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未分类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 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我在教会尽翻译本分,虽然我的英语基础水平并不好,但神却给了我这样一个操练的机会,因此我特别珍惜这个本分,生怕失去。当看到自己是组里最差的一个的时候,我就有些担心,就自己这水平在翻译组尽本分恐怕是朝夕不保,要是再来新的翻译人员,说不定就不用我了。为此我心里很着急,就想方设法地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争取能赶上别人。一天,组里一个姊妹说:“咱们组里要来一个小弟兄,据说英语高考成绩不凡!”另一个姊妹接着说:“这个小弟兄刚经过高考训练,对语法方面肯定也比较熟悉!”看到她俩在那儿对即将到来的小弟兄一阵好评,我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危机感也随之涌上心头,心想:这个小弟兄要是来我们组,我这“三脚猫”的功夫肯定要被他取而代之了。我意识到自己这样想是不对的,但是因着我不寻求真理,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这个小弟兄加入了翻译组,组里的弟兄姊妹看了小弟兄翻译的东西后,都觉得他翻译得挺好,都夸赞他。还听到一个弟兄说:“小弟兄说不定可以在我们组里做组长。”听着他们对小弟兄的连连称赞,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如果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我这回肯定要被小弟兄“挤走”了。此时我的心紧紧地揪着,虽然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但是脑海中一直浮现着弟兄姊妹对小弟兄的好评。从这以后,我整天闷闷不乐,坐立不安,就想着要好好努力,不能让组里的弟兄姊妹看不起我。于是,我就开始暗暗地使劲,背后查找一些资料,看到什么好的学习资料就自己一个人偷着看,吃独食,不给小弟兄发。有时候我还假借关心小弟兄的近况去打探他的业务水平,当发现小弟兄的翻译水平提高得很快时,我的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和淡淡的忧伤。为了不被小弟兄比下去,我早上一睁眼就打开电脑学习英语,连灵修也顾不上了,晚上也是熬到很晚坚持学英语。我心想:“经过这样一段时间的勤学苦练,到时候翻译出个成品,来个一鸣惊人,好让翻译组的弟兄姊妹都对我刮目相看,看到我也不比小弟兄逊色。”后来,组里给了我一篇需要翻译的文稿,当时我真是铆足了劲准备大干一番,到时候组里的弟兄姊妹一个“惊喜”。可当我翻译好和姊妹一起看的时候,发现我翻译的几乎每一句都有问题,标注得花花绿绿的,别人还得重新翻译一遍。这时我心里特别难受,要是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了,心想:“弟兄姊妹这回可是看穿了我的翻译水平,他们会不会笑话我?会不会觉得我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啊?这可真是想露多大脸,就现多大眼啊!”我心里憋得实在难受,就跪下来向神祷告:“神啊!这段时间我每天付了很大的代价,甚至占用了灵修的时间来提高英语水平,可到现在不但没有一点长进,还出现这么多问题。神啊!我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本分尽得更好,但为什么看不到明显的果效呢?神啊!愿你开启引导我,让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看见自己的败坏与缺少,知道在这个环境中该学什么功课。”

后来灵修的时候,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总怕别人出头高过你们,总怕别人成才高过你们,这是不是嫉贤妒能?这是不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恶毒!只考虑自己,只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不考虑别人的本分,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其实这不涉及个人的利益,你把别人培养成才了,神家又多一个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吗?