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真理使她明白与人相处之道(有声读物)

577

小 沫

简单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工作表中的稿件数量,一脸惊讶,口中喃喃自语道:“怎么积压了这么多稿件没检查,刘妍姊妹不会情形不好了吧,可是情形不好也不能耽误工作呀。”

简单是个认真负责的人,一看到工作出现这样的问题,她心里着急,本想叫刘妍过来问个究竟,但转念一想自己刚回来就这么盘问刘妍的工作,刘妍会怎么看自己呀,本来两人的关系还挺融洽,如果因为这事闹得不开心,多不好啊!

简单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心态。她找了一个机会,耐心寻问道:“刘姊妹,我看最近的稿件积压了很多,没怎么整理出来,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

刘妍无奈地说:“这些稿件有的我也看了,但一个人也定不下来,万一弄错了就得不偿失了!你走了之后我就没整理出几份……”。

简单听了刘妍的话,才知道她还是之前的情形,恐怕弄错了担责任,导致做事没有效率。简单心里有些着急,就想指出刘妍对待工作的态度问题,可又一想:“我才回来就提点姊妹的问题,姊妹还不得说我太狂妄对她指手画脚呀!况且带领同工都没说什么,自己怎么这么多事呢!和姊妹同住一个屋檐下,要是因为这事破坏了关系以后还怎么相处啊。算了,这次先不说了,我多做点吧。”就这样,简单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可接下来需要检查的稿件越来越多,她们两个人根本处理不完。简单觉得工作量这么大,得和负责人说说,最好再加些人手,这样才好提高尽本分的效率。

一天,简单高兴地跟刘妍说了自己的想法。

“刘姊妹,根据现在的工作量,咱们两个人忙不过来了,要不和负责人提个建议,再往组里加些人,你看怎么样?”

“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一段时间稿子就会多,不过忙一阵子就没这么多了,我觉得没必要加人!”刘妍的态度很肯定,有些不容置疑。

简单一愣:难不成我这样的想法不合适?可又琢磨琢磨:“我不常在组里,调人过来一起尽本分对工作有利,这不是挺好的吗?以前的经验不一定就适合今天的问题啊!”

可简单见刘妍一直坚持,心里明知自己的建议是合适的,却又身不由己地妥协了,她琢磨着刘妍可能也有她自己的想法,还是先顺服吧,别坚持自己的了,不然产生争执伤了和气,以后就不好沟通了。

这件事刚过去不久,简单在去一处教会时正好碰到了尽相同本分的赵姊妹。

“赵姊妹,咱们两个小组的分工差不多,你们小组的稿件多不多,能忙得过来吗?”

“当然多啊,但是上个月我们组刚加了两个姊妹,这一个月下来,两个姊妹基本上对业务熟悉了,处理起来就快多了。”赵姊妹轻松地回答。

听到这话,简单心里有些难受,想想眼下这个小组里就她和刘妍两个人,她还要经常去教会忙其他方面的本分,稿件现在就这么积压着,再不加人的话,工作就会受到拦阻。

简单一想到因她上次顺从了刘妍姊妹的想法,导致现在工作运转不开,心里就受责备,便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把组里加人的重要性再跟姊妹说说,共同维护教会工作。”简单便连夜给刘妍写了一封邮件,把神的心意还有该怎么对待本分,都在信中跟刘妍交通了。

第二天,简单检查完信件刚要点击发送,心中又犹豫了,来回争战:“刘妍看到信会怎么想我,不得对我有看法啊,会不会觉得我小题大作呢?在家不说,还刻意发邮件说,要不还是等回到组里再说吧,这样刘妍可能会好接受一些。”思前想后,最终简单还是没有把写好的信件发出去。

没多久简单回到组里,得知稿件竟积压到了上百份,面对这种状况简单傻眼了。弟兄姊妹写的这些稿件,都是用实际经历在见证神,对人寻求考察真道归向神有很大的帮助,这些稿件整理不出来,就意味着在拦阻打岔福音工作啊!此时,自责、懊悔、亏欠一齐涌上简单的心头,为什么一次次不实行真理、不维护教会利益呢?尤其刘妍因着在工作中没有真实负担,还比较持守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对工作形成了一些拦阻,最终被撤换了。面对这个事实,简单心里更是受责备,怎么也想不到她一次次的不实行真理竟然会带来这样的一个结果。

