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篇 分辨假带领(十五)

上次聚会交通了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二条——及时准确地发现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并加以制止、限制,扭转局面,同时交通真理让神选民从中长分辨、学功课。主要交通的是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中关于教会生活方面的各类问题,这些问题一共分了十一条,念一下吧。(第一条,交通真理常常跑题;第二条,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让人高看;第三条,唠家常,拉关系,办私事;第四条,拉帮结伙;第五条,争夺地位;第六条,搞不正当关系;第七条,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第八条,散布观念;第九条,释放消极;第十条,传播谣言;第十一条,操控、扰乱选举。)上次交通完第五条争夺地位和第六条搞不正当关系了,这两类问题与前四条一样,同样会给教会生活、教会的正常秩序带来搅扰与打岔。从这两类问题的性质、给教会生活带来的危害以及对人生命进入方面的影响来看,都是能构成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人事物。

今天交通第七条——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类问题在教会生活当中也是经常发生,经常能看见的。当人聚集到一起要正式交通,或者聚会吃喝神话、交通个人经历的时候,或者讲一些事物的时候,人会因为一些观点不合或者是人性方面的是是非非而引起一些辩论、争论。从问题的严重性来看,一般的对于一个问题的辩论或者讲个人不同的意见,如果是正常的交通,人有分歧,有不同的看见,但是并没有给教会生活带来搅扰,这算不算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个就算不上了。所以说,表面上看很多问题似乎是与第七条有关,但事实上只有那些情节、性质比较严重的,构成了打岔搅扰的才是能归到第七条里的问题。那咱们就交通交通哪些问题的性质能够得上这一条。

首先,从互相攻击这一点来看,肯定不是正常地交通真理、寻求真理,不是在交通真理的基础上、范围里有了不同的看见、不同的亮光,也不是在一条真理的基础上寻求、交通、探讨真理原则,寻求实行的路,而是互相进行是非方面的辩论、争论,基本上是这个原则。互相攻击这个事,外表上都能看出来肯定不是在寻求真理,不是在圣灵引导之下交通真理,不是和谐地配搭,没有合一,更不是和睦相处,而是出于撒但败坏性情的一种表现,也是出于血气,言语带着定罪、论断,甚至带着咒骂,这些都是攻击的方式与表现。人互相攻击的时候,无论语言是犀利还是婉转,都带着恶意,带着仇恨,带着血气,这里面没有爱,没有包容,没有忍让,当然更没有和谐配搭。当人互相攻击的时候,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比如说,两个人在谈论一件事的时候,甲方说乙方:“有的人人性不好,狂妄,做点事就愿意显露自己,谁说也不听,就像神话中说的犹如畜生一样野蛮、没有人性等等。”乙方一听,“这不是在说我吗?还引用神话揭露我,你说我我也不客气,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也不义”,于是就说:“有的人外表看好像挺敬虔,其实骨子里比谁都阴险,甚至男女方面还不正当,就像神话中说的淫妇、妓女,神对这样的人恶心透了,厌烦这种人。外表敬虔有什么用?那都是伪装的。神最不喜欢伪装的人,伪装的人都是法利赛人。”甲方一听,“这是回击我刚才所说的话呢。好,你有话,我也有话,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不客气”。一来一回,两人就斗上了。这是不是在交通神话呢?(不是。)这是在做什么?(互相攻击、争斗。)攻击得还挺有节奏、挺有根据,还要引用神话呢,这是互相攻击,同时也是在打口水仗。这种形式的交通神话是不是教会生活当中有时候会看见的?这种方式的交通是不是正常的交通?是不是在人性里交通?(不是。)那这种形式的交通会不会给教会生活带来打岔搅扰?会带来怎样的打岔搅扰?人在教会生活当中这么争斗、讲是非,进行人身攻击,圣灵还作工吗?圣灵就不作了,这样的交通就把人的心给搅散了。圣经里记载那么一句话,你们记不记得?(“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19-20〕)这话是什么意思?人聚在一起来到神面前,得同心合意,得在神面前合一,同心合意神才会祝福,圣灵才会作工。而刚才争辩的那两个人之间有没有同心合意?(没有。)他们有的是什么?互相攻击、争斗,甚至论断、定罪。表面上看虽然没有骂脏话,没有所指,但是说话的出发点不是交通真理,不是寻求真理,不是在正常人性里说话,说每一句话都不负责任,目的就是为了攻击对方,攻击、论断、定罪自己所仇视的人、所看不上的人。这些都不是同心合意的表现,而是在血气里、在撒但败坏性情里的说话与表现。没有同心合意,所以没有圣灵作工,只有血气,只有败坏性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攻击性,带着恶意,不是在人性的良心理智里说话,每一句话都不符合事实,也没有根据,不是按照神的话、神的要求评判一个事,而是根据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意愿对自己所仇视的、所看不上的人进行人身攻击、论断、定罪。这种作法是不是神所喜悦的?肯定不是。这就是互相攻击的一种表现。

在教会生活当中常常出现人与人之间因为一点小事或因为一个观点不合发生了纠纷,产生了利益上的冲突之后就产生一些口角、争执;或者因为一件事情两者之间有了一些过节儿,不寻求用神话解决,也不能互相体谅包容、互相扶持帮助,而是在败坏性情里用属血气的方式,心里存着恨、带着成见去对待对方;或者有些人因为性格不合常常与人发生一些争执;还有的因为喜好不合,志向不合,或者社会地位、文化程度、做事的方式方法有差异,等等,人与人之间会产生各种分歧、不同的观点,甚至也会因为处事方式、处事角度的不同,说话方式的不同,或者人性、本性方面大的差异,人与人之间会产生各种分歧、不合,因为这些分歧与不合,常常导致人在聚到一起的时候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争执。有的人有点良心理智,当争执发生的时候能凭爱心帮助对方,或者能忍耐,能凭爱心、凭理智做事。但是有些人就达不到这个,连最基本的忍耐、包容都没有,最基本的人性理智都不具备,常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因为一句话,甚至因为一个眼色、说话时一个用词不当就会与人之间产生各种各样的成见、猜忌、误会,从而导致在心里对人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各种各样的理解、论断、定罪。这些现象或者事情的存在常常会影响人在教会生活当中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影响正常的人聚到一起时人与人之间应该存在的一些表现,比如包容、忍耐、谦让,还有爱心、扶持、帮助,甚至交通神话。人与人在一起,起争执这事是常常存在的,但是,如果这些事时常发生,影响到人过正常的教会生活,会搅扰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比如一到聚会的时候,只要有人起争执,这次聚会就被搅黄了,只要有那几个人在,这次聚会保证聚不好,什么也得不着,白聚一场,浪费时间,那这类事就已经影响了正常的教会生活的秩序。

