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话改变了我

中国江苏 平凡

2018年冬天,教会安排我尽文字本分,我心想,以前我就尽过这个本分,还是有一些基础的,应该能尽好。到了组里才发现文稿的类型跟以往不一样,我对整理这类文稿的原则也不掌握,所以每整理一篇我都祷告神寻求真理,在原则上多琢磨,不明白的就向身边的姊妹询问,姊妹检查我整理的文稿,指出一些问题,我也能接受、采纳。一段时间后,我掌握了些原则,整理的一篇文稿还被作为例文发给弟兄姊妹参考,组里的姊妹都很羡慕我,我心里就沾沾自喜:我才来没多久,尽本分就有明显果效,看来我的素质不比组里的姊妹差,这有文字功底就是不一样啊。一天,组长让我整理几篇有些难度的文稿,我听后不但没犯难,心里还美滋滋的,想着组长把有难度的文稿交给我整理,不就说明我比其他姊妹有能耐吗,看来组长还是比较器重我的。渐渐地,我开始狂起来了,尽本分遇到难处我也不拿出来跟配搭的姊妹探讨商量了,认为她们也不一定能谈出什么高见,我自己琢磨琢磨就解决了。检查配搭姊妹的文稿时,我也不再征求她们的意见,总是自己说了算。记得有一次,我检查一个姊妹整理的文稿,没有征求她的看法就私自把一处自己认为不合适的地方给改了。姊妹有不同看法想再跟我商量商量,我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心想:“你才来几天啊,我不比你懂原则吗?我那样改肯定有我的理由,听我的没错。”我就语气生硬地对姊妹说:“这类文稿我整理好几篇了,不会有问题的。”姊妹看我持守自己就没再说什么了。后来组长检查这篇文稿时,结合相关的原则指出我修改的那一处确实不合适,还让我以后在原则上多求真、多寻求寻求。过后我也没有反省自己,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以后注意就行了。

神的话改变了我

两个月后,组长调到其他组尽本分了,教会带领让我先担起组里的工作。我很爽快地答应了,还在心里权衡着,组里就数我原则掌握得好,尽本分有果效,也只有我能胜任这个工作。接下来,组里的姊妹尽本分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难处,我都一一帮助解决,甚至觉得没有我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次,杨姊妹整理文稿遇到难处,让我帮忙看看,我不屑地说:“这个问题还不简单吗,把层次调整一下就行了。”不大一会儿,姊妹又说:“按你说的调整不行,觉得不是层次的问题,是这篇文稿交通真理不透亮,对人生命进入造就不大。”我有点不高兴了,心想:“这篇文稿是我挑选出来的,还能有啥问题?分明是你不掌握原则,不会衡量。我尽文字本分都这么长时间了,这么一篇简单的文稿,我能看走眼吗?你这不是怀疑我的工作能力吗?”我不乐意地走到她电脑前,拉动鼠标快速扫描一下,然后把我的看法跟姊妹说了说,姊妹皱了皱眉头,小声地说:“按你说的整理觉得还是有问题,要不寻求下带领吧。”我瞅了姊妹一眼,心想:“怎么跟你说不明白呢,就这素质还能不能尽这个本分啊?”我语气生硬地说:“这点问题还需要寻求带领吗?你实在不会整理我来整吧。”说完,看到姊妹低着头不再说什么了,我心里也有些受责备,觉得这么对待姊妹没有爱心,但过后我也没有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渐渐地,几个姊妹有问题也不怎么问我了,讨论文稿时,只要我不开口说话,大家都不敢说话,气氛很压抑,我灵里也越来越黑暗,整理文稿没思路,组里的工作果效也下滑了许多。就在这时,我临到了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

一天聚会时,我看到杨姊妹想对我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我就让她有什么话尽管说。杨姊妹这才说了出来,“姊妹,给你提个缺欠,你每次给我解决问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有时多问你几句你就不耐烦了,我都受你辖制了。”另一个姊妹接着说:“我也有这个感觉,你做啥事都不跟大家商量,自己就作决定了,你还经常持守自己的观点,不听取别人的建议,我们有不同看法想寻求带领你还不让,觉得你挺狂妄、挺自是的。”听姊妹都这样说,我有些不服气,在心里讲自己的歪理:你们都说我不接受你们的建议,一个人说了算,你们也不反省反省,是不是你们自己素质差,掌握不住原则,提的建议不合适?如果你们说的对,我能不接受吗?

