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篇 分辨假带领(十二)

上次交通了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十条——妥善保管、合理分配神家的各类物品(书籍、各类器具、粮食等等),并定期检查、保养、维修以减少损坏、浪费,同时也应避免恶人吞占。第十条交通的是带领工人对于神家的各类物品该作的工作与该尽的责任,同时对于假带领的各种表现也作了对比性的揭露。在神家的各项工作上,带领工人该尽的责任、能尽的责任如果尽上了,这就是合格的带领工人,如果没有尽上责任,没有作任何的实际工作,那很显然这个带领就是假带领。对于第十条,在保管与合理分配神家的各类物品这项工作上,假带领这类人当然作得不怎么样,各类物品都没有保管好,甚至不保管,分配得也乱七八糟,甚至根本就不把这项工作当回事。这虽然是一项事务性工作,但也是带领工人该尽的一项职责,该作的一项工作。不管是带领工人亲自作,还是找合适的人,给其交通原则让他去作,或者是在有合适的人作这项工作的同时进行监督、检查、跟进等等,总之,这项工作与带领工人的职责是分不开的,是有直接关系的。所以说,一个带领工人在这项工作上如果没有把神家的各类物品保管好与合理地分配,那他就没有尽到职责,没有作好工作,这就是假带领在这项工作上的一方面表现。上次虽然对假带领在作这项事务性工作上的表现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揭露、解剖,并举了一些例子,但事实上,如果一个人是假带领,那他在这件事情上肯定做得不合格,没尽到责任。因为假带领作各项工作的基本表现就是不投入实际工作,不在实际工作上下功夫、跟进、参与,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假带领作任何工作都不明白原则,他作工作即便是没闲着,但是作得与神家要求的原则、规定有出入,甚至根本就不符合原则。什么叫不符合原则呢?言外之意就是胡作非为,乱作,凭想象、凭人意、凭情感等等。所以不管怎么样,在这项工作的职责上,假带领的主要表现还是不作实际工作与抓不住原则这两条,这是基本的表现。上次聚会揭露、交通了假带领在作这类事务性的单项工作上不能尽到责任,有能力作也不去作的人性表现。如果这么简单的单项工作能作却不去作,这跟这类人的人品、人性有关系。这类人的人性有什么问题?心术不正、人格低下。基本上对于这一条带领工人的职责及大体原则,还有假带领的各种表现就交通完了,今天接着交通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十一条。

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十一条的内容是:选用可信赖的、人性合格的专人系统登记、统计、保管祭物,定期审查、核对出入账目,以便及时发现挥霍、浪费的情况与不合理的花销,并能加以制止,合理索赔,同时要绝对避免祭物落入恶人之手,被恶人吞占。在这项工作当中带领工人的职责是什么?要作的主要工作是什么?(保管好祭物。)上一项工作是保管与合理分配神家的各类物品,这一项是保管好祭物。神家的各类物品与祭物有点类似,但是不是一样的呢?(不一样。)有什么区别呢?(祭物主要是指钱财方面。)钱财这是一方面,各类物品跟祭物在性质上有什么区别?书籍是不是祭物?工作用的各类机器是不是祭物?神家买的各类生活日用品是不是祭物?(不是。)那这些是什么?神家用祭物印刷的书籍,这些都归到神家的物品当中。神家用祭物买的摄影机、录音机、电脑等等工作用的各类器具,还有一些工具,比如汽车等,甚至是一把笤帚、一把锹,这些都属于神家物品。另外,桌椅板凳、食物等等这些生活用品也是神家的物品。这些物品有些是弟兄姊妹购置的,有些是神家用祭物购置的,这些都归到神家的各类物品中,这个上次聚会交通过了。接下来再看看第十一条中要交通的一样重要事物——祭物。祭物到底是什么?怎么规定这个范围?在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之前,先把什么是祭物这个问题弄明白是有必要的,别看多数人信过耶稣,接受这步作工也不少年了,但是对祭物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的,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祭物。有人说祭物是献给神的钱财和物品,还有人说祭物主要是指钱财一方面,到底哪个是准确的呢?(只要是献给神的,不管是大小物品还是钱财,都属于祭物。)这概括得就相对准确一些。祭物的范围、界限清楚了,再来准确地定义一下到底什么是祭物,让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个概念。

关于祭物,在圣经里面有记载,最起初是神向人要求将人所得的十分之一献给神,这是祭物。不管奉献的数额大小,奉献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钱还是物,只要是人当纳的十分之一,那这个铁定就是祭物。这是神向人要求的,是信神的人应该献给神的。当纳的十分之一这是祭物的其中一项。有的人说:“十分之一是不是就是钱啊?”不一定。比如说人收了十亩地的粮食,不管有多少,最终有一亩地的粮食就应该献给神,这十分之一是当纳的。所以,这个“十分之一”的概念不是只有钱财,不是说挣一千块钱必须给神一百,而是人所得的,所得的包含的就多了,有物质、有钱财,这是圣经当中提到的。当然,神家现在已经不是按着圣经那么严格地要求人必须纳自己所得的十分之一,在这里只是交通、普及一下十分之一的这个概念、定义,让人知道人当纳的十分之一是祭物的其中一项,并不是号召人要奉献十分之一的意思,这是根据个人的领会,也根据个人的意愿,在这件事情上对人没有额外的要求。

祭物的另外一项是人奉献给神的东西。奉献给神的东西,如果从广泛意义上说,当然也包括人当纳的十分之一,如果从具体的这一项来说,除了十分之一以外,人献给神的任何东西都应该归在祭物的范畴里。奉献给神的东西包括很多,比如食物、用具、日用品、保养品,还有旧约时期人献在祭坛上的羊,这都属于祭物。这就根据奉献者的意思,如果奉献者说这东西是献给神的,不管是直接给神,还是放在神家保管,那这个东西就归在祭物的范畴里了,人不能乱动。比如,有的人买了一台好电脑献给神,那这台电脑就变成祭物了;有的人给神买了一部车,那这部车就变成祭物了;有的人买了两瓶保养品献给神,那这两瓶东西就是祭物。奉献给神的物品没有具体、明确地说到底是什么,总之这个范围是很大的,就是跟随神的人献给神的。有的人说:“神现在道成肉身在地上,献给神的东西有所属,那神要是不在地上呢,神在天上的时候,人献给神的东西是不是就不是祭物了?”这话对不对?(不对。)这不是根据神是不是在道成肉身期间,总之,奉献给神的东西就是祭物。还有的人说:“奉献给神的东西那么多,神能用得着吗?能用得过来吗?”(这事与人没有关系。)这话说得对,说得精辟。这事跟人没关,这是人类奉献给神的,神怎么用、能不能用得了,神怎么分配、怎么处理,与人没有关系,不用你着急,不用你操心。总之,一旦人把东西奉献给了神,那就与任何人没关了,这个物品就被划分到祭物的范围里了,就归神了。有的人说:“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神霸占去了。”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这个东西归神了,那它就称为祭物了,人不能动,不能随便分配。有的人说:“那不浪费了吗?”浪费也不用你管。尤其有的人说:“当神没有道成肉身,神在天上的时候,人献给神的东西神也享用不了,也用不上,那怎么办哪?”这事好办,有神家、有教会按照原则处理,你不用着急上火,也不用操这个心。总之,不管这个东西怎么处理,它一旦归到祭物的范畴里,一旦被定性为祭物,跟人就没有关系了,因为这个东西归神了,人就不能乱动了,乱动就有后果。旧约时代到秋收的时候人往祭坛上献各种祭物,有献粮食、水果等各种农作物的,还有献牛羊的,神享受吗?神吃不吃这些东西?(不吃。)你怎么知道神不吃呢?你看见了?这是你的观念。你说神不吃,那神要是吃一口,你会有什么感想?是不是不符合你的观念、想象了?有些人是不是认为神不吃、神享用不着这些东西,所以就不用献了?你们怎么那么肯定呢?你们说的“不吃”是因为神是灵体不能吃,还是因为神有神的身份,神不是肉体凡胎,不应该享用这些东西?人献给神的祭物,神享用可耻吗?(不可耻。)那是不符合人的观念,还是不符合神的身份呢?到底是哪种?(人不该讨论这个事。)对了,这不是人关心的范围,你也不用定意神必须享用,也不用定意神应该享用,你做你应该做的就好了,尽到你的本分、职责,尽到你的义务就行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神怎么处理这个东西,那是神的事。神分给人也好,放那儿让它臭也好,或者神享用一点也好,闻闻也好,看看也好,这都无可非议,都很正当。这些事神怎么作有神的自由,这不是人该关心的事,也不是人该论断的事,人对这些事不应该有想象,更不应该随意地论断、随意地想象,别下断案。现在明白了吧,对于人献给神的祭物,神应该怎么处理?(神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就对了,这样人的理智就正常了。神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看一眼也好,或者干脆看都不看、理都不理,你按着神的要求,到该献的时候就献,愿意献的时候就献,尽人的责任,别管神怎么处理、对待这个事。总之,你做的这个事是在神的要求范围之内的,是合乎良心标准的,是合乎人类的本分、义务、职责的,这就足够了,至于神怎么处理、怎么对待这个物品,那是神自己的事,人千万别论断,千万别下断案。刚才就几秒钟的工夫你们就犯了一个大错,我问你们神享不享用、吃不吃这些东西,你们说不吃、不享用,这犯什么错误了?(论断神。)乱定规,乱论断,证明人里面对神还有要求。神享用也不对,不享用还不对。神要是享用了,人就会说“你是灵体,不是肉体凡胎,怎么还享用这些东西?这太不可思议了吧?”神要是不搭理这事,人又该说“我们辛辛苦苦地把一颗心献上,献给你的物品你居然看都不看一眼,到底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啊?”人还有说法,这就是没理智。总之对于这件事情,人应该怎么处理?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人把自己该奉献的奉献出来给神,至于神到底怎么处理,人不应该有任何的观念想象,也不应该去论断。)对了,这就完整了。这是关于奉献给神的物品方面,这也是祭物里的一项。奉献给神的物品这里面包括的东西范围挺广,因为人生活在这个物质世界,除了金钱、金银珠宝之外,对人来说,还有很多人认为是比较好的、比较贵重的东西,有些人当想到神的时候,当对神产生真实爱的时候,或者心里思念神的时候,就愿意把这些人认为宝贵的、贵重的东西奉献给神。当这些东西献给神的时候,它就被列到祭物的范围里,就变成祭物了。变成祭物的同时,这个东西就由神来处理,人就不能动了,就是不归人管了,不是人的东西了。你献给神了,这个东西就归给神了,就不归你处理,你就不能干涉这件事情了,不管神怎么处理、怎么对待这个东西,跟人就没有关系了。奉献给神的物品也是祭物的其中一项。有的人说:“是不是一些贵重的金银珠宝、钱财才是祭物?像有些人献给神一双袜子、一双鞋,甚至一副鞋垫、一个小手帕,这些算不算祭物?”如果按照这一条定义的话,奉献给神的东西不论大小、贵贱,哪怕它是一支笔、一片纸,只要是奉献给神的,都得归到祭物里。

