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畏惧地位权势

2021年11月22日

中国甘肃 小韩

今年二月份,教会带领王姊妹带着宋姊妹来我们聚会小组,给我们介绍说宋姊妹是新选的教会带领,以后跟她一起配搭尽本分。之后,宋姊妹来过我们小组几次,但每次都是送东西、通知事情,没有跟我们聚会了解尽本分和生命进入上的难处,我心想:可能是宋姊妹比较忙,还来不及过问这些,那本分上我们自己多操点心就行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宋姊妹2008年前就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后来一直尽带领本分,直到几年前生了一场病之后,觉得信神这些年一直尽本分太累了,就选择了放弃本分,在家赚钱过日子,三年了,没聚会,也没读神的话。当时,我有点吃惊,问她:“这几年你没过教会生活,也没读神的话,心里不痛苦吗?”她说:“都麻木了,没啥感觉了。”她还说,是三个多月前她在超市上班时,弟兄姊妹碰见她才把她找回来的。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开始打鼓了,心想姊妹脱离教会三年多,现在刚被找回教会三个多月就被提拔为教会带领,那她能胜任带领本分吗?我想到神的话说:“带领工人得会交通神话,会从神的话中找出实行的路,带领人明白神话,带领人在现实生活当中经历、进入神话,能把神话带入到现实生活当中,临到问题时会用神的话解决,同时,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遇到各种难处时也会用神话解决。(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一)》)宋姊妹三年没过教会生活,灵里麻木没有知觉,没有实际经历,怎么能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呢?宋姊妹被选为教会带领,这也不符合原则呀。但转念一想,也许是宋姊妹素质好、领受真理快,才被选为带领的。于是,我就没反映这事。

又过了几天,我和张姊妹、周姊妹一起聚会,她们也觉得宋姊妹尽带领本分不合原则,还提出质疑,说带领到底是根据哪条原则提拔宋姊妹的,宋姊妹聚会交通不出对神话的真实认识,有时候读完神的话就是把神话复述一遍,弟兄姊妹在尽本分中遇到问题、难处向她寻求,她更是不知道怎么解决。她们向带领王姊妹寻求这事,王姊妹说:“宋姊妹以往尽带领本分一贯表现很好,尽本分有果效,这次她又能放下工作尽本分,从这些表现看,她是个对的人,所以就直接提拔她了。”我当时听了觉得王姊妹说的不合适,就和两个姊妹一起寻求相关的真理。我们看到了一段神的话:“能带领众教会的,能供应人生命的,能做众人的使徒的,都得有实际的经历,都得有对属灵事物的正确认识,对真理有正确的领受与经历,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工人或做使徒来带领众教会,否则就只能作为最小的跟随,不能做带领的,更不能做供应人生命的使徒,因为使徒的功用并不是跑路,也不是打仗,而是作生命服事的工作,作带领人性情变化的工作,是接受托付肩负重任的人所尽的功用,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担当的。这个工作是有生命所是也就是在真理上有经历的人才可担任的,并不是任意一个可以舍弃、可以跑路、愿意花费的人都可担当的,没有真理经历,未经修理、审判的人是作不了这个工作的。没有经历的人也就是没有实际的人对实际看不透,因其本人没有这方面的所是,所以这样的人不仅作不了带领的工作,而且若是长期没有真理,那就是被淘汰的对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从神的话中看到,带领工人得能带领神选民交通神话明白真理,进入神话实际,能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能作生命服事的工作,并不是有点热心、能撇弃花费的人就可以担当的。神家选举教会带领的原则中也提到,教会带领应该由弟兄姊妹选举产生,只有把追求真理的人选出来才能带领弟兄姊妹正常地读神的话、明白真理,特殊情况下带领可以直接提拔任命,但是也得符合提拔培养人的原则,要多数了解他的人通过。宋姊妹三年多没过教会生活,聚会交通不出对神话的真实认识,也不会寻求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上的难处,那带领提拔宋姊妹尽带领本分明显违背原则呀。

