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篇 分辨假带领(十七)

今天接着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二条——及时准确地发现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并加以制止、限制,扭转局面,同时交通真理让神选民从中长分辨、学功课。针对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各类打岔搅扰的问题,上次交通了第八条——散布观念,今天交通第九条——释放消极。释放消极这事也是在日常生活或者教会生活当中常常能听见、能碰到的。同样,释放消极这方面的行为或者言论在教会生活中出现的时候也是应该被限制、被制止的。因为释放消极对所有的人来说都不是让人得造就的事,而是让人受亏损、受影响、受搅扰的事。所以说,这是反面事物,与其他搅扰教会生活的行为、作法、言论在性质上都是一样的,同样对人都会构成搅扰,构成负面的影响。没有一个人释放消极之后能让其他人得着造就、得着益处,能让人的信心更加增,不受任何影响。所以,释放消极这事在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时候,同样应该被制止、被限制,而不是纵容或提倡。

先来看看释放消极当中的“消极”应该怎么理解、怎么辨别,怎么分辨人所说的话是消极的,人的哪些言论、哪些表现是在释放消极。首先,人所释放出来的消极并不是正面的,不是对神话的纯正领受,也不是对神话的真实体验、真实经历,或者经历之后真正的认识。释放消极的人所分享的并不是对真理、对神话的经历与认识,不是正面事物,简单地说就是反面事物,一些反面的语言、说法,不是正面的、积极的,不是对神话的纯正领受。这是对“消极”最基本的理解。那释放消极当中消极的成分到底是什么?哪些是消极的东西,能对人造成负面影响,造成搅扰、破坏?消极里都包括什么?如果人对神的话有纯正的领受,交通出来的话会不会带有消极的成分?如果人对神所摆设的环境有真正的顺服,有顺服的态度,他对这个环境的认识中会不会有消极的成分?(不会。)那当他把自己的经历、认识分享给大家的时候,会不会有消极的成分?(不会。)如果一个人对神家或者教会,或者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能够从神领受,正确对待,能够有寻求、顺服的态度,那他对所发生的这些事情的认识、理解与经历会不会有消极的成分?(不会。)从这几方面来看,消极到底指什么?怎么理解消极?消极里是不是带有人的不服、不满、埋怨、怨气这些性质的东西?还有一些严重的,带有反抗、抵触,甚至叫嚣。带有这些成分的言论可以被定性为是在释放消极。从这些表现上来看,当一个人释放消极的时候,这里面有没有顺服?有没有寻求?有没有想放下不服、不忿,愿意积极主动配合的意思?没有,全是在抵触。

从“消极”这个词的意思上来看,一个人消极了,就是情绪陷入到很低落的一种状态中,心情很不好,没有积极进取,也没有积极向上的态度,情绪里充满了负面的东西,没有积极主动的配合与寻求,更没有心甘情愿的顺服,而是情绪特别消沉。消沉代表什么?代不代表人性正面的东西?代不代表人有良心、有理智?代不代表人活得有尊严,是在人性尊严里活着?(不代表。)不代表这些正面的东西,那代表什么?能不能代表对现状失去信心,失去积极进取的决心与心志,对现状很不满,难以理解,不能接受,不愿意接受现在这样一个事实,心里满了不服,想反抗,想摆脱现状、改变现状这样一种状态呢?(能。)这就是人在消极的时候面对现状所表现出来的一些情形。总之,不管怎么说,人在消极的时候对现状不满,对神所安排的不满,不是仅仅有误会、不理解、认识不到、经历不上去这么简单而已。认识不上去,这可能是素质的问题或者时间的问题,这是人性的正常表现。经历不上去或许也是因为一些客观的原因,但这些都谈不上是消极、负面的东西。同样经历不上去,有些人临到不理解、自己看不透的事,或是自己认识不到、经历不上去的事,他是等待、寻求、祷告,积极主动地寻求,找人交通,跟神祷告,寻求神的意思,等待神的开启光照,有些人就不一样了,他没有这几样实行的路,也没有这些态度,不是等待、寻求、找人交通,而是在心里产生误解之后,觉得与自己的意愿、喜好、想象不相符,从而产生了不服、不满、埋怨、反抗、抵触、叫嚣等等这些负面的东西。产生了这些负面的东西他也不以为然,也不认识自己,不用神话来解决问题,更不找人寻求交通,也不来到神面前祷告,认识自己的情形、自己的败坏,而是坚持自己是对的,坚持自己所认为的是准确的。在面对现实问题的时候,他不是祷告神、读神话、寻求神的意思,而是在心里存着不服不满等等,陷在这些消极、负面的情绪里。陷在这些情绪里的时候,一天两天人还能憋得住,还能受得了,时间长了在思想里就加工出不少东西,有人的思维、人的哲学、人的道德、人的思想观念,还有人的知识、文化、传统,等等。他用这些来衡量、盘算、理解所面临的问题,完全陷在撒但的网罗里,从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思想观点。当这各种各样的思想观点从一种不满不服的情绪变成了成形的,定了型、定了位的一些说法、定义之后,这些东西在人的心里就存不住了,他就要找发泄口、找机会释放这些东西。当释放消极的人心里满了消极的时候,他会不会说“我里面都是消极的东西,我不能乱说话,我得让弟兄姊妹得造就,我不能坑害别人。我要是想说,憋不住,我就对着墙说,或者找只小猫、小狗,找个听不懂人话的对象说”?他有没有这个好心?(没有。)那他会怎么做呢?他就找机会,找听众来接收他这些消极的观点、消极的言论与情绪,以此来解决他心里的不满、不服、不忿等等各种消极情绪。在过教会生活的时候,聚会时间是他最好的发泄时间,也是他发泄消极、发泄不满不服的一个好的场合,因为听的人多,能造成影响,具有影响力。当然释放消极的这些人在背后也憋不住,他也总说。听众少,他说得没劲,当听众多的时候,大家聚集到一起的时候,他说得就更有劲了。从释放消极的人的情绪、情形等等各方面来看,他并不是让人明白真相,让人从中明白真理,解除对神的误解,放下对神的误解、质疑,能认识自己,认识人的败坏性情,认识人的实质,也不是为了让人能够不悖逆神、不与神敌对,能顺服神。他的目的不外乎就是两种,一方面是借着释放消极发泄自己的情绪,另一方面是拉拢更多的人跟他一样陷入消极,陷入对神的抵触、叫嚣这样的网罗当中。所以说,释放消极这种行为在教会生活当中是绝对应该被制止的。

消极的情绪、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些。交通完这些之后就应该对号入座,看看在现实生活当中哪些表现、哪些语言、哪些方式是在释放消极,人因为哪些事情能陷入消极,从而导致能释放消极。你们说,一般情况下人会因为哪些事情消极?常见的消极有哪些?(当被撤换的时候,或者是被对付修理的时候,人心里会产生一些消极。)被撤换这是一种,被对付修理又是一种。被撤换怎么就消极了呢?(有的人被撤换之后对自己没有什么认识,认为是地位把他断送了,然后就说“爬得高,摔得惨”,释放一些消极的观点,他对被撤换这事没有纯正的领受,心里不服。)里面有不服、不满,这是消极情绪。有没有埋怨啊?(有。他觉得自己又受苦又付代价,一直劳苦作工却出力不讨好,还被撤换了,就说“带领不好当啊,谁当带领谁倒霉,最后都得被撤换”。)这些言论就是释放消极。如果光是不服、不满,但没吱声,这还没构成释放消极。从不服、不满开始,一点一点地产生出埋怨的情绪,不接受自己作不了工作、素质差等等这些事实,然后开始讲自己的歪理,讲理的时候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说法、观点、借口、理由、表白、辩解等等,这些言论就属于释放消极。

有些带领被撤换了,心里就产生了不服、不满,不能顺服,不接受这个事实,“把我撤掉我看谁能做,别人也不比我强”。你说他作不了工作,他不服在哪儿?“我没觉得我素质差,没觉得我作不了工作,我能作”,这是不服不满产生的情绪里存在的东西,不认为自己不行,不认为自己是假带领,不认为自己作不了工作。从这些情绪过渡到埋怨的时候,他就开始琢磨了,“我起早贪黑多少年是为了谁啊?在这么危险的环境当中,最危险的活儿,最难、最累的活儿都是我一个人干,现在因为一件事就把我撤了,说撤就撤,这也太不近人意了!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呢。我冒着被抓坐监的危险,家也不要了,工作也不要了,自从当了带领之后,吃不下、睡不好,受了多少苦!像我这样的素质,像我这么付代价地作工作,做带领都做不好,都不合格,都能被撤换,那我看没有几个人能做好带领的”。这些话是不是在释放消极?这些话里有没有一句是在寻求真理?有没有一点寻求真理的意思?有没有一句话是在琢磨“我到底差在哪儿?为什么撤换我?说我是假带领,说我作工作不合格,到底哪儿不合格?我身上哪些是假带领的表现?”有没有一句话是在寻求这些问题?(没有。)那他说的这些话都是什么性质?是不是都是在埋怨?他埋怨的这些话是不是在表白自己?在表白的同时他与别人说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要博得人的同情、理解?是不是想让更多的人替他打抱不平,替他喊冤叫屈?(是。)那他是在与谁叫嚣呢?是不是在与神叫嚣,与神讲理、叫屈呢?这就是释放消极。释放消极的人所说的话还有思想里所产生的东西,没有一个字、一句话有顺服的意思,没有一丁点儿意思是要寻求真理的。不但如此,他还要在释放消极的时候让更多的人理解他、同情他,让更多的人产生与他一样的消极情绪,与他一样产生对神的埋怨、反抗、抵触或者叫嚣,否则他为什么要释放消极?他的目的不外乎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知道他是被冤枉的,知道他所做的没错,他不应该被撤换,撤换他是一个错误,让更多的人替他打抱不平,从而让他在人中间失去的地位、面子、名声等等都在他释放消极之后能够得到挽回。被撤换的人释放消极就是这样,不是在被撤换之后能够认识自己的败坏,认识自己的素质,或者认识自己对工作形成的搅扰、打岔,甚至对神家各方面工作构成的破坏,他不是认识自己,而是就被撤换这件事情把他心里种种负面的想法一股脑儿地倒出来,要获得人的同情。这是人被撤换时释放消极的一些表现。

