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篇 分辨假带领(十)

今天接着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第九条——按照神家要求准确地传达、下发、落实神家的各项工作安排,并加以辅导、监督、督促,检查、跟进落实的情况。上次主要交通了关于工作安排中人需要明白的各项内容以及具体的各个项目,还有带领工人最基本的职责就是传达、下发、落实工作安排。今天就工作安排下发后带领工人该怎么进行辅导、监督、督促,检查、跟进落实的具体情况再作一次具体交通。工作安排的项目与性质人明白了之后,怎么对待工作安排,怎么把工作安排按照步骤、按照上面的要求准确地落实下去,在下面准确地执行,这是带领工人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带领工人配合神家各项工作的一项重要职责。带领工人作工作的范围、神家对带领工人作工作的基本要求到底是什么,带领工人应该知道,主要是围绕各项工作安排来作工作,不是让你搞个人的经营,不是让你在下面按照自己的意思作,更不是让你自己在下面摸索着作任何的工作,当然也不是让你搞发明创造,而是让你根据神家所布置的各项工作安排具体地、细节地作工作。怎么进行具体地、细节地作工作,就是第九条里要求的,除了传达、下发、落实神家的各项工作安排以外,还得加以辅导、监督、督促,检查、跟进落实的情况,这几项就是带领工人怎样落实工作安排的细节,以及细节的实行与路途。接下来咱们一项一项地讲。

工作安排下发之后,带领工人首先要对工作安排所提出的各项要求以及各项要求的具体细节、原则进行交通、揣摩,然后找出路途,找出实行方案、落实方案来进行更细节地、更具体地落实。首先得知道工作安排要求的是什么,要作的是什么,原则是什么,是针对哪些人的,针对哪方面工作的。这是带领工人拿到工作安排后首先要做到的,而不是把工作安排随便读一读,然后给大家念一念,或者是发下去通知大家有这项工作就完事了,这只是传达、下发,这不是落实。落实的第一项具体工作是带领工人首先得对工作安排的具体内容、要求,上面对于这项工作的要求目标,还有作这项工作的意义进行了解,然后作出具体的执行、落实方案。这是第一步,这一步应该容易做到。做到第一步除了需要懂文字之外,还需要带领工人对待工作有认真负责的态度,而不是稀里糊涂,应付了事,走过程。无论这项工作安排是之前提到过的还是没提到过的,无论这项工作是人容易做到的还是有点难度的,无论是人愿意做的还是不愿意做的,等等,不管怎么样,对待一项工作安排人应该有的态度不是应付,不是走马观花,不是只读读文字、做做表面文章、喊喊口号而已,而是什么?首先得有严肃、认真、负责、严谨的态度。那是不是有了这些态度,也明白、了解工作安排的具体内容与项目就可以了,就能把工作落实好了呢?不是,这仅仅是作一项工作人应该有的一种态度而已,还代替不了落实具体工作。那有了这种态度,同时也了解了工作安排的具体内容、要求与原则之后,带领工人接下来应该做的是什么?下一步该做的就是怎样落实工作安排所提出的要求,这就是要作具体工作了。作这项工作之前,第一项要落实的工作是什么?第一项工作很重要,就是召集各级带领工人、负责人等来共同交通工作安排所要求的具体工作、任务,交通这项工作安排所提出的具体要求,然后就具体的要求作出具体的部署、方案,同时也应该征求、咨询其他同工对于各项方案的意见、建议或想法,然后大家在一起共同交通,直到大家对工作安排所提出的所有要求、原则都明白,没有疑义了,对如何落实也都清楚了,知道怎么落实、怎么实行了,这就是落实工作安排最初步的一项工作。知道怎么落实之后,落实工作安排的任务算不算完成了?不算。在交通工作安排的同时,还有一些是工作安排没有提到的,但又是这项工作涉及到的一些特殊的人、特殊的环境、特殊的背景等等一些特殊情况,作为带领工人应该想到,而且想在前面,对这些特殊情况予以特殊的交通,同时给出一些具体的方案及落实的方法,这样,当各级带领工人在落实工作安排遇到这些情况的时候知道怎么对待,应该怎么遵守原则,应该怎么处理才合乎原则。这也是一项具体的工作。这项具体工作可以说是带领工人对工作安排最初步的接触、辅导、交通、寻求、部署,然后对于一些特殊情况给出特殊的方案,这些还谈不上真正的落实,可以称为最初步的对工作安排的辅导。

在作初步的辅导这项工作时,除了对一些特殊情况给出一些特殊的方案之外,对于一些作工作比较差的、弱的带领工人应该给予特殊的、更细节的、更具体的辅导。有些人虽然在道理上对一项工作的原则以及具体的落实方案都知道了,但真正落实的时候还是不知道怎么实行。对于这些作工作比较弱的带领工人怎么对待?就应该加以细节交通。有的人说:“加以细节交通有什么用啊?找一个比他强的不就完事了吗?”难处就在这儿,有些地方找不到比他强的,大家的身量、信神的年头都差不多,尤其是素质、工作能力也都差不多。你找比他强的就得外调,但外调没有那么方便,也没有太合适的,只能是在当地矬子里拔大个把他选出来了,他作工作就是这个水平,只能达到这个标准、这个程度。对于这种情况怎么办?你就得告诉他怎么做、怎么落实,这项工作应该让谁去担任、去负责任,应该选哪几个人去做,你把这些细节都告诉他,让他去做就行了。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那里的人素质普遍都差,没有工作能力,你只能这么做工作安排才能落实下去,你如果不这么做,还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光说具体原则、具体方案,一视同仁,工作安排在他那个地方就落实不下去。你要是不管,这是不是失职?(是。)这就是带领工人的责任。有些带领工人说,“别人都行,他怎么就不行呢?他不行我就不管,那不是我的责任了,反正我的工作作到了”,这个理由成不成立?(不成立。)好比说,一个做母亲的生了三个孩子,有个孩子身体弱,总生病,她就得特殊照顾。这个孩子不想吃饭,要是任由他不吃饭,这孩子可能就活不长,那怎么办呢?做母亲的就得用点心,就得劳苦点,费点口舌,多花点时间在他身上,就得想办法让他吃。他想吃什么就给他做点,让他吃点小灶。他不愿意吃的时候就得追着喂,一直喂到十八九岁。他身体好了,像正常的成年人了,母亲就可以撒手了、放松了,不用像小时候那么喂了。一个母亲对于有特殊情况的孩子都能这么对待,能尽责任,那作为一个带领工人呢?你对待下面的弟兄姊妹连一个母亲这样的爱心都没有,那你就是不负责任。这个责任你必须得尽到,必须得考虑到一些比较薄弱的、工作能力比较差的带领工人所负责的区域与教会,对于这些教会得进行特别地辅导、关注。特别地辅导是什么?就是进行更具体地了解、具体地帮助,得多费点口舌,不能像对待正常的、有素质的人那样。当然这种情况也是在带领工人对工作范围之内的各种情况有深入了解的基础上才能达到的。

对于一些比较薄弱的教会与带领工人,要加以具体的、更细节的辅导,就得多费点口舌。如果你觉得跟他说完了他仍然没太听懂,还是不知道怎么落实,即便是外表看起来能落实了,道理上听懂了,但是真落实起来怎么样,你还是有点摸不透、拿不准、不放心,那怎么办哪?你就得亲自深入当地教会跟他一起辅导、落实这项工作,一边告诉他原则,一边按照工作安排所要求的,对所要作的工作作出具体的安排,哪个人做什么,哪些人做什么,这项工作怎么作,把这些都安排好了。在安排这些具体工作的同时,对他进行辅导、帮助,实地地教他,让他学习怎么作工作,而不是到那儿指手画脚,讲一顿道理,把人教训一顿,喊喊口号就完事了,这不是作具体工作的表现,喊口号不是带领工人的职责。等到当地的带领、负责这项工作的人以及与这项具体工作有关的人都会做了、上手了、进入正轨了,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了,这种情况下带领工人才可以离开。这是第九条提到的带领工人落实工作安排具体要作的第一项工作——辅导。第一项工作主要是什么?先进行交通,了解、理解工作安排的各项具体要求,明白、掌握工作安排的原则,然后与各级带领工人共同交通落实这项工作安排的具体方案,同时对于一些特殊情况给予具体的落实方案,最后对于一些比较薄弱的、比较差的带领工人给出更细节的、具体的帮助、指导。若是有一些更差的带领工人,如果没有人在跟前作具体的指导、帮助,这项工作他根本就落实不了,他没有工作能力,不会落实,这种情况怎么办?带领工人就要深入当地亲自参与这项工作,而不是做旁观者,不是在上面发号施令等待消息。参与的同时对教会带领或者各级负责人给予实际的指导、帮助,让他们一边学习作工作,一边学习如何落实工作,从中学习怎么掌握好原则、遵照原则落实工作。这些步骤在语言上已经说得挺清晰了,但落实起来好不好落实呢?有没有难处?有些人说:“你说得挺简单的,落实起来可不那么容易,工作安排有时候很复杂,谁知道怎么做啊。”就第一项工作,要求辅导落实工作安排的情况,有的人光交通工作安排就挺费劲,“我也没搞过具体工作,不知道从哪儿辅导啊,也不知道怎么交通啊,照原话做就行了呗,还交通什么啊,那不是走过程吗?”他不会交通,就会喊口号,“咱们大家得把这项工作落实好了啊,这是神对咱们最终的要求,咱们一定得坚守好阵地,满足神的要求,不辜负神对咱们的期望,剩下的该怎么做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这话的人是什么问题?他会不会作工作?有没有工作能力?素质够不够?(不够。)

