领就是每周给我们聚两次会,交通交通神的话,祷读一下上面的交通,有时候交通一下个人的经历认识,对于我们的各方面情形,还有本分方面、个人生活方面遇到的难处,从来没有给过任何的建议,也没有任何的供应、帮助。”这个带领怎么样?如果一个带领对自己所负责范围内的人员的各方面情形还有工作都不能尽到责任,那他就不是合格的带领。他对任何人都不监督,不观察,也不了解,每每你问他,“这个人现在怎么样了?”“观察呢。”“观察多长时间了?熟没熟悉啊?”“观察一两年了,还不太熟悉。”“那个人怎么样了?”“还不太了解,反正他尽本分也能吃苦,有心志,愿意为神花费。”“这些都是表面的,他追求真理方面怎么样呢?”“还得了解这个啊?那我再了解一下。”从他说了解到有结果得等多长时间那就不知道了,是未知数。

你们的带领、负责人对你们有没有负责的态度?是不是对你们真了解了?这方面工作有没有作到位?都没作到位,都没达到对本分忠心,对工作认真负责。那达到这个容不容易?这个事不难。如果你真具备一定的素质,在你负责的范围内,你真懂业务,不是外行,你只需要做到两个字就能达到对本分忠心。哪两个字呢?用心。对事用心,对人用心,就能达到对本分忠心、负责。这两个字好不好实行?怎么实行?用心,不是用鼻子闻,不是用耳朵听,而是用心。一个人真能用心了,他眼睛看到人做什么事,有怎样的表现,对待一个事有什么样的反应,或者他耳朵听到一些人的说法、声音、论调,在他脑海里、思想里就会产生出一些想法、观点、态度,这些想法、观点、态度会让他对一个人或者一个事有深入的、具体的、准确的了解,同时会产生合适的、准确的判断与原则。人有了这些用心的表现,才是对本分忠心的表现。但你要是不用心,没这个心,那你眼睛看到什么也没反应,耳朵听到什么也没反应。所以说,一个做什么都不用心的人,眼睛、耳朵都是摆设,听而不闻,视而不见,这是没心的人。眼睛不仅仅是用来看东西、辨别方向的,耳朵也不仅仅是用来听声音的,它们都是用来接受信息、观察人事物的。如果你的眼睛从来不会观察人事物,不会观察你所看到的这些信息,耳朵也不会分辨各种声音、各种论调,不会辨识你所听到的这些信息,那你的眼睛、耳朵就是摆设,你就是睁眼瞎,眼睛一瞎,心也就瞎了。那眼睛观察事物,耳朵接受信息,都是靠什么产生态度呢?靠心。你用心了,你所接受的这些信息,不管是看到的还是听到的,你就能产生观点,就能对一个人、对一件事情产生深入的了解。但你要是不用心,你接受多少信息都没用,你就是废物,没什么用。没用的人指什么说的?就是尽本分不用心,虽然长了眼睛、耳朵,但都没什么用。没心的人不会对本分忠心,也达不到对工作有认真负责的态度。

刚才说到神家对待人的方式是监督,深入地观察、了解,目的是为了把工作作得更好、更具体,出现偏差能及时纠正。这样做是每一个人的责任,也是在实行神的话,当然也是合乎原则的。合乎什么原则呢?就是对本分忠心、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原则。这是不是真理?(是。)如果你的带领、负责人或者你身边的弟兄姊妹常常监督你、观察你,想深入了解你,同时也想帮助扶持你,你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事?是反抗、防备、抵触,还是虚心地接受呢?(虚心地接受。)虚心接受指什么说的?就是这一切从神领受,别凭血气对待。如果真有人想帮助扶持你,想对你负责任,想对你手中的工作负责任,那这不是出于撒但的,不是出于血气,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对神家工作负责的态度,是从神来的。你应该从神领受,而不是凭血气对待,用人的方式防备、抵触,这都不对,都不合原则,这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最好的接受真理的态度就是,任何对你有帮助的做法、说法、监督、观察、指正,甚至是对付修理,你都应该从神领受,别凭血气。凭血气这是出于恶者、出于撒但的,不是出于神的,不是一个人对待真理最正确的态度。

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七条就补充交通这些。那这一条是不是就彻底交通完全了,不会再有什么具体的内容了?不是,哪一条都还有很多更具体、更细节的内容,我交通的是最大方向的原则,剩下具体的细节,怎么落实,怎么实行、运用,就靠你们在经历当中去体会了。如果你们对于这些原则还是看不透,不会运用,那就在一起交通。如果在一起交通也没有结果,那就向上询问。总之,不管是对待哪类人,还是使用、提拔哪类人,都得按原则。在谁也看不透、谁也不了解的情况下,可以根据神家工作的需要先用着,别耽误事也别耽误人,这一条很关键。有些人说:“用了之后要是出事怎么办?谁负责啊?”你用一个人是把他放到荒岛上,谁也不接触吗?他周围不是还有很多作具体工作的人吗?这些事都有办法解决,就是监督、观察、了解,有条件的话近距离接触。近距离接触是什么意思?不是为了了解而了解,而是跟着一起作工作,作工作的过程就是了解的过程,一接触不就慢慢了解了吗?如果你有条件接触也不接触,光是询问,有事打电话说两句就完事了,不深入接触,想达到了解是不是就得费点劲,就得延长时间啊?所以说,带领工人作工作不能懒。那想观察、了解一个人,应该怎么做?(接触。)对吗?关键得用心哪!你们心里能装的信息就跟猴子掰玉米似的,一路走一路掰,一路掰一路丢,掰到最后就剩下一个了,白折腾一趟。你们听道听到最后,对前面交通的内容就想不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没心。)就是平时你们对于怎么进入真理,怎么能看透各类人事物,对于各类事情,各类人的本性实质的表现、流露怎么与真理结合,用真理看透这些事,你们没有任何的进入,所以这些事在你们心里就没有基础,对于涉及进入真理实际的这些事你们就总发蒙。现在你们每周还聚会、听道,要是不听道,你们心里有的那点信是不是就一点点地淡薄了,没有了?这都是危险的信号啊!你们会不会用心啊?细节我都告诉你们了,你要是真有心的话你就会用心,你要是没心的话,我怎么说你也不会。这个话题就交通到这儿。

