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篇 分辨假带领(十六)

今天接着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二条——及时准确地发现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并加以制止、限制,扭转局面,同时交通真理让神选民从中长分辨、学功课。针对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各类打岔搅扰的问题,上次交通了第七条,今天交通第八条——散布观念。散布观念这事在教会生活当中也时有发生,有些不追求真理、不明白真理的人,信神根基比较差的人,甚至还有一些恶人,时常会散布一些观念。这种做法不但在平时要受到限制,当然在过教会生活、聚会的时候更应该受到限制。本身散布观念从字面上来看,任何人都知道这不是一种追求真理的表现,不是一种正当的行为,不是正面事物,而是反面事物,所以在教会生活当中,这应当是被制止、被限制的一件事,因为这件事情会严重打岔、搅扰教会的正常秩序。做这件事情的人,不管他是什么居心,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只要是散布观念,那就会对正常的教会生活构成打岔、搅扰,形成不好的影响,所以这事肯定百分之百是要受到限制的,而不是被推广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散布观念这件事情对人追求真理、明白真理、认识神、进入真理实际形成的是破坏、搅扰的作用,不可能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不管散布观念的人是什么人物,只要他是散布观念,那这种行为就应该受到限制,而不是纵容,不是推广。当这件事情在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时候,一方面教会带领应该有分辨,及时地制止、限制,另一方面,所有的弟兄姊妹也应该对这事有分辨,能够及时地站出来制止、限制,而不是纵容他一味地在教会生活当中散布观念。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散布观念都是反面事物,它没有正面的作用,没有任何的价值,更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那咱们先交通一下说哪些话是散布观念,对这个有分辨了,人就能够准确地定义这件事情,也能够准确地加以制止、限制,而不是胡作非为。

先来看看针对谁、针对哪些事所说的话、所提出的观点属于散布观念,明白了这些就知道人所说的哪些话、散布的哪些观点属于观念。知道了哪些是人的观念,哪些做法是散布观念,人对限制散布观念这件事情就能做得更准确、更有针对性一些。首先,最严重的散布观念是散布人对神的一些想法、误解,这是一大类。对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神的说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以及神的存在,人所散布的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观点,都属于散布观念。这是一种笼统的说法,那具体有哪些说法是在散布观念?散布对神的误解,对神的论断、定罪甚至亵渎,都是在散布观念。简单地说,就是散布对神不切合实际的认识,不符合神身份实质的一些说法、谬解,都属于散布观念。比如说,在教会生活当中,有些人经常谈论神的身份、神的实质,他们对神的身份、实质没有真实的认识,常常在心里怀疑神、误解神,不能顺服神给他安排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等等,然后他就散布自己对神的误解,散布自己对神不能理解的一些想法。总之,这些想法不是站在一个受造人类的角度上去顺服、领受、接受神的主宰安排,而是带着个人的偏见、论断,甚至定罪、误解,人听完之后都对神产生了误解、防备,从而对神失去了真实的信心,更谈不上有真实的顺服。

比如,有的人认为信神就得有平安、有喜乐,临到事一祷告神,神就偏待他,赐给他恩典,给他开辟出路,特别地祝福他,让他什么事都平安顺利,这就是他信神的观点。他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求恩典,得福气,享受平安快乐。因为他有这样的观点,他才脱离家庭、辞掉工作为神花费,还常常奉献,而且还能吃苦、背叛肉体,他就心安理得,觉得理所应当得到神的祝福、恩待,得到神在凡事上对他的偏待。他认为不管临到什么事,只要祷告神,只要自己在生活中或者在尽本分中能够吃苦耐劳,能够表现得特别好,特别地积极,特别地愿意花费,那神肯定会给开辟出路。他认为的“肯定”是不是一种观念?他觉得:“我都这么为神花费了,我的表现都这么好了,万里挑一,没有任何可挑剔的,神肯定祝福我。因为我做每一件事情时都受了很多苦,都付了很大代价,甚至都是按着神所说的、所要求的去做的,没犯任何的错,那神就理所应当在凡事上都祝福我,让我一切顺遂、平安,心里常常有喜乐,能感受到神的同在。”这是不是一种观念?从人的角度上、人得利益的角度上来看,它不是一种观念,因为人太受益了,但是从真理的角度上、从神的角度上来看,它根本就不符合神作工的原则,也不符合神对人要求的标准,所以说这是人一厢情愿的一种想法,言外之意,它就是人的一种观念。这里面不管是带着交易,还是带着任何的索取,或者是带着一些人意的思想观点、观念想象,不管怎么样,这是人的观念。当人产生这种观念的时候,人最容易做的一件事情,最容易犯的一个错是什么?就是当神所作的违背了人的观念,与人的观念不相合的时候,人很快就在心里对神产生了误解,误解的同时,人心里会有冤屈,然后就讲理,等等。不管人产生了哪些东西,总之,从神的角度上来看,神从来不会按着人的观念、意愿去作任何一件事情或者去对待任何一个人,神只按着自己的方式,按着自己的性情、实质,根据神的身份实质来作神自己要作的事情,对待任何一个人都一样。神作在每一个人身上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根据人的观念、想象与人的意愿而作的,所以就出现了什么问题呢?当神给有这类观念的人摆设一个环境,这个环境绝对不是符合人观念的,即便符合人的身量,是人的需要,但是因为人有观念,人被观念充满,被利益充满,当这个环境临到的时候,人的第一反应是用观念来衡量神所摆设的环境与神对人的要求,这时候就产生什么了?人的观念与神所摆设的环境产生了冲突。当产生冲突的时候,神会不会按着人的观念改变他的意念呢?永远不会。神会按着人的身量按时分量地赐给人,但是神永远不会按着人的观念改变他作工作的方式与他作工作的意愿。这时需要改变的是谁?是人。人需要放下观念,需要接受神所摆设的环境,需要体验、经历神所摆设的环境,而不是用观念去衡量神所作的是否正确。当人不放下观念的时候,当人持守观念的时候,当人死守观念不放的时候,人对神就产生了抵触,这是很自然的。抵触的原因、根源在哪儿?就在于人平时心里所存的对神的认识是观念而不是真理。

当人对神产生抵触的时候,有点良心的人会勉强接受神所作的,试着融到神所摆设的环境当中接受神对人的主宰。观念能放下到什么程度,能放下多少,一个是根据人的素质,另一个是根据人是否接受真理,是否属于喜爱真理的人。有一部分人借着读神的话,寻求、交通、揣摩,积极主动地配合,迎合神所摆设的环境,逐渐地对神所摆设的环境有了些许的认识之后,顺服与信心也就随之增加了。而另一部分人选择用自己的观念、想象,用自己的利益衡量神所摆设的这一切环境,衡量这个环境对自己有多大益处,自己在物质、金钱与肉体享受上能受多大的益,根据这些选择自己怎么接受这样的环境,怎么对待、怎么体验这样的环境。在研究的过程当中注重享受利益,肉体享受当前,享受恩典当前,最后琢磨来琢磨去,人选择的不是顺服神所摆设的环境,而是回避、逃避这样的环境。当人选择逃避的时候,就因着人的抵触、拒绝、逃避,使人的生命受到亏损,给人的心灵带来了痛苦煎熬。人越反抗这样的环境,人受的苦越多、越大。当产生这样一种局面的时候,人心里对神仅有的一丁点儿的信最终还是被击垮了,而在人心里占主导地位的观念在这个时候一股脑儿地都冒出来了,“我为神花费这么长时间,没想到神是这么对待我的,神不公平,神不爱人。神说真心为神花费的神必大大祝福,我也真心为神花费了,我也撇家舍业了,我也吃苦耐劳了,神为什么就没有大大祝福我呢?神的祝福在哪儿啊?我怎么体会不到,怎么看不见呢?神为什么偏待人?神说的话为什么不算数?都说神是信实的,我怎么就感受不到呢?别的不说,就这次的环境我就没感受到神是信实的”。因着人的观念,因着人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真理,当神真正祝福人的时候,为人的性情变化、为人的生命长进给人摆设环境操练人的时候,人的观念把人蒙蔽、误导了,把人坑害了。他认为这不是神的祝福,神不喜欢他,他认为他为神真心花费了,神没有兑现神的承诺。这些不追求真理的人在一次小小的环境、试炼当中就这样轻易地被显明了。