有的人被撤换的时候,不寻求真理,不交通认识自己,也不来到神面前悔改,接受这个事实,让神显明,没有丝毫顺服的心与态度,而是活在埋怨的情绪里,找各种理由、借口,挖空心思地为自己表白、辩解,甚至有些人还说:“以前我就不愿意做带领,知道带领不好做,做好了也不得赏,要是一点事做不好被撤换,就变得臭名昭著了,还得被弟兄姊妹弃绝,一点面子都没有了,以后做人都不好做了。结果硬让我做带领工人,现在我更加确定了,带领工人就是不好当,这本身就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做带领工人费力不讨好”这话是什么意思?有没有要寻求真理的意思?这话的意思是不是对神家安排他做带领工人这事产生恨恶了,然后用这种言论来迷惑其他人?(是。)那这话能达到什么果效?多数人听完这话是会受影响的,人的心思、思想以及对这件事情的领受、认识是会受到影响、受到左右的,这就是消极给人带来的影响。人有意无意地听完这话之后,不管大小、多少都会受到影响。比如说,你不是带领,听完这话心里一惊,“可不是嘛,可千万别选我做带领。如果选上我,我赶紧表白,得说清楚,我可不当带领,我做不了,我素质差,我还有别的本分呢,我得找各种理由、借口推辞”;有些想做带领的人一听这话,“我现在被选上带领了,这可怎么办?我是不是以后也得面临他这样的下场?要是有这样的下场,我可绝对不当带领,原来当带领得经历这些事,真是太可怕了”。这样的话,这样消极、负面的情绪和言论,对人是不是构成搅扰了?很明显构成搅扰了。无论是胆大的还是胆小的,无论是素质好的还是素质差的,一听这话就会不由自主地先入为主,把它接受过来,不同程度地受这话的影响。受影响的后果是什么?多数人对做带领与做带领被撤换这件事都不能正确对待,没有顺服的态度,而是时时刻刻存着防备的心、存着误解神的心,对这件事产生了负面的情绪,一提到这件事就特别地敏感,特别地害怕。当人有这些表现的时候,是不是就陷入了撒但的试探、迷惑当中了呢?很明显的,这是受了释放消极之人的迷惑与搅扰。正因为释放消极的人所释放的东西是从人的败坏性情来的,是从撒但来的,不是对真理的认识,不是对神摆设环境的顺服而产生的经历、体会,所以人听了之后都会不同程度地受到其搅扰。所以,人所释放的消极对任何人都会起到一些负面的作用、干扰的作用。有些人能积极主动地寻求真理,受害的程度就会轻一些,有些人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即便知道这话不对,也身不由己地受其干扰,深受其害。无论神的话怎么说,无论神对这事怎么交通,有怎样的要求,人都一概不理,而是把释放消极之人所说的话当成自己的保护伞,放在心里,时时警戒自己不要放松,似乎释放消极之人所说的言论是他的挡箭盾牌一样,不管神怎么说,人都不能放下防备、误解。这些对真理、对神话没有任何进入,不明白真理实际的人,对于这些消极的言论没有任何的分辨,没有任何的抵抗力,最终深受其害,被这些话、这些言论捆绑、限制,神的话接受不进去了。这是不是就是受害了呀?受害到什么程度了?神的话都听不进去、听不懂了,把释放消极之人不服不满与埋怨的话当成真理,当成自己的盾牌了,存在心里,记在心里,用这些话来反击神的话、反抗神的话。这是不是陷入撒但的网罗中了?这些人身不由己地陷入撒但的网罗之中,被撒但掳去了。就被撤换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这类人释放的消极对人的影响就这么大,这是有根源的。接受这些消极言论的人对这件事本来也是充满了想象、观念,甚至还有一些防备误解,即便是这些误解防备不太成形,但是当听了这些消极的言论之后,他的防备误解就得到了证实,更加地坐实了,他就更加有理由认为自己一定得这么做,这样做才能保守自己不落入神的手中,不被神这样对待。这是不是彻底被释放消极的人迷惑、影响了?就一个简单的被撤换之人的言论,还有被撤换之人不服不满等等的情绪,对人就能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构成这么大的损害,你们说这消极厉不厉害?(厉害。)厉害在哪儿?它正好迎合了人内心深处对神的防备、误解,同时也反映了人对神误解、质疑的这些情形与人内心对待神的态度。所以,释放消极的人简单地这么一说,就打中了人的要害,人就全盘接受过来,彻底陷在其中拔不出来了。拔不出来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后果是什么?(让人背叛神。)(让人对神防备、误解,心里远离神,不敢接受更重要的托付,消极地去对待,就满足于尽点一般的本分,错过了很多被成全的机会。)那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了?(不能。)

保罗在两千年前发表了不少观点,写了不少书信,在那些书信当中说了很多谬论。因为人没有分辨,两千年来,读圣经的人都以接受他的思想观点为主,不接受从神来的真理,而是接受保罗书信当中所灌输的各种思想观点。接受保罗那些思想观点的人能不能来到神面前?能不能接受神的话?能不能把神当神待?当神来的时候,当神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能不能认识神?能不能接受神作他的神、他的主?(不能。)为什么不能?那些东西在人心里充满了,形成了各种各样成形的理论、说法,人用这些东西来衡量神,衡量神的作工、神的说话、神的性情,衡量神对待人的态度,人不再是普普通通的简单的败坏人类了,而是站在神的对立面研究神、分析神,那神还能拯救这样的人吗?神不拯救人还有机会吗?神的预定拣选给了人机会,但是在神预定拣选之后,人选择的道路是跟随保罗,那这个机会还会有吗?有些人说“我是神预定拣选的,那我就进保险箱了”,这话成立吗?神预定拣选的意思是什么?就是你成为蒙拯救之人的候选人了,但是你能不能被选上,还得看你的道路怎么走。候选人最终是不是都能被选上,都是胜选的人呢?不是。所以同样的,人接受了释放消极之人的不服不满、埋怨等等这些情绪或者思想、言论、观点,心里被这些东西充满、占有,不仅仅是听了这些话之后有那么一点认同而已,而是完全领会、接受,更甚至以这些东西为准则而活着。以这些东西为准则活着之后,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变成什么了?变成了对立面,不是神与败坏人类的关系,不是造物主与受造之物的关系,更不是神与蒙拯救之人的关系了,而是变成了神与撒但、神与仇敌之间的关系,所以人蒙拯救这事就画问号了,就成未知数了。被撤换之人释放的消极充满了埋怨、误解、表白、辩解,甚至说出了一些拉拢人、迷惑人的言论,让人听了之后对神产生误解、防备,更甚至在心里深深地对神产生了远离、弃绝。所以,这种人释放消极的时候就应该受到限制,应该及时地制止。他对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不能从神领受,不能寻求真理,不能顺服,那是他自己的事,不要影响到其他人,他接受不了,让他自己慢慢消化,但是他如果释放消极影响其他人,搅扰其他人的正常进入,那就应该及时地制止、限制。如果限制不住,他还要说,在背后也要迷惑人、拉拢人,照样释放消极,怎么办?就应该清除,不应该纵容。

还有一方面,人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对于所对付的事、所修理的一些话不能接受,也是在心里存有不服、怨言、不满,甚至有冤屈。他觉得这里有冤情,“为什么不许我澄清呢?为什么不许我说清楚呢?为什么就一个劲儿地对付呢?”这些人通常释放哪些消极?同样也是找理由表白、辩解,不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进行解剖、弥补、挽回,而是讲自己的理,自己为什么没做好,什么原因造成的,客观原因、客观条件是怎样的,自己不是故意的,等等,用这些理由来表白、辩解,以达到不接受对付修理的目的,不承认对付修理是对的,而且还要跟很多人分析被对付这个事,还想在众人面前把这事掰扯清楚,还散布说这样对付修理就没人敢尽本分了,也没人愿意尽了,人都不知怎么做了,没有实行的路了。甚至有些人表面上交通自己如何接受对付修理,事实上是借着交通来为自己表白、辩解,让更多的人知道神家对待人不讲人情,一不小心出点错都能挨修理对付。释放消极的人从来不解剖自己做了什么事被对付修理了,自己所犯的错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是因为什么导致的,他不解剖这些事,而是一味地讲理、表白、辩解。甚至还有的人说“不对付修理我还有路可行,一对付修理我就蒙了,不知道怎么实行了,也不知道怎么信神了,前面的路也看不清了”,而且还告诉别人说,“你们可得小心谨慎啊,可别挨对付修理,挨对付修理就像扒一层皮一样,你们可别走我这条老路,你看我现在被对付成什么样了,前也不是,后也不是,怎么做都不对”。这些话对不对?听着有没有问题?(有。他是在辩解、讲理,说自己没错。)辩解、讲理的同时释放了一个什么信息?(说神家对付人不对。)有些人说被对付修理之后不知道怎么做了,这话是不是有问题?正常情况下人被对付修理之后是知道怎么做了还是更不知道怎么做了?应该是知道怎么做了。那有些人说不知道怎么做了,这是怎么回事?不对付修理的时候他还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一对付修理他就不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了,把他对付傻了,对付蒙了,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那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对付就不知道怎么做了呢?这是什么原因?(他临到对付修理不接受真理,不认识自己,里面有一些观念,也不寻求真理,所以就没路了,然后还反过来说是被对付修理了才没路的。)这是不是倒打一耙?就好像说“没对付修理我的时候,我做的事可合原则了,你一对付把我对付蒙了。我原来做的合原则你还对付修理我,这不是明摆着不让我按原则办事吗?那我以后还怎么实行呢?”说这话的人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不是在接受对付修理?是不是在接受自己犯错这个事实?这话里有没有认识自己啊?(没有。)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让他胡作非为他知道怎么做,对付修理他,让他按原则办事,他就不知道怎么做了?一对付修理他就蒙了,那蒙之前他是怎么做的?对付修理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让人按原则办事?对付修理的原因是不是人没有按原则办事?(是。)人胡作非为,不寻求真理,也不按原则办事,不按神家规定办事,所以挨了对付修理,对付修理的目的是为了让人能够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别再胡作非为。那人在临到对付修理之后,说不知道怎么做了,也不知道怎么实行了,这话有没有一点是在认识自己?(没有。)他没有认识自己的意思,也没有寻求真理的意思,言外之意就是,“你对付修理我把我对付傻了,我原来做得挺好的,你一对付修理我,把我扰乱了,我现在思想也不正常了,这么想也觉得不对,那么想也觉得不对,有点畏首畏尾、缩手缩脚的,做事不像以前那么有魄力、有胆识了,不像以前那么勇敢了。你是不是把我给吓着了?吓得我变得这么敏感,所以我郑重地告诉你,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做了,我也得跟大家声明,自从被对付修理之后,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我以前尽本分尽得挺好的,感觉神与我同在,神总帮助我,神就在我身边扶持我、开启引导我,我特别得享受,自从你对付修理我之后,就扰乱了我的视线,也扰乱了我的思绪,把我尽本分的思路都打乱了。所以,我也告诉其他人,尽本分一定得小心,千万别露丑,千万别出岔,出了岔就得挨对付修理,挨了对付修理你这人就变得胆小了,就没有以前那么有刚劲了,也没有以前那股冲劲了,变得缩手缩脚,甚至拈轻怕重,觉得这么做也不对,那么做也不对。所以千万别挨对付修理,一挨对付修理,人的锐气就减了一大半,人身上那点朝气就没了,少年人那点英勇、奋发图强的志向也就没了,变得窝里窝囊、畏首畏尾的,心里也感觉不到神的同在了,离神越来越远了,祷告、呼求神好像神也不搭理了,自己都觉得自己不那么可爱了,不那么有朝气、有活力了,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这些话是不是过来人交通的心里话?这话暖不暖人心?是不是对人特别地体谅?是不是谆谆教导啊?(不是,这些话挺谬的。)他说“你们可别步我的后尘,别走我的老路,你们看看我现在这样,看着是感觉我老实了,其实我觉得自从挨了那次对付修理之后我就被吓着了,不像以前那么释放自由了”,这些话对听的人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让人更防备神,因为害怕临到修理对付而小心翼翼地去做事。)会起到这样的作用。听了这话的人会不会觉得,“可不是嘛,一不小心,在没防备的情况下就挨了对付修理,这真是防不胜防啊!在神家尽本分怎么就那么难呢?安安稳稳地过点小日子就不行吗?这个要求应该不高,不算是奢望,怎么就那么不容易达到呢?对付修理可千万别临到我,我这人胆子可小了,一般有人瞪着我跟我大声说话,我的心都突突直跳,要是真临到对付修理,那么大的声,那么严厉的话,我怎么能受得了呢?晚上不得做噩梦啊?都说对付修理好,我看也没好到哪儿去,刚才那个人不就被吓着了吗?我要是被吓着还不如他呢”,他的话是不是起到这个作用了?这作用起得怎么样?是积极正面的还是消极负面的?这作用起得好不好?(不好。)