今天交通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八条——及时反映、寻求工作中遇到的困惑、难处,针对这一条来揭露假带领的各种表现。及时反映、寻求工作中遇到的困惑、难处,这是不是一方面工作、一方面本分?(是。)带领工人在工作当中难免会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遇到一些在工作范围以外的难处不好解决,或者一些特殊的情况、原则以外的情况不知怎么处理,更或者因为带领工人的素质差,对原则掌握得不准,也难免会有一些难以解决的困惑、难处。这些困惑、难处有的是使用人的问题,有的是工作方面的问题,有的是外界环境的问题,有的是人生命进入的问题,有的是恶人打岔搅扰的问题,还有的是清除、开除人的问题,等等各种问题。对于这些问题,通常情况下神家都有具体的规定、具体的要求,或者在文字上,或者在口头上都有一些交代。在这些具体规定的范围以外,难免还有一些在文字上没提到的特殊情况。对于这些特殊情况,有些带领能按照神家要求的维护神家利益、维护弟兄姊妹的安全、维护工作畅通无阻等几项原则来处理,而且处理得很好,有些带领却处理不了。那处理不了的问题该怎么办呢?有些带领工人对工作稀里糊涂,发现不了问题,即使发现问题了,也不记录下来,也不用心解决,就听之任之,告诉弟兄姊妹,“你们自己解决吧,祷告神,在神话中找路途”,撂下几句话,他就完成任务了,也不去作工作,也不去深入了解想办法解决。解决不了的,也不想方设法向上反映、寻求。按照原则,不管是普通弟兄姊妹还是带领工人出现了问题,凡是解决不了的,涉及到工作的,涉及到大的工作原则的,都应该向上反映、寻求。如果你所遇到的困惑、难处拦阻工作的进展了,这个难处不解决,很多人手中的活儿就得停下来,不知怎么做了,工作停滞不前了,那这类困惑、难处就应该及时地、尽快地解决,越快越好,经不起耽误。你拖延一天,工作的进度就耽误一天,那不是耽误一个人的事,而是影响到很多人。所以,遇到这类困惑、难处必须得解决,解决不了这是带领工人的责任。这类事都是大事,必须及时地解决,不容拖延。

比如说,影视工作是神家所有工作中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影视组出现了一个问题,大家在剧本上出现争议了,导演认为剧本跟现实生活有出入、有差距,编剧写在文字上的东西呈现在立体空间时显得很幼稚,很不真实,就想改一改。编剧就坚决不同意,认为剧本这么写是合理的,就要求导演必须按照原来的剧本拍。而演员也有不同意见,既不同意编剧的,也不同意导演的。演员说:“导演要是坚持那样拍,我就不演。”编剧说:“导演要是改剧本的话,到时候出了事你负责,反正我们不让你改,你就不能改。”导演说:“要是让我按剧本写的去拍,到时候出错了神家追究我的责任。你要是让我拍,就得按我的意思,要是不按我的意思,那我就不拍了。”三方僵持在这儿了吧?很显然,工作没法进展下去了,这是不是困惑出现了?那到底谁的对呢?各有各的理论,各有各的说法,谁也不妥协。三方一僵持,受亏损的是谁啊?(神家工作。)神家工作受到拦阻了,不能顺利开展了,受到亏损了。你们遇到这类情况着不着急、上不上火啊?产生这样的困惑、僵局的时候,有的人着急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嘴上直起泡,“这可怎么办啊?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好顺利地拍摄,不拦阻工作呢?”你们有没有这样着急上火过?如果没有,证明你们没用过心。你要是从内心深处真着急上火了,你会为这事担心,“如果再这样争论、僵持下去的话也没有结果,这不就影响拍摄进度了吗?这事已经耽误一上午了,一分一秒也不能再耽误了。这问题找谁解决呢?”想着想着就有办法了,找带领解决。你一用心,一着急,解决问题的进度就往前赶了,时间就缩短了。及时地解决问题,这是最关键的事。你要是心里不着急呢?琢磨琢磨,“这是他们的不对,我就坚持我自己的,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吃完饭先睡会儿,反正下午也没事”,你的腿就发沉了,头也发昏了,心里就发闷、没劲了,也懈怠了。难处摆了一大堆,你不用心,还懈怠,就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了。为什么没办法?因为你没有解决问题的劲头和意愿,所以这个办法就想不出来。你心想,“好不容易出现点难处,工作停下来了,趁这个机会睡会儿,歇两天,放松放松,总那么累干什么呀?这下歇一歇谁也不能说什么了,反正我不是偷懒,不是对工作不负责任,我也想负责任,可难处在那儿摆着,谁来解决啊?不解决怎么拍啊?有难处拍不了了,不就得歇着吗?”这么大的事摆在眼前,眼看着工作不能往前进展了,后续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问题,如果通过商议需要修改剧本,还不知道得耽误多长时间。工作进度只能往前赶,不能往后拖,眼下这个问题要是不及时地解决,后续再出现问题还不知道得拖延多长时间呢。所以,你既然知道这个问题是难处,就不应该再拖延时间,得赶紧解决,这个问题解决完了之后,下一个问题再临到,再这样解决,尽量达到不耽误时间,使工作能够顺利进展,如期完成。这么做怎么样?(好。)有心的人对待临到的困惑、难处就有这样的态度,不耽误时间,不给自己找理由,不贪享肉体安逸。没心的人就会钻空子,找借口,找机会歇一歇,做什么事都慢慢腾腾,不着急不着慌,没有一丁点儿受苦付代价的心志。最后怎么样?临到一个困惑、难处,僵持了多少天,导演、演员、编剧都不反映,带领眼瞎,发现不了这是问题,即使发现是问题自己解决不了也不往上反映,等一级一级反映到上面的时候,十天半个月过去了。这十天半个月都干什么了?有没有在尽本分?没有,在吃喝玩乐,消磨时间呢。这是不是混饭吃?凡是不能及时寻求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困惑与难处的相关负责人,都是在混饭吃,混日子过,这类人简称混混儿。为什么叫混混儿呢?就是这些人尽本分没有认真、负责、严谨、积极的态度,而是应付糊弄、消极怠工,巴不得工作出现点什么难处、僵局,好找一个理由歇业、停工。