第二天,带领来组里聚会,看两个姊妹不怎么说话,通过交通得知她们都受我辖制。散会后,带领给我交通,见我辩解表白,就对付我说:“你太狂妄自是了,让你负责组里的工作,你不凭爱心帮助姊妹,解决她们尽本分中的难处,还辖制人,总让人听你的,别人提出你整理的文稿存在问题,你也不当回事,就坚持自己的对。你尽本分独断专行,任意妄为,给文字工作带来打岔搅扰了,这两个月组员情形也不好,工作没什么果效,你再不好好反省悔改,只能被撤换本分了……”带领严厉的修理对付,使我感到特别扎心,尤其听到给工作带来打岔搅扰,我心里一颤,眼泪直往下流,我本想好好尽本分满足神,没想到却作恶了……那几天,一想到带领对付我的话和配搭的姊妹对我的评价,我心里就像插把刀一样痛苦、难受,没想到自己凭狂妄性情尽本分,给姊妹带来伤害,也给工作带来这么大亏损,这个过犯无法弥补啊。我越想越懊悔、自责,就来到神面前反省自己。

我看到神的话说:“别以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万丈,你并不比别人聪明,甚至可以说,你比任何一个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爱,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从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对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实,你根本不是什么有理智之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么,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么,所以我说,你甚至比不上一个对人生毫不觉察但却仰赖上天的赐福而种地的老农。你对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顾,竟然不晓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你们最好还是在认识自己的真理上下点功夫,为什么神并不赏识你们?为什么你们的性情让他厌憎?为什么你们的言谈让他恨恶?你们有点忠心就自夸,有点贡献就要报酬,有点顺服就看不上别人,作点小工作就目中无神。……明明知道自己信神却不能与神相合,明明知道自己一无是处却仍然自己夸耀自己,你们不觉着你们的理智已达到了难以自制的地步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揣摩着神的话,看到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真实情形,尽本分有点果效就觉得自己了不起,谁都不瞧在眼里,谁的意见也不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看到自己本性太狂妄了。想到我尽这个本分以后,掌握了一些原则,整理的文稿还被选为例文作参考,我的狂心就一发不可收拾,觉得自己是个人才,比周围的人都强,尽本分也不寻求真理原则了,就凭着自己的经验、头脑去做;姊妹提出我整理的文稿不合原则,我没有一点寻求的心,认为自己尽这个本分时间长,懂的多,看得不会错,就直接推翻姊妹的建议,姊妹有不同观点想跟带领寻求我还拦阻,导致问题不能及时得到解决,耽误了教会的文字工作……反省到这些,我看到自己狂得没有一点理智,丝毫没有敬畏神之心,流露出来的都是撒但性情,不但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给几个姊妹带来的也是压抑、痛苦,我这哪是在尽本分啊,分明就是在作恶。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要解决人的作恶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问题,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对照神的话,看到我失败的根源正是我有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我尽本分有些果效,有了一些经验、资本,就把自己端起来了,觉得自己比谁都高、比谁都强,谁的建议都听不进去,特别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甚至把自己的观点、见解当成真理让人接受、顺服,没有丝毫寻求真理、顺服神的心,尽本分独断专行、任意妄为,狂妄到了一个地步,目中无人、心中无神。我凭着狂妄性情尽本分,给神家工作带来的都是打岔搅扰,今天临到带领严厉的对付修理,制止了我作恶的脚步,这是神对我的保守与拯救啊。我想到那些被教会开除的敌基督,他们的本性都是特别狂妄自大,以多年的作工经验为资本,总想在教会里掌权,一个人说了算,尽本分任意妄为,无视真理原则,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谁对他们提出异议就打压、排斥谁,最后因作恶太多被开除出教会。再看看我流露出来的性情跟敌基督一样,走的就是敌基督的道路,再不悔改,不解决狂妄性情,这样下去就成敌基督了,最终只能遭到神的惩罚、咒诅。反省到这些,我感到恐惧战兢,觉得自己这种性情太可怕了,又想到自己嚣张跋扈的样子,感觉有点恶心了。我赶紧跪下来向神祷告,认罪悔改,不愿再凭狂妄性情活着抵挡神了。