无论临到什么事,是大事还是小事,有正常思维的人首先对这件事会在思想里思考,然后作出判断。这种判断里面有一种态度,同时也有对这件事具体该怎么实行、怎么对待、怎么处理的一个具体的方案。这个方案就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所产生出来的东西,能产生出这些方案的人都算是有正常思维的人。如果临到事,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人的思维里面没有具体的东西,思考不出具体的方案,只是有一些简单的理论性的口号,只是用口号来代替处理这件事情的一个做法或者方案,这类人有没有思维能力与思考能力?(没有。)没有思维能力的人就是素质差的人。举个例子,比如有一天你突然接到一张法院的传票,这是不是很意外、很突然?第一,你没有做犯法的事;第二,你没有上诉,也没有得知任何人告发你做什么事,你是在不知道任何情况的时候收到的。一般人临到这样的事,他心里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涉及到法律了,会有点担心,有点慌张、害怕,也会有点措手不及。马上要吃饭了,他还能不能吃得下去?有点食不下咽了,这是心理作用造成的。无论是大人物、小人物,胆大的、胆小的,成年的、未成年的,人都不愿意临到这样的事,因为这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你心里知道自己也没干什么坏事,没杀人放火,没抢没偷没坑人,也没贪污受贿,不知道怎么突然接到这样一封信。紧接着,有两种人的表现,一种人琢磨琢磨,“我堂堂男子汉,堂堂大国公民,我怕什么?现在是法制社会,我又没干坏事,没偷没抢,没坑没骗,我有什么好怕的,天塌下来有地顶着呢,到时候再说。传票怎么了?什么事临到那不是有法律吗?法律能做主,身正不怕影子斜,没事,该吃吃该喝喝,吃饭照样香,睡觉照样香”。虽然还是有点吃不下饭,但是这么一番思考自我安慰之后,勉强能吃下去了。他觉得自己没干什么坏事,没犯法,收到一封传票之后就用这样的思想、态度去对待,这是一类人。暂先不说这类人到底是什么性质,是哪类人,再看看另外一类人的表现。收到传票后,他琢磨琢磨,“我也没犯法啊,也没贪污受贿,那到底是什么事呢?因为我信神?可我信神不出名啊,我这段时间也没外出,家里也没接待什么敏感人物,说不定是谁把我举报了,这个可能性大点。但是别的还能有什么事呢?吃完饭赶紧出去找同事问问,到公司去打听打听,看看形势,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如果再不行的话就得赶紧请律师了,但是哪个律师官司打得好呢?这属于哪一类案件呢?我是不是先委托一个律师到法院问问是因为什么给我传票的,原告是谁啊?不能着急,不能乱了方寸,吃完饭第一件事赶紧把各方面东西都预备好了,先去找律师咨询。如果律师说跟信神的事有关那我就赶紧转移,另外,家里涉及信神的书籍等东西得赶紧先藏好了”。初步思考之后,虽然没有对收到传票这件事作出任何的定论与任何准确的判断,但是具体的实行方案心里已经有数了,方案一是什么,方案二是什么,不行的话该怎么做,最后应该怎么做,一步一步想得挺好,先稳住心神,心里赶紧祷告,吃完饭把行李收拾好之后赶紧去办事。这几样事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有眉目了,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不管这件事后期的结果是什么,先来看这两类人,哪个人有思考问题的能力?哪个人具备素质?(第二个人。)很显然第二个人有素质。临到事不是光有胆量、有胆识、有度量、有雄心就是有素质了,而是临到事会思考,有处理问题的能力,在思考的过程当中会作出具体的判断与具体的实施方案,这样的人就是有素质。外表看他似乎很胆小、很谨慎、很小心,一点事临到都怕得要命,把小事看得很大,但是看他后期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就证明这个人有思维能力、思考能力,有处理问题的能力。而第一个人胆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临到事就简单地一琢磨,“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天塌了有大个儿的顶着,我怕什么呀?”你看他活得滋润、有度量,但他是不是有点傻大胆、缺心眼儿啊?这类人口号喊得挺响,说的话也没错,但是他缺的是什么?(缺少正常思维、思考问题的能力。)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维表现在哪儿?临到一件事,不管是突然发生的事还是已知的事,他不会思考,不会作出判断,当然就不会有处理问题的方案与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是很明显的。这类人从外表来看,会说对的话,会喊对的口号,会讲对的道理,也会鼓舞士气,似乎有带领人的能力,但让他操作任何一件具体事情的时候,却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是个粗人、莽夫,不会思考问题,就会喊口号、讲道理。这类人不会评估这件事如果发展下去会有怎样的后果以及事态的严重性,也不会判断临到一件事到底是什么原因,不会梳理头绪,这样的人就是素质差。同样,如果带领工人拿到一项工作安排后就会读一读,在字面上做做文章、解释解释,虽然也召集人聚会交通了,也下发工作安排了,但是对于工作安排具体的要求、原则、注意事项、特殊情况等等,怎样作出具体的辅导与安排他却不知道,没方案、没想法,这就是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就是素质差。在落实工作安排的时候,带领工人所需要作的第一项工作——辅导,这项工作就不容易,不那么简单。第一项工作就考验一个带领工人是不是具备带领工人该具备的素质与工作能力。如果带领工人不具备这个素质与工作能力,那对于工作安排在文字上或者在具体落实上的辅导就都达不到了。

接下来交通“监督”这项工作。监督从字面上来看就是检查,看看哪些教会落实了这项工作,哪些教会没有落实,落实的速度、进度怎么样,哪些带领工人作实际工作了,哪些带领工人不作实际工作,是否有带领工人光把工作安排发下去而不参与具体工作。监督,这是一项具体的工作,除了监督工作安排落实的情况之外,还得看看带领工人是不是严格地按照工作安排去做的。有的带领工人拿到工作安排之后,当面说得挺好,“我们已经想好了谁做什么,谁具体负责什么”,等回家之后就没影儿了,害怕被抓躲起来了,弟兄姊妹多长时间都没见到他的面,有没有工作安排不知道,工作安排有没有落实不知道,对工作安排的要求他不着急不着慌,根本就没有落实;还有的带领工人对工作安排的一些要求有想法、有抵触、有观念,回去一落实就走样了,没按照工作安排的原意去落实,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落实了,化繁为简或者另辟蹊径,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等等这些情况都需要上级带领工人去监督。监督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将工作安排所要求的任务一点不走样地按照原则去落实。监督的时候,要是发现有不作工作的,不负责任的,落实得很缓慢的,对工作安排有抵触情绪不愿意落实的、挑拣着落实的,或者干脆就不按照工作安排落实,搞自己经营的,还有隐瞒真相欺骗弟兄姊妹,不让弟兄姊妹知道工作安排的具体要求、相关事宜与工作安排的原意,只是口头传达、按照自己的意思告诉弟兄姊妹的,等等各种情况,这些问题都需要上级带领工人去处理、解决。带领工人要是不监督,光是在上面传达、作辅导,这些问题就不能发现。所以带领工人在落实工作安排的时候,作了辅导以后,除了要一层一层往下传达以外,也要一层一层地监督工作。区带领要监督小区带领的工作,小区带领要监督各教会带领的工作,各教会带领要监督各小组的工作。监督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更好地按照工作安排的具体要求准确地去落实。所以,监督这项工作很重要。监督的时候,如果环境许可,带领工人要深入到当地,接触到具体的人去询问、观察、打听、了解、掌握工作落实的情况,同时也要了解弟兄姊妹对于作这项工作有哪些难处、想法,有没有一些认识,对于这项工作的原则有没有掌握,这都是带领工人要作的具体工作。尤其是对于那些素质比较差的,作工作不太负责任的,人性也相对差点的,没有忠心的,比较懒散的教会带领更要作督促的工作。怎么督促呢?“你们快点儿啊,上面等着我们交任务呢,这个工作是有时限的,拖拉可不行”,这么督促行不行?督促是不是催催就行了?怎么督促好啊?看到不会作的就具体辅导、帮助,给予指导,看到懒散的就得对付修理了。他会作但懒得作,对工作疲塌、拖沓,贪享肉体安逸,这种情况该对付就得对付。如果对付之后没解决问题,他的态度没有转变怎么办?先给予警告,说“这项工作很重要,你要是再以这样的态度对待的话,就把你的本分撤了换别人作。你不愿意作有人愿意作,你对本分没有忠心,你不配作这个工作。如果你胜任不了,你肉体受不了这个苦,神家可以换别人,你自己也可以提出辞职申请。如果你不辞职,还愿意作,那你就往好了作,按神家的要求和原则去作。你要是达不到,一再地拖延,对工作进度造成影响,给工作造成损失,那神家就得处理你了,你就走吧”。如果警告之后他愿意悔改,可以留用,如果再三警告之后他的态度没有任何的转变,他没有任何的悔改,还是像原来一样,就辞退不用他,问题是不是就解决了?不是看谁有一点毛病、有一点小问题就抓住小辫子不放,而是给人机会,如果人转变了,愿意悔改了,比以前好多了,这人能留用就留用。要是一再给机会,一再地交通,对付修理也不管用,警告也不管用,谁帮助也不管用,这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了,这人人性太差了,一丁点儿不接受真理,那这个本分他胜任不了,把他打发走,他不配尽本分,这事就这么处理。