带领工人不但应该及时地解决工作中临到的困惑、难处,而且还应该及时地询问、发现工作当中的困惑与难处。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目的只有一个,维护神的工作,维护神家的工作,使每一项工作都能够顺利地进展,按照正常的工作时限顺利地完成。顺利地进展指什么?就是不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恶人、痞子等在工作中搅扰打岔、滋生麻烦,另外,能积极地带领、辅导各项工作的负责人与所有的组员能够以积极、认真、负责的态度完成分内的工作。临到困惑、难处的时候,如果本组负责人、带领解决不了,一方面,对于技术性的问题不太在行,看不透,找不准原则,另一方面,对于人在工作当中流露的败坏性情也看不透,抓不准,那应该怎么办呢?把这些问题列出来,赶紧向上反映、寻求。一方面解决工作当中涉及技术性、业务性、原则性的问题,另一方面解决人生命进入中临到的各种难处。如果你不能把困惑、难处解决掉,使工作顺利地进展,那你就应该向上反映。别光把问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完事了,或者是各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商量着,哄着,实际问题根本没有解决,这是和稀泥。如果你觉得人的办法都用尽了,实在解决不了,涉及工作当中技术性的问题你根本找不到原则,那你就赶紧向上反映、寻求,别等,别拖。除非有一种情况可以拖、可以等,因为少一样设备,在购置这个设备期间,大家就得等一等。除了这种情况以外,其他的你如果解决不了,你就应该及时向上反映、寻求。这个原则怎么样?(好。)

影视组和编剧组在拍摄的问题上是不是常常出现一些僵局?商量不到一起去,总打口水仗,各有各的道理。出现这些问题的时候,带领能不能给解决?(有时候也能解决。)你们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带领也给解决问题了,听着也合乎道理,理论上好像也成立,但究竟是不是真成立,合不合乎神家的要求,还是拿不准?(有。)遇到这种情况你们是怎么处理的?(有时候会寻求上面。)这就对了。那你们有没有这种情况,一看上面弟兄挺忙就不问了,认为理论上对就行了,管它合不合乎真理,先拍出来再说?(之前我们这方面问题比较严重,导致来回返工,给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那这情况挺严重啊。影视组出现的很多问题,归根结底其实是编剧组的责任。比如一部电影拍出来,两个半小时全是流水账,编剧是第一责任人。其次,导演有没有责任?剧本是流水账导演能不能看出来?理论上是能看出来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导演还能花好几个月时间,耗费了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把它拍完,这是什么问题?对于导演来说,你们的责任是什么?拿到剧本后一看,“这个剧本挺长,内容挺丰富,但是没中心,没主题,整个架构没有灵魂,这个剧本不能拍,得把它退回去,让编剧重改”,你们能不能做到这点?你们有没有退过剧本啊?(没有。)是看不出问题,还是不敢退啊?还是怕有人论断,说“人家写好的剧本,你一句话就给否了,就给退回去了,你这太狂妄了吧”?你们到底怕什么?能看出问题为什么没退回去过呢?(对电影工作不负责任。)对于影视组来说,除了教会带领,导演在影视组的角色就应该是负责人,就应该是拿主意、下定论的人。既然你是导演,你就应该对这个事负责到底,拿到剧本后就应该把好关。好比说,拿到一个剧本,你从头到尾审一遍,一看内容不错,有中心,有主题,是围绕一条主线展开整个故事情节的,剧本整体看着问题不大,挺好,值得拍,这个剧本就可以接了。如果这个剧本篇幅挺长,从头到尾叙述一个人的故事,没有中心,主题不突出,不知道这个剧本要表达什么,不知道导向是什么,中心思想是什么,精神内涵是什么,就是一部流水账,是一个浑剧本,这个剧本能不能接?导演在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就得把剧本退回去,并且提出建议,让编剧重新修改。如果编剧组的人说,“这不公平!我们写的剧本凭什么让他们审?凭什么让他们做主啊?神家对待人应该公平合理啊”,这种情况怎么办?导演如果能看出剧本里的问题,先别着急下决断,先跟教会带领还有影视组成员在一起交通这个事。如果大家通过这几年的拍摄经验还有对剧本的认知,一致认为这个剧本不好,不能拍,一旦拍摄,所有的人力、财力、物力都搭进去了,最终这个剧本如果不成立,损失的是神家,耽误的是所有人的时间,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应该把剧本退回去,流水账剧本绝对不拍,这是原则。如果大家一致是这样认为的,编剧就应该毫无条件地接受过来,按照影视组提的意见重新修改。如果还有不同意见,两方的组员、带领可以在一起辩论,让大家听听到底谁说的合乎真理原则。如果再三僵持不下,没有结论,就用最后一招,也就是今天交通的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八条——及时反映、寻求工作当中遇到的困惑、难处。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出现的问题就叫困惑与难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拿不定主意,说来说去有点混了,弄不清楚事情的原委,弄不清楚方向了。这时候带领工人就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职责,及时反映、寻求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困惑,争取不让这些问题拦阻工作的进度,更不让它积压在工作当中,使问题及时地得到解决。及时反映、寻求这些问题,这是不是在作工作?这是不是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啊?这是不是在用心尽本分?是不是忠心啊?(是。)这就是对本分有忠心。

