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未分类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神的审判扭转了我错误的追求

播放速度

神的审判扭转了我错误的追求

加拿大 心恋

从小我的脸面地位心就特别重,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评价,也很喜欢享受那种被人高捧、夸赞的感觉,为了能让人说个好,我就是受再多的苦也感觉值得。信神后因着受脸面、地位心的支配,我常常因得不到人的夸赞、高看而痛苦、难受;尽本分总想出头露脸,一旦欲望得不到满足,情形就会受影响,还常常因此悖逆抵挡神。在神一次次的审判显明中,我才认识到追求脸面地位走的是错误的道路,是神话语的带领使我逐渐看清了脸面地位对我的苦害,扭转了我错误的追求,使我一点点挣脱出撒但的网罗。感谢神对我的拯救!

刚开始得知这边教会有电影组、素材组时,我心里很激动,心想:“如果我能在视频上露一面,我的父母、认识我的弟兄姊妹不就都能看见我了吗,那得多风光啊!”这时我便对上镜头蠢蠢欲动。但因着本分的缘故,我一直没有机会接触电影组,后来听说有演员培训我就积极参加,虽然有人说我年纪太小,上镜几率特别小,我心里有过失落,但我仍是坚持去参加,不愿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后来教会负责人让我到电影组操练尽本分时,我感到十分庆幸,心想:“到电影组尽本分,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啊,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我真到了电影组,不管是尽哪方面本分,那上镜的几率都会很大了呀!”这仿佛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同时我也心存感激:既然神给了我这个操练的机会,我可一定得好好尽本分,不能辜负神的心意啊!由于教会负责人只是让我先跟着操练,并没有明确说我就是尽培训演员本分的,我就猜想:“教会负责人他们是不是还要考验我一段时间,看我适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呢?那我可得好好表现,抓住这个机会,不然就不能留在电影组了,那以后能上镜露脸的机会就更微乎其微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积极参与培训,随身拿个小本,听到关键的地方我就赶紧用笔记下来,每次发到组里的相关资料我也认真去看,做笔记,想要装备更多有关表演方面的知识,以便在尽本分的时候能发挥出来,这样我留在电影组尽本分的几率就大了。在培训演员的时候我尽力地表现自己,好让大家看到我在演戏方面还是比较通的,也为以后能上镜表演打基础。当时我住的地方离培训地点很远,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忙忙碌碌的,有时感觉也挺累,但一想到自己能在电影组尽本分,我就觉得受这点苦不算什么,每天配合的心劲儿特别大。几天后,演员培训的两个姊妹带了一个弟兄来培训,并介绍说弟兄是她们的新配搭,坐在一旁的我很惊讶,有点不知所措,心想:“是不是我近来表现得不好,所以负责人又找了新的人员来顶替我了,那我在电影组还能尽点啥本分呢?演员都是三四十岁的,像我这么小的估计也当不了全职演员,这样,我不就得离开电影组了吗?那以后上镜露脸的机会可就没有了……”看着大家都争先恐后地练习时,我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身上也没劲儿了,仿佛这几天尽本分的火热劲一下子都被抽走了,我失落到了极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好不容易熬到结束,回家的路上我觉得天都是灰暗的,脑子里特别乱。无助之下我来到神的面前祷告,求神带领开启我明白神的心意。看到神的话说:“撒但败坏性情在人里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的追求都是什么?人想得什么呢?在撒但败坏性情的驱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标方向都是什么?是不是与正面事物相违背的?首先,人总想做明星、名人、名角,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想出大名,露大脸,光宗耀祖,与正面事物一点也不相符,再一个,与神主宰人类的命运这个规律是背道而驰的。为什么这么说呢?神要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伟人、名人、高大的人、惊天动地的人?是不是这样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说说。(脚踏实地,当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哎,脚踏实地,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能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其中一个。还有呢?(敬畏神远离恶。)”(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神话语的揭示使我认识到,追求出头露脸,总想当明星、名角让人高看这是反面事物,这样的追求是与神的心意背道而驰的。想想自己来电影组不是为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神,而是为了有机会在电影中露脸,让认识我的人都羡慕、高看我。当组里来了一个弟兄尽演员培训本分,我便认为是要取代我,担心自己不能留在电影组,那我以后上镜的机会就更小了,所以就消极软弱、痛苦难受,这都是因着自己的野心、欲望破灭了导致的。我的痛苦都是来源于错误的追求观点。神并没有要求我这样活着,神只是让我做个脚踏实地尽好自己本分的人。现在我得按着神的要求去追求,去实行,这样既能蒙神称许,还活得轻松,多好啊!接下来不管教会安排我在哪里尽本分,我都得摆对存心,放弃自己的野心欲望,要为满足神尽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之后负责人告诉我让我继续尽演员培训的本分,在尽本分期间,我不再注重怎么能上镜露脸了。看到弟兄姊妹身上的长处,我就主动学习、寻求,大家也都鼓励我,尽力帮助我,当我扭转了自己的错误观点,把心用在本分托付上时,我心里感到踏实得安慰。