当被显明的时候,这类人有一句名言,他们说:“我再也不相信神了。神不公义,神不是信实的神,神说的话很难兑现。神说‘神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这话应验在哪儿啊?我怎么就看不见、体会不到呢?你看某某,她自从信神之后,没我花费的多,没我撇弃的多,也没有我奉献的多,人家的孩子都上名牌大学了,老公也升职了,家里的买卖也越做越大了,连地里的粮食都比别人家的产量高,我得着什么了?我再也不相信神了。”这是这一类人的座右铭。他们被这些观念充满,被这些思想、观点充满,被这些利益、交易充满,他们对神的作工、神的良苦用心就这么理解,这么领会,这么对待。所以,在神一次次良苦用心摆设的环境当中,他们一再地用观念衡量神、误解神,一再地在神所摆设的环境当中失败、跌倒,也在不断地验证、证实自己的观念是对的。当他们的这些观念坐实了,认为可以足够地作为他们论断神、定罪神、任意评价神的证据的时候,他们就要散布,因为他们心里对神充满了观念。这个观念里夹杂的是什么?是埋怨,是不满,是冤屈。当他们被这些东西充满的时候,他们就要爆发。当他们想爆发的时候,他们就想找一个有人能听他们诉说冤情的场合来发泄这些东西,他们要找到出气口、发泄口来表述他们的观点,表述他们与神之间所产生的各种冲突,以及他们信神之后所受到的各种从神来的所谓的不公平的待遇。这样,在教会生活当中就出现了人在经历一些特殊事件之后所散布的观念。这些观念就是这么来的。他们心里充满了冤屈,充满了不服、不满,充满了对神的误解、埋怨,甚至论断、定罪,到最后充满了亵渎。他们怕得不着福,还不甘心离开,就要在人群当中散布他们对神的不满、对神的误解,更要散布他们对神的定罪、论断、亵渎。他们亵渎什么?亵渎神对他们不公,亵渎神对他们所做的没有给出合适的、相应的回报。他们论断他们为神真心花费、奉献、付出之后,神没有给他们特殊的恩待,没有给他们大大的祝福,他们从神没得着自己所要索取的、自己希望得到的物质、金钱等等肉体需求的东西,心里充满了抱怨、委屈。他们散布观念的目的一方面是要发泄、报复,从中得到平衡,另一方面是想煽动更多的人对神产生误解、观念,从而与他们一样防备神。如果有更多的人说“我们再也不相信神了”,他们心里就满足了。这是他们散布观念的目的与背后的根源。

这类人的座右铭是什么?他们常常说的名言是什么?就是他们经历了一些事之后没受益,没得着想要得的好处,就在心里无数次地对自己说“我再也不相信神了”这句话。这句话在心里说了无数次之后,他觉得还不解恨,还没达到目的,到聚会的时候,不管别人交通什么内容他也听不进去,他还要把这话再说出来,说上几遍,几十遍。“我再也不相信神了”,这话是不是挺有含义的?这里面有故事。他那个“相信”是什么?他以前是相信神吗?他以前的相信是不是真实的信?这里面有没有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顺服?一丁点儿都没有。他对神充满了观念,充满了想象,更重要的是,他对神充满了索取、要求,没有顺服。他那个“相信”是什么意思?“我相信神是天地万物中最大的,我相信神能保守我不被人欺负,我相信神能让我进天国得大福,我相信神能让我肉体得享安逸,日子过好、过富,一切平安、如意,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这是相信吗?这哪是相信啊?这里没有丝毫的顺服,这些相信里没有一条是神要赐给人的,也没有一条是合乎神对人的要求的,这个相信纯属就是从人得利的角度出发的。神作工在人身上,神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人在地上过人上人的生活,让人前途无量,在世界上亨通发达?(没有说过。)那他怎么把自己的相信看得那么贵重呢?还说再也不相信神了,他的相信值钱吗?神悦纳吗?他没有丝毫的真理实际,对神没有丝毫的顺服,就是想从神这儿得福、得利、得好处,还说这是相信神,这不是亵渎神吗?这类人被观念充满,他们对神没有丝毫的顺服,他们所做的一切的目标与出发点完全就是为了自己肉体的利益。他们自我感觉良好,把自己对神的所谓的信看得特别的珍贵。你对神的信那么珍贵,那么高尚,那为什么神给你摆设一个小小的环境你都不能从中明白真理,不能站住见证呢?这是怎么回事?当神验证你的信的时候,你还给神的是什么?难道你还给神的埋怨、误解、抵触就是神所要的吗?就是合乎真理的吗?很显然这些都不是。所以说,这部分人在教会中能公开散布观念,这就已经证实了一件事情:他们不认识神,更不相信神主宰一切,他们所相信的神根本就不存在。当他们能公开散布观念,想拉拢、迷惑更多的人起来与他一样抵挡神、定罪神、亵渎神的时候,他已经在不自觉地公开宣布他不再是神的跟随者,不再是神的信徒,也不再做造物主权下的受造之物了。他们的散布观念不是一种简单的想法或言论,而是他们已经确定他们与神之间以后到底要保持怎样一种关系,对神要采取怎样的态度,要站在怎样的角度上对待神所作的一切事、神所说的话、神所作的工。这些都已经很明确了,已经公开化了。对于这样的人,当他们在教会生活中公开散布观念,有具体的事实,具体的言论,具体的观点、态度、角度的时候,这种人是不是应该受到限制?还是说他们身量还小,根基也浅,让他们自由地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给他们留有足够的时间与空间让他们悔改?怎么做合适?(限制起来合适。)为什么限制起来合适?有些人说:“你一限制他,不让他说话,他要是以后不信了,不来聚会了,这不是少一个人吗?这多可惜啊,神不是宁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吗?丢失一只小羊都要找回来,这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小羊还能让他再次丢失吗?”这话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这类人说“我再也不相信神了”,这是什么话?这句话跟魔鬼撒但,跟外邦人、不信神的人亵渎神有没有区别?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什么?“神不值得人信赖,以前我那么死心塌地地相信他、跟随他,结果怎么样?没得着好处。我伤心了。我以前一片赤诚对神,结果神这么对待我,也不给我祝福,也不给我安慰,还给我摆设这样的环境,我不敢再相信神了,不敢再把自己交给神了,我害怕了,恐惧了。从神作的这些事来看,神所说的跟神所作的一丁点儿都不相符。以前我太傻了,我把心交给神,不考虑自己的后路,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结果我从神得着什么了?神也没按他的话来对待我,神的话也没应验啊,不是说大大祝福人吗?我家的生意也没比别人家好,钱也没比别人挣得多,我的父母还照样有病,神祝福我什么了?”“我再也不相信神了”这句话里包藏了很多的东西,这里面都是对神的埋怨、不满、误解。总之,这是在他一厢情愿地所谓的为神付出、花费、付代价之后,神没有按照他所要求的赐给他任何祝福,没有按他的方式对待他,给他报酬、赏赐,他心存不满,对神满了怨气而说出的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已经有很多故事发生过了,已经有很多事情被显明了,这句话不是凭空冒出来的。

这样的人与神的关系出了什么问题?他与神之间的关系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把神当摇钱树、聚宝盆,当成泥菩萨了,他以为信神跟念佛一样,只要能吃斋念佛,常常烧香、磕头,就能得着自己所要的东西,佛不会偏待他。他与神之间的关系产生的最大问题是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受造之物,也根本就没把神当成造物的主来敬拜。从一开始,他就把神当成了救苦救难的菩萨,而把自己当成了菩萨、泥像的信众,所以他信神之后与神之间所产生的一切故事都是在他的观念之下、在他的想象之中发生的。这里面没有任何的受造之物接受从造物主来的真理这样的事,也没有任何的受造之物应该顺服造物主这样的事,只有不断地索取,不断地算计,一味地要求,最后导致了他与神之间关系的破裂。这样的关系是永远站不住的,显明是迟早的事。那这样的人在教会生活当中,即便在没有散布观念的时候,他们偶尔交通的神怎么带领他、神如何祝福他、神都祝福他什么了等等这一切,大多数都是在从神得着了相应的肉体利益的背景之下所产生、所发表的一些言论,根本与真理无关,与顺服神无关,根本就没有什么真理实际。他们在顺境时表现出对神的信心、爱心,甚至包容与忍耐,都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得着神的一切祝福;当神剥夺了他们享受祝福、享受恩典、享受特殊物质待遇的权利与机会,剥夺了这些福利时,他们的观念就被显明了。这些利欲熏心、利益至上的人,一旦没有得着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就要散布观念。当散布这些观念的时候,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抒发他们对神的不满,要拉拢更多的人同情他们,能够接受他们对神的这些观念。那这类人是不是应该限制?(是。)他们所交通的这些话题、这些思想观点不是对真理的纯正领受,不是让人能够更加地顺服神,对神有真实的信,而是让人远离神,让人误解神、防备神,甚至让人弃绝神,让人听了他所散布的观念之后与他一样,也会在心里默默地嘱咐自己、警告自己“我再也不相信神了”。这就是人所散布的观念对人造成的搅扰。

