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篇 分辨假带领(十三)

上次聚会交通的是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十一条,交通了带领工人对于保管祭物这项工作该尽到的责任与该作的工作。带领工人在这项工作上要作的主要是什么?(第一项是保管,第二项是核对账目,第三项是跟进、了解、检查各种花销,严格把关,对于不合理的花销,在没造成挥霍、浪费之前一定要杜绝,在造成挥霍、浪费之后要追加责任,甚至给予警告,要求赔偿。)基本上就是这几条。主要是保管好,然后是核对,接着是跟进、检查,正确地使用、花销。第十一条交通完之后,人对祭物有了一个准确的理解和认识,也知道了带领工人对于保管祭物要作的工作,以及假带领对于这项工作是怎么作的,有哪些具体表现。不管是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还是交通假带领的各种表现,不管是从正面交通还是从反面揭露,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明白怎样作好这项工作,怎样杜绝那些不合理的保管、不合理的做法以及不合理的花销。除了带领工人之外,其他人在明白了这项工作之后,也应该对保管祭物这项工作尽上自己的责任。尽上什么责任呢?要监督,发现问题要及时反映,起到监督、反映的作用。别认为“保管祭物这项工作是带领工人的职责,跟我们普通信徒没关系”,这话不对。人既然明白了这些真理,那人该尽的责任就应该尽到。对于带领工人发现不了的问题,或者有一些死角的地方,带领工人够不上的地方,如果有人发现在涉及祭物的保管、分配、使用上有不合理的问题,可以向带领工人反映,达到让祭物有合理的保管、合理的使用与合理的分配,这是每个人的责任。

第十一条交通完了,接着交通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十二条——及时准确地发现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并加以制止、限制,扭转局面,同时交通真理让神选民从中长分辨、学功课。这一条的主题是什么?主要内容是什么?在第十二条当中要求带领工人作的工作项目主要就是解决教会当中出现的不正常的人事物,打岔、搅扰、破坏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各类问题。那带领工人首先要明白什么才能达到处理、解决好这些问题,作好这项工作,尽上自己的责任,这个是主要的。这一条职责中说“及时准确地发现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及时地发现这些问题,那这些问题都包括什么,这是不是要发现的目标啊?目标有了,范围有了,就知道要解决哪些问题了,就知道带领工人要作的工作、要尽的责任是什么了。所以说,在第十二条当中对带领工人的要求主要是什么?要想制止、限制,扭转局面,同时交通真理让神选民从中长分辨、学功课,前提是什么?如果你眼睛看到问题却发现不了这是问题,不知道这是什么问题,不知道这个问题的实质、性质是什么,那你能不能做到制止、限制?绝对不能。所以在想制止、限制、扭转局面、解决问题以先,带领工人要作的工作是什么?得明白一些真理原则,这个就很重要了。如果一个带领工人在解决教会中出现的各种问题、难处以先,并不明白哪些问题是打岔搅扰,也不知道哪些问题的出现能影响到教会的正常秩序,更不知道人说的哪些话、做的哪些事,在人中间发生的哪些事能影响到教会的正常秩序,能搅扰打岔神的工作,或者事情已经发生了,各类人事物已经摆在眼前了,却不知道这就是打岔搅扰神工作的问题,也不知道这些问题会给教会正常的秩序带来什么样的不好的影响与后果,那这个带领工人即便是有心志、有意愿想作好工作,想制止、限制教会当中出现的各类不正常的人事物,打岔搅扰神工作或者教会正常秩序的人事物,能不能达到呢?(不能。)那这里要交通的重点是什么?带领工人首先得明白真理原则,知道教会当中出现的哪些问题是问题,哪些问题的性质能构成打岔搅扰。明白了原则之后,明白了出现的各种问题的实质与性质之后,才能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带领工人对于这项工作要作的,首先是发现问题,在所发现的问题上准确地了解、判断、分辨出现的这类事情是哪类性质,对神的工作、对教会正常的秩序有没有影响,能不能打岔搅扰神的工作,是不是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一类事,这是带领工人首先应该明白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明白了这个之后,才能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才能达到第十二条中所说的“加以制止、限制,扭转局面”。总之,你在解决问题以先,要先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什么现象出现是问题,什么情形、情况、状态出现了是问题,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什么,严重到什么程度,该怎么做,这类问题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该怎么解剖,这是带领工人首先要明白的。带领工人既然需要明白这些问题,那咱们就这些问题分几个方面来交通,交通得具体一些,让带领工人或者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些问题的出现应该怎么面对,怎么对号入座,怎么用真理原则去解决,以便达到当带领工人失误的时候,或者无能为力的时候,或者不太明白这项真理的时候,大家都能共同起来面对这个问题,达到当打岔搅扰神工作的这些问题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能起来制止、限制,争取让打岔搅扰神工作的各类人事物在各种场合或者在各处教会能够被制止、被限制、被定罪。那咱们就从最具体的问题来交通。

带领工人要想发现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问题,从哪些方面开始着手呢?第一条,先从教会生活入手来发现这些问题。教会生活当中一般会出现哪些问题是打岔搅扰这类性质的,大家心里是不是都有一些了解?教会生活当中不管人数多少,打岔搅扰的问题肯定是会出现的。那从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各类打岔搅扰的问题或者现象来看,你们所能了解到的有哪些?(聚会交通真理总是跑题,不围绕中心。)(还有一贯讲字句道理。)交通真理跑题,比如说人家交通怎么忠心尽本分,他交通怎么伺候好丈夫(妻子)、儿女,人家交通忠心尽本分是对神,他说忠心尽本分是对自己家、对自己亲人,这是不是跑题了?(是。)大家要是打断他他还不愿意,说起来没完,限制还不行,若限制他他就生气,就恼,就发脾气,占的时间还挺长。这上升不到打岔,但是带点搅扰的性质,这个性质很严重。交通真理跑题,这个是一类问题,可以归结到打岔搅扰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当中。第二项,讲字句道理,这个是否够得上打岔搅扰得看情节严重程度。有的人讲字句道理是因为他没有实际,他一张口就是字句道理、空话,但是他没有存心想借着讲字句道理的机会迷惑人让人高看,经过限制、劝阻,他就有自知之明了,以后就少说了,基本上不占用大家的时间,说几句觉得没意思就不讲了,这个不算打岔搅扰。就是有意讲字句道理,存心想迷惑人的,明知道是字句道理也要讲,讲的目的就是让人高看,能拉拢人,能迷惑人,想争地位,这个性质就严重了,这跟不明白真理光讲字句道理的性质不一样,这个就构成打岔搅扰了。教会生活当中打岔搅扰的各类人事物应该很多,不是光讲字句道理、跑题这类问题。另外,拉帮结伙这是一项,挑拨离间这是一项,整人、打击人,还有散布观念,释放消极,传播谣言,争夺地位,这些都是。这些问题就严重了,比交通真理跑题的性质严重多了。还有一个关于选举的问题,选举时出现的问题哪一类涉及到打岔搅扰了?比如说,在选票上作假这是破坏选举的一种做法,暗箱操作这是一种做法,还有在下面做人的思想工作拉拢人,一个人写好几张选票,把选上的人的选票作废了,这些都是选举当中出现的问题,这些是不是都构成打岔搅扰了?(是。)这类问题统称违背选举原则。还有一条,唠家常、拉关系、办私事。他来聚会就是这一套,他不是来聚会的,不是来明白真理、交通神话的,就是来办私事的,这类问题严不严重?(严重。)这也够得上打岔搅扰了。