有的人话多,喜欢扯闲篇,跟弟兄姊妹一见面就得说家长里短,先铺垫、闲扯一番,弄得很多弟兄姊妹挺无奈,有些人就会站出来打断他。每次他说家长里短、扯闲篇、讲是非的时候就有弟兄姊妹站出来打断他,结果是什么?总打断他他就不高兴,这一不高兴就有后果了。他就琢磨:“你总打断我不让我说话,那好,你说话的时候我也打断你。你交通神话的时候,我就插播一段别的神话;你交通认识自己,我就交通神审判人的话;你交通认识狂妄性情,我就交通神定规人结局归宿的话;你说东,我偏讲西。”不但这样,别人附和也不行,他都要起来攻击。同时,因为他心里有恨、有不愿意,还要常常在聚会的时候揭对方的短处,说对方之前做生意如何骗人,跟人打交道如何不择手段,等等,一到对方说话的时候他就要讲这一番话。对方一开始能忍耐,时间长了,琢磨琢磨,“我总帮助你,总宽容、忍耐你,你对我也没有一点宽容啊。你对我这样,也别怪我不客气,我也揭揭你的老底,咱俩在一个村子生活这么久,谁不了解谁啊?你攻击我我也攻击你,你揭我的短,你的短处也不少”,于是就说:“你小时候还偷过人家的东西呢,我做那些事都是为了生活,在世界上谁还不犯点错啊?你做那些小偷小摸的事更见不得人,我那好歹是做生意,那是手段、本事,你那是什么?你那是小偷、贼的行为。”这是不是在互相攻击呢?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攻击方式?是不是互相揭短?(是。)这短揭得怎么样?事实还挺多。他甚至心里还想:“有些弟兄姊妹是从别的地方来的,还不了解你,要想让别人了解你还不容易吗?你总揭我的短,让我这些短处、毛病、过去不光彩的历史都暴露在光中了,都让大家知道了,别人以后也不高看我了,那我也不客气了,你的毛病也不少。你过去处了多少对象、跟过几个异性我都知道,这些把柄都在我手里攥着,你要是再揭我的短把我惹毛了,我就把这些事都抖搂出来。”互相揭短是在熟人之间、互相了解的人之间出现的一个问题,引起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一言不合,或许是因为之前就有一些过节儿,在聚到一起过教会生活的时候就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拿出来作为攻击对方的武器。这两个人在聚会吃喝神话时占用所有人过教会生活的时间,互相地揭短,互相地攻击、对骂,这样聚会还能聚好吗?大家还有心情聚会吗?有些弟兄姊妹就有想法了:“这俩人真麻烦,过去那些事还说什么呀?都信神了那些事就都放下吧,谁没有问题?现在不都来到神面前了吗?这些问题都可以用神话解决。揭短这不是实行真理,也不是取长补短,这是互相攻击,这都是撒但的行为。”他们两个人互相攻击,把正常的教会生活给搅扰、破坏了,谁制止也不行,谁交通也不行,甚至有的人劝他们说,“你别揭他的短了,你们两个敞开心亮亮相,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一时言语不合吗?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都能敞开亮相,都能来到神面前,放下自己的成见、仇恨、怨气,这些问题用真理都能解决”,但是双方还是争执不下。其中一方说:“如果他能这样做,我也这样做,他先向我赔礼道歉,先敞开心亮相,那我也跟着。他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对我不依不饶,我也跟他不客气。要求我实行真理,为什么他不实行真理呢?要求我放下,为什么他不先放下呀?”这是不是耍蛮啊?(是。)开始耍蛮了,谁劝也不行,交通真理也不行,用什么方式劝都不行,一见面就是这些话题,一见面就讲对方的是非、过去,揭对方的短处,攻击对方的毛病,除了没有动手打人之外,对对方所做的全带着仇恨,所说的每一句话里都带点攻击、咒骂的意思。教会生活的成员中如果有这样两个人,一见面就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样的教会生活能不能达到果效?人能不能有好的收获、正面的收获?(不能。)临到这样的事,多数人就犯愁了,说“一到聚会的时候,那两个人就总争、总斗,过去那些事说起来没完,谁劝也不行,这怎么办呢?”有他们两个人在别人都不能得好,都不得安宁,这种情况怎么办?教会带领就应该出面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让这样的人继续搅扰教会生活。如果经过再三劝阻、交通、正面引导都不能达到果效,双方都不能放下自己的成见饶恕对方,而是还要继续互相攻击,继续搅扰教会生活,那就得按原则办事了,说:“你们俩现在这个状况已经持续很久了,对教会生活、对所有的弟兄姊妹构成了严重的搅扰,多数人对你们俩的行为是敢怒不敢言。鉴于你们现在的态度,神家得按原则办事,也不清除你们,把你们俩隔离出去,隔离反省,停止教会生活,什么时候你们在一起能够和睦相处,能够正常交通,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了,什么时候再回到正常的教会生活。”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教会都应该作出这样的决定,这就是按原则办事,这些事就应该这么处理。这么处理一方面对他们两个人有好处,另一方面主要是保护更多的弟兄姊妹不受这类人的干扰。有些人说:“他俩就是人性上有点任性,耍蛮、不听劝,其实从实质上来看还没作什么恶,也不是恶人,就是有点小毛病,好计较,好嫉妒,好纷争。”不管他们人性怎么样,只要对教会生活构成了搅扰,教会带领就应该出面处理、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这两个人是恶人的话,一经分辨出来就应该立即作出决断,直接清除,就不是隔离这么简单了。如果这两个人只是针对性地好互相攻击、讲是非,对其他人没有任何的伤害,或者没有给神家利益带来任何的损失,对神家没有做任何的坏事,不算是恶人,那就停止他们的教会生活,让他们隔离反省,这么处理最合适。这么处理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教会生活能够正常,保证教会的正常秩序。

有些人在过教会生活的时候,读完神话不会交通对神话的认识与个人的经历,对神话没有领受能力,而是每次在读神话的时候,发现了神话所说的、所揭露的某方面败坏性情所指的一部分人,所以一到他交通神话的时候就有所指,一再地有所指就会得罪一部分人或者个别人。如果这些人能从神话领受、从神领受,就不会出现任何的争执。但是,难免有些人在被针对的时候会起来反击,他说:“你读神话不分享对神话的经历,也不谈认识自己,你专门攻击我、针对我。你针对我是什么意思?看我不顺眼啊?我有败坏性情神话早就说明白了,还用你说吗?我有败坏性情,那你没有败坏性情吗?”在受到别人针对性地交通、揭露的时候,他满肚子的怨气、不服,一次两次还能忍耐,时间长了,积怨久了就会爆发。这一爆发就不得了了,说:“你总针对我的败坏性情,说我诡诈,你的心眼儿也不少。有些人做事、说话外表伪装自己诚实、敞开,但事实上心里诡计多端,总算计人,跟人说话谁也摸不着他的底,就是个诡诈人,不是什么可靠的人。咱们碰到这样的人就不能跟他说话,不能跟他相处。这样的人太可怕,你一不小心就被他骗了,一不小心就上他的当、被他利用了。这样的人是最恶的人,神最厌憎、恶心这样的人,应该让他下无底深坑、硫磺火湖。”对方一听,“你这是还击呢?你有败坏性情还不让人说啊?神的话都说了,你为什么不让人说呢?你还击,那我就更不客气了,我再找一段神话揭露你,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他一听,“跟我没完了啊?就揪住我不放了,就看我不顺眼,就看我有败坏性情,好,那我再给你来一回合”,于是就说:“有些人就是敌基督,就喜欢地位,喜欢教训人,喜欢让人高捧,利用神话揭露别人、给人定罪,让别人以为他没有败坏性情。他高高在上,还以为自己圣洁了,其实不就是个污鬼吗?不就是个撒但、邪灵吗?敌基督是谁啊?敌基督就是撒但。”斗了几个回合了?有没有分出胜负啊?(没有。)这些话里有没有对人有造就的话?(没有。)那这些话都是什么话?(论断,定罪。)这就是论断。不根据实际情况,不符合事实地乱说话、乱定罪,随心所欲地就把人论断、定罪了,甚至还要咒诅人。你说对方是敌基督,有根据吗?你揭露谁有败坏性情,符合事实吗?他那个败坏性情的实质是什么?第三者听了觉得你这话客观、实际吗?他们两者之间的对话,所说的每一句话的目的是为了让对方得益处、得造就,进入真理实际,还是用人意,带着个人的成见去攻击、论断对方呢?这些话里有没有好意?他们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让对方尽快地认识自己,尽快地脱去败坏性情进入真理实际?(不是。)那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为了泄私愤啊?为了泄私愤,为了打击、报复对方,随意就给对方安个罪名,一点也不符合事实,更不是根据神的话,不是根据对方的实质还有各种流露、表现,就是利用神的话泄私愤,打击报复人,根本就不是在交通真理。说对方有败坏性情也不符合事实,说对方是敌基督也不符合事实。说对方有狂妄性情,外表看这话是对,但是谁没有狂妄性情,你为什么总针对一个人呢?为什么眼睛总盯着一个人不放呢?总揭露对方有狂妄性情,目的是为了让他脱去狂妄性情吗?(不是。)那是因为什么?是不是看对方不顺眼啊?就是看对方不顺眼,就找机会打击、报复他,总想整治他。那他说另一方是敌基督,是撒但、魔鬼,是诡诈阴险的人,这话是不是事实?也可能沾那么一点边儿,但是他说这些话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帮助对方,也不是交通真理,而是为了泄私愤,为了报复。他被整治了,他就要还手。怎么还手呢?就是揭露对方,给对方定罪,说对方是魔鬼、是撒但、是邪灵、是敌基督,什么帽子大就扣什么帽子,什么罪重就扣什么样的罪。这是不是随意论断、定罪啊?双方所说的这些对话的存心、目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帮助人进入神话实际、明白真理原则,更不是为了帮助人更好地认识自己、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而是要攻击对方、打击对方,要揭露对方,以达到泄私愤、报复对方的目的,这就是攻击,打口水仗。这种方式的攻击虽然比互相揭短那种攻击看起来似乎是有根据的,用神的话来对号说对方有败坏性情,另一个人说对方是魔鬼撒但,表面上看还挺属灵的,但性质是不是一样啊?是不是都是不负责任地、随心所欲地凭着自己的喜好论断、定罪、咒骂对方这样的性质?都是这样的性质,都不是在正常人性里交通神话、交通真理,而是进行人身攻击。这类性质的对话在教会生活当中也会形成打岔搅扰,对其他人过教会生活会形成严重的破坏、干扰。

