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2022年3月25日

河北 理智

1989年,我信了主耶稣。通过聚会、看圣经,我知道了天地万物都是神创造的,还知道主耶稣为了把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道成肉身被钉在十字架上,担当了人类的罪,我们信主后罪得着了赦免,还享受到了主赐的丰富的恩典与平安喜乐,我心里对主充满感激。后来,我一边上班一边传福音,聚会、查经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那几年,福音扩展得特别快,很快就建立了许多处教会,我也被选为带领,负责两个省的工作。之后,我就不上班了,一心扑在教会工作上,每天都过得特别充实。

1997年以后,教会出现了很多我解释不了的现象:福音不好传,祷告病也得不到医治,给人赶鬼赶不走,我讲道干巴巴的,没有亮光。教会同工也问我:“聚会讲啥呀?”我说:“实在不行就念圣经吧。”其实我知道,这根本不是办法,弟兄姊妹自己都会念圣经,用得着我们念吗?那时候,弟兄姊妹得不着浇灌供应,都消极软弱,教会的人数不但没有增加,原有的人还一个劲儿地退去,有的干脆不信了,甚至有的同工都回世界了。看到这种情况,我很着急,我和同工们常常禁食祷告,向主祈求,也向河南的牧师长老寻求。可不管怎么做,教会荒凉的光景始终没有改变。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心想:照这样下去,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建立的教会不就要垮了吗?等主来了,我怎么向主交账啊?我不成罪人了吗?不行,我得走出去,到别的教会去看看。

我先是拜访了我们那里最有威望的吴长老,可让我失望的是,吴长老讲的道也是老生常谈。后来,通过吴长老的引荐,我又到北京拜访了袁长老,他是位很有名望的长老,我认为他肯定能讲出亮光,把教会复兴起来。袁长老交通了三天,讲的还是他一辈子怎么为主作工花费、怎么受中共迫害的事,没有新亮光。唉!这北京算是白来了。后来,通过一个姊妹介绍,我见到了两个韩国传道人。我心想:“外国人接触圣经早,他们讲的道肯定比我们高,这回教会有救了。”没想到,他们同样是老生常谈,没什么新亮光。那时候,我彻底失望了,就向主呼求:“主啊!我该怎么办?该做的我都做了,该找的我也都找了,我实在无能为力了,真的是没路可走了。”

1998年年底,一位从河南来的上层带领给我们聚会时说,现在有一个叫“东方闪电”的派别,说主已经回来了。一听这话,我又惊又喜,这么多年就盼着主回来呢!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正高兴呢,就听上层带领说:“‘东方闪电’说主已经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发表了新的话语,他们不看圣经了,还说主道成肉身回来是女性。”话音刚落,在场的同工们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什么?主回来了?主回来了我们怎么不知道呢?主回来怎么能是女性呢?主耶稣是男性,主回来也应该是男性才对!”还有的说:“圣经上也没有记载主回来作新工作,说新话,‘东方闪电’说主回来了,这不可能……”我心想:“‘东方闪电’说主回来,作了新工作,还说神道成肉身是女性,这些说法在圣经里都没有记载,没有圣经依据,就不可能是神的作工。我们信主就根据圣经,离开圣经就不是信主。再说,主祷文里说‘我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6:9),‘父’不就是男性吗?神怎么能道成肉身成为女性呢?”我正琢磨呢,就听上层带领大声说:“你们千万不要信‘东方闪电’,他们说的这些都不符合圣经,我们要时刻儆醒,千万不能受迷惑了。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定要注意防范,要实行‘三不’政策,‘不听,不看,不接待’,绝不能让他们偷走咱们的羊……”同工会结束后,我又和上层带领聊了一会儿,他说有好多信主时间长的、比较追求的弟兄姊妹和同工信了“东方闪电”。我听后很纳闷,就问他:“这些人都比较明白圣经,也挺追求的,为什么会接受‘东方闪电’呢?他们讲的到底是什么道呀?”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说“东方闪电”的道不符合圣经,我们信主就是信圣经,没有圣经依据就不能信。还特别嘱咐我:“你是教会的带领,弟兄姊妹的生命都在你手里,这个时候你可千万不能糊涂,得守住圣经。主把这些羊交给你,你就要保护好,要是有一只羊被‘东方闪电’偷走,你就没法向主交账。”