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打岔搅扰的各类问题,咱们总结一下。第一条,交通真理常常跑题;第二条,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让人高看;第三条,唠家常、拉关系、办私事;第四条,拉帮结伙;第五条,争夺地位;第六条,挑拨离间;第七条,打击人、整人;第八条,散布观念;第九条,释放消极;第十条,传播谣言;第十一条,违背选举原则。一共十一条。这些是咱们限定在教会生活范围里出现的打岔搅扰性质的问题。在大家聚到一起过教会生活时出现的这些种种问题就是打岔搅扰性质的问题了,这些问题就需要带领工人站起来加以制止、限制,不能任由它发展。如果带领工人一个人、两个人限制不住,所有的弟兄姊妹应该共同起来限制他。如果他不是故意的,他人不坏、不恶,光是不明白真理,可以帮助扶持、供应交通。如果打岔搅扰的人是恶人怎么办?情节轻者,通过交通、制止,把他限制起来,如果他甘愿在教会中当一个最小的,以后再也不做打岔搅扰的事了,再也不说打岔搅扰的话了,能老老实实地呆在教会当中,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能听话、顺服,接受弟兄姊妹对他的限制,那就可以暂时把他留在教会里。如果他不接受,还起来反抗,与所有的人敌对,再采取第二步措施——清除。这样做合不合适?(合适。)下面就来交通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打岔搅扰性质的各类人事物。

第一条是交通真理常常跑题。跑题这个事怎么定规?怎么能看透所交通的话是跑题了?交通真理跑题这个事在你们身上是不是经常出现?是不是家常便饭啊?(是。)那这个问题到什么程度才算是打岔搅扰这类性质呢?如果都定规成打岔搅扰这类性质,那以后过教会生活的时候是不是人都不敢说话、不敢交通了?不敢交通了这是不是对这个问题没看透啊?(是。)那交通真理跑题构成打岔搅扰的是哪类问题,把这个定好、定准了,多数人就不受辖制了。因为你们正常说话都跑题,那交通真理跑题就更是常事了,所以为了你们不受辖制,有必要把这个事交通透亮。不要因为怕跑题、怕构成打岔搅扰,聚会就不说话了,有话也不敢说了,或者想说话的时候得先斟酌好了,“是不是跑题呢?脑袋里想的所有要说的这些话跟主题有没有关系?哪句话没关系呢?哪些事没关系呢?想好了之后得打个草稿、列个提纲,按着提纲、按着草稿说,千万别跑题,要是跑题就该构成打岔搅扰了,可不能这样说话”,这是不是有点教条了?这是不是人在不明白真理的基础上而有的表现?人在不明白真理的情况下就处处受限制、受辖制。那什么是跑题?到底怎样说话跑题是构成打岔搅扰了呢?就一个话题交通一下自己的认识、自己的理解,这是不是跑题?就一个话题找一段神的话、找一段别人的经历来交通,这算不算跑题?就一个话题简单扼要地交通一下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个与主题有关的事件,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得到了哪些认识,明白了哪些真理,明白了神的哪方面心意,这算不算跑题?就某方面话题交通,话语啰唆一点,表达得不太清晰,翻来覆去地说了好几遍,这算不算跑题?这都不算跑题。那什么是跑题呢?如果这个话题太广泛的话,咱们就直接说什么是打岔搅扰。就交通真理跑题这个问题来说,说哪些话、有什么样的表现构成了打岔搅扰?这里的打岔搅扰的性质是什么?问题的实质是什么?这个跑题的性质怎么就构成打岔搅扰了?这是不是值得交通?交通完这些是不是就明白什么是跑题了?(是。)那你们就这个问题来回答一下。(交通的是跟真理没有关系的一些话题,比如家长里短、家务事、扯闲篇的事,还有一些外邦社会潮流的事,听了之后能搅扰人心,让人不能安静在神面前揣摩神话,这样的交通就是跑题了。)这里面说了几个重点?(一个是跟真理没有关系的话题。)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与真理没关。一个是扯皮、唠家常,再一个是把真理说成了一些文化传统、人的道德思想,还有一些人认为高尚的东西,等等,这是跑题了,这些与真理无关。比如,神话说“年少的人不该没有理想”,他交通“自古英雄出少年”“有志不在年高”,你讲怎么敬畏神,他交通“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心得向善”。这是不是跑题了?这些话是不是与真理无关啊?这些话是什么?(撒但哲学。)这是撒但哲学,也是某个种族的传统文化。第一项是所讲的话题与真理无关,说一些外邦人认为对的、高的理论哲学来往真理上生搬硬套,这就是跑题了。与真理无关的话题,这个应该好明白。第二个重点是搅扰人心思。聚会的时候不交通真理,就交通知识、学问,交通哲学、法律,或者交通社会现象以及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这就搅扰人的心思了。人一听,“这些是真理吗?”他交通一些不是真理的东西,就着真理这个话题牵扯出不少问题,这些问题与真理无关,他当真理交通,让人心思混乱,人听着听着就从交通真理的这个心思里、思维里跑到外面事上去了。跑到外面事上人的表现是什么?人该注重知识、注重学问了。搅扰人心思,这方面性质严重。第三方面就是所讲的话题让人异象模糊,还能误解神。有些人本身对真理不太透亮,还想假装透亮明白,然后交通真理时就用一些高深的道理来凑话,把自己听过的、自己脑海里能记住的一些宗教道理凑到一起,云山雾罩的,人听完之后异象就模糊了,不知道他要讲的真理到底是什么,越听越糊涂了,越听越不明白了,越听对神的信心越小了,失去对神的信心了,甚至对神产生误解了,人听完之后不但没明白真理,反倒浑浊了,这叫跑题。

交通真理跑题的这几个表现,每一条的性质主要都是人听完之后不但没对真理更加透亮、更加明白,有实行的路,反而心思浑浊了,不能来到神面前了,对真理模糊了,不但模糊而且还有了一些歧义与谬解,这是跑题给人带来的影响,对人造成的不良后果。这三条每一条都挺严重。比如第一条,与真理无关。讲一些似是而非的对的话,把人的知识、哲学、理论、传统文化还有名人名言这些拿到教会当中高举、分析、解剖、传讲,借着交通真理的机会来迷惑人,对人构成了搅扰,这个性质很严重。如果是有分辨的人一听,他说“你这不对,这不是真理,你讲的是外邦人好的道德行为、好的说法,这属于外邦人做人的一些道理,根本就与真理无关”。有的人没分辨,还附和,听完这些还当真理守着。带领工人如果在这个时候不加以制止、限制,不加以交通、解剖、分辨的话,有些人就受迷惑了。受迷惑的后果是什么?他认为神的话就是外邦人所说的、所传讲的这些对的、高的、好的话,就是这些民间的谚语、俗语还有做人的高的理论等等。这是不是把人迷惑了?外表看似是在交通真理,事实上却掺杂了一些人的想法,一些撒但迷惑人的哲学,这很明显对人构成了打岔搅扰。这项工作是带领工人必须作的。如果有人用撒但哲学、人的知识这些东西假冒真理来迷惑人,带领工人就应该出面揭露、解剖这个事,让弟兄姊妹长分辨,明白到底什么是真理,这是带领工人在这个时候、在这件事情上要作的工作。第二条,搅扰人心思。有些人总讲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高举人的知识、学问、恩赐还有人的才能等等,然后借由交通真理的时候讲出来,让人认为这些东西也是对的,是正面事物,也是人该提倡的,是应该在教会当中传颂,让每个人遵守的,还有一些道德规范、法则,一些人为的或者知识学问里总结出来的好东西,用这些冒充正面事物、冒充真理来让人遵守,使人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理,让人的心思里多了更多与真理无关的东西,让人心思里感觉浑浊、无所适从,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不知道怎样选择、走怎样的道路才是对的,这就是搅扰人心思的一些话。第三条就不细交通了。总之,跑题的这些话有的是与知识有关,有的是与人的观念有关,有的是与人的一些好的道德行为有关,等等这些都是不涉及真理的,都是与真理相违背的。所以,当这些问题出现时,带领工人就应该加以制止、限制。如果说一个人的交通人听了之后不愿意听,觉得跟真理关系不大,这些话听完之后人容易受搅扰,容易使人清晰的心思变得浑浊,听他说完之后反倒不知道怎么信神了,不知道怎么实行神话了,那这类话题就应该制止,就应该限制。

