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拯救

2020年7月9日

中国山东 依晨

神的话说:“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不管是话语严厉、审判、刑罚对人都是成全,实在太合适了,神历世历代都没有作过这样的工作,今天作在你们身上,使你们领略到了神的智慧。虽然你们里面受了一些痛苦,但总觉着心里踏实得平安,你们能享受到神这步作工,这是你们的幸福。不管以后能得什么,总之看见今天神在你们身上作的工作全都是爱。人不经历神的审判、熬炼,总是在外面做、外面热心,性情总也没有变化,这能算是被神得着吗?现在虽然人里面还有许多狂傲的东西,但人的性情比以前稳定多了。神对付你也是为了拯救你,当时可能你受一些痛苦,但到有一天,你的性情得变化了,那时回头一看,神所作的工作太智慧了,到那时你也就能真正明白神的心意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读完神的话我深有感触,就想起自己以前挺狂妄的,野心欲望特别大,总是追求名利地位,跟人争、跟人比,活得没有一点人样,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之后,我才对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一些认识,开始懊悔、恨恶自己,做人也老实低调了一些,我真实地感受到神的审判刑罚的确能变化人、洁净人。

神的拯救

2005年,我接受全能神一年多就被选上了教会带领,面对神的高抬和弟兄姊妹的信任,我向神祷告立下心志一定好好尽本分,还报神爱。很快,我就投入到教会工作中,弟兄姊妹有些情形、难处,我就找相关神的话帮助解决,虽然交通得浅,还是有些果效,弟兄姊妹也说听我交通能得到一些帮助。后来,因为我尽本分有些果效,带领就让我负责几个教会的工作,我心里很高兴,尤其看到自己比配搭的姊妹领受神的话快,带领也器重,就更是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带领眼中可培养的“苗子”,是教会里不可多得的人才。渐渐地,我越来越狂妄,觉得自己有点真理实际了,不再注重读神的话反省自己,临到事也不寻求真理,总是自满自足、高高在上,瞧不起弟兄姊妹,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受败坏性情的辖制不能正常尽本分,我不再交通真理凭爱心帮助,而是不耐烦地教训他们:“神作工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贪享肉体,就不怕落在灾难中受惩罚吗?”“你再不好好尽本分,等着被淘汰吧。”看到弟兄姊妹都受我辖制,不愿意见我,我不但不反省自己,还埋怨是弟兄姊妹不追求真理。

没过多久,带领来跟我们聚会,我还以为要提拔我,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带领说我生命进入太浅,不会交通真理解决问题,不适合再负责几个教会的工作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子就蒙了,脑袋一片空白。散会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到家的,只记得一路上流着泪,心想:我这么卖力地尽本分,不但没有“升”反而还“降”了,这下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啊?既然不能负责大范围的工作,就在这个小范围里尽本分还有什么意思!那些日子,我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痛苦煎熬中我向神祷告,求神开启带领我能够明白神的心意。祷告后,我心里平静了许多,看到神的话说:“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别看你们现在跟随着,对这步工作有点认识,但就你们的那个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这个地位之福总挂心头。为什么多数人总消极起不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前途‘暗淡无光’吗?……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读完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原来神摆设这样的环境就是为了对付我里面的地位之心,使我能反省自己,走上追求真理的正路。想想我信神以来一直热心追求,撇弃花费,真是为了追求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其实我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出人头地的野心欲望,根本不是为了追求真理,所以得到地位之后我就自满自足、不思进取,被撤换后不但不反省自己,还消极软弱,埋怨神,甚至想撂挑子背叛神,我真是没有良心理智,太自私卑鄙了。今天临到撤换是神对我的保守,我不应该消极、误解,应该寻求真理来解决自己的败坏。于是我就来到神面前跟神祷告:神啊,我不愿再追求地位了,我愿意顺服你的主宰安排,好好追求真理,尽好本分来满足你。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开始注重读神的话、反省自己,再流露狂妄性情时就有意识地祷告神、背叛自己,这样实行一段时间心里踏实多了,和弟兄姊妹也能正常相处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我又被选上了教会带领。没过多久,我负责的教会要和另外一处教会合并,那就要重新选举带领了。临到这个环境,我的地位心又开始作祟,很怕失去这个带领的地位。当我与另一处教会的带领一起聚会的时候,发现她们领受神话、交通真理一般,我就觉得这次选举,带领的位置非我莫属了。为了稳坐这个带领的位置,让更多的人看到我的工作能力,我就主动提出去解决一处薄弱教会的问题,并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于是,我每天在教会中忙着聚会交通解决问题,交通当中我就有意谈自己以前是怎么作工作的,作工果效怎么怎么好,当时带领又是怎么器重我的,也有意谈出另一处教会的带领作工当中的失误、偏差,变相地贬低姊妹抬高自己。神鉴察人心肺腑,因着我尽本分存心不对,神就向我掩面了。那段时间我不停地忙碌,可尽本分就是没有什么果效,而且我嘴里还长满了红疙瘩,喝水都疼,我心里特别难受,“我来这个地方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没解决什么问题,作工也没有果效,这下带领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也没有工作能力啊?别到时候还没选举就被提前撤换了,那可太丢脸了!”想到这里,我恨不得一下子就解决所有问题,可是不管我怎么交通,教会的问题就是迟迟得不到解决,我心里煎熬到一个地步,就来到神面前向神呼求:“神啊!我落在了黑暗中什么问题也看不透,神啊!肯定是我抵挡了你,求你开启带领我,我愿意反省自己,向你悔改。”