在监督工作的时候,你会发现种种不同的问题。对于一些不太放心的地方就得给予特别的、长时间的监督,不是偶尔去看一下,问问情况,三言两语就解决了,这不行,有时候就得蹲点。蹲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能更深入地发现问题。有些时候不是你一去问题就出现了,而是呆两三天之后问题才逐渐地浮出水面,你就发现了。蹲点进行监督,监督不是监工,不是做资本家,不是二十四小时监视,不是对人进行看管,也不是看押。监督指什么?就是对工作进行细节地、具体地咨询、询问、了解、掌握,了解工作的进度、工作的薄弱环节,了解谁作工作负责任、谁作工作不太负责任,哪些人能胜任工作、哪些人不能胜任工作,等等。监督的时候有时需要交通,有时需要咨询,有时需要询问,有时需要跟人闲聊打听情况,当然更多的时候是需要与负责落实工作的人作正面的交通,询问工作落实的情况、难处还有临到的问题等等。监督的同时,对于哪些人做面子活、做表面文章,还有哪些人不会落实具体工作、不落实具体工作,等等这些问题都能发现,发现的同时如果能及时地解决这是最好了。监督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更好地落实工作安排,看看自己部署的工作是不是合适,有没有不周到的地方、不合原则的地方、没想到的地方,还有没有偏谬、失误的地方,等等这些问题在监督的过程当中都会发现,但你要是不作这项具体工作,在家呆着能不能发现这些问题呢?(不能。)很多问题需要到现场去寻问、去观察、去了解才能得知、掌握。在作监督这项工作时,要对一些工作进度比较缓慢的,对待工作漫不经心或者不负责任的人进行督促。怎么督促刚才说了几个步骤:指导、交通、对付修理、警告、清除。这些是不是容易做到?

督促完工作之后紧接着是检查工作。通常检查工作是针对一项工作的部署是否达到果效了,工作部署下去之后,后续工作作到哪一步了,是否完成了,完成得如何,效果怎么样,效率怎么样,作这项工作的人把工作作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发现什么具体问题,有没有什么难处,有没有不符合原则的,等等。对自己部署过的工作进行检查,这也是一项具体的、必要的工作。有些带领工人常常犯一个错误,他把工作部署完就完事了,认为“我的任务完成了,责任尽到了,反正我告诉你们怎么做了,你们知道了,答应去做了,后续做得怎么样我就不用管了,你们做完跟我汇报一声就行了”。工作部署完之后他就躲起来了,不去检查工作的进度与进展情况,也不去检查作这项工作的人是否安排得合适、恰当,多数人是怎么对待这项工作的,也不检查自己落实这项工作的方案是否得到了好的反映,这些方案是不是合适的,有没有偏谬的地方,有没有理解偏差的地方,有没有与上面的工作安排不符的地方,这些他都不去看,安排完就完事了,这就不是作具体工作。检查工作都检查什么?主要是与工作安排对照,看看是否相符,有没有超出工作安排的原则的,有没有违背工作安排的要求的,还有就是在作工作的时候有没有打岔搅扰的,有没有瞎起哄的,有没有起高调的。当然在作这项工作的同时,也是在检查自己落实这项工作安排有没有失误的地方,检查别人工作的同时也是在检查自己的工作。

对于怎样落实上面的工作安排,咱们举个具体的例子。比如,工作安排要求人写见证文章,这是一项具体的工作。这项工作涉及的面很广,是一项长期的、持续性的工作,不是一个临时的工作安排。那拿到这项工作安排之后,带领工人首先要做的是什么?根据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九条,对带领工人的要求是“辅导、监督、督促,检查、跟进落实的情况”,那带领工人首先要做的就是通知各级同工来看看这项工作安排具体要作什么工作,一看这是个单项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要求能写经历见证文章的弟兄姊妹都写经历见证,写自己的经历、自己对神话的认识,还有自己在经历神话的过程当中所产生的见证。那交通这项工作安排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就是先让人明白上面要求写的见证文章的标准是什么,要什么样的见证文章,先把要写的这类文章的具体内容、原则、范围定下来,让所有的带领工人知道。另外,对文章的篇幅、格式、题材、语言风格是什么样的都作一些具体的交通、辅导。比如文章的体裁可以按照记叙文、故事、自传、散文诗等等这些形式来写都可以。这是不是进行辅导呢?(是。)辅导之后,大家对于要写的见证文章的具体概念、定义知道了,然后再确定让哪些人写合适,哪些人有经历、有素质,先确定名额,具体哪几个人,教会带领都得心里有数,让这些能写文章的人先操练写。等写出文章以后再经过修改、审核,如果合格了,就可以作为例文,让其他还没有写的或者不知道怎么写的弟兄姊妹先阅读、参考,如果谁有什么样的经历,谁愿意写哪一类文章,能写什么样的文章,就可以让他按照那样的格式写。如果有些人不擅长写文章,就会写流水账,对这一类人该怎么办?虽然写的文章够不上标准,但也应该操练写出文章来,再通过审核、整理、修改之后,文章的内容能够得上见证文章的标准,那这样的文章就成立,不管写出的文章文笔怎么样,只要有修改的价值就可以写。还有一些文化水平不高的人,他们有一些经历见证,但是他们不会写也不会叙述,怎么办呢?他可以口述,让有文化的人帮着记录、整理,按照主人公原有的意思准确地表达出来,整理成合格的文章,这样的文章也是成立的。作这项工作初步要交通什么是见证文章、见证文章的格式,然后对各类不同文化程度、不同年龄段的人,或者是各类不同经历、不同身量的人都要作出具体的要求,给予具体的安排。不管人有没有文化,如果他有一些经历见证,要写成见证文章,对这些人该怎么安排都要给予具体的方案。当然作这项具体工作的时候,不是仅仅明白什么是见证文章,也不是仅仅明白哪些人要写见证文章,而是得更具体地安排哪些人先写出一些文章,哪些人做辅导员,哪些人审核文章,哪些人修改、整理文章,得在教会中找出作这些具体工作的人员。这样就初步对这项工作有了一个安排,在人员上、部署上有了一个步骤、方案。那有了这个方案是不是就等于把工作安排完了,工作就结束了,可以不用管了?不是,这仅仅是在这项工作安排的要求基础上作了具体的辅导,给予了具体的指导、帮助还有落实方案。接下来各地的人领了任务之后就去落实工作了,那带领工人该做什么了?就该监督工作了。监督谁呢?有没有目标?监督要有一个重点对象,不是随便抽查,该监督谁心里得有数。

比如,某某姊妹是教会带领,平常作工作懒散,好说大话,眼高手低,而且会糊弄人,口号喊得挺好,一到作工作的时候不作实际工作,雷声大雨点小,当时表态表得挺好,过后就没影儿了。这个人作工作太不可靠了,不能完全相信她,那第一步就得先去她所负责的这一片教会看看工作落实的情况怎么样。这是不是随便找一个人监督啊?(不是。)这是命中目标,有具体的监督对象。为什么监督这样的人啊?因为这类人作工作完全不可靠,他不作具体工作,不值得信赖,你若盲目相信他那就等于坑了教会,也影响了自己的工作。这类人你不能看他表面说得多好、表决心表得多好,他背后就不做实事,这样的人就是监督的对象,监督这样的人就是作一项具体的工作,你要是不监督他,他那一片的工作就有可能瘫痪。别处落实工作都能落实得八九不离十,他那儿能不能落实不好说,落实得怎么样也不好说,是不是按照工作安排落实的就更不好说了,就是这个人作工作完全不可靠,你要是相信他就等于对工作不负责任。对这样的人就得跟进、监督,跟着到他那处教会一起参与工作。如果他不愿意让你去、不欢迎你去怎么办?你说“我厚着脸皮去”,这话对不对?(不对。)那不是他的地盘,那是教会,是你工作负责的范围,你不是赖在他家混吃混喝,你是下教会作工作,这不叫厚脸皮。虽然他是带领,但神选民可不是他的,是因为他负责那一片的工作却对工作不负责任、没有忠心你才有必要去。那你去了做什么?首先,你别管他作不作工作,你先问问他教会里谁能写文章,谁平时爱写灵修笔记,谁比较注重追求真理,谁总谈自己的经历见证,谁的经历见证最多,先让他提供这些人。如果他提供某某姊妹、某某弟兄,说他们信神时间长,经常写灵修笔记,还特别注重追求真理进入实际,经常讲一些见证,弟兄姊妹挺愿意听,而且他们在神话上有看见、有亮光,临到事注重实行真理,那你就把他们找来,亲自和他们见面交通。把能写文章的人找到之后,你再问问他教会里还有没有会审核文章的,如果有,也找出一两个来。另外,教会里还有没有一些有经历见证,但就是不太会写文章,需要辅导、培养的,如果有都找出来,可以让写文章比较成熟的人帮助整理、审核。这些能整理、审核的人在教会当中都是可培养的对象,都是能落实好、能执行这项具体工作的人员。把这些人找好之后,再选出一个负责人负责落实、操作写见证文章这项具体工作,负责收集、写、整理、审核,然后将写好的文章上传。那教会带领做什么?就让他监督、跟进这些工作。有的人说:“既然有教会带领,为什么还要选负责人呢?这负责人不是选得多余吗?”多不多余?(不多余。)为什么?就因为这个教会带领不作实际工作,太不可靠,你才参与他的具体工作,才选出一个负责人来具体负责这项工作,他要是可靠的话,他接到这项工作安排之后自己就能踏踏实实地去作工作,你就不用这么监督了,选负责人不是为了架空他,而是为了达到更好的工作果效。如果你不选这个负责人,这项工作有可能就泡汤了,什么时候能完成,什么时候有成果,那就是未知数了。