你们碰到这种互相揭露败坏性情攻击对方的情况该怎么办?是不是得忍耐?是不是得拍桌子吆喝?用不用给他们浇盆凉水让他们冷静冷静,说“你俩别吵了,都是信神的,有什么过不去的过节儿啊?都是弟兄姊妹,年纪也都不小了,争论什么啊?”让他们头脑清醒了,能认识自己的不好,跟对方道歉,用不用这样做?这些方式能不能解决问题?(不能。)这类问题出现的时候,如果拍桌子把两个人都教训一顿,好不好?(不好。)怎么不好?这两个人每次来聚会就得打斗一番,聚会之前还做好准备,在家里找神话、找根据,甚至还写好稿子,想好怎么攻击对方,攻击哪方面,怎么论断、定罪对方,定罪对方的时候用什么样的语气,用哪些神话来攻击、定罪最有力,最有说服力。聚完会回家还继续做准备,“这一回合胜了,下一回合不一定能胜,得谨慎,不能大意,回去得好好听讲道、好好读神话,还得多学诗歌,多组织语言,用各种方式、各种言语、各种属灵术语打垮他,不让他翻身,争取下一回合扳倒他,让他再也起不来”。这类问题好不好解决?如果通过劝阻、交通,多人帮助、扶持,依旧不能悔改扭转,一见面就要打,聚会的时候还要挨着坐,坐在对方对面,四目相对,有利于互相论断、攻击,坐太远了攻击不到,不解恨,就要对着干,谁劝也不听,谁交通真理也不能解决问题,对付修理更不能解决问题,怎么办?这事好办,直接踢出去,有多远滚多远,再也别回来了。你想打回去打,别在这儿打。问题解决了吧?简不简单?用不用再给他交通了?用不用爱心帮助了?你们说把爱心、包容、忍耐给这样的人合不合适?(不合适。)怎么不合适?(他不接受真理,跟他交通没有用。)对了,他不接受真理。他来聚会就是来打口水仗的,他信神不追求真理,就喜欢打口水仗。这是不是正常人性的流露、表现?是不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不是。)他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性。这样的人聚会的时候不是安安分分地读神话,从神话里明白真理,得着自己该明白的真理来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总要解决其他人的问题,总要借用祷读神话、揣摩神话的机会攻击、揭露其他人,找其他人的毛病,在神话中发现其他人的问题,眼睛总盯在别人身上,总想利用神话定罪人、论断人、咒骂人,把自己置身事外。这类人是什么人?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不是。)他们特别擅长与热衷的一件事就是在读了神话之后,常常能发现别人身上存在的在神话当中所提出来的各种问题、表现、情形。他们读神的话越发现这些问题的时候,越觉得自己大有可为,越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应该把这些问题都揪出来,谁有这些问题就不放过谁,自己在谁身上发现这些问题谁就是有福的人。这是什么人呢?这类人有没有理智?有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力?(没有。)这类人在教会当中,他要是不说话、不做事就不用搭理他,如果一贯地这样做事,总攻击、论断、定罪其他人,教会就应该对他作出相应的处理。而那些曾经被别人揭露过,也以同样的方式、手段去攻击、论断、定罪别人的人,不管他是正当防卫还是无意地这么做,不管怎么样,如果也是一贯地定罪、论断甚至咒骂他人,情节严重,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同样也要把他清理出去,与其他人分隔开来,把他隔离,不能对他客气。

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一条里,性质能够得上打岔搅扰的还有哪些表现?互相揭短这个很明显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一方面表现,互相揭露败坏性情来泄私愤、报复,这个也是很明显的打岔搅扰教会生活的问题,除了这两方面,还有哪些表现是在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人与人之间的人身攻击、互相论断、互相定罪,甚至互相咒骂?(神,之前遇到过一个情况,有的人聚会交通时光是说事,人听完之后对他没有什么认识、分辨,但是对他说的那件事里涉及到的弟兄姊妹产生了一些成见,他的这种交通名义上是在交通认识自己,其实是在变相地说别人的问题,这种算不算?)这个有没有构成攻击啊?变相地说别人的问题,那他说的问题是不是问题?这个问题存不存在?说完了之后对对方有没有造就,有没有警戒的作用?说的是不是问题的实质?你们说,是不是只要说的不是自己的问题,不管是夹枪带棒还是话里话外捎带着说、委婉地说,只要说的是对方的问题就都是攻击?(不是。)那哪种情况下属于攻击?有目的地打击别人,为了打击,为了报复,为了泄私愤,这属于攻击。这是一种情况。另外,违背事实真相,说的不是问题的实质,而是问题的表面,把表面现象拿来用实质性的话加以定罪、论断。定罪是什么意思?就是根本不明白问题的实质到底是什么,与事实相不相符,就不负责任地、随意地下结论、定性。不负责任地定性这也是泄私愤、报复,这是定罪、论断,这种情况也属于攻击。还有什么?(无中生有地给人造谣,这种是不是?)无中生有地造谣当然更是了。这三条中每一条的性质都够得上是人身攻击了。

哪种情况够得上是攻击,哪种情况够不上,该怎么区分?对于攻击的人来说,他做的哪些事、说的哪些话形成了攻击?如果他说的话带点导向性质,能误导其他人,也带点造谣的性质,无中生有、造谣编谎,误导人让人往他所指引的那个方向去想、去认识、去下定论,他有这样的存心、目的,想让更多的人能够赞成他所说的,能够承认、相信他所说的,同时,他说这些话、这么做的目的一方面是想要报复对方,另一方面是想让对方消极软弱,他心里想的是“小样儿,这次揭揭你的老底,打打你的积极性,压压你的嚣张气焰,让你再蹦跶,让你再显摆,有你还能显我吗?我把你打消极、打趴下了,把你打老实了,我看还能有几个人高看你,以后你说话就没人听了,就没有人信任你了,我要让人都知道你也会消极,你也有软弱”,他如果是这个目的,那他说的话就是攻击。如果他的存心就是想把这个事实说清楚,通过一段时间的经历,自己对这个事有一个准确的看见,发现这个问题的实质应该是这样的,拿出来交通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样的看见、什么样的领受法是纯正的,他的目的是为了矫正更多人对这件事情偏谬或者片面的看法,那这是不是攻击?他不是强制性地让对方接受他个人的意见,更不带个人的意愿,而是只想把事实的真相说清楚、说明白,是用爱心让对方明白,明白之后能不走偏路,并没有强迫对方接受,不带强制性,更没有个人报私仇的存心,不管对方是否接受,他能尽到自己的责任,那这类表现、这种作法就不是攻击。这两种不同的表现,从言语上,还有从人表现出来的说话方式,说话语气、用词以及说话态度上就都能看出来他的存心到底是什么。如果他是有意想攻击对方,语言一定很犀利,另外,他的存心目的在说话的语气、语调、用词与态度上会很明显地让人看出来;如果他对对方没有强制性,更不是攻击,那他的语言肯定是有正常人性的理智与表现的,另外说话的态度、语气、用词肯定是很理性的,是在人性的范畴里。

交通完区分的原则,你们会不会分辨什么是攻击、什么不是攻击了?如果还不会分辨,那你们就没明白。如果一个人的交通没达到让人明白真理、尽到个人责任的目的,他无论说得多好听,他不是按原则实行,而是在事上纠缠着不放,抓对方的小辫子、把柄,好像对事挺认真,其实是在讲是非,这就是攻击了。人与人之间那点事能有多深刻?要是交通真理的话,一个聚会都用不了就交通完了,还用一到聚会时间就说,占用更多人的时间吗?不用。如果这样做就对其他人形成搅扰了。揪着一件事说起来没完原因是什么?就是谁也不放下自己的存心目的,谁也不认识自己,谁也不接受真理,谁也不接受事实、不接受真相,所以就能纠缠着不放。纠缠着不放这种现象是什么?这就是攻击。抓把柄,抠字眼,抓小辫子,就一个事纠缠着没完没了,沾点边儿就开始就着话题攻击、争论了,争得面红耳赤。如果是在正常人性里交通,对对方进行扶持帮助,尽自己的责任,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好;如果是互相攻击、争辩,互相纠缠着要说清自己的理,总要占上风,不甘拜下风,不妥协,也不放下个人恩怨,最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恶化,越来越紧张,没有正常人际关系,甚至达到了面都不能见,一见面就红眼的地步。眼睛红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里面有仇恨啊?人交通真理如果不是互相攻击,而是能够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扶持,人际关系还能不好吗?不会不好,肯定会越来越正常。在一种正常的人性理智、良心之下说话、唠嗑、交通,哪怕是辩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不会一见面就斗,一见面心里就有火气。如果没见面的时候一说起对方心里就有恨,一说起对方就有一股无名火冒上来,这就不是有正常人性理智、良心的表现。

人与人之间互相攻击不是在特定的环境里,更不是在人设定的任何环境里,而是因着人有败坏性情,更因为人对真理并不是真的喜爱,就是很多人不能实行真理,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说,所以在教会生活当中常常会出现人与人之间互相定罪、互相论断甚至互相揭短的情况。因着人的败坏性情,因着人常常处于一种没理智的情形当中,再加上人不明白真理、不喜爱真理等等多种原因,人在一起常常会产生口水战,常常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攻击。这各种各样的攻击偶尔发生,对教会生活形成了一些不同程度的小小的影响或者是暂时的影响,但是一贯喜欢互相攻击或者喜欢攻击其他人的这些人对教会生活就形成了严重的打岔搅扰,对更多的人的生命进入也形成了严重的影响、干扰。