带领工人主持工作,就得及时发现、解决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交通、辩论、争执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当这些问题一再地交通、辩论、争执还不能产生结果,还是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到底怎么做是对的,反而更加浑浊了,这个时候带领工人就应该担负起自己该担的责任,及时地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办法,也应该及时地观察、了解、判断事情发展的结果到底是怎样的。当发现问题还是争执不下,不能够有任何定论的时候,就应该赶紧向上反映、寻求,而不是等待,不是和稀泥,更不是拖延,不是置之不理。你们现在的带领工人是不是这样作工作的?及时地跟进、督促工作的进度,同时发现工作当中出现的各种矛盾、各种枝梢末节的问题。当发现一些重大问题时,带领工人应该都在场,对问题的原委、发展过程,参与问题的各类人,还有各类人对这类事情的观点,都应该有准确的了解,能够详细地知道这些情况,同时也要参与对这些问题的交通、辩论甚至是争执,一定要参与,参与很重要。参与有利于你判断、解决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如果你光听,不参与,总袖手旁观,总当旁听生,觉得工作当中出现的任何问题与你无关,你没有任何的观点与态度,那你明显就是假带领了。当你参与时,你就会很详细地知道工作当中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问题出在谁身上,问题的关键点在哪儿,是人的观念想象造成的,还是技术、业务方面的问题,到底是卡在哪儿了。你发现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你才能有条件去准确地判断问题的实质到底是什么,才能有相应的准确的原则去处理、解决问题。这就叫参与工作。当你参与这些工作的时候,如果发现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不是人为的,不是谁故意的,但你又很难说出这个问题的实质到底是什么,不知道怎么解决,双方争执了很长时间,或者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尽心、尽力了,就是解决不了,找不着方向,很难找到原则,工作陷入停滞状态,再作就怕出错,也怕打岔,怕造成不良后果,这个时候怎么办?带领工人最应该做的一件事情,不是再跟大家一起商讨应对措施、解决办法,而是第一时间赶紧向上面反映。从现在开始,这个工作赶紧停下来,大家有别的工作赶紧忙别的工作,没别的工作就灵修,带领工人把这项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总结、记录下来后及时向上面反映,不要拖,不要等,也不要抱侥幸心理,认为睡一觉说不定就豁然开朗了,就有灵感了,这事不常见,不容易发生。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快地向上面反映、寻求,使问题及时地、尽快地得到解决,这才是在作工作。

通过刚才所讲的内容,总结总结到底什么叫困惑、难处。困惑与难处从字面上看应该不是一码事。先解释解释“困惑”这个词。困惑,从表面上看应该是对这件事情拿不准,知道一点原则但不够透亮,不知道怎么判断、怎么辨别是合乎原则的,是准确的,有一些观点,但不确定对错,不知道该采纳哪个,最终到底怎么解决,采用怎么样的方式解决,很难下定论。总之,就是拿不准,确定不了。所以,困惑在一定程度上来看,它不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如果真没人给解决,人也有点想法,有点办法,但就是心里不那么确定,不知道这么做后果会怎样,不知道哪个解决方案能针对问题的实质,更能准确地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不会有不好的影响,不会给工作带来亏损,不知道哪个方案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给工作带来更大的利益、更大的方便,这些都确定不了,看不透。这样的问题就叫困惑。当困惑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面临难题了,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根源就是因为人看不透问题的实质,所以就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时候就需要带领工人能够及时地把问题的表面现象,把更多人的表现、观点、论调总结出来,向上面反映、寻求,以便让困惑得到解决。当困惑出现时,你不知道怎么判断是准确的,有人提出这样一个说法你觉得合理,有的人又提那样一个说法你觉得也合理,但到底哪个说法是合适的?哪个说法是问题的根源、实质?透过表面现象看问题的实质,怎么看是对的?怎么判断是准确的呢?通过判断才能解决问题,这个判断如果不是准确的,如果不是问题的根源与实质,那解决问题的方案势必要出现纰漏。所以要解决问题,判断一个事情的实质是怎样的很关键,很重要。如果带领工人临到困惑没法判断,不能得出一个准确的定论,就应该拿到带领工人的聚会中交通、解决。如果实在解决不了,可以向上面反映、寻求。总之,反映、寻求工作当中遇到的困惑,目的不是为了告状,不是没事找事,不是小题大做,而是为了解决人看不透、没法判断的问题。临到一个事没有人能拿出一个定论,把这个事情的原委说清楚,然后通过事情的原委、实质来解决这个问题,光说问题的表面现象、表面征兆,光喊口号理论,到底怎么解决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困在这儿没法开展工作,没法进展下一步,这就叫困惑。

当困惑临到的时候,有的带领工人能感觉到出现问题了,而有的带领工人却发现不了问题,这就是素质太差、麻木痴呆的人,对任何问题都没有敏感度。无论多么大的困惑摆在眼前,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就是麻木痴呆,对问题置之不理,想绕着问题走,这就是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那些具备一定素质、有工作能力的带领工人临到这样的事一看,“这是问题,我得记下来。这类事以前上面没提到过,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那做这类事的原则到底是什么呢?这类具体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呢?好像有点感性的想法,但是含糊不清,对这类事有点态度,但是光有态度不行,关键得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得把这个事拿出来大家在一起交通讨论”。通过一番交通、讨论之后,如果还是停留在原点,道理上清楚,就是不知道怎么做,没有准确的方案来落实、解决这个事,这个困惑依旧存在,那就得向上面寻求了。这时带领工人的职责就是把问题的困惑点记下来,以便到时候能够叙述清楚,讲明困惑的问题到底是什么,要寻求的到底是什么,这是带领工人该做的。