上层带领走后,我就把他讲的这些内容一股脑儿地灌输给弟兄姊妹,不许他们接待陌生人,就是亲属也不能私自领进教会。如果有特殊情况,必须经过我同意,不论谁都得照办,谁要是不听就开除谁。我还跟他们说:“这样做都是为了你们好,因为你们生命幼小,不会分辨,容易上当啊!”后来,为了吓唬弟兄姊妹,我还照着上层带领的嘱咐编了一些谣言。为了拦阻弟兄姊妹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那时候我真是不择手段啊。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接受“东方闪电”的人越来越多,我就更加警觉了,只要一有陌生人跟我谈信主的事,我就怀疑他们是传“东方闪电”的。那时候我特敏感,看谁都像是传“东方闪电”的。

记得有一次,一个同工出去聚会正好碰上了传“东方闪电”的人,还听人家讲了一天的道,觉得挺好的,正听着,突然想起我在同工会上说过“谁接触‘东方闪电’的人就开除谁”,吓得不敢再听下去,赶紧跑回来向我汇报。说她听了一天,觉得挺好的,但怕被我开除,就没敢信。听了这事后,我瞪着眼把她数落了一顿,说:“我一再强调不让你们接触‘东方闪电’,你咋还见他们呢?主耶稣明明是男性,他们却说主回来是女性,这是多明显的错误啊,还听了一天,你就不怕我把你开除了?”姊妹急忙解释,但我还是不依不饶,说:“你不要再去那里聚会了,以后我亲自去。”后来在那处聚会点,我还真碰上了传“东方闪电”的人。他们给我见证神的末世福音,我本想跟他们辩论辩论,但一想到河南的牧师长老说“东方闪电”的人不是好人,我起身就要走。接待家姊妹劝我留下听听,可我没好气地把姊妹训了一顿。回去后,我跟同工们说:“那处聚会点的人肯定接受‘东方闪电’了,赶紧把他们开除,否则弟兄姊妹都跟着他们去信‘东方闪电’,那咱们的罪可就更大了,更没法向主交账了。”

1999年3月底的一天,一个信主的朋友来我家串门,说他们教会的光景挺好的。我一听就纳闷:“我们这边荒凉得都快没人了,他那边咋还挺好的呢?是不是他们也信‘东方闪电’了?”为了把这事弄清楚,我就给那边教会的负责人邢姊妹打了个电话。邢姊妹说他们不看圣经了,看的是《启示录》中的小书卷。我一听心就凉了,“完了,邢姊妹这是信‘东方闪电’了。她人性好,明白圣经,在弟兄姊妹中间比较有威信,她一信‘东方闪电’,那弟兄姊妹肯定都得跟着考察。不行!我不能眼看着弟兄姊妹都跟着她信‘东方闪电’。”第二天,我就坐上了去外省的火车。到了那儿我才知道,已经有二十多个弟兄姊妹跟着邢姊妹接受了“东方闪电”。我极力地劝她回头,可不管我怎么说,她都坚定地信“东方闪电”。从外省一回来,我就把邢姊妹他们接受“东方闪电”的事通报给了各教会。没想到,有些弟兄姊妹一看邢姊妹这么追求、有主见的人都信了,反倒对“东方闪电”不那么反感了,还觉得这有可能是真道,甚至有些弟兄姊妹开始偷偷地接待“东方闪电”的人。我还听说山东那边有一处教会一百多人都信了“东方闪电”,其中还有几个是我认识的比较追求的同工。