还有一项是人奉献给教会的、神家的物品,这些也归到祭物的范畴里。这些物品都包括哪些?比如有的人买了一部车,开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车有点旧了,又买了一部新的,这部旧的就奉献给神家了,让神家用在工作上,那这部车就归给神家了。归给神家的东西就应该列在祭物里,这是对的。当然奉献给教会的、神家的不只是一些器具,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这个范围也挺大。有的人说:“十分之一是祭物,奉献给神的钱财、物品也是祭物,这两项归在祭物里人没什么异议,没什么可质疑的,那为什么奉献给教会和神家的物品也归在祭物里呢?这个不太合理啊。”你们说归在祭物里合不合理?(合理。)你们的理由是什么?(因为有神才有教会,所以说奉献给教会的也属于祭物。)这话说得好。教会、神家是神的,有了神才有教会、才有神家,有了教会才有弟兄姊妹聚会、生活的场所,有了神家弟兄姊妹的一切问题才有地方解决,才有了弟兄姊妹真正的家,这都是在有神的基础上才有的。不是因为教会里这些人都信神,都是神家的人,人才奉献东西给教会、给神家,这个原因是错的,而是因为神的缘故,人才奉献东西给教会、给神家。言外之意是什么呢?如果不是因为神的缘故,谁会随随便便奉献东西给教会?没有神,教会也不存在。人有不用的或者多余的东西,可以扔掉或者闲置,或者有些物品可以卖,这不都可以处理吗?那人为什么不这么处理呢?为什么要奉献给教会呢?是不是因为神的缘故?(是。)因为有神的缘故,人奉献给教会,所以说奉献给教会和神家的任何一样东西都应该归在祭物里。有些人说:“我这个东西是奉献给教会的。”奉献给教会的就等于是奉献给神的,教会、神家可以全权处理这些东西。你奉献给教会了,这东西跟你就没关了,神家、教会会按着神家规定的原则来合理地分配、使用、处理这些物品。那这些原则是从哪儿来的?从神来的。基本上这些东西的使用原则就是为了神的经营计划、为了神的工作扩展而使用,不是给哪个人专用,更不是给哪一部分人专用,而是涉及到福音扩展工作,涉及到神家的各项工作。所以,任何一个人没有特权使用这些东西,这些东西的使用与分配,唯一的一条原则、根据就是按照神家要求的原则使用、分配,这都是合情合理的。

对于祭物的定义就是这三条,每一条都是祭物的其中一项定义、一方面范围。现在对于什么是祭物是不是清楚了?(是。)以前有些人说,“这个东西不是钱,奉献的人也没说是给神的,就光说奉献这个东西,那这个东西就不能归神家按原则使用,更不能给神”,所以就偷偷摸摸地也不记账,随意拿这些东西来用。这合不合理?(不合理。)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合理,还说献给教会的、献给神家的就是公共财物,谁都能拿来用,这分明不合理。就是因为多数人对祭物的定义和概念模糊、不清晰、浑浊,所以造成一些卑鄙小人,一些有贪心、有非分之想的人钻了空子,就想霸占这些东西。对祭物的准确概念清楚了之后,以后再碰到这类事、这类人,你们就会分辨了。

接下来再看看带领工人在这一条当中应该尽的职责到底是什么。对于祭物,带领工人得先明白什么是祭物。对于人所奉献的十分之一,这是祭物;对于人明确说明是奉献给神的钱财、物品,这是祭物;对于人明确说明是奉献给教会的和神家的物品,这是祭物。这些范围里的东西要找可信赖的、人性合格的人系统登记,这是带领工人要作的第一项工作。在明白了祭物的定义、概念之后,带领工人要明确地掌握人所奉献的祭物,把好这一关,先找可信赖的人、人性合格的人做保管员,这个人虽然素质一般,做不了带领工人,但是人可靠,不会贪占任何的东西,祭物交到他手里不会丢失,也不会弄混了。这方面工作安排里有规定,得找可信赖的、人性合格的才可以,人性不好的人一见好东西就有贪心,总惦记自己用,总搞小动作惦记偷,总想制造假象,找机会占为己有,这样的人都不能用,最起码你把东西或者把钱交给他保管,他能兢兢业业地、小心翼翼地把它保管好,有敬畏神的心,不会挪用、不会外借等等。总之,你把祭物放在他手里放心,一分钱都不会少,一样东西都不会丢失,得找这样的人。另外,神家有规定,这样的人不是找一个,最好是找两到三个,有登记的,有保管的。人找好之后,要对祭物进行归类,哪一类东西谁保管,谁适合保管什么,把这些物品、钱财都系统地登记,谁手里保管了多少东西都要作记录,得有账目。找好合适的人分类、登记之后,这是不是就完事了?(不是。)那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一段时间就得看看出入账目,出去多少、进来多少,账目对不对,记账的人记得准不准,登记的时候有没有落下的,总数与出入账目是不是能核对一致,等等这些关于财会方面的工作一定要作细。带领工人对这方面的工作如果不太精通,就应该安排一个相对内行的人去作,然后定期检查、听汇报。总之,不管自己明不明白关于财会方面的问题和统筹方面的工作,对于这项工作不能撒手不管,也不能置之不理,干脆就不过问,而是要定期检查,问一下核对的账目怎么样,有没有对上,然后抽查一些花销项目的出入账,看看这段时间花销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浪费的,出入账能不能对得上,记账的情况怎么样,这些无论是在账目上还是在口头汇报上,带领工人都应该达到心里有数。这是其中的一项工作。你们说作这项工作容不容易?有没有难度?有的带领工人说:“我就不喜欢数字,我一看见数字头就大。”那你找一个合适的人帮你看、帮你把关,你不喜欢作这项工作,也不擅长作这项工作,但你要是会用人,用对人,也能把这项工作作好。用合适的人去作,你听汇报就行了,这也可以。你掌握一个原则,定期地跟负责这项工作的人核对一下统计、保管的工作内容,然后问一些重要的花销情况,这是不是能达到啊?为什么带领工人必须作这项工作呢?这是保护祭物,这是你的责任。

人奉献给神的祭物是给神享用的,但是神用这些东西吗?这些钱财、物品神能用得着吗?神的这些祭物还不就是为了扩展工作用的吗?还不就是为了教会、为了神家工作的所有花销吗?既然涉及到工作,不管是管理还是花销,这就有带领工人的职责在里面,你别管这钱是为谁花的,这钱是奉献给谁的,这些物品是怎么来的,就这一条原因你就应该管理好,应该跟进、检查、关心这项工作。如果奉献给神的祭物不能正当地用来为神家的工作花销、用度,不能为扩展神的福音工作正确地花销,却被人肆意地挥霍、浪费,甚至被有些人霸占、侵吞了,这合不合适?这是不是带领工人的失职啊?(是。)这都是带领工人的失职。所以,带领工人必须作这项工作,这是义不容辞的一项工作。管理好祭物,使这些祭物能够正常地、正确地被使用在扩展工作当中,被使用在任何一样与神经营有关的工作当中,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不应该忽略。如果弟兄姊妹辛辛苦苦地攒点钱奉献给神,因为带领工人的疏失、玩忽职守,导致这些钱落入恶人之手,到神家工作需要的时候,钱紧巴巴的,甚至带领工人跑路的路费都拿不出来,生活的花销都不充足,这是不是与带领工人有关?如果带领不把这项工作作好,这些应该在工作中使用的钱都被恶人胡乱挥霍、浪费完了,甚至被恶人霸占了,到神家需要印书或是购买重要器具的时候拿不出钱来,弟兄姊妹还得现凑,这是不是耽误事啊?弟兄姊妹奉献的钱没有得到正当的使用,却被恶人吞占了,当工作需要钱的时候拿不出钱来,工作是不是受到拦阻了?这是不是带领工人没尽到责任啊?(是。)因为带领工人没尽到责任,没管理好祭物,没当好管家,没对这项工作尽心、尽责,造成神家祭物的损失,使某些教会的工作一度陷入瘫痪、停顿的状态,带领工人的责任是不是就大了?这叫罪孽。虽然这些祭物你没霸占、没挥霍、没浪费,你也没揣进个人的腰包,但是因为你的疏失与失职出现这种局面,你是不是应该承担责任啊?(是。)这个责任太大了。