在教会生活当中还有一种人,特别地喜欢表白自己。比如说,他做了一件错事或者是说了一句话,怕别人对他有不好的看法,影响他在多数人心中的形象,他就到聚会的时间来表白,解释这个事。解释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些误会他的人、那些对他产生了不好看法的人知道他不是人所认为的那类人。所以,他就在这个事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花了很多的心思,整天琢磨,“这个事怎么能说清楚呢?怎么能向对方解释明白呢?怎么能驳回对方对我产生的那些不好的看法或观点呢?今天聚会就是一个好时间,从今天开始就得说这个事”。到聚会时他就说:“我上次做的那个事,目的不是想伤害谁,也不是想揭露谁,我的存心是好的,我的目标是为了帮助人,结果有些人就总误会我,总想针对我,总认为我有贪心、有野心,或者认为我人性不好。其实我哪是那样的人?我也没做那类的事,我也没说那样的话,我背后说谁那也不是我有意说的,人做坏事还不让人说啊?”说了一大堆,连表白带解释,同时把对方的问题也揪出一大堆,一方面为了撇清自己,让所有的人认为他所流露的不是败坏性情,他不是人性不好,也不是不喜爱真理,更不是恶,而是好心,他的好心常常被别人误解,还常常因为别人的误解被定罪。话里话外让听的人都觉得他是无辜的,而那些认为他不对、不好的人是恶人,是不喜爱真理的人。对方一听就明白了,“你这话不就是不接受真理吗?不就是不接受事实吗?不就是不认识自己吗?不就是想说清楚你没有败坏性情吗?不就是想美化你自己吗?你不接受就算了,为什么还针对我呢?我也没想针对你,也没想打击你,你个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关我什么事啊?”于是就坐不住了,说:“有些人临到一点小事,受点委屈就不愿意了,就想表白,受一点委屈、受一点苦就总想解释,总想撇清自己,还总想美化自己,总想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是那样的人吗?你也不是那样的人,那你为什么要美化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说成是完美的?另外,我是在交通真理,我也没有针对谁,也没想打击报复谁,谁愿意怎么想怎么想。”这两个人是在交通真理吗?(不是。)那这两个人是在做什么?一方说:我做哪些事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谁谁谁,我是怎么想的。另一方说:人在做天在看,人心里是怎么想的神知道,别觉得自己有点好心、有点能耐,自己会说,神就不鉴察了,别以为自己藏得深神就看不见,弟兄姊妹都看见了,更何况神呢,神鉴察人心肺腑你不知道吗?他俩是在争论什么呢?一方要把自己撇清,要把自己所要表白的说清楚,不想让人对他有不好的印象,另一方就要揪着不放,不允许他美化自己,同时还要更深地揭露他、定罪他,以训斥的方式揭露他。表面上看,两人之间的对话没有直接骂,也没有直接揭露什么,但是这两者说话的目的都是有针对性的,一方不让对方误解他,让对方还他清白,另一方就要给他扣帽子,不肯还他清白,就要定罪他让他承认。这种对话算不算攻击?(算。)这种对话是不是在正常地交通真理啊?(不是。)那这是属于什么性质的对话?表白自己的这一方是不是在表白之前能够从神领受,能够认识自己,找到自己该实行的原则?不是,他要向人表白,要向人说清楚他的想法、观点以及存心目的,而且要让人知道他是清白的,让人还他一个清白。而另一方不想还他清白,说他不是清白的。这两方哪方对啊?(都不对。)这两者之间的对话是不是在正常人性的理智之下的对话?(不是。)那怎么就是攻击了?这是什么性质的对话?表白的这一方要否定对方对他的定罪、观念以及对他所产生的观点,另一方要强制让对方接受自己对他的定罪,这就产生攻击了。那这种攻击是什么性质的攻击?是不是互相否定、互相埋怨、互相定罪的一种对话?(是。)对话的内容是这样的,互相否定,要向对方解释清楚,要让对方还他清白,不让对方那么看他,给他下那样的定义。要否定对方的观点,要向对方说明白、表白清楚,不管对方讲的符不符合事实,更不管对方讲的是不是合乎真理,只要自己认识不到,自己不愿意接受,那对方讲的就是错的,就要给他扳正过来。一个不愿意接受,另一个要强行让他接受,这种对话的性质是属于互相攻击。这种形式的对话在教会生活当中是不是也会出现?(是。)这类对话都是打口水仗。

这类对话为什么叫口水仗呢?就是为了争个谁对谁错、争个高低上下讲了很多话,费了很多的口舌,最后还是争论不休,没有争出胜负,然后还要接着争,最终的收获是什么?是不是明白真理了?是不是明白神的心意了?是不是能够悔改接受神的鉴察了?是不是能够从神领受了?是不是更认识自己了?这些收获都没有。这些毫无意义的争执,讲是非、讲谁对谁错的对话就是打口水仗。打口水仗说白了就是毫无意义的一段对话,所讲的全是废话,没有一句话是对人有造就、对自己有益处的,说出的话都是伤害别人的,都不是供应帮助别人的,都是出于人意、出于血气、出于人的头脑思维的,当然更是出于人的败坏性情。说的每一句话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自己的名声,不是为了造就别人,让别人得到帮助,不是为了自己能够更明白一方面真理,更明白神的心意,当然也不是为了探讨自己的某方面败坏性情是神所揭露的哪方面,是否对上号了,自己认识得对不对。这些毫无意义的表白、辩解,无论话说得多好听、多诚恳、多敬虔,都是在打口水仗,都是在磨牙,对人对己都没有任何的益处,不但伤害别人,影响了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也耽误了自己的生命长进。总之,不管人以什么样的借口,以什么样的存心,以什么样的态度、语气、方式,或者利用什么手段、工具去随意地定罪或者不符合事实地论断他人,那这些话,这些言语、方式等等都属于攻击范畴里的,都是打口水仗。这个范围大不大?(挺大的。)那能不能缩小这个范围?人自己会不会把攻击人的范畴缩小?其实容易缩小,只要人的存心、意愿人自己能够掌控好,这个范围人就能掌控。这里所说的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的攻击,打口水仗,只要人没有这样的存心与意愿,目的不是为了泄私愤、报复,更不是想攻击对方,是因为人不明白真理、愚昧或明白真理太浅无意地伤害到对方了,经过人帮助、扶持、交通,在明白真理之后说话就准确一些了,对别人的评价、看法也准确一些了,对别人的败坏性情还有败坏性情的流露以及错误的做法能正确对待了,那对人的攻击就会缩小范围了。但是,如果一个人看谁不顺眼,看谁碰过他、伤过他就想报复,总想报复那些曾经得罪过自己、伤害过自己的人,报复那些曾经对自己不利的人、在背后论断过自己的人、跟自己有仇的人,他总带着这样的存心,那随时随地就能攻击人,这个就不好解决了。无意的攻击好解决,有意识的、存心总想攻击的就不好解决。无意的、一时的攻击、论断通过交通真理,通过人扶持帮助,人明白了之后就能扭转。但是,总想报复人、泄私愤,总想整人、打垮人,带着这样的存心,这个攻击对教会生活就会形成打岔搅扰,这就不是无意的了,这是有意的打岔搅扰,所以这类攻击是不好变的。

现在来看攻击人的这个范围什么情况下能缩小、什么情况下能控制,是不是明白了?什么情况下能控制?(无意的,不带存心的。)那不好控制的是哪种?有意的、故意的,总想泄私愤报复人,总想打击人、整人治人的这类人,这种攻击人是控制不了的。无意的攻击人是一时的,自己也不知道就对人形成攻击了,这对教会生活不会构成实质性的打岔搅扰,通过交通或者帮助会得到解决,所以这类人不是教会要严格限制或者清理的对象。而真正对教会生活形成打岔搅扰的这类攻击,就是带着存心的、有意的,总想攻击人,对教会生活会形成实质性的打岔搅扰,这类人才是教会要解决的一类人。为什么要解决他们呢?从他们的性情实质上来看,他们攻击人的这种行为不是无意的,而是有意的。这个有意的是怎么来的呢?从他们的本性实质上来看,这类人人性恶毒,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说,谁若说话不小心伤着他一点儿,他就琢磨找机会报复谁,所以这类人就能对人形成攻击,这是教会要解决的一类人。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不管是哪一方,只要是攻击人的人,不管是被动攻击的还是主动攻击的,都属于总要泄私愤,总要报复,总要打击人、整人治人的一类人,这类人对教会生活形成了严重的搅扰打岔。他们是教会当中的一类恶人,情节轻的隔离反省,情节严重的清除、开除。这就是带领工人在处理这件事上要明白的原则。

