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第二辑)34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34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河南省 钱旭

我是个名誉地位心很强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想得到人的好评,若是落后于人或周围人对自己评价不好,心里就特别难受。没信神前我为地位名誉苦苦奋斗、拼搏,碰得头破血流,最终也没有什么收获。接受神末世作工后,一姊妹看我文化素质不错就鼓励我,让我好好信神,好好追求,预备好身量为神担负担,当时我心里就想:在世上追求出人头地没能成功,信神后一定要凭着我的知识与能力在神家大展宏图、出人头地,让世上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对我另眼相看,让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都对我高看、仰望。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能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我拼命地吃苦付代价,不管是严寒还是酷暑,只要是带领安排的我都毫无条件地接受顺服,路远不怕苦,孩子没人照看也不顾,世人的讥笑毁谤也不理,只要能把本分尽好,带领能看重就行。因着我外表的热心追求,再加上文化素质比别人高,教会一直提拔我,两年时间里我便由一个小组负责人逐步升级到小区讲道员,真是一路扶摇直上。无论到哪儿都有弟兄姊妹的热情接待与高看仰望,一时间觉得自己在家乡方圆十来里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了,因着名誉地位心得到了满足,我别提有多高兴了,整天心里美滋滋的。得到地位之后的我更是热火朝天、干劲十足,天天忙着下教会给别人交通、谈,尽最大努力完成带领安排的工作。

半年后,我被提拔为小区配搭。因小区带领比我信的时间长,所以我们在一起相处时我总是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唯恐姊妹看不起自己,和教会带领、讲道员见面或与接待家庭一起聚会交通时,我常常察颜观色,看她的眼色行事,她若不高兴或皱眉头了,我就受辖制觉得肯定是自己交通得不好,就不敢再往下交通了,有时怕说错我还顺着她的话说,心里虽受压抑,但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外表也不露声色。此外,我还在暗地里跟姊妹争斗,尤其是当我们一起见教会带领时,我总想交通得比她好,让弟兄姊妹对我刮目相看。可我越是这样想越交通不出亮光,每次交通后教会带领都说还是小区带领交通得好,每当听到此话,我心里就像刀扎一样难受,脸上火辣辣的,头也不敢抬,坐在那儿一声不吭。之后,我再和小区带领一块见教会带领时就感觉特别受捆绑、辖制,心想:这该咋办呢?交通吧,怕弟兄姊妹嫌我交通得不好,不交通吧,又怕回去小区带领指责,而且坐在那里一直不交通,自己心里也受刑罚,那场合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呆,心里还生闷气,觉得教会带领势利眼,看不起我,气小区带领显露自己,太狂妄。我越是这样争竞,神越是对付我。一天,我又和小区带领一块见教会带领,本想借着聚会解剖其中一个教会带领做事没原则、太自私卑鄙,谁知刚提到此事,那个教会带领就先发制人,劈头盖脸地说了我一顿。当时几个人眼睛都盯着我,我顿时感到脸面丢尽,难堪至极,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气得我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心想:这真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的责任,却全推到我身上,并且还当着小区带领和几个教会带领的面说,让我的脸往哪儿搁?以后我还怎么作工作?