姊妹一個人走在馬路上很懊悔

一天,简单看到神的话说:“有的人说:‘我这人是个老好人,中庸之道是我一生行事的原则、目标。’外表看好像挺有人性,处处挺有理智,多数时候不发言,也不发表观点,这样的人怎么样?人总不说话,也不发表任何的观点,这不代表人有理智;相反,人说你这人伪装得挺好,藏而不露,你这个人的城府挺深。”“人性好得有一个标准,不是走中庸之道,不坚持原则,谁也不得罪,四面讨好,八面风光,让各种人都感觉好,不是这个标准。那是什么标准?对神、对人、对事,他都有一颗真心,能负责任,大家有目共睹,心里都清楚,另外,神鉴察人心,神知道每一个人。有的人总标榜自己人性好,从来不做坏事,也不偷别人的东西,也不贪图别人的东西,甚至在临到利益纠纷时能让别人占便宜,宁可自己吃亏,看见恶人作恶也不揭露,一点原则没有,人都感觉他是好人,但是在神家尽本分,他却藏奸耍滑,总为自己图谋,没有一件事能考虑到神家的利益,没有一件事是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没有一件事是为了自己的本分能够放下自己的利益,他从来不舍弃自己的利益,这就不是好的人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神的话让简单感到很扎心,原来真正有人性的人心是向着神的,尽本分坚持正义维护教会利益。可她在与人相处时一直奉行“与人不争不吵,凡事包容忍耐”的原则,处处充当老好人,维护自己与人之间的肉体关系,就是不考虑是否合神的心意。尤其在和刘妍相处时,她一直凭着“小不忍则乱大谋”“以和为贵”“逢人只说三分话,话到嘴边留三分”“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等撒但生存法则活着,为了维护自己在刘妍心中的好形象,看到刘妍的问题她也不指出来,也不坚持真理原则,眼看着教会利益受亏损也不管不问。简单这才发现自己虽然信神,却与神不是一条心,宁愿得罪神也不想得罪人,本性太自私、诡诈。

经历这样的一次显明,简单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明白与弟兄姊妹相处到底该掌握哪些原则。在一次聚会中,简单向弟兄姊妹寻求了这个问题。

周姊妹笑着说道:“感谢神,我想到一段神的话和交通讲道应该能解决你这个问题。你来读读吧。”

简单读道:“若你与神没有正常关系,不管你怎么维护与人的关系,你再努力、再用劲,也是属于人的处世哲学,你是以人的观点、人的哲学来维护你在人中间的地位,让人都夸你,而不是根据神话来建立与人的正常关系。若你不注重与人的关系,而是维护与神的正常关系,愿意把心交给神,学会顺服神,自然而然地你与所有人的关系也会正常的。这样,你与人的关系不是建立在肉体之上,而是建立在神爱的基础上,几乎没有肉体来往,但是在灵里有交通,彼此地相爱,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应,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心满足神的基础上做的,不是靠着人的处世哲学来维护,而是靠着对神的负担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为的努力,而依神话原则实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很重要》)“配搭之间、带领工人之间有时候可以让步,可以包容,允许对方做,这是只限于事务性的工作;如果涉及到重要工作不能让步,必须坚持原则……”(摘自《讲道交通(八)·配搭事奉的七条原则》)

周姊妹循循善诱道:“以往我就是不明白和弟兄姊妹相处的原则,还像不信神的时候一样,觉得只要大家一团和气那就是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了。结果凭着撒但的处世哲学,总是维护与人之间的肉体关系,却不维护教会的工作和利益……经历一些审判刑罚和修理对付后,再看这些神的话和交通讲道我才明白:与人和谐相处不是不争不吵、一团和气,而是弟兄姊妹之间都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在生命进入上能够取长补短、相互补足,在本分上坚持真理原则,达到满足神的心意。”

简单认真听着点头认可,这才认识到自己的观点太荒唐,因为她也是一直这样认为的。

“周姊妹,你这么一交通我就明白了。想想我和刘妍在相处中,外表看着关系很正常,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彼此相爱,也没有灵里的互相帮助,都是本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处世哲学,遇到问题就采取绕道而行,给对方带来的都是坑害;在尽本分中,尤其在涉及原则的重大问题上也一味妥协,给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都带来亏损。”简单说着的同时心里感到亏欠自责,恨恶自己不实行真理。

其他人也都纷纷交通自己的经历认识,简单更加感到明白真理的重要。她暗立心志:在以后的尽本分中一定要实行真理,坚持立场,不当老好人,不再维护人与人之间不正常的关系,以尽好本分满足神为目标,弥补自己的过犯。

很快,简单所在小组里又新来三个姊妹,简单想到自己现在是组里尽这个本分时间最长的,她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产生真实负担,加紧整理这些稿件,弥补之前留下的遗憾。