你在这个本分上不就尽上忠心了吗?这在神面前是善行。”(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还有讲道交通中说:“有些带领看见有比自己好的人就嫉妒,一有好的人来到教会,他就惊慌失措,认为这个人一旦能交通真理,神选民都拥护这个人,他就没有地位了,有没有人担心这个的?你为什么要担心这个呢?地位心太重了,你老把持地位有啥用啊?老想控制人这是不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哪?人的心里如果老有地位,老受地位辖制,地位是第一位,主导一切,那你这个人就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有人说:‘我没抵挡圣灵使用的人,怎么能是可拉一党的人呢?’因为你地位心太重,你老想掌权,你这种思想就是可拉一党之人的本性。”(摘自《讲道交通(七)·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神成全》)神的话和讲道交通揭露的正是我的真实情形,我的地位心太重,嫉妒心太强了,处处考虑自己的地位,不体贴神的心意,我所流露的全是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自从得知要来的小弟兄比自己强,我就活在嫉贤妒能的败坏性情中,开始为自己的地位担心、忧虑。当看到小弟兄的业务水平好时,我心里就更充满了危机感,便加紧学英语,想方设法地和小弟兄比试高低,生怕小弟兄超过我,把我的本分抢走。我为了自己能出头,巴不得别人都不好,还想把别人踩在自己的脚下,宁愿神家工作没有配合的人,只要能保住我的地位就行,看到我的本性实在太恶毒、太自私了。我所思所想的全都是为维护自己的脸面,保住自己的地位,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工作,我实在是太自私卑鄙了!我打着尽本分的旗号搞着个人的经营,把本分当成实现自己让人高看的跳板,外表上看着自己在本分上能受苦付代价,其实是为争夺地位,我这不就是交通中所说的可拉一党的人吗?虽然我这一段时间埋头苦干多学英语,但是因着我的存心、出发点不对,不是为了尽好自己的本分,而是想要崭露头角,高居人上,这些邪气占上风,惹神厌憎,神就向我掩面了,即使我使上九牛二虎之力想提高英语水平,但是因着没有圣灵的作工,业务水平总得不到提高。这让我看到自己做事的源头不对,即使付出再多努力,神不作工带领也是一事无成。此时,我心里有点害怕了,我不能再这样活在争名夺利的情形中,否则会被圣灵离弃的。

后来,我看到讲道交通中说:“谁比咱们好,比咱们强,咱赞成,咱向人学习。我就喜欢接触比我好的、有各种才干的、有各方面本事的,我喜欢这样的人,跟他在一块儿相处能学点东西,他能补足我的缺少啊,人没有完人啊!你看我今天虽然在神家尽这个本分,我给你们交通真理,但是我缺少很多东西啊!搞文艺、搞网络、搞视频、搞电影,我是全外行啊!所以我就喜欢有这些本事的人,我跟你们相处,我就高兴,我能跟你们学点东西,你们有些人长处比我多,你们有的长处我没有,那跟你们在一块儿,我就有享受,因为我能学东西呀!如果都跟一些废物在一块儿有什么用啊?哪方面都不如自己,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有享受吗?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有。)都喜欢有长处的人、比自己强的人,自己跟他们在一块儿相处能学到东西,这是心里话啊!所以嫉妒人的人是不是心胸狭窄啊?……有的人说:‘有时候我们胜不过去啊,一临到比我们好的人,我们就嫉妒,就生气,甚至一看见他,心里就觉得没法活了。临到这个事怎么办哪?’祷告神咒诅自己,行不行?怎么祷告?你说:‘我就见不得人好,这是什么人呢!这样的人真不配活着,看见比我好的就嫉妒,这是什么心哪!这也不是正常人性啊,愿神管教我,修理我。’然后再祷告:‘求神你拯救我脱离狭窄心胸,让我的心胸能宽阔一点、度量大一点,活出个人样来,免得羞辱你。’就这么祷告。祷告一段时间或许你的心胸不知不觉就大一点了,再遇着比你强的,嫉妒心就没那么大了,就能容纳了,就能正常相处了,慢慢就正常了。”(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三)》)又看到神的话说:“人所有的灵感、智慧、聪明、看见、开启,人所认为的在一个事上明白点了或者有点路途了,这些都是从哪儿来的啊?(从神来的。)是从神来的。所以你们无论尽本分人多还是人少,无论什么情况,不管到什么时候,别忘了这一条——同心合意。同心合意,活在这样的情形里就有圣灵作工。”