他们谁还服我?小区带领又怎样看我?我越想越气,以至于她们后来的交通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坐在那儿一天都没说话。散会后我回到接待家庭,趴在床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我这是何苦呢,孩子在家不能照顾不说,在外尽本分还得受气,越想越感到信神太苦了,要不是信神,咋会受这份窝囊气?干脆回家做个教会带领算了,一边尽本分一边还能照顾家……想着哭着,可一想到撂托付背叛神,我心里更难受,无奈之中,我便来到神面前向神诉说自己的情形。祷告后圣灵在里面责备我:失去脸面地位了你难受,你想离开,当你争脸面地位时,神在你心中有地位吗?这时我又想起神话说:“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不知羞耻的贱货!”神话的揭示像一把利剑直刺我的心,也唤醒了我的灵。是啊!在神眼中我就是一个在粪土中滚来滚去的蛆虫,丑陋低贱得一文钱不值,就是地位再高,人再高看,也改变不了自己原有的身份与实质。而我不知自身的卑贱,总想让人高捧、仰望,总想在人心中有地位,神那么伟大、那么圣洁,尚且道成肉身卑微隐藏在人中间,从不宣扬自己的身份让人高看、仰望,也从不强迫别人听从于他,我一个蛆虫不如的人,有何资格让人高看?自己指责别人行,别人指责自己就不让,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不是太狂妄霸道、无法无天了吗?认为自己是小区配搭,地位比教会带领高,自己有资格教训人,我这不是太没理智了吗?再想想今天神家安排我和姊妹一起配搭,是为了让我们能同心合意作好小区的工作,通行神的旨意,可我不仅不从姊妹的交通中吸取她的长处,与她和谐配搭,共同解决弟兄姊妹的难处,反而处处跟姊妹比高低,比在人心中的地位,比不过时就耍小性子生闷气,猜测人、埋怨人,当神兴起人、事、物对付我使我颜面尽失时,甚至想撂挑子背叛神,真是胡搅蛮缠、不可理喻!我越揣摩越觉得这一段时间自己的流露太丑陋,尤其是面对教会带领的指责时自己所表现的丑态,更让我感到蒙羞惭愧、无地自容。在神话的揭示审判下我对自己的地位之心有了一点认识,也有了一点恨恶自己、背叛肉体的心志,于是我主动向那个教会带领道歉,交通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心里感觉踏实良心得平安。

2007年年底,小区合并时准备精简一些带领工人,并对带领工人实行民意测调,根据三条标准来决定带领工人的去留。为了保住地位,我不顾天寒地冻,路滑难行(那年雪下得特别大),整天骑车跑着落实带领工人的情况,晚上还要与另一名小区带领整理落实好的资料,每天熬到夜里三四点,有时甚至能熬通宵,但再难再苦我都心甘乐意,一来为了完成任务,二来为做给小区带领看,心想:就凭我这没日没夜地干,神家也不会把我调整下去,再说了,论素质、论交通、论看问题的能力、论在小区担托付的年限她们几个都不及我,凭这些我也不会被精简掉的。谁料,当把所有带领工人的资料落实、整理好,该确定小区带领工人人选时,小区带领却带来了一个姊妹(小区讲道员),让她做小区配搭,并说让我先回家等通知,不让参加这次小区带领工人的聚会了。听到此话,我好像一下子掉到了冰窟里,心里痛苦极了,我不停地在心中质问神:神啊,我白天忙、晚上忙,辛辛苦苦付出那么多,难道这些天的“代价”还不足以换个带领的地位、保住我的“原职”吗?她们什么苦也没受却享受现成的,而我却……真是太不公平!那个素质差的姊妹都能留下我却不能,到底我哪方面不如她?再说了,刚来的这个姊妹比我信的时间还短,我做小区配搭时她还是个讲道员,这次却让她做小区配搭,这对我太不公平了吧!……就这样,我带着一肚子的不服不满、怨言牢骚回到了家。一路上,感觉车子好慢好沉,我的心也很沉。回到家见到家人,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又想到这次凡放下的都属于七种人之列,以后永远没有再做带领工人的希望了,那我以后还怎么追求呢?回到教会我又怎么面对弟兄姊妹呢?我痛苦消沉,又感觉无助,便来到神前诉说自己的情形。祷告后,看到神说:“他的全部作工中所付的代价没有丝毫的甘心,只是在搞交易,并不是为尽本分而甘心付出,而是为了达到交易的目的而甘心付出,这样的付出又值几分钱呢?