比如交通正常人性方面的真理,有的人说:“正常人性里神最喜欢的是人能吃苦,不贪图肉体享受、肉体安逸,有好吃的也不吃,该享受的、神给预备好的也不享受,也能背叛,能克制肉体所有的欲望,能攻克己身,不让肉体得逞。所以,你晚上想睡觉时得背叛,背叛不了也得想办法背叛,你背叛的心志越大,背叛的行为越多,实际表现越多,越证明你对神有忠心。我认为正常人性最突出的、最应该提倡的一方面表现就是得攻克己身,不贪享肉体安逸,背叛肉体的欲望,然后在物质享受上得节俭,越节省越好,越节省在天国里积攒的福气越大。”这些事听起来是不是也挺正面的?有没有错的地方?按人的道理、人的思想逻辑、正常人性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到哪个宗教团体、社会团体这话都通得过,人都赞成你,说你信得好,是真正的信徒,有纯正的信仰,都会竖大拇指称赞你,说你说得对。在教会当中有的人是不是也这么认为?按人的观念衡量这些话都是对的,对在哪儿呢?有的人说“神就喜欢这样的人,神就是这样的,省吃俭用”,这是不是人的观念啊?人有这样的观念,要是真听到有人这样交通,是不是就迎合了多数人的观念了?当有人能迎合你的观念时,你是不是就认同他的观点了?当你认同、接受了他的观点之后,你是不是就认同他的做法了?当你能认同一个人的做法时,你是不是试图在效法?当你能效法的时候,你所遵循的实行的路是不是也就定形了?定形是什么意思?就是你定规就要这么做,就要这么实行了。因为在你心里认为神喜爱这样的人,神喜欢你这么做,你只有这么做了才是神悦纳的人,才能进天国、上天堂得福,有好的归宿,所以你就定意要这样做。当你定意这样做的时候,你是不是被这种思想观点所迷惑了?这时候你的心思从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就已经被这种观点所搅扰了?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后果,你的心思被搅扰了你还不知道。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当你的心思被这种思想观点麻痹、搅扰了之后,你对神、对神的心意是不是就不知道了?是不是就误解了、模糊了、不清楚了?是不是就与神向远了?当你对神、对神的心意、对神的要求模糊了、不知道了、不清楚了,那是不是就能说你的异象模糊了呢?你们细琢磨琢磨,当你被一种错谬的,人认为对的、好的思想观点所误导的时候,是不是就是你的心思被搅扰的时候?当你的心思被搅扰、被误导的时候,你的异象还能是清晰的吗?(不能。)那你对神的认识是精准的还是误解的?很显然是开始误解了。那你所明白的、你所认为对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理?就不是了,就与神的话、与真理背道而驰了,相悖了。所以,这一类交通真理跑题对人的心思形成的就是搅扰。这类跑题对人的心思形成了这么大的搅扰,那额外的能不能说是对神的工作形成了打岔呢?他把人带到了人的观念当中,带到了撒但的逻辑当中,是不是就把人从神的面前拉走了?人误解神了,不明白神的心意,不能按照神的心意、神的要求去实行,而是按照撒但的逻辑、按着人的观念去实行的时候,人是更亲近神了还是更远离神了?(更远离神。)人更远离神了,那聚会交通的这一类话题是不是应该被限制?(是。)因为它的性质对人构成了搅扰,所以这一类跑题必须得限制起来。如果不加以制止、限制的话,有一部分素质差、麻木的浑人,尤其是不通灵的人,就能够效法、跟随。在这个时候带领工人应该及时地起来制止这个事,不能让他接着跑题,不能让他所交通的话题迷惑更多的人,搅扰更多人的心思,这是带领工人应该尽到的责任,应该起到的作用。

关于跑题这一类的话题交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总结总结,交通真理跑题跑到什么程度、交通哪些话题够得上是打岔搅扰的性质?有些跑题是明显的,完全离题了,开始扯闲篇、拉家常了,这个好分辨。比如交通怎样尽本分,他就交通他过去那些光辉的历史,说自己都做了哪些好事、是怎么帮助弟兄姊妹的等等,这个大家都不愿意听,一听就不耐烦,他马上自己就没趣了。这类话题让他讲他也讲不长,因为多数人一听就分辨出来了,就给他制止了,不用明白太多真理也能分辨,像扯闲篇、唠家常、高抬自己、显露自己,还有顺着话题说点自己的光辉历史,这类跑题好分辨。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基本上构不成太大的搅扰,因为多数人对这些事反感,不愿意听,都知道他这是显露自己,不是交通真理,跑题了。他刚说的时候,大家给面子,当他越说越多时,有的人该站起来走了。他看到大事不妙,没面子了,就说不下去了。说有些事都跑题了,都与真理无关了,都对人造成不良影响了,但人还看不透,还用心去听,花精力、花时间去听,专心致志地当真理去听,事实上这是反面的东西,那这样的交通就会对人构成搅扰,对这些应该有分辨。这类的跑题你们举个例子。(有的人经历完修理对付以后,他聚会交通时不谈他是怎样反省认识自己的,而是光说事情的对错,让人听完了觉得他是对的,他把人的心思给搅浑了,不但不能让人通过他的交通明白一方面真理,反而让人觉得好像他说得合乎真理,都站在他一边。)他是假借交通怎么接受对付修理这个话题,让人了解背后的实情到底是什么,最终让人知道他是冤枉的,对付修理他不对,让人站在他一边同情他,另外,还佩服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顺服,还能接受对付修理。这是迷惑人,这是一种有存心的故意的跑题,让人听完之后不但不能在临到对付修理时有顺服,能够接受对付修理、认识自己,反而还防备、抵触对付修理。他的交通没达到让人能够明白对付修理的意义,明白在临到对付修理时人应该有怎样的正确的态度,该怎样接受、怎样实行,而是让人选择另外一种方式去对待对付修理。这种方式不是实行真理,不是按真理原则做,而是让人变得更圆滑了,这样的交通就对人形成了迷惑。交通真理跑题这是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一类问题,这类问题如果够得上打岔搅扰,带领工人就应该起来制止、限制,加以解剖、交通,让多数人长分辨、长教训、学功课。