后来,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你们的口中含着不义之人的舌头与牙齿,你们的言行犹如那引诱夏娃犯罪的毒蛇一样,互相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在我前争夺自己的地位,争夺自己的名利,却并不知我在暗中观察着你们的言行,在你们未来到我眼前以先,我早已将你们的心底摸透。人总想逃出我的手心,又总想避开我的双眼的鉴察,但我却从未躲开人的言行,而是有意叫人的言行都触及我的双目,以便我能刑罚人的不义,能审判人的悖逆。所以,人背后的言行却总在我的审判台前,而且我的审判从未离开人,因为人的悖逆太多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神审判揭示的话语使我胆战心惊,不由得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为了确保能够坐上带领的位置,让更多的人高看、崇拜,我竟打着交通真理解决问题的幌子来证实自己、牢笼人心,处处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把弟兄姊妹当作竞争对手,玩诡计、耍手段,我这哪有一点信神之人的样式,哪有一点人性?这与那些为了一口食物而互相争夺的动物有什么区别呢?我真是太自私、太卑鄙了!我的所作所为就是在作恶抵挡神,早已触犯了神的性情。今天临到病痛、作工没有果效,正是神对我的责打管教,神的心意是让我能反省自己,能悔改变化。我就反思,为什么我总是追求名利地位,把名利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呢?这都是因为撒但的迷惑、败坏,撒但借着学校的教育、社会的熏陶把各种毒素、哲学灌输到我心里,就像“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等等这些撒但哲学已经深深扎根在我的心灵深处了,成了我的本性,我总是凭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性情越来越狂妄自大,特别崇尚名利地位,总想出人头地做人上人。因着我不走正道,活在争名夺利的撒但性情当中,两眼墨黑什么问题也看不透,也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问题,耽误了教会的工作,我这哪是在尽本分,简直是在作恶啊。我俯伏在神面前向神悔改:“神啊!我尽本分争名夺利不务正业,糊弄你,欺骗你,我该遭咒诅,神啊,我不愿意再这样下去,我愿意向你悔改。”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你们应该这样祷告说:‘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无底深坑、硫磺火湖里面,我无非也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读完神的话,我有了实行的路途,不管撤不撤换我的本分,我有没有地位,都应该追求真理来尽好自己的本分,在尽本分中注重实行真理,脱去撒但性情。接下来,我就摆对自己尽本分的存心,注重安静在神面前读神的话、祷告神,把教会存在的问题向神交托仰望,和弟兄姊妹一起寻求真理,很快教会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我心里对神满了感激,感到神太真实、太可爱了,神就在我的身边,给我摆设各种环境来洁净、变化我,也认识到信神走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路太关键了。