对什么是攻击是不是明白了,会分辨了?我一定义什么是攻击,有的人认为,“攻击人的范围这么大,那以后谁还敢说话了?人都不明白真理啊,一张嘴就攻击别人,这还了得!以后光吃饭、喝水,不说话了,从早上一睁眼就把嘴封上,不随便说话,不随便攻击人,这多好啊,日子就安定多了”。但是光把嘴封上解决不了问题,问题的实质是在人的心里,是人的败坏性情,并不是嘴。嘴是受人的败坏性情、受人的思想支配的,只要人的败坏性情解决了,真明白点真理了,说话也有点原则、有点分寸了,对人的攻击就能解决一部分。当然,在教会生活当中人与人之间要想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不互相攻击,不打口水仗,还需要人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能够让神引导,需要人有一颗安静的心,有一颗饥渴慕义的心,有一颗敬虔的心。这样,当你碰到有人无意中说话伤害你的时候,你的心能安静在神面前,不计较,不想与对方争执,更不想表白辩解什么,而是从神领受,感谢神给了你一次认识自己的好机会,感谢神让你能从别人口中得知你还有这样的问题。这是你认识自己的一次好机会,这是神的恩待,应该从神领受,不应该对伤害你的人有怨恨,也不应该对无意中提到你毛病或者揭露你短处的人产生恨恶、反感,或者有意无意地躲避他或用各种方式报复他,这些都不是神所喜悦的。常常在神面前祷告,人的心安静下来之后,如果有人无意中伤害到你,你就能正确对待。碰到无意伤害你的人,你能够包容忍耐,如果碰到有意伤害你的人你怎么办?你是凭血气对待,还是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真理?你是凭血气跟他对骂,还是来到神面前让神开启引导呢?当然,这两条路途不用我说你们也都清楚应该选择哪种方式进入是对的。

要想在教会生活当中避免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凭人的力量、凭人的克制与忍耐力是很难达到的。你的人性再好,你再温柔、再善良、再有肚量,难免会碰到一些伤害到你的自尊心、你的人格等等这样的人或者话,对于这些人或者事该怎么处理、怎么对待,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一个原则。如果凭血气对待的话很简单,他骂你你也骂他,他攻击你你也攻击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同样的方式还给对方,保障了自己的尊严,也保障了自己的人格与脸面,这是很容易达到的。但是,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可取的,是不是对你和对方都有益处的,是不是神所喜悦的,你自己应该在心里掂量掂量。人常常在没想清楚这个问题的实质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对我不客气,那我何必对他客气呢?他对我没爱心,我为什么要爱他啊?他对我都没有忍耐、没有帮助,我为什么要忍耐他、帮助他?他对我不仁,我为什么要对他施以忍耐、包容呢?我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我为什么就不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呢?”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这些。但是当你真正这样做的时候,你的内心是平安的还是痛苦不安的?当你真正这样选择的时候,你的收获是什么?你得着了什么?很多人都体会到,当真正这么做的时候,人内心是不安的。当然,更多的人不是良心不安,内心不平静,对神感觉有亏欠,不是因为这个,人没有这个身量。人的不安是来自于什么?来自于人的仇恨、人尊严的丧失,还有人被侮辱时尊严、人格所受到的挑战,还有人在言语上被挑衅之后受到的一些伤害,心里产生的一股股怒火、仇恨、不服不忿,这些让人感觉不安。不安产生的后果是什么?紧接着你就会琢磨怎么用语言对付他,怎么能用合法的、合理的手段打倒对方,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自己是有尊严、有人格的,是有两下子的,不是好欺负的。当你不安的时候,你产生仇恨的时候,你心里产生的不是“忍耐吧,包容他,人都有败坏性情”等等这些正面的东西,而是所有负面的东西——仇恨,嫉妒,定罪,恨恶,反感,厌憎,甚至在心里无数遍地咒诅,更甚至不论在什么时间,就是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在想用什么方式报复他,甚至假想对方如果骂你什么或者定罪你什么的时候,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对付他、去应对那样的场面,等等。你无数次在假想,自己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扳倒对方,才能让自己的恨、让自己的气得到发泄,让对方对自己服气、害怕,不敢再惹自己了;还无数次地在假想,用什么样的方式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厉害,给对方点颜色瞧瞧。当这些不安产生的时候,当这些思想还有假想的画面、片段在你脑海里一遍一遍过的时候,对你形成的搅扰是没有人用言语能衡量出来的,没有人能衡量出这个后果到底是什么样的。你一旦陷入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样的一种思想、情绪里的时候,你能做好什么?能不能安静在神面前了?(不能。)这就是选择一个错误的处理事情的方式所造成的一系列的后果对人所形成的影响。

如果你选择一条对的道路,对方说了一句话严重地侮辱了你的人格与尊严,更甚至严重地伤害到了你在众人中间的形象与面子的时候,你就能选择包容,没有任何的语言去与对方争执,或者有意地表白自己、攻击对方、反驳对方,产生仇恨。包容的实质、意义是什么?你说:“他所说的有些事不符合事实,但是人不明白真理,没蒙拯救之前都这样,我之前也这样。我现在明白真理了,我不选择那样的道路,我选择包容。如果我现在分析有些事不符合事实,我不搭理它,我把我能接受的、能意识到的、能领受的接受过来,我从神领受,拿到神面前祷告,求神摆设环境显明我的败坏性情,让我认识到这些败坏性情的实质,能够有机会着手解决这些问题,逐步地攻克这些问题,进入真理实际。至于说我的人,他说的到底对多少、错多少,他的存心是什么,一方面加以分辨,另一方面包容。”如果这个人是接受真理的人,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交通;如果他不是接受真理的人,是恶人,那就不搭理他,等他表演得足够多了,所有弟兄姊妹都分辨透他了,你对他也分辨透了,带领工人要处理他了,那就是神要解决他的日子到了,当然你心里也欢喜雀跃。但是,你所选择的道路绝对不是与恶人打口水仗,作任何的争执、辩解,而是选择在临到任何事的时候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无论是对待伤害到自己的话、伤害到自己的人,还是对自己有利的、没有伤害到自己的人,原则是一样的。当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的时候,你内心有没有仇恨?也可能会有些许的不舒服,哪有人在尊严受到伤害的时候心里不难受的?不难受那是假话,是骗人的。但是你能为了实行真理而忍耐、而吃这个苦,你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再次来到神面前,你问心无愧。为什么能问心无愧呢?因为你心里清楚,自己所做的不是出于血气,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是在自己能领受到的程度的基础上在遵行神的道、听神的话,而不是为了一己私欲与人争得面红耳赤,明知道这么做神不喜悦还要这么做,你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是神所告诫过的,是神的要求,所以内心特别平安。当有这份平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仇恨、私怨会不会搅扰到你?你真正放下了,心甘情愿地选择了正面的道路的时候,你心里是安静的,是平安的,那些仇恨、怨气,还有因为仇恨、怨气所产生的各种要报复的手段、诡计等等出于人血气的东西就不会搅扰你了。你选择的道路给了你平安,给了你一颗安静的心,那些东西就搅扰不动你了。当那些东西搅扰不到你的时候,你还会想到用什么方式去攻击对方,跟对方打口水仗吗?就不会了。当然偶尔因为人的身量小,因为一些特殊背景的产生,会勾起人的血气、人的冲动、人的怨恨,但是因着人实行真理的决心、心志与意愿,让人的心不受这些东西的干扰。就是这些东西搅扰不动你了,虽然你里面还有,也会时不时地从思想里爆发出来,“他一个劲儿地跟我过不去,我哪天也得跟他说道说道,为什么总针对我?为什么总跟我过不去?为什么总瞧不起我,总侮辱我啊?”有时候也有这样的意念,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对,那么做神不喜悦,当这些意念产生的时候,你会很快回到神面前扭转这样的情形,所以这些东西在你里面就不当家了。这些反面的东西在你里面当不了家不能控制你的时候,更多正面的东西在你里面就不知不觉地生发出来,比如真理的实际、你对自己的认识,还有神给你的一些开启光照,不知不觉地让你明白更多。当你明白更多的时候,你的抵抗力,也就是抵御那些仇恨、人的私欲、人的血气的抗体会越来越强,你的身量会越来越大。那些东西控制不了你了,虽然你偶尔会有意念、有想法、有冲动,但是这些东西很快就会消失,会被你的抵抗力、你的身量所压垮,这个时候正面的东西、真理的实际、神的话在你里面占主导了。当这些东西占主导的时候,你就不受外面那些人事物的影响了,你的身量就大了,你的情形就会向一种越来越正面的方向发展,而不是不接受真理,向一种恶性循环的方向发展,这样人的身量才会长。

