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未分类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你在经历中对神的拯救有多少实际的体会?

竭 力

来海外快三年了,我在尽本分中不追求真理,总是追求名誉地位,一临到涉及脸面、地位的事心里就蠢蠢欲动,名誉地位就像一道无形的枷锁牢牢地捆绑着我,使我常常活在争名夺利中悖逆抵挡神,成为神的仇敌。如果不是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就按着我的信神方式和所走的道路,最终的结局注定就是沉沦灭亡。是神的审判、责打制止了我追求名誉地位的脚步,使我对追求名誉地位的实质看透了一些,逐渐摆脱了名誉地位对我的辖制、捆绑,脱离了万丈深渊的险境。

2015年,教会安排我配合影视组的工作,主要负责弟兄姊妹的教会生活,解决弟兄姊妹的情形。我感到既意外又激动,影视工作可是神家最重要的工作,我能尽上这个教会带领的本分,是不是说明我比别的弟兄姊妹都好啊?想到这儿,我内心不由得滋生出一种优越感,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尽本分一段时间后,我看到配搭的姊妹素质好,交通真理有思路,我就不甘示弱,每次聚同工会我都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交通才能超过她呢,姊妹交通对神话语的经历认识十分钟,我就要交通比她更长的时间,姊妹没有交通到的地方,我就极力寻思着怎么交通比她全面、有亮光,能显出我比她出色;到各小组聚会时,我也是绞尽脑汁地琢磨怎样交通能达到果效,当我交通完,看到弟兄姊妹都点头认可的时候,我的心里就美滋滋的,感到劲头十足。和我配搭的另一个弟兄是本科生,对电影的业务知识比较熟悉,电脑技术也好,当电影组的弟兄姊妹找他聊电影的相关业务的时候,我这个主抓电影工作的带领却插不上话,感觉自己就像个多余的人。尤其是看到导演组的弟兄姊妹遇到业务上的问题总找配搭的弟兄商量、交通时,我心里就像五味瓶被打翻似的不是滋味:弟兄姊妹都找配搭的弟兄了,是不是看他比我强,觉得我不如他呀?我要是懂电影业务知识那该多好呀,弟兄姊妹有问题也会找我商量。于是我也查找相关的资料,装备电影知识,给自己“充电”,就这样我乐此不疲地追求着、忙碌着。可一段时间后,各组都出现了问题,有的组存在和谐配搭问题,有的组弟兄姊妹活在难处中,我怎么交通也解决不了,此时的我感到无能为力,活在了难处中不知所措。由于弟兄姊妹的情形没有得到解决,影视工作受到了拦阻,各组的负责人纷纷向我反映问题,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来,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心里倍受煎熬,心想:“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不胜任这个带领的本分呀?看来这个带领的地位是保不住了。”想到这些,我心里特别的黑暗,面对各组存在这么多的问题,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再也无力挽回这个局面,但悖逆的我仍不知向神回转,依旧活在为脸面地位患得患失的情形里,最后被撤换了。那一刻,我感到颜面扫地,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失去这个带领的地位后,我对弟兄姊妹也满了猜疑:弟兄姊妹会不会说我是假带领,只为争权夺利不作实际工作呢?……夜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一次又一次地祷告呼求神保守我的心,带领我脱离名誉地位的捆绑。痛苦中,我看到神话说:“你们总怕别人出头高过你们,总怕别人成才高过你们,这是不是嫉贤妒能?这是不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恶毒!只考虑自己,只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不考虑别人的本分,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其实这不涉及个人的利益,你把别人培养成才了,神家又多一个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吗?你在这个本分上不就尽上忠心了吗?这在神面前是善行。”(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的话中我才明白,如果因着害怕别人有才干比自己好、比自己高就嫉妒人,这是撒但性情的流露,是恶毒的性情。反省自己自从尽上了这个带领的本分后,我就一直在追求地位,总想高居人上,看到配搭的姊妹交通真理比我好,我就担心姊妹高过我,作工作比我出色,我就会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看到配搭的弟兄懂业务,弟兄姊妹都找他交流本分上的问题时,我心里就嫉妒、排斥他,怕弟兄盖过了我的锋芒,甚至怨恨他插手我负责的工作范围。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是为自己的名利地位图谋、打算,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也不考虑神家利益。为了脸面地位,我挖空心思,想尽一切办法要得到它,一旦我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我就开始嫉恨人,甚至怨天怨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尽本分不是为了追求真理满足神的心意,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只考虑自己的欲望能否得到满足,却丝毫不顾及神家的利益,更无视神的鉴察。我太自私、恶毒了,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我这样的人就是阴险狡诈、唯利是图的小人,我这样的尽本分不是在预备善行,而是在作恶,是在抵挡神。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为人小肚鸡肠,对事总是斤斤计较,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愿下地狱、进火湖。就你们今天的言行,足可让我定你们为罪的,你们对我的工作的态度足可让我定你们为不义之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你们所表现、流露的足可说你们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我的双目鉴察万人的心,因我造人类以先早已将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将人的心测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岂能逃脱我眼呢?又怎能来得及躲避我灵的焚烧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神话的揭示使我蒙羞、惭愧,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逃不过神眼目的鉴察,我整天为争夺名誉地位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所流露的性情都是撒但性情,在神眼中都是恶,是被神定罪的。我在造物主的面前就是灰尘,因神的恩待我有了这样尽本分的机会,可我没有好好珍惜,反而利用这样的机会搞自己的经营,我的本性真是太卑鄙,太邪恶了。我不追求真理,不走正道,让神厌憎,失去了圣灵作工,也失去了尽本分的机会,这都是神的公义。但神并没有因此淘汰我,而是借着撤换让我反省自己的所做所行,能有真实的悔改。我深感这样的撤换对我是极大的保守,若是神给我一个更高的地位,我不知要作出什么恶来,这样的撤换、灵修反省是神对我实际的拯救!只有神这样的审判刑罚才能使我警醒,使我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看清自己的本来面目,总结自己失败的教训,扭转错误的追求观点,能面向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在我灵修反省期间,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信神没有本分的痛苦滋味,我失去本分,都是自己不珍惜尽本分的机会,不走正道,触犯了神的性情,伤透了神的心,神才不得已停止了我的本分。想想谁家的父母会无缘无故地打自己的孩子呢?不都是因这孩子太不听话、太淘气伤透父母的心了,不得已才体罚孩子吗?如今我从神的管教责打中,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审判熬炼是神真实的爱,神心最好不过!