再看看“难处”这个词。从字面上看,难处在程度上比困惑的难度大。那难处到底是指什么?最简单、直接的解释就是实际存在的问题。比如说,人的素质,业务技术,身体的病痛,还有环境上、时间上的问题,等等这些实际存在的问题就叫难处。但是第八条交通的是带领工人需要及时反映、寻求工作当中遇到的困惑、难处,这里的难处就不是广义上的那些实际存在的问题,而是在工作当中遇到的不能处理的特别棘手的问题。这是哪类问题呢?就是与真理原则不太相关,即便相关,但是用真理原则来对号也很难处理,很难找到突破口,找到解决方案,这类问题就叫难处。这个难处前面是有定语的,是在工作当中遇到的难处,它比困惑的难度相对大,人在技术上很难突破,也可能达不到,或者是超越技术范围了,另外,也可能会受到环境的影响,或者受一些空间与地理位置的影响,还有一些人为造成的问题,这些都是带领工人在工作当中应该反映、寻求的难处。这类难处很多时候在一定程度上不是因为人的观点错误,不是因为人不明白原则导致的,而是一个实际存在的问题,这类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比困惑的难度要大。大在哪儿呢?当这类问题出现时,它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因素相对多一些,比如它涉及到法律,涉及到外界环境,涉及到一些人、一些事,还会涉及到教会外部的一些问题、一些事情,或者教会内部的一些人的人身安全、一些大的工作,等等。这些都是带领工人在工作当中遇到的难处。

比如在海外,无论在哪个国家,弟兄姊妹所在的教会,在教会当中所作的各项工作、业务,甚至弟兄姊妹的生活环境,都涉及到各国的居住环境、居住条件甚至各国的法律、法令,还有当地的各项规定。这些事都涉及到外交、外联、外事,相对比教会内部的人事复杂一些。复杂在哪儿?这不是你在教会里简单地说让人顺服神,听话,实行真理,忠心尽本分,明白真理按原则办事,不是说这些就能够解决的,而是要了解到这个国家方方面面的法律、政策、规定,当地的风土人情,等等。涉及这些外事的因素有很多,在这些事情上常常就会出现一些人意想不到的,或者是用教会原则很难应对的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就形成难处了。比如,在教会内部如果有些人尽本分应付糊弄,通过交通真理,通过对付修理、帮助扶持,这些问题就能得到解决,但如果对外,你能用这些原则、方式处理吗?能把问题解决吗?(不能。)那怎么办?就得用一些智慧的方式处理、应对。在处理这些外事的过程当中,神家也交代了一些原则,但不管怎么交代,还是会常常产生各种各样的难处。因为外邦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人类太黑暗、太复杂了,再加上大红龙邪恶势力的搅扰,人在处理这些外事的时候就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额外的难处产生。这些难处产生的时候,如果只给你们一条简单的原则,说“你们就顺服神的安排,一切都有神的摆布,不搭理它就行了”,这样能不能把问题解决了?(不能。)问题解决不了,所面临的就是弟兄姊妹尽本分的环境、生存的环境受到搅扰、骚扰、破坏,难处是不是产生了?那怎么办?打骂行不行?用血气行不行?这些都不行。有些人说:“那我们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行不行?”有很多事是法律解决不了的。比如说,大红龙魔爪的骚扰,法律能不能解决?外表看法律好像什么事都管,但这事它就不管,它纵容。用教会的真理原则不能解决,用法律的手段解决也无能为力,用人为的办法、用血气解决也不适合,这种情况带领工人怎么办?对于只明白点浅显的真理、明白一些字句道理的这些人,只会作教会工作的这些人,这些问题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不是难处?是不是特别棘手?你说:“我上联合国反映去,难道这世上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你说对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说理的地方,法律都不管用,它没有公正,人无论在哪儿都是凭势力。那我们不凭势力应该凭什么?有的人说,“我们凭着对神的顺服,我们凭着一颗爱神的心”,这话对不对?这是口号,是空话、废话,没用。带领工人临到这些事的时候,如果觉得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害怕自己处理得不合适给神家带来麻烦,带来什么不良的影响、后果,那这类问题对你来说就是难处。临到不能解决的难处时,你就得及时向上面反映,寻求合适的处理、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最后一招,是带领工人该做到的。

在这里我要交代给你们的,不仅是交代给带领工人的,而是交代给在座所有的人一个最重要的原则。你们无论在哪儿尽本分,配合神的作工,开展神的工作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就神自己作工作都是难上加难,这个事实是不是都看见了?虽然具体的事你们不知道,不太清楚,但是整个大环境你们都清楚。开展神的工作不是一帆风顺的,你们都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也应该有这个看见。这个既定事实在这儿摆着,那我们应该有怎样的态度对待这些事才是最正当的、最合情合理的,才是最正确的?心里胆怯害怕对不对?(不对。)既然胆怯害怕不对,那天不怕地不怕,与全世界为敌,与全世界对抗到底,逆流而上,有这种态度、这种观点对不对?(不对。)这是正常人性的理性还是血气啊?这些不对的观点都是血气,不是真实的信心。那到底有怎样的观点、态度是对的呢?我给你们列几条。第一个人应该有的观点,不管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人能全身心为神花费尽本分,这是全人类从古到今最正义的事业,我们尽本分是光明正大的,不是偷偷摸摸的,因为我们现在做的是人类中最正义的事业。这个“正义”指什么?超乎道德,超乎法律,高于人类的道德、伦理,高于人类的法律,是在造物主的带领、看顾之下做的一项事业。这是不是最正确的观点?这个观点一方面是一个确实存在的事实,另一方面也是人对自己所尽的本分一个最正确的认知。第二个人应该有的、应该认识到的观点,万事万物都由神来主宰,包括世界上的君王,还有世界上的任何势力、宗教、团体、种族,都在神手中主宰、掌管,没有一个人的命运是由自己掌管的。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的命运在神手中主宰、掌管着,谁也改变不了我们去留的方向,谁也改变不了我们的未来与归宿,就如圣经中所说的,“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垄沟的水随意流转”(箴21:1),更何况我们这小小的人的命运呢?我们所在国家的君王,他的统治、他的制度,还有这个国家的生存环境,这些对我们到底是有威胁的、有敌意的还是友好的,这一切都是神主宰,我们没什么好顾虑的,没什么好担心的。这是人该存的观点与该有的认识,也是人该具备、该明白的真理。第三个观点,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观点,无论我们生活在何地何方,生活在哪一个国家,也无论我们的能耐大小、素质高低,我们只是小小的受造之物中的一分子,我们唯一应该尽到的责任与本分就是顺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与摆布,没有其他,就这么简单。尽管我们现在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处在一个自由的环境,但是如果有一天神兴起一种敌势力来迫害我们、残害我们,我们也不应该有任何的怨言。为什么人不应该有怨言呢?为什么人没有怨言呢?因为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我们的义务、责任与本分就是顺服神所作的一切、神所摆布的一切。这个顺服是不是真理?是不是人该有的态度?(是。)如果到有一天,整个人类、整个环境对我们不利,我们要面临死亡了,我们应不应该有怨言?(不应该。)有些人说:“神带领我们来到海外的目的不是让我们不再遭受撒但的残酷迫害吗?不是为了让我们能够自由地尽上本分,呼吸自由的空气吗?那怎么还准备让我们面对死亡呢?”这么说不对。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是一种态度,是人对待神、对待神主宰的态度,是受造之物应该有的一种态度。