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打岔搅扰的各类人事物的第二条是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让人高看。通常多数人都会讲字句道理,都讲过字句道理,对于普通的讲字句道理这类事,就当人身量小、不明白真理来对待。只要他不占用太多时间,不是故意的,不是一言堂,不是要求大家纵容他让他随便讲,不是要求大家都听他的,不是迷惑人让人高看,就构不成打岔搅扰,因为多数人讲字句道理是家常便饭,所以不恰当地讲,就是都情有可原,都可以原谅,就不较真了。但是有一种情况,有的人讲字句道理是有意的。有意地做什么呢?他也没有真理实际,他与大家一样讲字句道理、喊口号、讲理论等等这些,但有一点是不同的,他讲字句道理对人有一个额外的要求,就是总想让人高看,总想与带领工人攀比,与某某人攀比,甚至更不可理喻的是,他不管怎么讲、讲什么,都想让人高看。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拉拢人,迷惑人的心,让人高看。让人高看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他想在人心中有地位、有威望,在一个人群当中想成为佼佼者、成为领头羊,想成为不俗的人、不凡的人,想成为特殊人物,说话有权威。这种情况就与普通的讲字句道理的性质不一样了,就构成打岔搅扰了。他与普通的讲字句道理的不同点在哪儿呢?就是他总想讲,有机会就讲,只要一聚会,有人聚在一起、有听众他就讲,讲的欲望特别大。他讲的目的不是为了把自己的心里话,把自己的收获、经历、认识、看见分享给弟兄姊妹,让人从中有认识、有实行的路,而是为了借用讲道理的机会显露自己,让人知道他满腹经纶,让人知道他有头脑、有知识、有学问,比一般人高,让人知道他是能人,不是一般的人,然后有什么事都去咨询他,都去问他、去找他,教会当中有什么事,弟兄姊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没有他就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事都不敢去办,都等他一句话,他要的是这个效果。他讲字句道理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牢笼人、控制人,讲字句道理只是一种方式、一种做法。所以,他并不是因为没有真理实际、不明白真理实际而讲字句道理,而是借着讲字句道理达到让所有人都从心里敬仰他、佩服他,甚至怕他、受他辖制、受他控制。这类性质的讲字句道理就形成了打岔搅扰,在教会生活当中这类人就应该受到限制,他讲字句道理的这一行为也应该得到制止,不应该任其发展。有些人说:“这类人应该限制,那给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啊?”公平地讲可以给他说话的机会,但是一旦他又要老病重犯,又开始卖弄了,野心又要爆发了,那就赶紧打断他。如果说他常常这样,他的野心还是常常暴露,欲望难以遏制,怎么办呢?干脆限制起来不让他说话。如果他一说话人就不愿意听,一说话他的那个神态、架势、举止、言谈,甚至他说话的眼神、口气人听着、看着都反感,那这类问题就严重了。严重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教会当中多数弟兄姊妹对这类人也已经有分辨了,那这类人在教会当中充当衬托物的角色是不是就应该谢幕了?他的角色该谢幕了,那他效的力是不是就效完了?当他效力效到头了,就应该清理出去了。限制都限制不住了,他一张嘴就是那一套,一张嘴撒但恶魔的丑恶嘴脸就露出来了,怎么限制都不行,这是哪类人啊?这就是敌基督一类的人。要是把他清除早了,多数人心里会有观念,说“神家没爱心,观察都不观察就把人清除了,一点机会都不给人留。人家就是说了几句外行的话,有点败坏性情流露,有点狂妄,但是人家的存心也不坏,这样处理对人家不公平”。但是,当多数人都看透、都有分辨的时候,你还任由这样的恶人在教会里胡作非为、打岔搅扰,这合不合适?(不合适。)这对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是不公平的,这种情况下把他清除就完事了。他效力效到头了,多数人有分辨了,你再清除他多数人就没什么说法了,就不埋怨、不误解神了。如果还有人为他打抱不平,你就说:“他在教会当中可是被定性为敌基督的,你为他打抱不平,你是不是很喜欢他呀?如果你很喜欢他、很同情他,他现在是被清除了,你是不是愿意跟他一起被清除啊?你跟他能够和睦相处,凭爱心对待,互相帮助,他给你讲道,你当跟班的,他如鱼得水,你跟他正好同路。你不是同情他吗?你若认为神家这样做不公平,你愿意陪伴他一起被清除,那就成全你吧。”这么处理合不合适?到这个程度,这么处理就合适了。如果这类人讲字句道理对大家的搅扰已经让人苦不堪言了,已经有很多人不愿意来聚会了,到聚会时就犯愁,这是不是因为带领工人动作缓慢、麻木痴呆、没有分辨能力而造成的失职啊?这就是不会作工作,失职了。

现在多数人对讲字句道理这一类的敌基督多多少少都有分辨,除非他不露头,只要他露头,方方面面表演得够立体了,各种表现已经足够让人认识、分辨出来是敌基督了,那就不能拖延,不能犹豫,赶紧限制起来,如果连效力都效不了了,那就赶紧清除。这是讲字句道理的一类敌基督。讲字句道理这个简单,好分辨,因为这类人明显就是敌基督,总要掌权,只不过这一类敌基督总想借用讲字句道理这个方式、这个机会来迷惑人,达到掌权的目的,这是敌基督的其中一种表现,这种好分辨。这类话题之前讲得已经够多了,在这里就不细讲了。总之,带领工人对于在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这类人应该密切关注,准确地掌握,及时地了解他的动向,他的思想、观点、做法,以及在弟兄姊妹中间他的打算,还有他所说的话、他散布的言论,及时地掌握他,好及时地对他作出相应的处理,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所以,一个带领工人在这项工作当中最起码应该做到的是心思细腻、灵里敏锐,不应该麻木、迟钝。如果敌基督在聚会期间字句道理讲得头头是道,已经有好多人都被他迷惑了,教会带领还不知道这是敌基督,还不能把他定性为敌基督,这是带领工人的失职。如果好多人已经被他迷惑走了,没他不行了,聚会没有他讲字句道理多数人都不愿意来聚会了,觉得聚会都没意思了,神话都不愿意吃喝了,讲道也不愿意听了,就愿意听他讲,已经被他控制了,到这个程度教会带领才发现大事不妙,再作扭转,那好多人就因为带领的麻木痴呆受亏损了。在敌基督被解剖、分辨、清除的时候,有一部分人就能跟随他走,就能被他迷惑走,甚至有的人说“你要是清除他,我们也不信了,你要是让他走,我们就都走”,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就能看清一个教会带领的工作能力到底如何。这是严重的失职。

在教会生活当中,带领工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掌握各类人的情形,然后及时准确地发现、定位、锁定谁走敌基督道路,谁有敌基督的实质,然后对这类人密切关注,及时掌握、了解他所散布的言论,还有他要做的动作。当他要限制人、牢笼人、控制人的时候,带领工人应该及时地出来制止他,而不是被动地等,等神显明,等弟兄姊妹被动地被他迷惑,或者等弟兄姊妹被动地让神开启,被动地自己有认识、有分辨。所以带领工人在这件事情上应该提前准备,就是在一个人群当中,所有参加教会生活的每一个成员,他的性情、他的实质与他所走的道路,在接触的过程当中要仔细观察、密切关注,多方打听、了解,看看哪个人走敌基督道路,哪个人总想掌权、有敌基督的实质,是敌基督这类人,是恶人。这是带领工人在过教会生活的人群当中第一件要做的事。为什么第一件要做这事呢?就是只有把这件事做好才能维护好教会基本的正常秩序。有这些恶人、敌基督、走敌基督道路的人存在,教会生活就不会好,不会很快地进入正轨,多数人常常受到搅扰、受到影响。所以,发现、掌握、了解、锁定恶人、敌基督以及走敌基督道路的这些人,这是带领工人在教会生活范围之内的人群当中要做的第一件最重要的事。只有把这些人限制起来,才能维护好教会基本的正常秩序。如果这些人在弟兄姊妹中间不受到限制,他们自由发挥,多数人对他们没有分辨,也看不透他们的实质,更甚者受他们各种思想观点的搅扰、迷惑,那人要想在教会生活当中进入正轨、进入真理实际,这是一件很难的事。如果人这段时间教会生活很正常,吃喝神话正常,尽本分正常,好不容易明白那么一点儿浅显的真理实际,明白那么一丁点儿原则,敌基督讲字句道理一迷惑,人不但原有的那点儿都没了,还装进不少撒但所灌输的邪说谬论,人很快就倒退了,这是很麻烦的事。人的生命进入长进不容易啊,几年才能看到有那么一丁点儿长进,长进得特别缓慢。人有那么点身量很不容易,很难得,通过敌基督这么一迷惑、一搅扰,人的那点东西就都没了。这还不算完,撒但、敌基督搅扰之后,人还装进不少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阴谋诡计还有撒但给人种下的毒,这些东西不但不能让人更亲近神、更能顺服神,反倒让人更远离神,让人的败坏性情更加重,更能背叛神,这后果是很严重的。就这么严重的后果,你们说制止、限制在教会生活当中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让人高看的这一类人,这是不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这是带领工人必须作好的一项重要工作。有些人怕自己作不好,你只要有这个心,具备一定的素质,这项工作好作,除非你不明白这是一项应该作的工作,如果明白了,这类人只要露头,多数人现在应该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分辨。如果你不确定,可以找一些教会当中相对比较明白真理的人在一起交通这个事,交通的同时,一方面借由人明白的真理、掌握的各种事实证据来确定,另一方面借由交通时神的开启、神的引导还有神给的亮光来印证这个事,印证你所认定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敌基督,到底是不是应该限制的一类人。通过交通,如果大家都得到印证了,都一致同意通过了,说这个人就是应该限制的敌基督这类人,与弟兄姊妹达成共识、观点合一之后,带领工人下一步要作的就是尽到自己的职责,把他限制起来,按照神家给的规定、原则,准确地、及时地处理这类问题、处理这类人,这就是原则。明白原则了,人就应该作实际工作了,作实际工作就是在尽责任、尽忠心。明白的原则不是让你拿来传讲的,不是让你充实头脑的,而是让你运用到实际工作当中的。在实际工作当中你明白了原则,你就能更好地、更彻底地尽到你的责任,尽到你的职责。所以说,这项工作也是带领工人的一项本职工作,为了维护好教会生活的正常秩序,为了维护好弟兄姊妹在过教会生活时能够按部就班地、正常地进入神所要求的各项真理,当讲字句道理的这类敌基督出现的时候,带领工人应该首先站起来制止、限制。对于讲字句道理的这类敌基督,不是说他说了三言两语就要限制,而是通过长期的观察或是多数人的反映,或者是通过他的具体表现,已经能够足以定性为敌基督的一类人,那带领工人就应该出来作这项工作,不应该任由其发展,不应该放纵他,你放纵他就等于是放纵魔鬼撒但、污鬼邪灵在弟兄姊妹中间任意妄为,那带领工人就是失职。教会生活当中出现打岔搅扰的问题第二条交通完了,讲字句道理迷惑人的这类人应该好分辨,带领工人应该怎样作这项工作的细节也交通了,所以,作这项工作对带领工人来说不是一件难事,带领工人更应当尽上自己的职责把这项工作作好。