半年后,我又多负责了几处教会的工作。我知道自己名誉地位心太重,性情也太狂妄,就切切跟神祷告,使我能摆对自己的存心把本分尽好。当时,我和王姊妹一起配搭,看到姊妹看问题比较透彻,处理问题也成熟、老练,我就经常主动向她请教,学习她的长处。几个月下来,我在交通真理解决问题、处理教会各项工作上都有不少长进,弟兄姊妹也高看我,我不由得又欣赏起自己来:虽然我信神年头不长,但交通真理不比姊妹差,现在处理问题也比较老练了,看来我是有点身量了。我里面的那种狂气又不断地往外冒,争名夺利的心也越发膨胀,与姊妹在一起总想凡事让她听我的,看到弟兄姊妹都赞同她,工作中也是她占主导,我心里就抵触、不服,“我都操练了这么长时间了,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了,而且我的素质也不在你之下,同样是带领,凭什么总是你占主导,什么事都听你的?这样下去,我这个带领岂不是形同虚设?”为了超过王姊妹,我就更加努力地装备神的话,聚同工会商量工作,姊妹发表完意见我就有意挑毛拣刺,找漏洞、偏差,然后再发表我的“高见”,贬低姊妹抬高自己。一段时间后,商量工作时几个同工都比较赞成我的观点,临到什么事也开始主动向我寻求,听取我的建议,看到弟兄姊妹都围着我转,我心里特别享受。后来,王姊妹因着受到共产党眼线的跟踪监视不能出来尽本分了,教会工作就暂时由我一个人负责,我当时没有感觉到工作压力大,反而觉得很轻松:终于什么事都可以由我一个人说了算了。当时我也意识到这样的想法不对,但并没有在意,也没有反省自己。

直到有一天,带领通知我去外地聚会,偌大一个范围只选了十多个人,无意间我还听说要我负责一项重要工作,我心里美滋滋的,就觉得我是这个范围中最优秀的。我高兴地与四个弟兄姊妹一起坐上了火车,可就在中途,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我们几个被警察跟踪抓捕了!审讯没有结果,共产党以“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判处我两年劳教。判刑后,我陷入熬炼中,对神产生误解、猜测:为什么在我要被重用时却被抓捕入狱了呢?是不是神拦阻,借此要把我显明淘汰了?是不是我再也没有尽本分蒙拯救的机会了?在极度的迷茫与痛苦中,我多次痛苦流泪地向神祷告:“神啊,我不明白你的心意,总感觉你厌弃我、不要我了,神啊,求你开启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中我该怎样进入。”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一次,同监区的姊妹偷偷地把她抄写的一段神的话给了我,神说:“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当时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临到这个环境是神对我的试炼,神的心意不是为了淘汰我,是让我能更好地反省认识自己,进入真理,洁净变化我的败坏性情,我不应该消极、误解神,更不该凭自己的观念想象揣测神的意思,应该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真理,好好反省认识自己。

一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不由得又思想神为什么允许这个环境临到我,想到神的话说:“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是真心实意地恨恶吗?为什么我多次这样问你们呢?为什么我一再重复这样的问话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当时我在心里也不停地反问自己:“我恨恶大红龙吗?真的恨恶大红龙吗?……”又想到一段《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里说:“有人说:‘我最恨大红龙,大红龙逼迫我、追捕我,我早就看清大红龙的邪恶嘴脸了,我已经背叛它了。’你说你背叛大红龙了,那你真实顺服神了吗?你的心真实爱神了吗?背叛大红龙得有实际表现,如果你里面还有许多大红龙毒素,你还能凭大红龙的观点看事,这就足以证明你并没有背叛大红龙。不管你心里多恨大红龙,你对大红龙的思想观点、邪说谬论都没有分辨,你的看事观点、你的所作所为还都满了大红龙毒素,这怎么能说你背叛大红龙了呢?你里面的思想、人生观、看事观点都跟大红龙一样,都是属于大红龙的,所以你还是活在撒但权下。……要想真正脱离撒但的权势,就必须得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把我们里面所有的撒但毒素彻底清除干​​净,能从心里爱神、顺服神,这才是真正背叛大红龙了。当我们心里有真理掌权、神话掌权,能尊神为大,永远地顺服神、敬拜神,再也不受大红龙的迷惑与辖制,撒但再也败坏不了我们了,这种情况下,才可以说是真正脱离撒但的权势了。”对照这段话,我认识到自己恨恶大红龙只是因为它抓捕迫害弟兄姊妹、搅扰破坏了神的作工,这还不是真正的恨恶、背叛大红龙。真正的恨恶、背叛大红龙是因着看透了它的邪恶反动实质,能从心底真实地恨恶它,能背叛自己里面的大红龙毒素。借着这次亲身经历大红龙的抓捕迫害,酷刑折磨,还有强行洗脑,让我看透了大红龙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恶魔,看清了它迷惑人、败坏人的丑恶嘴脸。大红龙大肆鼓吹“无神论”“唯物论”,竭力地否认神的存在,却一个劲高举自己,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把自己吹捧成是人民的大救星,让人都把它当神来敬拜、信奉,妄想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大红龙真是太卑鄙、邪恶、无耻了!而我跟大红龙的实质有什么区别呢?神高抬我让操练尽带领的本分,学会交通真理解决问题,让人能认识神、顺服神,我却借着尽本分的机会处处显露自己,总想让人高看我,都听我的,这不是跟神唱反调吗?我对配搭的姊妹嫉妒、排斥,总是故意抓她的毛病,贬低她,甚至巴不得她被撤换才好,好让我一个人在教会说了算,这不是搞独裁吗?这不是受“一山不容二虎”“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些大红龙毒素支配吗?想到神的行政里说:“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反思自己的种种表现,我这哪里是在尽本分,就是在作恶抵挡神啊!我的所作所为早已触犯了神的行政,如果不是神的管教临到,不是神借着这个环境制止了我作恶的脚步,就按我的本性、野心欲望发展下去,肯定会为了得到名利地位不择手段,到最终作出大恶遭神惩罚。认识到这些,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已经到了这么危险的边缘却浑然不知。如果没有大红龙这个恶魔作反面衬托,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里面有这么多大红龙毒素,的确就是大红龙的子孙,更不能真正恨恶背叛大红龙,追求脱去大红龙毒素。临到这样的患难、试炼,我才被迫反省自己、向神悔改。看到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洁净我,我从心里感谢神对我的拯救。