(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选段》)神的话和讲道交通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今天小弟兄能到我们组尽本分,神的心意是让我能够学习小弟兄的长处,补足自己的缺少,共同配合教会的工作。小弟兄的业务水平好,我还可以从他那儿学习,这不是神的恩待,我的偏得吗?同时我也明白了,不管人尽什么本分,要想获得圣灵作工,首先就是在尽本分的时候,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祷告、配合,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群策群力,能够以神家的利益为重,为了本分达到更好的果效,心得抱成一团。就像讲道交通中说的“三人若同心,黄土变成金”,没有自己的小私心,没有自己的小九九,把自己会的东西能够毫无保留地和弟兄姊妹分享,这样才是心对的人,才能获得神的祝福,自己心里也踏实平安。当我从神的话里找到实行路途后,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临到一些环境时,虽然我还会流露争名夺利的心思意念,但是每次意识到这些败坏流露的时候,我就赶紧和神切切祷告,求神来保守我的心,让我能够不受这方面败坏性情的辖制和影响。记得一次,组长推荐我们去一个地方学习,要想在这里学习,先得通过一次考试。当时组长说,小弟兄去参加这个考试肯定能考成功,我去参加这个考试失败的可能性较大。当我听到组长这样说时,心里有些波动,看来组长是觉得小弟兄的潜力比我大,我不如他了,我心里受不了落于人后,又想暗自发力,和小弟兄一比高低。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意念不对时,赶紧跟神默默地祷告,让神保守我的心安静下来,不受脸面地位的辖制和搅扰,把心能投入到本分上。还有一次,我和组里的姊妹以及小弟兄一起出去学习英语,当看到小弟兄的反应敏捷、听力比较好的时候,我心里就想:看人家年纪比我小,这哪方面的业务水平都比我好,我太不中用了!心里又有些郁郁寡欢,立马构思如何飞速提升自己的听力水平,好追赶上弟兄。我意识到自己又开始打着为本分付代价的旗号而追求名誉地位了,就把自己这方面的情形向神诉说。随后我想到之前看的神话语,心态能扭转一些了,认识到业务水平是要提高,但是得摆正自己的存心,为更好地尽本分而努力……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也不是那么愁闷了,能释放一些了。

在教会里,我除了尽翻译方面的本分外,还尽教语言的本分。在教语言时,每当听到大家叫我老师的时候,我心里就洋洋得意;有时候看到大家流露羡慕我尽这个本分的时候,我表面强装镇定,心里却偷着乐。尤其是当弟兄姊妹问我问题的时候,我能答复如流,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渐渐地,我就看不清自己半斤八两了,好像走路都是踩在棉花上一样飘飘然。当一次次地位的浪潮席卷而来的时候,让我享受到了做“老师”的快慰,就更加往教课的本分上用劲。我虽然尽两个本分,但对于翻译的本分,我仅是把分给自己的任务完成就万事大吉了,从来没有认真揣摩、寻求。而对于教课的本分,我的态度可是截然相反,只要有空余的时间,我就精心准备课件,上网查找相关的资料,或者是找其他国家尽相关本分的弟兄姊妹咨询、探讨,又找班里的弟兄姊妹唠嗑,了解他们的难处和情形,好给他们解决,到时候能积极来上课。每次做好一个课件,上完一节课,我的心里都是满满的成就感。后来,负责人也让小弟兄和我一起教语言。一开始看到小弟兄的性格内向,他上课的气氛没有我上课的气氛活跃,弟兄姊妹还是喜欢听我讲课,我就没有明显的流露。可是一段时间后,看到小弟兄上课时会话框里的消息活跃起来,我的心里就又开始波动了,觉得小弟兄越来越受大家的欢迎了,快要赶上我的节奏了,危机感又一次涌上心头,但我只是心里提醒自己别流露这些败坏,也没有找神的话解决。有一次上完课,有弟兄姊妹在对话框里给小弟兄发了一朵小红花,并给他点赞;还有一次,小弟兄咳嗽,有弟兄姊妹在对话框里给他发治疗咳嗽的偏方。一看到这些信息,我就受不了了,心想:我最近也一直咳嗽,怎么就没有人关心我呢?是不是弟兄姊妹都觉得小弟兄教得好,就喜欢听他讲课,所以他生病了也关心他,而都不搭理我。为此我心里极不平衡,每当上课结束后,我就迫不及待地去出勤表里查看,在表里“一丝不苟”地数人数,上小弟兄课的弟兄姊妹有多少人,上我课的弟兄姊妹有多少人,生怕落下一个。当看到上小弟兄课的弟兄姊妹比我多的时候,我心里就难受,心想:“小弟兄现在是后来者居上啊,猛超我的节奏,如果大家都喜欢听他讲课,那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不是太丢人了吗?人家刚尽本分就尽得比我好,这下子大家该怎么看我?肯定看小弟兄的素质比我好,这不明摆着我的能力不及他吗?