这些散布观念的人,他们用自己的观念衡量神的话,衡量神的作工,也衡量神的实质、神的性情,他们在观念里信神,在观念里看待神,在观念里体会着、观察着神所说的每一句话、神所作的每一样工作、神所摆设的每一样环境。当神所作的与他们的观念相合的时候,他们高声地赞美神,说神是公义的,神是信实的,神是圣洁的。当神所作的不符合他们的观念,让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严重的损失,甚至让他们受了更大的痛苦的时候,他们会站出来否认神所说的、神所作的,还要煽动更多的人防备神,“不要轻易地相信神的话,不要轻易地实行神的话,免得被神误导了,被神陷害、算计了”,等等。比如,神说“真心为我花费的,我必大大祝福”,这话是不是真理?这话百分之百是真理,没有血气,没有欺骗,不是谎言,不是一种处世哲学的说法,不是一种高调,更不是一种论调,而是真理。这句真理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你的花费得是真心的。这个“真心”指什么?心甘情愿,没有掺杂,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名,更不是为了自己的存心欲望与目的,他们的花费不是被迫的,不是人教唆的,也不是人哄来的、拖来的,而是甘心情愿的,是自发的,是出于良心理智的,这叫真心。从花费的意愿上来看,真心指这些。那从花费的实际行动上来看,真心的表现是什么?就是没有虚假,尽心、尽意尽上自己的所能,不偷奸,不耍滑,等等。总之,“真心”里面都有真理原则包含在其中,神对人的要求是有标准、有原则的。有的人说:“现在我家里的日子也不富裕,我信神要是把真心献出来,把自己仅有的积蓄都献出来,是不是就能得更多?要是能得更多的话,献这些都值啊。”他献完之后,看到神没祝福,琢磨琢磨,“可能还不到时候,也可能我献的还不够,那再献点吧,我出去传福音。传福音遇到什么难处了我祷告,有时候好几天都吃不上好的,也睡不着觉,那也不怕,我祷告。神说真心为神花费的神必大大祝福,我这个真心可能还不够,我再祷告”。通过祷告,付代价,受苦,他传福音得着两个人,觉得“这下我有点真心了,赶紧回家看看家里的日子怎么样了,有没有改善啊?孩子的病有没有好?看看以后再做生意顺不顺利,还会不会临到以前那样的难处了”,这是不是真心?(不是。)这是在跟神搞交易。他在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观念理解的“真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从中想得着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不是真心。但他有一样是真心的,就是他在不断地用自己的“真心”来验证神所说的话,不断地窥视神到底要怎样作,神作了什么,神没作什么,不断地在揣测神能不能作,神会不会给他祝福,神有没有要大大地祝福他的意思,神给了他什么,他献出了什么,应该得着多少,神有没有给他,神的话有没有兑现。他在不断地用他的“真心”来验证、测试神所说的这一句话,这是不是真心花费?这不是,他是在不断地试探神,不断地用神所作的来印证神的话。当他发现神的话不是那么容易兑现的,他很难印证神这句话的真假时,他对神的观念就更加重了,同时,他也要坐实“神所说的每一句话不见得都是真理”这个观念,他要证实这件事情。

这些心里被观念充满了的人,他们在过教会生活的时候,在接触到弟兄姊妹的时候,时不时地就会流露出一些对神的观念。他们对神所说的话会产生观念,同时,他们对神所作的工作也会用他们的观念来衡量。当神所作的工作总是出乎他们的预料,总是不能符合他们的观念的时候,他们同样也要在人群当中散布,发泄对神的不满。比如,神说神的作工已经到尾声了,人应该撇下一切来跟随神,为神花费,配合神的作工,不应该再追求世界上的前途、和睦的家庭等等。在神说了这句话之后,神又作了很多的工作,三五年、七八年过去了,他看到神的工作依旧在稳稳当当地进行着,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神的工作要结束,也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大灾大难马上就要降临,凡是信神的人都进了避难所、保险箱。那些用观念来衡量神作工的人巴不得神的工作赶紧快速地结束,好让信神的人能够跟神一样得享美福,但事实上神并没有这样作,并没有按照神说话的字面意思来成就这件事。那些等不及的人就坐不住了,就有想法了,说:“神的工作不是已经接近尾声了吗?不是要结束了吗?不是说大灾大难马上就要降临了吗?为什么神家还要作这么多工作呢?神的工作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有些人对真理很不感兴趣,对神所要求人类的很不感兴趣,他们最感兴趣的就是与人类的结局、与神的工作结束、与人的生死、与人的以后有关的事,他们最关心的是这些。所以他们在忍耐了一段时间之后,看看天也没变,各个国家的秩序也都正常,就说“神所说的那些话什么时候应验呢?怎么应验呢?我都等了好几年了。以前说再有三年,这都几个三年过去了?神说的话到底应不应验?到底能不能应验啊?神说话到底算不算数啊?”这些没有耐心的人就坐不住了。

神所作的、神所发表的总是超乎人的想象,又总是出乎人的观念,人怎么测也测不透,怎么衡量也衡量不出来,不知道神作工到底是什么方式、什么路数,说不清道不明,最后有些人心里就怀疑了,“神到底存不存在?神到底在哪儿啊?你成天发表真理,真理发表得也够多了吧?你不嫌累我们还嫌累呢。你到底要作什么?不是说要让我们得福吗?不是说要让我们进天国吗?不是说要让我们被提吗?怎么哪件事都没作成呢?到底什么时候作啊?我们信神不就是为了开这些眼界吗?不就是为了得这些福利吗?到现在这些事怎么就不兑现呢?怎么就不应验呢?到底还有几年啊?都说在眼前了,这个‘眼前’怎么就那么遥远呢?这个‘眼前’都说了几年了,怎么就看不到头呢?”这些都是什么话?能说这些话的人有没有听过道?听得多不多?他们从听的道中有没有得着真理?能不能从中确认神的存在,确认出一条蒙拯救的路啊?他们有没有看明白神为拯救人作的工作?有没有看明白神所说的话、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拯救人?有没有看明白人只有得着真理、只有蒙了拯救才能得着神应许给人类的一切祝福?从他们所说的这些话、所散布的观念当中,不管是心里存的还是散布出来的,都能看出他们根本就不明白神到底在作什么,不知道神作这一切工作、说这一切话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就是个不信派。听了这么多年的道,在神家混了这么多年,他们得着什么了?连神是否存在这个事都没有确定下来,都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他们在教会当中起的作用是什么?就是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力之后,肆无忌惮地散布观念。他们随随便便张嘴说出的话就是在论断神、论断神的作工,“我以前认为神的作工三五年就作完了,没想到现在十年过去了还没作完,这工作什么时候能作完啊?文章不停地写,诗歌、视频、电影不停地做,福音不停地传,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还问别人:“你们是不是也这么想?不管你们是不是这么想,反正我是这么想的,我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我这个人实在,不像有的人,心里有也不说,就憋着、藏着。”这可真是太实在了,什么话都敢说。还有更严重的,他说:“神的工作要是再不结束,该上班上班,该发财发财,该过日子过日子。信神这么多年,我少吃多少好东西,少去多少好地方玩,少享受多少物质生活。我要是不信神,这些年豪宅也住上了,汽车也开上了,说不定环球旅游都好几圈了。想想不信神的那些日子真不错,也挺快活的,虽然虚空点,但是肉体踏实,吃香的喝辣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拘束。信神这些年受了太多苦、太多冤屈了,虽然也得点真理,心里踏实一些,但是这些真理也代替不了那些享受啊。另外,神的作工总不结束,神总不向人显现,我心里总也不踏实。都说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人就有平安喜乐了,但是有平安喜乐有什么用啊?肉体享受得也不好。”这些话在他脑海里不知过了多少遍,对自己说了多少遍,当时机成熟的时候,当他认为自己的观念相当占理,有足够的理由、借口能站立住,自己有足够的资格能对神的作工评头论足的时候,他的这一番言论、这些观念就不由自主地散布出来了。他散布对神的不满,散布神的不近人意,散布对神作工的观念与误解,试图迷惑更多的人误解神、误解神的作工。当然也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希望更多的人不想为神花费,都弃绝神,放下手中的本分,如果教会解散是最好不过的。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得不着福,你们谁也别想得,我把你们搅黄了,你们谁都别信,谁也别想得着真理,让神所说的、神所应许给人类的谁也得不着。”他看不到得福的希望,他觉得自己没有希望能得着了,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他也不希望让别人得着。所以当他散布观念的时候,一方面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埋怨神不合人观念的工作,埋怨神如此作工作的方式不近人意,同时,他也想拉拢、迷惑更多的人埋怨神,对神的工作失去信心,对神失去信心,让更多的人误解神,与他一样因为对神的误解而想弃掉神。