接着交通第三条,唠家常、拉关系、办私事。第三条所要交通的这几个问题很显然在教会生活当中是不应该出现的。过教会生活的时候,人是来吃喝神的话,分享神的话,交通真理,交通个人的经历见证,同时,也是在教会生活当中寻求神的心意,寻求明白真理。那对于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唠家常、拉关系、办私事这类现象、这类问题,应不应该限制?(应该。)有的人说:“问候一下最近怎么样也不行吗?这也是唠家常吗?如果两人关系比较近,原来就熟悉,在过教会生活时见面了,唠两句也不行吗?这些事都得受到限制吗?”第三条说的是不是这类问题?如果只是两个人见面轻描淡写地互相问候,连这种简单的人性常识、见面的常识、礼仪性的问话都要限制的话,那人以后见面也不敢说话了。第三条说的很显然不是这类问题。第三条虽然只有九个字,但是这九个字所要表达的事情、所要说的问题的性质都是与打岔、搅扰神工作或者教会正常秩序有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简单的唠家常、拉关系,不是简单的在人性里的礼仪性的问候、唠嗑、聊天而已,而是足以对多数人、对正常的教会生活构成打岔、搅扰、影响与破坏的一些事情。既然构成了打岔、搅扰,那就值得交通。交通什么呢?就是交通到底有哪些问题,人说的哪些话、做的哪些事,人的哪些言谈举止能够上升到打岔、搅扰神的工作或者是教会正常秩序这个程度。咱们说一些具体的事例,看看这些事情的问题严不严重,是不是构成了打岔搅扰,该不该限制。

在教会生活当中,有些人常常把一些家庭琐事拿到聚会的时间来谈论,当成主题来交通。有的人说:“现在这个社会上的人真邪恶,我都不想活了,活得太累。”人说:“你怎么了?有什么事说出来,看看谁能帮到你,如果人做不到,咱们读读神的话,在神话里寻找原则,寻找实行的路。”“神话也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事都能解决的。社会潮流这么邪恶,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太累了,天天都得看着他,就怕他有外遇。最近我发现我老公有外遇了,找了一个比我年轻漂亮的,看来我俩的日子过不长了。我就琢磨离不离婚呢?要是离婚的话,孩子跟谁啊?以后该怎么生活啊?”这些事越唠细节越多、越具体,没完没了了,唠着唠着就伤心地哭起来了。她这么唠,勾起了一部分人的伤心事了。有的人跟她同病相怜,两人一拍即合,就在这儿唠上了。一场聚会两个小时,就把老公有外遇了,两个人吵了多少次,自己怎么想办法转移资产,怎么咨询律师离婚以后能够不吃亏,等等这些事唠得一五一十的。这是教会生活该出现的话题吗?(不是。)如果你家里的事情没处理干净,没心思聚会,你最好别来,教会聚会的场所不是你发泄个人私愤的地方,更不是你唠家常的地方。你家有难事了,如果你不想受这些事缠累、辖制、限制,你想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想放下这一切,到聚会的时候可以把自己的问题简单地交通一下,让弟兄姊妹帮助交通真理,使自己变得刚强起来,不在这事上受辖制、软弱、消极,从中走出来,明白神的心意,选择自己最适合、该选择的道路,这是你该交通的。但是,你如果把自己家这些臭事、烂事拿到教会生活这儿来抖落、来讲,多数人不好意思阻止你、中断你,就都得听你唠这些破事,这合适吗?这是讲爱心,互相帮助吗?这是什么呀?这种行为是不是对多数人、对教会生活构成搅扰了?尤其是在大陆那种环境下,聚一次会很不容易,东躲西藏,提前预约,到了聚会场所,如果有人把家里那些破烂事拿到教会生活当中一股脑儿地说出来让大家听,这公平吗?合适吗?多数人来聚会是为了明白真理、明白神心意的,不是来听这些破事的,不是来听你唠家常的。有的人说:“我也没有别的知近人,我跟弟兄姊妹唠唠还不行吗?”可以唠,但得分时候。在不聚会的时间,在不是过教会生活的时间,只要有人愿意听你唠,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唠,神家不限制你。但是,你现在唠的地方不对、唠的时间不对,就应该受到限制。这是不是规矩?这就是规矩,不懂规矩不行。不懂规矩就能对别人构成搅扰。构成搅扰的行为与言谈举止都应该受到限制,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也是所有弟兄姊妹的职责,对这类行为、这类人就应该限制。有的人平时聚会交通时没有几句话,家里一出事,他就把这些破事都一股脑儿地倒出来让别人听,别人有义务听吗?有义务为你判断这些事的是非吗?别人没有那个义务,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自己的私事,别把私事拿到聚会的时间说,这是不合规矩的,是不理性的,这类行为应该受到限制。

有的人孩子上大学了,他就为孩子以后的前途发愁、找门路,心里总琢磨:“我家也没有当官的,孩子上完大学之后能找着什么工作呢?以后前途怎么样?能不能给我养老呢?我得想办法让他上完大学有好工作。”一到聚会的时候,他就说:“我的孩子可听话了,我信神他一点也不反对,不但支持我信,上完大学自己还要信。但是有一件事,信神不也得吃饭、生活嘛,也不知道他上完大学以后会分配到哪儿、干什么工作。现在什么工作收入好啊?某某姊妹,听说你丈夫在公司是个经理,你家有没有什么门路啊?我这孩子有文化,有见识,素质比我好,电脑技术也好,以后在神家能尽上本分,可惜现在就是工作的事得先解决,要不孩子回来也委屈啊。”每次来聚会就得捎带着说点这个事,唠起来没完没了,张口闭口就是这个事。要是发现谁能在这事上帮上忙,就该拉关系了。他聚会时就跟人套近乎,投其所好,甚至送礼,有时给人做顿饺子,有时买点小东西,这是不是拉关系、铺路呢?铺路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给自己办私事。他来聚会的多数时候,弟兄姊妹交通的话也不往心里去,神家安排什么工作、自己该尽什么本分也不往心里去,不着急不上火,弟兄姊妹帮助他,点他情形,他也不冷不热、不温不火,唯独对一件事特别火热,就是儿子找工作的事,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一来聚会就说,只要谁一提孩子,他就说他儿子找工作的事,只要谁一提尽本分的事,他就提自己儿子会修电脑,能尽修电脑的本分。总之在这件事情上,他下了很大的功夫,特别用心,每次聚会都得占用弟兄姊妹一定的时间讲这件事情,即便交通自己的经历、读神话,都不忘捎带着说点这件事,说得大家都不耐烦、直恶心,多数人还不好意思起来制止。这个时候带领工人就应该出来做事,尽责任,得限制他,说:“你这点事大家都知道了,如果有弟兄姊妹能帮忙,神家不干涉,个人愿意帮忙那是你们私人的关系处得好,个人不愿意帮忙,神家也不要求。但是,这是你个人的私事,你们私下里怎么交涉、怎么拉关系都可以,唯独一样,在聚会的时候,在大家交通神话、祷读神话的时间,千万不要说这件事情。另外,利用弟兄姊妹对神的信让人必须为你办私事,这是可耻的,这不是弟兄姊妹的义务、责任。如果他作为一个普通的外邦人愿意帮你办事,神家不拦着、不干涉,但是,如果他作为一个弟兄姊妹不愿意干涉你的私事,不愿意为你办这件事情,神家不强求,你也不应该有什么想法。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以后千万不要在聚会的时间再提。”这是带领工人要做的事。