还有的人挨了对付修理之后,认为自己这么劳苦、付代价还挨对付修理了,心里满了不服,不接受。他不接受对付修理的话,不接受对付修理的事实,也不接受对他的揭示、解剖。他觉得神不公义,神家对他不公平,他这么有用的人才,受这么多苦、付这么多代价的人,神家不表扬,还要对付修理,他心里不服,就产生埋怨,然后就要释放消极,说“我看信神比什么都难,做什么都比信神容易,得点福、享受点恩典可真不容易,我付了那么多代价,一件事没做好就挨对付修理了。我这样的人要是不行的话,谁还能行呢?神不是公义的吗?有时候对神的公义我怎么就认识不上去呢?神的公义怎么就那么不合人观念呢?”他就不解剖自己做了什么事,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不但没有丝毫的悔改,没有丝毫的顺服,还要公开论断、抵触。听了他这样的一番言论之后,多数人是不是有点同情啊?人听完之后就受影响了,“可不是嘛,人家信神二十年了都能临到这样的对付修理,像咱们这样的人都不配接受对付修理,人家都不稀罕搭理咱们,提都不提咱们。信神二十年的人都没有希望,都不一定能蒙拯救,咱们这样的人更完了”。这是不是种下毒了?消极一释放出去,毒就撒下去了,就像一粒种子一样种在人的心里,在人的脑海里、思想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最后不知不觉听的人跟他一样产生了对神的抵触情绪、对神的埋怨。被对付修理之后,人产生了对神的不服,对神家的不满,对处理他的方式不满,不但没有悔改、认罪的态度,还要讲理、表白、辩解,到处散布他如何受苦,受了多少苦,信神多少年作了哪些工作,尽了哪些本分,甚至担任了哪些重要的、危险的本分。他不但不能从对付修理的这件事上认识自己的败坏,认识自己所犯下的错,反而要散布神家这样对待他是不公平,是不近人意,不应该这样对待他,如果这样对待他,那神就不公义。他释放这些东西的原因是他不能接受对付修理,不能接受自己做错事这一事实,更不能接受他做错事给弟兄姊妹的利益、给神家的利益带来了亏损,他不接受、不承认这个事实,就认为自己做得对,而神家对付他对付得不对。他要释放的消极就是告诉人神家对待人没有公平,神家就是要抓人的把柄,揪人的小辫子,抓住一个事就猛对付、猛修理,把人对付老实了,对付得认为自己没有功劳了,人不崇拜了,不自我欣赏了,不敢跟神要赏赐了,就达到目的了。他释放这些消极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替他打抱不平,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知道他信神多少年受了多少苦,有多大的功劳、多大的资格,他是多么资深的信徒,从而让更多的人站在他一边,跟他一样,共同对抗神家的规定,对抗神家对他的对付修理。这是不是也带着拉拢的性质?这样的释放消极的目的也是为了拉拢、迷惑,为了搅扰而泄私愤。不管最终他释放完消极之后在人身上起到了怎样的作用,总之这个作用、后果对人是负面的,是搅扰,是破坏,不是有造就的。

人临到对付修理之后所释放的消极基本上就是这些,就是人对待对付修理不能接受,不满、不服,不能领受。不能领受的第一时间,他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在对付修理的这个事实上去寻求,去认识、解剖自己,看看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自己做的是不是符合原则,神家为什么要对付修理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是泄私愤还是公平合理的。他第一时间不是寻求这些,而是拿自己的资格、自己的受苦付代价来反抗对付修理。这样一来,他受到对付修理之后所产生出来的东西肯定全是消极的、负面的,没有积极正面的。所以,这样的人在教会当中说要交通临到对付修理之后的感受与认识,那无非就是在释放消极,这样的释放消极在教会生活当中出现的时候当然也应该受到限制、制止,而不是被纵容、被许可。因为这样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所产生的东西对每一个人的生命进入都会起到拦阻、搅扰、破坏的作用,不能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更不能因为他们的释放消极而激发人对神的忠心,激发人更能忠心地尽本分,起不到这些作用,所以这类人释放消极的时候也应该受到限制。

除了被撤换、被对付修理之后人能释放消极,还有哪些情况人能释放消极?(当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人吃亏的时候。)(有的人尽本分多年,身体得病了或者家里临到一些灾祸,他就说“我信神这么多年得着什么了?”)消极包的名言就是“我得着什么了?”还有什么?(有的人尽本分出现差错,没有果效,他就说“为什么神开启他不开启我?为什么神给他的素质那么好,我的素质就这么差?”他不去反省自己身上的问题,而是把责任推卸给神,好像是神没有开启他,然后就一个劲儿地埋怨神。)他说神不公平,为什么开启别人、恩待别人却不恩待他,他尽本分怎么就没有果效,他是在抱怨。你们举的这些例子挺好。还有吗?(还有些人调整本分后就满了怨气,说为什么把他调到那个地方去,怀疑是带领工人针对他。)他是不是觉得神家看不起他?(是。)有的人利益受到损害了,背后就总说小话,表面上说“我也不行啊,咱信神时间短,领受能力也不行,素质也差,不如人家,说咱不行咱就是不行”,表面上是在认识自己的不足,事实上是在为自己争取丢失的利益,尽说小话,说让人同情的话、让人感觉神家不公平的话。自己的利益一受到损失就不愿意了,就总想挽回损失,总想让自己受亏损的东西再得到补偿,要不然对神的信心就没有了,不知道怎么信神了,说“原来觉得信神挺好的,没想到在神家还能出现这样的事,没想到信神也有一些让人意识不到、想不到的在外邦人中间发生的事。信神的人也不见得都是好人,神家做的事也不见得每件都能代表神,代表正义”,等等这些都是什么话?话里话外带着攻击,带着论断、抵触,表面上是针对一个人,或者针对“教会”这个称呼,事实上心里针对的是神,是神的话,还有神家行政、神家规定,这纯属就是泄私愤。他为什么要泄私愤呢?就是自己吃亏了,心里不平衡,不甘心,想要索取,想要得到补偿。这类人释放的消极虽然对多数人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但是这些臭话也像臭苍蝇、臭虫一样对人的心思构成一些不大不小的搅扰,人听了也烦。对于这类人所说的一些小话,多数人听了之后也反感,但是不免有些与其同类的人,有同样性情、同样实质、同样癖好的人能与他臭味相投,受其影响、搅扰,这也难免。甚至还有些没有分辨的人、身量小的人、不明白信神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人也会受到这些言论、这些消极话的搅扰,对神的信会受到影响。这些人本来就不知道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异象很模糊,领受真理的能力又差,听了这些话之后就很容易接受进来,很容易受影响,身不由己地就把这些话放在心里了,这些话很容易在这类人心里种下去,变成一种毒。最后神家要求他尽本分,他也爱搭不理的,神家要求他配合某一项工作,他也是不冷不热的,想担就担,不想担就不担,总有一些理由与各种说辞。如果不听这些言论与消极的话,你还以为他不错呢。他之前对信神还有那么点真心,尤其是对神家的工作有点积极主动的态度,但是听完这些言论之后就变得很冷淡了,对神家的人很冷淡、防备,对神家要求他做的事也是躲躲闪闪,一推再推,很被动。以前聚会都能按时到,听了这些言论之后,聚会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高兴了就来,不高兴就不来了。家里有事了,怕出事,加紧聚两次会,多读读神话,读完神话高兴、激动了,受感动了,还奉献一点钱。哪天家里平安了,没什么事了,又不来了,怎么叫也不来,弟兄姊妹找他交通想扶持他,他也不来,找借口拒绝,到他家去找,明明在家,怎么敲门也不开,这是怎么回事?受影响了,他认为信神这些人不可靠,信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这些人在做什么,一开始挺信得过这些人,读神的话也觉得“这是神的话,这些人是弟兄姊妹,这是神家,真好啊!”自从听了某些人释放的消极之后就变了,这是不是受到影响了?是不是他的信心与生命受到亏损了?(是。)这是谁影响的?就是释放消极的人说的那些话影响的。人在没有扎下根基的时候,自己吃喝神话没有产生免疫力的时候,很容易受这些事的影响,特别是那些对真理没有领受能力的人,就看风、看形势、尽看外表的人,更容易受这些话影响,尤其是听到有些人说“神家也不见得都公平,神家做的事也不见得都是正面的”等等这些话之后,他防备的心就更大了。

自身利益受到损害的这些人,有一些人性差的,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望、声誉,自己肉体的享受、家庭以及物质待遇等等这些都看得特别重,看得比他们的生命进入还重。当这些东西受到损失的时候,他们不是从神领受,接受神给摆设的环境,能够放下这些,不追究,而是借着各种机会释放自己的不满不服,释放自己的消极情绪,从而导致一部分人深受其害。所以,碰到这类人,教会带领首先要及时掌握情况,不管是在教会生活期间还是在教会生活以外,都要及时地制止、限制。当然也应该积极主动地出击,跟弟兄姊妹交通怎么分辨这类人,他为什么说这些话,人应该怎么对待、怎么理解他的这些话,怎么防备深受其害,防备被他迷惑,得解剖、认识这类人,从而远离这类人,不受这类人的搅扰、迷惑,这是教会带领应该作的工作。当然,普通弟兄姊妹如果发现这类人,认识到这类人的实质、性情、人性,也应该远离。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抵抗力,没有身量能够扶持他、帮助他、改变他,你觉得自己抵御不了他的消极言论、他不服不满的说法,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如果你觉得自己很结实,有点身量了,无论谁说什么话都不受影响,都能有分辨,不管他释放的消极多么严重,都不会改变你对神的信心,你会分辨这样的人,同时当他释放消极的时候你还能揭露他、揭穿他,还能制止住他,那你就不用远离、防备这样的人。如果你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身量,那对待这样的人的方式、原则就是远离。这好不好做到?(好做到。)有些人说“我包容他、忍耐他、宽容他行不行?”也行,这也不是错,但这不是关键的。如果你忍耐、包容、纵容他,最终你自己被他拉拢了、迷惑了,不管神家怎样供应你、对待你,你都感觉不到,或者你读神话的时候,会常常受他的思想、言论左右,一想起他的一句话,神的话就读不下去了,聚会弟兄姊妹交通积极、正面的东西时,交通到敏感的话题时,交通到涉及这类人的言论时,你又被他的言论左右了、影响了,常常使你心思混乱,那你就应该远离。你的包容忍耐不起作用,包容忍耐不是防御这类人最好的办法。如果你的包容忍耐不是一种简单的、外表的、谦卑的行为,而是你有足够的身量能够抵御他,不管他怎么说,即便你不吱声,你心里对他也有分辨,只不过你能忍让他,不搭理他,但是他所说的任何负面、消极的话,对神误解、埋怨的话,丝毫不会影响到你对神的信心,也不会影响你尽本分的忠心以及你对神的顺服,那你就可以包容忍耐他。实行包容忍耐的原则是什么呢?不受其害。你不搭理他,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这样的人就是滚刀肉,胡搅蛮缠,你怎么交通真理他也不接受,他就是属魔鬼撒但的,你跟他说了也没用,所以在神家处理他之前,你如果有身量能包容忍耐他,不受其害,这是最好的。你们是不是多数时候都是采取包容忍耐的原则?什么样的人都能忍,什么样的人都能受,有时候一不小心就受点迷惑,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心里亏欠神,祷告两天情形扭转过来了,离神又近了,多数时候能看清他这样的人就不是好东西,是属魔鬼的,也能跟他正常来往,但心里对他是远离、反感的。他不管说什么话,释放什么言论、观点,左耳进右耳出,甚至是听而不闻,“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对你有分辨,我就不跟你这样的人来往”。你们多数时候是不是这样的处事原则?能达到这个也不错,也不容易,也得有一定的身量。如果这点身量都没有的话,在人群当中就没法生存,你的本分就尽不好。

