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痛

2020年7月9日

中国河南 悔改

全能神说:“那些被撒但败坏过的灵魂都掌握在撒但的权下,只有相信基督的人被分别出来,从撒但的阵营里拯救出来带到了今天的国度中,这些人不再活在撒但的权势下。虽然这样,人的本性还是在人的肉体中扎根,也就是说,虽然你们的灵魂已被拯救出来,但你们的本性仍是旧貌,你们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所以我的作工如此长久,就因为你们的本性太不可动摇了。现在你们都在尽本分中尽力吃苦,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你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背叛我重新回到撒但的权下,回到撒但的阵营里恢复旧的生活。那时的你们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有点人味、有点人样了,严重的会灭亡而且更会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而受重刑的。这就是摆在你们面前的问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以往我总认为自己信神十多年,能撇下一切跟随神,尽本分也能受苦付代价,经历中共的逼迫也没有退缩,我就感觉自己对神有忠心,不会再背叛神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后来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的时候,我苟且偷生,向撒但妥协,背叛神的本性彻底被显明了。每次想起这段惨败的经历,我心里都揪心地痛,就觉得这是终生遗憾的事。

永远的痛

那是在2008年的时候,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又开始了大规模地镇压、抓捕基督徒的行动。记得8月的一天,我得到通知,有很多处教会带领和弟兄姊妹都被抓了,我就赶紧联系一些弟兄姊妹来处理善后工作、转移教会财物,半个多月的时间就把教会的各项工作安排妥当了。我当时心里还美滋滋的,就认为自己能够在中共疯狂抓捕的时候挺身而出,维护教会工作,是最体贴神心意、忠于神的人。当我听说那些被抓的弟兄姊妹当中有人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做了犹大,我就特别地看不起他们,我暗立心志:如果有一天我也被中共抓了,就是死我也决不做犹大!我感觉自己信心挺大,但没想到的是,2009年元旦刚过,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又展开了代号为“雷霆3号”的全国性抓捕行动。一天,我正和几个弟兄姊妹聚会,突然就闯进三十多个警察,强行把我们带到了市公安局,对我们分开审讯。当时警察就逼问带领同工是谁,住在哪里,教会钱财有多少,藏在谁家,还恶狠狠地说“不老实交代就整死你!”我当时心里并不感觉有多害怕,就认为自己从小也受过不少苦,如果对我用酷刑,我还是能承受得住的,况且我尽本分有忠心,神肯定会保守我的。警察见我不吱声,就把我出入接待家庭的监控录像、照片都拿了出来,还把我那几个月去过的地方也都说了出来,让我承认。我当时就有些顾虑了,如果我不承认,他们也不会相信,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不做犹大。警察见我什么也不说,就气急败坏地骂我,说:“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他就一把推倒了绑着我的铁椅子,让我仰面朝天,然后他们找来一个注射器,将芥末油和辣根水混合的液体往我的鼻孔中注射,还往我的眼睛上抹,连辣带呛,我感觉就像要断了气一样,眼睛辣得睁不开,肚子也烧得火辣辣的。紧接着,警察又扒光了我的上衣,把我的两只手背到身后绑上,使劲往上抬,举累了他们就找来一个抽屉,用抽屉支住。我强忍着疼痛什么也没说。警察见这招不行,就用了更狠的一招,他们再次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然后找来两根导线,导线的一头绑在我的两个大脚趾上,另一头接在电警棍上,一边往我身上浇凉水,一边不停地按电门,我当时就被电击得浑身直抽搐,感觉心脏都跟着抽搐,那个滋味就像要死了一样,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半夜两点多。