有的老太太在聚会的时候,发现接待家的小姊妹长得不错,还真心信神、追求真理、实诚,就喜欢上了,就想让小姊妹做她儿媳妇。聚会时她就总提这事,不但聚会时间提,每次来聚会还小恩小惠格外地照顾小姊妹,人家不同意她还死缠烂打,抓着不放。这是什么人?这是不是人格低下啊?看在都是弟兄姊妹的份上,多数人只能交通神的心意、交通神话来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有些人没有理性,也没有人性,没有自知之明,个人的欲望特别大,自己有什么野心、欲望的时候,不达目的不罢休,没有什么羞耻感。所以有些人就成了受害者,在一起聚会时就觉得别扭,这事是不是对人形成搅扰了?这种情况怎么办?教会带领就得起来限制,杜绝这类事情在教会生活当中、在弟兄姊妹中间出现。还有些人在聚会的时候带着各种情绪,儿子不孝顺了,儿媳妇总往娘家拿东西了,婆媳之间不和了……一到聚会的时候就说这些破事。说的时候还有个前提,“神说的一点也不假啊,现在这个人类就是败坏啊!你看看我那个儿媳妇,你看看我那个儿子,没良心,没人性,这就是神所说的没人性,连动物都不如。羊都知道吃奶的时候跪着,我这儿子有了媳妇就忘了娘了”,一到聚会就发这些牢骚。还有的人一到聚会的时候就说自己公司里那些事:谁上班业绩高,拿的奖金多;谁下个月要升职,自己没希望了;谁最会穿衣打扮,最能买名牌;谁嫁了个有钱的老公……对于信神年头多一点、有点根基的人来说,他们不愿意听这些话,反感听这些话。有些初信的、还没有扎下根基的、对神话还没有兴趣的人,听到这些话来劲了,找着唠嗑、拉关系的地方了。聚会时你一言我一语,唠着唠着两个人就对上心思,拉上关系了。一拉上关系,后续就该办私事了。过教会生活的地方,聚会的场所,成了人扯闲篇、拉关系、搞业务往来、搞商业经营的地方了。这些问题是带领工人应该及时发现、及时制止的。

有的人聚会时唠嗑的目的是为了自己找一份好工作,有的人是为了帮助老公升职,有的人是为了给儿女找好工作,有的是为了自己能买点便宜货,还有的是为给家里的病人找一个好的主治医师,还不用送那么多礼。总之,这些不追求真理、居心叵测的人,还有一些不信派,到教会聚会的时间就是他们拉关系、办私事的最佳时间。他们常常打着交通神的话,打着认识了神所说的这个世界邪恶、这个人类败坏这样的旗号,紧接着引出自己的难处、自己所要唠的事,最后一点一点地暴露出自己所藏的私心、所要办的私事。他把自己的存心暴露出来,还让大家误认为他是信神的,遇到难处了,大家就应该献爱心,应该无偿地、没有条件地帮助他。他打着自己是信神的人这样的旗号钻各种空子,到聚会的场所物色各类能为自己办事的人。有的人想买一部便宜的内部价的汽车,就物色弟兄姊妹当中谁在车行工作,谁是车行老板,谁懂车,物色好了之后,锁定目标就该下手了。跟人套近乎、拉关系,看那个人愿意读神话,他就常常到那人家里读神话,到聚会的时候还挨着坐,互相交换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就开始发动攻势,不达目的不罢休。等等这些事都是在教会当中、在人中间常常出现的一些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大部分是出现在教会聚会的时间、聚会的场所,那这些问题无形中对正常的教会秩序就构成了打岔、搅扰。搅扰了什么,打岔了什么呢?就是把教会聚会的场所变成了社会团体,变成了人交易的场所,变成了人拉关系、走后门、办私事的场所。这个场所的性质一变,后果是什么?最起码、最基本的一点是人失去了与弟兄姊妹共同在一起祷读神话、明白真理、得着真理的场所。其次,也是重要的一点,人失去了这样一个场所,当然就失去了一个最宝贵的时间段与机会,这个时间段与机会失去了,那就失去了圣灵最好的、最佳的作工时间,这对每个人都是亏损,都是影响。所以,为了更多人的利益、更多人的生命着想,为了对每个人的生命负责任,制止、限制这类人的工作是必须要作的。当然这项工作也是由带领工人来作,普通弟兄姊妹如果能看透这些事、这些人,也应该站起来对这些人或事说“不”,可以拒绝。尤其是在过教会生活这个最重要的时候,占用聚会时间说这些事、办这些事,弟兄姊妹更有权利制止、拒绝,更有权利不予理睬。这么做对不对?(对。)

有的人认为神家这样做没有人情味。人情味是真理吗?人情味是人性吗?你有人情味,你占用聚会时间办私事,还让多数人陪着你俩办这件事,这公平吗?为了达到你俩办成私事的目的,损失所有人生命进入的时间,这公平吗?合理吗?合乎人情味吗?这是最没人性、最不道德的做法,人应该起来谴责。如果带领工人窝囊,是废物,作不了这类工作,不作实际工作,那有正义感的弟兄姊妹就应该联合起来限制这种行为、这种风气在教会当中蔓延。如果你不想让你的生命受亏损,不想浪费你最宝贵的聚会时间,不想让你的教会生活变成办私事的生活,变成给别人打工当奴隶的生活,那你就应该站起来拒绝,制止、限制这类事情的发生。这么做是合适的,是合神心意的。有些人不好意思这么做,你不好意思,坏人好意思,他好意思占用你宝贵的聚会时间,占用圣灵作工的时间,占用神开启你的时间,你不好意思拒绝他,那你生命受了亏损你活该。你愿意对撒但、魔鬼献爱心,对不信派献爱心,给予帮助,你这么舍己为人、大爱无限,你生命受亏损了怨谁啊?这些事在教会生活当中得一律杜绝。如果有人一味地就要这么做,一意孤行,就要在聚会时间唠家常、扯闲篇,找工作、找对象,找各种理由来打发这个时间,那这类人该怎么处理?先制止,制止还不行就限制起来不许他说话。如果他背后还搅扰,勾三搭四,到处骚扰弟兄姊妹的正常生活,那就应该把他清除出去,不把他当弟兄姊妹,他没资格过教会生活,他不配来参加聚会,把他清出去,除名就完事了。这类人就应该受到限制。这项工作当然也是各级带领工人应该作的一项重要工作,当发现这类事情、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带领工人应该第一个站出来制止他。怎么制止呢?对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打岔搅扰?这是被所有弟兄姊妹反感、厌憎的,也是被神定罪的。如果你及时地终止你的这种行为,停止你的这种活动,还则罢了,如果你不听劝阻,一意孤行,要继续你的活动,那我们就要不客气了,收走你的神话书,终止与你的各种联系方式,将你除名,神家、教会从此没有你这个人。”当然有一部分人因为身量小,也不太喜爱真理,不太明白真理,不太明白异象,只是偶尔地唠唠家常,唠得不太严重,或者偶尔地拉个关系、办点小事,这个可不可以?(可以。)在对大家没有形成任何搅扰的情况下,弟兄姊妹之间互相帮助、讲点爱心是可以的。但是,咱们要交通的是什么呢?是他这种行为、做法对弟兄姊妹,对正常的教会生活、教会秩序还有正常的人际关系已经造成了打岔、搅扰,对多数人构成了骚扰的情况之下就应该加以制止、限制,更甚至将他清除,当不信派处理,不应该放纵他。对一部分情节不严重也没构成什么打岔搅扰的人,只是弟兄姊妹之间正常的往来,在正常人性里正常地交往,只要不占用正常的聚会时间,这都可以。有正常的人际关系,正常的往来,正常的互相帮助,咨询信息,打听一些自己不明白的常识,或者是一些小小的帮忙都可以。只要双方达成共识,互相愿意,不是强人所难,是在人性范围里的交往都可以,教会不限制。唯独有一点,在教会生活当中,在聚会时间,甚至在弟兄姊妹正常的生活范围之内都形成了搅扰,形成了骚扰,有很多人已经提出了意见,已经反感了,这个时候带领工人就应该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或者已经有人反映了,说这人到哪儿也不交通神话,尤其是在聚会的时间,他把聚会场所当成他拉关系、办私事的场所,都让人给他办事,谁能利用他都不放过。这种人人格低下,自私、卑鄙、龌龊,他也不追求真理,到处占便宜,寻找各种机会为自己谋福利,这种人就应该限制起来。