这类散布观念的人是不是应该受到限制?为什么要受到限制?他们严重地搅扰打岔了正当的教会生活,严重地影响了人对神真实的信,这影响到神的作工了,所以这类言论、这类人必须受到限制。如果他只是偶尔说说,也要加以限制、加以分辨,看看这个人的人性怎么样,是一时的消极软弱,还是他的本性实质有问题,一贯不追求真理,还想故意散布观念,迷惑更多的人破坏、搅扰教会生活。如果是偶尔的软弱,限制以后进行扶持、帮助就可以了,如果是一贯这样,总要散布观念让人软弱,让人对神产生误解、埋怨,更甚至达到听了他的观念、言论之后能弃绝神离神而去,那这样的人就不是简单地限制就可以了,而是要按照教会清除、开除人的原则把他清除出去,从教会中除名。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不给他留机会呢?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不信派啊?不管他人性怎么样,这样的人是不信派。不信派就是麦子里的稗子,就应该薅出去。他如果不露头,光有一些不信派的表现,在教会生活当中还没有形成搅扰,作为教友来说,他能在教会当中充当效力者,这样的情况就不用搭理。但是总散布观念的这类人,他总有言论,总要做事,总要释放他不信派的观点,在他释放的同时,他要拉拢更多的人,他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有煽动、迷惑更多人的目的。他的意思是,“我得不着福,我要退出了,我不想信了,你们也都别信了。你们要是信,万一有一天你们坚持到最后得着福了,我不就难堪了吗?我心里能平衡吗?那不行,为了我以后不后悔,你们都得跟着我走,我都给你们搅黄了,让你们都别信。我不坚持了,你们谁也别坚持,都跟着我一起退出那最好了”,他是这个目的。他有这个目的,是不是应该清除啊?(是。)这就应该清除了。有些不信派,如果他自己不想信了,自己退出去了,把他的书收回来,教会正常除名就完事了。而这类人不是这样,他要做事,他要在走之前找个垫背的。这类不信派是撒但的差役,这类人永远除名,清理出去,神家不要。有一些不信派对信神的人有好感,对信神这件事情有好感,他在教会生活当中也不起太大的、积极的作用,但是能作为教友偶尔帮个忙,这类人不用动,不用搭理他,他虽然也不追求真理,也不交通真理,但是他不散布言论,不散布观念。但是对总散布观念的这类不信派,那就不客气了,他散布观念误解搅扰教会生活,对神的作工形成了打岔搅扰,这就不是限制的问题了,他总要迷惑、煽动人离开神,带着这样的居心,那能饶了他吗?不能放过他,就得把他清理出去,永远除名,绝不留情。

在过教会生活的人员当中,有一些人不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作工,他们在经历一些事对神产生了误解、抵触、埋怨之后,所做的一些事情、所说的一些话都是在散布观念。对于散布观念,有些是对神所说的话、所作的工作人所散布的带有攻击性的,带有敌意的,带有论断、定罪性质的说法。这些话、这些观念不仅仅是对神、对神的话、对神的作工,或者对真理有些不理解、不能领受而已,而是彻头彻尾地定罪,都下了反面的、与真理不相合的定义,都是论断,甚至有些是公开的攻击、亵渎。他不是站在一个受造之物、一个跟随神之人的角度上,在有顺服的态度的基础上解剖、认识自己的败坏,认识自己的悖逆。这些观念也不是他在经历了神作工的基础上,在接受了真理、接受了神话的基础上对神的认识、理解,以及对神所摆设的环境、所作的工作的认识、领会与体验。他所说的观念与这些正面的东西恰恰相反,人听了之后不会对神更有认识,不会产生对神真实的信,当然也不会加增对神的信心,而是对神的信模糊了,减退了,甚至丧失了。同时,人对神的理解、对神作工的理解、对神作工方面的异象模糊了,人越听越糊涂,越听越不知道为什么要信神,越听越不知道神是否真的存在,神的这些话是否是真理,神的这些作工、这些说话能否洁净人、拯救人,等等,对这些都模糊了,都产生疑问了。人听了这些观念误解的话,对神有了防备的心、质疑之心,心里就开始定规神,产生了对神的埋怨、误解,甚至在心里产生了对神的远离,人在心里也暗暗地计划着,“以后临到这类事可得小心点,不知神什么时候就作这样的事,就摆设这样的环境了”。听了散布的观念之后,人对神所作的工作、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更加敏感了,更加有警觉性了,这就麻烦了。一有了这些负面的、反面的表现、心思、打算、观点与态度,很显然,你所接受的这些东西,无论是信息也好、言论也好,肯定百分之百是从撒但来的,最起码不是合乎正常人性需要的,更谈不上是合乎真理的。散布观念的人,不管他的存心是什么,不管他是否有明确的存心、动机,还是有意无意地散布一些言论,对人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这些都应该在教会生活当中受到限制。当然在教会生活以外,如果人能发现,能分辨出来,也应该及时地制止、限制。如果有明白真理的人能够用神的话或者用自己的认识来揭露他,这样做更好,这是与撒但争战。如果你没有那个身量,你就学会远离他、分辨他,如果你有身量,你就应该揭露他。你们敢不敢这么做?会不会这么做?这最显明人有无真理实际。有些初信的人刚接触这类人散布的观念误解就会感到惊讶,他会说“人信神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如果没有根基的人听了这些话,会不会消极软弱?会不会接受这些错误谬论?会不会受迷惑离开教会?这都是有可能的。

散布观念的人说“我再也不相信神了”,不管他是在一种什么情形之下说的这话,说明他对神一点信心也没有了。他能散布这话,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你听见这话有什么感觉?能不能得着造就?(不得造就。)当你软弱的时候,听完这话就感觉“这是一个与我同病相怜的人,他说出他的观念,也说出了我的心声”。如果有信心的人听到这话,就觉得“这是大逆不道!这话怎么能说出口呢?这不是亵渎神吗?我可不敢这么说,这是触犯神的性情呀!”能散布这些观念的话,说明他心里早有这些东西了,在心里不知过多少遍了。如果刚产生在心里,还没形成观念时,只要不说出话来,没有对别人构成搅扰,那还算你聪明,能守口如瓶,免去了被清除这一关。但你要是说出口了,对教会生活构成搅扰了,那就对不起,不能再客气了,应该揭露、清除。人不喜爱真理,又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力,就容易常常产生观念,如果常读神话又有领受能力,即使产生观念也会得到解决。常常散布观念的人都是被神作工显明淘汰的人,都是丝毫不喜爱真理的人,都是接受不了真理的人,都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人,这是丝毫没错的。

在教会生活当中,散布观念这个事实肯定是有,因为这类人是存在的。不追求真理的,贪图肉体享受的,不信派,恶人,厌烦真理的,等等各类人,因为不追求真理,所以他们对神所说的话、对神自己始终如一地充满了观念,他们被观念占满,对神充满了想象与要求,对神所说的每一句话根本就不是按照神的原意、按照真理去理解、去认识的,只是凭自己的意愿、喜好,甚至根据自己的利益得失去理解。他们心里对神充满了无理的要求,充满了各种想象,充满了人对神的各种理解、评判等等,所以说,这些人散布观念是随处可见的,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只要这类人存在,散布观念这件事情就时有发生,而且是分分钟都能发生的事。当神说的一句话、神作的一件事情不符合他的观念、意愿,伤害到他利益的时候,他的观念随时会出来为他做主,替他说话,来与神所作的、与真理,甚至与神家的规定作较量,作对比。这些人始终站在真理的对立面,站在神的对立面,分析、研究神的话、神的性情以及神的作工,他们不断地在审核、检测神作工、说话的正确性,甚至在不断地检测、验证神的性情实质与神自己所说的性情实质是否相符。在他们验证的过程当中,他们的观念告诉他们,神的身份实质、神的作工、神说的话统统都与神所说的真理不相符,很难对号入座,甚至神所说的话在他们眼里很难兑现,很难应验。这样他们散布观念就有了很多内容,他们不分时间、不分地理位置、不分环境、不分情景、不分背景地散布,散布的内容很多。当他们对神的方方面面中的任何一项不满的时候,他们都会用他们的观念来衡量,如果不过关的话,他们的观念很快就被释放出来。这种释放咱们给它定性为散布。为什么叫散布呢?因为他们所释放的这些东西对人、对教会生活、对神的作工不能起到任何积极、正面的作用,只是打岔、搅扰、破坏,所以,这些言论的发出称之为散布,这是准确的。