不久后,出乎意料地,我被选为电影《叩门》主人公女儿的扮演者,当时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想到自己能在电影中出现,认识我的人都能看到我的表演时,我心里就特别激动,觉得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在拍摄的时候,我积极地迎合,主动去问周边的弟兄姊妹怎么能演得更好,有时一个动作或者表情不自然,我就反复地练习;陪主人公走戏我也铆足了劲地去表现,争取把自己最好的表演效果展现出来,让大家都看看我演女儿这个角色还是挺合适的;对于大家的提点我也全盘接受,一点不消极。整部片子的拍摄过程中,我的心劲儿莫名的大,仿佛什么难处都打不倒我。同时也担心在拍摄期间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生怕自己的角色会被换掉,直到我参演的镜头都拍摄完毕后,我悬着的心才完全放下来,心想:等电影上传以后,家乡的弟兄姊妹就能看到我了,到时他们肯定都会羡慕、高看我……可没过多久,上面交通说《叩门》的剧本需要重新修改,特别是主人公女儿的角色定位需要成熟稳重一些,年纪从原来的二十出头变成了接近三十。当听到这些的时候,我心里便开始紧张起来,心想:现在剧本这样一改,是不是就会把我换掉呢?之后我就特别关注电影组的安排,尤其是对演员的调整,当看到演员表中还是写着我来饰演女儿时,我就暗自高兴,但在没有正式开拍之前,我还是有些担心、顾虑,时刻关注着演员表有无变动;为了能继续演女儿的角色,我在导演面前刻意表现出自己成熟的一面,有什么观点都在心里斟酌几遍才发表,生怕自己表现太冲动会让大家觉得我不稳重;我也开始注重自己每天的穿着打扮够不够成熟,有时一天换了两三件衣服才满意。有一天中午,导演突然告诉我下午让我和一个姊妹一起再试一次镜,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心里一沉:看来还是要换掉我呀!看到安排试镜的这个姊妹不管是长相气质,还是年龄、性格,都很符合新剧本中女儿的角色,我能继续演女儿的希望几乎没有了!瞬间,我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点劲儿都没了,下午的试镜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不出所料,最后还是因为我不够成熟,不适合这个角色,决定让那个姊妹来饰演。这样的变动,我一时难以接受,心里难受极了,等大家都走后,我一个人跑到厕所里蹲在地上直掉眼泪,心想以后还会不会有我这个年龄段的角色让我演呢?同时心里也很抵触:“导演明知道我不合适,还安排姊妹和我试一次镜,这不明摆着让我丢脸吗?现在全电影组的人都知道我的角色被换掉,大家会怎么看我啊,会不会觉得我不是一个对的人,所以不适合上镜、不配拍电影见证神呢?我连个女儿的角色都没演好,那以后我还怎么有脸培训弟兄姊妹呀?导演应该也不会再考虑让我做演员了吧?那我不就再没有上镜的机会了嘛!早知道我就不参演这个角色了,现在不仅没有上镜的机会,还丢人现眼了一番,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反面的东西像开了闸的水一样呼呼地往外冒,压都压不住。那几天,我总觉得自己被换角色是个丢脸的事,聚会对我来说都是煎熬,我的心情很沉重,每天都提不起劲来,尽本分时也不去想该怎么配合会更好。和演员走戏时,我还总受换角色的影响,受地位脸面的辖制而活在消极被动中,演员的表情、动作有哪些不合适,我也丝毫看不出来,只能做些表面工作。心里的痛苦也日益渐增,无助中我默默向神呼求:“神啊!我失去了电影里饰演的角色,心里感到很痛苦、软弱。神啊!我现在灵里十分黑暗,求你开启我明白你的心意,带领我明白真理。”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把我败坏性情的根源问题揭示了出来,“人活脸面,树活皮”“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些撒但毒素早已成为我的生命,我处处都是为自己的脸面地位而活。有露脸的机会、能让人高看的时候我就信心百倍地配合,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当女儿的角色定位改动后,我担心自己会被换掉,为了能继续饰演这个角色,我便绞尽脑汁地表现自己;当失去角色后,我就痛苦、难受,觉得颜面尽失,在弟兄姊妹面前抬不起头来,甚至还消极对抗,对神的托付掉以轻心、应付糊弄。我常常为脸面地位患得患失,活在痛苦、压抑中,心灵不得释放,这都是撒但对我的苦害啊。今天临到这个环境,是神的作工临到了我,是对付我的地位之心,更是神对我的拯救。神给我尽本分的机会,是借着本分来让我经历神的作工,对神产生真实的认识,最后能得着真理,脱去败坏性情,达到蒙神拯救。其实不管人尽什么本分,都是为了尽上受造之物的功用来见证神、满足神,而不是为了自己能出风头、露大脸。我尽演员培训本分,也很清楚选一个合适的演员对一部电影是多么重要,我应该考虑的是谁演哪个角色更合适,更有分量,更能达到见证神的果效。可自己却丝毫不考虑神家利益,处处为自己能否上镜考虑打算,看到自己实在太卑鄙了,我这样的追求太低贱、太不值钱了!现在我失去了神的同在,落在黑暗中,这是神的公义,是我的所作所为太令神厌憎、恨恶了。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你们认识到这个性质的严重性了吗?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这样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当神,想让人把他当神来拜,想取缔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赶走在人中间作工的神,从而达到他控制人、吞吃人、占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潜意识里都有这样的欲望与野心,人人都活在这个撒但败坏的实质里,都活在与神敌对、背叛神、想成为神这样的撒但本性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话使我感到十分扎心,原来总想让人高看的性质就是想当神,是想要取缔神在人心里的地位,实质是与神为敌、是背叛神的,这不就是天使长的本性嘛!想想外邦那些明星就是追求让人吹捧、高看,当人的心里都满了他们的形象时,心里就没有神了,人都把他们当神来敬拜,这不就是在与神争夺地位吗?外表上我尽着本分,但追求的是上镜露脸,让人高看,想在人心里有地位,实质就是在与神争夺人,和天使长的本性是一样的呀,要是这样一直追求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会触犯神的性情,遭到神的咒诅惩罚。想到这儿,我心里既害怕又厌恶自己这样的撒但性情。感谢神的作工带领,若不是神的审判刑罚,我到现在都还麻木无知觉,仍在这错误的道路上追求、狂奔,最后落得个遭神厌弃、淘汰的下场!同时我也深深地感受到,神所摆设的环境是神公义性情的彰显和流露,更是对我极大的拯救和保守!这时的我心里不再埋怨,而是对神满了感谢。