看到“东方闪电”遍地开花,越来越兴旺,我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去信“东方闪电”了呢?为什么连那些比较懂圣经、挺追求的同工也接受了呢?那段时间,有弟兄姊妹问我:“你说不让我们信‘东方闪电’,可为啥信‘东方闪电’的人越来越多呢?为什么只要他们一接受就拉不回来了?”我被问得哑口无言,心想:“是啊。‘东方闪电’到底讲的什么道?怎么这么吸引人?难道主真的回来了?”可又一想,“主回来不可能是女性呀,信主不看圣经,这道肯定不对!他们教会现在是兴旺,可能就是一时的,不会长久。我不能考察,也不能让弟兄姊妹接受。”于是,我把教会看管得更严了,坚决不让弟兄姊妹接触“东方闪电”的人。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到了7月份,我浑身开始浮肿,严重的时候一蹲下就站不起来了,弟兄姊妹为我禁食祷告也不见好转。医生说我子宫里长了个鸡蛋大的瘤子。我心里特别痛苦,忍着眼泪回到家里。我不禁反省自己:“临到这么大的病痛,这是不是主在管教我啊?经上说:‘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希伯来书13:2)一直以来,我一味地封锁教会,拒绝接待‘东方闪电’的人,不管他们怎么传主已经回来了,我一律不听、不接触,也不许弟兄姊妹寻求考察,我这样做已经明显违背圣经了啊。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东方闪电’讲的是什么道,可一有人传,我就一味地防范、拦阻,这是不是太鲁莽了?”那时候,我再也没心思、没精力抵制“东方闪电”了,就觉得自己孤苦伶仃,离神好远好远。我忍不住哭着跟主祷告:“主啊,我现在真的很软弱,难道你真的离弃我了吗?我怎么才能找回以往有你同在的光景啊?主啊,求你向我显现,救救我吧!”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活在极度痛苦中,但看到身边信“东方闪电”的人却很有信心,精神面貌也很好,尤其一个同工的母亲,前段时间还软弱消极得不想信了,可接受了“东方闪电”后,就跟死里复活一样,精神饱满,每天五点起床,七点准时出去传福音,到晚上才回家,信心可大了,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再看看我们教会的人呢,我和弟兄姊妹病的病,倒的倒,死气沉沉,一点生机都没有。我怎么也想不通:牧师长老总说“东方闪电”不好,是从人来的,不是出于神的,长久不了。可事实上呢,人家是越来越兴旺了。想到圣经上说:“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使徒行传5:38-39)“东方闪电”要是没有圣灵作工,光凭人能有这么大的信心吗?能这么兴旺吗?这会不会真是出于神的呢?要真是出于神的,那我这么抵挡“东方闪电”可就抵挡神了!

那时候,同工问我,能不能找个人给大家讲一场道解解渴。听到这话,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想想信主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自己挺追求的,没想到现在却把弟兄姊妹带得走投无路了,这怎么向主交账啊?有时候,我真想主动找信“东方闪电”的人,听听他们到底讲的是什么,为什么人听了这么有劲?

8月份的一天,苏姊妹带了两位弟兄来我们家做客,我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交谈中,王弟兄问我:“你说,人为什么要信神?”我说:“为了上天堂,得永生啊。”王弟兄说:“那要是上不了天堂人该不该信神?”我说:“那谁还信呀?”王弟兄微笑着说:“作为受造之物,敬拜造物的主是理所应当的,是人就应该信神、爱神,不应该为了上天堂而信神。”短短这几句话,一下子就说到我的心里了,我一个劲儿地点头。信主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这样讲过,不管是带领,其他派别的同工,还是海外的讲道人,讲的都是好好追求,以后能得福上天堂,根本没有人对怎么信神有过这么高、这么纯正的见解。我感觉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就赶紧向他们寻求怎么解决教会荒凉的问题。