释放消极还有一方面表现。有些人说:“信神这么多年,我得着什么了?”这类人释放消极主要的话就是“我得着什么了?”意思是“我什么也没得着,信神从神家、从神那儿得点好处特别费劲,人得献上极大的爱心,有极大的忍耐,不能着急,得忍着,不能急于求成。至于神说的揭露人、对付人、熬炼人、洁净人败坏的话,都是表面的官话,不能绝对相信,若按那话实行就亏大了。不管到什么时候,人都离不开利益、好处、理想、目标,能否实行真理不关键,只要不作恶就行,神就不会淘汰人的”。多数人听完这些消极话会感觉怎么样?是从内心迎合、赞成,还是觉得有点不齿,觉得他自私卑鄙、邪恶龌龊,能分辨他、揭露他、限制他,不许他继续散布消极、死亡?多数人对这样的消极话是反感、定罪,还是能受其迷惑,产生消极呢?有些人一听到这话,看看自己两手空空,“可不是嘛,我也没得着什么呀,在神家就是一日三餐,白吃白住,别的真没得着什么”。你们有没有这种想法?有没有同感?还是有的人说“什么叫没得着什么呀,我们从神得的太多了!”有些人说:“得的太多了这话好像也不太实际,就是得了点,得了点恩典,得着点尽本分的机会,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接触、认识了不少来自不同地方的弟兄姊妹,长了很多见识,这也算得点。”你们是哪种情况?是不是哪种情况都有?(是。)

这事从两方面说。先说说总要得点什么的这类人是怎么回事,他信神是不是来追求蒙拯救、得真理的?(是。)那神给他的恩典、保守、恩待、开启光照少吗?(不少。)可以说,无论哪一个信神的人都蒙了神的保守。蒙神保守这事具不具体?有没有事实啊?人都蒙了什么保守?(比较明显的就是人信神后不受世界邪恶潮流的熏陶了,不会堕落,不会去追求那些邪恶的东西,比如去迪厅或者抽烟、喝酒等等,最起码不沾染这些东西,觉得这方面挺蒙保守的。)这是挺实在的一方面,人眼睛都能看得见,能切身体会得到。不受世界邪恶潮流的影响、迷惑,活得像人,有人样了,活在正常人性里,这是一方面蒙保守的实例、实证。还有吗?(不受邪灵的搅扰,能活在神的保守下。)这也是一方面实例。多数人有没有这个体会?你们能不能领会到这里面的意思?有些人说,“不受邪灵搅扰?外邦人也不受邪灵搅扰啊,外邦人有几个受邪灵搅扰的?”你们能不能体会到这里的事实?(我的同学就有好几个有邪灵搅扰,有鬼压身的,也有能听见声音的。他们不信神,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到处治也治不好,活在害怕恐惧里,很痛苦。但是自己因为从小信神就从来没受这些搅扰,没受这方面的苦,多数时候还是比较踏实、平安的。)信神的人就没有这个担忧,不用担心会得癔病,会被邪灵搅扰、附体,因为我们有神,不怕。还有一方面,在现实生活当中,外邦人成天讲看相、看风水、算卦,甚至西方还有看星座的,有拜那些有名的佛像、邪灵、偶像的,也有不拜的,不管拜的还是不拜的,都受这些影响、限制。比如说,出门得算一卦,看看往哪个方向走吉利,往哪个方向走不吉利;要开店了,柜台放哪个方位能挣钱,放哪个方位不挣钱,得拜什么偶像,店里放什么东西能进财,什么东西放在什么方位不破风水;搬家得几点搬以后家里过日子能兴旺,不出事,几点搬吉利,几点搬不吉利;甚至学生考学都受这些影响,考试那天说的话里不能带“落榜”的意思,都得说什么“高升”“中”之类的话。从一个家庭的孩子上学到父母过日子、挣钱、搬家、求职,还有儿女的婚姻,等等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所谓的风水、运势等各方面的影响。那受这些影响是受什么限制?受邪灵的限制,这些都是邪灵控制的。那为什么人要拜这些呢?为什么受这些东西影响呢?为什么一个简单的搬家人就总得琢磨什么时间搬吉利、什么时间搬不吉利,先搬什么吉利、不搬什么吉利?为什么总得考虑这些呢?他不考虑不行,不考虑的话邪灵就做事,就折腾他、折磨他。从这些事上你们看到什么了?整个人类都活在恶者的手下。恶者指谁?大的指撒但魔鬼,小的就是各地方的邪灵,控制各个人种的邪灵。甚至盖房子、搞建筑上梁的时候都得挂上红布,为了能发财、不出什么意外事故,建筑工人都穿红色的衣服,它都有一些讲究、一些说法,而且都有一些避讳,他不避讳、不守这些说法不行。还有的人常遭坎坷不顺,工作没了,媳妇也跑了,家里什么也没有了,房子贷款也还不上,什么事都不顺,他也没做什么坏事,怎么临到这些事了?没办法,就得去拜假神、邪灵,或者赶紧找人看风水以求转运,从这之后就一点点地好了。他以前不信这些,现在临到事了就能诚心去拜,做什么事都得先问卦、占卜。你们说,他们这样活着累不累?活得累啊,他们想自由自在地活着都不行,想不受这些说法、规矩的限制也不行,他破了这些规矩邪灵就做事,就搅扰他,他就被邪灵硬给制服了,得天天去拜邪灵才能活得顺当。而信神的人呢,就不受这些封建迷信、邪灵作工的限制了,说搬家就搬家,说走就走,没有什么忌讳。在大陆环境不好,一个地方不能住了就赶紧搬家,换个地方就行了,用不用看日子、看时辰或者拜什么?不用,祷告神神保守,一切都在神手中,不用受这些东西的限制。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想出门,用不用看日子,看犯不犯什么忌讳?不用,祷告神,一切都在神手中。活在神的权下,活在神的主宰之下,神保守,什么污鬼邪灵、大鬼小鬼都靠边站,都不敢靠近。有神保守、神引导、神主宰,人是不是蒙了保守?是不是活得轻松自在了?(是。)大小邪灵、污鬼都靠边站,它们在信神的人身上不敢做事,这是不是蒙保守了?你们说这恩典大不大?(大。)不管你追不追求真理,有没有得着真理,你信了神,是神预定拣选的,你来到神前了,神就这样对待你,就让你享受这样的恩典,这是多大的恩典啊!你的人身安全、一切行踪都有安全保障,神都会负责,都会保守,你都不用愁。更多的时候人在意识里根本就没有祷告,也没有意识说“祷告神吧,让神保守,可别不平安,可别出什么事”,你都不用祷告,你心里就有这么个简单的信念——“我信神,一切都在神手中”,神就作了。人得的还少吗?(不少。)神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主宰者,你的身家性命都在神的手中,都在这位主宰者的手中,你心里是平安踏实的,是坦然的,你什么都不用愁。不管你对神认识多少,你明白多少真理,这一点在你心里是绝对有把握的。人信神之后,一切都在神手中,邪灵不敢搅扰,不敢破坏,不敢靠近,人不用担心,所以人就免去了那些繁杂的过程。这是多大的恩典哪,你怎么就说信神什么也没得着呢?这是不是没良心啊?不说别的,就凭这一点,人说什么也没得着,就证明人太没良心了,良心坏透了,那其余的就更不用说了。

神白白赐给人真理生命,无偿地供应给人神的话,虽然人觉得自己现在身量幼小,也没明白太深、太多,更甚至说都说不出口,也说不清楚,但是就神给人的这些东西,就神的这片心、这份爱,对人来说是多大的恩典啊!神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人了,人从神得着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不管你有没有体会到,神已经把这些给了人,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人配得吗?神拣选的这些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被神拣选,被神选中,你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了,你怎么还说自己什么也没得着呢?你成了最幸福、最幸运的人是因为神拣选了你,神选中了你,所以邪灵污鬼都不敢靠近你。有些人说:“那是不是就说明我这人身价、身份尊贵了呢?”能不能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这都是因为神的爱、神的作为。人得的太多了,今生人就得着这么多,就凭人,哪一点能有资格承受这些呢?还总说什么也没得着,总问得着什么了,你得着什么了你自己不会数算数算吗?你要是有良心的话你就会数算,一样一样地数算你就知道神给你的有多少,知道自己得了多少,你就不会说这没良心的话了。有些人还说,“神家还供我吃、穿、住呢”,这个比起神的恩典、神的保守是不是小多了?这是不是不值得一提啊?不过有良心的人,他觉得这虽然不值得一提,但也是神的恩典。神的恩典数算不完,神给人的太多了,至于物质上的那些东西,其实在神那儿看神都没跟人算。

神要作的一方面是保守人,另一方面是要把人带上蒙拯救的道路,让人能够蒙拯救。神的这份心、神的爱人都享受到了,神赐给人的恩典太多了。另外还有一样最重要的,那就是神赐给人的真理,就是人类有史以来任何时代的人都没听过、没得着的这些话。不管神造了几次人类,神没作过这些工作,没说过这些话,人类所有的奥秘,人能承受得了、人能够得上的、人能够明白的神都告诉给你们了。这些奥秘、这些真理能不能用一个量来衡量?没法衡量,人几辈子都享受不完。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神的这些话是人赖以生存的根基,能存到永远。你要是真有幸能生存下来,能活到永远的话,那神的这些话、这些真理能够供应你到永远。永远是什么意思?就是没有时间限制,无限,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没有止境,与神一样永远存活下去。神的这些话、这些真理就能存到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是用人的语言来表达的一种时间的概念、定义,但事实上就是无限期。你们说,神这些话的价值大不大?太大了。你不追求那是你的损失,是你愚蠢,你若是追求了,这些话对你来说,他的价值远远不只是今生今世的,而是到永远的,这些话对你永远有效,永远有用,永远是有价值、有意义的,能供应你到永远。你得着这些话,明白这些话,凭这些话活着,你就能够长存了,土话讲就是长生不老,不尝死的滋味了,这是不是人梦寐以求的?多少个时代过去了,多少人类去世了,你还活着。你是凭什么活着?凭神的话,凭真理,你就有资格这么一直活着。一直活着做什么呢?有神的托付,有神的带领,另外你有使命。你的使命是什么?神要借着你活出神的话来荣耀神,作神的见证。这就是神话的价值。人在这个时代听到的、接触到的、经历到的这些真理、这些话的价值与意义是存到永远的,为什么存到永远?这些话不是一种神学,不是一种理论,不是一种口号,不是一种知识,而是生命的话语。你只要得着了这些话语,凭这些话语活着,凭这些话语生存,神就许可你一直活下去,不让你死,就是神不毁灭你,不取缔你的性命,让你一直活下去,这福气大不大?(大。)神要借着这些话语让你今生预尝,来世得着这样的福气,这是神的应许。从神给人这么大的应许来看,人得的多不多?(多。)神给人这么大的应许,公布于众,告诉给你,让你白白地来取,你只需听神的话、按神的要求去做即可,不需要赔上身家性命,也不需要把所有的资产拿出来,就是让你按神的要求、神的意思去行,你就可以得着神的这个应许了。神给人的多不多?你现在是在得着这个应许的途中,虽然没有完全得着,但你得的还少吗?就从神赐给人的这个应许来看,人得的就很多了,人占大便宜了,人不吃亏,什么也没损失掉。人就是付出了点时间的代价,肉体也可能劳苦一些,牺牲了一些个人的天伦之乐,个人肉体的喜好、肉体的欲望,放弃了一些自己的理想、志趣、愿望等等,但与人明白真理蒙拯救得着神的应许相比,个人的那些前途、目标、理想都不值得一提,因为那些只能把你带入地狱,神不会因为那些而给你应许的。反之,人付出一些有限的时间,付出了一些自己愿意或者人能够得上的肉体的代价,最终人明白真理了,明白从神创世以来所有人类都不明白的一些奥秘以及做人的原则,万事万物的一些实质、根源等等,更重要的一点是,人对神有一些认识了,人能敬畏神了。得着了这些,这代价是不是付得值啊?人有什么冤屈的?为什么说什么也没得着呢?这是不是良心坏透了?你得了这么多还不知足,还要得什么?当总统、当亿万富翁你就满意了?神要是给你那些,那你就不是属神的人了,神不会得这样的人。