第二天,警察又把我带到一个秘密审讯室,刚进屋我就看到地上血迹斑斑,特别恐怖,我心里有些害怕,就担心万一我被打死在这儿怎么办。这时,一个警察二话不说,拉着我的胳膊让我抱住铁椅子,然后一猛劲就把我连同铁椅子都推倒在地。我的两只手腕本来就被手铐勒出两道很深的口子,在往外渗血,两只手肿得跟馒头一样,倒地的那一瞬间,我感到钻心的痛,我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那些警察还说了很多抹黑教会的谣言,我听着他那些谣言鬼话感觉到直恶心,特别气愤,他们见我不吱声,又气急败坏地拿起电警棍朝我的身上、脸上还有嘴上不停地电击,蓝光直闪我不敢睁眼,只听到电警棍“噼里啪啦”的电击声,还能闻到我的皮肤被烧焦的味道。这时,一个警察就跟发了疯一样,拿起一个方便袋套在我的头上,直到我憋得快断气了才拿掉。一个警察猛踢我的下身,另一个警察又拿着一个直径约4公分的木棒朝我的身上不停地打,当时我就感觉我的脸肿得很高,两只眼肿得眯成了一条缝,身上多处都被烧焦了,两只手腕流着血,我感觉到心脏在收紧,呼吸都很困难,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一样。他们边打边恶狠狠地说:“我们这里有一百多样刑具,挨个给你用,在这儿死一个人就挖个坑埋了,打死白打死。你就是什么也不说照样判你十年八年的,就是把你打残了也照样判刑坐牢,即使你出去了下半辈子也不会让你好过。”听到这些话,我有些担心,我要真被打残废了,以后的生活怎么办。警察还说,我电脑里的资料他们都掌握了,我就是不说,他们出去抓人的时候也说是我出卖的,让教会的人都恨死我!让我臭名远扬,以后没脸见人。刚说完,我就听到一个警察说:“电脑专家来了,电脑里的资料都被打开了。”我心里猛然一惊:完了,我电脑里有带领、同工的资料,还有教会的人数,教会钱财的数额……当时我心里就有些乱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应对。到了晚上,那些警察在屋里支起了三脚架,他们把我的两只手背到后面用绳子绑紧,把我吊在了三脚架上,当时我的脚离地有两尺高,他们不停地摇晃我的身子,每摇晃一次我都感觉到我的两只胳膊钻心地疼,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这时,我想起警察说的“打死白打死,就是打残了也照样判刑坐监”,我心里就有些支撑不住了,“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儿?我才三十岁啊,我要是被打死了,这不白死了吗?我要是被打残了,丧失了劳动能力,我下半辈子怎么生活啊?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电脑里的资料、信息,我交不交代都一样,我要是交代一点他们也不至于把我打残吧?……”但我转念一想,不行,我交代了我不就是犹大了吗?我心里不停地争战,虽然也祷告神宁死不当犹大,但是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底气。时间一长疼痛得更厉害了,我就失去信心不再祷告神了。大约到了深夜两三点的时候,我实在承受不住警察的刑讯逼供,心里彻底崩溃了,就答应警察说出教会情况,他们这才把我放了下来,被放下来那一刻,我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两只胳膊一点知觉都没有,最后警察让我确认两个接待家庭的门牌和楼层号,我就承认了。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的一刹那,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心里惶恐不安,好像要大祸临头一样。想到神的话说“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我清楚地知道自己背叛神触犯神性情了,神肯定不会再饶恕我了,我心里很痛苦,也特别恨自己,我怎么就出卖了呢?要是再咬咬牙、多受点苦可能就撑过来了,心里特别懊悔、自责。之后,不管警察再怎么逼问,我什么也不说了。可一想到自己背叛神做了犹大,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犯,我心里就恐惧战兢,特别受煎熬,觉得自己信神的路走到头了,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样,可能就死在监狱里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就在被抓后的第四天早上五点多钟,趁着警察熟睡的时候,我悄悄把身上的绳子解开,竟然顺利地从窗户逃了出去。我几经周折逃到了一个弟兄家,赶紧写信把我的情况和出卖两个接待家庭的事告诉了教会带领,让他们做好防范,随后带领给我安排了安全的接待家。看到弟兄姊妹冒着危险接待我,我更加自责,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做了犹大,不配弟兄姊妹这样接待我,也没脸再见弟兄姊妹。尤其我看到神的话说:“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神的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每一句话都刺在我的痛处。患难中对神没有丝毫忠心的人是我,背叛神、出卖朋友利益的人也是我,伤透神心的人还是我,我苟且偷生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严重触犯了神的性情,不可能再得到神的宽容了,就等着受惩罚吧!我越想心里越难受,再也控制不住痛哭起来。