聚会时,我跟姊妹敞开自己这段时间的败坏流露和经历认识,接下来愿与姊妹们和谐配搭尽好本分,也让姊妹监督我,发现我的问题及时给我提醒帮助、修理对付。之后在尽本分中,组里姊妹提出问题或不同的观点,我有时还会觉得自己的看法对,但不再像以往那么持守自己,能放下自己,有意识地寻求真理了。记得有次在探讨一篇文稿时,我们又产生了分歧,我强调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姊妹就问我:“你持守自己的观点,是根据哪条原则衡量的呀?”我一时无话可说,脸直发烫,心想:“是啊,我是根据哪条原则衡量这篇文稿的?”但转念一想,“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再怎么说我尽这项本分时间比你长,看得还是比你准的。”我就想反驳姊妹。这时,突然想到之前凭狂妄性情持守自己,总是“我懂”“依我看”“就按我的来”,结果给工作带来亏损,我得吸取教训,不能再凭着狂妄性情做事了。想到神的话:“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头脑能达到的或者是自身经历到的事都有限,不可能你一个人就是万事通,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什么都能做到,什么都能学会,这不可能,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达到,这是正常人性里应该具备的理性。所以说,你无论做什么事,是大事还是小事,都得有几个帮手在旁边,给你指点也好,给你提供参考意见或者帮助你做有些事也好,这能让你做事更准确一些,更不容易出错,更能少走弯路,这都是好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八》)是啊,世上没有哪个人什么都懂,就算懂得再多,也总有死角,有缺欠,还得需要大家帮助、指点。我尽这项本分虽然积累了一些经验,但我明白真理很肤浅,掌握的原则也很有限,多数时候只是凭着头脑、作工经验尽本分,就这样我还总觉得自己懂得多,不用听取别人的建议,真是不知自己半斤八两,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再看看身边的姊妹,她们尽本分有寻求的心,不明白的地方能放下脸面跟人寻求探讨,她们的活出比我强多了。我得放下自己,学做明智的人,倾听别人的建议,和姊妹一起配搭把本分尽好。当我放下自己根据原则衡量的时候,发现姊妹的观点是合适的,我就坦然地跟姊妹说:“你的观点符合真理原则,按着你的来吧。今天你这样交通,确实对我是个补足,我这人性情挺狂妄,容易独断专行,以后发现我有什么问题、缺欠,多给我提提。”当我这样实行时,心里感到踏实、释放,没觉得失去什么,反而通过大家的交通偏得了一份,在原则上也更透亮了。之后,我们一起配搭尽本分,大家也不再受我辖制了,都能释放自由地尽本分,组里的工作果效也逐渐好转了。感谢神!多亏神的审判刑罚,我的狂妄性情才有了一些变化,活出了一点人样,感谢神对我的拯救!

下一篇:嫉妒得医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基督徒日记——神爱带我走出争名夺利的痛苦日子

一称为败坏性情那就是人的实质。实质怎么解释?实质就是人赖以生存的根基,赖以生存的东西,就是人凭借这个东西活着,无论你活出来的是什么,你的目标方向是什么,你的生存法则是什么,这些性情都是你生活的工具、你生存的工具。就是你依赖这些性情活着,无论是保护你自己也好,或者是你追随邪恶潮流也好,或者是在这个社会、在这个世界上适应也好,或者逆流而上也好,你都是凭着这些东西活着。

严厉的审判 神爱的拯救

神的话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摆上环境审判刑罚我,是为了对付我里面的地位之心,带领我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不管神的话说得有多严厉,背后都隐藏着神的爱与拯救,并不是显明、淘汰我。这次若教会不撤换我的本分,任凭我一直追名逐利下去,我只会把弟兄姊妹都带到自己面前,严重触犯神的性情,最终一步步走向抵挡神的灭亡之路。但神不愿眼睁睁地看着我走错误的道路,兴起弟兄姊妹修理对付我、撤换我,又用他的话语开启、引导我,唤醒我麻木痴呆的心与灵,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神对我的爱是实实际际的,只是我太愚昧、瞎眼,对神作审判工作背后的良苦用心没有真实认识,把神的爱当作显明淘汰,我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不懂得理解父母,只知道伤父母的心,我深感自己对神的亏欠太多……

事奉神 别出“新”裁

人事奉神最大的忌讳是什么?你们知道吗?做带领的总想别出心裁、高人一等,搞个新花样让神看看他的本领到底有多大,却不注重明白真理进入神话实际,总想露一手,这不正是人狂妄本性的流露吗?

做诚实人有快乐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撒但法则对人的苦害与败坏。凭撒但的这一法则活着,人只能活在黑暗中,活在败坏中,活在痛苦中,只有做诚实人才能活在光明中,才能得到滋润,得着神的称许。将诚实人作为我做人的原则与标准,追求做一个神喜悦的诚实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