有的人利用一些有钱有势的弟兄姊妹为其办事,如果不给他办他就总在背后论断,说人家不是真信的,还要告发人家,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样的人?这种人是不是应该处理?这是不是问题?那碰到这类事怎么办?带领工人就应该出面解决,按原则办事,不能让弟兄姊妹受到搅扰。人家不给他办事有错吗?不给他办事是不是不实行真理?是不是对神没有爱啊?(不是。)给不给他办事这都是人家的自由,人家有选择的权利,神家不要求人能办就必须得给弟兄姊妹办,不办不行,不办神就定罪。这类事带领工人发现了之后就应该出面解决,保护教会当中能正常尽本分的人,保护真正追求真理的人,限制那些恶人,让受到搅扰的人得到保护,让搅扰的人受到限制,不应该让恶人得逞,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对于第三条中属于正常情况的应该怎么对待,性质严重的、情节严重的是什么表现,构成打岔搅扰的是哪些类型、哪些表现,这个应该分清楚,分清楚情节严重程度之后,根据性质来处理,这是带领工人要明白的,也是每一个人应该掌握的。

第四条,拉帮结伙。拉帮结伙这一条很严重。如果两个人信神的年头差不多,年龄、家庭状况也差不多,兴趣、性格等各方面也比较相投,两个人在一起比较合得来,聚会的时候常常坐在一起,比较知近,这算不算拉帮结伙?(不算。)这是正常人际交往的一个常见现象,对他人没有构成任何的搅扰,这不算拉帮结伙。那这里所说的拉帮结伙指什么?比如,有五个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三个人是城市打工族,两个人是乡下农民。这三个人总在一起说城里人生活条件好,乡下人在地里刨食,条件差,就瞧不起乡下人。这三个人说话的时候总压着那两个农民,两个农民就总觉得受气,总想反抗。这三个打工族总说农民没文化,没见识,不懂规矩,两个农民总说城市人小气,斤斤计较,农村人大方,聚会的时候他们就总说不到一起去。这五个人有没有和睦相处?是不是在神话里合一?他们相不相合?(不相合。)城市人总说“我们城里人”,农村人总说“我们乡下人”,他们在做什么?(拉帮结伙。)这就是第四条要交通的拉帮结伙,这种拉帮结伙就是成帮成派。因为地域的关系、经济条件的关系、社会阶层的关系,也因为人的观点不一致而形成的各种团伙、帮派等等,这都是拉帮结伙。不管拉帮结伙的头领是谁,总之,在教会当中形成了不同类别的团伙、帮派,形成了不相合的团伙,这都是拉帮结伙的现象。

有的地方一个大家族的人都信神,一个聚会点除了两个外姓人之外,剩下的都是自己家族的人,这个家族就形成了一个帮派、一个团伙,那两个外姓人就成帮伙以外的人了。这个家族的人不管临到什么事,谁挨对付修理了,有一个发怨言的,其他人都跟着帮腔,谁流露败坏性情,做错事了,其他人都护着,包庇、遮掩,不许别人动,不许别人碰,谁都不能说,谁都不能揭露,就是说话捎带一点都不行,更不用说对付修理了。这是干什么呢?是不是要翻天啊?这些帮伙的人在聚会的时候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穿一条裤子,说话看风、听音,有一个人说话的口风是向东的,所有人都向东说,其余的人也不敢惹,也不敢提意见。这种现象在教会生活中出现对正常的教会秩序是不是构成了打岔与搅扰?这个团伙的人说今天聚会要吃喝哪段神的话,别人都得听,连教会带领都得给面子,不能反对。他们说选举谁做带领工人,教会带领都得作为最重要的参考意见,不能不当回事。同时,他们还不断地吸纳“人才”,看谁能听他们的,谁能让他们信得过,谁有利用价值,都拉入他们的帮伙中为他们所用,不断地扩大他们的势力。这些拉帮结伙的头头脑脑或者成员左右教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左右教会生活中谁先说话、谁后说话,谁说话声大、谁说话声小,谁多说话、谁少说话,更甚至每次聚会吃喝哪些内容都得听他们的安排,按他们的意愿来。即便是教会带领要做什么事也得先咨询他们的意见,听听他们有什么想法,不管是聚会的成员还是有时不参加聚会的成员,都被他们控制着,与教会生活有关的很多事情都被他们控制。这些拉帮结伙的人对教会生活、对神的工作构成了严重的打岔搅扰,更甚至教会生活当中人对神话的领会都得受他们的左右,都由他们来决定。这个问题严不严重?这些事是不是该受到限制?是不是该处理?对于这些拉帮结伙的头领,应该限制、清除、开除,对于那些随帮的糊涂虫先给予交通帮助,如果不悔改、不扭转,那就得限制起来,不能客气。

什么是拉帮结伙这个事是不是好理解?如果一个人提出一个问题,有好几个人附议,这算不算拉帮结伙?(不算。)如果有些比较有负担、有正义感的弟兄姊妹,为了完成一项重要的工作,号召弟兄姊妹跟着他作,或者是为了在聚会的时候不跑题,能够在一个重要的话题上更能明白真理,更能明白神的心意,达到明白真理原则,而领着大家交通,然后大家按着他的意思交通、祷读,这算不算拉帮结伙?(不算。)那涉及教会生活的哪些事属于真正的拉帮结伙?什么性质的行为属于拉帮结伙?(几个人互相包庇、互相纵容,搞嫉妒纷争,形成打岔搅扰或者是反面的影响,这是拉帮结伙。)这是其中的一项,这里的重点是什么?互相包庇、纵容,形成了打岔,是在明知道这个事不对的情况下,知道做这件事情的性质是对抗,是错的,是不合原则的,还要故意掩盖事实,不说出真相,宁可神家的利益受亏损,也要维护住人的面子、人的地位,以神家的利益为代价来包庇做错事、犯罪的人,这是拉帮结伙。还有一种情况是煽动、蛊惑人共同对抗神家的安排,这个性质严重,这对神的工作和教会的正常秩序也是一种打岔搅扰。拉帮结伙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就是想控制教会、控制人。