还有一个最关键的点是人应该认识到的。在海外虽然相对安定,也相对自由,但不免还是经常受到大红龙的骚扰。面对大红龙的骚扰,有些人就担心,“大红龙的势力太大了,能买通世界各国的一些重要人物,利用他们为其效力、办事,那我们逃到海外仍然有危险,仍然是危在旦夕啊!这可怎么办啊?”每次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有些人就担心、害怕了,就想妥协,就想逃避,都不知道往哪儿躲了。每当这个时候有些人就感觉,“天下之大,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啊!在大红龙的权下受它迫害,在大红龙掌权的范围以外怎么还受它的干扰呢?大红龙的势力太大了,跑到天涯海角怎么还是能被它找着呢?”人不由得心惊胆战起来,不知道怎么办了。这是不是有信心的表现?这里的问题是什么?(对神没有信心。)光是对神没有信心吗?你们从内心深处有没有感觉自己低人一等啊?有没有感觉信全能神与在教会里尽本分有点偷偷摸摸的,像做贼一样?有没有感觉比宗教里的人矮三分啊?“看人家那个势力,有正规的牧师,有国家法定的大教堂,阔绰,在各国都有唱诗班,还有企业。再看看咱们,总受欺负,走到哪儿都受排挤,怎么就跟人家不一样呢?到哪儿怎么就不敢公开呢?活得怎么这么窝囊呢?尤其一上网还有那些反面宣传,人家的教会怎么不经受这些,咱们怎么总得遭受这些呢?人家信神,到哪里都敢公开说是信基督教的,咱们信全能神就不敢说,人家一问还觉得理亏,不敢吱声,总像犯了法似的,总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似的。”前段时间,有几个声称是政府官员的人问了咱们教会几个人一些问题,别人问什么这几个人就说什么,给吓坏了。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觉得信神理亏啊?是不是觉得被大红龙迫害你就无地自容了?是不是你觉得被迫流亡到海外尽本分就无颜面对祖宗、脸上没光啊?是不是觉得整个宗教界以至全人类都敌视咱们教会,你就觉得比他们矮三分,甚至比犯法了还严重、还丢人?你们有没有这些感觉?(没有。)你们表面上摇头,不想有这些想法和感觉,但是临到事的时候,人的心态,人的表现,人下意识做出来的一些举动,不由得就把人内心深处最弱的、最不愿意暴露的东西都暴露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你没有这些东西你为什么害怕呀?一个没犯法的人怕不怕警察?怕不怕法官?不怕。只有犯法的人最怕警察,只有被警察欺压惯了的中国人最怕警察,因为中共警察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所以,中国人在海外即使没犯法,一看到警察也吓得胆战心惊的,这就是被大红龙的统治吓怕了,是潜意识里流露出来的东西。你在西方身份合法,有居住权,你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没偷没抢,没杀人放火,更没有攻击政府,没犯任何的罪,你的信仰不管在宗教界引起多大的争议,有一个事实是肯定的,你的信仰是受到保护的,是合法的,是自由的,这是你应有的人权。在这个基础上,你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律,那如果有一个人自称是警察来质问你,“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出示你的证件。你从哪儿来的?你多大岁数?你信神信几年了?你家住哪儿?把你的地址告诉我”,你怎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你怎么回答?(是。)你们为什么要说“是”?是根据事实吗?还是你要尽一个公民应该尽的责任,有人问你就必须说“是”呢?还是神交代你了必须说“是”?你们的根据是什么?第二个问题,“出示你的证件。”你们出不出示?(不出示。)第三个问题,“你家住哪儿?把你的地址写下来。”写不写?(不写。)第四个问题,“你信神几年了?跟谁信的?为什么要信啊?你出国几年了?”回不回答?(不回答。)第五个问题,“你在这儿尽什么本分?你的带领是谁?”回不回答?(不回答。)为什么不回答?(没有义务告诉他。)那再回到第一个问题,问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你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是”,这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因为信仰是人的自由,警察没有权力干涉,所以我有权利不告诉他。)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呢?(因为需要先明确他到底为什么来质问我,他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他的这个质问到底合不合法。如果他问话的目的不明确,身份也不明确,我没有义务回答他的问题。)这话说得对。一开始你们都回答“是”,后来我越问你们,你们越觉得不对劲,觉得回答错了。那你们发现问题在哪儿了吗?在这事上,你们该有这样的认识:我们信神没有触犯任何的法律,我们不是犯人,我们有人权自由,不是谁都能随便审、随便问的,不是谁问话都必须得如实回答,我们没有这个义务。这话对不对?(对。)无论是谁随便审问我们都是违法的,我们必须得懂法,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这也是神选民该有的智慧。