在教会生活当中,或者置身于人群当中的时候,人如果在临到人身攻击,人的尊严、人格受到伤害的时候还能够选择包容、忍耐,选择对的实行的路,这对人是有益处的。这个益处可能你看不到,但是当你经历的时候,你不知不觉就会发现,神对人的要求、神给人的路是一条光明大道,是一条活的道路,是对人有益处的,是最有意义的一条道路。当人置身于人群,尤其是置身于教会生活中的时候,你能够战胜各种各样的试探、引诱,在有人攻击你的时候、恶意伤害你的时候,或者是存心想报复,在你身上发泄的时候,你能够用对的方式、对的原则去对待,这是很关键的。在神话当中从来没有告诉人,当人对你不利的时候,要报复你、整治你的时候,你要站起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是告诉人临到事不要用血气,要回到神面前,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真理、寻求神的心意,明白神对人的要求到底是什么。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但是当人明白真理之后,人的忍耐就不是没原则的,而是能变成人实行真理的动力与帮助。但是人如果不喜欢真理,喜欢攻击人,喜欢讲是非,愿意活在血气当中,那人临到攻击的时候就喜欢与人打口水仗、互相攻击,这给任何人带来的都是伤害,都不是造就,不是帮助。任何人在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之后都是精疲力尽、疲惫不堪,两败俱伤,什么真理都得不着,最终无果而回,剩下的就是仇恨与伺机报复。这就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最终给人带来的恶果。

刚才交通的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个话题,你们是不是明白分辨的原则了?主要是区分什么是攻击,分辨什么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在人群里经常发生,是时常都能看得见的,人只要聚在一起,这个事就会发生,就能看见。互相攻击主要就是有针对性地、有目的地针对人、针对人的一些问题、针对所攻击的目标进行人身攻击、论断、定罪甚至咒骂,目的是为了报复、泄私愤、还击等等。总之,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不是在实行真理,不是在交通真理,更不是和谐配搭的一种表现,而是出于血气,出于撒但败坏性情,出于人败坏性情里对人报复、打击的一种表现。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把真理交通得更明白,并不是为了真理而争辩,也并不是为了明白真理而争辩,更不是为了寻求实行的路而争辩,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败坏性情,满足自己的野心,满足自己个人的私欲与肉体的喜好。互相攻击很显然不是在实行真理,也不是在帮助人,不是帮助人、扶持人的一种方式,而是出于撒但整人治人、玩弄人、愚弄人的一种手段、方式。人活在败坏性情里,不明白真理,人若不选择实行真理就很容易陷入这种网罗、这种试探中,陷入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样一种阵势当中,为了一句话、一个用词或一个眼色而争执,争执得面红耳赤,甚至是喋喋不休,长年累月地就为这一件事争个你高我低,争得鱼死网破,只要一见面就争执,甚至有的在电脑的聊天群组里还互相攻击,互相对骂,互相定罪。这仇恨得严重到什么程度了?在聚会的时候还没骂够,还没解恨,没达到目的,回家之后越想越气,还接着骂。一分钱不挣,没日没夜加班地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值不值得提倡,值不值得宣传啊?(不值得。)这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是撒但败坏性情给人带来的。当然,这种行为、做法给个人带来了很大的搅扰与亏损,同时也给教会生活带来了搅扰与打岔。所以带领工人在面临这些事情的时候,如果发现这两个人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而且有要打持续仗这样的趋势,就赶紧处理,不要姑息,更不要纵容,要保护其他弟兄姊妹,保护正常的教会生活,保护每次聚会应该达到的果效,而不是让这样的人在聚会时占用更多人的时间,搅扰正常的教会生活。如果当场发现、抓住他们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要及时地解决。如果制止、限制不了,就要及时地清理出去,说“你俩喜欢吵架,那你们到外面广场上去吵,想怎么吵就怎么吵,想怎么攻击就怎么攻击,那里的观众、听众多,有的是愿意听的,我们这里是教会生活,是聚会敬拜神的场所,不允许有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事出现。因为这对我们的干扰太大,你们已经搅扰到正常的教会生活了,所以请你们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这样的人,也不欢迎这样的对话”,这问题就解决了。

在教会里如果发现有人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别管他是什么借口、理由,别管他们谈论的焦点是什么,是否正当、合理,双方争战的焦点是不是大家关心的,如果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那就要不客气地、当机立断地解决,如果当场制止、限制不了,就应该把他们清理出去,这是带领工人在临到这类事情的时候应该作的工作。主要的原则不是姑息养奸,不是姑息、纵容他们,也不是让你当一个清官,为他们判定是非,看谁是谁非、谁对谁错、谁有理谁没理,不是让你判别这个。带领工人的工作不是当父母官,更不是做一个清官,把是非辨别明白了,各打五十大板,或者罚有责的一方、赏无责的一方,不是这样的。处理这件事情不是让你用法律来衡量,更不是让你用道德的标准来衡量、判断,而是按照教会工作原则来衡量、处理。互相攻击的双方,只要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教会带领工人就应该责无旁贷地加以制止、限制或者清除,而不是倾听双方诉说事情的经过,诉说各方的理由、借口与攻击人打口水仗的存心、目的、根源,不是让你了解事情的原委,而是要解决问题,避免或者消除对教会生活形成的打岔搅扰的事件,处理事件所涉及到的人。如果带领工人从中和稀泥,走中庸之道,面对对教会形成的打岔搅扰不予理睬,对互相攻击的双方采取怀柔政策,任由他们在聚会的时间对教会生活肆意地打岔搅扰而不管,每次都是加以劝勉、劝导就完事,纵容他们一味地打岔搅扰教会正常生活,也不敢处理,不能将问题彻底解决,这样的带领工人就是失职。教会一旦出现了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喋喋不休三次以上,对多数人的心情与教会生活、灵修生活形成了严重的破坏、搅扰,让多数人心里生发怨气、反感,而带领工人也不处理,这就是带领工人失职。教会带领工人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要当机立断,根据神家的工作安排,根据神家处理这件事情的原则,而不是让你做清官为他断案,断家务事,也不是让你去倾听他们的又臭又长的话,看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判定是非对错之后,又在教会生活中占用更多人的时间为他俩的是非对错而展开讨论、交通,让更多的人心存反感、厌憎,耽误更多人读神话、揣摩神话、交通神话的时间,这就更是带领工人的失职了,这个原则、方向是错的。如果被清除、限制的双方什么时候悔改了,不再占用聚会的时间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了,那就可以停止对他们的隔离。一旦被清除出去了,那教会接纳他们时就得看他们的实际表现,还要征求多数人的意见,即便是接纳回来也要密切关注、严加限制,严加限制他们说话的时间,根据他们的表现对他们作出后续相应的处理。这些都是教会工人临到这件事的时候应该明白、应该注意的原则。处理这件事情当然也不能凭主观臆断,互相攻击的性质一定是构成了打岔搅扰的,而不是一时说话伤着对方,对方还一句嘴,就不许他们说话,把他们隔离出去,这就太不合原则了。带领工人一定得掌握好原则,让多数人认同你所做的是符合原则的,而不是胡作非为,不是无限上纲。对于这方面工作,一方面多数人要分辨什么是攻击,另一方面教会带领工人也应该知道自己在作这项工作时应该掌握的原则与应该尽到的责任。

互相攻击还有一方面表现。有些人明白点属灵术语,骂人都不带脏字,总用一些属灵术语,比如魔鬼、撒但、不实行真理、不喜爱真理、猪狗不如、法利赛人等等,用这些词随便地就说某些人,这带不带点攻击的性质?以前有的人跟弟兄姊妹打交道,谁不如他的意他就想骂人,但是琢磨琢磨,“信神了骂人好像不太体面,让人看着不合圣徒体统,不能骂,不能带脏字,可不骂心里就不平衡,不解恨,总想骂,那骂什么好呢?”他就自己发明了一个新词,谁得罪他了,谁做事伤害到他了,或者谁没听他的,他就骂“恶魔鬼!”“你就是个恶魔鬼!”“谁谁谁就是个恶魔鬼啊!”我一听,魔鬼前面还带个“恶”字,还真没听谁说过这话,是不是挺新鲜的?弟兄姊妹随随便便就被他骂了恶魔鬼,谁听着心里舒坦啊?比如,他让人给他倒杯水,弟兄姊妹正忙着,让他自己倒,他就骂“你这个恶魔鬼!”他出去聚会,聚完会回来一看还没做好饭,就来气了,“你们这些恶魔鬼,一个个都那么懒,我出去尽本分,回来连现成饭都吃不上”。跟他相处的人都有机会被他骂恶魔鬼,这是什么人啊?(恶人。)恶在哪儿啊?在他那儿谁要是得罪他、不合他的意都是恶魔鬼,他自己不是,别人都是。他说这话有根据吗?没根据,他就是随心所欲地找了一个最能解恨,最能让他发泄情绪、气愤、仇恨的词来骂。他觉得要是真骂人的话,人家会说他不像信神的,他说恶魔鬼这就不是骂人,人听着应该是合理的,他就这样把问题解决了,满足他自己的私欲了,人还挑不出毛病来,这家伙挺狡猾。这里面的问题多了,一方面挺狡诈,另一方面还挺恶,用最恶毒的语言、让你没法反抗的语言来报复你、定罪你,人还不能说他是骂人,不能说不合理。遇到这样的人多数人是躲着还是靠近?(躲着。)为什么躲着?惹不起就得躲着,这是聪明人。

