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未分类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在神摆设的人事物、环境中你是怎么寻求真理顺服神的?

回想以往我在临到不合己意的事上,常常是简单地认识一下自己的败坏,然后克制克制就过去了,在真理上我没有什么进入,也没有寻求真理顺服神的实际,也很少体会到神的话在我身上要达到的果效。借着揣摩考核题“在神摆设的人事物、环境中你是怎么寻求真理顺服神的?”,我就有意识地往这方面进入,才认识到每天临到的人事物、环境,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都是神为把真理作到我里面,使我能逐步明白真理进入顺服神的实际而摆设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对神所说的“顺服神是人来到神面前得各项真理的一个最基本的功课”(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有了一点初步的体会。

我在文字组尽本分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借着圣灵使用之人的指导帮助,以及组内弟兄姊妹相互配搭,我对整理文稿的相关原则基本掌握了。后来,当我们整理出来的文稿拿去检查时,圣灵使用之人说我们整理的多数地方都合适。听到后我虽然嘴上说感谢神的带领,但心里却不由得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在整理这类文稿上已经基本掌握原则了,没有大的偏差了。一段时间后,其他几个地方文字组的弟兄姊妹接连对我们整理的文稿提出建议,有的说某个字、词用错了,有的说某处的标点符号用得不规范,会改变原来要表达的意思,还有的说文稿个别地方有出入,等等。每次看到这样的信件,我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应该不是我们的错误吧?!弟兄姊妹是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也太吹毛求疵了吧?接下来,又有其他教会的弟兄姊妹也对我们整理的文稿提出类似的意见。当我再打开文档看时,常常又会生发这样的念头:文稿中个别地方有些出入,这不也是难免的吗?再说我们也是按原则尽量修改、完善的,这样修改就可以了,我们可都是专门搞文字工作的,在文字方面我们是最掌握原则的,你们还给我们提意见呢,这不是班门弄斧吗?总之,不管是谁提的意见,提的是对是错、合不合适,我的心里总是不服,总想把别人提的意见都否决掉,有时看到确实是问题才无可奈何地接受,但心里很不舒服。看到自己面对别人提的意见心里总是抵触,我也知道这是受狂妄本性的支配,也想放下自己从神领受,接受神摆设的人事物,但为什么每次一看到弟兄姊妹提的意见,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抵触呢?我想到神的话说:“要想实行真理,要想明白真理,首先你得明白自己身上临到的难处、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的实质是什么,是什么问题,涉及哪方面真理,得寻求这个。然后按着你的实际难处去寻求真理,这样逐步地经历,你就会在你身边发生的每一样事上看到神的手,看到神所要作的、在你身上要达到的果效。”(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的重要性与追求真理的路途》)揣摩着神的话,我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我活在这种情形里走不出来,就是因为在临到的这些事上,我都是简单地对号,承认自己有狂妄性情,却没有更细节地寻求这方面败坏性情所涉及的真理,从根源上去认识、解决,所以想实行真理背叛撒但性情却无能为力,事情过后对神为我摆设人事物的用意,在我身上要达到的果效也没有什么认识与收获。从神的话中我发现了自己的缺少,同时也明白了,临到难处需要细节地寻求真理,逐步进入明白真理、实行真理的实际。这时,我向神祷告:“神啊!面对弟兄姊妹接连提的意见,我心里总是抵触、不服,还总想反驳。看到自己本性很狂妄,不服人,不能顺服你摆布的这一切,我也知道这样的环境一再临到,肯定有你的心意,但我现在只是认识到自己本性狂妄,不知道还涉及哪些方面的真理是我该去认识、该去进入的,愿你带领我能明白真理,明白你的心意。”