大家以前有什么问题都会来问我,现在大家有问题也会去问小弟兄,这不是把我的位置给占了吗?这不是显得我啥也不是了?这些问题不由得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为了挽回所谓的脸面,我又开始动脑筋,想方设法地想把课堂气氛搞活跃。于是,我就在网上搜索各种趣味教学小视频,然后认认真真地学习、模仿,带到教课当中;又找一些幽默的英语小视频,在上课前让大家观看,进行热场;还设置一些趣味环节,让大家学习英语的气氛都激情澎湃……尽管我很努力地去做,在课件上精心策划,但上我课的人数不但没有上升,反而还不如之前。尤其是一起住的两个姊妹,每次小弟兄一上课,她们就上线听课,可是我一上课她们就说有事参加不了……看到这些,我的心里每天像是拔火罐一样,一直纠结着。之后,我也意识到这样的情形不对了,就向神祷告:“神啊!我知道自己又开始流露败坏追求地位了,又在与小弟兄比试高低了,看到弟兄姊妹都喜欢听他讲课时,我心里像是喝中药一样难受。神啊!我在这方面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流露,愿你开启我,使我能走出这样的情形。”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讲,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发现他本性里的什么东西了?我们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样一个人,有这些表现,他的本性是什么?用言语怎么概括?就这个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见表现,这与本性有什么关系呢?他的本性是什么?看不出来了吧?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从这些表现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看了神对保罗所走道路的解剖,我认识到自己也和保罗一样,一个劲儿地为地位作工。为了让人注重我、崇拜我,我煞费苦心地把教课做得与众不同,好借此显露自己,让大家都来听我的课,都重视我,都围着我转,以此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我所流露的就是想占有人,想把弟兄姊妹带到自己的面前,表面上看我是与弟兄争夺地位,实质是和神争夺地位。如果我一直不扭转这种情形的话,下场就和保罗一样,只会遭到神公义的惩罚。意识到这方面情形的严重性后,我向神祷告:“神啊!我看到了追求名誉地位的实质就是在跟你争夺地位,这是严重触犯你的性情。神啊!我不愿再这样悖逆你,愿你带领我摆脱这方面败坏性情的辖制与捆绑。”后来在灵修的时候,我听了一首神话语诗歌:“你们的为人小肚鸡肠,对事总是斤斤计较,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争争吵吵争争吵吵,甚至情愿下地狱、进火湖。就你们今天的言行,足可让神定你们为罪的,你们对神的工作的态度足可让神定你们为不义之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你们所表现、流露的足可说你们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你们所表现、流露的足可说你们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神的双目鉴察鉴察万人的心,因神造人类以先早已将人的心都掌握在神的手中了,神早将人的心测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岂能逃脱神眼呢?又怎能来得及躲避神灵的焚烧呢?”(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人的思想岂能逃脱神眼的鉴察》)听完这首歌,我心里有些害怕,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走的路不对,又在为争夺地位作工,我的所思所想太让神厌憎了,在神的眼中被定为罪,因神的性情公义圣洁,不容人触犯。我为了名誉地位,总是和小弟兄勾心斗角,搞嫉妒纷争,我的这些表现、流露都是在彰显撒但,足以说明我是撒但的贤子孝孙,这样下去最终的结局注定是沉沦灭亡。这时我不由得懊悔自己,看到自己不务正业,整日就是陷在地位的忧虑中,把地位看得像自己的命根子一样重要,从来没有在真理上比一比,看谁最能实行真理,谁最能尽好本分,而是为地位患得患失。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也是被地位紧紧地牵动着,导致自己不能用心尽好本分,让神伤心,辜负了神的心意。