王弟兄先跟我谈了一下律法时代末期圣殿荒凉的原因。他说:“在律法时代,圣殿原本充满耶和华的荣耀,任何人都不敢在里面胡作非为,可是到了律法时代后期,圣殿就成了兑换银钱、倒卖牛羊鸽子的买卖场所,早就没有了神的荣耀,成了贼窝、荒场。我们从主耶稣斥责法利赛人的话中就可以看到,当时在圣殿里事奉的祭司、文士、法利赛人,只是带领人搞宗教仪式、守规条,却不实行神的话,早就偏离了神的道,所以主耶稣来的时候,没有在圣殿里作工,而是在圣殿以外作了新的工作,凡是走出圣殿跟上主耶稣新作工的人,都得着了生命的供应,获得了圣灵的作工,有主的恩典伴随,而那些持守律法、不接受主耶稣新作工的人,就活在黑暗中,越来越堕落了。就像经上说:“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阿摩司书8:11)现在的宗教界就跟当时律法时代后期的圣殿一样,特别荒凉、黑暗,不法的事也越来越多,没有圣灵作工了,因为神的作工向前发展了,圣灵作工转移了,我们只有寻求主的新作工才能有活路啊!”听了王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原来教会荒凉不是主不要我们了,而是主已经作了新的工作我们没有跟上,我们只有寻找主的新作工,跟上神的脚踪,才能获得主的同在,才能有圣灵作工。王弟兄看我听明白一些了,又给我读了两段话。全能神说:“神要作成这一事实,让全宇之下的人都来朝见神,都来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别处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寻找真道,就如约瑟一样,人人都到他那儿去拿可吃的东西,都敬拜他,因着他有可吃之食,为了逃脱饥饿之灾,人都被迫寻求真道。整个宗教界都出现严重饥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干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会投靠他的。(《话在肉身显现·千年国度已来到》)人都无有信心看见我的荣耀,我也不勉强人,将我的荣耀从人的中间挪走,带到另一个世界,当人都重新懊悔之时,我便将荣耀显给更多的属‘信心’之人,这是我作工的原则。因为有荣耀离开迦南之时,也有荣耀离开选民之时,更有荣耀离开全地之时,使全地都暗淡无光、遍及黑暗,迦南之地也无有日头的光照,人都丧失信心,但无人舍得离开迦南之地的香气。当我进入新的天地之时,才将另一部分荣耀最先显在迦南之地,使漆黑如夜的全地发出一丝光亮,让全地都来就此之光。让全地的人都来借助光的威力,使我的荣耀更加增多,重新显现在列邦,让所有的人都发现我早已来在人世,早已将我在以色列的荣耀带到了东方,因我的荣耀是从东方发出,是从恩典时代带来,转而到了今天。但我是从以色列中走,我又从以色列转到了东方。当东方之光渐渐发白之时,全地的黑暗才稍转光明,人才都发现,我早已不在以色列,而是从东方重新升起。我不能在以色列‘降临’,再从以色列走,之后仍在以色列‘降生’,因我的工作是带动全宇的,而且闪电是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方的,所以我是降临在东方的,把迦南带给了东方之民。我要把全地之民都带到迦南之地,所以我在迦南之地仍然发声说话控制全宇,此时,全地无有光明,除迦南之外,人都处在饥饿寒冷的威胁之中。我将荣耀给了以色列,又从以色列中挪走,从而把以色列民带到了东方,也把所有的人都带到了东方,都带给了‘光’,让人都与光重逢,都与光相交,不再寻觅。我要让所有的寻求之人都重见光,看见我在以色列的荣耀,看见我驾着白云早已来在人中间,看见白云朵朵,看见果实累累,更看见以色列的耶和华神,看见犹太人的‘夫子’,看见人所盼望的弥赛亚,也看见历代君王逼迫的我的全貌。我要作全宇的工作,我要大动工程,把我的所有荣耀都显给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作为都显给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荣脸都显给等待我多少年的人,显给盼望我驾着白云来的人,显给盼望我再次显现的以色列,显给逼迫我的全人类,让人都知道,我早已将荣耀带走,带到了东方,不在犹太,因末世早已来到!(《话在肉身显现·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听了这些话,我特别震惊,这些话太有权柄了,根本不是人能说出来的。紧接着,王弟兄交通说主已经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把荣耀从以色列带到了东方。也就是说,圣灵作工向前发展了,只有跟上神新工作、接受神现实说话的人才能获得圣灵作工,才能得到源源不断的生命供应。

听到王弟兄说主已经回来了,我心想:“整个宗教界,只有‘东方闪电’见证主回来了,还作了新的工作,他们肯定是‘东方闪电’的人。牧师长老说‘东方闪电’的人不是好人,可这两个弟兄端庄正派,对人态度也挺温和的,特别是他们讲的道,既新鲜又实际,明显有圣灵作工,而且还把我多年来的困惑给解决了,听得我是心服口服。既然今天能遇见他们,这也有主的美意,我不如一问到底,听听他们到底谈什么,也看看为什么信‘东方闪电’的人都那么有信心,只要一接受咋劝都不回来。”于是,我就直截了当地问他们:“我知道你们是信‘东方闪电’的,你们说主回来作了新的工作,这有圣经根据吗?神的说话作工都在圣经里,我们信主就得信圣经,你们传的已经超出了圣经,我不能接受。”王弟兄听后就笑着问我:“你说信主就得根据圣经,那按照你的说法,没有圣经的依据,主就不能作任何工作了?”我肯定地回答:“是。”王弟兄又追问:“那你说是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听到这话,我一愣,信主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想了想说:“当然是先有神。”王弟兄说:“对,圣经只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是神在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作工的见证。旧约圣经记载的是神在以色列作工的历史,新约圣经记载了主耶稣在恩典时代作的工作,也就是说是先有神的作工,后才有圣经的记载。神作工不是根据圣经,而是根据神的经营计划。”