带领工人作工作的时候,除了要落实好各项工作安排、会交通真理实际之外,还要把祭物保管好,按照神家的要求找好合适的人对祭物进行系统地管理,同时也要时不时地去核对账目。有的人说:“环境不许可怎么核对啊?”环境不许可这是不是理由?环境不许可也能核对,你不能亲自去,你得派可靠的、合适的人去盯着,看看保管的人保管得合不合适,这些账目有没有出入,保管的人可不可靠,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动,他的情形怎么样,有没有消极,临到环境有没有惧怕,有没有出卖的可能。听说这段时间他家的经济挺紧张,那他能不能动这些钱?能不能挪用祭物?通过交通、了解看到这人还行,没有动祭物,知道不能动,这人挺可靠,通过多次观察、长时间的观察,验证了这人绝对可靠。人可靠了,那环境合不合适?近期这一片的环境怎么样?有没有被抓的?有没有知情人面临危险的?祭物所存放的地方合不合适,该不该转移?时时都得审查这些方方面面的环境、背景,以便随时作出合适的应对措施、方案。同时,你也要时不时地过问,这段时间哪个组是不是添置了一些新的东西,新的器具,这些器具是怎么来的,如果是买的,你就得问他们买之前有没有人审核、有没有人签字,几个人去买的,买的价位高不高,是不是市场合理的价位,有没有吃亏,有没有花冤枉钱,等等。如果通过核对,虽然账目上没有问题,但是发现一些采购员常常在花神家的钱买东西时,不管这个东西多贵都要买,另外不管这个东西以后打折能降价多少也不等,也都要买,他都要买好的、高档的、最新的。这些采购员花钱没有原则,大手大脚,花祭物给神家购置东西就像给冤家办事似的,从来不货比三家,而是随便找一个地方,不管多少钱,不管东西的质量怎么样就直接买,买回来之后用不了两天就坏了,坏了之后也不修,再买。在核对账目、审查物品花销情况的时候,发现有些人有严重挥霍、浪费祭物的情况怎么处理?是给予警告、处分?还是让他赔偿?这些当然都是必要的。如果看到这个人心术不正,不是光给点警告、处分或对付修理就能解决的,一看他就是个外邦人,是魔鬼,人性差,你再交通真理他也不接受,你再对付修理他也不当回事,你让他赔偿他也愿意,但他以后还会这么做,他不接受真理,也不会变,让他办事他就这样办,谁的话都不听,他绝对不会按照神家的要求办事,就是任意妄为,没有原则,这种人怎么处理?还继续使用吗?就不应该了,如果还继续使用,这个带领工人就是大傻瓜,愚蠢了。碰到这样的货就赶紧把他踢开,能踢多远就踢多远,不让他替神家办事,他没资格,他不配。

在核对账目、核对花销情况的时候,不但发现了挥霍、浪费的情况,发现了一些不合理的花销,同时也发现了作这项工作的一些人人格低下、卑鄙、自私,给神家的经济带来了亏损。发现这事怎么办?好办,当时就得处理、解决,把他撤掉,再选用合适的人作这项工作。合适的人就是可靠的、人性合格的人,能按照神家原则办事,人品正。他给神家买东西,就买经济实惠的,还用得长远,比较耐用,东西不一定廉价,但一定实用,是有必要买的,另外不一定非得买廉价的,但也没必要买最高价的,就在同类产品当中选评价、口碑比较好,价格又合适的,当然再好一点就是保修期相对长点的。给神家买东西就得找这样的人,办事为神家考虑,想得周全,同时也按神家的要求办事,规规矩矩做事,规规矩矩做人,一是一、二是二,清清楚楚,另外人的心得正。找到这样的人之后,让他为神家办几次事再观察一下,但也不是观察完、安顿完就完事,不去检查了。这个人当时看着相对合适,也不见得以后就不用管了,以后还得去见面、交通,检查工作。有的人说:“是不是信不过他啊?”不完全是信不过,有时候即便是信得过也得去检查一下。检查什么呢?看看他所做的这些事有没有在不明白原则的情况下忽左或者忽右,有些领受偏谬的地方,帮着把把关,这是必要的。比如,他说现在市场上有一个东西特别流行,就是不知道神家能不能用得上,如果现在不买,怕以后不流行就没有卖的了,但现在要是买怕以后用不上,他问你这事怎么办。你如果不懂,就告诉他去问涉及这项业务工作的人。业务人员说那个东西就是个时兴货,多数时候用不上,以后要是淘汰了就更用不上了,没必要花这个钱。通过业务技术人员提供意见作为参考,就定准了,不用买了,买就等于浪费,现在不买不算吃亏。带领工人就得把工作作到这个份上,事无巨细,凡是自己能打听到的、能想到的、能了解到的,就是人头脑、心思能够得上的工作范围都得去检查,都得按照神家的要求按部就班地去做,这就叫尽责任。

有些人常常申请购买一些东西,要求神家给买,通过仔细审查、核对,申请的五样东西,一般只有一样是必须买的,另外四样都是没必要买的,这个情况怎么办?就得对他所申请的物品严加审查、斟酌,不能着急买,不能他说工作需要就给他买,不能让他打着工作的旗号随意乱申请。不管他打着谁的旗号,不管多么着急,带领工人或者负责管理祭物的人一定要稳住了,定睛定神地看,审查、商议,确定这个东西是必须要购置的才能同意,如果是可买可不买的,那就否决,不能批。带领工人对于这些工作如果作得细,作得具体,作得深入,那挥霍、浪费祭物的情况就会减少,当然更会减少不合理的花销。作这项工作不是让你看清楚数字是什么,所登记的出入账目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多少,这是其次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人的心术得正。每一笔花销,每一笔账目,你都把它当成自己的银行账目一样去看待,那你就能看得仔细,就能记住,就能看懂、看明白,如果出现什么纰漏或者问题你就能看出来。你如果把它当成别人家的、神家的、公家的账目去看,那你肯定就眼瞎、心瞎。有些人在银行存点钱,每个月都看月结单,看一下利息,看完之后自己再加加减减,每个月自己花了多少钱,写出几张支票,为信用卡付了几次费,自己提了几次款,又存进去多少,一笔一笔账目都在脑子里。看账单的时候,发现有一笔钱没存上去,心里就咯噔一下,“我记得是五月三号存的,到现在怎么还没入账呢?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得打电话问一下。另外,上个月的利息是五块三毛二,这个月的利息怎么剩五块钱了呢?”他对每一个数字那是如数家珍,心里清清楚楚,哪个地方出问题一眼就看出来了,少一分一厘都不会放过。对于自己的钱财人能这么细心,但是对于神的祭物人是不是有这份心啊?我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没有。所以神的祭物交给人来保管,常常出现被挥霍、浪费的情况与各种不合理的花销,也没有人感觉这是问题,负责这项工作的人也从来不感觉良心有愧。别说损失一百块钱了,就是损失一万块钱人心里都没有任何的自责,没有亏欠,没有控告。在这事上人怎么这么糊涂呢?这能不能说明多数人都心术不正啊?有的人说不喜欢看数字,那你自己的银行账单没有数字吗?少一分一厘你都要向银行打电话询问,那神的祭物让你来保管,这是你的责任,你怎么没这个心呢?这还是信神的人呢!人对祭物是什么态度就证明人对神是什么态度,人对祭物的态度很说明问题。人对祭物漫不经心、爱搭不理,损失了也不难过,不负责、不关心,那对神是不是这样啊?(是。)有没有人说“神的祭物那是神的,我不想霸占、没贪心就行了,谁霸占谁受惩罚,那是他自己的事,他活该,跟我没关系,让我管我可没那个义务”?这话对不对?很显然不对。那不对在哪儿啊?(他心不对,不维护神家工作也不保护祭物。)这样的人人性怎么样?(自私卑鄙,对于自己的东西特别关心,保护得特别好,但是对于神家的东西却不管不问,这样的人人性太次。)主要是自私卑鄙。这类人是不是冷血啊?自私卑鄙,冷血,没有人情味。这样的人能不能爱神?能不能顺服神?能不能有敬畏神的心?(不能。)那这类人还跟随神干什么?(为了得福。)这是不是厚颜无耻啊?对于明摆着是属于神的祭物,作为人该怎么对待?这最显明人的本性是什么东西。人本来就不能为神做什么,即使能尽点本分也是很有限的,对于归神所属的祭物你都不能正确对待,不能把它保管好,就这种观点、这种态度是不是最没有人性的人?你说你爱神这是不是假的,是不是骗人的?这就太骗人了,一丁点儿人性都没有,神能拯救这种败类吗?