人总说信神什么也没得着,这就是没良心,没有丝毫领受真理的能力,也不追求真理,人格太低下。这类人对神所作的、神要求人的,还有对神所赐给人的,等等,没有任何纯正的领受,最终有一点不如意时,他憋了一肚子的火在瞬间就爆发了,“我得着什么了?我肉体受了那么多苦,难办的事别人不去做我去,再脏再累的活儿我也没有怨言,神家什么时候要求我,我二话不说,都是迎难而上,多大的困难我也没说什么,我都一个人忍了,我从来没有对神家提过任何的要求。我这么大的爱心,这么大的忠心,我得着什么了?我要是什么也得不着,别人就更得不着了”。言外之意就是,“你们没有我献的多,没有我付的代价多,我都没得着,你们能得着什么?你们都得小心点,别太傻了”。这是不是没良心啊?没良心的人就总说愚顽的话。神所说的那么多纯正的、正面的事物与说法他一句也领受不了,就死抱着自己的观点,“我为神付代价,为神受苦,神就得祝福我,就得让我比别人得的多,如若不然,我就要发泄,我就要爆发,我就要骂。我要得什么神就得赐给我什么,我要是没得着,那神就不公义,我就要说我什么也没得着,实话实说”,这是不是没人性啊?没人性的人说的话肯定站不住脚,更别说符合真理了,这对他要求有点高。你说的话不管让谁听、让谁评理都得能站得住脚,不是讲蛮理、歪理,都得是正当的要求、正当的说法,而人性不好的人说的话、做的事就站不住脚。不管能不能站得住脚,还是有些人会受影响,当他撒泼打滚的时候,发泄的时候,有些人就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事啊?他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说自己什么也没得着?是不是神家有对不住他的地方?神家是不是也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是不是背后做的事也有不符合原则的、拿不到大面儿上的?他这人平时看着挺能付代价、挺能受苦的,今天能发这么大火,说什么也没得着,看来真的是什么也没得着,这不是把老实人惹急了吗?那我可得小心点”,有些没分辨的浑人就受影响了。

对于常常释放消极的人,他如果真有观点、想法要说,你先让他说,让他暴露,暴露完之后,大家一听就明白了,“他是觉得自己付的代价与所得的不成正比,觉得自己没得着好处,吃亏了,不愿意了,这是在埋怨神,是想跟神讨价还价,是要东西、要好处呢”。一般人听完这话能不能对他有点分辨啊?当大家有分辨的时候,就告诉他,“你的话是不是说完了?要是没什么说的就住口吧,你再不住口的话就该丢丑了,如果你的邪恶本性暴露在众人面前不及时收敛的话,那就要激起民愤了,等到大家群起而攻之的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了”,你这样警告他,用这种方式就把他限制住了。或者说,“你要是觉得自己亏了,你可以不信,你觉得自己没得着什么,那你要得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如果是要成家,发家致富成富豪,做大官人,那就对不起了,神来显现作工拯救人不是给人这些,哪个地方能给你这些东西你就到哪儿去吧,神家不是世界,不能满足魔鬼撒但。你最好也别跟神家要,也别跟弟兄姊妹要,你如果敢跟神要这些东西,那你就要触犯神的性情遭击杀,因为神给人的恩典够多了,神赐给人作生命的真理更多。你没把得真理看为宝贵,是你愚昧无知”。大家都这样指责他、对付他,这么实行怎么样?或者说,“你别再说了,你再说就要无地自容了,你这是撒泼打滚,泼妇要账啊。神家不欠你什么,你为神花费、尽本分都是自愿的。自从信神尽本分以来,你知不知道你享受了神多少恩典?你但凡有点良心就不该跟神说自己什么也没得着这话,你应该来到神面前认识自己的问题。你如果真相信神是真理,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真理,神的话就是真理,那你就不应该说这话,不应该抱怨。你现在的态度不是一个信神之人该有的态度,也不是一个寻求真理之人该有的态度,你是要造反,要跟神翻旧账啊,这是要分家,要清算啊!神可不欠你什么,神家也不欠你什么,你要是跟神家算账的话,那你就赶紧离开神家,千万不要跟神家纠缠,免得惹神发怒把你击杀了,这个后果不太好。你但凡还有点人性,你应该冷静下来,祷告、寻求,看看自己之前追求的有没有什么问题,走的是不是神要求你走的道路。你对神有这么多无理的要求,有这么大的怨气,这就是你的追求出了问题。你积怨这么深,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已经很久了,也可能从你开始信神你就抱着一种错误的观点来到神面前,神怎么说你也没有知觉,以至于没有任何的懊悔、亏欠,才导致今天这样的局面。你赶紧认罪悔改吧,现在认罪悔改还来得及,如果生米已经做成熟饭,成既定事实了,就是成魔鬼、成敌基督了,神家把你清除出去,那你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神家定罪的在神那儿也定罪。我们看你信神这么多年也能受苦付代价的份上,给你这样的警告,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一意孤行,不听劝,神家决定把你清除出去,你可就再也不是弟兄姊妹了,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是零了,到那时候你真的就什么也得不着了,你可别后悔。你现在最要紧的是扭转自己的思想观点、追求方向,别再追求总要得着什么,你听听神的话,看看神揭露的人的败坏性情中你有多少能对上号的,你有没有对过号?对上号的问题你解决了吗?你对神的悖逆你发现了吗?你认识到了吗?你解决了吗?你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总要跟神清算,这是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得解决?你信神总带着存心,总带着交易,总迫不及待地想得福,想用自己的花费、付代价、肉体受的苦来换取福气,这不是强盗逻辑吗?你怎么不看看神赐给什么样的人福气,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神对人说了哪些话,人做到什么才能得着神的应许呢?你要是真信神,真想蒙拯救,就别总要从神那儿得着什么,你得看看自己实行了多少神的话,你是不是遵行神话的人。遵行神的话是按照神的要求、按照原则、按照真理去实行、去活着,不是仅仅肉体吃点苦、付点代价而已,你的败坏性情没解决,你所付的代价、所受的苦都是有目的的,神不称许,神不要这样的代价。如果你硬要跟神算账,硬跟神掰扯、较真的话,那你就触犯神性情了,神就要成全你到地狱里去受惩罚了,这是作恶的报应。你享受了神很多祝福、恩典,物质上的一些特殊待遇神都给你了,你该得的已经得了,你还跟神要什么?”你一交通这些话,有点人性理智的人听完之后埋怨的情绪是不是就小一些了?这些话是不是都是纯正的话,都是合乎真理的话啊?(是。)人如果有人性理智,就能听明白,也能接受。只有那些没有人性理智、丧失良心理智的人会认为这些话是骗他的,是官话,不值得相信,没有看得见的恩典或者物质祝福来得实惠,所以在他没看见那些实惠的东西之前,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他不接受。他当面也可能不反抗,但背后在心里依然抵触着,时不时地还要释放消极,还要表表自己的功,数算一下自己都做了什么,如今神是怎么对待他的,他还依然能够包容、忍耐神这样的对待,包容、忍耐神家这样对待他的方式,他总表功、表白、高举见证自己。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时机一成熟,一看自己想得的东西没有得着,他因为一件小事就又爆发了,又显形了,又要释放消极。那这回还劝不劝他了?简单地劝劝之后一看他还是那个德性,又老病重犯了,鬼性又上来了,怎么办啊?这回就该限制了,别给他留机会了,这是烂泥扶不上墙啊,这是个愚顽的东西。“愚顽的东西”指什么说的?不接受纯正的道,不接受正面事物,他就接受那些歪理、邪说、谬论,就持守着自己得实惠、占便宜、不吃亏的观点。无论神家怎么交通真理,他都说“那说的都是好听的话,好听的话谁不会说啊?你吃亏试试看”。他死抱着这样的观点不放,临到事吃亏了,又觉得自己没得着什么,这个时候又要释放消极了。那还给不给他机会了?不给了,他不好好尽本分,还要搅扰他人,就赶紧把他限制起来,不让他说话。如果他还要说,还要搅扰,就别客气了,把他清理出去。这不算没爱心吧?(不算。)掰开了、揉碎了跟他讲,怎么讲也不行,他听不进去,听不进去意味着什么?外表看这人是个不信派,实质里是个魔鬼,他来神家就是跟神要东西的,就是来得利的,不得着利不罢休,如果跟了一段时间看还没得着利,他就要爆发了,就要发泄了,就要作祸、作妖了,这就是魔鬼。他那点受苦、付代价纯属就是带着交易的,根本就不是在听神的话、实行神的话,他是为了他自己。信神总要得点什么的人临到事软弱、消极了,就总说“我信神什么也没得着”,就破罐子破摔,报复,在教会生活中释放消极,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怎么对待这类人已经交通了,就按原则这么对待他们,他能信神就让他继续信,他不能信,在教会当中总要搅扰,总要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就把他清理出去。这是为了保障更多弟兄姊妹的利益,保障正当的教会生活不受搅扰,在这个原则之下作的决定、采取的办法,这是合适的。