那以后你如果临到这类事怎么办?有人问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你怎么回答,怎么应对?第一句话,“你是谁?你凭什么问我这话?我跟你熟吗?”如果他说他是某某政府机构的工作人员,你就让他把证件亮出来看看。如果他不亮,你就说,“你没有资格跟我对话,我也没有义务回答你。政府工作人员多了,我都得答对吗?政府专项工作专人管,你到底是不是管这项工作的?即使你是管这个的,我没犯法,我凭什么回答你?凭什么什么事都跟你说?你如果觉得我什么地方做错了、犯法了,你可以把证据拿出来。但是你要想让我回答你的任何问题,找我的律师去,我没有义务回答你,你也没资格问”。这个应对方式怎么样?这是不是有尊严哪?(是。)那你们刚才的表现怎么样?有没有尊严?(没有。)你们那样回答就是一个法盲。别人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最后怎么样?成犹大了。乱回答这里有一个问题,有一个原因。人在大红龙国家接受了一种教育与洗脑,认为信神的人都很无知,是下层人,是被国家迫害的人,在这个国家就应该活得没有人权、没有尊严,人自己就把自己列在下等人里了。到了西方国家之后,什么是人权,什么是尊严,什么是公民的义务,等等这些人都不懂。所以,一有人问你是干什么的,是不是信神的,你就吓得赶紧说“是”。再问,你就什么都说了,一点出息都没有。这一切是谁造成的?这就是大红龙的教育、大红龙的统治造成的。所有人的思想潜意识里都觉得:只要一信神,那在这个社会、这个人类中间就是地位最低下的人,是与社会、与人类脱节了。所以这些人没有尊严、没有人权,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愚昧、无知、没见识,人怎么欺负、怎么摆弄都行。你们就是这样一种心态,别说为神站住见证了,分分钟你就把神出卖了,分分钟就当犹大了。那怎么做是有尊严?陌生人问你话的时候该怎么面对?你先问他是谁,然后让他出示证件,这是正当的法律程序。在西方国家,警察或者任何的工作人员代表政府出去工作,跟人交往的时候都是先出示证件,你根据他的证件确认他的身份之后,再判断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如何面对他对你的要求。当然,在这事上你绝对是有选择余地的,绝对是有自主权的,你不是一个木偶。你虽然是中国人,是全能神教会中的一员,但同时你也是你所在国家中一个合法的、有身份的一员。别忘了你是有自主权的,你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奴隶、犯人,你是一个可以享受这个国家法律、人权与制度的一员。

根据我交通的这些,你们应该怎样面对一些突如其来的环境与人事上的变化,或者突如其来的一些事情的出现呢?这就是咱们第四条要交通的——不要胆怯。有些人说:“不胆怯是不是就是傻大胆啊?”不是。不胆怯就是不惧怕任何的势力,因为我们不是犯人,不是奴隶,我们是堂堂正正的神的选民,是造物主所主宰之下的堂堂正正的受造的人类。对待这事,首先不胆怯。另外,要积极地维护好我们的本分与尽本分所处的环境,同时也要用积极的态度面对各种环境与各种势力对我们的一些说法、举动,等等。积极面对,不胆怯,这个态度怎么样?(好。)这样活得有尊严,像个人,不是苟且偷生。我们来海外是尽本分,不是讨饭吃,不是混生活,我们没犯法,没给哪个国家添麻烦,更不是给哪个国家做奴隶的,我们是在神家中尽受造之物的本分的,我们自食其力,不用别人养活我们,这完全合法。

刚才咱们所说的这四条,哪一条都很关键。第一条是什么?(不管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人能全身心为神花费尽本分,这是全人类从古到今最正义的事业。我们尽本分是光明正大的,不是偷偷摸摸的,因为我们现在做的是人类中最正义的事业。)第二条。(万事万物都由神来主宰,包括世界上的君王,还有世界上的任何势力,都在神手中主宰、掌管,没有一个人的命运是由自己掌管的,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的命运在神手中主宰、掌管着,谁也改变不了我们去留的方向。我们所在国家的君王,他的统治、制度如何,这个国家的生存环境是怎样的,这些对我们到底是有威胁的、有敌意的还是友好的,这一切都是神主宰,我们没什么好顾虑、好担心的。)第三条。(无论我们身处何方,也无论我们的能耐大小、素质高低,我们只是小小的受造之物中的一分子,我们唯一应该尽到的责任与本分就是顺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与摆布。尽管我们现在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但是如果有一天神兴起一种敌势力来迫害、残害我们,我们也不应该有任何的怨言,因为我们的义务、责任与本分就是顺服神所作的一切,顺服神所摆布的一切。)第四条,对外界的一切人事物要积极面对,不胆怯。这四条是所有尽本分的人应该有的态度与认识,也是所有尽本分的人应该明白的真理。虽然这四条跟今天交通的第八条带领工人的职责关系不太大,但是既然讲到工作中的难处了,就得说说这些事,不白说。

刚才说的是在外事上临到的一些比较难处理、难协调的问题,甚至有一些问题临到时带领工人不知道问题的根源到底在哪儿,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对待这个事,不知道是冷处理还是积极主动地去找途径解决。临到这些事的时候,如果你们看不透可以向上反映,咱们共同面对,问题总会解决的。如果有些事你们看不透,我帮你们分析分析。或许别的不行,但有一点我是有把握的,咱们在海外尽本分,绝对没犯法。另外,对于各种外事,有人骚扰也好,或者有一些邪恶势力有意地搅扰、破坏也好,有些时候你们看不透,但是你们往上反映,上面给指出一些路途,问题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有些事你们看不透,觉得挺大、挺严重,但是上面给你一分析,你就知道这没什么,不用怕,什么事也没有,事情就这样冷处理了。但是就怕什么呢?就怕你们觉得临到的事是个难处,就光在心里发愁、担心,也没有应对的办法,然后也不反映、不寻求,最后事情闹大了、捂不住了才反映。结果,事情被你们这么一耽误,就失去了处理问题的最佳时机。往往在问题刚出现的时候你是占有主动权的,问题一旦拖延,发生变故,有可能主动权就不在你手里了,你就很被动,所以有的事是耽误不起的。如果有些事情刚发生的时候你觉得问题很大,一旦发展下去后果是什么你都不敢想,你也不会想,你想不到,评估不出来,那这种情况该怎么办?第一时间赶紧向上反映,反映不算错,反映多余了也不算错。有的人说,“有时候我们得想一两天,实在想不出来办法了我们再反映”,但是这一耽误就出大事了。还有的人说,“我们要是马上反映,上面能不能笑话我们像小孩啊?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连这点事也看不透,能不能对付我们啊?”对付就对付,你看不透事,你素质差,还怕挨对付啊?把问题、难处解决了,这个最关键。刚才举的这个例子在各处教会应该都有,都会出现这些难处、问题。相对教会内部的一些难处来说,外事的这些问题涉及到的后果会相对严重一些。所以在咱们教会外事、内事所存在的难处、问题中,外事算是相对大一些的。如果这些难处你们都能及时地向上反映,使这些难处得到及时的处理,基本上教会内部工作的秩序、安全会得到很大程度的保障,人生活的环境、生存的问题也会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外事这方面的难处就交通到这儿。从刚才交通的内容来看,困惑与难处这两者之间,困惑相对程度轻一些,在难度上程度浅一些,而难处对教会造成的影响、后果在程度上相对会重一些。