实际参与这项具体工作的目的是为了这项工作安排下发之后,能在预定的时间范围之内看到落实之后的成果,但是你如果不具体地参与工作,不监督这类比较不负责任的带领与他负责的工作区域,那这个区域的工作成果可能就没有了,就总也看不着,等你再去的时候就晚了,就因为你太了解这里的情况了,知道这里的问题,你才对这里的问题作具体的处理。对于这类工作,如果作了具体的跟进、参与,把负责人与作这项工作的人都安排好了,你能不能马上离开啊?(不能。)最好是跟进一段时间,在跟进的同时,一方面可以督促、辅导教会带领去积极地配合这项工作;另一方面,对于你所安排的这些人他们作工作的情况,你也能有一个准确的了解,同时对于他们随时产生的问题也能给予及时的指正、帮助。你要是很早地离开了,等他们发现问题的时候你再来,时间就拖延太长了。总之,对这项具体工作你所要做的除了参与安排人员、指定谁做负责人之外,最好还要跟进一段时间,看看他们作这项工作期间会出现哪些问题,一方面监督教会带领有没有负到责任,另一方面看看作这项工作的人员他们作得怎么样。因为谁都没作过,对作这项工作会出现哪些问题都是未知的,所以你在参与这项工作的同时,一些未知的问题会不断地发现,当然在发现的同时也能给予及时的解决,这是最好的。跟进、蹲点,这是最好的,不要浮皮潦草地走走过程就完事了。这是对于这种特殊情况作的一些工作,给予的一些帮助、辅导。在解决完这种特殊情况,再跟进他们一段时间的工作以后,看到已经写出一些文章了,文章的类型也很多,有经历中共迫害的,有经历家庭逼迫的,还有人对流露的败坏性情是怎么认识的,人在尽本分当中所表现的各种情形是怎么解决的,等等,针对各类问题、各种题材都有了一些见证文章之后,这些见证文章也通过整理、审核,上面给予答复说这类文章可以,然后也做成视频了,工作作到这种程度就已经看到成果了。这就证明你所安排的这项工作的人员、负责人初步来看是相对合适的,接下来他们如果能自行地完成这项工作了,这种情况下你抽身离开就合适了。这样作工作对带领工人是不是也有造就啊?比你成天闭关灵修,两耳不闻窗外事是不是有收获?(是。)这样收获大,一方面学会解决实际问题了,另一方面尽到了带领工人该尽的职责,再一方面在真理上也不是只停留在明白字句道理上了,更多的是落实在现实生活中了。这样对于神所要求的涉及真理、涉及现实生活当中的难处的一些原则,人明白得就更具体、更实际,而不是停留在理论上了。

对一个特殊区域的工作辅导到这个程度,初步见到成果抽身离开以后,带领工人接下来该作的工作是什么?找了一个试点作了一项具体工作就完事了?还有没有工作?工作太多了。这个地方的工作辅导完了,还有没有一些类似于这个地方的区域呢?肯定有,接着就可以去一个比这里稍好一点或者跟这个差不多的地方再去作辅导。因为你已经有一些工作经验了,对真理原则已经掌握一些了,再作辅导工作就容易多了。当然按照上面谈到的工作步骤,你去了先检查一下他们所选的各组人员是否合格,有没有不理想的,还有没有没选到的人,选上的这些人是不是都是教会当中最合适作这项工作的人,他们的素质、文化程度、追求真理的程度,他们的人性,还有他们对待工作的态度、对真理的认识,等等各方面是不是最合适、最理想的,是不是教会当中比较拔尖的人。你通过检查、监督工作,就有机会发现有的人选得不合格,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考证,就能看出有的人虽然有点文化,但领受偏谬,看事观点不正,没有正常的思维,不太通灵,他只会用文化知识修改文章,但对属灵词汇的具体说法,里面涉及到的真理、人的认识,以及对神话的引用是否合适,这些他就不通了,一点也看不透,那这个人选用得就不合适,就应该及时地调换。有的人被选为负责人了,他虽然也能作一些负责人的工作,但是就不如让他自己一个人写果效好,他自己写能写得更多,产量会很好,让他做负责人,工作一忙他就没时间写文章了,文章的产量没有了;另外,负责人的工作他作得还不太好,他不擅长辅导、检查工作,也不擅长对问题给予指正、修改,作不了负责人的工作,而是擅长作一项具体的工作,那选这个人做负责人也不合适,就得另外再选了。所以说,带领工人在检查、跟进一项具体工作的时候,不是光询问、打听一下人明不明白原则,人都说明白就算完事了,你也得检查、观察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他的领受能力、他的素质、他的身量到底适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如果检查发现有不合格的,得及时作出更正。这就是检查工作。

落实写见证文章这项工作,带领工人除了检查人员是否合适之外,也得学会检查文章。哪些文章写得好,可以拿出来作为范例,哪类文章写得稀松平常,没什么价值,直接就淘汰,这类文章就不用写了。在检查人员的同时,对写文章这项具体工作也应该给予一些指导、把关,这样弟兄姊妹一看这类文章没价值,以后就不写了,不用浪费精力和时间了,那你的工作作得也就有价值了。你去检查工作的时候,他们写好的各类题材的文章你都要过目一下,看看写的跟上面的要求有没有冲突,看看文章有没有价值,如果交上去的话能不能留用,能不能采纳,在你这儿就要先把好关。你在把关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在学习?(是。)在学习的同时对这项工作就越作越好。你要是不检查,不当回事,光是走过程,只求能交差就完事了,“反正我们这个地方人多,文章写得快、写得多,我发动所有的人都写,写完之后都给交上去,管他合不合格呢,就让上面知道我没少作工作,我落实工作安排了,没闲着”,这是不是负责任的态度?(不是。)要负责任,首先在你这儿就得把好关,凡是经过你手的文章都得是成形、合适的,谁看了都说有造就,都愿意看,这才是尽到带领工人的责任了。检查工作不是走过程,不是喊口号、讲讲道理、随意教训教训人,而是检查工作的效率与工作的果效,检查你所作的工作、你所布置与落实的工作是否符合神家的工作安排,是否与神的要求相符,合格率有多少,就检查这些。这就涉及到具体工作了,涉及到人的素质,人是否通灵,明白多少真理,有多少真理实际,人的看事能力。你要是会检查工作,在检查工作的同时能发现问题,能掌握问题的关键,抓住问题的实质,也能解决问题,在上交任务之前你能按照工作安排要求的原则把好关,保证你交上来的任务、你的答卷的合格率高过百分之八十,那你这个带领工人就合格了,你的工作就作到位了。

辅导、监督、督促这几项工作多数人还能作,到检查工作这一关,需要把关、上交任务的时候,就是考验一个带领工人工作能力与素质高低的时候了。有的人会辅导、会监督,会对付修理,也会处理不合用的人,但是对于工作作得怎么样,他所安排的工作果效怎么样、效率怎么样,是否与工作安排相符,如果不相符该怎么解决,就是在检查工作的时候把关把得怎么样,这就考验一个人的工作能力、素质怎么样了。多数带领工人能做到辅导、监督、督促就不错了,到检查工作这一关就不行了,就挠头了,“工作安排落实下去了,这有什么好检查的?人都在作着工作呢,谁也没闲着,打岔搅扰的也处理完了,该清理的清理了,该撤换的撤换了,还检查什么呢?”就有难度了。检查工作就需要把关,把关是什么意思?就是需要你下定论。比如,文章工作的负责人把一篇文章拿来让你看,说这篇文章文字功底挺好,语言挺流畅,语言风格、文字格式也挺好,题材也不错,就是觉得里面好像少东西,需不需要再加一些东西,他看不透,让你来看。让你看是什么意思?就是需要你把关。你怎么把关,你能不能把好关,这就考验你的实际身量了。实际身量指什么?就是你明不明白真理原则。如果他不明白这几样,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怎么取舍、怎么下断案,而你跟他一样,你也下不了断案,作不了决定,这就证明一件事,你跟他的素质差不多,他能取代你,是不是这么回事?你明白的真理跟他差不多,他看不透的问题到你这儿你也看不透,这就说明问题了。如果多数文章经过他们检查觉得合格,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这些文章在你这儿把关一看,你又查出一少部分不合格的,不能上传的,通过你给他们解剖、交通,说明这些文章里存在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你说的在理、合原则,不是鸡蛋里找骨头,的确是问题,应该再加以纠正。有些文章空洞缺少实际东西;有些文章有实际但表达得不够具体;还有些文章引用神话不准确,让人看了容易引起误会,让人对神产生误解;还有些文章看事观点不对,让人看了产生消极,没有交通对真理的认识;等等这些问题你都能检查出来,都能看透。通过你交通之后,让他们修改或重写,最后有一小部分淘汰了,留下一些值得修改的、有价值的文章通过修改成立了,你这是不是在把关呢?你如果有这样的看事能力,有这样的工作能力,你的素质是不是就够用了?这是不是在尽带领工人的职责呢?如果他们觉得多数文章都可以,拿来让你把关,你一看也觉得多数都不错,其实这些文章里有一些是有问题的,需要更进一步地修改、挑选,但是你看不透,当你传给上面,不合格的文章就返回来被淘汰了,这是不是你没把好关?这一方面考验带领工人的素质,另一方面考验带领工人明白真理的程度。有些人看不透是因为素质不够,即使这方面真理明白了也看不透问题,把不了关,检查也是走过程,不知道检查什么。有些人是因为真理还没有明白到那个程度,素质是够,能看出是问题,但是不知道怎么解决,这类人还能有长进的空间,如果连问题都看不出来,这就没法长进了。