还有哪些人好在教会生活当中释放消极?有的人尽本分没果效,总出岔,他总觉得神不公义、不公平,神不恩待他,总恩待别人,神不开启他,看不上他,他从神总也得不着开启,所以尽本分总也没果效,总达不到他想出人头地、让人高看的目的,心里对神有了埋怨,同时对那些尽本分有果效的人产生了嫉妒、憎恨、厌恶。这类人的人性怎么样?是不是小肚鸡肠啊?另外,这些人是不是不明白信神该怎么追求真理啊?他不明白信神是怎么回事,认为信神的人在一起就像上学的学生在一起似的,都得比高低、比名次,比谁会学习、谁的分数高,总比这些,是不是带点这个性质?他认为信神尽本分就像考大学,所以总得看自己的评分以及排名的先后,把这些看得特别重,他是不是有点这个意思?首先,从领受真理的角度上看,这类人通不通灵?他不通灵,不明白信神、追求真理是怎么回事。一方面,他把在人中间排名次看得很重要;另一方面,他总是用打分的方式来衡量别人尽本分怎么样、自己尽本分怎么样,就像衡量学生上学一样。用这个方式来衡量信神尽本分,这是不是有点问题?另外,他尽本分用劲的方式是不是不对啊?他是不是拿读书考试的劲来尽本分?(是。)为什么这么说呢?这类人信神尽本分懂不懂得寻求原则,会不会寻求原则啊?一方面,他不懂得寻求原则,人应该怎么交通,怎么读神的话,怎么尽好本分,这些事他不懂。他只知道得找原则、按原则做,但原则上是怎么规定的,神是怎么要求的,别人是怎么做的,这些他都不懂,都不通窍。另一方面,神衡量人尽本分是否合格的标准是什么,对人尽本分要求的原则是什么,他会不会衡量?能不能听明白啊?从神的话中,从弟兄姊妹的交通中,他能不能听懂啊?首先,他听不懂,不明白信神的事。他信神尽本分之后就琢磨,“我上学的时候发现一个道理,只要肯用功、多读书,最后就能得到好的分数,那我信神也这么做,我就多读神话、多祷告,别人唠闲嗑的时候我学诗歌,别人吃饭的时候我还接着读神的话、背诵神的话,我这么下功夫,神看在我刻苦、用功、勤奋的份上,在我尽本分的时候神肯定祝福我,我尽本分肯定有果效,我在众人中间肯定能打高分,能得到重视、提拔”。结果他这么做一看也不行,“怎么我尽本分还是不如别人的果效好?这样什么时候能得到提拔重用啊?这不就没希望了吗?我这人天生就要强,不甘落于人后,上学时就是这样,现在信神我还要这样,我就要强,凡是超过我的人我就有决心一定超过他,不超过他不行”。他认为用对了方式方法,多学诗歌、多读神话,不跟人唠闲嗑,也不注重打扮,也不注重享受,少睡觉,少享受,达到攻克己身,不享受肉体安逸,就能够得到神的祝福了,只要拿出用功读书的劲,就能够在尽本分上有果效。结果事情总是与他想的不一样,“怎么我尽本分还是总出错,还是不如别人尽得好呢?别人做得又快又好,带领总是夸奖、高看,我都受这么多委屈、这么多苦了,怎么还是达不到果效呢?”琢磨琢磨,终于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原来是神不公义啊。我信神信了这么久才知道,神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神不愿意恩待我,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啊?是因为我笨,我不会溜须,我不擅言辞,我不是那么聪明伶俐,还是因为我长得太一般,我文化低啊?连神都嫌弃我,都不祝福我,这不是神在尽本分中显明我吗?神为什么要显明我啊?我都读那么多神的话了神也不放过我”。想着想着就消极了,“不想尽本分了,尽本分神也不祝福,多读神的话神也不开启。神的话都说了,神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愿意怜悯谁就怜悯谁,神怜悯的人不是我,恩待的人也不是我,我何苦要受这份罪呢?”越想越消极,越想越没路,心里憋屈,不想尽本分了,再尽本分的时候就走走过程,别人怎么交通原则他也听不进去,心里没有反应。处在这样一种状态之下还有没有生命进入?尽本分还有没有忠心?没有了,仅有的那一点努力、勤奋也没了,心里就剩下什么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走到哪儿算哪儿吧,神说不定哪天就把我淘汰了,就把我显明了,就把我放弃了,到那天不让我尽本分了,那我就不尽。我知道我这人就是不行,虽然现在神不淘汰我,但我知道神不喜欢我,淘汰这是早晚的事。”他心里产生了这些思想观点,跟人交往的时候言谈之间时不时就会流露,“你们尽本分神祝福,我是完了,我的路是走到头了,你们好好信吧,你们信神必蒙大祝福,我怎么勤奋、怎么努力也没有用,神不喜欢的人使多大劲都没用,神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人没什么说的。神不喜欢人人还能使多大劲啊?咱尽本分就是有一份力出一份力,人要是使不上劲那也没办法,神还能强人所难啊?神也不能赶鸭子上架吧”。这是什么话?言外之意就是,“我就这样了,不管神怎么作,怎么对待我,反正我就是这个态度了”。你们说人有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存心,周围的人能不能感觉到?(能。)那就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祝福呢?他产生了这样的情形、这样的态度,能不能影响到其他人?这很容易给人带来一种消极、负面的影响,让人都陷入消极、软弱的境地里,这不是迷惑人、坑害人吗?消极到这种程度的人是不是属魔鬼的人呢?魔鬼从来就不喜爱真理。

有的人虽然没有长篇大论地释放消极,只是只言片语地说了几句,“你们行,你们蒙大福了,你们要是真心为神花费神必大大祝福,你们好好尽本分,我是不行了,怎么努力也不行了,神爱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吧!我是不希望神祝福我了”,虽然话语简单,听起来好像没有毛病,似乎是在检讨自己、解剖自己,接受自己素质差、自己有不足这些事实,但事实上是在释放一种无形的消极。这话里带着讽刺、挖苦,也带着抵触,当然更带着对神的不满,同时,这个不满里带着消极、低沉的情绪。这些消极的话虽然不多,但是这个情绪却会影响到其他人,它像一种传染病一样。他虽然没有明确地说“我不想尽本分了,我完了,你们也危险”,但是他传递出一种信号,让人觉得他这么努力都不行,那没努力的人不就更不行,更没有希望了吗?他传递的这种信号就告诉所有的人,希望很重要,如果你没有了希望,神不给你希望,神不祝福你,那你再努力也白费。当多数人接受了这种信号之后,在内心深处对神的信心不由得就减淡了,尽本分时人该尽的忠心、人该献的真心也就会大打折扣了。虽然他释放这个消极并不是有明确的意识要迷惑、拉拢别人,但是这些消极话里带的消极情绪传递给人的信号会很快地影响到其他人,让人感觉到危机,感觉到人的努力很容易就白费,很容易让人活在感觉当中,凭感觉去揣测神,凭表面现象去分析、研究神对待人的态度与神对待人的真心。这种情绪传递给人的时候,人得到的信号就是这些。当人得到这些信号的时候,人不由得会远离神,也不由得会对神所说的话产生误解,对神所说的话信不下去了,同时让人不由得就对所尽的本分没那么大真心了,不愿意献上真心,不愿意付上代价,也不愿意有任何的忠心了,这就是这些话对人的影响。这个影响的后果好不好?(不好。)人听完这些话之后不是发现自己的不足,对神更有忠心了,更愿意积极主动地配合,按照真理原则去尽本分,达到合格地尽本分,人满足神、追求蒙拯救的意愿不是更强烈了,而是想松懈、想放弃,尽本分的心志不大了。为什么人尽本分的心志不大了,尽好本分的决心也不大了呢?(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对了,人接受了一种信号、一种信息,“当你觉得自己蒙拯救没有希望的时候,你尽本分就不用那么卖力气了”。这种信号不是让人扎扎实实地相信神的话,凭神的话活着,通过经历神的话、实行神的话产生对神真实的信心与仰望,而是让人凭感觉、凭心情、凭臆测去判断神是否喜悦你,你的蒙拯救是否有希望,你的尽本分神是否认可、是否称许。当人凭臆测去判断这些的时候,人实行真理的劲就不大了。为什么呢?当人凭臆测判断神的时候,能不能判断准确?人能不能准确地臆测神的每一个心思意念?(不能。)人的思想里满了诡诈,满了交易,满了人的处世哲学、撒但的逻辑等等,人凭这些去臆测神的后果是什么?就是对神怀疑、不相信、远离,甚至对神彻底失去信心。当人对神彻底失去信心的时候,在人的心里对神是否存在一定会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到那个时候人信神的生涯就该结束了,人就彻底报废了。另外,人臆测神这个路对不对?是不是受造之物应该对待造物主的态度?不是,这太明显了,人不应该臆测神。人对待神的态度里不应该有臆测或者是人单方面地判断、揣测神的意念与神对人的心思,这本身就是错误的,人的角度与地位都站错了。