接着,王弟兄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所作的相合或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是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读完神的话,王弟兄交通说:“主耶稣来作工时,超出旧约律法,作了恩典时代的工作,对人类有了新的要求,给人带来了新的实行。就像主耶稣不守安息日、饶恕人七十个七次,在人看这些根本就不符合旧约律法,完全超出了圣经,从这儿就看到,神的作工不受圣经的限制。当初主耶稣的门徒就是看见主耶稣的说话作工有权柄、有能力,不是人能达到的,完全是出自于神,就跟随了主耶稣。他们信神不受圣经字句的辖制,而是寻求圣灵的作工,跟随神的脚踪。所以,我们信神不应该用圣经来衡量神的作工,而应该从神的说话作工中来认识神。

听了王弟兄的交通,我心想:“原来圣经只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不是神作工的根据,我讲了这么多年的道,咋就连圣经与神之间的关系都不清楚啊?以前,我各处听道也没听哪位牧师长老讲过这样的道啊,我还一直认为神的作工就在圣经里,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我这不是愚昧吗?”接着,石弟兄又给我读了全能神的话:“多少年来,人的传统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圣经,离开圣经就不是信主,离开圣经就是邪教,就是异教,即使看别的书也务必是在解释圣经的基础上的书。就是说,你若信主就得看圣经,不可在圣经以外再崇拜别的不涉及圣经的书,否则就是背叛神。自从有了圣经以来,人信主就成了信圣经。与其说人信主了,不如说人信圣经了;与其说人开始看圣经了,不如说人开始信圣经了;与其说人归在主的面前,不如说人归在了圣经的面前。这样,人就把圣经当作神来拜,当作自己的命根子,若没有了圣经,相当于没有了生命。人把圣经看得与神一样高,甚至人把圣经看得比神还高,若没有圣灵的工作,若摸不着神,这都可以活下去,但一旦失去圣经这本书,或失去圣经里的名章、名句,人就像失去生命一样。(《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他们在圣经的范围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们把‘我’与‘经’画为等号,没有‘经’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经’。他们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经文,甚至更多的人认为没有经文的预言我就不该作任何一件我愿意作的事情。他们把经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说他们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们用圣经的章节来衡量我的每一句说话,用圣经的章节来定我的罪。他们寻求的不是与我相合之道,他们寻求的不是与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寻求与圣经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们认为凡是与圣经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这些人不都是法利赛人的孝子贤孙吗?那些犹太的法利赛人以摩西的律法来定耶稣的罪,他们不寻求与当今的耶稣如何相合,而是认真地对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们最终以耶稣不守旧约律法、以耶稣并不是弥赛亚为罪名而将本来无罪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的本质是什么?不就是他们并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吗?(《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石弟兄交通说:“许多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在信主,实际上都是在信圣经,他们把神定规在圣经的范围里,用经文的字句与神的作工对号,对不上就否认、定罪,你说这与当初的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法利赛人就是拿旧约律法来对照主耶稣的作工,一看主耶稣的作工超出了旧约圣经,他们就定罪主耶稣,最后把主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这是多惨痛的教训啊。我们信神应该寻求真理、寻求神的脚踪,末世全能神发表了许多真理来作审判工作,彻底洁净人的罪,把人带入天国,这步工作比主耶稣的救赎工作更拔高进深,完全超出了新旧约圣经,如果我们今天还用圣经字句来衡量、定规神的末世作工,那不是犯了和法利赛人一样的错误吗?

听了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我一直认为神的作工不能超出圣经,凡是圣经上没有记载的,那就不是神的作工,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我信主多年把神完全定规在了圣经里,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信法是错的。尤其那句神话说:“他们把‘我’与‘经’画为等号,没有‘经’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经’。他们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经文,甚至更多的人认为没有经文的预言我就不该作任何一件我愿意作的事情。”这些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是啊,我怎么能把圣经当神对待呢?我把神放在第一位了吗?我在乎的根本不是神而是圣经啊!