后来,我想到神的交通里的一段话:“你看人没有资本的时候,人还知道小心谨慎,别做错事,有点资本就端起来了,一端起来,这就面临个问题。面临个什么问题呢?知不知道?(狂妄自是,目中无人,目中无神。)一端起来就麻烦了,这是肯定的。人这一端着,一论资排辈,一觉着自己有资本了,这个时候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人与神之间有没有关系了?(没有了。)没关系了,很危险。没关系了,把神摆一边了。人自己私下里成立了团体,独立的团体,独立的团队,把尽本分的场所变成了人搞独立王国的场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场所变成什么了呢?变成人的团伙啦!变成了人的团伙,那这里还有没有真实的敬拜?(没有。)没有了,有没有真理生命的进入?(没有。)这些人是在做什么呢?是在尽本分吗?(不是。)那是在搞什么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业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经营呢?搞人的经营,搞人的事业,那你搞得再好,人心里都没有神了,人做事、尽本分不凭着真理了,是不是就都与神无关了?这是不是很可怕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对照神话语的揭示我才醒悟过来,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这么抵触别人提的意见。自从我进文字组之后,不知不觉就觉得自己有资本了,觉得教会的许多文稿都是我们组配合整理的,圣灵使用之人也常给我们交通各方面的原则,有些我们拿不准、看不透的问题也常常寻求圣灵使用之人解决,在我心里就觉得文字方面的相关原则我们组是最掌握的,再加上组内弟兄姊妹要么是某某文字组“出身”,要么是在教会尽文字工作多年,文笔、文法还有文字方面的各种格式、要求也是比较掌握的……就这样,我的撒但性情急剧膨胀,就觉得指导教会的文字工作我们是最有发言权的,不知不觉我就把我们组凌驾于别的组之上,处处想维护本组的“权威”“脸面”,听不进别人的一点意见,还总想着否决别人。因着觉得自己有资本了,我早已把神摆到一边,把尽本分的场所当成自己独立的团队,成了在搞人的事业、人的经营,所以临到别人提的任何意见,我首先不是存着寻求、顺服神的心,而是总想维护自己心中“小团队”的“地位”“利益”,这样的尽本分与真理无关,与神的心意无关。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比如说,你们尽过文字组的本分,经常尽这样的本分,在生命进入上没有长进,没有任何的突破,所明白的道理就那些,多长时间也没有一点真理实际的认识,那你们会怎么想呢?你们会做哪些事呢?知不知道?你们会有哪些败坏性情的流露?(狂妄自大。)狂妄自大是变本加厉了,还是原封未动啊?(变本加厉。)为什么能变本加厉呢?(觉得自己有资本了。)有资格了,是吧?这个资格的大小根据什么呀?资格的大小是不是就根据尽这个本分的年头多少?再一个,尽这个本分自己总结的经验多少,是不是就根据这个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借着神话语的揭示我才认识到,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在生命进入上根本没有多少长进,读神的话只是注重道理的装备,表面上也在用心琢磨相关的原则,也很努力地去提高文字方面的业务,但我所付的这些代价不是真正地想尽好本分满足神,而是追求自己所参与整理的文稿能让弟兄姊妹看了无懈可击,以显示自己的水平。所以当我觉得自己对原则比较掌握了,文字方面的经验、水平似乎也越来越提高时,狂妄自大的本性就变本加厉,甚至到了唯我独尊、故步自封的地步,当弟兄姊妹一提出意见时,我的态度就是抵触,想一概加以否决。神深知我的实际情形与需要,便兴起弟兄姊妹提出一个个的“意见”来对付、修理我,让我在痛苦难受中来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使我看到自己已走在了错误的道路上。表面上看似在尽着本分,其实我并不是想借着尽本分来追求性情的变化,而是在搞自己的经营、自己的事业,我所做的已经完全背离了神的心意,所走的完全就是抵挡神的道路。感谢神为我摆上这样的环境,让我认识到自己不进入真理实际的危险。认识到这些后,我心里感到有些害怕,就想着:我怎么做才是真实的顺服神、顺服真理呢?