带领工人要当好神家的管家,第一项要作好的工作就是管理好祭物,除了保管好之外,对于祭物的花销情况也应该严格把关。什么是严格把关呢?争取让每一笔祭物的花销都是合理的、有效的,不是在挥霍、浪费,发现有浪费、挥霍的情况,不但要及时加以制止,还要追究责任,另外还要找出更合适的人去作这项工作。最主要的是在没出现浪费花销的情况以先,要绝对杜绝不合理的花销,让所有的花销都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所以,带领工人应该在自己管理的范围之内,清楚地知道每一笔花销的去处、每一笔花销到底是为了什么,应该严格地审查。比如屋里缺个风扇,谁去买,买多少钱的、买什么功能的最合适,都应该给规定范围。有的带领工人说:“我们忙,抽不出来时间跟着去买。”没让你亲自去买,你让合适的人,心眼儿正的人去买,让会买东西的人去买,别让二杆子、缺弦的、坏蛋去买。有正常人性的人知道得买功能合适、价钱合适的,功能太多的没用,还得多花不少钱。而那些心术不正、爱玩的人,就买那种档位多的,乱七八糟什么功能都有的,这些都没用,都多花钱。买东西的人得会买,领受纯正,本着不乱花钱的原则,买的东西实用,买回来大家用了都说好。你如果让一个不着调的人,爱乱花钱、乱挥霍的人去买,他给你买回来一台制冷空调,比买一个风扇多花十倍的价钱。他认为虽然钱花得多点,但是以人为本,既能过滤空气,又能调节湿度、温度,还有各种定时、档位。这是不是浪费啊?这就是浪费、挥霍。他是图享受,花钱找刺激,是显摆,不是买实用的东西,这种人心术不正。他要是给自己买东西,他就找什么东西能少花钱、能打折、能讲价,价钱讲下去一半了他还不满意,还要再讲,能省就省,越便宜越好,要是能白送才好呢。但是为神家买东西,花多少钱都行,便宜的东西干脆就不看,就要买贵的、高档的、先进的,这就是心术不正。心术不正的人能不能用?(不能用。)心术不正的人为神家办事,他尽花没用的钱,尽浪费、挥霍,他的每一笔花销都是不合理的。

还有一些人就是穷命,他认为给神家买东西那就得买最便宜的,专门买处理的,市场上淘汰的,得给神家省钱,不能买贵的,越便宜越好,结果买了一些破烂机器,一用就坏,修又修不了,没法使用,还得重买质量合格的、能正常使用的,结果又多花了一份钱。这是不是愚蠢啊?这类人就称他为穷鬼,穷命。他总要为神家省钱,省来省去省出什么结果了?成了浪费、挥霍了。他还有理由,“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的心是好的,是想为神家省钱,我不想乱花钱”。你不想有用吗?事实上你还是乱花钱了,还是浪费了,又耗钱又耗人力。这类人也不能选,这是二杆子,不够精明。心术不正的不能选,二杆子也不能选,得选那些精明的,具备一定购物经验、一定素质的人,他看什么事都不偏,无论是买什么东西,一看这个东西买来合算,有价值,实用,即使坏了也好修,买零件也好买,这就合理。

有些东西买回来之后,心眼儿好的人看到它的退货期限是一个月,就赶紧试用,在一个月之内试出结果,要是有点毛病,不好用,就赶紧退,再选其他的,减少损失,这是比较好、有人性的人。那些没人性的人,东西买回来之后往那儿一扔,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钱,保修期多长时间不知道,什么时间段能退不知道,花多少钱不知道,这个东西耐不耐用不知道,这些都不管。等哪天突然有兴趣了,拿起来试试,一试发现东西是坏的,一查账单发现已经过了退货日期了,退不了了,他就说“那行吧,再买一个吧”。这是不是浪费啊?“再买一个吧”,一句话说出去了,神家就得多掏一份钱。申请再买一个,表面上看是为了工作,是合理的花销,事实上背后是有原因的,是在不合理的花销的基础上人没有进行合适的处理造成的。祭物浪费了一笔之后再来一笔,再买回来的东西还是一样的处理方式,好不好用不着急试,买这个产品合不合理不知道,什么价位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内能退不知道,一律不管。这些事居然没有人监督,没有人管理,带领工人在干什么?在这项工作上带领工人完全是失职的,没起到督查、把关的作用,祭物就这样被挥霍、被浪费。碰到心眼儿好的、负责的人,买回来的东西不合适、不合格能及时地退,减少损失,减少浪费,碰到心术不正的、不负责任的人,二杆子,这钱就被浪费了。那这笔账到底应该记在谁的头上?是不是当事人跟带领工人都有责任啊?带领工人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做得认真、具体、细致的话,这些问题是不是就能被发现?这些漏洞是不是就能被弥补?(是。)如果带领工人常常到这些涉及花销比较多的区域、工作组去查看、询问、过问一下花销情况,有些问题就能被发现,发现了之后就能被杜绝。带领工人如果懒惰、不负责任,这些情况在下面就一再重复地出现,不合理的花销与挥霍、浪费的情况就一直在泛滥。这个泛滥是怎么造成的?是不是跟带领工人不作实际工作、高高在上做官僚有关系啊?(是。)这当然跟带领工人有无人性有直接关系。因为人所花的钱,美其名曰都是神家的钱,都是教会的钱,跟本人无关,所以多数人都认为神家的钱就该花,怎么花都行,只要不揣自己兜里,浪费了也无所谓,就当花钱买经验、长见识了,带领工人就睁只眼闭只眼,“谁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浪费多少也无所谓,谁浪费谁负责任,谁将来遭报应、受惩罚,跟我没关系,反正不是我花的,也没花我的钱。”这跟外邦人花公家的钱是不是一样的情况?那都像是花冤家的钱一样。外邦人在一个工厂里,工厂买的东西,公共的东西,人家随便糟蹋、随便用、随便往家里拿,有公开拿的,有偷着拿的。给工厂买东西,如果涉及到自己的福利,就使劲往好了买,如果给别人买就随便买一个完事了,反正钱随便花,没有上限。如果神家的带领工人与弟兄姊妹对待祭物也是这样一种心态的话,这些人能不能蒙拯救啊?神会不会作工在一班这样的人身上?(不会。)人如果对待神的祭物是这样一种态度的话,那我不用说你也应该知道神对待人的态度是怎样的。