我没想到“东方闪电”的道这么高,心想,今天既然来听了,就把这个道弄明白,不能再这样稀里糊涂地信下去了,另外,我也想看看,这两个弟兄对信神的事到底有什么样的见解。于是,我就问他们,“《启示录》二十二章十八节说:‘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你们说神来还要发表新的说话、作新的工作,那这节经文又该怎么解释呢?”王弟兄说:“这节经文中的‘加添’指的是《启示录》中预言的话不能加添,并不是指神末世不会再来说话作工了。要是按照你的理解,神末世再来不会说话作工,那主耶稣说的‘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约翰福音16:12-13)这话该怎么成就呢?还有《启示录》里七次提到,‘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2、3章)这话又怎么解释呢?这是不是把末世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所发表的真理给否认、定罪了呢?我们都知道神是生命的源头,是涌流不断的活水泉源,人把神的说话作工定规在圣经里,好像神只能说圣经里记载的有限的那点话、作那些以往作过的工作,这不是贬低神、定规神吗?如今,全能神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作了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正应验了主耶稣的预言:‘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翰福音12:48)还有《彼得前书》说的:‘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得前书4:17)只有接受神末世发表的真理,接受神话语的审判,我们才能认识自己犯罪的根源,脱去败坏性情的捆绑,不再犯罪抵挡神,能真实地顺服神、敬拜神,最后被神带入国度之中,得着美好的归宿。”听了这些,我才知道,原来主末世还要说新话、作新的工作,这在圣经里都有预言。以前我以为自己对圣经挺明白的,实际上并不了解圣经的内幕,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圣经才是正确的。

后来,两个弟兄又给我交通了许多,我听得心服口服,同时心里也特别难受,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信的怎么就这么糊涂呢。我一直认为信神就是信圣经,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我把神的说话作工限制在圣经里,把圣经看得比神还大,只要有人说神作了新的工作、发表新的话语了,我就抵触、定罪,没有一点寻求的意思,顽固地持守自己的观念不放,还把这些观念灌输给弟兄姊妹,误导人、迷惑人,这对弟兄姊妹是欺骗,也是坑害,才看见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既无知又愚昧的讲道人。以前,我接触过很多传道人,也与他们探讨圣经,但没有一个人能讲得这么透彻,我这人特别狂,不轻易服人,今天我是服了!

我急切地想让他们多讲一些,把我所有的困惑都解决。于是,我就对弟兄说:“你们交通的我都听明白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们说主回来了道成肉身是女性,这一点我接受不了,主耶稣是男性,主回来也应该是男性才对啊!”王弟兄说:“神原本是灵,灵无形无像,没有性别,只是因着工作的需要,神要道成肉身来作工,这才有了性别之分,但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能担当神的工作。就像恩典时代,神道成肉身钉十字架来作人类的赎罪祭,主耶稣是男性,能钉十字架救赎人类,如果主耶稣来了成为女性,照样能为人类钉十字架。当道成肉身的工作结束之后神改变形像,成为灵体,就没有什么男性、女性之分了。《圣经》上说:“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27)这节经文告诉我们,神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道成肉身成为男性可以代表神,那成为女性不也能代表神吗?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是神的灵道成的肉身,都是神在作自己的工作。我们不明白这方面真理,所以当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成为男性时,很多人就把神定规了,认为神道成肉身只能是男性,不可能是女性。”接着,王弟兄又读了两段全能神的话:“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如果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神道成肉身两次,不用说,末世是最后一次,他是来显明他的所有作为的。假如这步不道成肉身亲自作工让人目睹,那在人的观念里人永远认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若在末了的时代不来作这步工作,整个人类对神就笼上了一层阴影,这样,男人就自认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远也抬不起头,那时,凡是女性将没有一个得救的。人总认为神是男性,而且认为神总是厌憎女人,神也不会让女人得救的,这样,所有的耶和华所造又同样经败坏的女人不就永远没有被拯救的机会了吗?那耶和华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了吗?女人不也就永远灭亡了吗?所以,末世这步工作是为了拯救全人类的,不是只为了拯救女人,若有人认为神道成肉身是女性就是只为了拯救女人,那人就更蠢了!(《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弟兄又交通说,神道成肉身无论成为男性还是女性都是有意义的,这里面都有真理可寻求,如果神两次道成肉身都是男性,那人就会认为神道成肉身只能是男性,不能是女性,那不就把神定规了吗?末世,神道成肉身成为女性就让人看见,神无论道成肉身成为男性还是女性,神的实质不变,都是神自己,都能发表真理完成神的工作,这样,人才能对神有更准确的认识。另外,神道成肉身也让人看到,神不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如果神末世道成肉身还是男性,那女性就会永远受歧视,甚至人会认为神厌憎女性,女性就不能蒙拯救,这不是误解吗?末世,神道成肉身成为女性虽然不合人的观念,但更有意义,对拯救人类有利,对人认识神有利,这里包含着神的爱啊!