神的话说:“好比说,别人给你提个意见,这事怎么办哪?怎么做合真理啊?先接受过来,一听,‘怎么回事?哦,我这么做有点问题?有点问题那咱就看看吧!’别带搭不理的,这涉及到你的本分范围之内的事了,你就得认真对待。这个态度是对的,情形是对的。情形一对,你有没有流露厌烦真理的性情啊?(没流露。)没流露仇视真理的性情,这样一实行就代替人的败坏性情了,你就实行真理了。这样一实行真理,达到的果效是什么?(有圣灵引导。)有圣灵引导这是一方面,就是在神看你这个人实行真理了。有时候有圣灵引导,把问题改过来了,有时候这个事你听完之后一看,很容易就明白了,很简单的事,就是人头脑能达到的,改过来就行了。这是小事,大事是什么呢?就是你这么一实行,在神那儿看,你这个人是实行真理的,你是喜爱真理的,你不是厌憎真理,不是仇视真理,神看到你的心的同时也看到了你的性情,这是大事。就是你在神面前的做事、活出、流露,做每一个事的态度、心思、情形,你的这些表现在神面前都是最重要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从神的话中看到,当神给人摆设人事物、环境的时候,神看重的不是事情的对错,而是看人在神面前的活出、流露,看人临到事时的态度、心思和情形,看人是否是用实行真理来取代自己的败坏性情,还是仍旧以自己的败坏性情来对待这个事,这也是神检验人临到事时是喜爱真理、实行真理还是厌憎真理、仇视真理的。我在神的话中认识到这些后,对弟兄姊妹提出的一个个建议心里不再抵触了,因为我知道此时神正以期许的目光看着我,我愿按神的要求去实行。当我扭转自己的情形再去看弟兄姊妹提出的建议时,感觉神作的太好了:一方面弟兄姊妹提的多数都合适,是我没有考虑到的,也是我的缺少,神借此补足我;同时,神也在本分上向我求真,使我能更加用心,精益求精;更重要的是,我体会到了神给我摆设周围人事物的良苦用心,也体尝到了寻求真理顺服神所带来的释放自由。

讲道交通中说“顺服神是最根本的真理实际”,这个功课需要人长期的实行进入。我的本性根深蒂固,再加上没有敬畏神之心,所以临到事还是有太多的自己的欲望、打算,并不能单纯地顺服神。不久,神又为我摆上人事物,让我再一次学习寻求真理顺服神的功课。

一次,在整理一份文稿时,我觉得有一处提到的例子可能会给人带来误解、歧义,按以往的原则,我觉得这样的例子没有必要保留,于是我就提出是否删除。当时,我很想让自己的意见在配搭的几个弟兄姊妹当中通过。没承想,与我配搭的一个姊妹的意见倾向于保留,因着意见不同我们没能达成共识。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想到神的话说“你得学会寻求、等候,学会顺服”(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进入得从尽本分开始经历》),那我还是应该按神的要求实行,不要持守己意,把这事祷告交托在神手中,等姊妹寻求其他弟兄姊妹的意见再说吧!过了一天,我们组里一起讨论这个事,等我们其中的三个人谈了建议删除例子的意见后,其他的六七个弟兄姊妹都说应该留下。当听到多数人持反对意见时,顿时我心中的无名火一下子上来了,就觉得自己尽这个本分算是久的,原则也算是比较掌握的,他们多数人都没有具体参与这项本分,现在倒好,一起“联合”起来要压倒我的意见;再加上我原本认为最多是寻求一下尽过这项本分的两个弟兄姊妹的意见就行了,没想到现在却有这么多人参与进来发表观点,这和我起初想的反差也太大了,我的火更大了。此时,我虽然也知道多数人提出异议肯定有神的心意,应该放下自己寻求做事的原则,但心里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着,就任凭别人怎么说,我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不肯让步。后来,我想到神的话说:“临到事不能自是,你觉着‘我说了算,你们没资格说,我懂原则,你们懂什么啊,你们不懂,我懂!’这叫自是。自是,这是撒但败坏性情,这不是正常人性里的东西。那什么叫不自是呢?(听取大家的建议,大家一起衡量。)大伙看了都通过,大伙赞成,这样做多好。只要有一些人或者一部分人提出异议,咱就得在业务方面较较真,不能睁一眼闭一眼,说:‘谁?提出什么来了?怎么的?你懂还是我懂啊?我不比你懂啊?你懂什么呀?你不懂!’这性情不好,是吧?虽然也可能提出异议的那个人是不太懂,是外行,你也有理,你做得是对,但是你这种性情就是问题。”(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此时我所流露的不正是神所揭示的这种性情吗?当别人提出不同的意见时,我就觉得自己是专职尽这方面本分的,别人不如我懂原则,没有资格发表意见。我一直坚持自己的意见,这不正是自是的撒但性情的显明吗?我以自己为是,以自己为真理,顽固持守自己的,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真理的意思,我流露出的这种狂妄自是的性情太让神厌憎了!其实我对自己的建议是否正确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即便是对的,也不应摆资格持守自己,而是应该存着寻求顺服的态度和大家共同交流,互相补足,这样所尽的本分才会越来越好。但是当我认为自己的建议是对的时候,我就顽固地持守自己,认为我比别人掌握原则,根本听不进别人的任何意见,也没有一点寻求真理顺服神的意愿与表现,似乎真理就掌握在我的手中。看到自己的情形已经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我能凭着这样狂妄的性情活着,其实是完全把神撇在一边了,心里没有一点神的地位。这时,有弟兄姊妹提议例子保留,加点话完善一下,还有人提议既然意见不统一,那就向圣灵使用之人寻求吧。我也意识到这是神摆布的环境,昨天还想着要按神的要求,学会寻求、等候、顺服,但其实内心深处并不是真想寻求真理原则顺服神,还是希望自己的意见能被认可,当等来的结果和自己所盼所愿的不一样时,我也就没有了真正想寻求、顺服的心,所流露的还是想凭撒但的本性活着。想到这里,我觉得还是应该放下自己,按神说的,即使自己的意见有理、是对的,也不能凭撒但性情活着,而是应该按原则实行,实在拿不准、意见不统一时可以寻求圣灵使用之人,借着圣灵使用之人的指点帮助可以更好地掌握这方面的原则,这样,以后再临到这类事也能有准确的实行原则了。