对散布观念这件事情与这类人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与概念之后,对于散布观念的这些人或者是言论就应该及时地制止,用最合理、最合适、最准确的方式方法制止、限制。对于制止这件事情,当然带领工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所有人在听了这些交通之后,也有义务、有责任对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这样的言论进行揭露、交通。如果你说你没有资格或者是没有那个身量限制他,那你可以当面与他辩论或者交通,根据你所明白、所经历的真理,以及你所认识的神的性情与实质来与他辩论。这样辩论的目的是什么?让那些身量小的、不明白真理的糊涂虫、浑人、领受不了真理的人一听,能明白谁说的合乎真理,对人有造就,能有分辨,不是稀里糊涂地被迷惑了,也不是稀里糊涂地就拒绝、限制这些人说话。最起码让旁观者听了之后,能够分清楚散布观念的人所说的是观念,他们的观念到底哪些地方不合真理,能够明白这些话的实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符合真理,为什么是观念,为什么应该限制,等等,对这些都应该有一个准确的看见,而不是稀里糊涂地被玩弄。临到有人散布观念,这当然不是什么坏事,虽然人所散布的观念对人能造成一些搅扰、打岔,对教会生活能形成一些破坏、搅扰的作用,但是对接触到的人、经历这些事的人也不算什么坏事,最起码让人长分辨,知道散布观念之人的嘴脸是什么样的,他散布观念时所流露的性情是什么,他所散布的观念与真理有什么区别。一方面对这些言论有分辨,有了免疫力,另一方面对这类人也有了一些分辨,知道说哪些话的人是不信派,说哪些话的人是对神常常有观念的人,他们的信不是真实的信,最起码会长这些分辨。当然,没临到这些事的时候你也别随便乱祷告,说“神啊,你给我安排环境吧,让我听点有观念的人散布的观念”,你别乱求,这事可不是好玩的。当这些事临到的时候你也应该正确对待,别放过它,别逃避,要正确面对,用认真、严谨的态度去对待神所给你摆设的每一样环境,这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要得着真理应该有的态度。当临到这类事的时候,你学会祷告神,说“神啊,求你与我同在,求你开启我、引导我,让我有分辨,会分辨这些话,会分辨这类人,同时我也想认识我里面有哪些对你的观念是与他一样的”,祷告之后,你就经历这事。当然这时候也是检验你到底有多大身量的时候,更是检验你到底明白了多少真理的时候。

一个人在散布观念的时候,如果你听见了心里没有任何观点、反应,只是像个收音机一样,不管他释放、散布什么观念你都接受,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也没有任何拒绝的能力,更没有什么分辨的能力,这是不是很麻烦?还有的人听到一些人释放观念时觉得不对,自己想与之交通,但是没话,不知从何说起,不知道怎么解剖、揭露,一张嘴就觉得自己词穷,觉得自己不会组织语言,心里感觉不对,但是说不清道不明。想跟他争论,又怕说不过他弄得面红耳赤,最后败下阵来,没有台阶下,还丢人、丢面子,但不与之辩论还觉得不甘心,“我平时听的道不少,明白的也不少,怎么就没话呢?我有真理,我对神没观念,我对神有真实的信,怎么一张嘴就说不清道不明呢?”眼看着散布观念的人越说越多,越说越不像话,越说越离谱,越说越让人恨恶,自己就是不能解剖,也不能站出来揭露他,更不能制止他,心里特别上火着急。这时候发现自己身量太小了,之前自己认为所明白的真理都形不成一个完整的、合理的观点,就是一些只言片语,一些不能搜集到一起的零星的亮光、想法而已,根本就不是真理。自己明确地知道他是在散布观念,是在迷惑人,他是个不信派,自己想揭露他,想把他的观点驳倒,就是没有合适的、有力的语言,只是勉强地说“神作的都好,你得接受。神是圣洁的、完美的,神才不像你说的那样。神主宰万物,人就是受造之物,人应该顺服神,顺服神不吃亏”,就说点皮毛的、根本就打不中要害的理论。经历了这场特殊的事件之后发现自己身量小了,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无能呢,平时觉得自己讲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挺能说的,要是聚会讲道讲一个小时都不在话下,不犯愁,有词儿,要是写讲道稿,写三五十页都不打怵、不着急、不上火,心里有底,那面对有人这么散布观念,这么亵渎神、论断神,自己怎么就没话呢?怎么就没有有力的、合适的话与之辩论呢?从中发现什么事了?是不是发现自己不明白真理了?发现这事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终于发现自己的实际身量了。要是没有临到有人散布观念这事,人都是稀里糊涂的,还觉得自己身量可大了,里面可丰富了,各种属灵术语运用自如,各项真理如数家珍,都能倒背如流,结果临到有人散布观念,明知道不对,自己却束手无策,没有一丁点儿办法,败下阵来了。这丢不丢人?是不是光彩的事啊?(不是。)那这事怎么解决?你没有合适的话跟他争辩,你还想不丢人,站住见证,让撒但败下阵来,怎么办呢?我告诉你们一个高招,如果你看到他散布观念没完没了,多数人也没有分辨,都受他影响了,但你还说不过他,你就来点厉害的,一拍桌子,“你闭嘴!你说的都是什么呀?我虽然说不过你,但我知道你就是个不信派,你看看你说的那些话,有一句合乎真理吗?你享受神多少年恩典了,你有一句赞美神、见证神的话吗?你对神有气,你要是有胆,你直接上三层天去跟神说,你别在这儿搅扰。我现在正式命令你,滚出去!”你们敢不敢这么说?这是不是血气啊?(不是。)这是向撒但宣告。你就这么做,告诉他“你这个不信派,滚出去!你白享受神那么多恩典,你这个没良心的货,你不配做人!”给他三个字,“滚出去!”这话怎么样?有劲,但不能乱用。对软弱的弟兄姊妹就不能这么说。对不信派、撒但的差役,就可以这么不留情面地发号施令,“这里是神家,是真正的弟兄姊妹的家,是跟随神之人的家,不是魔鬼撒但的家,这里不需要魔鬼撒但,也不挽留魔鬼撒但,你是魔鬼撒但,你滚出去!”这合不合适?(合适。)这不是最好的招,只是因为你们身量小,与撒但争战没有真理,没办法才教你们这招。这招不是最理想的,最理想的招是你们有真理,对神有真实的信、有真实的认识,能把他驳倒,驳得他体无完肤,最后钻到桌子底下,跟大家说“饶了我吧,我信不下去了,我见不得人了,我是魔鬼撒但,让我出去吧”,那时候再敞开大门让他走。你们现在没有这个本事,你们就得用我说的这招来对待这样的人。

对教会当中出现的散布观念这件事情是不是都知道怎么处理了?是不是对一般明显的都会分辨了?(是。)主要有几方面言论是散布观念?针对神的话是一方面,针对神的作工是一方面,针对神的性情、实质这也是一方面。涉及到这几方面对神的言论,轻一点的就是想象、谬解,严重的就是定罪、论断、亵渎,在这个基础上还有人产生的一些埋怨、不服、不满等消极、抵触情绪所释放的言论。总之,散布的这些话有抵挡神、定罪神、论断神、亵渎神的性质,造成的后果是让人对神猜测、防备、误解、远离,甚至弃绝,这些应该好分辨。

在散布观念这一条中,还有一些事需要交通。有些人说:“散布观念这件事情在教会生活当中要受到限制,那人对神产生观念,又带着观念信神,在信神的过程当中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观念,这是身不由己的事,那对待观念人应该有怎样的实行路途,才能实行得准确,能够不在教会生活当中形成搅扰打岔,不对别人造成不利影响,不使别人的生命受到亏损?怎么做才是合适的呢?”人有观念这是不是事实?是不是不可避免的?有人说不追求真理的人才会有观念,这话对不对?这话对一半。追求真理的人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对神也会产生一些观念,因为在人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的心意、对神没有认识之前,对神的说话、作事都会产生一些观念,这些观念就是人的一些想法,不符合真理。有些可能是人性化一些,合乎道德、合乎文化、合乎哲学、合乎人伦理论等等,但就是不合乎真理,外表看这些想法对,但是跟真理相抵触。这些事实是不是存在?那面对这些事怎么办?在人没追求真理之前,人带着很多观念,这是先天的观念;在人追求真理的过程当中,随着环境、随着各种背景的产生,也会新生出不少观念,这是后天的观念:这两种观念都是人信神的过程当中需要面对的。那这事怎么处理?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有没有实行的路啊?有人说:“这事好办,我们解决观念有办法、有路途。先天的观念我们背叛,不去想它,相信在追求真理的过程当中,这些观念就逐步地被真理一一击破、取代了。后天产生的观念我们依靠神,也不去想它,所以到现在为止,自己的脑海里还没有太成形的观念能够形成对神的抵触、定罪、亵渎等等。”这种实行法,这种面对观念、处理观念的方式,还有这种面对观念的方式所产生的结果,是不是合适的?有没有弊病呢?这种面对观念的态度算不算积极正面?(不算。)那这种态度对人有没有任何正面的作用呢?你用消极的办法不去搭理这些观念,不去管它,就在心里最隐秘的地方放着,它出来的时候就压一压、祷告祷告,就算解决掉了,什么时候再出来还用同样的方式处理,然后不去想它就当没事了,认为“总之我信的神还是我的神,我还是神的受造之物,神还是我的造物主,这点没变”。这是不是最有力的办法?是不是达到正面的果效了?这样实行是不是就从根源上彻底解决观念了呢?很明显不是。这些观念不管是有具体内容的还是不太有具体内容的,只要在人心里存着,不管大小、多少,对人的生命进入、对人与神之间的关系都会构成一些负面影响,形成搅扰,尤其是在人软弱的时候,在人临到一个环境胜不过去的时候,在面临神的工作人很难摸着神心意、很难讨得神欢喜的时候,在人觉得自己没有希望的时候,这些观念在人里面就会很快地迸出来,主导人的思想,占据人的整个心灵,甚至会影响人的去留,影响人对道路的选择。也可能你不在意的一个观念,它从来没有影响到你,也从来没有打倒过你,你一直认为你是它的主宰者,你能够控制得了它,但是当你经历一次失败之后,一次淘汰之后,一次撤换之后,甚至经历一次神严厉的管教责打之后,更甚至你感觉自己陷入无底深坑的时候,那时你的观念就不再是你的附属品了,即便是你不搭理它,它也很快能占据你的整个心思,主导你的主要思想,主导你对神的态度与对神的信。对这些观念人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实行方式、原则去对待它,或者对它没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时,这些观念时不时就会影响你前方的路途,或者影响你当下所选择的一种实行方式,甚至会影响你与神的关系与对待神的态度。那面对这些不管在什么背景里产生的各种观念,人应该采取怎样的方式、态度去对待它、面对它、处理它,人才能不受其害,能够有积极正面的态度,达到充分的积极正面的果效,这是人应该交通明白的问题。