接下来无论是整理稿件,还是组织聚会,简单都积极主动去做,对姊妹们整理的稿件认真监督、检查,发现问题也直言不讳地说出来。

简单在检查工作时,发现新来的李悦姊妹整理的稿件存在一些问题,就开诚布公地和李悦说过几次,李悦的表情都很不自然,有些尴尬。每当这时,简单心里也会有顾虑:“我这么直白地指出李悦尽本分时存在的问题,李悦会不会对我有看法啊?即便有看法我也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维护与人之间的肉体关系了。既然发现问题就得说出来,得坚持原则,维护教会利益。”这么实行一段时间,简单在心里暗自高兴,觉得自己终于不受虚荣脸面的辖制,能实行出真理了。

一次散会后,简单高兴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这段时间尽本分果效还不错,再加上她是组里的老人,对一些问题都能提出自己的看法和领受,几个姊妹对她的决定也都没有太多的异议。简单觉得她们几个这样在一起尽本分还挺“和谐”。可就在简单自鸣得意时,神的审判刑罚突然临到了。

一天组里一起灵修时,李悦忽然敞开心对简单说。

“姊妹,我怎么感觉你不在时,我们三个一起尽本分还挺好的,你回来反倒有些受辖制……”

简单心里一惊:姊妹怎么对我是这样的评价呢?一时间简单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但表面上只好先接受李悦的话。

“李姊妹,要不是你说出来,我还意识不到你们受我辖制呢,但我一下子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过后我再反省反省吧。”

实际上,简单的心里在暗暗地讲理:是不是因着我提点你尽本分中存在的问题,你对我不满啊?可她又一想,每天临到的人、事、物都是神的精心摆布,不是哪个人跟她过不去,她得从神领受。

简单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可内心却翻江倒海般地难受,怎么也不明白自己错在哪儿了。简单想到自己之前因自私卑鄙当老好人给工作带来亏损,现在她对本分有些负担了,为了维护教会利益不怕得罪人,难道这样不对吗?简单越想越不解,越想越委屈。

一天,简单再次发现李悦工作中存在问题时,她不知该怎么实行了,心想:“说吧,李悦可能会消极;可不说吧,不还是当老好人不维护教会利益吗?这也是不负责任啊!到底怎么做才合适呢?”

一时间简单感到很迷茫,只好来到神面前恳切祷告:“神啊!我本想好好尽本分来弥补自己的过犯,但结果却让姊妹消极软弱,给姊妹造成辖制和伤害。神啊!我该怎么实行才合适呢?愿你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阿们!”

神是信实的,垂听了简单的祷告。

几天后,负责人和简单几个人一起聚会,简单把她受辖制的情形说完后,负责人直接点出简单的问题:“咱说的保证都符合真理吗?咱要是光给别人说经验、规条,时间长了别人就会受辖制;只有交通真理原则才是高举神,才能让人服气,弟兄姊妹明白真理,有实行原则了,自然就不会受辖制。”

听负责人这么一交通,简单觉得有些扎心,但又感觉这是神借着负责人的口来告诉她答案。简单开始反省:平时和姊妹们说问题时,她到底是在传授自己的经验教训还是交通真理原则、高举神见证神呢?

简单带着这个问题向神祷告寻求,看到工作安排中说:“配搭事奉不分正副,几个人站平等地位,以交通真理达成共识为原则,这需要彼此顺服,就是谁说得对、合乎真理就应该顺服谁,以顺服真理为原则,真理是权柄,谁能交通出真理、看事准确就应该顺服谁,无论办什么事、尽什么本分都是以顺服真理为原则,绝对不能顺服地位权力,更不能受知识、名望辖制。”(摘自《精要选编·神家设立教会生活十项原则的意义与具体说明》)又看到交通讲道中说:“‘正义感’指啥说的?就是指坚持真理、维护神的作工说的。如果你真明白真理,知道怎么做合乎真理,怎么做合乎神话,那你就应该坚持,这是向神忠心的问题,是忠于神的问题,对于神的话、对于真理你都不敢坚持,那就是没有正义感了。‘狂妄自大’是指啥说的呢?是指人远离神、抵挡神、论断神、悖逆神所表现出来的撒但性情,人对神的话、对神的作工、对神的要求老不理睬,还自以为是,老坚持自己的看法,坚持自己的观念,总以为自己啥都明白,这就是狂妄自大、狂妄自是;或者有的人一点儿理智都没有,谁也不服,已经达到不可理喻的地步,这更是魔鬼撒但。这些败坏流露、这些表现才是狂妄自大,它与正义感、坚持原则格格不入,是丝毫不相关的事。”(摘自《讲道交通(三)·问题解答》)