过后,在向圣灵使用之人寻求的文档里写说明的时候,我很想把建议删除例子的原因写在前面,把保留的建议写在后面,目的是想让圣灵使用之人先看到我的建议,好赞同我的观点。此时,我里面受责备,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想真正顺服神,让神来主宰这一切,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让神厌憎,我想用人的办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存心就想和弟兄姊妹争个高低,并不是想在自己的本分上达到按真理原则办事,维护神家利益,力求自己所尽的本分能达到该有的果效。我不禁向神祷告:“神啊!我实在太诡诈,不相信你的主宰,也没有一点想顺服你的意思,我想用撒但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欲望,我的存心太卑鄙了。神啊!我愿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存着单纯的心来顺服你给的结果。”祷告后,我尊重多数人的意见,把保留例子的建议写在了说明的前面。此时,我的心是平静的,因为经过这两天的经历,从自己的己意大,到有了想寻求真理顺服神的想法,再到神摆设的更多人事物显明我的掺杂太多,到后来明白点神的心意,神一步一步的带领,使我在这个事上愿意实行真理顺服神的心大了点。后来,寻求的结果是圣灵使用之人同意把那个例子删除。虽然自己的意见被采纳了,但我更多的是感受到神所说的:“神看一个人的心的时候,他不是光用眼睛看,他是给你摆设环境,用手去触摸你的心。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神给你摆设一个环境的时候,他看你的心对这个事是反感、厌憎、喜欢还是顺服,还是安静地等待,还是寻求真理,神看你的心是怎么变化的,是朝什么方向走的。你心里的变化,对神给你摆设的人事物你心里的每一个心思意念、每一个想法,你心情的每一个转变,神都会感觉得到。”(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在这个事上,神是在用他的手来触摸我的心,神一直在看着我是厌烦他为我摆设的人事物、环境,还是有一颗寻求真理的心,愿意在这个过程中来寻求真理原则,寻求神的心意,达到能从心里去真正顺服神。我感受到神不仅在鉴察着我的每个心思意念、想法的转变,更感受到神是在一步步引导我学习、进入寻求真理顺服神的功课。