感谢神!一段时间的灵修反省后,我的情形逐渐好转,带领安排我尽事务的本分,我心里特别的受感动,暗立心志:一定要珍惜这次尽本分的机会,不能再重蹈覆辙,不能再走追求名誉地位的道路!后来,因各项事务涉及的范围广,工作量大,组里需要选一名组长。这时我心里又有些蠢蠢欲动,开始衡量自己有没有当选组长的可能,但组里的一个姊妹以往尽过这个本分,工作能力、见识都比较突出,她当选组长的可能性也比较大。结果第一轮选举,我竟然和姊妹平票,弟兄姊妹对我们俩又进行新一轮的投票,我心想:如果我投自己一票,那我当选组长的几率就高一些。当这个意念冒出来时,我意识到自己投这一票不是在体贴神的心意,更不是为了尽好这个本分,而是想争这个组长的地位。想到神话说:“‘恶道’不是指一两件恶事,而是人行事的源头是邪恶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我意识到自己这种存心、动机就是神所说的恶道,这张票一旦投出去就是在作恶,这不是再一次被撒但网罗了吗?这时我才深深地感受到,我的地位心有多重,被撒但败坏得有多深。我在心里苦苦地挣扎着,不住地向神祷告:“神啊!我要做一回人,实行一次真理,让撒但蒙羞,让你的心得安慰。”当我祷告立志要实行真理的时候,心不再受败坏意念的搅扰了,根据原则我把这一票投给了姊妹。但没想到的是,选举结果出来后,我却被选为事务组长,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能不能当选组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终于能背叛肉体,冲破名誉地位的辖制、捆绑,实行真理满足神了。同时我也体尝到了放下名誉地位、实行真理的轻松、释放。