人活在肉体当中,有自由意志,有自由思想,无论有没有文化,无论素质高低、胖瘦高矮,是什么性别,只要人会思想,就会产生观念。如果这个观念主导了你的败坏性情,那你就会因着这个观念抵挡神,所以这个问题是必须解决的。不是只有那些在教会生活当中,或者在人前、在背后散布观念的人会产生观念,只不过他们把观念散布出来了,不计后果地站在神的对立面,散布对神的种种看法、论断,但那些没有说出来的人难道就没有观念吗?这是不是事实?当然观念与观念不同,那些有意散布观念的人,他们的本性实质天生就是厌烦真理,因为他们不接受真理,他们的观念能解决也不解决,所以他们的观念就永远解决不掉,因为他们不放下自己的观念,他们认为自己的观念是对的,比真理对,如果观念与真理发生冲突,他们选择接受观念而不接受真理,这就是他们失败的地方,也是他们被限制、被定罪的原因。那普通正常的人产生观念为什么就不被定罪呢?因为多数人产生观念的时候有理性,他知道这是观念,不对,虽然不能解决掉,但是因着他有理性,能接受真理,定罪观念,放下观念。在他选择接受真理的同时,观念在他里面并不是不存在了,观念依然存在,但是被真理取代了、解决掉了,他的观念放下了,他不受观念的影响、限制、主导了。所以这些人有观念也不会散布,还能正常地尽本分,正常地跟随神,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说话,接受神的拯救,接受神的主宰。他一直承认自己是受造之物,神是造物的主,不管在什么观念存在的情况下,都能维持正常的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维持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不放弃自己的本分,不弃掉神的名,对神的信心不变。虽然是这样,但观念能坑死人,咱们还是得交通交通,该怎么面对、解决观念最好。

你们说,是先天没信神之前或者是刚开始信神这段时间所产生的各种各样对神的观念好解决,还是后天经历了一件事、一个特殊的环境,在一个背景之下所产生的观念好解决?(先天的好解决。)理论上,人刚开始信神时对神产生的那些想象、观念好解决,后天在经历神作工的过程当中产生的观念不太好解决,但这毕竟是理论上。理论上它就是不成立,与事实不相符。“理论上”是什么意思?就是人按哲学、逻辑学推理出来是这样的。人刚开始信神,明白异象方面真理以后,有些观念就好放下了,都解决了,其实这个解决只是字面上的,在理论上通过了,但是这些观念是不是真的解决掉了呢?其实没有。在跟随神、经历神作工的过程当中,在人后天产生的观念当中,很多观念与刚开始产生的观念是有关系的。这两方面观念,在理论上是先天产生的好解决一些,但事实上,只要人能够接受真理,喜爱正面事物,一听是对的都能接受,哪怕当时只是从理论上接受,只要能接受真理,这两方面的观念就都好解决。比如,有人说先天性的观念好解决,结果就碰到一些偏谬、钻牛角尖的人,又抠圣经,又抠属灵名著,还有解经家解的那些事,他都拿出来给你说一遍,你怎么说他也不接受,纯正的道、真理、对的话他接受不了,听不进去。一方面他的领受能力有问题,另一方面他不喜爱正面事物,不喜爱真理,他就喜爱钻牛角尖,喜爱玩文字游戏,喜欢理论,喜欢神学,那这类人能不能放下他的观念?(不能。)从事实上、从这类人的性情与喜好上来看,他是接受不了真理的。最起初的观念其实是很浅显的,那不接受真理的人能不能放下?(不能。)这些观念是很浅显的、很表面化的,很容易解决,如果你给他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他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有正常思维、有正常领受能力的人。但有一类人就没有正常思维,领受不了真理,接受不进去真理,那这类人的观念就不好解决。

另外,如果一个人后天产生观念了,但是这个人是对的人,他无论对神产生什么观念,在什么环境背景之下,他不跟神讲理,他说“我是人,我的思维会出错,我的作法会出错,我有败坏性情,神没错。我的想法再合理也是人的想法,是出于人的,不是真理,如果与神相违背,与真理相违背,那这些想法再合理也是错的”。到底错在哪儿他现在还不知道,那他怎么实行啊?他实行顺服,不钻牛角尖,把这事放下,他相信总有一天神会显明的。有人问:“神不显明怎么办啊?”“那我就永远顺服,神没错,神作的也没错。神作的不符合人的观念,不等于神作错了,而是人领受不了,人够不上,所以人最应该做的不是研究,不是在产生的观念里面打转,用观念抓神的把柄,以观念为借口抵挡神,作为自己不顺服的理由。”他对待观念的方式是这样的,那他这样的实行法是不是在实行真理?这就是在实行真理。当他产生观念的时候,不是用观念来与神对号,研究神,印证神的真假、神是否存在,而是放下观念努力地去接受、去认识,虽然用尽全力去认识了,但还是认识不了,他怎么办呢?还是顺服,他说“神没错,神永远是神,神是发表真理的,是真理的源头”。他首先把神放在神的位置上,把自己放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来对待这个观念,所以即便他的观念没有放下,不能解决掉,但他对神顺服的态度没有变,这个态度保守了他,让他仍然能在神面前成为神认可的受造之物。那这类人的观念是不是就好解决啊?(是。)这是怎么达到的?他如果临到事之后这样说,“说神作的凡事都是真理,都对,神是全能的,神不会出错,这话不对吧?虽然说神不会出错,但这只是理论上的一种说法,事实上神也有一些事作得不近人意、不合人情,这事我看就不太对,不太对的事我就不用顺服、不用接受了吧?虽然我不否认神的名,不否认神的身份,但是我现在产生的观念让我长了见识,让我对神更了解了,神也有作得不对的事,神也能犯错,神也有把柄留给人。这下好了,神以后再说神是公义的、神是完美的、神是圣洁的,我可不相信了,对这话我得画个小小的问号。神虽然是造物主,我能接受他的主宰,但是我以后得选择着接受,不能糊里糊涂地瞎顺服,要是顺服错了怎么办?我不就吃亏了吗?我不能做糊涂顺服的人”,他用这种态度对待观念、对待神,那他的观念好不好放下?这种实行法是不是在实行真理?(不是。)他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出问题了?他是不是时时在研究神呢?神成了他研究的对象,而不是主宰他命运的主宰者。他虽然承认自己是造物主权下的一个受造之物,但是他所做的不是在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与义务,没有站在受造之物的本位上对待造物主,而是站在造物主的对立面在研究造物主,分析造物主的所作所为,酌情来选择是否顺服、接受。那他的这种态度、这种实行法是不是一个接受真理的人该有的表现?这样的人无论是先天产生的观念还是后天产生的观念,能不能被解决掉?(解决不掉。)永远解决不掉。因为他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一种被扭曲了的关系,是不正常的,不是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他把神当成一个研究的对象,时时刻刻在研究着,自己认为对的、好的、不错的就接受,自己认为不怎么样的、很难合乎人口味的、能让人产生观念的,他在心里就抵触着,就拧劲,就因为这点事抓把柄,与神产生隔阂。这样的人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呢?外表看在没有临到任何事情的情况下,在对神没有任何观念的情况下,他能顺服神口中所说的话,一旦观念产生了,他的顺服就没影儿了,就看不见了,就行不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很显然,他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他没有把神当成真理的源头、当成真理来接受。不接受真理的人他的观念无论是什么时候产生的,都不容易放下,不容易解决掉。