回想当时组里弟兄姊妹在一起讨论这个事的时候,我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大?到后来写文档的说明时,我为什么又会流露很想把自己的意见写在前面的念头呢?神为什么为我摆上这个环境?神要借此让我明白、得着哪方面真理呢?我想到上一次经历中看到的神的话:“人自己私下里成立了团体,独立的团体,独立的团队,把尽本分的场所变成了人搞独立王国的场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场所变成什么了呢?变成人的团伙啦!变成了人的团伙,那这里还有没有真实的敬拜?(没有。)没有了,有没有真理生命的进入?(没有。)这些人是在做什么呢?是在尽本分吗?(不是。)那是在搞什么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业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经营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原来我的这个撒但本性并没有彻底转变,当神摆布弟兄姊妹否决我的意见时,我就一点也听不进去,实质就是想着这项本分由我们配搭的几个弟兄姊妹说了算,不容许其他人插手;当写文档的说明时,更显明我就是想在尽本分的场所搞自己的经营,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达到自己的目的。我又想到神的话说:“虽然现在的人与律法时代的人经历了神不同的作工,但是人的本性实质是相同的。在现在这样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类似‘殿比神大’一样性质的事,比如人把尽本分当成是职业……把有点技术含量的本分当成是自己的事业,而把敬畏神远离恶当成是一句宗教的教义来守等等。人的这些表现不正与‘殿比神大’的性质是一样的吗?只不过两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里搞个人的经营,而今天的人是在无形的殿里搞个人的经营罢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神话语的揭示使我认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又搞起自己的经营,实质是把“敬畏神远离恶”当成一句道理,在尽本分中并没有进入这方面的真理实际。所以当我尽本分时间长了,就把神摆到一边,目中无神,总想以自己的“资本”来否决别人提出的意见;当神兴起弟兄姊妹否决我的建议时,我也不是存着敬畏神的心寻求神的心意,而是摆老资格,认为别人不如我懂原则,所以对别人提出的建议我拒不接受。如果我是真正存着敬畏神远离恶的心尽本分,就会想着这是神的托付,应该存着恐惧战兢、小心谨慎的心接受神的鉴察,事事都想着自己所做的神满不满意,而不是想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样,不管临到什么不同的意见时,我也就能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来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原则顺服神,使自己所尽的本分越来越合神心意,最终达到合格地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正是神为我摆上的一次次功课,为的是让我认识到之后去实行进入的。过后,我有意识地往这方面去操练进入:在尽每项本分时,首先安静在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我在这个过程中能始终存着一颗敬畏神、顺服神的心;在和弟兄姊妹讨论问题时,我接受神的鉴察,寻求神的引导、开启,不持守自己的观念、经验,学会顺服对的、合乎真理的观点;面对别人提的意见时,我从神领受,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去对待,从而看到自己的缺少、不足,看到我没有可狂妄的资本;当狂妄自是的本性不知不觉又要发作时,我求神管教我,使我能体尝神公义的性情。借着这样的操练、实行,我慢慢地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能真实地顺服神,把本分当成是神的托付,尽本分中凭己的意思就会少了点,能更多地寻求神的带领、神的心意,面对不同的意见时,我也能比较容易地接受别人的提点了。

神的话说:“你顺服神,到最终你的结果、收获是你对神有认识了,对神给你摆设的环境有理解了,有真实的体会了,就是你理解到神那份心了。神的什么心?神的良苦用心,神恨铁不成钢。神不想让你活在败坏性情当中,神想让你脱离败坏性情,不得已用这种方式……审判刑罚你,对付修理你,责备你,管教你……你在神这样作的时候,作这样的事的时候,你都能理解到神的那份良苦用心就行了,你有真实的顺服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实行真理》)神的话把神的心意都向人显明了,不管神怎么揭示审判或对付修理人,都是为了洁净人、变化人,把我们从撒但败坏性情里拯救出来,作成合神心意的人。在这两次的经历中,我真实地体会到,在神摆设的一切人事物上能寻求真理顺服神,收获的是对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有所认识、理解,看到神拯救人就是借着发表真理刑罚审判人,再借着各种环境显明人、对付人、熬炼人,让我们认识自己的败坏、缺少与错谬的观点、作法,同时,神又开启引导我们进入真理实际,逐步脱去我们身上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等败坏性情,成为真正顺服神、敬畏神的人。借此,我不仅对神拯救人的实际作工有了一些真实认识,而且从心灵深处更加印证神所说的“顺服神是人来到神面前得各项真理的一个最基本的功课”(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神的话太实际了,顺服是人经历神作工的前提,也是人得着真理蒙拯救被成全的前提,没有顺服一切都是空谈。我立下心志:在今后的日子里,无论神给我摆设什么环境,我都愿存着顺服的心寻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实行,凭神的话活着,达到明白、得着更多的真理,成为一个真实顺服神、蒙神称许的人。

上一篇: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 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下一篇:在神摆设的人事物、环境中你是怎么寻求真理顺服神的?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