当然,有一些难处也涉及到人事的问题。好比说,有个人担任一项重要工作,但是他在作工中存在一些问题,你怎么跟他交通也解决不了,你看不透这个人到底还能不能用,通过观察、通过多次交通都没有结果。这个人在工作上虽然没有耽误什么,但你心里总是觉得不踏实,或者是有一种说不清的问题,临到这事你该怎么办?如果解决不了可以向上反映,或者拿到带领工人的聚会当中交通、解剖、分析这个事。总之,不管你在工作中遇到的是困惑还是难处,只要它对工作、对人形成搅扰,拦阻了工作的进度与正常进展,并且这些问题出现后你不能解决,那你必须得把问题拿出来向上反映、寻求,这是带领工人的责任与义务。带领工人遇到困惑、难处的时候不是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祷读神的话,交通神的话,讲性情变化,解剖人的情形,或者对付修理人就行了,而是有很多业务上的问题,原则性的问题,人败坏性情流露的问题,还有各种人自身难处的问题,环境上的问题,人对待各种事物的态度上的问题,等等这些都需要带领工人解决。在这些问题当中,凡是带领工人解决不了的困惑与难处,一方面可以拿到带领工人的正式聚会上解剖、分析、解决,另一方面可以直接向上面反映、寻求,这就叫作工作。比如刚才我提到的有人问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你们都蒙了,一开始都回答“是”,后来有的人又说这样回答不对,有的人说不知道,总之怎么说的都有。最后带领工人也蒙了,觉得要说不是信全能神的,在人面前否认神,那神也不承认我们,但要说是,这是不是出卖呢?怎么说都不对。带领工人不知道怎么解决,下不了定义,作不了决断,所以弟兄姊妹再临到这类事的时候,还是没有正确的观点与态度,问题依旧没得到解决。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带领工人的职责就没有尽到,带领工人就失职了。失职这是能力、素质的问题,但是这样的问题出现了,你知道没解决那该怎么办?不是置之不理,不是把这件事情压下来让它冷却,让所有的人自由发挥,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是要向上反映所有人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寻求面临这类事情的时候人应该有的作法与实行的路途。最后让所有的人明白,临到这类事神的心意是什么,人应该持守的原则是什么,人应该站的立场与该有的态度是什么,然后再面临这类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做错,也没有不同的说法,而是都能有统一的实行原则与路途,这样带领工人的职责就尽到了。那刚才问你们的时候为什么都回答“是”呢?这里有一个原因,带领工人从来没给你们解决过这件事,也没交通过这件事,他认为这是小事,个人有个人的领受,想怎么领受就怎么领受,想怎么实行就怎么实行。结果一问你们,什么说法都有。那现在你们对这个事是不是有定论了?有人问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你该怎么做?第一,先问他是谁,第二,请他出示证件。如果他再问你其他的个人信息,无可奉告。即使他出示证件了也不告诉他,因为这是你的个人隐私。信神几年,谁给传的福音,都在哪儿尽过本分,信心怎么样,以后有什么打算,信神想得什么,这些东西对咱们来说太珍贵了,不能随便告诉任何一个陌生人,他没有资格打听这些重要信息。对于这一类问题,如果带领工人解决不了就应该及时向上面反映、寻求,讨教合适的说法,上面不会笑话你,顶多说你太愚昧了。不管怎样,能把问题解决了是最好的。

今天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八条——及时反映、寻求工作中遇到的困惑与难处,主要交通了什么是困惑、难处,还有带领工人临到这些困惑、难处时应该怎样处理、解决,怎样对待这些事。今天同样没有解剖假带领在临到这些事的时候他们的表现是什么,这部分内容就放到下次交通吧。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七日

上一篇: 第五十八篇 分辨假带领(六)

下一篇: 第六十篇 分辨假带领(八)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二篇

进入新的方式,随之而来便有新的工作步骤,既进入国度,便是我的神性直接作事,步步引领,丝毫不差,绝对不会掺有人的一点意思。下面列出实际实行的路:因着都是经受苦难熬炼而得着“子民”这一称呼,又因着是在我国度中的子民,所以对子民的要求必须要严格,要高过历代以来作工的方式,不仅是“话语”…

第十一篇

作为整个人类的每一个都当接受我灵的鉴察,都当细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当观望我的奇妙作为。当国度降临在地之时,你们有何感想?当众子、子民都流归我的宝座之时,我正式开始了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也就是说,当我在地开始亲自作工之时,当审判时代进入尾声之时,我开始面向全宇说话,面向全宇释放我灵…

第十五篇

“神的显现”在众教会中间已经出现了,是那灵说话发声,他是烈火,他带着威严,他在审判;他是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羊毛,眼目如同火焰,脚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右手拿着七星,口中有两刃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人子被见证,神的自己已公开显…

第二十篇

圣灵工作在飞速向前,已把你们带入了一个崭新的境地,也就是国度生活的实际已出现在你们面前。圣灵的说话直接揭示了你内心的深奥,一幅幅画面随之出现在你们面前。凡是饥渴慕义、存心顺服的,必剩在锡安,留在新耶路撒冷,必能与我同得荣耀、尊贵,同享美福!现在有些灵界的奥秘,你们灵眼没开还未曾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