一个人对待神的态度是怎样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人对待神的祭物的态度是什么。你对待祭物的态度是什么,那你对待神的态度就是什么。如果你对待祭物就像对待自己的银行账目一样,仔细、小心谨慎、严格、负责任、用心,那你对待神的态度就错不了。如果你对待祭物的态度就像对待公共财产、像对待菜市场的菜一样,哪些东西你想要、想归自己的时候就对它好点,哪些东西不归自己就随便看一眼,放在哪儿、堆在哪儿没人管,别人谁拿也无所谓,掉地上谁踩到也装看不见,跟你没关,那你这人就麻烦了。你对待祭物是这样的态度,这是有责任心的人吗?这种人能尽好本分吗?可想而知你的人性是怎样了。总之,在作这项工作上,在对待祭物这件事情上,带领工人主要的职责除了保管好之外,后续的工作更重要,接下来要核对账目,还要跟进、了解、检查各种花销,严格把关,对于不合理的花销,在没造成挥霍、浪费之前一定要杜绝,在造成挥霍、浪费之后要追加责任,甚至给予警告,要求赔偿。如果你连这个工作都作不好,那你赶紧下去吧,不要在带领工人这个位子上,因为你作不了这个工作。这点工作你都负责不了,都作不好,那你还能作什么工作?你们再系统地说说,对待祭物,带领工人需要作的一共有几样工作?(第一项是保管,第二项是核对账目,第三项是跟进、了解、检查各种花销,严格把关,对于不合理的花销,在没造成挥霍、浪费之前一定要杜绝,在造成挥霍、浪费之后要追加责任,甚至给予警告,要求赔偿。)按这几个步骤作好不好作?(好作。)这样作线条清晰。如果这么简单的工作都作不了,那作为带领工人,神家的管家,你还能作什么?祭物在各个角落都有被浪费、被挥霍的情况,作为带领工人中的一员你都没有任何知觉,一点儿都不难受,那你心里到底有没有神?有没有神的地位?这就值得怀疑了。你说你爱神的心可大了,你可有敬畏神的心了,但神的祭物这么被人挥霍、浪费,你居然没有一丁点儿的知觉,一丁点儿都不难受,那你对神的爱、对神的敬畏是不是值得怀疑啊?就连你的信都值得怀疑,何况你对神的爱与敬畏了,根本就站立不住,不成立。这项工作是不是带领工人应当尽的职责?(是。)作好这项工作是带领工人应该应分的,是带领工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带领工人除了要检查祭物花销的情况,解决不合理的花销之外,还有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及时地了解祭物的去向以及保管人员的各种情况,目的是为了不让一些恶人、心怀鬼胎的人、有贪心的人钻空子。有些人看到神家的东西这么多,也没人看着,也没人记账,他就总惦记,总琢磨偷,这样的人到处都有。有些人外表看不占人便宜,对物质、钱财没有太大的欲望,那是没有合适的环境,没有合适的条件,真把祭物放在他手里保管,祭物就有可能被他霸占。有人说:“这人以前挺好的,没贪心,人品不错,怎么这点祭物放在他手里就把他显明了呢?”那是你没跟他仔细相处,没深入了解他,没看透他的本性实质,如果你及早地发现他是这样的人,祭物就会免去被恶人吞占的厄运了。所以,为了避免祭物落入恶人之手,带领工人还有一项更重要的工作,及时地了解、掌握祭物的去向与祭物管理者的各种情况。比如说一个人手里管理一两万,他不会贪占,如果管理十万二十万就有危险,人的心就能变。怎么变呢?一万两万还不动心,到了十万、二十万、五十万,人心就动了,“这么多钱我几辈子都挣不来,这些钱就在我手里,要是归我了,那我的日子得多好过啊!”琢磨琢磨,“我这么想心里也没受责备,那神到底有没有?神在哪儿啊?我这么想是不是没人知道啊?没人知道,也没受责备,心里也不难受,这是不是没有神啊?那这钱我要是占了的话,是不是不会遭惩罚、遭报应啊?是不是不会有后果啊?”这是不是在变的过程中?这个祭物是不是危险啊?(是。)另外,有些管理的人不错,也挺细心,也有根基,就是给他一千万他也不会变,也能保管好,但是,他家里有几个不信的。不信的人看到钱就像狼看到猎物一样,就红眼了,别说一千万,就是一千块钱他都能红眼,都能往自己腰包里揣,他们不管是谁的钱,就认为谁揣自己腰包那就是谁的,谁先抢到就是谁的。保管祭物的人身边如果有几个这样的恶狼,那祭物是不是随时随地都有危险?这种情况会不会存在?(会。)如果带领工人心粗,没有责任心,当祭物处在这种危险境地的时候都没有察觉,也不去过问、了解,这是不是就危险了?随时随地都能出事啊。还有一种情况,有的保管员家里又保管祭物,又保管各类物品,还接待弟兄姊妹、带领工人。虽然说暂时相对安全,但从长远来看,祭物放在这里合不合适?(不合适。)即便保管的人合适,但是这个环境、这个条件绝对不合适,要不把人撤走,要不把东西拿走。如果这个工作带领工人不作、不了解,心粗,不尽责任,随时随地都能出事,随时随地都能让祭物遭受损失,落入恶魔之手。再有一种情况,保管祭物的环境特别恶劣。一个随时都能被抄家、搜查,祭物随时都能被没收的地方适不适合存放祭物?(不适合。)那之前放了怎么办?赶紧转移。有些带领工人不尽责任,不作工作,这些事都料不到、想不起来,心里没有,等到出事了,祭物被没收了,他琢磨琢磨,“当时挪走就好了”,就有这么一丁点儿感慨。但是如果不出事,再过十年他都不会挪走的,他看不出这个问题的利弊,看不出事态的严重。碰到这种情况,带领工人应该心里有数,“有一处存放祭物的地方不合适,环境太危险,周围已经有好几个人被抓、被盯梢、被监控起来了,得想办法挪走,挪到相对安全的地方也比放在这儿等待被搜查强”。任何的事情,尤其是保管祭物的事情,都要抢在环境发生以前,抢在祭物被吞占、被恶魔搜走以先,让它安全地、稳妥地、合理地被合适的人保管,不能出现任何的隐患、任何的纰漏,这是带领工人该作的工作。一旦有人出事,一旦有环境出现,一旦有风吹草动,带领工人第一件事应该想到的是祭物是否安全,祭物能不能落在恶人之手、能不能被恶人吞占、能不能被恶魔搜走,祭物有没有损失,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有些带领工人说:“这些事情我们需要冒着风险去做,是不是可以不做啊?我们是不是以人为本,不用把祭物放在第一位,应该把人放在第一位啊?”这个问题问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性啊?(没有。)保管好祭物,管理好祭物,看管好祭物,这是一个好的管家应该尽到的责任,说得严重点,即使你把命搭上都值,都应该,这是你的责任。人总喊“为神死,死不足惜”,人不是愿意为神死吗?现在不让你为神死,就让你为了稳妥地保管好祭物,让你担点风险你愿不愿意?你应该高兴地说“我愿意”。因为什么?这是神对人的托付、要求,这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你不应该推托。你都能为神死,那为神的东西死一回又能怎样?担点风险又能怎样?这不是理所应当、合情合理的事吗?这事不空洞。既然不空洞,那带领工人对于祭物的保管这项工作应该有纯正的认识,也应该担负起这一份责任,别逃脱,别回避这事,也不要逃避责任。你既然是带领工人,这项工作就是你义不容辞应该担起来的担子,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即便是担点风险,即便是有性命之忧,你愿不愿意作?你应不应该作啊?(应该。)你应该愿意作,不能推卸责任,这是神对人的要求,神给人的托付。神对你最起码的要求与托付告诉给你了你都不愿意去作,那你还能作什么?

对于祭物的保管、花销这些工作,带领工人应该作得越细越具体越好,不应该粗枝大叶,更不应该当成别人的事推卸责任。带领工人应该亲自把关,亲自插手过问,甚至亲自处理这些事情,避免一些恶人还有人性不好的人在这事上钻空子,搞破坏。你把工作作得越细,这些恶人、坏人越没有机会钻空子,你过问得越细,管得越严,不合理的花销、挥霍浪费的情况就会越少。有的人说:“这样做是不是为神家节省钱啊?神家是不是缺钱啊?要是缺钱的话,我再奉献点。”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是神对人的要求,也是带领工人作这项工作要遵守的原则。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作为一个在神家担当管家的人,你对待祭物的态度就应该是这样的,否则的话你没资格作这项工作。你如果是普通信徒,既没责任心又不追求真理,就不要求你做到这些。你是带领工人,若没有这个责任心,就不配做带领工人,即使做了也是不负责任的假带领、假工人,早晚得被淘汰。凡是没有一点责任心的人,就是丝毫不维护神家工作的人,都是没有丝毫良心理智的人,这样的人还谈什么尽本分呢?都是没心没肺的废物,应该赶紧离开神家,回你的世界去吧!

关于祭物这方面的常识,或者保管祭物涉及到的真理与人该实行的原则,要是不交通,你们是不是不太清楚?(是。)那在不太清楚这些准确的原则的基础上,人能不能尽到点责任呢?有没有尽上责任呢?多数人是不是就本着“反正神的祭物我不贪、我不占,我没有贪心,我不动,谁花我看着点就行了”这样一个最粗浅的理论、原则?这是不是实行真理?是不是尽责任啊?(不是。)如果多数人的认识就停留在这个标准上,那还真值得交通。通过这么交通,对于怎么保管祭物,还有对于祭物的认识与人应该有的态度是不是明白、了解一些了?(是。)涉及祭物方面的真理,还有涉及怎么保管祭物、怎么对待祭物、怎么管理祭物的原则,就交通到这儿。接下来针对第十一条带领工人的职责,对假带领作一些简单的解剖,看看假带领在对待祭物的态度上有哪些表现,在祭物的保管与管理上有哪些表现。

第一类是一些所谓的带领工人对祭物没有准确的认识。他认为:“祭物名义上是献给神的,其实是献给教会的。神在哪儿也不知道,再说神也用不了那么多东西,献给神只不过是个名目,事实上就是献给教会、献给神家的,不是明确献给哪个人的。教会、神家就是所有人的代名词,言外之意就是大家的,大家的就是公共的,所以祭物就是属所有弟兄姊妹的公共财产。”这个认知准不准确?很显然不准确。有这样认知的人是不是人性有点问题?是不是对祭物有贪心的人?有贪心、有霸占欲望的人,他就采用这种方式、这种观点来对待祭物,分明是对祭物有觊觎之心,想占为己有,自己享用,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不是犹大一类的东西啊?所以这类带领工人就把神的祭物当成了教会的公共财产,他们心存这种态度,对待祭物并不是认真保管,合理地、负责任地管理,而是随意地、大胆地、很放肆地使用祭物,没有原则,谁用都行,谁官大,谁地位高,谁在弟兄姊妹中间有威望,谁就优先占有、优先使用,就跟社会上的工厂一样,单位的轿车,还有好的、高级的东西,都是书记、厂长、总裁使用,神的祭物也应该是这样,谁当带领工人了,谁就优先享受神家这些高档的东西,优先享用这些所谓的献给神的东西,所谓的祭物。所以,凡是以带领工人的名义买高级电脑、高级手机的,还有把祭物据为己有的那些带领工人都认为祭物是公共财物。有的假带领,当弟兄姊妹把奉献的金银首饰以及包、衣服、鞋子交给他的时候,交接的人没有说这是献给神的,这是祭物,他就认为“没直接指明是献给神的,那就是献给教会的,献给教会的就是公共财物,优先享受公共财物的应该是带领工人”,所以他就理所当然地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了。他挑剩下的那些东西,谁爱用谁用,谁爱拿谁拿,大家就瓜分了,人家这叫雨露均沾。跟着他都能吃香的喝辣的,大家高兴,还说“感谢神啊,要是不信神的话,人能享受这些吗?这是祭物,咱们不配享受啊!”嘴上说不配享受,手却拿着东西不放。这类带领工人不但自己霸占祭物、瓜分祭物,在不经任何人允许的情况下私自享受这些祭物,同时对于祭物的管理、花销、使用一律不管,也不选用合适的人去管理、登记祭物,更不查账目,也不严格审查花销的情况。假带领在管理祭物这件事情上特别混乱,有点各自为政的意思。哪个工作组需要买什么东西不用报批,可以私自决定,只要是工作需要就买,不论花多少钱,能不能用得上,是不是必要的,都不用管,反正是花祭物,不是花哪个人的钱,假带领也不监督,也不把关,更不交通原则。买完东西之后有没有人保管,能不能出现问题,这钱花得值不值,保管祭物的人合不合适,有没有偷花钱,假带领一律不管。为什么不管?因为那钱不是他的,谁花都行,反正没花他的钱。在管理祭物的事上什么都是混乱的,混乱到什么程度?就跟社会主义国家吃大锅饭的国有大工厂一样,人人都往自己家里拿东西,吃着厂里的,挣着厂里的钱,还贪占厂里的东西,一片混乱。假带领在购置任何器具的花销情况上不作规定,神家作了规定,他也不严格地审核、核对、跟进、检查,这几项工作都不作。假带领作工作就是一片混乱,什么都没有秩序,到处都是漏洞,处处都让那些恶人、心术不正的人钻空子,占便宜,神的祭物被恶人、心术不正的人肆意地挥霍、浪费,这些人却受不到任何的惩罚、制裁,连点警告都没有。这是什么带领工人?这是不是吃里爬外啊?这是管家吗?这是家贼。