人对待神不应该是臆测、揣测、猜疑、猜忌,也不应该是凭人的思想观点、处世哲学、知识学问去判断,那人应该怎么对待神呢?首先,人应该相信神是真理,神对人的要求、对人的心意,神对人的爱、对人的恨,对各类人的安排与心思意念等等,不需要你揣测,这些事都在神的话里有明确的说法、明确的意思,你只要相信、寻求,然后按着神的话去实行就可以了,就这么简单。神没让你凭感觉去判断神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神到底怎么看待你这个人,所以说,你认为自己没有希望了,这是一种感觉还是一个事实?神话说了吗?(没有。)那神话是怎么说的?神告诉了人面临所有问题、所有败坏性情的时候,人应该实行的路与实行的原则。这就证实了一件事情,神要拯救人、变化人的败坏性情这件事是真实的,神没有骗你,这不是空话。你认为自己没有希望,那只是你一时的心情,是在一个环境、背景之下产生的一种感觉,你的感觉并不代表神的意思、神的心意,更不代表神的意念,也不代表真理。所以,你如果凭着这个感觉活着,凭着这个感觉来臆测神,用你的感觉来代替神的意思,那就大错特错了,就中了撒但的诡计了。那在这件事情上人应该怎么做呢?别凭感觉。有的人说“不凭感觉,那凭直觉行不行?”你凭什么都没有用,人的感觉不代表真理,谁知道你那个感觉是怎么产生的,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若是受了撒但迷惑产生的那就麻烦了。总之,不管它是怎么来的,它不代表真理。越是在人的感觉、直觉特别强烈的时候,越需要人寻求真理,来到神面前认罪悔改。有些人说:“那我凭第六感行不行?第六感不是很准吗?”你凭第八感也没用,再准也不行,那就是个感觉,它与事实、与真理是两码事。感觉能供应你真理吗?能给你带来实行的路吗?都不能。但神的话、真理能给你带来实行的路,能给你带来转机,给你开辟出路。所以说,你该实行的、该寻求的不是寻找自己的感觉,你的感觉不重要,你应该做的是来到神话面前寻求真理,在真理、神话里明白神的心意。你越凭感觉就越没路可行,越凭感觉你就越陷入消极,越认为神不公平,神没祝福你。相反,你如果放下这些感觉来寻求真理原则,看看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哪些事做得违背真理原则了,哪些事做得不好,哪些事与真理原则相差很远,是凭己意做的,根本就与真理原则无关,在寻求的过程当中你就发现自己己意太多、想象太多,就稍稍这么一认真、一较真,就发现不少问题,“我这人太悖逆、太任性、太狂妄了,不是我没有希望蒙拯救了,我的感觉不准,是我没把神所说的话当回事,是我没按真理原则实行。我总埋怨神不祝福、神不带领、神偏待人,就是不认识自己应付糊弄、任意妄为,这是我的错。现在我发现了,神不偏待人,人不寻求真理,不来到神面前,神没取缔人尽本分的资格就不错了,神就已经很宽容了,我还觉得自己一肚子冤屈,还跟神较量、跟神讲理,现在一看,哪是这么回事?我觉得自己不错,事实上我做什么事都没按原则,神没管教这是神恩待,神看人身量小啊”。通过这样寻求,人明白一些真理,能积极主动地按真理原则去做,一点一点地就觉得自己做人有点原则了,尽本分也有点原则了,这时是不是就觉得良心平安不少了呢?觉得“蒙拯救没希望的那个感觉、意识怎么就越来越淡薄了呢?怎么就没有那么强烈了呢?这个情形怎么就变了呢?以前我认为自己没希望,那不是跟神叫嚣、抵触吗?我太悖逆了”,顺服下来之后,不知不觉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明白一些原则了,也不再跟别人比了,就注重自己怎么做不应付糊弄,能按原则尽本分,不知不觉觉得自己蒙拯救没希望那个感觉就没了,也不再去想了,也不再陷在那种情形里了,尽本分有原则了,觉得自己与神的关系也正常了。当有这个感觉的时候,你就觉得“神也没离弃我啊,我能感觉到神的同在,也能感觉到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寻求神的时候有神的引导,也有神的祝福。我终于体会到了,神祝福别人也祝福我,神不偏待人,看来我蒙拯救还是有希望的。原来是以往我走的路不对,尽本分总应付糊弄、胡作非为,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我欣赏还觉得不错,现在一看,那么做太错了,整个人活在与神叫嚣、抵触的情形里,怪不得得不到神的开启,不按原则做怎么能得到神的开启呢?”你看看,两种截然不同的实行法,两种截然不同的对待自己意念的方式,最后产生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人的感觉就是一时的心情,跟人真正的结局有关系吗?跟事实有关系吗?(没有。)当人远离神,活在与神抵触、反抗、叫嚣或者误解等等情绪里的时候,人就彻底远离了神的看顾保守,人就彻底离开神的面光之中了。当人活在这样一种情形中的时候,人就会不由自主地凭感觉活着。一个小小的意念就能折腾得你吃不下、睡不着,旁人不经意的一句话就会让你陷入猜测、茫然当中,更甚至不经意的一次做梦都会让你陷入消极,对神产生误解。这样形成了恶性循环之后,人就确定自己不行了,自己没有希望了,神不爱了,神离弃了、不要了,神不拯救了。人越这样想,越这样感觉,就越陷入消极。人的这些感觉究其原因都是因为人不寻求真理、不按真理原则去实行造成的。因为人临到事不寻求真理、不实行真理,总是一意孤行,活在自己的小聪明里,天天与人争斗,看谁好就憎恨,总与人攀比,活在撒但性情当中,而不按真理原则去做,最后导致人产生各种各样的幻想,各种各样的揣测,各种各样的判断,把人搅得惶惶不可终日,谁劝也不行。这是不是活该啊?这样的苦果只有人自己承受,这真是活该。这些都是怎么造成的?就是人不寻求真理,做事总要凭己意,跟人攀比,对神有无理要求,还总要出人头地,总要显露自己,等等这些使人一再地远离神,一再地与神抵触,违背真理,最后导致人陷入黑暗、陷入消极。当人陷入黑暗、消极的时候,人对所发生的事不可能有纯正的领受,不可能用真理实际的认识去对待这些事。那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就是人对神的埋怨、误解、揣测。当这些东西产生的时候,人就会身不由己地将自己判死刑,当人将自己判死刑的时候,就是人与神决裂的时候。人与神决裂的后果是什么?人都决心与神决裂了,就认为“神不要我了,神不爱我,神也不恩待我,尽祝福别人了,就看不上我”,他认为这些都是事实,都是真的,他把臆测的东西强加在神身上,认为“就是这么回事,你解释也没用,多少人替你表白辩解都没用,我认为就是这么回事,我认为的就是对的,我是怎么认为的那事实就是什么。你都不祝福我了,都不拯救我了,那我还信你干什么?”信神的路走到这个份上,走到这个程度,人还能信下去了吗?不能了,不好走下去了。为什么呢?这里有个事实。当人要与神彻底决裂的时候,人就不再是不敬畏神、不能顺服神、不喜爱真理、不接受真理这么简单了,人就会对信神这件事作一个彻底的了断,定罪信神不好,定罪真理不能变化人,也会定罪神的实质、神的身份,定罪“神是不公义的,神作事也没有原则,我都付那么多代价了,我的心都那么诚了,我那么勤奋,比别人多受那么多苦,多付出那么多努力、代价,神也没祝福我。我现在看清楚了,彻底地明白了,神就不是公义的神,神说的话也没有兑现”。他就敢把对神的疑惑变成对神的定罪、亵渎,当这个事实形成的时候,人信神的路就走不下去了。就像夫妻俩在一起产生摩擦,等摩擦到一定程度,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过不下去了,双方都巴不得赶紧离婚,那离了之后还能复婚吗?破镜不可能重圆,一旦有了裂口,它再重圆的时候那个裂口也在,既成事实了,那个关系就不可能恢复如初。这件事让人明白什么?追求真理很重要,无论是尽本分还是做任何事情,明白真理原则,按真理原则去实行、落实很重要,因为你是在明白真理、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的过程当中来了解神、理解神、认识神,明白神的心意,达到与神相合,达到认识、接受神的实质的。如果你不按真理原则去行,一味地按着己意去做、去尽本分,那你永远接触不到真理。接触不到真理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你永远接触不到神对待每一样事物的态度与神的要求或者神的意念,更接触不到神在作工中所流露的神的性情与实质这样的事实。你接触不到神作工的这些事实的时候,那你对神的认识永远就是人的想象观念,也只能停留在想象观念当中,永远不可能与神的真实性情与实质相吻合。

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常出现消极情形、悖逆情形,如果用寻求真理的方式,用真理原则去对待、去解决的话,他小小的消极情绪就不会变成埋怨、反抗、抵触、叫嚣,甚至亵渎。但是如果人一味地凭自己的小聪明,凭人为的克制,人为的努力、勤奋、攻克己身等等做法去对待的话,那早晚有一天,这些人为的想象、判断、臆测会变成人对神的埋怨、反抗、抵触、叫嚣,甚至亵渎。当人陷在这样的消极情绪里时,人很容易产生不服、不满、对神埋怨等等情绪或者想法。当这些想法在人里面积压久了,人依然不寻求真理,不用真理来解决,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时候,人的不服、不满、埋怨就会变成反抗,人会用一些叛逆的行为,比如应付、糊弄、搅扰或者有意的破坏等等反面的行为或者言辞,来表达自己的不服不满、自己的反抗,从而达到自己反抗的目的。有的人就破坏、搅扰别人尽本分,意思是“我要是尽不上本分,我尽本分神要是不祝福我,我让你们都尽不好”,然后就开始搅扰了,有的人是用言辞,有的人是用一些行为。用行为搅扰的人会做什么事呢?比如故意把别人电脑里的文件删掉,别人上网聚会的时候故意搅扰,不让上网,就出现、产生一些魔鬼撒但的行为。人都不理解,“挺大岁数的人了怎么做出这样的勾当呢?也不是十来岁的小孩,怎么还搞这些恶作剧?”事实上,三四十岁、五六十岁的人照样能做这些事。这各种行为让人不可思议,一看就不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做的,是魔鬼撒但做的。他看人家没受到影响,没达到他的目的,就该在人多的时候或者是人聚集的时候释放、搅扰了。他开始用行为来发泄不满的时候,这时候就已经很不好收场、很不好收敛了,再发展下去,只能是事态越来越严重,性质越来越严重。他不但用行为搅扰,还用各种激烈的言辞,或者是更有目的性、攻击性的言辞来搅扰其他人尽本分。不管有没有达到果效,接着他就会在心里对神抵触,来聚会时不带着神话书,在家也不读神话、不学诗歌,凡是涉及神话、涉及真理的书籍他都一律不读,他在家做什么?读小说,看外邦视频,追韩剧,学习烹饪技术,学习美容、美发。到聚会的时候他也不交通对神话的认识,也不交通怎么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败坏流露,别人交通的时候还故意破坏、打岔、打断,说哪个市场有新款衣服了,哪个地方开新饭馆了,谁家做生意发大财了,等等,尽说一些拆台搅扰的话。为什么他能这样做呢?原因就在于他认为自己没希望了,他想破罐子破摔,在自己被教会清除、开除之前找几个陪伴的,他得不到福气也不能让别人得福。他为什么会这样想呢?他认为他信的神跟他起初想象的神不一样,神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爱人、那么公义,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对人有真情实意,神爱别人不爱他,神拯救别人不拯救他,如今他看不到希望了,他觉得自己不能蒙拯救了,他就要破罐子破摔。这还不算完,他还要让别人都看见,他没希望了,别人也照样没希望,让大家都别信神、都退去他才满意。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我得不到天国的福气,你们也休想得到”。这种人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魔鬼呀?魔鬼要下地狱,也不允许别人信神进天国。他这是要把路走绝啊!但凡有点良心、有点惧怕神之心的人,也不应该这么做,如果他真的作大恶被显明了,感觉自己没希望了,他也要成全别人,让别人好好信神,别学他,他会说“我这人太软弱,肉体欲望也大,贪恋世界,我这是咎由自取,活该,你们好好信,别受我影响。聚会时我给你们看门,如果有魔鬼进村了,我给你们报信”。但凡有点人性的人最起码得做到这一点,别搅扰、破坏其他人信神追求真理。而那些没人性的人,稍微觉得自己没希望了,稍微觉得不对劲了,感觉弟兄姊妹看不起他,也没人搭理,没人重用、高看,觉得神可能也是这么看的,当他有这样的意念、想法时,他就认定了,就能破罐子破摔,就能搅扰,就能肆无忌惮地释放消极。这是什么人?这是不是魔鬼啊?(是。)对待属魔鬼的这类人该不该客气?(不该。)那该怎么处理啊?你说:“你来聚会也不带神话书籍,也不读神话,你是来干什么的?是来搅扰的吧?你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其实我们也没觉得我们有多大希望,但是我们争取,我们相信神不偏待人,相信神是信实的,神拯救人的心是真诚的,神的心不会变,我们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会放弃,我们不跟你一样,你休想搅扰我们,休想拉我们后腿。如果你一意孤行,一直这么认为,就想来搅扰,你没安好心,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从今天开始,你被除名了,教会里没有你这个人了,你赶紧滚出去。”这样问题是不是就处理了?很简单,三言两语就把他清理出去了,多容易的事啊!为什么这么处理啊?这类人的本性实质变不了,他不会接受真理的,他认为自己没有希望了,神没这样说,弟兄姊妹也没这样说,他就能这么搅扰、这么作恶,如果真有一天,他因为作恶、搅扰神家开除他,或者因为他不追求真理神管教他,他会怎么做?他能不能与神反目成仇,能不能报复啊?这太有可能了。这种人在没做成什么事实、没作什么大恶之前被显明了,这挺好,这是神作的,神把他显明了,现在把他清理出去正好,其他人还没有什么亏损,这么处理正合适,恰到好处,正是时候,大家长分辨了,也把恶人处理了,他这衬托物当得挺合格。