两个姊妹在看神话

读了这些交通,简单有些明白了,弟兄姊妹之间应该以顺服真理为原则,而不是顺服地位权势或顺服哪个人。可她与姊妹们交通本分中存在的问题时,虽然是敢说敢点了,但却没有把相关真理交通明白,总会以她在组里尽本分时间长、是老人为资本,和姊妹们论资排辈,作各种决定都是她说了算,也不注重听取姊妹们的意见,无形中把自己的意思当成了衡量的标准,理所当然地让姊妹们听从、顺服。姊妹们不明白相关真理和原则,尽本分没有正确的方向,能不受辖制吗?

还有,有正义感并不光是发现问题敢于说出来这么简单,如果她不在所临到的问题多寻求真理,临到事就先发表自己的观点、看法、经验,让别人顺服,这就是持守自己的观念、想象,是狂妄自大的表现,所做所行都是与真理背道而驰的,给弟兄姊妹带来的就是辖制捆绑,没有丝毫益处。只有自己先摆对做事的存心,是为实行真理满足神,学会寻求真理、交通真理高举神见证神,这样在做什么事时才会得到圣灵的带领和维护,看到神的祝福啊。

简单越想越觉得是自己太狂妄了!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是按着自己认为对的给姊妹们交通,还让别人去接受,这在组里不成了一人独大,一手遮天了吗!这不正在走敌基督的道路吗?想到这儿,简单感到蒙羞不已,同时又感谢神摆布这样的环境,若不是神的审判刑罚,她还认识不到自己所走的错误道路,更找不到实行进入的路途,她感到这实在是神的怜悯。

经历了这次的审判刑罚,简单尽本分有方向了,再遇到问题时,她就有意识地去找相关原则和姊妹们一起交通、进入,而不是把她的意思强加给别人让人顺服。这样实行后真的看到了神的祝福、带领,组里的姊妹们都感到尽本分更有路途了。简单看到大家脸上都有了笑容,彼此都很释放,简单从心里感到神作的太好了!

不久,随着本分的难度提高,简单的四人组又出现新的问题了。她们整理稿件时,常会遇到一些看不透的问题,有时比较着急,她们在一起商讨时,哪个人拿出一个方案,如果三个人发表的意见都一致时,她们也就不等第四个人发言了。简单觉得多数人观点一致应该就不会错,这应该也算是按着原则在尽本分吧。

当时宋扬刚到组里不久,业务方面不熟悉,平时做什么事就有些慢。

一段时间下来,简单发现宋扬还是很慢,揣摩一份稿件占用时间比她们三个都长,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发表观点,她便觉得宋扬素质差,做事效率太低。尤其是当宋扬对本分中的问题提出不同看法时,简单不像一开始那样认真听取了,也不注重寻求宋扬说得是否合乎真理原则,有时候为了节省时间,干脆就没给宋扬发表意见的机会,她们仨就拍板定音了。

一天,负责人让宋扬先去教会处理一些问题,简单不禁在心里开始发牢骚:“现在工作这么忙怎么还往外调人呀?”但又一想:“反正姊妹在这儿发挥的作用也不大,我们三个人也可以了,省得最后还要等她发言,说不定姊妹走了,工作效率会更高呢!”