这一类带领工人人格低下,低下在哪儿呢?他把弟兄姊妹奉献给神的和献给教会的财物都不知羞耻地当作是弟兄姊妹共同的财产,所以需要弟兄姊妹来共同花销、共同管理,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因为他当了带领,他有地位,他就有优先权霸占、享用这些东西,但是带领工人该尽的职责他一丁点儿都不尽,就是白吃、白喝、白拿。这是不是人格低下的人?简直是不知羞耻。他就不知道为什么弟兄姊妹会奉献财物,这些财物是奉献给谁的。如果没有神,哪个人能随随便便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奉献出来?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些所谓的带领就不知道、不明白。这些假带领有一个口头禅“神家的祭物”,这个说法是不是有待纠正?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什么?祭物或者神的祭物。如果加定语的话应该加“神”,祭物只能归神,如果不加定语的话,直接就是祭物。祭物不加定语,人应该也知道祭物的拥有者是造物的主,是神,不是人。人不配享有祭物,就连祭司也不能说祭物是他的,祭司在神的许可之下可以享受祭物,但是祭物也不是归祭司所有的。祭物前面的定语永远不会是任何人,只有神,除了神没有其他。那很显然,假带领口里常说的“神家的祭物”这个名称是错误的,应该纠正,没有“神家的、教会的祭物”这一说法。还有些人说“咱们的祭物”“咱们神家的祭物”,这些说法都不对。祭物是受造人类、是跟随神的人献给神的,神是唯一有特权的拥有者、使用者、享有者,祭物不是公共财产,不归人所属,更不归教会、神家所属,而归教会、神家使用,这是神的许可,是神的托付。所以,这些都是不严谨的说法,更是一些心怀叵测之人的说法,是为了迷惑、麻痹人,更为了误导人的说法,他把祭物划分到公共财产,归教会所属,或者归神家所属,或者归所有弟兄姊妹所属,这都是有问题的,都是错误的,应该纠正。这是一类假带领的表现。这类人把祭物当成公共财产,自己随意拿来用,或者他认为自己是带领,有权力分配这些东西,就分给大家,分给他喜欢的人,让大家均分。他想创造一种什么局面呢?人人平等,人人都能享受神的恩典,大家共有的一种局面。他想慷神家的慨收买人心,这是不是恶心啊?这是卑鄙无耻的作法。怎么定性这类人呢?这类人对祭物有贪心,为了不让人监督他、揭露他,不让人分辨他,他把剩下的、他不用的分配给弟兄姊妹,收买人心,达到人人平等这样一个局面,让大家都跟他一起沾光,大家就不揭露他了。你们如果碰到这类带领,从他身上能沾点光,能享受这个公共财产,有这样的权利,得着这样的便宜,你们是不是很满意啊?你们能不能拒绝啊?(能。)你们如果有贪心,没有敬畏神的心,不惧怕神,你就不能拒绝。但凡有点人格、有点理智、有点敬畏神之心的人都会拒绝,还要起来谴责他,对付修理他,制止他,“你作为一个带领工人,首先应该把祭物管理好,而不是贪占祭物,更不是私自做主把祭物按照自己的意思分配给大家,你没有这个权力,这不是神给你的托付。祭物是归神使用的,教会使用祭物是有原则的,不是哪个人说了算,你虽然是带领工人,但这不是你的特权,神没赋予你这个特权,你没资格动用神的东西,神没托付你作这项工作。所以你赶紧把弟兄姊妹献给神的金银首饰摘下来,把弟兄姊妹献给神的衣服脱下来,把弟兄姊妹献给神的吃的吐出来。如果你还是人的话,你要脸的话,你赶紧这么做。另外,你把这些祭物都发给谁了,讨好谁了,都让谁霸占了,谁享用了,你赶紧收回来。你如果不收的话,我们就通告所有的弟兄姊妹,当犹大处理你。”你们敢不敢这么做?(敢。)对于祭物人人都应该有这个责任,也应该有这个良心、有这样的态度去对待,当然也应该有这样的义务去监督别人怎么对待祭物,是否保管好祭物,是否按原则去管理祭物。别认为与己无关就不负责任,说“反正我不是带领工人,我没有这个责任,即使我发现了也不用管,也不用吱声,那是带领工人的事。谁乱花钱,谁贪占祭物,谁是犹大,到时候神惩罚他,谁的后果谁自己负,不用我管,我多嘴干什么呀?”这人怎么样?(没良心。)你发现了带领工人没有了解到的一些角角落落的事情,你就应该当面警告当事人,同时要及时地反映给带领工人,说“我们的组长、带领常常把弟兄姊妹奉献的祭物据为己有,另外还乱花祭物,买这买那,虽然买的东西都是工作所需,但是他的花销多数都是不合原则的,不跟别人商量,自己做主。神家能不能给予处理?”反映、报告,这是每个人的责任。这是一类假带领的表现,这类人对祭物的态度是把祭物当成公共财产。

第二类,有一些带领工人不知道怎么管理祭物,心里只知道祭物不能动,不能随便挪用,不能贪占,祭物可是神圣的,是分别为圣的,不能有非分之想,但是到底怎么能把祭物管理好,能够在保管祭物这事上当好神的管家,他没有路途,没有原则,没有具体的工作方案、措施。所以,在祭物的登记、统计、保管甚至出入账目、花销等等这些事上,这类假带领很被动,有人报批单子就签字,有人申请报销就给报销,有人申报什么名目的钱就给。保管祭物的地方、人员合不合适,他不知道,不会看,看不透人的心,也看不透人的实质。所以祭物在这些人的管理范围之内,每笔账虽然都记着,但是从这些账目、花销的明细上来看,很多的花销是不合理的,是没必要的,是多余的,很多的花销是浪费。这些祭物就在带领工人的签字之下流失了。外表看起来他们是作了具体工作,事实上他们作的没有丝毫的原则,不是把关,而是走过程,守住一个规矩就完事了,根本就达不到管理祭物的标准,更达不到管理祭物的原则。所以在这类假带领的带领期间,祭物的花销有很大一部分是为工作,当然也有一少部分是为尽本分之人的生活所需,为工作方面的花销不合理的地方也很多,当然为生活方面的花销不合理的地方就更多了。在所谓的带领工人的监督之下,这些不合理的花销为什么能产生呢?就是因为这些带领工人作工作不负责任,走过程,应付了事,不按原则办事,不得罪人,当老好人,没把好关,甚至管理祭物的人没有一个是真正负责任的人,没有一个真正能把关的人。保管祭物的环境合不合适,他们也不管,不操心。当危险临到的时候,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能往哪儿逃,自己家的钱能不能被搜走,而祭物的去向,祭物的状况有没有危险,也不了解,也不打听。也可能是良心的作用,事发之后两三个月甚至半年才问一下,得知祭物被没收了,被恶人吞占了,祭物不知去向了,心里难受一会儿,祷告祷告认个错就完事了。这是什么东西呀?这样作工作是不是有问题呀?对待祭物有这样态度的人,神会怎么对待他?会不会把他当真信的人呢?(不会。)那神会把他当什么人?(当外邦人。)神把人当外邦人,人会不会有感觉?灵里麻木、痴呆,做事没有亮光,临到事没有神保守,常常软弱、消极,在黑暗中活着,虽然常常听道,作工也能吃苦付代价,但就是没有长进,一副可怜相,这就是“成果”。这是不是比受惩罚还难受?你们说,人信神信出这个成果,是可喜可贺,还是可悲可哀呀?我看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类带领工人对于管理祭物这项工作不是太较真,虽然嘴里说着“神的祭物人不能动,谁也别贪占,别落入坏人之手”,嘴上口号喊得挺好,满口仁义道德却不干人事。虽然他没有贪占,对祭物没有非分之想,没有霸占的意思,甚至有些人无论有什么样的花销,从来不用神家花钱、不动用神的祭物,都是自己花钱,但是作为一个带领工人,对待管理祭物这件事情他却不作任何实际工作,连打听祭物的花销情况、对祭物花销的把关这么简单的事都不做,这明摆着就是假带领。他对祭物的态度就是:“我不花,我不占,我也不管别人怎么花、别人占不占。”那我说你这种既不冷也不热的态度很麻烦。你不花也不占,这是人应该做到的,但是作为带领工人,更应该做到的是把祭物管理好,你却没有做到,这叫失职。这就是假带领的表现。你虽然没贪占,也没花一分钱,也没占有任何一样祭物,但是因为你不作实际工作,因为你在管理祭物这件事情上没作任何具体的管理工作,你就被定性为假带领,这合情合理。有的带领从来不占有一样祭物,大家都用他也不用,神家平均分配的时候他都不要,看着挺干净、没有贪心,但是让他去管理祭物,他却不作任何具体的工作。不管谁花祭物,他都签字同意,连过问都不过问,多一句话都不说。这类人虽然没贪占一分一毫的祭物,但是祭物在他的管理范围之内被恶人吞占了,因为他的不保管、不作实际工作,祭物能被任何人挥霍浪费。这些挥霍浪费是不是跟他的管理有关系?是不是他的失职造成的?(是。)那他是不是与这些人的恶行有份?他是不是有责任哪?这个责任重大,逃不了干系。他就本着“反正我不贪占神的祭物,我也没有那个心,没有那个打算。谁花我也不花,谁占用我也不占用,谁享受神的祭物我也不享受。我对祭物就是这个态度,你爱咋咋地”,这类人有没有?(有。)敌基督花祭物买高档服装、奢侈品,甚至买车,你们说这类假带领能不能看出这是问题?他自己不贪不占,他有这个态度,他是不是认为贪占不好?(是。)那敌基督这么大的恶行他为什么不制止?为什么不当回事?为什么不搭理?(不愿得罪人。)这是不是恶行啊?(是。)没有尽到一个管家该尽到的责任。在你管理期间祭物被恶人吞占,祭物被挥霍、被浪费、被不合理地花销,祭物就这样流失着,你却不作任何工作,连一句话都不说,这是不是失职?这是不是假带领的表现?你该尽的责任没尽上,该说的话不说,该作的工作没作,那你注定就是假带领。假带领什么道理都明白,就是不作实际工作,不作实际工作注定就是假带领。你以为“我没贪,我没占,别人贪占那是别人的事”,那你就不是假带领了吗?没贪没占那是个人的事,但祭物你保管好了吗?在祭物这件事情上你的责任尽到了吗?没尽到那你就是假带领。你别打着借口说“反正我不贪、不占,那我就不是假带领”,不贪不占这不是衡量一个带领的标准。衡量一个带领的标准是他在神所托付的事情上尽到了责任,做到了人该做的,尽到了人该尽的义务。那在管理祭物这件事情上,你的义务是什么?你的责任是什么?很明显你没有做到,你只是走过程,你怕得罪人,你不怕得罪神。你因为怕得罪人、怕伤了你在人心中的好形象而置祭物于不顾,你有这样的表现那你注定就是假带领。这不是扣帽子,事实在这儿摆着,你连你的义务、责任都尽不上,你太自私了。你把自己的物品、私有财产管理得挺好,兢兢业业的,不让它风吹、日晒,不让任何人拿走,也不让任何人占你的便宜,可对祭物你却没有一丁点儿这个心,连管理你自己物品的十分之一的责任都没有尽上,你算什么好管家?你算什么带领工人?你分明就是假带领。这是一类假带领的表现。