在监狱的日子里,我就常常反省自己,特别后悔自己没有珍惜以前尽本分的机会,一直追求名利地位,凭撒但毒素活着,作了许多违背真理、伤害弟兄姊妹的事,也使教会的工作受到了一些拦阻、搅扰,我伤神心太多了,留下了太多的亏欠和遗憾。那个时候我才从心里渴慕追求真理,经历神的刑罚审判,早日脱去大红龙毒素,活出个人样来。当我顺服下来,在这个环境中学到一些功课时,令我想不到的是,我被提前一年释放了,这更让我看到了大红龙就是神手中的一个棋子,是为成全神的选民效力的。出狱后,我又尽上了本分,当再一次被选上教会带领的时候,我没有了以往得到地位时的那种得意和兴奋,而是感到责任重大,这是神给我的一份托付,我一定好好珍惜,竭力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尽好。经历这一次一次的责打管教,我被撒但蒙蔽的心灵终于得到了苏醒,认识到只有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正确的追求目标,我现在追求名誉地位的欲望不那么强烈了,身上的狂气也越来越少了,也能和弟兄姊妹和谐配搭正常尽本分了,终于活出了一点人的样式。我深深感受到,我有这点变化来之不易,这都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感谢全能神对我的拯救!

下一篇: 永远的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原来我是这样的人

“若是没有神的审判刑罚,我会一直凭着撒但的败坏性情活着,争名夺利,嫉贤妒能,不维护神家的利益,活不出正常人性,永远都得不到神的称许,永远是神恶心、厌憎的人。”此时,海宁对神给她安排了那么多的环境和人事物来洁净、变化她的良苦用心有了一些实际的体会,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激。

神话语带领我走出婚姻的悲剧

她原本有一个殷实、幸福的家,丈夫的突然背叛令她活在了仇恨与痛苦中,甚至想与第三者同归于尽。就在这时,全能神的拯救之手临到了她。通过读全能神的话,她看清了人类邪恶、堕落,夫妻之间互相背叛的根源,明白了怎样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走出了婚姻破裂的阴霾。

实行真理才有和谐配搭

主人公在教会尽制作电影道具的本分,因在业务方面比配搭的弟兄好,还有一些工作经验,和配搭的弟兄思路上产生分歧时,他总认为自己的思路、方案好,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建议,不能与人和谐配搭。借着神一次次的责打、管教,主人公对自己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有了一些认识,找到了和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尽本分的路途,体会到了按真理实行的甜头。让我们一起看看主人公是如何变化的吧!

一封迟发的信

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使我重新走上了追求真理的道路。虽然现在我身上还有很多的撒但败坏性情没有得着洁净,但我相信只要我按照神的话去实行,就能逐渐地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满足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