几天后,听说我出卖的一个接待家老姊妹被抓了,还被抄了家,我心里更恨自己。老姊妹冒着危险接待我、保护我,我却出卖姊妹,我明知道中共对基督徒有多残忍,我自己也受了这个折磨,我却为了自己保命把姊妹送到魔鬼手里,我这不是作孽吗?我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嘴巴,仆倒在地跟神祷告:“神啊,我背叛你,出卖了弟兄姊妹,我不是人,不配活着,我该遭咒诅、惩罚,就是死了也是你的公义。”那段时间,我每天坐卧不安,特别受煎熬,晚上也常常被噩梦惊醒,我就一个劲儿琢磨:我怎么就背叛神当犹大了?我信神这些年,一直撇家舍业为神花费,不管本分有多危险,从没有撂过挑子,怎么一夜之间就背叛神成犹大了?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背叛神的?……想想刚被抓的时候我也想站住见证,可当遭受酷刑折磨危及到性命,我就胆怯害怕了,又听到警察说“对信全能神的人,打死白打死”“打残了照样判刑坐牢”,我就担心自己真被打残了下半辈子怎么生活,我才三十岁,真要打死了不就白死了吗?听警察说他们已经破解了我的电脑密码,掌握了里面存放的教会信息,我就妥协了,觉得交不交代都一样,多少说点或许还能保命,我就苟且偷生做了犹大,我背叛神的原因主要就是我太惜命,贪生怕死。以往我一直认为自己能受苦,对神有忠心,谁背叛神我也不可能背叛神,这一被抓,一遭受酷刑,彻底把我显明了,我才看到自己没有一点真理实际,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临到试炼患难,有性命危险,随时就能抵挡神、背叛神。我看到神的话说:“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一篇》)“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虽然在‘肉体’的定义中说肉体受撒但的败坏,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来,不受撒但的驱使,这样,谁也难不倒人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掌握之中,我什么时候死、会不会被打残、下半辈子会怎样都是神命定好的。我的一切都来源于神,是死是活我应该任神摆布,就算真的被撒但迫害致死,但为神站住了见证,这也死得有意义、有价值。主耶稣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9:24)想想那些跟随主耶稣的门徒、使徒,有许多人为了传扬神的福音而殉道,他们的死是蒙神纪念的,他们的肉体虽然死了,但灵魂并没有死。而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做了犹大,这是永远的羞辱,活着也是死人,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想想当时我还以为警察已经掌握了教会信息,我交不交代都一样,其实我想错了,在大红龙的酷刑折磨中,神看的是我的态度,看我在撒但面前有没有见证,不管警察是否真的掌握了教会的信息,我都不该说,从我口里说出来,那就是我向撒但妥协,是羞辱的记号。我恨自己以往不追求真理,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贪生怕死,苟且偷生,向撒但妥协,活得没有一点人格、尊严。我更恨大红龙这个老恶魔,它极端地仇恨神、仇恨真理,疯狂地抓捕迫害神的选民,逼人否认神、背叛神,断送人蒙拯救的机会。我立定心志要跟大红龙彻底决裂,誓死跟随神!