从以上的交通来看,你们说哪种观念好解决?这个得分情况。能够接受真理的人,他是对的人,不管什么时候产生的观念都好解决;不能接受真理的人,什么时候产生的观念都不好解决。有的人信神二三十年了,到现在他说话也没有一句是符合真理的,全是字句道理,全是人的观念,他一点真理都不明白。这样的人他产生观念的时候能放下观念吗?这就不好说了,他不接受真理,放不下观念。既然产生观念不可避免,不管人信神多少年,每个人的脑袋里、心思里都会有观念,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不管产生的是哪类观念,人都会产生观念,那怎么办啊?这个问题难道就解决不了了?能解决,有几条原则你们要记住。这个原则很关键,临到这类事你就按这个原则去实行,实行一段时间你就看见果效了,你就进入真理实际了,这就叫原则,对什么人都有益处。是什么原则呢?当观念产生的时候,不管是什么观念,你先在心里揣摩揣摩、分析分析、研究研究这么想对不对,如果明显地感觉到这么想不对、偏谬,这是在亵渎神,那就赶紧祷告,求神开启、引导,把这个事放在心里,然后在灵修、聚会、尽本分的过程当中逐步地去认识、经历这方面的事,在认识、经历的同时,注重解决自己的观念。当然你也可以与人作一些合适的交通,讨论这方面的话题,争取从人得着帮助,从神话中得到解决。在神话中、在经历中你逐步就验证了神的话这么说是对的,让你在解决自己观念的问题上收到了很大的成效,因着你接受并且经历了神这样的说话、这样的作工,终于明白了神的心意,对神的性情有所认识,使你的观念放下了、解决了,你对神没有误解、防备了,也没有无理要求了。这是一方面能解决掉的观念。

还有一方面是人解决不掉、不好解决的观念。对于不好解决的观念,有一个原则人需要守住。这方面观念如果释放出来的话,就会形成散布观念这样一个事实,对散布观念的后果与性质已经交通了,你应该明白这个问题的实质,那你最好自己衡量,别乱说。如果你说“不乱说我憋得难受,我能憋死”,那你就放在祷告中跟神说。跟神怎么说啊?你就直说,“神哪,我有这样的想法,我想放下,但是我放不下。我知道这是对你的亵渎,求你帮助、引导我,也求你管教我,用合适的方式显明我,让我认识到我的观念是错的,不管你用任何的方式我都愿意接受。”这些对人能构成搅扰、迷惑的观念不要释放出来,把它放在心里。如果放在心里憋得难受,自己在心里叨咕叨咕,如果还不行,那就一定要放在祷告中,求神开启,求神的话引导,让你放下观念。有人说:“我在聚会当中跟弟兄姊妹释放出来这是散布观念,那我憋得难受跟家人说行不行?”你的家人如果都是弟兄姊妹,你释放了这些观念之后对他们也构成搅扰了,这么做合适吗?如果你说出来的话会对人构成不良影响,是坑人的、害人的、迷惑人的,那你千万不要说,要祷告,求神来解决。你只要存着一颗敬虔的心、饥渴慕义的心,观念就能解决。神的话是万用良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就看你能不能接受、你肯不肯实行,就看你能不能放下自己的观念。你相信这一点,那你就在祷告当中为这事向神祈求。如果不管你怎么求,神没有开启你什么,没有让你明确地明白什么,但是不知不觉你在心里、在潜意识里认为你的观念也不算什么,它不能搅扰你了,你虽然没明白神为什么这么作,神也没用明确的话、明确的真理告诉你神为什么这么作,没有明确的意思让你知道,让你能解决掉你的观念,但是这个观念在你里面不成形了,不搅扰你的生活了,不搅扰你前方的道路了,也不搅扰你正常的灵生活,更不搅扰你与神之间的正常关系了,当然也不影响你的本分了,这个观念是不是基本上就被解决了?这就是实行的路途。

不明白真理的人首先得记住,有观念就寻求真理解决,千万别乱说,别说“我有言论自由,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就说,想跟谁说就跟谁说,想在什么场合说就在什么场合说”,这么说就错了。有些好话说出来给人带来的益处不一定大,但是属观念的话、恶毒的话,属魔鬼撒但试探的话说出来给人带来的害处却是不可估量的。根据这个后果来看,如果你有观念硬要说,非要说,感觉说出来就痛快了、高兴了,这个行为就不得不给你定性为恶行,在神那儿就会给你记上一笔。为什么会记上一笔呢?有更多正面的实行方法、实行的路、实行的原则告诉你了,你不选择,你选择了一条坑人害人的路,你是不是有意的?那说你的行为是恶行过不过分啊?(不过分。)你完全可以选择在自己的灵修生活当中、在与神的交往当中、在与神寻求的过程当中自己解决、消化掉这个问题,不拿出来干扰他人、伤害他人,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观念。那你为什么不选择这个方式?为什么要选择伤害他人、坑害他人的方式呢?这是不是撒但所为啊?撒但做事就是这样,坑人不利己。你如果这么做了,神是不是恨恶啊?神不记念、不计较、不定罪你的观念,但是你得有合适的实行路途来对待这个事。你面对观念的方式如果是有意伤害他人,搅扰教会生活,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与正常情形,那你这种行为就是恶行。临到这事的时候人应该怎么选择?有人性的人、追求真理的人,他会选择积极的、正面的原则去实行、遵守,他不选择伤害人的方式,而是来到神面前求神解决,让神帮助。有人说,“让神帮助我总觉得摸不着也看不见,我选择让人帮助行不行?”可以,你选择比你有身量的,你认为能够足以解决你的问题、不会被你的观念搅扰影响而软弱的人,他经历过这类事,就会告诉你怎么解决,那这个路途也合适。如果你找一个平时就挺浑,什么事也看不透的人,他一听这事之后马上就炸锅了,就想到处宣传,就想不信,就想搅扰,那无形中你这种做法对教会、对教会生活就构成了搅扰。你这个行为是不是就被定性为恶行啊?(是。)所以说,对待观念这类事,该怎么做、怎么选择,人一定要小心、谨慎,别犯糊涂,别冲动,有观念不怕,只要寻求真理,观念总会解决的。