接着,我们又看了一段神的话:“带领工人这一类人产生的缘由是什么,是怎么产生的?往大了说是神工作的需要,往小了说是教会工作的需要,是神选民的需要。……他们与其他人尽本分的区别在于他们有一个特殊性,什么特殊性呢?主要突出这个‘带领’的作用。比如,一队人马有一个人领头,领头的那个人如果称为带领或工人的话,这个人在整个队伍当中起什么作用?(带头的作用。)他带这个头对他所带领的人、对整个队伍的影响是什么?影响到方向,也影响到路途。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这个带头的人走错路了,对下面的人、对整个队伍的影响最起码是带偏路了,其次是会搅扰、破坏整个队伍向前行进的方向,还有速度、节奏。所以说,这一部分人他们所走的道路与所选择的道路的方向,还有他们对真理的明白程度与对神的信,不但影响他自己,也会影响到他所带领范围之内的弟兄姊妹。如果一个带领是对的人,走的路途对,是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那一方面他所带领的人会有正常的吃喝、正常的追求,另一方面,他自己的长进也能够不断地让人看得到。那做带领该走的正确的路途指什么?就是能带领人明白真理、进入真理,把人带到神面前。不对的路途是什么?就是常常高举、见证自己,追求地位、名利,从来不见证神。这给下面的人带来的影响是什么?(把人带到他面前。)人会远离神受他控制。你把人带到你面前,那是带到败坏人类面前,带到撒但面前了,不是带到神面前;你把人带到真理面前,那才是把人带到神面前了。带领工人不管是走正确路途还是走错误路途,都能直接影响到神选民。人信神怎样选择道路、走什么道路,都与带领所走的道路有直接关系,都能不同程度地受到带领工人的影响。(摘自《揭示敌基督·笼络人心》)从神的话中看到,一个带领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走什么样的道路,不但影响他自己,而且直接影响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影响整个教会的工作。神选民要是有好的带领浇灌、扶持,就容易走上追求真理蒙拯救的路,如果带领不是对的人,对神的话没有纯正的领受,或者从来不实行真理,在神的话上没有一点经历认识,光是有点头脑、恩赐,会讲点字句道理,那神选民就得不着浇灌供应,甚至会被断送。现在上一层带领违背原则提拔宋姊妹尽带领本分,这关乎到许多弟兄姊妹蒙拯救的大事,我得维护教会工作,体贴神的心意,向上反映宋姊妹的问题。宋姊妹不适合尽带领本分,应该把她放在合适的位置,这样对她自己、对教会工作、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都有益处。

第二天早上,我写信约带领王姊妹见面,我说:“宋姊妹信神将近十年了,对各方面的真理都明白一些了,已经定真了神的道,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声不响地离开神回世界长达三年之久,这不是一时的软弱,这是对神的背叛,是严重触犯神性情的事。神是有尊严的,神对人的爱和怜悯也是有原则的,如果宋姊妹没有真实的悔改,很难获得圣灵作工。再加上宋姊妹几年没读神的话,根本解决不了弟兄姊妹尽本分和生命进入上的难处,这样提拔宋姊妹不符合原则。”王姊妹说她对宋姊妹的背景不了解,回去再寻求一下。大概过了十天,王姊妹针对这个问题给我们交通,她说宋姊妹尽本分积极,是对的人,还是能胜任本分的,让我们公平对待宋姊妹。我说:“不是我们不能公平对待宋姊妹,是根据原则衡量,宋姊妹胜任不了带领本分,这样提拔不符合原则。”当时,跟我配搭的姊妹也说:“宋姊妹几年没读神的话,根本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如果执意留用宋姊妹尽带领本分,只会坑害、断送弟兄姊妹啊。”可王姊妹坚持说宋姊妹是对的人,上一层带领有权直接提拔。说完后又问我:“你还有什么想法吗?”我觉得王姊妹交通的不符合真理原则,但是看到她态度坚决,我有点犹豫了,心想:“上层带领都同意宋姊妹尽带领本分,我要是再提出异议,王姊妹会不会觉得我狂妄自大,手伸得太长,不支持他们的工作,不能公平对待人呢?要是因此给我穿小鞋,撤换我的本分怎么办呢?要是失去了本分,我就得回家过教会生活,可我因着信神被共产党追捕得有家难归,我能去哪儿啊?我不能再多嘴了,言多必失,等以后有人提出异议了我再说也不迟。”想到这儿,我就对王姊妹说:“那我先顺服下来,领受不了的我再慢慢消化。”接下来这几天,一想到我为了保全自己说了违心话,心里就特别地受责备。