还有一类假带领也挺可恶。这类人当上带领后,他看原来保管祭物的人花钱大手大脚,太浪费,就给撤换了。他就想找一个会精打细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会过日子的人,他觉得这样的人才是好管家。结果他看谁都不合适,最后就自己保管祭物了。弟兄姊妹说传福音需要印点福音资料,这个带领觉得印书得花不少钱就不让印,也不管是否工作急需,只要省钱就行。他根本不知道神的祭物用在什么地方最合神心意,他就知道保护好神的祭物一点不动,该花的也不花,把关把得真是“好”啊!这样还怎么开展工作啊?这个带领办事有没有原则呀?(没有。)该作的工作不让作,该印的书籍不让印,必须花的钱他不花,任何合理的花销都不允许,这是不是管理?(不是。)这叫什么呀?这是不懂原则。不懂原则的人作工作不会管理,他就认为得把这些钱看好,一分都不能让它少,任何的花销都不能动用这些钱。这合不合神的心意?(不合神心意。)没有原则地瞎管,没有原则地把关,这不是管理。乱花、浪费、挥霍不是管理,把着关一分不让花,合理的花销被管制、被限制也不是管理,这些都是不合原则的。因为有些人不明白使用、分配、管理祭物的原则,所以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笑话、各种各样的乱象。外表看这个带领工人很负责任、很尽心,但是工作作得怎么样?(没有原则。)因为没原则,所以当地的福音工作遭到拦阻、限制,一些业务工作也因为他把关太严受到限制。外表看他很认真、很负责,事实上,因为他不通灵,还要冒充属灵,冒充为神把关,为神家把关,为神家节省,为神节省,还要打着这样的旗号,严重影响了各项工作的进展。这类人能不能被定性为假带领呢?(能。)这够得上假带领了。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对福音工作、教会工作构成了搅扰打岔,这些搅扰打岔是因为他不明白原则,根据自己的喜好、观念乱作工作,也不寻求真理原则,也不跟人商量、配搭而导致的。虽然祭物在他这儿不会被浪费,不会被挥霍,但是因着他不合原则的管理,因着他人为的、想象的做法,影响了神家工作的正常运作。所以根据这条表现把他定为假带领,这一点儿都不为过。为什么这类人也被定为假带领了呢?这类人不会作工作,他对待祭物有这么左的作法,那其他工作能作好吗?肯定不能。这类人的领受是不是有问题?(是。)领受偏谬,守规条,伪装,假属灵。他不考虑神的工作,不按原则办事,做事找不着原则,就凭头脑、人意,所以作工作的后果就形成搅扰、打岔,作工作的方式很愚蠢、笨拙,让人恶心。这类人明显就是假带领。有没有人说“这么保管祭物,这么用心地作这项工作,还被定性为假带领了,那我不管了,谁想花谁花,谁想用谁用,谁想占谁占吧”?揭露各类假带领的不同情形、不同表现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让人掌握原则,避免走假带领的路。)对了,让人掌握原则,能作实际工作,按照原则作好工作,尽到责任,别凭想象、观念,别有人意、血气,别用自己想象的一种理论来代替真理原则,别冒充属灵,别用自己认为的属灵冒充原则、代替原则。这类人在带领工人中间也有一部分,值得人警戒。

还有一类假带领,他们对于祭物的管理这项工作作得更是一塌糊涂。他认为作为带领工人眼睛不能总盯在祭物上,不能对祭物那么用心,一方面把教会行政工作作好,另一方面把教会生活、神选民生命进入的工作作好,再一方面把各项业务工作抓好就行了。他认为祭物是神供应给教会的一些财物,这些财物就是为带领工人的生活、工作所需而预备的,言外之意就是祭物是为带领工人预备的,一个人只要被选为带领工人,神就允许他享受这些祭物,带领工人就有优先权分配、享受、花销这些祭物,所以一个人当了带领工人之后,那就变成了祭物的主人,祭物的管理者与拥有者。所以,他们作工作接触到祭物时,不是登记、统计、保管祭物,也不是核对祭物的出入账目,更不是检查祭物的花销与分配情况,而是了解、掌握有哪些祭物,有没有带领工人能享受着的,享受不着的怎么办。这些带领工人对待祭物的态度就是这样。在他们眼中祭物不需要登记、统计、保管,检查出入账目或花销的情况,这些与他们没关,他们只要把祭物分配给带领工人优先享受就可以了,所以带领工人的话就是原则,怎么花销、分配祭物都是带领工人决定。他认为人被选上带领工人那就是被成全了,就像祭司一样,有特权享受祭物,对祭物有话语权、使用权、分配权。有的地方,弟兄姊妹奉献的东西还没经过专人登记、统计、入库之前,带领工人就已经过目了,筛过、滤过了,自己能用的就留着,能吃的进肚了,能穿的在身上了,自己用不上的,看哪个人需要,直接就分配了,他就替神做主了,这就是他的原则。这是怎么回事?真把自己当祭司了?这是不是有点不像话?(是。)还有的带领工人看见这家缺两把椅子,那家少一个炉灶,谁身体不好需要吃保健品,他都用神家的钱去买。这一切祭物的分配、用度、花销、使用权都归带领工人所属了,这合不合理?这个做法是不是认知上出问题了?他凭什么做这个主啊?带领工人有没有权力支配祭物?(没有。)是让你管理,没让你支配使用,你没有特权享用。带领工人等不等于祭司?等不等于被成全的人?是不是祭物的拥有者?(不是。)那他为什么就私自做主给这家买什么,给那家买什么,为什么有这个权力?谁给他的权力?工作安排有没有规定说“带领工人一上任首先把持神家的财务大权”?(没有。)那为什么有一部分带领工人会这么认为?这是什么问题?弟兄姊妹奉献了一件价值昂贵的衣服,第二天有个带领工人就穿上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人保管呢?为什么弟兄姊妹奉献的祭物落入个人手里了?这个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带领工人。带领工人不但不管理好祭物,反倒带头霸占、私自享用祭物,这是什么问题?如果从带领工人在管理祭物这件事上不作实际工作这一点来看,那他可以被定性为假带领,但是从他霸占、私自享用祭物这件事上来看,那就百分之百可以定性为敌基督了。那这个人到底应该怎么定性合理?既是假带领,也是敌基督。在管理祭物上,假带领对祭物都过目了,也托付人管理了,但是在这之前他自己已经霸占一部分了,私自做主分配一部分了,剩下那些他看不上的,或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不想给别人的,就先撂在一边。剩下的这些祭物的去向到底怎样,有没有被合适地保管,是不是该定期去检查,有没有人偷,有没有人霸占,这些他一律不管。他的原则是:“该我享受的,我需要的,我已经拿到手了,剩下我不需要的,你们谁愿意拿谁拿,谁愿意管谁管,谁手快那就是谁的,落在谁手里那谁就占便宜了。”这是什么原则、什么逻辑啊?这样的人纯粹是魔鬼,是畜生。

