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徒见证:她是如何胜过婚外情试探的(上)

148

河南省 喜悦

晚上,静茹正在收拾房间。

“嘀铃铃……”电话铃声响了,她接通了电话,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喂!我是王伟,你在家吧!”

“王伟?”静茹有些惊讶:多年未见,他怎么会打来电话?

“嗯……我在,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静茹吃惊地问道。

“好久不见了,想带你去兜兜风。我正在去你家的路上,一会儿就到了,你在门口等着我吧!”王伟说。

挂断电话后,静茹心里开始翻腾起来,思绪一下子回到了校园时代……

静茹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好,学校有不少男生都在追求静茹,王伟就是其中的一个。为了走进静茹的世界,王伟用各种办法想要靠近静茹,如传话、写信、送礼物等来表达他对静茹的爱慕之情。而静茹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她不想因为感情分心影响学习,辜负了父母对自己的期望,所以面对王伟执着的追求,她一直采取冷漠的态度。王伟并没有因着静茹对他的冷淡而放弃,几年过去了,王伟仍是一如既往地追求着静茹,他的执着换来了静茹内心深处一丝丝的感动,但仅仅是感动。后来,王伟身边出现了几个女同学,她们整天黏着王伟,静茹原本平静的心竟起了波澜。静茹想着,刚好可以借此考验王伟一个学期,如果王伟对身边的女孩没有动心,依然执着于她,她就接受他的追求……

“嘀——嘀!”汽车的鸣笛声打断了静茹的回忆,王伟已在门外等候。

静茹坐上了王伟的车,面对这久违、意外的相见,他和她都陷入了沉默。

夜景

车漫无目的地行驶着,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良久,王伟打破了车内的沉默,“嗯……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一直都很好。”静茹淡淡地回答道。

“不知这几年你都去哪儿了?怎么都找不着你,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偶然间在一个朋友的手机上看到了你的号码才给你打通了电话,要不还真不知哪天才能见到你呀!”王伟边开车边时不时地转脸对静茹说。

“我没有走远,只是工作有些忙,没有和你们联系。”静茹不急不慢地说。

王伟把车停在了路边,说起了心里话,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伤悲与惋惜:“当年在学校里,我一直追求你,这一追就是五年哪!可这五年里你一直对我冷冰冰的,我都不知道那五年是怎么过来的。你退学后,我上了军校,可心里一直想着你,毕业后我就到处找你,却始终未能找到你。最后迫于家里的压力我结婚了,可是你在我心里还是原来的位置,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当我意外地看到你的电话号码时,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恨’,恨我为什么不晚点结婚,不早一天见到你……”

听着这一句句真情告白,静茹心里感到一阵阵酸楚。看着如今的王伟,往日帅气的脸上又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此时的静茹竟然对王伟有些心动了……

“唉!在学校追你的那几年,面对你的冰冷,我感到了茫然,就选择再用一年的时间来等待你的回答,结果……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你能告诉我,在学校里你为什么一直不搭理我呢?你心里怎么想的?你能说说吗?”王伟有些痛心地问道。

听到这里,静茹也感到一阵心痛与惋惜,心痛的是自己当年的“绝情”伤了王伟的心,惋惜的是因为自己的冷漠而错过了王伟。看着眼前的王伟,静茹感叹这么多年过去了,王伟竟还一直对自己念念不忘,想想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而身边的同龄人一个个都结婚了,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她也想拥有一个爱自己的伴侣,多少次她曾遐想过与恋人在一起相知相伴的浪漫画面,甚至也曾梦见自己与王伟走到了一起……静茹又想到当年王伟对自己执着的追求,就后悔没能珍惜,如今的王伟还这样执着于她,她真想接受他的追求,与他结为伴侣。可是理智告诉她:王伟已经成家了!作为一名基督徒,自己得按神的要求做人才合神心意,绝不能冲动,更不能说出心里的真实感受。内心深处情感与理智的撕扯,使静茹感到有些痛苦。

静茹理了理凌乱的思绪,强装镇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王伟:“那年,我想着再考验你一个学期,如果你对我仍不变心的话,我就考虑与你交往,但是我又想到父母对我的期望……可能这就是命吧!”