由于我被撒但败坏太深,争名夺利的败坏性情不是认识认识、反省反省就能解决的,必须要经历神更多的审判刑罚与显明,才能逐渐地脱去。几个月后,我被调到另一个组尽本分,神又一次摆上环境来显明、拯救我。一天,带领告诉我们组里要选一名组长,不知不觉我又在心里衡量自己有没有当选这个组长的机会,心想:我虽然在业务方面没有特长,但我的生命进入比他们好,我的工作能力也还行呀,这些都是我的优势;再衡量一下组里其他五个弟兄姊妹,配搭的弟兄业务比较出色,也能维护神家利益,也有正义感,综合衡量弟兄当选组长的可能性较大。但一想到以前在事务组时,本分的事都是我安排他去做的,他要是当选组长了,那我以后啥事都得听他的安排了,那不就显得我比他低了吗?一天,上层带领跟我们聚会时问:“组里选组长,大家看是选在生命进入上好一些的,还是选业务知识好一些的呢?”为了给自己留一席之地,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综合考虑两方面都要具备。”到了选举那天,我的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内心开始争战:我要投谁的票呢?投配搭的吗?一想起配搭的弟兄每到月底各教会的带领都找他交流相关的业务,有时候其他组的弟兄姊妹也找他商量业务上的事,这么多的弟兄姊妹围着他,像是被众人追捧,我心里很羡慕,但又有几分嫉妒、憋屈。想到这些,我就不想投弟兄的票了,可我在业务方面不懂,也不具备竞选组长的条件啊。此时,我心里特别的失落,对自己不懂业务心存怨气,还流露恶毒的想法:我当不了组长,也不想让你当上。转念想到另外一个姊妹,虽然他业务方面稍差些,但我对她的印象不错,她也有些正义感,于是我就投了姊妹的票。可最后,配搭的弟兄还是当选为组长了。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很不痛快,随之又有种不安的感觉。后来看到神揭示审判的话:“‘平时我比他强,这次如果他比我高了,这还能行?我这个不成,得想方设法让他那个也不成。好,决定了,背后给他造点谣,或者做做思想工作,施用一点小手段,让他那个也不成,大伙都平起平坐,不显谁高,不显谁低,就这么办!’做完之后达到目的了,还觉得‘神也没管教啊,神也没鉴察啊!成功了,阴谋得逞!’怎么样?这算不算有敬畏神之心的人的表现哪?首先从性质上来说,这种作法是不是就是为所欲为?表面上看好像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好,也放弃了,但是心里还有另外一种盘算,就是把别人的好事也给搅了。他不惜损害神家的利益,牺牲神家的利益,维护住个人在人心中的地位、个人的名誉,这样的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哪?这事怎么跟敬畏神联系上了呢?有必然的联系吗?是不是绝对的?这个不可置疑,不用怀疑,这样做的人肯定百分之百没有敬畏神的心。所以他才能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为所欲为,没有任何责备,没有任何惧怕,没有任何的顾虑、担心,不考虑后果。”(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的话,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回想选举时自己的所思所想与所作所为,我感到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脸面,我不惜以牺牲教会工作、神家利益为代价,带着自己的存心投票,不接受神的鉴察,一点敬畏神的心没有。我明知配搭的弟兄是个专业人才,正是组长合适的人选,选上他对教会的工作有利,可我为了挽回自己所谓的面子,也不投他一票。“我当不上这个组长,你也别想当”,我奉行的不正是“独裁不成,民主也休想成功”的大红龙法则吗?大红龙的作法就是它要是掌不了权,别人也别想掌权。事实的显明,看到我的心地卑鄙、恶毒,简直就是撒但的差役,是吃里爬外的败类。尽管我企图搅扰这场选举,但神在维护他自己的工作,配搭的弟兄最终还是当选为组长了,这让我看到神在主宰、掌管一切。想想一年之前的事,我当时在电影导演组因着争名夺利对弟兄产生嫉恨,今天神又摆上同样的环境,再一次显明了我嫉贤妒能、排斥异己的凶恶嘴脸,让我悖逆、抵挡神的罪魁祸首还是名誉地位呀!此时我才看到自己现在的情形是多么危险,再这样下去,我就是被神厌弃、灭亡的对象。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神为什么叫人‘蛆虫’?这个败坏的人类在神眼中明明是受造之物,但是这个受造之物尽到受造之物该尽的责任与本分了吗?人尽本分的表现怎么样?……终日所思所想与真理无关,与遵行神的道无关,整天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好不容易有一点想法,做出来的还是打岔搅扰、高举自己,从来不做一丁点儿对人、对神能交代过去的事,心里所充满的都是怎么为肉体谋取福利,怎么挣得自己的地位、名誉,怎么能在人中间站立住,有地位,有名望,吃着神家的饭,享受着神所供应的一切,不做人事。这样的人神能不能喜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有长进的六个指标》)“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揣摩着这些神话,我感到特别的扎心,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使我看清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认识到自己争名夺利的撒但性情,在神那儿看是多么的污秽、丑陋,就是一文钱不值的蛆虫、贱货。我今天能有幸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神的破例高抬,但我却不履行自己的职责,终日所思所想的尽都是恶,甚至为了名利、地位充当撒但的角色,做出打岔搅扰神工作的事,真是让神厌憎、恨恶、恶心至极。神说:“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是啊,我本是一个受造之物,是一个污秽败坏的人,毫无一点身价与尊贵可言,即使得到地位也不能改变我的身份,我不能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安分守己地尽上自己的本分,总是厚颜无耻地争夺自己的地位,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得没有一点人样,实在是可悲、可恨、可怜!此时,我也更加地恨恶自己,我再也不愿这么卑鄙、龌龊地活着了,再也不要追求名誉地位了,我要实行真理背叛自己的肉体,摆脱名誉地位对我的捆绑与苦害,按着神的心意、要求走追求真理的路,忠心尽好本分来还报神对我的拯救。