有的人说:“你说这话有点太不负责任了,什么叫观念总会解决的,有一部分观念就解决不了,那怎么办啊?”也好办。有些观念,在一部分人的心思里、脑海里是总也解决不掉的,这既然成事实了,那就不用搭理它。为什么不用搭理呢?这里有一个事实我得告诉你们。神所作的每一样事不是要求所有的人都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都得知道这里面的真理是什么,神为什么这么作,神的意愿不是这样的,神对人没有这样的要求标准。如果你素质够,能明白就明白,能明白到哪儿就明白到哪儿,量力而行。如果你明白不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人的经历不断进深,随着阅历的增多,明白的真理也会逐步进深,观念也会越来越少。但对有些特别事情多数人都够不上,始终无法明白,神强不强求?神不强求,神不强行地灌输让你一定明白。比如,在神造的世界万物当中有很多奥秘、很多方面的东西,但神在神说话当中只注重发表真理,洁净人、拯救人,其他的事都很少提及,偶尔提到只字片语,但是神从来不长篇大论地把这些事跟人说清楚。为什么不说?因为人不需要明白。神作在人身上的这些工作,一方面神流露了神的性情实质,另一方面神有神的意念、神的计划,神有神作事的源头、目标,有神作工在所有人身上、各类人身上的方式方法,还有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方法,等等,神不需要人把所有的这些都明白之后才算是蒙拯救了。因为神太全能了,他作事、说话、作工作、主宰万物的方式很自然地流露了他自己的性情、实质、身份等等。神很自然地流露了,但神并不要求人都能认识到,都能领会到。因为神永远是神,神是全能的,而受造的人类就太渺小了,一丁点儿能耐都没有,跟神相差太多了,所以说人对神产生一些观念、想象这是很正常的事。神都没把这当回事,你却总要较真、总要明白,其实在神那儿没要求你明白,你明白也行,不明白也行。如果你是个较真的人,是个素质高的人,你有心,你心细,你能明白,也愿意明白,那你就明白,如果你不愿意明白,不影响你蒙拯救,神也不要求你明白。你明白了没错,不明白也没错。这样就出现什么问题了?就是即便到你死的时候,或者是到神工作彻底结束的时候,其实在你心里对神依然存有一些观念想象,即便是你看到神的真体,你对神的一些观念想象也解决不掉。那神会不会就因为你这些观念解决不掉,就把所有的事实都告诉你?一方面没这个必要,另一方面还存在一个事实,就是人的大脑还有人的心思够容量接受这些东西吗?神所作的这些超乎人的想象,超乎万有,那拿人比万有来说,人就如沙滩中的一粒,这样形容也不算恰当,神就是有心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你有那个容量能容下吗?有的人说:“怎么就不能容下呢?神多说我就多明白、多得,那还是偏得呢。”你那是痴心妄想,胃口太大了,不是那么回事。神告诉你的事,在神那儿看太有限太有限了,所以说,你有点观念到最终都不能明白,这是很正常的事。神需要你明白、想告诉你的,或者是你足以承受得了、能够得上的,你就明白了,你承受不了、够不上的,你的肉眼不能看透的东西,神告诉你也没有用,白费力气,所以神就不告诉你了。那对于这类观念,到你死的时候、到神工作结束的时候你都不明白,这影响什么了?影响你顺服神了吗?影响你当受造之物了吗?影响神的身份了吗?如果在你那儿都没影响的话,你就是蒙拯救的人。那这类观念还用解决吗?就不用了。这是最后一类观念,人到临死也解决不了。有的人说,“神啊,你作的那个工作、说的那个话、摆设的那个环境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能不能在我死之前告诉我,好让我瞑目啊?”神不搭理你,你就放心地去吧,到灵界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神拯救人有他的标准,不是看你的观念放下得怎么样了、解决得怎么样了,而是看你对神的敬畏怎么样了,你对神的顺服如何,你有没有真实的顺服。不管神怎么作,神作的是让你好接受的,还是不好接受、容易产生观念的,总之神的身份不会因此而改变,他永远是造物主,而你永远是受造之物。如果你能不受任何观念的限制,依然与神保持着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那你就是真正的神的受造之物了。你能不受任何观念的影响、搅扰,从内心深处能有真实的顺服,不管你明白真理深浅,都能放下观念,不受观念辖制,就只认定神是真理、道路、生命,神永远是神,神作的没错,这就能达到蒙拯救了。其实,人的身量都是有限的,人的脑袋能装多少东西?还能认识神?还能测透神?痴心妄想!不要忘记,人在神面前永远是婴儿。如果你觉得自己聪明,总要抖机灵,总要什么事都弄明白,“不明白我就不能承认你是我的神,不能接受你是我的神,不能承认你是造物主。你要是不把我的观念解决了,你休想让我承认你是神,休想让我接受你的主宰,休想让我顺服”,这就坏事了。坏在哪儿啊?神不跟你讲这些理,他对待人的方式永远都是:你不接受神是你的神,神也不会接受你是他的受造之物。当神不接受你是他的受造之物时,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因着你对神的态度就发生了改变。你不能顺服,不能接受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神所作的一切,那你的身份也就变了,你还是受造之物吗?神不承认你,你自己硬当也没用。你不是受造之物了,神不要你,那你还有蒙拯救的希望吗?你尽不到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责任、本分,你没有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对待造物的主,那神怎么对待你?怎么看待你?神也不拿你当他的受造之物,神当你是魔鬼撒但。你不是认为自己聪明吗?怎么把自己变成撒但魔鬼了呢?这就不是聪明了,这是愚蠢。这话让人明白什么了?人在神面前一定要规规矩矩,即使你有了理由产生了观念,也不要觉得自己就有真理了,自己就有资本能与神叫嚣了,能定规神了,千万不要这样做。一旦你受造之物的身份没有了,你就毁了,这不是闹着玩儿的。就因为一个观念产生的时候,人采取了不同的对待方式、不同的解决办法,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对待观念的实行方式你们是不是有原则了?这几方面原则是不是能够保守你们做好受造之物?这个路途不错吧?(是。)原则掌握了,观念就好解决了,不能让观念拦住脚步绊住脚,能解决的尽量解决,解决不了的别影响尽本分,别影响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同时你也不要散布,别做恶人,别做打岔搅扰的事,别充当撒但的差役,别充当撒但的出口。如果怎么努力也只是解决个皮毛,不能彻底解决,那就别搭理它,别影响追求真理、追求生命进入。这几方面原则掌握了,一般情况下人就蒙保守了。如果你是接受真理的人,是喜爱正面事物的人,你不是恶人,不愿意打岔搅扰,不是故意打岔搅扰的人,那平常临到产生观念的事,一般都能蒙保守。最起码的一条原则就是,你产生观念的时候,如果不好解决,别急着针对观念去做任何事,先等待,神作的不会错,这条原则得记住。另外,自己的本分不能放下,不能受观念的影响。别一有观念了就想“糊弄糊弄算了,我心情不好,我才不给你好好干呢”,这就坏事了,你的态度一转变成消极、应付、糊弄,这就麻烦了,这就是观念在里面作祟了。观念在你里面作祟,影响你尽本分了,那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其实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发生变化了。观念在你里面没解决,这些观念有的没影响你尽本分,有的就能影响你尽本分。影响本分就是你能因着观念怀疑神,不好好尽本分,不尽本分你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后果,你没有惧怕,没有敬畏神的心了,这就危险了,这就要陷入试探被撒但愚弄,被撒但夺走了。你的选择、你面对观念的态度很关键,不管观念能不能解决,不管解决到什么程度,你与神之间的正常关系不能变。一方面是你能顺服神所摆布的,神作的没错,这个认识、这方面真理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变;另一方面就是神所交代给你的本分你不能放下,别撂挑子。不管是从内心还是从外表,你对神没有任何的抵抗、抵触、反抗、悖逆,那在神那儿看到的就是你的顺服、你的等待。虽然你还存有观念,但是神没看到你的悖逆,因为你没有产生悖逆,没有抵触,那神还拿你当受造之物。相反,如果你在心里满了埋怨,满了不服,还找机会报复,本分也不想尽了,影响尽本分了,甚至撂挑子了,在心里对神有各种各样的不合理的埋怨,还有一些不服不忿的表现都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流露出来了,这时候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从受造之物的位置上已经跳出来了,你不属于受造之物了,你充当了魔鬼撒但的出口,那神对你就不客气了。一个人如果走到这个程度,就已经在危险的边缘了,在神不作任何事的情况下,你在教会当中也站立不住。所以说,无论做什么事,尤其是涉及解决观念的这类问题,人一定得小心谨慎,别做得罪神的事,别做被神定罪的事,别做伤害他人、坑害他人的事,这是原则。

对神有观念这可是大事啊!人与神之间,除了人能接受、顺服、听话等等这些以外,最常见的就是人对神产生的观念,绝对不能忽略。如果人没有正确的方式、路途去对待的话,人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会很吃力,会走很多弯路,一不小心说不定哪天就走上了悖逆神、与神敌对的道路。走上了这条道路,就彻底完了,你们说还能有机会吗?这就不好办了,没有机会了。所以说,在神否认你是他的受造之物之前,你应该学习怎么做神的受造之物,不要学习研究造物的主,也不要学习怎么印证、证实造物的主就是你信的神,这不是你的义务,不是你的责任。人应该琢磨的、每天心里应该想的是怎么做好受造之物,而不是怎么证实神是不是造物主、是不是神,神作什么了,神作这个事对不对,这不是你该研究的。

二〇二一年六月十九日

上一篇: 第六十七篇 分辨假带领(十五)

下一篇: 第六十九篇 分辨假带领(十七)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九篇

在人的想象当中,神毕竟是神,人毕竟是人,神不说人的语言,人也不会说神的语言,人对神的要求在神来说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而神对人的要求是人所达不到而且是人所不敢想的,但事实恰恰相反,神对人只是提出了“百分之零点一”这样的要求。这不仅使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而且也倍感莫明其妙,似乎…

第一篇

正如神所说的“没有一个人能摸着我说话的根源、说话的目的”,若不是神灵的引导,若不是神发声的开始,所有的人都会灭亡于神的刑罚之中的。为什么神利用那么长时间试验所有的人,而且时间长达五个月之久,这正是我们交通的焦点,也正是神智慧的中心点。我们可以设想:若没有这段对人的试炼,没有神对所…

实行真理才是有实际

不是你拿起神话可以明目张胆地解释一番就是有实际了,事情不像你想象得那么简单,有实际不是你凭着嘴说出来的,乃是你活出来的,神话能够成为你的生命,成为你的自然流露,这才算是实际,才算你真有认识,有实际身量。能够经得起长时间的检验,能够活出合神要求的样式,不是装腔作势,而是自然流露,这…

第二十篇

神造了全人类,又带领全人类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间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间的苦,明白人间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绘着全人类生活的状况,更是在对付全人类的软弱加败坏。神的心意不是将人类全部打入无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总是有原则的,但在作所有的事当中,无人能摸着规律。当人知道神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