检查工作很重要,除了要检查一些比较薄弱的区域之外,对于你所负责的工作范围内落实工作安排的所有情况也都应该询问、打听。如果环境不合适的话可以派人去打听,去了解情况、做笔录。如果环境许可最好是自己亲自去接触负责这项工作的负责人,询问、打听、了解作这项工作的具体情况,看看工作落实得怎么样。总之,写经历见证文章这项工作安排一旦发下去了,就不是一两个月可以告一段落的,这不是一项临时的工作,而是一项长久的工作。带领工人不是在工作安排刚下发的一两个月之内去辅导、监督、督促、检查一下工作就完事了,而是要长期地、不间断地跟进这项工作,对于薄弱的、比较差的区域要蹲点,对于相对能独立完成工作安排的区域要不间断地去跟进、查看、打听,打听落实的情况和这段时间工作进展的情况,这是带领工人的责任。所以带领工人作工作有一样是肯定的,就是没有闲着的时候。有些带领工人总觉得:“我没活儿干了,工作安排都发下去了,那我该做什么啊?帮着做饭吧,弟兄姊妹缺少什么,帮助购置点生活用品。”总觉得没工作作,总觉得自己闲,工作安排发下去了自己就成闲人了,这类带领工人不会作工作,不会抓具体工作。其实,神家的各项工作安排一旦发下去,只要上面没喊停,那这项工作就要一直继续。比如写经历见证文章这项工作,上面有没有喊停过?(没有。)那带领工人应该怎么作这项工作?不要三分钟热度,工作安排刚下发的时候很热心、很积极、很主动地去配合这项工作,而上面没有督促,没有再发话,没有再下达这个工作安排的指令,带领工人就觉得“没事了,上面不让写了,没听着什么消息,可以不用管了”,这就不行,这就失职了。虽然这段时间上面没有督促这项工作,没有再重复强调这项工作,但带领工人只要没听到上面喊停,就要不间断地、持续地去辅导、监督、督促、检查、跟进这项工作。就像写文章,不管这项工作安排下发多长时间了,上面对待这项工作是过问也好、不过问也好,这项工作一旦托付给你了,这就是带领工人永久要作的一项工作。

什么叫持续?只要上面不喊停,你就要一直作,除非你卸任或是被撤换了,你只要在任,那这项工作就是你作为带领工人一直要抓的一项工作,也是一直要落实、跟进的一项工作。一直要抓这项工作指什么说的?就是每到一处教会,你就得问当地带领和这项工作的负责人,“这段时间文章写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好的文章?有没有比较打动人的文章?有没有特殊经历的见证文章写出来?”如果他们说有,你就得看看,如果这文章真有实际,就应该赶紧上传。每到一处教会就得先问这事,这是一项你必须落实的具体工作,责无旁贷,这就是你的责任。不管上面有没有督促、过问这事,总之你要作的工作就包括这一项。下面弟兄姊妹不提、不写你就得去督促,说:“这段时间怎么没有见证文章了呢?”他说:“弟兄姊妹这段时间觉得该写的都写了,没什么可写的了。”“这话不对,有些人还没写呢,他就没经历吗?”“他有经历,但是没时间写。”“没时间写,这理由成立吗?这是本分,必须写。他没时间可以口述录下来,让别人整理。”经过整理,一篇好的文章就写出来了。经过你督促、过问,又出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写出来你知道对多少人有造就吗?多少人等着这篇文章呢?如果你不过问,当地教会带领觉得“反正你也没过问,他们都说该写的都写了,没有了”,那这篇文章就没了。有时候到一个地方,有的弟兄姊妹跟你闲聊,说:“我这一辈子什么苦都受了,什么罪都遭了,这一步一步都是神带领过来的,活了这么大岁数没别的经历,就觉得凡事都有神命定,真是神主宰,没错啊。”你说:“那你说说,你都经历什么事了?”他跟你说完自己的经历,你说:“有没有写成文章啊?”“没写,人家说这不是经历。”“这么好的经历不是经历,那什么是经历啊?每一步经历之后都深刻地感受到是神主宰、神带领、神命定,还有什么经历能比这个经历好呢?赶紧写。”“我不会写,我岁数大没文化啊。”“没文化这好办,你就叙述,让有文化的弟兄姊妹给你整理。”没过三天,通过当事人叙述,通过整理、审核,一篇好的、精彩的文章写出来了。这篇好文章写出来后,做成经历见证视频,大家看了都说:“这个主人公的经历太好了,看完太得造就了,看到一切真是神主宰,一点儿也不差,这下更得到印证了,对神更有信心了。”有些人说:“这篇经历见证文章光看故事就觉着挺精彩,要是拍成电影就更好了。”很多弟兄姊妹就翘首以盼能快点把它拍成电影。就因着带领工人对待工作的一种态度,尽责任、有忠心,有心,无意间聊天就聊出一篇好文章、一个好的电影题材,这是见证神主宰、见证神命定最好的见证、最好的题材,这样的故事能让多少人的信心加增,能让多少人得造就啊!带领工人这样作工作怎么样?作工作不拘于任何形式,走到哪儿都过问、都打听,都接触弟兄姊妹,深入到弟兄姊妹中间,不端架子,心里装着工作、装着自己的责任,无意当中这么一作有成果了。这是不是蒙神纪念?这是不是善行啊?你们说就做这点善行费劲吗?受苦吗?用上刀山下火海吗?不用,没难度。你就是尽到心就行了,心里装着这项工作,到哪儿就聊聊,打听打听,“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了?这段时间有没有好的文章啊?对一些有经历还没写出文章的弟兄姊妹,你们会不会引导他叙述?会不会帮助、辅导他写出来?会不会帮助他表达啊?”到哪儿就总得交通这事,做与这项工作有关的事,说与这项工作有关的话,这样带领工人的工作是不是多了?能不能出现没工作作的情况?能不能出现游手好闲干呆着的情况?(不能。)那带领工人这样作工作能不能累死啊?(不能。)累不着也累不死,工作还有果效,还蒙神纪念。通过你这样作,让很多人得造就,下面弟兄姊妹也觉得作这项工作有奔头、有动力了,以前觉得自己的经历没什么价值,通过你的辅导,他明白了该怎么写经历见证,这样作工作才是尽到了带领工人的职责。

通过交通带领工人如何检查工作,你们是不是会检查工作了?检查工作不是去找茬,不是鸡蛋里挑骨头,而是看看工作作得怎么样了,有没有部署,有没有人在作工作,有没有人在管理、负责工作,工作进度怎么样了,进展的情况如何,顺不顺利,工作作得是否合适、是否合乎原则,等等,同时对于工作的效果要进行观察、审核、评估,然后从中找到更好、更合适的落实工作的方案。对于一项工作安排,比如说写经历见证文章这项工作安排,只要上面没喊停,那这项工作就是带领工人要持续跟进、持续落实的一项工作。如果这项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了,在多数弟兄姊妹中间没有太多、太好、太合适的文章写出来了,那这项工作就可以停止了吗?不能停止,只不过在多数人中间这项工作作得差不多了,但是并没有结束,并没有停止。比如说,有刚信神半年或者一两年的弟兄姊妹,神家落实写经历见证文章这项工作时他们没有什么经历见证可以写,但是两年之后,这些人有一些小小的经历见证了,可以写出一些当初接受时的经历或者接受之后的各种经历了,那在他们中间就可以继续去作这项工作。所以,这是带领工人必须要持续跟进的一项工作。带领工人不应该以任何的借口、任何的理由停止作这项工作,停止过问、落实这项工作,只要有合适的人可以去作,只要有合适的可以写这类见证文章的人,那这项工作就应该一直继续,就应该落实,不应该让它成为空白。带领工人在大量地作过这项工作之后,就可以不间断地到下面去过问一下个别的教会,比如有的教会当中有新人,或者是有一些比较有经历的人,可以过问一下,说“这段时间你们教会比较追求的那几个弟兄姊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经历?是不是可以搜集一下啊?”或者说“这段时间你们教会新进来几个人,他们有没有一些特殊的经历与看见?是不是可以搜集起来整理成文章?”带领工人对这项工作不但要持续地过问,还要持续地跟进、落实,同时要检查落实的情况怎么样,“一个月过去了,你们有没有安排人去作这工作?这段时间文章写没写出来?有没有合格的?”他说:“通过你上次的交通,我们的文章已经写出来了,通过把关、审核已经有几篇好的文章上传了,虽然没通过你,但是这个工作我们一直在作。”这就行了,你这工作作到位了。这样看来,下面作工作的果效是不是跟上面的带领有直接关系啊?一方面你要不断地交通这方面工作,另一方面你要以身作则,要不断地过问这项工作,同时要插手、参与这项工作,然后跟进这项工作,跟进一段时间之后离开了,再回来还要检查落实的情况。这是不是都是带领工人该做的?这就是带领工人的职责。