释放消极之人的种种情形基本上就是这些,当他们的利益、地位、名誉以及欲望、喜好等等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当神所作的没符合他们的观念、想象、利益的时候,他们就陷入了不服不满等等情绪当中。从有了这些不服不满开始,他们就在心里产生了一些理由、借口、表白、辩解等等埋怨的想法,当这些埋怨的想法产生的时候,他们对神不是赞美,不是顺服,更不是寻求,而是用自己的观念、想象,还有自己的思想观点或者人的血气来与神对抗。对抗什么呢?反抗他们不服不满的事情,他们想把这些不服不满的事情变得如他们的愿、如他们的意,他们想摆平这些事,想扭转局面,他们不服神所安排的这一切,因为神作的不符合他们的观念、利益,也不符合他们的心思,所以他们认为神不爱他们,神作的不合适。因为他们的这些认为,他们就要起来反抗,就要否定神是真理,否定神的身份、神的实质,更否定神的公义性情,当然也否认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他们用什么来否定?反抗、抵触,“我就不顺服,就不认为你那是真理,你能怎么样?你所作的不是真理,不合我的观念,我就要跟你叫嚣,我就在教会中、在人群中把这些事都抖落出来,我怎么想的我就怎么说,我不管造成什么后果。言论自由,你不能封我的嘴,我就要说”。他非要释放这些错误的个人观点、个人思想,这是谈认识吗?这是交通真理吗?这是在散布消极,释放邪说谬论。他不是在认识、揭露自己的败坏以及自己做的不合真理的地方,也不是揭露自己所犯下的错,而是在表白、辩解自己不服不满的原因,也是想澄清事实,证实自己是对的,同时还要下一些定义,释放一些负面的、偏谬的人的观点、领受,还有一些人的歪理、邪说。这对任何人形成的都是搅扰、迷惑,甚至会让一部分人陷入消极,陷入浑浊状态,这些都是人释放的消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以,释放消极的这些人还有他们的言论与行为都是应当受到限制的,教会应该有合适的处理方式与原则来对待这些人。因为他们的行为与他们所释放的言论对人造成了负面影响与搅扰,所以这些人应该是在教会当中受到限制的,而不是被纵容、被许可的。一方面,弟兄姊妹应该对这些人有分辨,另一方面,当这些现象、事实、言论发生、出现的时候,也应该对这些事有准确、及时的分辨、判断与处理方式,免得更多的人受到影响、搅扰。关于释放消极的方方面面的事就交通到这里。

消极这事是很难避免的,哪个人都会消极,有的人消极的时间长,有的人消极的时间短,有的人消极的原因能说出口,有的人消极的原因有点说不出口,原因太小不值得一提,但是也能让人陷入消极。不值得一提的芝麻粒小的事都能让人消极,两天爬不起来,也不吃饭,闹情绪,怎么哄也不行,就是不高兴,那这事怎么解决?如果真是件小事,不值得一提,你也不想提,别人也不想知道,那你就自行消化,别到处散布。看不透的事不到处散布,这是人最起码应该守住的。你但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承认自己是神的跟随者,你就别做故意搅扰打岔的事,这一点你应该保障。你有正常的人性理智,你就别做这个事,除非你是精神病,被鬼附了,控制不住自己,魔鬼支配你你就要说,那没办法,那是邪灵作的。只要你有正常人性就应该保证这一点。即使你消极了,也应该有点良心,做到尽力而为,能作多少就作多少,愿意作多少就作多少,有这种心态才算是有良心的人,即使有消极的东西,神也不计较、不追究。如果你愿意跟别人说,有人能帮助你最好,如果你不愿意跟别人说,就自己慢慢消化,跟神沟通、寻求,慢慢变化。如果有些严重的、大的能让你消极的事临到,比如你觉得自己被撤换没有希望了,受到严重的对付修理,有被定罪、咒诅的感觉,或者家庭出现了重大的变故,家人、最爱的人死了,神给夺去了,这些事让你陷入消极了,你对神有一些误解,也有一些消极、埋怨的情绪,这种情况怎么办?也好办,找一些有身量的人交通交通,说说自己的心里话,更重要的是来到神面前,把这些消极、软弱,还有一些不理解、胜不过去的东西一一如实地跟神沟通、交代,别隐瞒。有一些是你在人前不可启齿、说不出口的话,你别对人说,别搅扰人、坑害人,你来到神面前跟神说。为什么跟神说呢?有一些消极软弱的话能绊倒人,你必须跟神说。有些人说:“跟神说神不定罪吗?”你做的抵挡神、让神定罪的事还少吗?还在乎这一件吗?不在乎这一件。所以你怎么想的,你说出口了神知道,你不说出口神也知道。如果你没地方说,或者你找不到合适的有身量的人说,你最好来到神面前如实地跟神说。你的软弱、你的悖逆甚至你的埋怨,你都可以跟神说,哪怕你想发泄一下也可以,神不定罪。为什么神不定罪呢?神知道人的身量,你不跟神说神也知道你的身量。你跟神说,一方面这是你顺服神的机会,是你跟神赤露敞开的机会;另一方面,这也是在表明你对神顺服的一种态度,最起码你让神看到你的心对神不是封闭的,你只是软弱,没有足够的身量胜过这件事,仅此而已,你没有意思要反抗,你的态度是想顺服,只不过你的身量太小,你承受不了这件事情。当你跟神完全敞开、完全表达的时候,虽然所说的话有软弱,也有埋怨,尤其是有很多消极、负面的东西,但是这里面有一件事是对的,什么事是对的呢?你承认自己有败坏,承认自己是受造之物,你没否认神造物主的身份,没否认你与神之间是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这件事。你把最难胜过的事,最能使你软弱的事交托给神,你把所有的心里话跟神说,这就表明了你的态度。有的人说:“我跟神说一次我的消极也解决不了,我还是胜不过去。”不要紧,随着时间的流逝,神会让你逐渐刚强起来,不再像一开始那么软弱。你有多少软弱,多少消极,多少埋怨、负面的情绪,你都跟神说,别把神当成外人,你隐瞒谁都不要对神隐瞒,因为神是你唯一的依靠,神也是你唯一的拯救。人只有来到神面前,这些事情才能解决,靠人没有用。所以当人临到最能使自己软弱、消极的事时,都能来到神面前,都能依靠神,这是最聪明的人。只有愚顽的人越临到大事、关键的事,越需要与神吐露心声的时候,他越远离神、躲避神,自己在心里盘算。盘算来盘算去怎么样?这些埋怨变成反抗了,反抗变成抵触与叫嚣,与神势不两立了,与神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但是当你临到这些软弱、消极的时候,你选择依然来到神面前,接受神对你的主宰,接受神对你的摆布安排,你有了顺服的态度,当神看到你的诚心、看到你的软弱时,神知道怎么引导你,怎么让你从软弱消极中走出来。所以,在神的引导之下,这些事都不在话下,神会不知不觉地帮你化解,不知不觉地让你找到出路,不知不觉地让你变得刚强,不再软弱。当你回头再看的时候,你就感觉自己当时的软弱怎么那么幼稚呢。其实人就是这么幼稚,如果没有神的扶持,人永远都不会从幼稚、愚昧当中变得成熟起来。只有在经历这些幼稚的事的过程中逐渐地接受、顺服神的主宰,能积极主动地去面对这些事实,寻求原则,寻求神的心意,而不是越临到事越远离神,越躲避神,越抵触、反抗神,与神也没话了,也不读神的话了,不是这样的情形,那人就会变得越来越成熟,才会逐渐长大。

交通这些话是要告诉人什么呢?消极并不可怕,但如果人在消极的时候还能放纵肉体,随便到处宣扬、释放自己的消极、不满,不管不顾,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没有顺服的态度,没有顺服的心,而是不受任何约束地任意妄为、随从己意,那这个后果就不堪设想。人如果选择另外一条道路,虽然消极、软弱,但是对神的信不变,对神的信心不减,对神顺服的态度不变,这样的人就有希望。任何人都有消极的时候,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者有一个明确的事实让人消极,或者没有明确的事实,只是一些意念、想法、思想观点、想象观念就让人陷入消极了。不管怎么样,不管在什么情形、情况下,人只要活在败坏性情当中,就会时不时地陷入一些消极情形。当然,人如果有身量,追求真理,消极的情形会很短暂,会随着自己的身量长大、随着自己追求真理而逐渐地缩短;人如果不追求真理,人的消极情绪、消极情形以及消极的思想、态度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积压、累积。所以,解决消极很重要,怎么对待消极也很重要。不管怎么样,对待消极不应该用消极的方式或抵触、对抗的情绪去处理,而是要用寻求真理的方式去处理。越是能让你陷入消极的地方,越是能让你对神产生不服、不满、埋怨等等能导致你与神叫嚣的地方或者事情,你越应该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你能因为一件事、一句话或者一种思想观点而陷入消极,那证明你在这件事情上有偏谬的认识,有观念,有想象,你对待这件事情的观点肯定不是符合真理的,在这个时候就需要你正确地面对这件事情,争取尽早地、尽快地扭转它,不让自己被这些观念束缚、误导,陷入对神不服不满、埋怨的情形当中。及时地解决消极很关键,彻底地解决消极也很关键。当然,不管解决消极的方式方法是什么,最好的方式不外乎就是寻求真理,多读神话,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开启。有时候也可能你的思想观点一时不能扭转,但最起码你知道自己不对,自己的这种想法是偏谬的,最起码达到的果效是这种错误的思想观点不能影响你尽本分的忠心,不能影响你与神之间的关系,不能影响你来到神面前与神交心、祷告,最起码得达到这个果效。如果你陷入消极了,陷入不服不满、对神有埋怨的情绪或者情形中时,你不管怎么与人交通,怎么不搭理它,但你就是不想读神话,也不想来到神面前祷告,这个问题就要严重了。你说“我也没耽误尽本分,我尽本分还有真心,还能忠心到底”,这话成立吗?你有消极不解决,消极就能自动退去吗?消极能自动消失吗?如果不及时寻求真理解决,消极会发展下去,只能越来越严重,它造成的后果只能越来越坏,它不会往正面方向发展,它会往恶性的方向发展。所以,当产生消极时,必须寻求真理赶紧解决,这个问题很关键。

二〇二一年六月二十六日

上一篇: 第六十八篇 分辨假带领(十六)

下一篇: 第七十篇 分辨假带领(十八)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十六篇

在我口中有多少话要对人说,有多少事需对人讲,但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不能按着我的供应而将我的话全部领受,只是知其一却不知其二,但我并不因着人的“无能”而把人打死,或者因人的软弱而忧伤,我只是在作我的工,我一直在说话,尽管人不明白我的心意,当到有一天,人都会在心灵深处来认识我的,都会在…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神的灵来在地上寻寻觅觅作工多少年,历世历代神借用多少人来作他的工作,但是神的灵始终没有合适的安息之地,就这样神在不同的人身上转来转去作着他的工作,总的来说都是借着人来作的。就是说,这么多年来,神的工作始终没有停止,一直在人身上开展,一直作工到如今,神说了这么多话,作了这么多工,人…

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信神认识神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尤其在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亲自作工的时代,更是人认识神的好机会。达到满足神是在明白神心意的基础上而达到的,要明白神的心意必须得达到对神有认识,这些认识就是人信神所必须有的异象,是人信神的根基。人若失去了这些认识,那人信神就是在渺茫之中了,就是在空洞的道理其…

第一篇

正如神所说的“没有一个人能摸着我说话的根源、说话的目的”,若不是神灵的引导,若不是神发声的开始,所有的人都会灭亡于神的刑罚之中的。为什么神利用那么长时间试验所有的人,而且时间长达五个月之久,这正是我们交通的焦点,也正是神智慧的中心点。我们可以设想:若没有这段对人的试炼,没有神对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