谁又能称许他那不干不净的付出呢?谁肯对这样的付出而颇感兴趣呢?”“一旦我的手开始作事,这些人便蠢蠢欲动,充当急先锋,他们只想冲在队伍的最前列,深怕不被我看到,做他们认为是对的事情,说他们认为是对的话语,但他们从来就不知道,他们所作所为从来都是与真理无关的,他们的行为都是在破坏、搅扰着我的计划。”神话使我蒙羞无言,开始反省这些日子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没日没夜地辛苦劳作,比任何人都“忠心”,特别能付代价,全都是为博得带领的认同、赞赏与器重,为保住自己带领的位子,根本不是为满足神尽好本分而甘心付出,我这种带着存心交易的花费付出,怎能蒙神称许呢?怎能被神看中呢?当我的劳苦付出没得到回报时就鬼性发作,不服不满、怨气冲冲,对神误解、埋怨甚至论断,一下子活在了消极中,再也无心往前走信神的路了。回想自己为保住地位充当急先锋,不顾一切地冲在前面,深怕别人看不到的种种表现与心理动态,当失去地位欲望破灭时牢骚满腹、自暴自弃的丑态,才看到自己灵魂深处的肮脏、卑鄙,真让神恶心厌憎!神啊!你太全能、太圣洁,你深知我内心深处的卑鄙、肮脏,也厌憎我不干不净的付出花费,你为让我能得洁净得变化才这样一直对付、熬炼我,这次撤换正是你对我极大的爱与拯救,我不再跟你讲理了,愿意顺服你的安排,无论把我放到哪儿我都顺服。

大年初二,小区带领下通知见我,并安排我到××地方做教会带领,我赶紧答应了,心想:不管怎么说,教会带领大小也是带领呀,也比回家做个跟随的强,这次合并小区精简掉多少带领工人,不知多少做区带领、小区带领的都一放到底,我起码还比她们强些,还能做教会带领。再说,像我这做小区配搭的,在教会做个教会带领还是绰绰有余的,虽不是有价值培养的一类,但也是合格使用的一类,只要好好干,照样有机会再次被提拔到小区做带领工人。可神作事就是这样奇妙,我越是认为自己好,越被神显明得一无是处。一天,小区带领让我帮她整理带领工人的资料,我无意中翻到她汇报工作的底稿——一份对调整好的带领工人的分类表,看到此份列表,我首先往可培养的带领那一栏里找,结果没找到我的名字,合格的一栏里也没有,而在试用一栏里第一个就是我的名字。顿时,我好像又一次掉进了无底深坑,感觉无比凄凉。那一夜我心里真是翻江倒海、起伏难平,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想:你这个小区带领有没有搞错啊?会不会看人呢?难道在你眼中我做个教会带领也不合格?哼!我就不相信我不合格,这回非干出个样来让你看看……为了争口气,也为了证实一下自己的能力,回到教会后,我就准备大干一番。刚刚聚完会我就赶紧催福音、扶持不聚会的人,马不停蹄地奔忙于弟兄姊妹中间,有时白天忙不过来,晚上就住在弟兄姊妹家交通扶持他们,但无论我怎样苦口婆心地交通仍无济于事,不聚会的人还是扶持不起来。看到自己的付出没有任何回报,我就开始嫌弃、定规这些人。就在我满腹牢骚准备放弃他们时,又接二连三地听到“恶信”传来:这个聚会点××不聚会了,那个聚会点××不聚会了,这个接待家庭不信的丈夫回来不让用家了,那个家庭不信的儿媳反对也不能用了,还有的传福音的弟兄姊妹说“你们带领再卡福音定额,就不信了”……听到这些,我如同五雷轰顶,几乎瘫软下来。还没等我回过神儿来,小区带领的条又来了,说我们教会的福音果效最差,还说若再抓不上去就等着被撤换回家吧。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我惊呆了,感觉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坐在那儿再也不想动了,我心中困惑不已:神啊!你怎么这样跟我过不去呢?为什么我越想让教会好,教会却越乱呢?我又不是没付代价,难道我的付出你一点也没看到吗?难道我做个教会带领都不合格吗?困惑中,我看到神话说:“你若凭着你的能力、你的知识去做你的事业,那你永远是一个失败者,你永远是一个没有神祝福的人,因为神不接纳你所做的一切……”“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既信神,就得得福,还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证地位比不信的人高,这样的观点在你们里面不是存了一年两年的事,而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们的交易脑袋太发达。”