第二天宋扬走后,简单三人一如既往地看稿件,一上午接连看了几份他们三个的意见都不一致,结果一份稿件也没有定下来不说,几个人还都弄得焦头烂额的。

简单伏在案前,耷拉着脑袋,看着面前的一摞稿件,一脸愁容。

一想到工作迟迟进展不下去,简单心里特别急躁。不禁想到了宋扬,宋扬业务方面是有些欠缺,可宋扬平时注重读神的话,建立和神的正常关系,遇到一些大家都拿不准的问题时,她能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真理,看问题比较全面、严谨,提出的建议也比较中肯。尤其当简单三个人意见不一致时,宋扬每次都会不急不躁地寻求、揣摩,提出一个比较合适或折中的建议,最终也能得到大家同意,使工作顺利进行。简单想到这儿突然明白了,原来宋扬并不是她认为的一无是处,宋扬身上的长处正是她不具备,也是她该学习的。一时间,自责、亏欠、懊悔涌上简单的心头,她突然想到神的话,便打开读起来:“神从灰尘里提拔穷乏人,卑者必升为高。我必用我的百般智慧,治理整个宇宙教会,治理好万国万民,都在我的里面,在教会里都让你们会顺服我。以前不服的,也得服在我的面前,都会彼此顺服,彼此包容,彼此生命有联结,彼此有相爱,都会取长补短,会配搭事奉,这样,教会必得建造,撒但必无机可乘,我的经营计划才不致落空。……功用不一样,身体只有一个,各尽其职,坐在自己位上尽上全力,有一份热发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满足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一篇说话》)“圣灵不仅在某些神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更在教会中作工,说不定在谁身上作,这一段在你身上作,你经历了,下一段时间在他身上作,你赶紧跟随,越跟随现时的亮光,生命越能长大。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圣灵作的,你都跟随,从你经历中去实际体验他的经历,你又得着更高的东西,这样实行长进更快,这是成全人的路,是生命长进的一个途径。被成全的路就是借着你顺服圣灵的作工达到的,你不知神要借着什么样的人来成全你,也不知借着什么人、事、物来让你得着,让你有看见。如果你能走上这个正轨,说明你被神成全大有希望,你如果走不上这个路,说明你前途黑暗、暗淡无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读完神的话,简单很受触动。她才反省到自己对圣灵的作工不认识,光是看到宋扬的短处却没看到她身上的长处,不注重留意、顺服圣灵在宋扬身上开启光照的部分,反倒错误地认为只要她们三个达成一致,就可以不用顾及、采纳宋扬的看法了。其实就算提出的方案她们三个能达成一致,但如果不是圣灵的开启光照,工作果效也不会好。只有顺服弟兄姊妹中间有圣灵作工的人,这样才合神的心意,在本分上也会有神的祝福和带领。简单越想越觉得她太狂妄自大了!此时再细细揣摩这些神的话,她才明白了弟兄姊妹在一起尽本分,各有各的长处,神把大家安排到一起,就是让各人将自己原有的那一份发挥出来,同心合意、相互补足,这样本分才能越尽越好!

简单此时感到无地自容,她才发现自己不明白真理,临到实际问题就没有原则,缺少的实在太多了!她不禁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太瞎眼愚昧,不认识你的作工,你安排我们在一起尽本分都有你的美意,是为了让我们互相取长补短,能在尽本分中学会顺服神、顺服真理。神啊!以后我再也不高看自己、小瞧姊妹了,愿你带领我学会顺服别人身上有圣灵作工的部分,使我们能够有真实的配搭事奉,阿们!”

简单在家里期待着宋扬能早一天回来,当她看到宋扬回来的那一刻,百感交集,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同时又感到亏欠,不知该说什么好。

终于到了晚上快要休息时,简单约摸着宋扬手里的工作也忙完了,她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敲开宋扬的卧室门。

“宋姊妹,有些话我想和你说说。”简单有些局促。

“快进来。”宋扬很随和地把简单拉到屋里。

简单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看脸上带着微笑的宋扬,鼓起勇气继续说道。

“和你敞开亮亮我的丑相,你别笑话我啊!”简单恐怕自己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再没了,还没等宋扬反应过来,她便一股脑地说下去。

“这段时间咱们几个配搭,我光是盯着你看稿子慢,但你身上的长处我却不会吸取借鉴。你在组里尽本分时,我没什么意识,结果最近你走后,我们几个尽本分总是碰壁卡壳,这才想到你身上的一些长处,就意识到神把咱们几个放在一起,就是互相补足,缺一不可啊!都是我太狂妄了……”

“感谢神!我也知道自己尽本分效率低,就怕你们会笑话我。但你这么一说,我反倒轻松了。我也得正确对待自己,咱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缺欠,也都有长处,和你们一起尽本分,我正好可以吸取你们身上的长处来补足自己啊!”宋扬很亲切地拉着简单的手,两人越说越激动……

经历这次审判刑罚,简单真切体会到这个环境是神为成全她们进入真理而精心摆布安排的,神用事实来审判她里面的不义,同时也使她明白了很多与人相处的实行原则,她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

姊妹走在马路上很开心

之后,简单再尽本分时,不管哪个姊妹提出异议,她都尽可能认真揣摩、寻求,留意圣灵的作工,不知不觉中灵里敏锐了许多。尤其是遇到棘手的问题时,借着大家在一起寻求,说不定谁交通出一些领受认识,大家感觉眼前一亮,一下子就找到解决的办法了。就这么实行经历,简单发现她们处理问题比以往更准确了,每个人都有了一些长进,随之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手中积压的稿件很快就整理完了。

简单深知这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是神对她的怜悯和恩待,经历中她深深地体会到凡事寻求真理,达到按原则办事的意义太深了!

感谢神的带领!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