弟兄交通完,我心里的观念、困惑就解决了,心想:“我把神造男造女这话挂在嘴上,为什么就不允许神道成肉身成为女性呢?我咋这么无知呢?”后来,王弟兄又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多少年来,人看见的不仅是灵,不仅是人,是男人,而且还看见许多不合人观念的事,让人对我总是测不透,对我总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确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场不存在的梦,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么是神。你真能将我用一句简单的话而概括了吗?你真敢说‘耶稣就是神,神就是耶稣’吗?你真敢说‘神就是灵,灵就是神’吗?你敢说‘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吗?你真敢说‘耶稣的形像就是神伟大的形像’吗?你能用你的文才将神的性情、形像都说透吗?你真敢说‘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吗?若你这样说,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拣选的对象,更不是人类中的一类。现在你真知道什么是神吗?神是人吗?神是灵吗?神真是男人吗?只有耶稣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吗?你若选择这其中的一种来概括我的实质,那你属于太无知的忠诚的信徒了。若我仅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们会不会将我定规?你真能将我一眼望穿吗?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触到的真能将我概括透吗?假如我在肉身中作两次工作都相同,你们又将怎样看我?能不能将我永远钉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神的话一下子触动了我,我平时经常讲神是充满万有的灵,无所不能,无处不在,怎么就把神给定规了呢?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这次成为女性也太正常了,不管道成肉身是男性还是女性都能代表神,都能发表真理拯救人,其实挺简单的事,到我这儿却成了难解之谜。我越揣摩越觉得自己错了,我太不认识神了,一直定规神、限制神,这不是没理智吗?

石弟兄又交通说:“其实,衡量是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主要看有没有神性的实质、能不能发表真理,而不应该根据道成肉身的性别和外表。全能神说:“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神的话说得很清楚,能发表真理指给人道路、供应人生命的就是神道成的肉身。当初,主耶稣道成肉身作工,在人来看就是个普通的人,是木匠的儿子,很多人因此不承认他是神,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跟随主耶稣呢?因为他的说话作工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主耶稣能发表真理,能赐给人悔改的道,他对人的爱与怜悯、对人类的救赎,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具备也达不到的,所以主耶稣是道成肉身的神。如今全能神来了,看外表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但他发表了许多的真理,作了末世的审判工作,而且已经征服、成全了一班得胜者。全能神作了这么大的工作,震动了整个世界,向人类显明神的公义性情,给人类带来了永生之道,这是任何一个人都达不到的,如果我们只根据道成肉身的性别来衡量,而不看神发表的真理,那就太愚蠢了,会犯法利赛人抵挡神的错误!

听了弟兄的交通,我心想,这么多年各宗各派都在讲要防备假基督,但没有一个人能说明白到底怎么分辨是不是神道成的肉身,只有全能神把这方面的真理说得这么清楚,让人心服口服。同时,我也很自责,信主这么多年,圣经没少看,但我连怎么认识主都没有弄明白,看事观点还跟世人一样,以“貌”取人,定规神道成肉身不可能是女性,要是我生在恩典时代,肯定跟法利赛人一样会定罪主耶稣。后来,我们又交通了很多,包括神经营计划的奥秘,神拯救人类的三步作工,神末世是怎么作审判工作洁净拯救人的,等等。我更加确定全能神的话就是真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回来了。除了神,没有人能把这些真理奥秘揭示出来,没有人能洁净拯救人类,更没有人能决定人的结局归宿。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些弟兄姊妹一接受“东方闪电”就拉不回来了,原来他们从全能神的话中发现了真理,听见了神的声音,迎接到了主的再来,谁找到神的脚踪,赴上了羔羊的婚筵,还愿意离开呀?那不是傻子吗?这么多年了,我要是能早点寻求,听听“东方闪电”的道,不早就脱离黑暗痛苦,享受到生命活水的浇灌了吗?都怪自己太瞎眼愚昧,盲目地听信牧师长老的鬼话,还那么狂妄,顽固地持守圣经,把自己错误的观点灌输给弟兄姊妹,让他们跟着我一起否认、定罪神的新作工,不但自己不考察,还拦阻弟兄姊妹迎接主的再来,想到主耶稣斥责法利赛人说:“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马太福音23:13)我这些表现不就像法利赛人一样吗?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也不让别人进去,是我坑了弟兄姊妹,我真的作了大恶了!