神话的揭示使我认识了自己狂妄自大不服输的本性,总把自己看得很高,总想用自己的努力与代价来证实自己的能耐,想来个一鸣惊人,给自己争口气,让那些低估自己的人蒙羞,从而获得人的赞赏、夸奖和高看,在神家出人头地、争个脸面风光,却不认识自己的半斤八两,更不认识一切的工作都是神自己在作,人若离开神的带领单凭自己的能力去作工永远是一个失败者,永远得不到神的祝福。同时也唤醒了我麻木已久的心灵,使我认识到自信神以来自己内心一直隐藏着“要在神家出人头地、让人高看”的欲望,这么多年自己尽本分全是受这个存心欲望的支配在与神搞交易。当看到自己有希望做高一层的带领时就干劲冲天,当看到自己没了地位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浑身瘫软无力,从来没有真正为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付出,而这些追求、盼望、地位之心都是神所厌憎的,是来自撒但的,人越追求这些,离神的心意与要求越远,所以神才兴起环境一次次来对付我,来改变我的追求,使我不再受撒但的捉弄和苦害。明白神心意后,我不再消极软弱,并在神面前立下心志,愿接受神的鉴察,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与奢侈的欲望,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地尽本分,以自己的忠心来满足神。

然而我被撒但败坏太深,血液、骨髓里都是撒但的毒素,已成了我的生命,使我身不由己地受它的控制与摆布,身不由己地沿着撒但指引的路往前行。两个月后我又被提为小区配搭,过了三个月又被提为小区带领。做小区带领期间,我的旧性又开始发作,追求地位名利的野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为了得到上层带领的夸奖,为了让弟兄姊妹对自己有个好印象,我又开始不辞劳苦地花费付出,特别是为了不让弟兄姊妹抓把柄,说我不作实际工作,我就使劲花费、奔跑忙碌,整天不停地给教会带领、执事聚会,聚了一圈又一圈。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段时间下来,我迎来了各教会带领工人对自己的好评和弟兄姊妹对我的高看仰望,他们有的说我对教会有负担,对弟兄姊妹有爱心,交通有路途,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还有的人说我追求真理,能撇能舍等。就这样,我被地位名誉冲昏了头脑,更加卖力奔跑、花费,奢望着一直活在这样的“鲜花与掌声”中,丝毫不知苦与累。作工中我干脆来了个“大包干”,不管是事务性的事还是教会中的工作,不管是该配搭做的,还是该讲道员做的,我都“大包大揽”,找家、找人时不跟配搭商量,教会弟兄姊妹不管反映啥问题,我都亲自出马解决,完全把配搭和讲道员给架空了,我名誉上是个小区带领,实质上却成了一个“总管家”,结果路没少跑,苦也没少受,工作却干得一塌糊涂:配搭和一名讲道员失去圣灵作工需撤换,迟迟没选举出来;有些该调换的教会带领不能及时调换,耽误了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一个教会带领因受家庭辖制撂托付回家了,从别处调来一个,干了一星期又撂托付了,可我为了不让其他教会带领说自己不作实际工作,只忙于给他们轮班聚会,而将这个教会找教会带领的事一拖再拖(达一个多月),导致那个教会的弟兄姊妹生命受亏损,怨声载道;2008年底上面要求重新调整带领工人,把凡属七种人的带领工人都淘汰,我为了维护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不能严格按上面的要求执行,有时即使看出某人不合格该撤换,我也不当面给其交通、撤换,大多是让配搭或讲道员去做,自己充当老好人,若是提拔培养哪个人我就亲自给其交通,想让人知道他是我提拔的,以便日后能听自己的。导致各教会带领工人迟迟调换不好,把工作搞得一团糟,我也被撤换做小区配搭。我再次因失去脸面风光而心中不服,与神抵触,以至于当姊妹接我的工作时,我心里还在赌气,心想:你有本事,这些实际工作你一个人都干完吧,不让我干才轻松呢!