对于任何一项工作安排,带领工人都要时不时地再祷读一下,然后审查一下自己这段时间对哪项工作安排得不到位,对工作安排所要求的哪项工作忽略了,那就赶紧补足,赶紧过问。如果你作一项具体工作太忙抽不开身,可以托付其他人去作,之后你要继续跟进、过问、检查,不要当二道贩子,不要袖手旁观。只要你是任何工作的负责人,不管你负责的工作有多少项,你都有责任不断地过问、打听,同时还要检查,这就是你的本职工作。所以,你无论是区带领、小区带领、教会带领,还是任何组的组长、负责人,在了解了自己的职责范围之后,要常常审查自己是否作了自己分内的工作,是否尽到了一个带领工人该尽到的职责,你分内的哪项工作没作,哪项工作不想作,哪项工作的果效不怎么样,哪项工作没掌握好原则,这些自己常常都得省察。同时,要学会与人交通、询问,也要学会在神话中、在工作安排中寻找实行的方案、原则。对于任何一项工作安排,无论是行政方面的、人事方面的,还是教会生活方面的,或者是各项业务工作的,只要是涉及到带领工人职责的,是你应该尽到的职责,是你负责的范围,你都要顾到。当然也应该根据工作分轻重缓急,任何工作都不能耽误。你如果说“我又没有三头六臂,工作安排这么多项工作都让我管,我根本管不过来”,有些工作你不能亲自参与,那你有没有安排人去作啊?你安排人作完之后有没有过问,有没有帮着把关啊?你不可能连过问、把关的时间都没有吧?有的带领工人说:“我就会作单项工作,让我把关,我就会把一样关,多了不行。”那你不适合做带领工人,你做不了,你没有这方面的工作能力,你赶紧找些自己适合的工作去作就行了。你没那两下子就赶紧提出辞职,找能做的人做,这是不是合适啊?你别什么事都大包大揽,最后做不了,把神家工作耽误了,给神家带来亏损了,这就没尽到责任。这是没有自知之明,没作实际工作,还想大包大揽,喜欢享受地位之福,这就是地道的假带领。

交通了带领工人对于神家的工作安排该尽到的职责之后,你们对于带领工人怎么对待工作安排、怎么落实工作安排是不是就有路途了?有没有难处?在咱们所交通的带领工人该尽的职责中的这几项工作,有些人可能就注重一两方面,有些人连一两方面都做不到。能着重到一两方面的,其他方面如果在明白了以后能学习、跟进,素质也够,这样的带领工人就算相对合格了。如果光是停留在讲讲道理、聚聚会,具体的工作作不了,没有方案,让他作具体工作、参与具体工作,检查、跟进工作的时候就头大,没步骤、没路途,不知道怎么作,这就是素质不够。素质不够的人能不能落实工作安排?(不能。)这样的带领工人就不合格。对于这样的带领工人你们怎么处理?告诉他,“工作安排发下来了我们都看出点门道,知道点眉目,你居然都不知道怎么做,什么路途也没有,还好意思给我们交通讲道呢,你赶紧下去吧,你不配做带领工人。你尽不到这个责任,你胜任不了,赶紧交给能胜任的人吧。你别在这儿喊口号了,没人愿意听”。这么处理合不合适?(合适。)不会作工作瞎喊什么口号?工作安排里的文字谁都能看得懂,道理谁都会说,就看你怎么做,你不会做那你就不适合做带领工人。哪一项工作安排都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样一个单项的、简单的工作,都需要带领工人根据具体情况在原则范围里作出具体的落实方案,同时会监督、检查、跟进,一直达到把这项工作落实到位,出了成果,达到果效了,完全按照工作安排的要求落实下去了,这才是合格的带领。

交通完带领工人对待工作安排的职责之后,该交通假带领有哪些表现了。你们见过的假带领对待工作安排是什么态度?有哪些作法、表现?假带领通常从工作安排的文字上应该知道要做什么,知道上面具体的要求、具体的工作项目是什么,但是对于上面要求的这项工作安排具体的原则、标准不太清楚,拿不准、看不透,只是在道理上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没明白,所以他们对于上面要求作的工作往往是很糊涂,不明白。拿到工作安排之后,他们也会走过程,交通怎么作工作,交通怎么下发、落实工作安排。但是,无论怎么交通也只是对这项工作安排在字面上、道理上的一些理解,具体这项工作安排怎么落实,落实得如何,能达到什么样的果效,如果选择了这些人去作,选择这种方案去落实,后续的效果会怎么样,能不能达到工作安排要求的目标、果效,这些他们都不知道、不清楚。假带领在落实工作安排的时候通常都是聚个会,提提问题,说说神的心意,讲点自己的感受和心志,让大家也表表心志,然后把工作安排发下去,人员差派下去,他认为工作就开始作了,自己就按照原定的时间拉线聚会。具体作工作的人去哪儿作工作了,作工作的那一带会发生什么事他想不到、评估不到、判断不出来,对于工作安排怎么跟进也不知道,比如监督、督促、检查这几个重要步骤,假带领这类人想都想不到。好一点的带领,相对有点良心,不愿意白吃饭,认为自己该作点工作的人,还能到各处看看,问问下面的人有没有什么问题。有人说:“弟兄姊妹在一起经常起纷争,因为一个问题意见不一致就争执,有时候会争吵,有时候会流露血气。”“这事好解决,给你们聚个会吧。”他给人聚会讲讲神的心意,“人应该学会忍耐、学会包容、学会谦卑,不能狂妄,这是神的心意。谁流露败坏性情了,知道之后要对付自己,不能流露败坏性情,不能凭败坏性情活着”,交通了一堆,人应该怎么背叛肉体、怎么放下私欲,应该怎么实行真理、怎么满足神、怎么守住本分。这些都交通完了,他说:“剩下的问题你们自己处理吧,业务的事我也不太精通,反正给你们聚会了,你们该怎么作工作就怎么作工作,关键、重要的一点就是尽本分得忠心,不能持守自己。”人听完琢磨琢磨,“我们的问题不是光流露败坏,不是光有血气、私欲,而是对有些业务方面争论的焦点拿不准、看不透,不知怎么做能合乎原则,这个问题没解决呀”。“你们多读神话,流露的败坏性情解决了,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假带领最会作的工作就是善于讲道理、喊口号,对于工作当中能出现的问题、必然出现的问题他们想不到,当这些问题有人提出来的时候,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人讲道。好一点的就是劝劝,给出点主意就完事了,也作不出什么具体的方案,不能给予正确的辅导还有准确的目标、方向。假带领作工作是不是简单、容易?到哪儿光讲道就行了,以讲道理、喊口号为主。带领工人中间这种情况是不是挺多?落实不了具体工作,对于下发的一项工作安排到底怎么作、怎么落实、如何跟进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工作范围内的职责到底有哪些、该作哪些工作,让他作具体工作他就喊口号,有人提问题他就讲道,提的问题多了他就对付,没别的招,根本解决不了具体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和偏差。这是假带领的一个主要特征。

还有的假带领,让他去落实一项工作安排,说“你去参与一下,看看他们在作这项工作的时候有哪些难处,你要是解决不了,可以收集一些问题反馈上来,上面给解决”。他去蹲点参与这项工作时,一天到晚召集大家聚工作会,除了发现谁跟谁不和,谁跟谁总吵架,谁人性不太好,谁领受偏谬,谁狂妄总持守自己,谁好吃,谁像不信派之外,对于落实这项工作时产生了哪些问题,他丝毫发现不了,看不出来。你们说这样的带领工人能不能开展工作?(不能。)拦阻在哪儿?问题出在哪儿?(素质太差,没有分辨能力,发现不了问题。)你们周围这样的带领有多少?你们的带领能不能发现问题?一项工作安排下发了,如果带领工人只会喊口号,只会讲道,但是没有任何具体的方案和步骤去落实工作安排,不知道怎么作这项工作,那这个工作安排就等于是架空了,落实不下去。一项工作安排在下面落实的情况如何、效果如何,关键在于带领工人。带领工人如果素质好、有工作能力、有忠心,那工作安排就落实得好;带领工人如果素质差,又浑,也没有工作能力,那不管下面有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不管下面的人多愿意配合,这项工作安排就落实不下去,更谈不到有什么效果了。

假带领作工作仅限于工作安排要求的字面上的意思,后续的跟进、检查根本达不到,他作这项工作就停留在走形式上,根本达不到力度,也达不到效果。比如写文章这项工作,假带领拿到这个工作安排之后就召集人聚会交通,解决人对工作安排中不明白的各种问题,道理讲完了,人也都明白了,假带领就琢磨,“我该做点什么呢?神家让写经历见证文章,我也是该写见证文章的一员,我也有资格、有权利写,大家的工作都安排下去了,我在家也得写,我要是不写,我这带领的身份不就被人看扁了吗?”他就在家琢磨写文章,写了一天没写出来,他心想,“写文章还挺费劲,平时觉得自己有经历,这一下笔写怎么就没了呢?那些经历都哪儿去了?不对,我有经历,我得憋出来。在外面接触人太多,分心,精力不集中,我不能总跟人交通、谈工作,要不然心总往外跑,文章就写不成了。我在屋里憋三天三夜,我看能不能写出来”。他把自己写文章的事当成正业了,把带领工人的职责,就是带领工人该作的工作当成副业了。他就开始在屋里憋着写文章,对下面具体怎么落实这个工作不闻不问,也不打听,下面有没有人写文章,有多少人在写,有没有人把关,有没有审核、整理的,他都不知道。一个月过去了,他不但自己没写出文章,下面的人工作作得怎么样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问题?下面拿到工作安排之后,有些教会带领素质差不知道怎么作,跟他一样光说说就完事了,底下的人愿意写也行,不愿意写也行,也不加以督促、辅导,更不给予指正,对于这样的带领工人假带领也不管。有的教会弟兄姊妹有写这类文章的,有写那类文章的,但不知道这样写行不行,没有人把关,也不知道问谁,反正让写就写,神家有安排就顺服。还有一些有经历但是没文化的人,这些人怎么办,有没有人帮助,也没有人安排这事。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了,带领工人在哪儿?在干什么?在“闭关”写文章呢。假带领不知道自己该忙什么,工作安排下发了,下面怎么落实工作的都有,五花八门,什么问题都有,他也不知道过问,不知道解决。弟兄姊妹在实行这项工作安排的时候出现了种种问题,想把问题传上来问却没人给解决,所以问题、难处积压了一大堆,各种见证文章也积压了一大堆,等待整理、审核、把关,也等待上传,但假带领就是不跟进,也不检查,人在哪儿都不知道。他不懂得这些都是他该作的工作,是他该跟进的工作。这是不是废物啊?