寻求中,我看到了一段神话:“多数人都愿意追求真理,都想实行真理,但很多时候人只是有那个心志、有那个愿望,里面却没有真理作生命,所以,临到邪恶势力,临到恶人、坏人作恶或者假带领、敌基督办事违背原则,使神家工作受亏损、使神选民受到伤害时,就没有勇气站出来说话。没勇气是怎么回事?是胆小、嘴笨还是看不透不敢说?都不是。这里面是受几种败坏性情的控制。一种是诡诈性情,先考虑自己,‘我要是说了有什么好处?要是说了得罪了人,以后我们怎么相处?’这是不是诡诈的心理?这是不是诡诈性情导致的?另一种是自私卑鄙的性情,觉得‘损失神家利益关我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管?不关我的事,我看到了、听到了也不用管,那不是我的责任,我也不是带领’。这些东西在你里面,似乎是你一时无意识想出来的,又似乎是在你心里永久占有地位的东西,它就是人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败坏性情左右着你的思想,束缚着你的手脚,也控制着你的嘴,你心里想说的时候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即便说出来也是拐弯抹角,还留有余地,怎么也不说透,人听完不痛不痒的,也解决不了问题,你心里还想‘反正我说了,我的良心平安,我的责任尽到了’,其实你自己心里也知道,该说的没有完全说出来,也没达到果效,神家工作还是受亏损了。你没尽到自己的责任,还堂而皇之地说自己尽到责任了,或者说自己当时也没看透,这是不是完全被撒但败坏性情控制着?(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对照神话语的揭示我明白了,我不实行真理,不能维护神家利益,都是因着我本性太诡诈、太自私卑鄙了,我奉行的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言多必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县官不如现管”“枪打出头鸟”这些撒但哲学,这些撒但哲学已经成了我的座右铭,导致我说话、做事处处考虑自己的利益。在宋姊妹被提拔做带领的事上,其实我明知道王姊妹说得不对,知道宋姊妹尽带领本分不合原则,可是我担心坚持原则会被打压、定罪,没有前途后路,所以我就委曲求全,说违心的话。外表看,我也是在规规矩矩地尽着本分,好像也能实行真理,可是一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我就当起了缩头乌龟,特别地圆滑诡诈、自私卑鄙。神的性情是圣洁公义的,像我这样带有撒但邪恶性情的人,怎么能蒙神拯救呢?我又看到神的话说:“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反倒成恶行了,不但得不着神称许,反而被定罪。这样信神到底图什么呢?信到最终还不是一场空吗?(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不是只看我们外表撇弃、花费了多少,而是看我们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存心是不是为了满足神、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如果我们外表撇弃、花费了很多,但是做事的存心、目的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凭着败坏性情、凭着撒但的生存法则活着,那这样的尽本分不但不能见证神,反而让撒但抓把柄羞辱神,在神看就是恶行,是让神厌憎的。神不看人外表有多少好行为,关键看人能不能实行真理、坚持真理原则,在涉及神家利益的事上,能不能站在神一边,维护神家利益。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有了实行路途。神的话说:“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为神受苦的记录,有没有对神绝对的顺服,若你没有这些,那在你身上还有悖逆、欺骗、贪心、埋怨,因为你的心并不诚实,所以你从来就得不着神的赏识,从来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个人的命运到底会怎样,关键在乎这个人有没有一颗诚实而且是鲜红的心,在乎这个人有没有纯洁的灵魂。你是一个很不诚实的人,是一个心地很恶毒的人,是一个有肮脏灵魂的人,那你的命运的记录定规就是在人被惩罚的地方。若你说你自己很诚实,但你从来就做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来,从来就不会说一句实话,那你还等着神来赏赐你吗?你还希望神把你当作眼中的瞳人吗?这不是太离谱的想法吗?你在凡事上都欺骗神,那神家还会容纳你这样的手脚不干净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我是否有好的结局归宿,关键在于我对待真理的态度,是不是将一颗真心交给神,做诚实人,说诚实话、办诚实事。因为神的实质是信实的,神希望我们能用诚实的心对待神,说话做事别考虑自己利益的得失,能体贴神的心意。再想想自己的表现,神带领我分辨出提拔宋姊妹是违背原则的,可是我跟王姊妹交通两次之后,看到她说提拔宋姊妹符合原则,态度很坚决,并且一再强调上一层带领都通过时,我就开始察言观色,心想:“‘县官不如现管’‘官大一级压死人’,我要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会不会被王姊妹当作异己排斥、打压,撤换我的本分呢?”于是,我就开始考虑自己的前途后路,当王姊妹交通完,问我还有什么想法时,我就心怀鬼胎,立马改口风,跟她统一观点,说“那我先顺服下来,领受不了我再慢慢消化”。其实,我这种顺服是一种假象,带着欺骗性,目的是为了保全自己,实在是太圆滑诡诈了。教会带领选得是否合适直接关系到弟兄姊妹蒙拯救的问题,也影响教会各项工作的正常进展,我为了个人利益不维护神家的利益,就是让神厌憎、恨恶的,如果不悔改,肯定遭神惩罚。认识到不实行真理的严重后果后,我不再考虑自己的前途后路了,决定向上层带领如实反映问题。我心想,即使我真的被撤换了,也有神的许可,有我当学的功课,也是神对我的检验,看我是保全个人的利益还是维护神家的利益。