心里一下子把工作全撂完了。当姊妹点我工作作得不好,并指出工作上的偏差时,我表面上没反驳,心里却跟她抵触,结果不到两个星期,我完全失去了圣灵作工,落入了黑暗之中,被安排回家灵修反省。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心里难受极了,痛苦的滋味简直无法表达,真想放声大哭一场,但又怕接待家庭的姊妹听见后会小看自己,便强忍泪水趴在床上。这下子,我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生活好像没有了目标方向,回到家虽没消极得不吃不喝,但也只是勉强支撑着,心想:再怎么样也不能因没带领地位而不聚会、不尽本分,这要让弟兄姊妹都知道了,会怎么评价我,我得让弟兄姊妹看看,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比别人身量大点,比别人追求,即使没了带领的地位,我也照样不消极。于是我就每天聚会、吃喝神话,自己出去传福音。本想着灵修一段时间神家还会提拔我,可三个月过去了,还没听到神家要提拔我的任何消息,我等不及了,就在心里跟神讲理:神哪,你都熬炼我三个月了,还不说用我,你还要熬炼我多长时间呢?半年后的一天,我收到一个通知,说是小区配搭要见我,我心里高兴极了,心想:唉呀!可算盼到这一天了,就知道神不会把我忘记的,熬了有半年了,小区里也该用我了吧。谁知,小区配搭和我见面交通后却说:“你在熬炼中还没学到功课,现在还不能用你,你还继续在家反省吧。”姊妹的一席话如同当头一棒,顿时我坐在那儿呆若木鸡,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地位之心始终放不下,特别是听说××、××都被提拔做带领工人了,就更受不了了,心想:我不比××强吗?为啥提她不提我?这以后弟兄姊妹会咋看我呢?不让到小区里尽本分,起码在教会给我个位呀?……我越想心里越难受,回家之后一想起这事就感到软弱无力。一天,教会带领对我说教会里缺少一个小组负责人,让我给她参谋一下,看谁能做,我心想:眼前放着一个现成的你看不到,还找谁去?带领走后,我就想:别说她不让我干,即使找我干,我也不干,我是做带领的料,做个小组负责人不是大材小用吗?不干,绝对不干!第二天见教会带领时,她说小组负责人找好了,我蒙羞加惭愧,只好“忍气吞声”地“顺服”神的安排。不久,一个教会带领(失去圣灵作工,把工作安排与带领的交通领受偏了)聚完会急匆匆地跑来告诉我说:“神的工作马上要结束了,现在是神击打牧人羊群分散的时候,环境也恶劣,以后也没有谁给你们聚会了,你和你母亲一起聚就行了,看你们不好好追求,还有机会吗?”一席话猛地震醒了麻木已久的我,带领走后我不禁失声痛哭,跪在神前向神祷告:神啊!我恨自己太瞎眼悖逆,不认识你的作工,不明白你拯救人的心意,更不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不好好追求真理,追求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却一直受撒但的愚弄败坏,一心追求地位脸面,追求出人头地,死死地抓住这些黑暗的东西不肯松手,沿着与你背道而驰的路越走越远。当你的爱、你的审判刑罚一次次临到我的时候,刚硬悖逆、麻木痴呆的我不但不接受顺服,向你献上感恩赞美,反而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与你讲条件、搞交易,没有丝毫顺服的成份,你多年的心血换来的是我对你的误解埋怨、不理不睬和无声对抗,我哪有一点人性理智?神啊!按着我的所作所为该遭你的惩罚咒诅,但你还一直宽恕忍耐我,等待我慢慢苏醒,重新振作起来,神啊!我太不是人了!……就这样,我哭着祷告着,心中满了对神的亏欠与懊悔。之后我又看了一段神话:“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却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就你们现在的思想、现在的观点不也都是如此吗?