通过一个带领工人落实工作的情况、工作的效率、工作的成果,就能检验出这个带领工人是否合格,检验他的人性,检验他的素质与工作能力,也检验他是否有负担。假带领接到一份工作安排之后不参与、不监督、不督促、不检查、不跟进落实的情况,他不知道这些工作是他该作的,不知道这些工作是带领工人的职责,他认为做带领工人会讲道就行了。这是不是有点二杆子啊?二杆子能不能做合格的带领工人?(不能。)他做不了合格的带领工人,还觉得自己不错,觉得自己能作工作,这是不是头脑缺弦啊?就写文章这样简单的一个工作安排他都落实不了,这是最容易的一个事了,就是发动所有能写的、会写的、有经历的人去做,然后跟进就行。如果他素质达不到,文化程度也不高,但他会安排人去作这项工作,这也叫会作工作。可他连安排什么样的人去把关、负责都不知道,这不就废了吗?这就是作不了工作,这就是假带领。有些人说:“假带领可能就是因为素质差、文化低作不了文字工作,其他工作他应该会作。”这话成不成立?(不成立。)为什么不成立?(文章工作是最简单的工作,他都作不了,料理不清楚,不知道怎么跟进,他作别的工作同样也料理不开,不知道该怎么去作、去跟进。)这就是素质太差了。二杆子以为做带领工人就是和当共产党的官一样,只要会溜须拍马、会说大话、会喊口号、会弄虚作假就能做带领工人,他不知道还有作实际工作这一项,他把带领工人的工作想得特别简单,结果成假带领了。

假带领还有哪些具体的表现?假带领这类人对于工作安排当中要求的原则、标准能不能看透?能不能掌握?(不能。)为什么不能?他看不透这项工作的原则是什么,把不了关,到具体落实的时候出现一些特殊情况,下面的人问这种情况怎么办,他就蒙了,“这事工作安排也没提到,我哪能知道啊?”你都不知道那下面怎么落实啊?你都不知道还要求下面落实,这现实吗?合理吗?假带领、假工人在落实工作安排的时候,一方面对于落实工作安排的步骤、方案都是空白的,另一方面对于工作安排所要求的原则不能进行把关,所以当落实一项工作安排下面出现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问题时,他根本解决不了。因着假带领前期不能发现问题、预测问题,不能提前交通,后期出现了问题不能解决,光是空讲道理、套套规条,结果问题一再出现、一直存在,最后工作迟迟落实不下去。有的是落实不下去,有的是落实的力度不够。比如清除、开除人这项工作安排,假带领作这项工作的时候,只是把明显的打岔搅扰的恶人、敌基督、邪灵,还有弟兄姊妹都反感的、人性不好的外邦人、不信派清除了,还有一部分也是清除的对象,但是弟兄姊妹看不透,他也看不透。事实上,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这类人已经达到清除的程度了,但是因为假带领看不透,还把这些人当成好人,甚至培养、提拔、重用,让这些人在神家中掌权,占据重要的工作岗位。那这项工作安排落实起来够不够力度,够不够彻底?很显然,这项工作安排没有落实下去,他只把那些明显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不信派、恶人、邪灵清除出去了,而那些隐藏的、狡猾的、奸诈的恶人他就不清除。这些人在神家中还被重用,还尽重要本分,担任重要工作,甚至让这些人管理祭物,知道一些重要工作。这会不会给神家带来亏损?(会。)这个后果很严重。因为假带领看不透这些人,把不了关,让这些人作重要工作,导致工作搞得一塌糊涂。这些人欺上瞒下,不作实际工作,还任意妄为,迷惑人,他看不透,等发现问题时已酿成大祸了,甚至有的把祭物都盗走了,数额巨大。这跟带领工人用人错误有没有关系?(有。)按照工作安排,原则上对这类人如果看不透可以观察,但不能重用,尤其是有风险的工作不能让他担任,长期观察以后再决定怎么处理、怎么对待。假带领不按工作安排作,掌握不了原则,更看不透人,错误地用人导致神家的工作和财物都受到亏损,这就是假带领带来的祸患。敌基督是故意使用恶人,假带领是稀里糊涂,看不透事,凭好心使用恶人,给神家带来亏损,结果是一样的。素质差带来的后果是不是也挺严重?(是。)所以,别以为违背工作安排的都是敌基督,假带领一样能违背工作安排,即便他不是故意的,但最终的性质也是违背工作安排了。假带领因为看不透人、看不透事,因为不明白原则,最后导致违背工作安排,性质是一样的,同样给神家带来亏损,给弟兄姊妹的生命造成亏损。

假带领作工作、落实工作安排就是一笔糊涂账,他还挺自是,从来都不问,傻乎乎地就以为自己素质好,敢做、会说,弟兄姊妹能选他,或者有时神家特殊任命,他就认为自己是合格的带领了,能尽到责任了,岂不知他什么都不是,带领工人的任何职责他都尽不到。他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就是厚着脸皮敢做,结果在各项工作安排下发之后,任何一项工作安排他都不能按照上面的要求去落实,任何一项工作安排到他手里落实的情况都是一塌糊涂,乱七八糟。行政工作落实不好,传进来多少新人,怎么设立教会、设立带领执事、遵守各项规定,他不清楚。对于福音工作,谁负责最有果效,谁谈见证最好,谁浇灌教会最好,哪些组长不负责任该撤换、调整,哪方面工作瘫痪该怎么解决,对这些具体问题假带领都是一塌糊涂。对于教会中技术含量最高的各项业务工作,假带领作得也是一塌糊涂,干脆就参与不了,过问都不知怎么过问,作这项工作一丁点儿眉目都没有,想问问上面该怎么着手、怎么抓这项工作,连怎么提问都不知道。就连工作安排当中要求的财物管理这项工作,安排合适的人保管、分配财物,建立各种制度,这项简单的工作假带领都作不了,作得都是一塌糊涂。假带领作哪项工作都是一笔糊涂账,问他落没落实工作安排,他还挺自豪、挺仗义地说:“落实了,人手一份,大家都知道神家有哪些工作,都要求作哪些工作。”若问他是怎么作的,说说具体的工作步骤,哪项工作作得比较差,哪项工作作得比较得手,每项工作作没作到位,哪项工作需要一直跟进检查,检查完之后发没发现问题,这些他一律都不知道。甚至有的假带领自从当了带领以后,连自己分内要负责的工作、要尽的职责范围都不知道,这是不是更麻烦?现在多数带领工人是不是轻重程度不同地都存在这个问题啊?(是。)通过今天的交通,对带领工人、负责人应尽的责任,你们是不是清楚一些了?自己心里是不是有一些眉目了?对带领工人的定位是不是准确一些了?(是。)一方面带领工人对自己应该作哪些工作有一些认识了,另一方面对监督带领工人是不是合格的带领工人也有一些看法了。

如果按照第九条所要求的来看,多数带领工人合不合格?有没有合格的带领工人?(没有。)那哪些带领工人能达到合格?哪些带领工人达不到合格?具备素质、具备一定的工作能力、有负担的这类带领工人能达到合格,那些素质差、二杆子、没有工作能力的人达不到合格。所以,你要想做合格的带领工人,要想被别人选为带领工人,你先评估一下自己的素质够不够。那怎么评估呢?就看你会不会落实工作安排。你拿出一项最简单的工作安排读一读,考考你自己,看看你有没有步骤、有没有方案落实。如果你有点步骤,有点想法,知道怎么落实,那弟兄姊妹选你的时候,你就应该义不容辞担起这项工作。如果你读完之后不知道怎么具体落实这项工作,不知道该安排哪类人作,看不透,不知道跟别人怎么说这些事,该怎么监督、检查、跟进都不知道,没步骤,大脑一片空白,再拿出一项更简单的工作安排看,还是不知道怎么落实,那如果有弟兄姊妹误认为你很有才,是能人,要选你做带领,你怎么办?你说:“谢谢你高看我,对不起,你看错了,我不是那块料,你千万别选我,选我那是坑你,也是坑我。为了不坑我,也为了不坑你,别让我做带领,我做不了。”人说:“我们都看好你,你能行。”你说:“我考过我自己了,神家最简单的一项工作安排我都不知道怎么落实,当读到工作安排的时候我是满头大汗,没有一丁点儿眉目,摸不着头脑。神家的工作不好作,不具备一定的素质作不了,那不是喊口号,不是谁给撑腰就能作的。有人给撑腰我也作不了,就是神亲自任命我也作不了,我真不是那块料。”这样告白怎么样?这叫有理智,这比做假带领强。假带领不在乎这个,他认为“选我那我就该当带领,凭什么不当啊?我有才我就该当。不会落实工作安排那算问题吗?谁天生会啊?学学不就会了吗?会讲道就行了。我通灵,对神话有认识、有理解,会交通,在神话中能找着实行的路,对于个人的败坏性情和各种情形我可会解决了,落实神家工作安排这不算什么,不就是行政管理工作吗?我以前学过行政管理,神家这点工作在我这儿不在话下”。这样的人是不是危险哪?(是。)危险在哪儿?你们能不能看透这事?(他作不了工作会给神家工作带来打岔搅扰,坑害自己,坑害弟兄姊妹,也坑害神家工作。)光坑害就完事了?这是最后的结果吗?光是这样还能补救,关键是假带领做长了就能走敌基督道路,走敌基督道路最终的结果就是敌基督。你以为当带领工人那么简单呢?有地位就有试探,有试探就有危险。那这个危险是什么?就是能走敌基督道路,走敌基督道路最坏的结果就是成为敌基督。