这让我看到自己只是嘴上喊信神,实际上是在追求地位和满足自己的欲望,我这样的追求是与神无关无份啊。再想想,我争名夺利能得着什么呢?即使今天弟兄姊妹都认可我,都说我好,都高看我,都簇拥着我,这并不能让我真实地认识自己,更不能使我生命得长进,只能导致我的欲望和野心越来越膨胀,使我身不由己地悖逆神、抵挡神。今天定人结局的是神,我这样抵挡神,与神争夺地位,最终只能是自食其果,被神淘汰。在教会有多少“高大的勇士”一个个地倒下,这些不都是我前行道路上的警钟吗?我的性情怎么就这么刚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认识到这些,我不愿再受地位的摆布,不想再做地位的奴隶,不想凭着这些东西活着了。于是我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我,指给我当行的路,使我能摆脱地位的辖制捆绑。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这些东西怎么摆脱呢,你们有没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后你得学会舍这些东西,放下这些东西。你总抓这些东西,总争这些东西,心里被这些东西占满、充满了,你总不想放,总抓着不放,那你就被这些东西控制着,捆绑着,就成奴隶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你越舍,越放,心里就越平安,心里空间就越来越大,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指给了我实行的路途,要想摆脱名誉地位对我的捆绑,就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与人敞开亮相,这样实行心里空间才会越来越大,灵里才能得以释放。于是,当我再看到小弟兄比我强,嫉贤妒能、争名夺利的心思意念又出来搅扰我时,我就有意识地背叛肉体,一点点地操练放下、舍弃,接受别人比自己好的事实,学会让别人出头,做默默无闻尽好本分的人,即使自己不能出头露面,但是为了尽好本分满足神,我也要把我们的课件做好;再就是当我流露这方面败坏的时候,能够及时敞开亮相,揭露、解剖自己的败坏,不再包着、裹着。之后,我又跟神祷告,我得去和小弟兄敞开亮相。在找小弟兄之前,我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担心自己一亮相,小弟兄看到我原来是一个这样的人会不会笑话我,几次在对话框里打好字,就是按不下那个发送键。但想到自己一次次因着这个地位不能实行真理,总是让撒但玩弄,懦弱而又卑鄙,让神伤心,我今天就得与神配合,实行真理,不再维护自己的脸面和地位。后来,我就找机会主动和小弟兄敞开亮相,把我这一段时间怎么和他争竞,自己的心思意念是怎么流露的,我怎么害怕他超过自己,为地位作工的表现,等等丑相都和他一一敞开。小弟兄听后,不但没有笑话我,还把他里面的真实情形也向我敞开。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灵里得着了释放,真正体尝到:放下地位,撕下假面具,实行真理活在神面前是多么的轻松。从那以后,我在教课上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或者看到比较好的资料都及时和小弟兄分享,并和他讨论怎样能把我们的课件做得更好,争取让每一节英语课都能达到较好的果效,不管是他上课还是我上课,只要对弟兄姊妹学习语言有益处就好了。

后来有一次,我和家里的几个姊妹去参加一个活动,需要我与外国人沟通交流。因着有些英语基础,再加上平时不断学习,我与外国人语言交流并不感觉费劲,顺利地完成了这次的活动。在参加完活动回家的路上,一个姊妹带着羡慕的眼神说:“看到你和外国人交流的时候,语言流利、谈笑自如,真让人羡慕!我们不会语言,真像个白痴一样,会语言真好!”另一个姊妹说:“在这里生活会语言真的太重要了,不会语言出去什么事也做不好。以后我们也得向你多学习,你可得多教教我们啊!要不我们出去,外国人跟我们交流就像是对牛弹琴一样。”吃晚饭的时候,姊妹们又谈起这个事情来,大家一说到语言都比较激动,热火朝天的,不约而同地说:“会英语真好!咱们啥时候能像姊妹一样和外国人交流多好啊!”看到姊妹们那羡慕的神情,我不由得沉浸在沾沾自喜的情形中,觉得在这个本分上能被人高看、重视也挺好的,我以后更得好好尽这个本分了。回到房间后,我心里有些意识,想到神最近给我摆设很多这方面的功课,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也是神对我的检验,神在鉴察着我的一举一动,看我在面临地位的试探时有什么反应,看我尽本分是为满足自己的欲望野心,还是为体贴神心意、满足神呢。