教会当中出现的经常随意给人定罪的、扣帽子的,打着交通真理的旗号总针对别人的,还有假借分享神话的机会总想揭露解剖别人、打压别人的,还师出有名,让别人没法反抗,没理由反抗,这类人都是有攻击别人的倾向的人。他们聚会交通的语气、说话的内容都是有针对性的,不是在解剖认识自己,不是在解决自己的问题,不是在敞开亮相自己的问题,而是借由这个机会揭露解剖别人。这样的人弟兄姊妹反感,教会带领对这类人也应该时不时地提示、警告,说“你要是交通就交通认识自己,别总说别人。如果你有意想帮助谁,你俩单独交通,看看人家愿不愿意接受”。让他别动不动就借着交通认识自己来解剖别人,动不动就借着分享神的话、祷读神的话来提示别人有败坏性情,提示别人有这方面问题,提示别人“你别太嚣张了,别以为自己了不起,其实你的问题太严重了,神的这话就是说你的,你嚣张什么?你别以为你尽点本分,出头露面了,教会提拔你你就了不起了,就以为自己是被成全的对象了,其实在我眼里你什么也不是”。虽然他嘴上没有这么说,他所引用的全是神的话,但是听的人都能听明白,都能知道是针对谁的。这类人在教会当中应该受到限制,不应该让他自由发挥。如果他对真理有认识、对自己有认识可以交通,但要是总针对别人,总挑衅别人,总有攻击别人的倾向,总要树立一些假想敌,就应该受到限制。这类人是不是害群之马?(是。)为什么说是害群之马呢?他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纠纷、争执,使事态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他今天针对这个,明天又针对那个,总把矛头对准别人,说不定哪天对准一个跟他一样的人,假想敌变成真仇敌了,两个人就打起来了。他对人的攻击,针对性的交通,带有敌意的、挑衅性的言辞,总想激怒一部分人,总想激怒一些对他不服不忿的人,这会给教会生活带来一种干扰。在他交通的时候,常常会使一些人心里不安,不能安静在神面前,受到搅扰,也常常使一些人心里变得糊涂、浑浊,还会使一些人陷入仇恨、是非、纠纷,陷入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当中,更会引起不必要的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使教会生活当中人与人之间正当的人际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还会使正当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产生火药味,使更多的人因为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这种行为、倾向而产生仇恨心理,产生报复,陷入互相的争斗当中,陷入各种各样的撒但的网罗与试探当中,所以对于这类人也是有必要提示一下的。一方面,弟兄姊妹对这类人要严加限制,另一方面,教会带领如果发现这类人,对他的交通、说话应该及时地制止,不给他更多的时间说话,不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出头露面。不给他更多的时间出头露面,目的是为了不给他更多的时间去针对别人,去激怒别人、挑衅别人,使教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搅扰正当的教会生活。你们是不是有时候会发现这样的人?这类人就是害群之马,总想针对别人,今天看不上这个人,明天又看不上那个人,对所有的人都能说出一番毛病来,说得头头是道,对谁都能评头论足,而且还说得有根有据。有些没分辨的人、不明白真理的人常常被他说得蒙头转向,甚至一个聚会都稀里糊涂的,不知道今天来做什么了,下次聚会再听听就消极了,不愿意聚会了。这样的人在教会当中是一种“特殊人才”,对这种特殊人才应该有特殊的方式对待。比如聚会时给他找一个最不起眼的、大家都看不着的位置坐着,让他说话的时候尽量小声,尽量限制时间,别人可以说五分钟,他只有一分钟,等到他要攻击别人的时候时间到了,得掐着时间。或者别人聚会的时候都可以坐着,他聚会的时候只能站着,他站着说话说累了就不想说了。就得想办法限制他,到了限制不了的程度,他要爆发了,要反抗了,就及时地把他清出去。就是当他不受限制了,说“凭什么你们都坐着我站着?凭什么你们都面对面,让我在你们的背后?凭什么你们说话都是五分钟,我说话只有一分钟?凭什么你们说话都可以大声,我说话就得压低声音?”总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就要反抗了,当他要反抗的时候,是不是不服了?是不是要炸刺儿?是不是要兴风作浪啊?是不是要搅扰教会生活了?要显形了,那就不客气了,时候到了,就把他清理出去。这合不合理?这么做合理。为了保护多数人能过上正常的教会生活真是不容易,各种恶人、邪灵、污鬼还有“特殊人才”都想出来搅局,不限制行吗?有些“特殊人才”一张嘴就要攻击别人,你戴眼镜他也攻击,你头发少他也攻击,你聚会多说点弟兄姊妹愿意听的实际的认识他也攻击,你尽本分积极一些他也攻击,你临到试炼对神有信心他也攻击,你软弱他也攻击,你家庭有难处凭着信心能胜过去,对神有信心,不埋怨神,他也攻击。这个攻击指什么?就是别人做什么他都定罪,别人做什么他都看不顺眼,都不合他的意,他都要给定个罪名,都要鸡蛋里挑骨头,找个说法,别人怎么做都不对。你按照神家工作安排处理问题、聚会、交通,在他那儿也有说法,怎么做都不对,他就是想故意挑事,任何人都要受到他的攻击。这类人在教会中出现一个就得处理一个,因为他对教会生活的危害是很大的,尤其对教会生活构成的搅扰与打岔,这个危害不是一般的。

今天针对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个问题交通了几方面。你们对这几方面中各类人的表现的性质是不是掌握了?先说说好攻击人的这类人的人性。他们的人性里有没有理智?(没有。)没理智的表现是什么?他们对待人事物的态度与原则是什么?他们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方式对待人事物?比如说好讲是非,这是不是他们对待人事物的一种态度?好讲是非,什么事都要讲清楚是非对错,“谁对谁错,得说清楚这个事,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那讲是非对错有什么错啊?错在哪儿?这与实行真理挂不挂钩?(不挂钩。)怎么不挂钩?主要是讲是非不是坚持真理原则,不是在探讨、交通真理原则,而是总讲谁是谁非,谁对谁错,谁有理谁没理,谁的借口充足、谁的借口不充足,谁讲的理高、谁讲的理不高,就追究这些。神试炼人的时候,神跟你讲这些吗?神问不问你的背景是什么?问不问你身外的这些各种各样的因素?神不问这些,神就问你,当神试炼你的时候你对神的试炼的态度是顺服还是反抗。神不问是非,说“你没有顺服的理由是什么啊?看看你这个理由充不充分,充分的话就饶了你,就算你不顺服是对的”,神会不会这么讲?神不问这些,不管你生活的环境、当时所处的背景是什么样的,神就问你当时心里有没有顺服,你的态度是不是在顺服,神不跟你讲是非。你说,“我那时可想顺服了,就是因为那天太冷了,我就没法顺服了,如果那天不冷的话我就能顺服,我这个人就怕冷”,这有没有顺服啊?没有顺服。不管天气冷不冷,不管你怕不怕冷,你心里有没有顺服?神就问你这一句话,这就是真理原则。而讲是非的这类人,就是所说的打口水仗的这类人,他们心里有没有真理原则?(没有。)没有的原因是什么?他们注重过吗?他们追求过吗?他们寻求过吗?他们没有追求、没有寻求、没有注重,心里根本就没有,所以他们只能活在是非里,他们心里有的就是是非、对错、借口、理由、辩解、争论,紧跟着就该攻击了。这类人的人性特点就是喜欢讲是非,这是其中一项。