有一次,我看到几篇得胜者的经历见证文章,看到弟兄姊妹在大红龙的酷刑折磨中,一个个都靠着神的话得胜撒但站住了见证,我更感到蒙羞。同样信神受迫害,人家怎么就能忍受痛苦站住见证,我怎么就这么自私卑鄙、贪生怕死,成了叛徒、犹大呢?一想到自己出卖弟兄姊妹成了撒但的笑料,我心里就像插了把刀一样,特别痛苦,没法原谅自己,心里特别消极。就在这时,我看到神的话说:“多数人都有一些过犯,比如有些人抵挡过神,有些人悖逆过神,有些人说过埋怨神的话,或者有些人做过一些对教会不利或者使神家受亏损的事,对这些人该怎么对待?这就要根据这个人的本性、根据这个人的一贯表现来定他的结局。……神每处理一个人都是根据当时的环境与背景,根据实际情况,根据人的所作所为,根据人所表现、所流露的,神从来不冤枉一个人,这是神公义的一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神是根据什么对待人》)我又听讲道交通,有这样一段话:“有一些人被抓捕以后因着软弱也出卖一点,但他没有为撒但效力,心里还在信神、祷告神,他出卖一点是因着身量太小,肉体太软弱,但他没有全部出卖,也没有为撒但效力,这就等于站住了见证。那些被抓捕后彻底出卖教会、出卖弟兄姊妹,还配合大红龙监视、抓捕弟兄姊妹,并且签了保证书永远不信神的,这些人就彻底被淘汰了,肯定得遭神咒诅。……以往有一些弟兄姊妹在监狱里因着软弱出卖了一点,后来良心受到责备,心里懊悔,痛哭流涕,恨恶自己,在神面前起誓,让神惩罚他,求神再让他临到一次环境,以便有机会作美好的见证满足神一次,他就这样常常祷告神,最后还能照常追求真理、照常尽本分,还有圣灵作工。这样的人有真实悔改,也是诚实人,神会施怜悯的。”(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看了这些话,我心里特别受感动,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神定规一个人是根据人产生过犯的背景、程度,有没有真实悔改,并不是根据一次过犯就定规人的结局,看到神的性情太公义了,神的公义里对人有审判,也有怜悯。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犯下这么严重的过犯,神没有淘汰我,还给我悔改的机会,开启引导我,让我明白神的心意,我真实体会到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神的实质太美善了。我心里更加懊悔自责,感觉自己太亏欠神了,就暗立心志:如果有一天我再被中共抓捕,我一定把命豁出去,就是被警察折磨死,也要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几个月后,教会又给我安排了本分,我心里特别受感动,我背叛神伤了神的心,可神仍以极大的宽容怜悯待我,给我悔改的机会,我愿意珍惜这个机会,好好追求真理,竭尽全力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

转眼间到了2012年12月,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又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抓捕行动,中共利用电话监控、跟踪盯梢等各种手段抓捕了很多弟兄姊妹。12月18号那天,和我一起尽本分的两个姊妹也因着电话监控被抓了,随后两个带领也被抓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又紧张了起来,我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已经被中共监控了,随时都有可能被抓,如果再次被抓,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好说。一想到这儿,我心里就有些害怕,但同时也清楚这一切都有神的许可,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不愿再考虑个人的安危,只愿作好善后工作尽好自己的本分,就是真的被抓了,我也要豁出命来站住见证,羞辱撒但。祷告后,我心里平安踏实了一些,就开始着手安排教会工作。感谢神,一个多月之后,教会工作基本恢复了正常。这次的经历,我感到不为个人利益活着,能尽上自己的本分,心里真的是踏实、平安,良心也得安慰。

每一次想起我背叛神做了可耻的犹大,我心里就揪心地痛,但也正是这次的失败、显明,我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些认识,也有了一些敬畏神的心,我看到神太智慧了,神就是利用大红龙抓捕迫害这样的环境,来显明我的败坏、缺少,我才认识自己、恨恶自己,开始脚踏实地追求真理,我看到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实际了。感谢神!

上一篇: 神的拯救
下一篇: 迷途知返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背叛神”的实际所指

神的心意是让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可我在尽本分中只注重多作工,追求在教会能有高的地位;神要求人能忠心尽本分,在临到难处时能体贴神的心意,背叛肉体实行真理,可我在尽本分中总是图省心省力,应付糊弄欺骗神,面对难处只知体贴肉体,喊苦喊难,消极怠工,甚至还想以撂挑子来解脱。

我学会了与人配搭

神的话说:“你们得达到为了神的工作,为了教会的利益,为了把弟兄姊妹都带起来,有和谐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补足,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来体贴神的心意,这才叫真实的配搭,这才是真正进入的人。”

摆脱束缚 得着释放

主人公的爸爸信神多年,一直传福音尽本分,也能受苦付代价,但就是不追求真理,总追求名利地位,在弟兄姊妹中间挑拨离间,甚至排斥人、打击人,严重搅扰了教会生活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经多次交通帮助始终不悔改。主人公根据神的话分辨出她爸属于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恶人,应该开除出教会。但受情感辖制不敢揭发、检举⋯⋯

分辨人岂可貌相

正如神的话说:“人衡量人的标准是根据其行为,行为善的则是义人,行为恶劣的便是恶人;神衡量人的标准则是根据人的实质是否顺服神,顺服神的是义人,不顺服神的是仇敌、是恶者,不管其行为好坏,也不论其言语对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