想到我以往抵挡全能神做的种种恶事,我真恨自己,再也控制不住,就去厨房号啕大哭了一场。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神句句严厉的话语就好像一把利剑扎在了我的心上,我感觉神的每一句话都在审判我。我信主这么多年,一直认为自己是教会中信的最好的、是对主最忠心的人,我把自己的付出花费当成了资本,在教会中作王掌权。教会的大小事都要我说了算,弟兄姊妹虽然信的是主耶稣,看的是圣经,但听信的却是我的话。特别是在迎接主来的事上,我持守观念不考察,还威胁恐吓拦阻弟兄姊妹考察寻求,把教会彻底封锁起来。弟兄姊妹吓得都不敢接待传“东方闪电”的人,更不敢听“东方闪电”的道,即使有的听了觉得挺好也不敢再往下听,怕被我开除。看到我就是拦阻人迎接主的恶仆,是当代的法利赛人,我触犯了神的性情,神管教我,让我临到病痛,可我还是不回头,还一味地把自己的观念当作真理来持守,不主动寻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我真是太狂妄自大了!我让弟兄姊妹都听我的,把自己的观念当真理,简直就是站在了神的地位上,这不是地道的敌基督、天使长吗?想到自己信主多年,却不认识神,还抵挡神,神没有直接惩罚我,只是借着病痛拦阻我作恶的脚步,又兴起弟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我真是不配神对我这样的怜悯、拯救!想到这些,我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恩和亏欠,仆倒在神面前痛哭流泪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按照我的所作所为,该被你定罪、咒诅,不配活在世上,是你拯救了我,让我听到了你的声音。神啊,我作恶太多,我没有资格求你饶恕,只求你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来弥补以往的过犯,我愿意付上一切的代价来传福音,让那些失迷的羊能回到你的家里,接受你的拯救……”

那段时间,我如饥似渴地读全能神的话,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真理。比如:什么是道成肉身,什么是信神,怎样才是真正的事奉神,还有,什么是性情变化,如何达到爱神、满足神,等等。我享受到了神话语的浇灌供应,觉得得的太多了,真是赴上了羔羊的筵席,更确定这就是神的显现作工,是神亲自带领的路。在这期间,我的病也不知不觉好了。后来,我与弟兄姊妹配搭,把原教会的九个主要同工和三十多个小组负责人带到了神的面前。这些年,我还是积极传福音、尽本分,让更多真心信神的人早日接受神末世的救恩。感谢全能神!

下一篇: 我与配搭的故事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解决血气有路了

此时,尚恩感受到凡事来在神面前,按着神的要求实行,就能得到神的祝福,心里很轻松、释放。在经历中,他真实地体尝到神的话就是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唯有真理能拯救自己脱离败坏性情的捆绑、苦害。他不禁发出感慨:解决血气有路了!

以貌取人太谬妄

能够抵挡神、逼迫神的人怎么能说他是真正的好人呢?人类被撒但败坏以后,都善于伪装,又有处世哲学来掩盖,外表看起来都像个人样,可当人见证神的时候,他的鬼性马上就显明出来了,这一点很少有人看得透,所以都能被人外表的言语、礼节所蒙蔽、欺骗。神的作工是最显明人的,神的话语最显明人,没有真理的人都是假冒为善的。

撤换后我明白了实实在在做人最重要

一路走来,我今天能有这点变化,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如果没有神这样的审判刑罚的作工,我还会继续沿着错误的道路走下去,结局就是沉沦灭亡,是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神的话说:“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我由衷地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愿在以后的经历中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得着性情变化蒙神拯救!

我看清了自己的真实身量

当人作工说话或个人灵修祷告时便对一个真理突然透亮了,其实,人所看见的只是圣灵的开启(当然这开启与人的配合也有关系),并非个人的真实身量,当人再经历一段,使人遇到许多实际难处,在这个情况下,人的真实身量才显明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