讲是非这里面有没有寻求真理?这类人有没有在这些人事物里寻求神的心意,寻求神的要求,寻求作为一个人临到这类事该实行的真理原则?他们没有,他们临到事就爱研究,“那个事怎么样,那个人怎么样”,这是什么?这是不是人常说的钻人钻事啊?讲人的理由,讲事情发生的经过,就要把这些事说清楚,就不说在这些复杂的环境当中,在这些事情发展的过程当中,自己在哪个环节寻求真理、明白真理、得着开启了,这些经历、这些实行法都没有,就是一个劲儿地说,“那个事对我不利,你明明就是针对我的,明明就是侮辱我,谁都不傻,为什么要侮辱我?我又没得罪你,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你针对我我就跟你不客气,我都忍耐你很久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以为我好欺负,我不怕你!”揪住这些事不放,把自己的理一堆一堆地说,但是这些理里面没有一样是真理,所纠缠的全是这件事里的人与事件,以及他所纠缠的所谓的人的理,没有一句、没有一样是真理原则,是神的要求。他就在人事物里转、纠缠,纠缠得别人听了都直厌烦,都没人愿意听,他自己却不厌其烦地说,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像魔怔了一样,这叫钻人钻事,就是不寻求真理。这类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人的第二个特征就是特别喜欢钻人钻事。钻人钻事的人喜不喜爱真理?(不喜爱。)不喜爱真理这是显而易见的,那这类人明不明白真理?他知不知道神所说的真理到底是什么?从他钻人钻事这个外表现象上来看,他知不知道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真理?很显然他不知道。他所崇拜的是什么?就是发生一件事,这件事里的人谁占理,谁所做的事光明正大,能摆到桌面上,那就是理,谁所做的符合道德、伦理、文化、人伦、良心,谁的话、谁做的事能拿到大面儿上说,多数人能赞成,那就是理,这个理就代表真理了,所以他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很仗义地钻人钻事。他认为他占理就是有真理,这一点是不是很麻烦?有的人说:“我不是那类人,我也没打岔,我也不占别人便宜,我也不喜欢抢别人的东西,我也不是欺负人的人,我不是恶人。”言外之意你就是实行真理的人,就是有真理的人了?很大一部分钻人钻事的人,他们认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认为自己就是正直的、刚正不阿的人,所以临到事就喜欢争执、辩论,非要争辩出自己的理来,他们认为自己所讲的理能站得住,能拿到大面儿上,多数人赞成,那自己就是有真理的人。他这个“真理”是什么?是以什么为标准来衡量的?你们说这类人能不能明白真理?(不能。)所以他就总钻人钻事。这类人不明白真理,他就总说“我也没得罪你,你为什么总针对我?你针对我就不对”。他认为“我没得罪你,你就不应该这样对我。你这样对我,我就要报复你,我就要还手,这个还手是正当防卫,是合法的,这就是真理原则。所以,你做的不合真理原则,我做的合真理原则,我就要钻事,我就要总提这个事,总提这个人”。他认为钻事钻人这是合乎真理原则的,这是不是大错特错啊?这是大错特错,这是方向错了,与实行真理根本就是两码事。这是这类人人性的第二方面问题——钻人钻事。人性方面的问题跟什么有关系?是不是跟素质有关系?他信神多年不明白真理,就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胸怀坦荡、光明磊落才是做人的根本,这是真理原则。认为这些是真理,这是大错特错了。

互相攻击、好打口水仗的这类人,在他们的人性里,第一方面是好讲是非,第二方面是钻人钻事,第三方面是什么?这类人的人性里是不是丝毫不接受真理?他们连一句对的话都不能接受,他们认为,“哪怕你这句话说得对,你也得给我留面子,也得委婉地说,不能伤到我。如果这话尖锐,你得背后跟我说,不能当多数人的面伤我,不给我留面子,不给我台阶下。更何况你说的不对,你不对我就还击”。还有更严重的,“你说得多对我也不接受,你说谁都行,你针对我就不行,你说得对也不行”。就连他读到的神的话,如果他感觉神的话是针对他的,他都厌烦这话,只不过他面对的是神的话,他没法跟神争论。如果有人当面针对他,说他的问题,或者提到他存在的问题,或者点到他的情形,或者无意中涉及到他了,不是有意针对他,他都能还击产生口水战,那这类人是不是丝毫不接受真理啊?(是。)这就是这类人的人性实质——丝毫不接受真理。所以,无论他们打口水仗的内容是什么、战场在哪儿,这类人的人性是显而易见的。从他们不明白真理到他们丝毫不接受真理,就是明白了也不接受,还能互相攻击持续地打口水仗,或者常常喜欢攻击别人,从他们这些表现上来看,这类人属于什么人?首先,他们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他们是不是明白了真理能实行的人?当他们不明白真理的时候能不能寻求真理啊?当他们有观念、有成见、有自己个人看法意愿的时候能不能主动地放下这些来寻求真理?都不能。从这些“不能”来看,好攻击别人、与人打口水仗的这类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从他们的种种表现上来看,他们不喜爱真理,也不寻求真理,在不明白真理的事上产生一些偏见或者看法的时候还不能寻求真理,等明白真理原则的时候也不实行。同时,还有一种更可恶的表现,就是在他们明白了一些真理的表面道理时,还能利用这些道理去定罪别人、限制别人、论断别人,随意就把人骂了,随意就给人定罪了,随意就把人斥责了。他总想用神的话、用他所明白的这些大道理攻击人、定罪人、论断人,甚至控制人。要是论断你、给你定罪没镇住你,他就想方设法用更大的空话来辖制你,如果你再不服的话,就用更卑鄙、更恶劣的手段攻击你,一直到你服他了,你软弱了、消极了,或者你能对他佩服了,你能受他摆布了,他就满足了。所以从这类人的人性还有他们的行为以及他们对真理的态度上来看,这类人多数是什么人?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是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那他们的人性呢?这些人多数都是恶人,保守地说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恶人。恶人就喜欢凡事都要讲清楚是非,不讲清楚他就跟你没完,总有这种势头。另外,恶人临到事就纠缠人、纠缠事,钻人钻事,总要讲自己的理,总让大家赞成他、拥护他,说他对,不能说他的不是。还有,临到事的时候一有机会就想控制人。用什么方式控制人呢?给每一个人定罪,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不行,自己有问题、有毛病,不如他,他就美了。他把人都打趴下了,唯独他站着,他不就把人控制了吗?他控制人的手段就是把所有人都攻击倒了,都对神话、对真理失去信心了,都认为自己不行,都软弱消极,对神失去信心,无路可走,他就开心、就满足了。从这些方面来看,这类人是不是恶人居多?你看哪类人在人群当中总好攻击别人,不是当面攻击就是背后攻击,用各种方式攻击,那这类人就是恶人。这类人丝毫真理都不接受,总标榜自己是好人,自己做什么事都占理、都有根有据,自己行得端走得正,总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丝毫不提真理,丝毫不交通真理,借由一个事就标榜自己是好人、是正人君子、是光明磊落的堂堂七尺男儿。这类人从来不见证真理、不见证神话,就钻人钻事,他钻人钻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知道他是好人。等等这各种表现很说明问题。对于教会当中出现的常常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这类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不管是受攻击的一方还是主动攻击人的一方,这些人在教会生活当中出现时,如果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那多数人都应该起来限制他们、警告他们,不应该给他们留时间,也不应该让他们因为个人的恩怨、个人一时之气而产生的泄私愤、报复影响到其他人。当然,教会带领也应该责无旁贷地对这件事尽上自己的责任,让这类人在教会生活当中没有任何的空间、时间、机会去做事,去打岔搅扰教会生活,保护多数人在这类恶人打口水仗互相攻击的时候不受到搅扰,当他们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时候能够及时地制止、限制。如果制止、限制都不能解决问题,他们依然互相攻击打口水仗搅扰其他人,依然在破坏着教会生活,那对这类人就要进行更进一步的处理,清除、开除。这是教会带领的职责。

对于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类人的行为表现咱们交通了不少,对于这类人的人性刚才也作了简单的解剖、交通,这有利于你们对这类人更有分辨,当他们出来做事、说话的时候,多数人能对他们有及时的了解、分辨。你们对这类人的实质了解、认识得越透彻,对他们分辨得就越快,那这类人对你们形成的搅扰也就会越少。这类人对教会生活、对多数人的危害,多数人应该都清楚,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这类人,如果对教会形成搅扰打岔,他绝对不会一时就罢手的,如果不作及时的处理,对教会生活会造成持续性的打岔搅扰。所以,处理这类人是教会带领的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不容忽视。

二〇二一年六月五日

上一篇: 第六十六篇 分辨假带领(十四)

下一篇: 第六十八篇 分辨假带领(十六)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实行 二

以往人操练的“与神同在,每时每刻活在灵中”,与现在的实行相比,是属于简单的操练灵,这是人没进入生命正轨以前最浅、最简单的一种实行法,是人信神初级阶段的实行。人若总凭这个活着,人的感觉就多了,就容易出现偏差,就不能进入真实的生命经历,只能达到操练灵,保持人的心能正常亲近神,总觉得神…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人信神已有很久了,但人对“神”这个字眼多数都不明白,只是稀里糊涂地跟着走,究竟人为什么要信神或什么是神,人根本一概不知。人若只知道信神、跟随神却不知什么是神,也不认识神,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虽然人走到今天已看见了很多天界的奥秘,也听说了许多高深的、人未曾领受的“知识”,但人对许多…

第三十四篇

全能神是全能、全成、完完全全的真神!他不仅拿着七星,带着七灵,有七眼,揭开七印,展开书卷,他更是掌管七灾、七碗,揭开七雷,他也早已响起七号!他所创造的万物、他所成全的一切都当向他赞美,向他归荣耀,高举他的宝座。全能神啊!在你就是一切,你已成全了一切,在你全是成全,全是明亮,全是释…

全能者的叹息

在你的心中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是你从未觉察到的,因为你活在了没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灵被那恶者夺走;你的双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阳,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颗闪烁着的星斗;你的双耳被欺骗的言语堵塞,听不到耶和华打雷般的声音,也听不到从宝座之上流出的众水的声音。你失去了本该拥…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