还有一种拉帮结伙是顺情说好话,收买各种人。外表上看,这样的团伙每个人说话似乎是自由的,也能各抒己见,但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他们其实是听了一个人说话的风向,那个人是他们的风向标。那这个人拉帮结伙的时候拉什么样的人呢?看哪些人能拉拢、好拉拢,就给他一些小恩小惠,施予一些帮助、爱心,然后摸他的底,了解他喜欢什么,喜欢怎么说话,他的性格是什么、爱好是什么,同时常常顺着他说话,收买他的心,最后一点一点地感化他,让他不知不觉进入到自己的帮伙里,成为自己队伍当中的一员。明显的拉帮结伙就是刚才说的两条,包庇纵容与共同对抗。一般情况下顺情说好话,收买各种人,就是不太强势、不太生硬地拉拢人,方式很柔软,比如平时献爱心、顺着人说话、体谅人、担谅对方,然后不知不觉让对方向自己靠拢,在靠拢的同时,在他没有任何意识的情况下,就被编制到自己的权下、自己的队列当中了。这种团伙、帮派在什么情况下发挥作用呢?就是一旦这些死党里有人被攻击了,有人受委屈了,有人的利益、地位、名誉脸面受到外界的干扰、破坏时,这类人就会起来为帮派里的人说话,争取利益、争取权利,这就是拉帮结伙。这种拉帮结伙的帮派在外表看并不像前面两条所说的那么强势,这些人在教会当中平常也看不出什么,但是一旦需要人作选择的时候,需要人有明确观点的时候,这样的帮派就会明显地让人看出来。比如,帮派的首领说这个教会带领有素质,那下面的人紧接着就说一堆关于这个带领有素质的表现,如果帮派首领说这个教会带领没有工作能力、素质差、人性不好,其他成员就按着这个风向说教会带领如何无能,如何不会交通真理,如何讲字句道理,大家应该选择对的人。这是一种无形的帮伙。虽然他们在教会当中没有公开站出来夺权、控制人,但是在这样的帮派、团伙当中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教会生活,控制着教会的秩序,这是一种更可怕的、隐藏的拉帮结伙的情形。除了上面两种好分辨的拉帮结伙的情况是教会带领该解决的问题,这种隐藏的拉帮结伙的情况教会带领更应该给予解决、处理。怎么解决、处理这个问题呢?就是抓住这个团伙的首领交通。为什么要先抓住这个首领交通呢?外表看这些成员没有人控制,但事实上这些成员在内心深处都知道自己听谁的,他们也愿意听那个人的,那对他们所崇拜的、控制他们的那个人就应该处理、解决,给他交通真理,让他明白这么做的性质是什么。他虽然没有公开与神家对着干,没有与带领叫嚣,但是他手里却控制着这个团伙里所有人的话语权、所有人的思想、所有人的观点,还有所有人所走的道路,这是隐藏版的敌基督。这类人必须得揪出来,跟他交通,他要是不悔改,先把他限制起来,然后对他的成员逐个排查,看清这些成员当中谁跟他是一类人,给他们分类,把他们分出来,剩下那些受迷惑的、胆怯的、窝囊的浑人,对他们加以交通,如果他们能悔改,放弃跟随敌基督,就可以留着,如果不放弃,就把他们隔离。这么做合不合适?(合适。)教会当中有没有这种现象?这种问题该不该解决?(该。)为什么该解决啊?当神家作一项工作的时候,弟兄姊妹过教会生活的时候,他们无论做什么、说什么,他们所说的、所想的已经不是在一种自由释放的状态之下了,而是受一些人思想观点的左右、影响、控制、牢笼,他们不得不这么做,不得不这么说,他们不这么做心里有担心,害怕要承担一定的后果。这是不是教会生活受到影响、受到搅扰了?这种情况是不是教会正常秩序的一种表现啊?(不是。)这样的教会生活不是正常的秩序,而是被恶人控制了,被帮伙控制了,不是神话掌权,不是教会带领说了算,也不是弟兄姊妹说了算,而是被一种无形的思想、无形的势力控制了。这也是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一种问题、一种现象。对于这种现象带领工人应该给予处理、解决。有些在团伙里的人害怕失去团伙对他的信任,害怕没有人给他交通了,害怕没有人帮着办事了,更害怕教会当中有什么本分没有人找他了,又害怕被教会怀疑、隔离、开除等等,所以他们极力地让自己保持在这个团伙、派别当中。这种情况是不是该解决?这种情况是不是挺严重?(是。)那在教会当中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多数人有没有感觉、有没有分辨?不知不觉被一个人控制了,总得随从他的思想观点,随从他的说法、做法,随从他的教导,不敢说个“不”字,不敢跟他拧劲,甚至他说话的时候还得言不由衷地去点头附和、笑脸相迎,深怕得罪他,有没有这种情况?这种情况应该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教会带领应该解决的是能控制人的那个首领,首先应该让多数人对他有分辨,然后对他本人加以限制,如果他不悔改,就赶紧清除,别让他继续搅扰教会的正常秩序。

总之,教会生活的正常情况应该是弟兄姊妹能够自由释放地交通神话,交通个人的看见、认识、经历,交通自己的难处,当然也可以对教会带领提出指责、揭露,提出意见,同时也可以给予帮助、指点,这都是自由的,这些方方面面都应该是正常的,不应该是由哪个人控制的。弟兄姊妹在教会生活当中怎么说话、做事、为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人际关系等等各方面神家都有要求,都有规定,也都有原则,并不是由哪个人定夺的。弟兄姊妹怎么做事不用看哪个人的眼色,不用听哪个人的指挥,也不用受哪个人的辖制,谁都不是风向标,谁都不是舵手,唯一能让人找到方向的,人唯一应该遵守的是神家交通的原则还有神的话。人如果总受人的辖制,总看人的眼色,说话的时候看谁的眼色不对了,脸阴沉着,不高兴了,就不敢说了,交通神话的时候,交通个人认识、看见的时候,总受人的限制,总是不能得释放,不能按原则办事,某个人的说法、脸面、表情、声调,还有他说话当中夹枪带棒的提示成了你的原则,那你就被控制在以这个人为首的一个帮伙当中了,这就麻烦了。这样的教会生活、这样的情况不是教会正常秩序的表现。这些事一方面带领工人应该出来解决,另一方面弟兄姊妹也有义务、有权利去维护教会正常的秩序,对那些打岔搅扰的、拉帮结伙的、控制人的那些人、那些事,应该给予制止、揭露解剖,并拒绝他们的拉拢、控制,使教会当中无论是以什么理由进行的拉帮结伙都不会出现。比如以穷富来划分的拉帮结伙,以年龄段、性别、社会身份地位、文化程度、长相、人性善恶程度,等等各方面为标准、为借口划分的等级、层次、帮伙,都是在教会当中不应该出现的。不管以任何借口划分的层次、等级,还有拉帮结伙的情况的出现,对教会的正常秩序都会带来打岔与搅扰,都是带领工人应该解决的问题。总之,不管是以什么理由出现的分帮、分派、分伙,如果形成了一定的势力,对正常的教会生活、教会秩序构成了影响,构成了搅扰,这样的情况都应该予以制止、限制,甚至可以将这些人隔离、清除,这就是带领工人在教会生活当中出现拉帮结伙这一事件时该作的工作,该尽的责任。那在这里要明白的是什么?就是一些人在教会当中形成势力了,能够与教会带领、与神家工作、与神的话抗衡、对立了,能够搅扰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秩序了,对于这种行为、表现、事情都应该限制,都应该予以处理。拉帮结伙有没有人数多少的区别?一个人不算拉帮结伙,两个人以上就都算。如果两个人比较谈得来,对教会没有形成任何的搅扰,这个不用管,一旦形成搅扰了,形成势力了,要做事了,就应该加以制止、限制,这就是原则。

二〇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

上一篇: 第六十四篇 分辨假带领(十二)

下一篇: 第六十六篇 分辨假带领(十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五篇

当神向人提出要求,而且令人难以解释时,当神的话直接打进人内心之中时,而且人把真诚的心献给神让神享受时,在这之后,神给人以揣摩、立心志、寻找实行路的机会,这样,所有作为子民的人都握紧拳头为神再次献上全人,或许有些人为自己订下了计划、订下了作息时间表准备大干一场,为神的经营计划献上一…

第三十三篇

我的国度都是要那些诚实、不虚伪、不诡诈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实忠厚的吃不开吗?我正和他们相反,诚实人到我这里来就行,我就喜悦这样的人,我也需要这样的人,这正是我的公义。有些人愚昧,摸不着圣灵的工作,摸不着我的心意,还有家里和周围的环境都认不清,乱做一气,失去了不少得恩典的机会,一次…

第二十八篇

当你看到时间这么短暂,圣灵的工作在飞速向前,使你得了这么大的福气,接受了宇宙的君王——全能神是发光的太阳、国度的君王,这都是我的恩待和怜悯。还有什么能使你与我的爱隔绝呢?你要细细揣摩,不要摆脱,时刻安静等候在我面前,别总在外面游荡,你的心要与我的心紧紧贴在一起,无论临到任何事,都…

当取缔宗教的事奉

神在全宇之下的工作开展以来,预定了许多事奉他的人,在这些人中间各行各业的都有,其目的是为了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使神在地上的工作顺利地完成,这是神拣选人事奉他的目的。作为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应该明白神的这一心意,借着神这样的作工,人更看见了神的智慧、神的全能,看见了神在地上作工的原则…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