静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理性地说出了这番话,但内心却感到了揪心般的痛,如果时间能倒流,她一定作出另一个选择,毫不犹豫地答应王伟,那样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了。此时的静茹情绪压抑到了极点,眼泪在眼角悄悄地滑落,她很担心被王伟看出来,便把脸转向了车窗外。可王伟还是觉察到了静茹在流泪,急忙拿出纸巾想给她擦拭泪水。

静茹在心里默默地呼求神保守自己,使自己能坚强起来。她接过纸巾说:“我自己来。”当她擦过眼泪后,王伟一把拉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肩膀去,此时难过的静茹正需要有个肩膀可以给她安慰。一瞬间静茹有些恍惚,想要去依靠那个肩膀,但此时神教导、警戒人的话语在她脑海中浮现:“对一切作恶的(乱搞淫乱,钱财不圣洁,男女界限不清,打岔破坏我经营的,不通灵的,邪灵占有的,等等一切选民之外的)都不放过,一个都不赦免,统统扔在阴间,永远灭亡!”(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静茹一下子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神的话在审判、责备她,使她清楚地认识到神是圣洁的,神的性情公义不容人触犯,神最厌憎犯淫乱、男女界限不清的人,自己若在男女上犯了错误,那将是永远的污点,是被神定罪的,更是令神痛恨、咒诅的。静茹知道自己一旦向王伟迈出一步,就会彻底沉沦。面对眼前的处境,静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与不安,她想到自己不仅不能做出触犯神性情的事,还得尊重王伟的婚姻,现在的王伟已经不是昔日校园里追求她的王伟了,而是一个有家庭,有妻子、孩子的人,她若在这时候做出越格的事,将会破坏别人的家庭,成为可耻的第三者。神审判的话语使静茹生发了一丝敬畏神的心,她使劲地甩开了王伟的手,冷冷地说:“太晚了,送我回去吧!”

“这些年了,到现在你为什么还是这么排斥我呢?我只是想安慰安慰你也不行吗?”王伟不悦地说。

“你误会了,我不是在排斥你,而是在尊重你,因为你是有家室的人,你得为你的家人想想。”静茹平静地回答。

“如果我离婚了,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我不是在冲动!”王伟紧追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让静茹的心又有了波动,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就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不做触犯你性情的事。”祷告后,她想到神的话说:“它的言语滋润你的心田,将你说得神魂颠倒,辨别不清方向,使你不觉被它吸引,甘愿为它效力,做它的出口,又做它的仆役,而且毫无一点怨言,甘愿为它尽上犬马之劳,你被它迷惑了。”(摘自《你们的人格太卑贱!》)神的话再次让静茹清醒了过来,她知道自己内心的波动是因为受邪情私欲的支配,以及“爱情至上”“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爱无罪”等邪恶观点的控制,这是撒但在施行诡计引诱她,使她活在罪中,陷在肉体情欲里越来越堕落、败坏,她得有分辨,得识破撒但诡计。王伟已经结婚了,这是事实,静茹知道不能被一时的甜言蜜语迷惑得失去理智,如果真的做出什么越格的事,说出什么越格的话,正是上了撒但的当,充当了撒但的出口,成了让人唾弃的第三者,带来的将是一个家庭的破裂,给王伟的家人带来的是永远的痛苦,而她在神面前也会留下永远擦不掉的污点,后果不堪设想。

认识到这些,静茹稳了稳情绪,坦然地回答:“别犯傻了!就算你离婚了,咱们也只能是朋友,我就当你开个玩笑!回家吧!”王伟看到静茹态度坚决就不再说什么了。

终于,车到了家门口,静茹准备下车时,王伟再次去拉她的手,她加快动作急忙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回了家。到家后她躺在床上,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静茹感慨万千:若不是神的保守,面对王伟的真情告白与体贴安慰,她真的把持不住自己,会做出丧失道德、破坏别人家庭的丑事,更重要的是还会在情感方面陷入试探,做出触犯神性情的事,留下不可饶恕的过犯,自己也会悔恨终生的。静茹真正地体会到了神的话对她是多么重要,不仅使她在试探面前蒙神保守,还指出实行的路途,使她在做事说话时都能沉着冷静、有理智,活出正常人性,这样的经历让静茹感到了踏实、享受。静茹不由得从心里向神发出了感谢,感慨她能跟随神,得蒙神的保守,实在太幸运了,她来到神面前作了一个感恩的祷告就入睡了。

相关内容

面对婚姻,我不再忧虑(有声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