看到神的话说:“不求在人面前如何,让我满足不是更有价值、更有分量的吗?不更是永永远远的终生喜乐平安吗?”(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你做事别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鉴察,接受神的检验,这样你的心就摆正了;你总惦记做给人看,那你的心总也摆不正。”(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明确地给我指出了实行路途:作为受造之物,理当追求活在神的面前,注重实行真理,做神所喜悦的人,这样活着才最有价值。感谢神的带领保守,渐渐地我不再受脸面地位的辖制,也能把心投入到自己的本分上,情形也越来越好了。在拍摄《叩门》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几乎全程都跟主要演员一起排练、走戏、拍戏,不可避免地也会和扮演女儿角色的姊妹一起排练。刚开始的时候我感到很尴尬,面子上也过不去,总感觉和姊妹之间有隔阂,但想躲又躲不了。有时看到姊妹走戏找不到感觉,我心里还会闪过一丝恶念,心想:电影还没上传之前,谁演这个角色都不敢说完全确定,如果你演不好,那我是不是还会有机会参演呢?但心里立马就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流露太自私卑鄙,太恶毒,灵里也受责备,想起自己的本分是神交给我的托付,我应该把自己的利益先放在一边,面向神在本分上尽到自己的忠心,追求让神满意才是最有意义的,借着祷告,自己的心态慢慢得以扭转。过后我也主动和姊妹谈心、敞开自己的流露,有时间也会和姊妹一起探讨表演方面的路途,姊妹有问题了也会找我聊,感觉到我们灵里相通没有距离,我心里也释放自由,感谢神!