有个假带领说仓库里的东西可多了,我问他有没有登记,他说:“有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没法登记。”我说:“这话是浑话,怎么就没法登记啊?刚拿过来的时候应该有记录啊。”“那都很早了,没法知道了。”这话怎么样?负不负责任啊?(不负责任。)我说:“还有些衣服,看看弟兄姊妹谁需要,发给他。”“有些衣服都过时了,没人稀罕。”我说:“弟兄姊妹需要的你就发,不需要的你作合适处理。”他就没下文了。这是不是在尽职尽责呢?你让他作一项工作,他就一个劲儿地抱屈,一个劲儿地说消极话、提难处,他就不说按照原则把这些事办好,没有一丁点儿顺服的意思。你无论提什么要求,他就一个劲儿说难处,就好像是说得你没话了他就赢了,占上风了,他的工作也就作完了。这是什么东西啊?让你做带领工人,不是让你创造麻烦,不是让你提难处、提问题的,而是让你解决问题、处理难处的。你要是真会作工作的话,提完这些难处之后,你再说说这些难处你是怎么解决的,你是怎么按原则处理的。假带领除了喊口号、讲道理、说大话,说些客观的理由、借口之外,没有任何的实际工作能力,对于管理祭物这件事,同样做不到按原则办事,做不到尽责任,就这么弱智、这么无能。这么弱智、无能还觉着自己当了带领工人有权了,有地位了,身份尊贵了,是祭物的拥有者、使用人了,有特权了。这类假带领除了会享受花销祭物的特权之外,对于任何不合理的使用、分配、花销祭物的情况不作任何的处理,看不见,发现不了,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因为他什么也不是,除了知道享受当带领工人这点优越感之外,对于神对带领工人的要求与作神家工作的原则,他丝毫不明白,就是个饭桶、废物、弱智。就这样的货还想享受地位之福,这是不是让人恶心啊?通过揭露这类假带领,你们明白了什么?这类人当了带领工人就想对祭物打主意,两只眼睛就死死地盯在祭物上,让人一下就能看出,他对大手大脚地花钱、挥霍这事是仰慕已久的,现在终于轮到他了,也能这样随随便便地花钱,随意使用神的祭物,享受不劳而获的东西,这些一下就暴露出来了。你们看看过去的、现在的带领工人中间有没有这样的人?总错误地理解带领工人的职责与定义,一当上带领工人,就把自己当公家人了,就要把自己列在祭司的团队里,就把自己当尊贵人了,这是不是有点弱智啊?当了带领工人是不是就是非人类了,就变圣洁了?当了带领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得享受祭物,这类人是不是弱智?这类人肯定是弱智,这么交通他都不知道人的本分、职责是什么,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智。这类带领工人肯定有,而且这类人的表现很明显、很突出。

各类假带领在保管祭物这件事上基本上就是这几种表现,问题再严重的就不是假带领的范畴了,就是敌基督了,所以这个范围你们得掌握好,他是假带领,不是敌基督,敌基督的人性、作法、表现、实质都比假带领严重得多。假带领多数是素质差,弱智,没有工作能力,还有领受偏谬、不通灵,人格低下,自私卑鄙,心术不正,导致在保管祭物这件事上作不了实际工作、不作实际工作,影响到祭物的合理的管理、合适的保管,更甚至有一部分祭物因为假带领的失职,因为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不按神家原则、要求办事而落入恶人之手,这个问题也没少出现。揭露假带领的各种表现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人格低下,自私卑鄙,领受偏谬,没有工作能力,素质差,还有傻瓜、弱智。有的人说:“之前揭露的几种表现我们都承认,但傻瓜、弱智怎么能当带领呢?”你们承不承认有些带领工人就是傻瓜、弱智?有没有这类人?有的人说:“你也太小瞧我们了吧,我们都是现代人,是大学生、高中生,我们对这个社会、这个人类有极高的分辨能力,怎么能选一个弱智做我们的带领呢?绝对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呢?你们多数人也是弱智,智商也不健全,选一个弱智做带领那太容易了。为什么说多数人是弱智呢?不说选带领这事,就说多数人反复地做一件事情,长年累月地做一件事情,做一段时间之后还找不到规律、掌握不了原则,这是什么问题?在这一件事情上找不到问题的实质、根源,也找不着事物发展的规律,更遵循不了做这件事情该有的原则,这都叫弱智。涉及本分上的事你们多长时间能掌握原则呢?有些人作了几年文字工作,到现在写文章、写剧本还都是空话,还抓不住原则,不知道什么是实际,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是实际,这就是智商不行。就你们这个智商,选一个弱智做带领那不是太容易了吗?不但能选,还认定他了,要撤他你还不愿意呢,等过了两年你看透了,明白了,当时说什么都不让撤,你是不是比他还缺心眼儿?有的带领工人为什么说他智商不够呢?他就会干一样活儿,还是事务性的手工活,稍微带点逻辑性的工作就不知道怎么处理了,再多一样工作,他就不知道怎么作了,蒙了,蒙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是不是智商有问题?这样的带领是不是你们选上来的?你们还佩服得五体投地,“人家信神也不找对象,为神花费二十多年了,可有受苦的心志了,作工作可认真了。”“那他作工作懂原则吗?”“人家不懂原则谁懂原则啊?”结果一检查工作,那是一塌糊涂,什么工作都落实不下去。你告诉他作工作的原则,他永远不知道怎么作,就一个劲儿地问,必须直接告诉他怎么办,他才知道怎么做。告诉他原则就等于没说,一条一条都给列好了也不会落实。这类带领有没有?怎么告诉他原则他都听不懂,都落实不了工作,同样的话、同样的事交通几次,嘱咐几次,再去一看,问题一丁点儿都没解决,还要问怎么办,少说一句都不行,这是不是弱智啊?这样弱智的带领是不是你们选出来的?(是。)这个否认不了吧,这一类带领绝对有。

今天交通的假带领的各种表现主要是涉及祭物的管理工作,通过揭露假带领的各种表现,人应该知道管理祭物这是带领工人的一项重要工作,不要忽视。虽然这也是一项事务性的工作,但是这项事务性的工作跟其他工作不一样,跟管理弟兄姊妹的日常生活这样的事务性工作性质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在哪儿呢?因为管理祭物这项工作,所保管的东西是属神的,如果用一句不恰当的话来说,这些东西是神的私有财产,所以带领工人更应该对这项工作做到尽心、尽职、尽责。如果按照这项工作的性质来看,我把它列到一项行政工作当中,我认为不过分。把它列在行政工作的范畴里的原因是作这项工作涉及到人对神的态度,涉及到人对属神的财物的态度,所以需要人有正确的态度、掌握正确的原则去作这项工作。之所以把它归到行政工作范畴里,是要带领工人明白作这项工作很重要,这项工作的任务很重,担子很重,不要当成一般的事务性工作去对待,要对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有准确、深刻的认识,然后要做到尽心、尽职、尽责。人对待人可以忽略,可以不用心,但对待神,我劝人不要稀里糊涂,不要应付糊弄,不要光说不做。把管理祭物这项工作作好,这是神对带领工人的一项重要的托付。

二〇二一年五月八日

上一篇: 第六十三篇 分辨假带领(十一)

下一篇: 第六十五篇 分辨假带领(十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二十七篇

人的作为不曾打动我的心,不曾被我看为宝贵,在人的眼中,我对人总是不放松,总是在对人施行权柄。在人所有的作为当中,几乎没有一事是为我而做的,没有一事曾在我眼前站立住,最终,人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前无声无息地倒下了,之后,我才显出了我的作为,让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失败中认识我。人的本性并未…

第六十七篇

我的众子公开显现,显现在万民面前,谁敢公开抵挡,我必重重地刑罚他,那是一定的。今天,凡能够起来牧养教会的都已得着了长子的名分,就在现在与我同在荣耀里了,我所有的也是你们所有的。凡真心顺服的我会赐给你够用的恩典,使你力大无穷,无人能比得过。我的心意完全在你们这些众长子身上,只愿你们…

第三十篇

或许有的人对神的话看出一点门道,但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的感觉,深怕落入消极之中,所以一直是处于悲喜交加之中。可以说,在所有人的生活之中都充满忧愁,说得夸张点,每个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在受熬炼,不过,我可以这样说,每个人每天都是灵里不得释放,似乎三座大山压在其头顶上,没有一个人整天的生活…

第五篇

山河易改,水流有向,人的生命并非地久天长,唯有全能神是永远复活的生命,世世代代永远长存!万事万物都在他的手中,撒但就在他的脚下。今天是神预定的拣选,把我们从撒但手里拯救出来,他真是我们的救赎主,永远复活的基督生命竟作在我们里面,使我们与神生命有缘,竟能和他面对面,吃他、喝他、享受…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