……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神两刃利剑的话语直刺到我的心灵深处,把我内心深处的东西都给挖掘出来了,再想想自己自信神以来所经历的一幕幕,我才认识到这些年来自己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活脸树活皮”“争做人上人”这些撒但毒素苦害太深。这些东西指引着我人生的追求方向,已成了我生存的动力,成了我的生命,使我身不由己地为这些东西活着,追求出人头地让人高看仰望,追求名誉地位处处显露自己、维护自己,一旦失去名誉地位,没有了脸面,就感觉活着也没有价值没有意义。信神前为了得到地位做人上人,苦苦奋斗拼搏,一次次失败、跌倒、不服,爬起来之后还继续争,即使碰得头破血流还是旧性不改;信神后又想在神家大展宏图、出人头地,为了做带领让人高看仰望,脸面风光,让人围着自己转,在人心中有地位,就拼命地撇弃、花费,不辞劳苦地奔波忙碌,得到地位后就欣喜欢乐,干劲十足,欲望达不到就消极难受、不服不满,与神抵触对抗,甚至远离神背叛神,被地位脸面折磨得痛苦不堪、死去活来,甚至被捉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这些年来我真是被撒但弄瞎了眼睛,油蒙了心窍,看不透撒但的诡计,撒但就是给人一个虚无的名利地位让人苦苦追求,想想自己这些年被撒但的思想观点控制、苦害为地位名利奔波忙碌的种种丑态:为了地位脸面,我谨言慎行,变得诡诈卑鄙,与弟兄姊妹之间互相你争我夺、勾心斗角,不能正常相处;为了地位脸面,我不甘屈居教会带领一职,竭力地借尽本分来显示自己的能力与才华,以期待再次得到提拔;为了地位脸面,再被提拔时我不知感恩图报,仍一味地为实现自己的欲望而努力,尽本分中尽为自己说话,维护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该调整的带领工人不能及时调整,该撤换的人怕得罪人自己不去撤换,竭力地以外表奔跑、花费、受苦来迷惑人,换取人的高看仰望,把人都带到了自己面前,工作也搞得一塌糊涂,结果不但自己让神恶心厌憎失去圣灵作工活在黑暗中,还耽误了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坑害了弟兄姊妹,成了打岔搅扰神工作、作恶的人。看看自己追求到现在真理没得着,生命没进入,性情没变化,作工全是打岔,真是一无所获,我这种追求法与保罗又有什么区别呢?走的不正是与神为敌的敌基督道路吗?那我追求来追求去结局还不是受惩罚吗?正如神话说:“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从彼得与保罗实质的区别上你应明白,凡不追求生命的都徒劳!你信神跟从神你得有爱神的心,你得脱去败坏性情,你得追求满足神的心意,你得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从神就得为神献上一切,不应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你得做到满足神的心意,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

神一次次审判刑罚的作工征服了我,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使我从迷雾中走出来,看清了人生的方向,找着了信神该追求的目标。我不愿再让撒但苦害愚弄,不愿再受它支配追求那一文不值的低贱丑陋的东西,更不愿再追求做带领让人高看,只愿顺服神的安排,站在合适的位置上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注重追求生命性情的变化,追求顺服神、爱神,成为一个有真理有人性的人,愿意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走追求真理被成全的路,不愿再步保罗的后尘。我从心底里发出对神的感激之情,是神爱的责打管教使我有了这些收获,对地位名誉的追求也放下了一些。在后来的尽本分中我感到轻松释放了许多,虽然现在尽本分时还会有个人的存心掺杂和奢侈欲望,但能借着祷告随时让神咒诅,竭力背叛自己追求满足神。若没有神的审判刑罚,不借着那两年的试炼熬炼,我的地位之心很难脱去,多亏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