之后,我又看到神话说:“你能尽上自己的责任,尽上自己的义务与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欲,放下自己的存心、动机,体贴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经历一段时间,你就觉得:‘这样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窝囊、龌龊、卑鄙,而是光明正大,这样活着是人该活出的形象,是人该做的。’慢慢地,你心里满足个人利益的欲望就越来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我指明了做人的目标与方向,只有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尽上自己的责任把本分尽好,这样活着才有人样,才能蒙神称许。明白了神的心意,我立志要做一个以神家利益为重的人,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追求真理,尽好本分,作好见证满足神,这才是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事,这才是我信神该有的追求目标与行事准则,只有这样活着才光明磊落,这样做人才仗义,良心平安、心里踏实。有了这样的方向和路途,我心里特别亮堂。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主动和配搭的弟兄敞开自己的败坏,揭露自己卑鄙的存心。这样实行我心里感到释放、踏实。弟兄听后不但没有因着我流露的这些败坏而看不起我,反而是理解和宽容。后来在尽本分中,我在业务上存在很多难处,因配搭的弟兄业务比较熟,技术比我好,有难处和不明白的问题我就问他,弟兄就放下手中的活,给我作详细的解答,并把相关的业务知识细节地告诉我,我用心学习这些业务知识,一段时间业务得到了一些提高。当我放下名誉地位,背叛肉体实行真理时,我体会到与神的关系更近了一些。再临到合适的环境,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想争名夺利了,而是能有意识地让自己的心往本分上投入,开始注重实行真理了。相信在神的带领下,只要我能依靠神背叛肉体实行真理,身上的败坏性情总会脱去的。

2017年的10月初,教会选举带领,我被推选为候选人,此时,我心里有一些波动,心想:自从我被撤换后,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担任带领的本分了,这次是候选人,我是不是又有机会了?当这样的意念流露出来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是神对我又一次的试炼、检验。此时我想到神话说:“你越放越轻松,越放越轻松,你这个人就变得自由释放了;到有一天你变得自由释放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你丢掉的那些东西是缠累,而你真正得着的东西是至宝,是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最值得你宝爱的东西。你觉得你喜欢的物质享受、名利、地位、钱财、人的高看或者脸面那些东西不值钱了,那些东西把你害苦了,你再也不要了,再给你你也不要了,你不需要!”(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我指明了实行的路途,我要想不受名利地位的捆绑、辖制,就得学会从心里放下这些东西,丢掉名誉地位的包袱、缠累,这样才能得着释放、自由。人能明白真理,实行出真理,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辖制,能正常尽本分敬拜神,这才是最宝贵的。明白了这些,我心里感到很坦然,这次选举我要摆正自己的心态来经历神的作工。参选不是为了争当带领这个地位,而是在参选的过程中来履行自己的责任,我愿接受神的鉴察,若是带着野心欲望参选,愿神的公义性情临到我。若是我落选了也不埋怨神,继续与神配合,力所能及地尽好自己的本分。当我摆正心态后,我被选上了教会带领。此时,我不再沾沾自喜,不再觉得是自己行、自己比别人强,而是沉甸甸的托付与责任,感受到神在我身上寄予的期望,我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与神配合尽好本分满足神,不辜负神对我的爱与拯救。

我看到神话中说到彼得对刑罚审判的认识:“是神的刑罚、是神的审判拯救了我,我一生活着离不开神的刑罚,离不开神的审判,我活在地上就是活在撒但的权下,如果不是神的刑罚审判来看顾我、来保守我,我会一直活在撒但权下的,我更没机会也无法达到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只有神的刑罚审判不离开我,使我总能蒙神的洁净,有神严厉的话语、公义的性情,有神威严的审判,我才蒙了极大的保守,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神的祝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经历中我也真实体会到了,神的审判刑罚是拯救人的光,是神最真实的爱,没有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今天的变化,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对我实际的拯救!是神的审判刑罚、责打使我看清了名利地位对我的苦害,也激起了我追求真理的勇气与决心,当我放下名誉地位的时候,我感觉放下的不只是一个地位,而是沉重的枷锁,内心感受到的是真正的轻松与释放。虽然现在有时还有这方面败坏性情的流露,但是我不再受它的控制、捆绑了,我有信心、有心志与神配合,只要我实行真理就能摆脱撒但的败坏性情,活出人的模样。在神这样的作工中,我真实地感受到了神对我的拯救是那么的实际,神的爱太大、太实在了。今后,我愿更多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追求真理,早日脱去撒但败坏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安慰神心。感谢神对我的拯救!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阿们!

上一篇:在撒但施行诡计时,你是怎么追求真理为神站住见证的?

下一篇:经历审判的转变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