有的人说:“有些假带领就是素质差点,但人性不坏,能走敌基督道路吗?”谁规定了人性不坏就不会走敌基督道路?那坏到什么程度就是敌基督呢?你能看透这事吗?假带领做长了就能走敌基督道路,走敌基督道路跟成为敌基督有距离吗?(没有。)你们回想回想,假带领那些人走什么道路?假带领不作具体工作,也作不了具体工作,还要站在高位上教训人,让人听他的、服他的,这是不是走敌基督道路呢?敌基督道路走长了会成为什么?(敌基督。)假带领虽然不是天生就是敌基督的料,不是恶人,但是走敌基督道路走长了,没有人撤换他、检举他,也没有人监督他,他能不能搞独立王国?能不能占山为王啊?(能。)那走到这个地步不就是敌基督了吗?你们看看,假带领这个角色危不危险?(危险。)做假带领其实已经很危险了。虽然现在解剖的是假带领,没涉及到敌基督,但是这两者之间是有关联的。这两者之间没有逻辑关系,但这里面的实质是有关联的,假带领做长了就势必走敌基督的道路,走敌基督道路最终会成为敌基督,这是实质决定的。到那个时候就不用看人性实质了,看走的道路就能定性是不是敌基督。你们看看哪个被撤换的假带领,如果不撤换,根据他在位期间所表现流露的来判断他的实质,他到最终能不能走上敌基督的道路,能不能成为敌基督?其实有些人已经露出苗头了,是神家及时地把他撤换了,有些人已经开始吃教了,已经开始迷惑人了,已经开始吃老本了,开始坐在高位上端着架子当官,指手画脚辖制人、误导人,让人把他当神一样顺服,已经开始自诩自己是被神成全的人、被神大用的人,是神家中的柱子,自诩自己是属灵人了,这不就要麻烦吗?那对这类假带领身上产生的这些情形表现该怎么看、怎么定性?初步定性是假冒为善,是吃教,是法利赛人,那再发展下去呢?假带领虽然没像敌基督那么恶、那么凶、那么邪,外表吃苦耐劳,处处帮助人,有忍耐,能包容人,就像法利赛人一样走遍洋海陆地传道作工,那又能怎么样呢?他连一个工作安排都落实不了,那他所做的那些与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呢?他所做的这些到底是在配合神的作工,还是在抵触、拦阻神的作工呢?分明就是在抵触、拦阻神工作的进展,拦阻各项工作的正常进度。这跟法利赛人还有宗教的那些牧师长老是不是没有区别了?假带领就是那类人。那对他怎么定性啊?再发展下去会出现什么情况?他不但不能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还要对神家的工作安排加以指责、评判、论断、定罪,等等一系列敌基督的作法就出现了。他不但不落实工作安排,还要抵触、拦阻,这不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这分明是在有意地抵触、破坏、拦阻神旨意的通行,不是在配合神的工作,而是在有意识地拦阻神的工作,是在用自己的作法、自己的行为、自己的观念想象,用自己的资本,用神家给予他的权力与地位来拦阻神家工作安排的下发、落实。这是不是实质?(是。)一个假带领从不落实工作,到落实不了工作还要站着地位,站在高台上给人讲道,这已经是走在敌基督的道路上了。对这类人的定性准不准确?这太准确了,没有误差,这不是逻辑推理,而是根据实质来定性的。落实不了神家工作安排的是假带领,不落实神家工作安排的也是假带领。在他们还未成为法利赛人之前是可以定性为假带领的,但是从他们开始成为法利赛人以后,还要吃教,吃老本,站着地位不落实工作,不作具体工作,成了神家工作安排的绊脚石,从这儿开始,这类人就要被定性为敌基督了。怎么界定是假带领还是敌基督?界定假带领就是看他能不能落实工作安排、落不落实工作安排,不落实工作安排和落实不了工作安排的都是假带领。明知道自己落实不了工作安排,也不会落实工作安排,明知道自己不愿意落实工作安排,还要站着地位讲道、喊口号笼络人心,置神家工作安排于不顾,还要让神家看在他信神多年、为神家工作受苦多年的份上留着他继续吃教,继续迷惑弟兄姊妹,留着他在神家中养老,甚至有话语权、决定权、决策权,这类人就是敌基督了。就这么界定。这个界定的标准清不清晰?(清晰。)

第九条讲的内容主要是涉及工作安排,用是否能够落实工作安排与落实工作安排的情况如何来解剖假带领,来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用这个来界定假带领与敌基督,这公不公平?(公平。)用如何落实工作安排、会不会落实工作安排以及落实工作安排的效果与力度如何来衡量带领工人,这对任何带领工人都是公平合理的,不是故意刁难哪些人。你们对于有一部分假带领不落实工作安排最后成为敌基督这事有没有想法?(没有。)你们说这事成不成立?(成立。)为什么成立?(因为假带领不落实工作安排,还站着地位搞独立王国,最后就走上敌基督道路了。)这是个现象,实质是什么?不落实工作安排就是跟神对着干。什么人跟神对着干呢?走敌基督道路的人跟神对着干,敌基督跟神对着干。真是假带领,他只是落实不好或是不会落实工作安排,他没有有意与神对着干,而敌基督性质就严重了。有一部分假带领已经走到敌基督这条路上了,这部分人就是从不落实工作安排、不作实际工作开始的,时间长了地位稳固了,觉得自己有资本了,也会讲道了,有两下子了,在人中间有威望了,就敢跟神敌对了。他心里总过高地评估自己,觉得自己在弟兄姊妹中间有威望了,说话也有威信了,所以做什么事应该有绝对的话语权、决策权,说话应该有人听,做事露点丑或者说错话人应该给他留面子,神家应该给他留面子,神家有什么事应该找他商量,有什么好事应该给他留一份,他应该得到高于别人的福利、高于别人的赞赏,神对他也应该另眼相看,基于他自身的这些优势、优越感,神家不应该随随便便就对付修理他,不应该随随便便当着人的面揭露他的败坏性情,更不应该不留任何情面地就把他撤换。这就危险了,这就叫吃老本,这就是法利赛人,这就已经是敌基督了。这是不是实质决定的?一个人如果追求真理,有真理实际,会不会对神家、对神有这些无理的要求?(不会。)只有一种人,作工作时间长了,长期有地位、有资本,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会有这种思想、这些心理、这些优越感。是哪种人?走敌基督道路的、不追求真理的人。因为他不追求真理,所以他能走上敌基督的道路;因为他能走上敌基督的道路,所以他会产生优越感,会对神、对神家产生各种无理的要求,会吃老本,会吃教,会抓住地位不放,最后成为敌基督。这也是一类典型的敌基督。教会中有没有这类人?自诩自己是属灵人的这类人都是,他们明明什么也不是,什么具体工作都作不了,还觉得自己属灵,是神成全的对象,是神的爱子,是神看中的对象,是得胜者。这类人走什么道路?他们是追求真理的人吗?是顺服真理的人吗?是顺服神摆布安排的人吗?百分之百不是,绝对不是,他们是追求地位名誉、追求得福的走敌基督道路的人。这类人有地位久了,做假带领久了,势必会成为敌基督。那成为敌基督的这类人势必就是神家工作安排下发、落实的拦路虎,这类人不可能配合神的工作,也不可能遵行神的旨意,更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地位名誉与任何的利益来让神的工作畅通无阻,因为他是敌基督。

第九条主要是交通落实工作安排,主要以如何落实工作安排的各种情况来评判一个带领工人是否合格,是否尽到责任,当然也根据这一条来揭露假带领以及假带领所走的道路,还有假带领所走道路最后造成的后果,主要是根据落实工作安排的情况来界定、来评判、来最后定性的。这是一项主要的工作,所以以落实工作安排的情况来定性一个带领工人的性质这是很现实的,也是最根本的,而且用这项来要求每一个带领工人都是合情合理的,没有任何的掺杂,是公平合理的。

二〇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

上一篇: 第六十一篇 分辨假带领(九)

下一篇: 第六十三篇 分辨假带领(十一)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五十五篇

所说的正常人性并非是人所想象的那么超然,而是能够超越一切人、事、物的辖制,超越环境的逼迫,能够在任何场所、任何环境中亲近我,与我相交。你们人往往谬解我的心意,我说应活出正常的人性,你们就自我约束,控制自己的肉体,却不注重往灵里细摸,只注重外表的穿着打扮,却忽略我在你里面的启示、在…

实行 三

你们必须得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能单独地吃喝神话,自己能独立地经历神话,不需别人带领自己就能有正常的灵生活,能依靠今天神的话来活着,进入真实的经历,有真实的看见,这样才能站立住。现在许多人对以后的患难、试炼不完全明白,以后有些人经历的是患难,有些人经历的是惩罚,是更重的惩罚,是事实的…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这几次的交通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有一个很大的触动,到现在为止人才真正感觉到神的真实存在,感觉到神真的离人很近,人虽然信神多年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真正地了解到了神的心思与神的意念,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真实地感受到了神的实际作为。无论是在认识方面还是在实行方面,多数人都有一些新的收获,有…

第二十五篇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我们的神作王了!全能神脚登橄榄山,何等佳美!听啊!我们守望之人的声音,我们扬起声来一同歌唱,因为神归回锡安。我们亲眼看见耶路撒冷的荒场啊!发起欢声一同歌唱,因为神安慰了我们,救赎了耶路撒冷,神在万国眼前露出了圣臂,神的真体出现了!地极的人都看见我们神…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