一天下午,负责人说我们工作人员的名字需要写在电影片尾的演职人员表里。当时我听到这话,心里一阵窃喜,随即就陷入自己的小心思里:我没有在这部电影的镜头里出现,要是演员表里写上我现在的化名,那家乡的弟兄姊妹看到是不是也不知道这部电影有我的参与呢?那我是不是应该写以前的名字呢?……只要一空闲下来,我心里就会不由自主地被这些事缠绕。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你做每件事的时候都得检查个人的存心对不对,如果能按神的要求做,跟神的关系就正常了,这是最低标准。借着你察看自己的存心,若有不对的存心出来的时候,你能背叛它而且能够按神的话去行,这样你在神面前就成为一个对的人……你做一件事有没有价值、意义,就看你存心对不对,就看你观点正不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与神的关系如何》)神的话说得清楚明了,人尽本分做事的存心对不对,观点正不正,这很关键,这直接决定了人做事有无意义与价值。人若能心存敬畏,一心只为满足神、见证神,哪怕做的事情很小,也会获得神的称许,有神的祝福伴随。相反,若人的存心不是为满足神、见证神,那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粪土,一文钱不值,甚至还会遭到神的厌憎、恨恶。反省中我认识到自己虽然没能做演员在电影中出现,但却想着利用演职人员表里的名字变相地炫耀、显露一下自己,让别人看到我虽然没有上镜,但还是个导演助理,也算挺好的了,自己的卑鄙存心真是太令人作呕了。借着寻求祷告我的心也平静了许多,不再苦恼演职人员表上到底要写什么名字,而是踏踏实实地把自己现在的灵名写上。立时觉得活在神面前真的很轻松。之后看到上传的《叩门》电影时,我的心里感觉很充实,满满的都是对神的感谢和赞美。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我们电影组又接到了新的剧本,随之而来的便是新一轮的选定演员。刚接到新剧本时,我发现其中有三个店员的角色是二十到三十岁之间的,我的心里又有些许的盼望,身不由己地盘算着:“上部电影我属于后期配合,这次的电影不知道我能不能上镜?就目前来看,我的年纪也就够得上饰演这三个店员的要求,不知道可不可以参演?那我该怎么表现才能让弟兄姊妹选我,让导演看中我呢?教会里的姊妹都没有演戏经历,如果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她们,那她们会不会演得比我还好,最后我落选呢?这次好不容易才有了适合我年纪的角色,要是不把握住这次机会,恐怕以后上镜的几率就更小了……”但想起自己在上部电影《叩门》中所经历的一幕幕,我意识到自己又开始为能露脸而计划打算了,便来到神的面前祷告,愿识破撒但的诡计,站在真理一边背叛肉体,单纯地为尽好本分满足神活一次。

看到神的话说:“做事别总为自己,别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人的利益,别考虑自己的地位、脸面、名誉,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尽本分有没有掺杂,尽没尽上忠心,尽没尽上责任,尽没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你一考虑这些,你的本分就不会差太多……”(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也让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和要求,我们能放下自己的脸面地位和个人的打算,把本分放在第一位,处处想着神家利益,这样才能满足神。想到这次试镜中肯定会有一些对表演陌生的姊妹参与,她们平时都没参加过培训,可以说都是新手,我虽然是试镜中的一员,但我也是尽演员培训本分的,我更应该尽我所能地帮助大家一起进入,争取把我们各自最好的一面都发挥出来,共同为着我们的电影能拍出最好的果效而努力,这是我的本分,更是神的心意。后来我们组织了几个适龄的姊妹来参与试镜,在试镜之前,我们一起交通了几段神的话,借着交通我们明白了一些神的心意,我也不再考虑最后自己能不能饰演,而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其他姊妹入戏、找感觉,并把自己悟到的、看见的都分享出来,一心想着能把自己的本分尽上,争取在这次的环境中不留下遗憾。感谢神的开启,我发现这样实行后尽本分时就会得到以前没有的亮光,弟兄姊妹也都特别放松,在试镜的过程中,大家都互相帮助、提点,整体下来我心里都很踏实、有享受,与上次试镜女儿角色的感受完全不一样。试镜结束后我还是照常投入到自己的本分中,没有被试镜结果到底如何而影响,真是感谢神的保守!过了几天,导演发信息说让我和其他两个姊妹去试装,并说经过大家衡量决定让我们三个饰演店员的角色,下午就可以一起走戏练习。我心里很平静,愿珍惜神给我这次尽本分的机会,尽自己所能地去配合,不再为自己能出头露脸而做,只为满足神、见证神献上自己的一份!

回顾神在我身上的一步步带领和拯救:我因深受撒但哲学的熏陶败坏,树立了错误的追求观点,总想出名、露脸,获得人的夸赞、好评,在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走的正是与神背道而驰的道路,若不是神的拯救之手及时临到,我还会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最终遭神惩罚、淘汰。感谢神用审判刑罚来唤醒我,带领我一点点脱离脸面地位的捆绑、控制,扭转了以往错误的追求观点,并给我指出了正确的人生方向,使我体会到了放下脸面地位,按着神的要求实行真理,面向神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人生正道。神的作工真是太实际了,感谢神对我的拯救!

愿将一切荣耀都归于至高无上的全能神!

上一篇:第一部分 介绍

下一篇:在尽本分中你有哪些应付糊弄的表现? 你是如何解决应付糊弄达到对神忠心的?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