这时,我赶紧跟神祷告:“神啊!我看到自己本性太虚浮,贪恋地位之福太严重,一看到自己尽这个本分受到大家的拥护和高看的时候,我就想借着尽本分来满足自己的私欲。神啊!我不愿再追求这些虚浮的东西,愿你帮助我,使我能按你的话语来实行。”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地位对你来说其实就是个额外的、附加的东西,像一件衣服或者一个帽子一样,你只要不拿它当回事,它就不算什么。除非你自己总认为它是回事,它就把你控制住了……这不是你自己把自己端上地位的吗?你自己把自己端上地位了,然后你还下不来,你还争,你是不是自己折腾自己呢?你有地位,你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你就尽你自己的本分,把你自己该做的、应该尽的本分尽到了,你还拿自己当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你不就不受地位辖制了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你要想完成神的托付,完成神给你的本分,第一个人应该有的,人应该实行的真理、明白的真理是什么?就是得满足神的心意,你得有这个异象。你做这个事不是给人做的,也不是搞你自己的经营,不是做你自己的事,不是为了见证你自己,或者为了吹捧你自己,或者是为你自己的名利,你的目标不是这个。”(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地位就是个附属品,是个不值钱的东西,我得先从心里把它清除出去,不能把它当回事,不以它为享受。如果我尽本分的存心动机不对,所思所想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那就不是在尽本分,而是在作恶。今天神给我尽本分的机会,是为了让我在尽本分中追求真理达到性情变化,我不应该借着尽本分的机会去树立自己、见证自己,时时关注本分给我带来的光环,在人中间做万人迷,我应该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老老实实地站好自己的位置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当我摆对观点用心尽本分的时候,就不再受这些败坏性情的辖制和束缚了。当再听到弟兄姊妹对我的夸奖或高看时,我也不像以往那样得意忘形、飘飘然了,不以这个为享受了,能够正确对待自己,而且从心里觉得今天神给自己这方面的特长,在这个年龄段、这个时期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能够发挥自己的一份热,这是仗义和自豪的事,是神对我的高抬和恩待。正如神的话说的:“活在这个年龄,有这样的机会,也能尽上这样的本分,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能尽上这样的本分,这是难得的机会呀!”(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我应该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在这个本分上实实在在地做一些实事,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的爱。

现在回想这将近一年的经历,神针对我的“地位之心”给我摆设了各种环境,虽然当时心里受痛苦熬炼,但是借着经历这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使我对自己追求地位的错误观点有了一些反省、认识,体尝到地位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和危害,对追求地位的实质能看透一些了,尽本分也能摆对一些存心观点了。虽然现在在尽本分中还会身不由己地流露地位心,但感觉比以往受这方面败坏性情的捆绑能少一些,能有意识地面向神尽本分了。看到神的话说:“你只要追求走遵行神的道这样的道路,这些问题就都能解决。”(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感谢神!经历中我真实体会到地位心并不可怕,只要自己能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寻求真理,凭神的话活着,实行真理,就能解决败坏性情,达到合格尽本分,满足神的心意。

下一篇:在神摆设的人事物、环境中你是怎么寻求真理顺服神的?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