我想到以前交通过,每个人对真理的领受都有限,即使是自己已经看透的事,也应该找几个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交通印证,尽量把失误降到最低。于是,我就和几个配搭的姊妹再次寻求交通这个问题。通过交通我明白了,不管哪一级带领工人,如果违背真理原则尽本分,神选民都可以提出异议,与其交通真理,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可以向上一层带领寻求或检举,这样实行完全合神心意。可是我对神的公义性情不认识,更看不到神鉴察一切、主宰一切,我把神家想得跟世界一样,认为官大一级压死人,要是不听从当官的,就会被当作异己、政敌遭到排斥、打压,甚至铲除,绝对没有好日子过,所以我不敢坚持反映宋姊妹的问题,就怕是越权,怕遭到带领的打压,我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不相信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其实,我能不能尽本分,我的命运如何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个带领说了算,不管是哪一级带领,如果违背真理原则做事,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神选民都有权揭露、制止,这是维护教会工作,体贴神心意,并不是越权。即使因着检举揭发带领工人被打压、整治了,那也有神的许可,这就把带领工人完全显明了,让我们更好地长分辨。我们几个越交通心里越亮堂,也不害怕了,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向上层带领反映宋姊妹的问题。于是,我们就把了解到的情况如实地写出来,签字、发走。

检举信发走了,我心里挺坦然的。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一直没有人找我们核实检举信,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是不是我们的检举信被带领扣压了?那接下来带领会不会撤换我的本分呢?我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能够不受前途后路的辖制。又过了几天,处理检举信的姊妹来给我们交通,说经过民意测调,我们反映的问题完全属实,宋姊妹确实交通不出对神话的真实认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不适合尽带领本分,决定撤换她。上一层带领也承认在提拔宋姊妹的事上违背真理原则,愿意接受我们的监督,反省自己向神悔改。

过了几天,王姊妹来聚会,她也承认在宋姊妹的事上狂妄自是、持守自己,没有真理原则,愿意悔改。看到这个结果,我从心里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看到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不管哪个带领,有多高的地位,都得按照真理原则办事,谁违背原则也不行,这让我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一点实际的认识,也体会到只有做诚实人实行神话、按真理原则办事才合神心意。感谢神摆设这次环境,让我有了这一段宝贵的经历。

上一篇: 显露自己太可耻
下一篇: 老好人的背后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做诚实人有快乐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撒但法则对人的苦害与败坏。凭撒但的这一法则活着,人只能活在黑暗中,活在败坏中,活在痛苦中,只有做诚实人才能活在光明中,才能得到滋润,得着神的称许。将诚实人作为我做人的原则与标准,追求做一个神喜悦的诚实人。

唯有神爱最真

是神用他的生命之言将我唤醒,使我摆脱了撒但的捆绑不再被它愚弄。我在神的话中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人生,知道了神一直眷顾着这个人类,一直看顾保守着这个人类,认识到人离不开神话语的供应、喂养、浇灌、扶持,只有神是真理、道路、生命,除他以外别无拯救。是神的话把我带到了今天,是神的作工拯救了我!

是神带领我成长

经历了神一次次的修理对付,我对自己狂妄自大的败坏本性有了点认识,并且在神话语的带领、引导下,也逐渐学会了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我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也有了一点点的变化,这都是神实际作工在我身上达到的果效,里面包含着神对我点点滴滴的爱与拯救,我从心里向神献上真实的感谢与赞美!

钱奴的醒悟

当今社会许多人都把“金钱至上”“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话奉为处世之道、人生法则,本片的主人公也不例外。为了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她没日没夜地拼命干活,累得浑身是病,还得了癌症,即便如此她也停不下赚钱的脚步。她边赚钱边治疗,多年以后,她成了有钱人,有房有车,也得到了人的羡慕高看,但身体却彻底累垮了,她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直到信了神,通过读全能神的话,她才醒悟过来,看到金钱就是撒但败坏、毒害人的诱饵,追求金钱不是正道,追求真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才是有意义的人生。当她扭转自己的追求观点,她的病奇妙地好转了,她的人生也从此转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