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透老好人的真相了

2020年10月30日

中国湖北 努力

以往我和亲戚朋友还有邻居相处,很注重维护人际关系,为了让别人说个好,我什么事都能忍、都能让,从不跟别人争吵,即使看到别人的问题我也不说,时间长了,我就成了大伙眼中的好人。信神后,我还是用这种处世哲学待人待事。记得我刚信神没多久,田弟兄负责我们小组的聚会,看到他说话温和,交通神的话有亮光,我有什么情形、难处都喜欢找他解决,他也总是很耐心地跟我交通,我们相处得很好。几年后,我和田弟兄都被选为教会带领,我很高兴能和他一起配搭尽本分。可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田弟兄尽本分没什么负担,看到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了,他只是走个过程简单交通一下,也不管有没有达到果效。我心想:这不是应付糊弄吗?这样尽本分肯定会耽误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我得跟他交通交通。但又一想,他尽本分时间比我长,有些工作经验,我才刚尽带领本分,就当面说他对工作没负担,他会怎么看我啊?俗话说“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为了维护和他的关系,我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下。

我看透老好人的真相了

一次聚会的时候,有几个弟兄姊妹说传福音遇到了一些难处,想让我们帮助解决,我就跟田弟兄商量一起去,可他却找借口说不擅长传福音,不愿意去。我就给他交通,弟兄姊妹尽本分遇到难处了,我们应该竭力帮助,不能凭喜好尽本分。看田弟兄没吱声,我就认为他答应了。没想到,第二天他却压根儿没来,我对他就有些不满:弟兄姊妹有难处,你作为教会带领却不帮助解决,这不是没尽到责任吗?我得给他提提。

散会后,我就直接去找田弟兄了,一路上也想好了怎么跟他交通提点。可到他家后,看到他对我很热情,我就有些退缩,心想:“田弟兄这样笑脸相迎,又端茶倒水的,这让我咋说得出口呢?我要是说他尽本分不负责任,情形很危险,那也太伤面子了吧?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俩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我要是把这个关系破坏了,以后还怎么跟他配搭尽本分呢?这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尴尬呀!”于是,我就放缓口气跟他交通说:“咱们对待本分要产生负担,不能由着自己的喜好来……”看他低着头不说话,我就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心想,我现在刚尽教会带领的本分,对教会各项工作还不熟悉,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请教他,老话说“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可别说太重了。想到这儿,我就没再说下去了。

后来,带领来信说要通知聚会,我和田弟兄商量分头通知弟兄姊妹,可第二天见面时,我问他有没有都通知到,他却不紧不慢地说忙其他的事给忘了。看到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忍不住责备他几句,说:“这样尽本分是不负责任,会耽误教会工作的。”没想到田弟兄听后,脸一沉,拿起钥匙就走了。见他抵触的样子,我怕彻底把关系搞僵,就没再多说了。

看到田弟兄尽本分一直没负担,应付糊弄,还经常耽误事,临到事也不认识自己,别人交通、指点他也不接受,这不就属于丝毫不接受真理,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吗?如果继续尽带领本分,就会耽误教会工作,我应该向带领反映他的问题。但想到带领要是知道了真实情况,肯定会修理对付他,可能还会撤换他的本分。如果田弟兄知道是我反映的,肯定会说我不念旧情,没有人情味,到时我怎么面对他呢?想到这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思来想去最后打定主意:还是先不反映了,我今天揭露了他,说不定他能反省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能悔改呢?他毕竟信神这么多年了,以往尽本分还是比较负责任的,我还是再观察几天吧,如果他一直不扭转,我再反映也不迟。

后来,有个福音对象人性挺好,愿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但他还有几天就要到外地上班去了,需要尽快去给他传福音,当时我们商量后让田弟兄去,没想到他把时间搞错了,约定的那天他没去。得知这个情况,我很生气,我都提醒这么多次了,田弟兄还不扭转,今天竟然耽误这么重要的事情。又想到,这段时间我明知道田弟兄尽本分应付糊弄,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可我一直顾及和他的关系,怕得罪他,就不向带领反映他的问题,导致一次次耽误教会工作,我这不是作恶吗?想到这儿,我心里就感到难受自责。

到了晚上,我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认识自己的问题。我看到神的话说:“多数人都愿意追求真理,都想实行真理,但很多时候人只是有那个心志,有那个愿望,里面却没有真理的生命,所以临到邪恶势力,临到恶人、坏人作恶或者假带领、敌基督办事违背原则,使神家工作受亏损,神选民受到伤害时,就没有勇气站出来说话。没勇气是怎么回事?是胆小、嘴笨还是看不透不敢说?都不是,这里面是受几种败坏性情的控制。一种是诡诈性情,先考虑自己,‘我要是说了有什么好处,要是说了得罪了人,以后我们怎么相处’,这是不是诡诈的心理?这是不是诡诈性情导致的?另一种是自私卑鄙的性情,觉得‘损失神家利益关我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管?不关我的事,我看到了、听到了也不用管,那不是我的责任,我也不是带领’。这些东西在你里面,似乎是你一时无意识想出来的,又似乎是在你心里永久占有地位的东西,它就是人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败坏性情左右着你的思想,束缚着你的手脚,也控制着你的嘴,你心里想说的时候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即便说出来也是拐弯抹角,还留有余地,怎么也说不透,人听完不痛不痒的,也解决不了问题,你心里还想:‘反正我说了,我的良心平安,我的责任尽到了。’其实你自己心里也知道,该说的没有完全说出来,也没达到果效,神家工作还是受亏损了。你没尽到自己的责任,还堂而皇之地说自己尽到责任了,或者说自己当时也没看那么透,这是不是完全被撒但败坏性情控制着?(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神的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仿佛在面对面地揭露审判我,我心里很受责备。我明明看到田弟兄尽本分没有负担,耽误教会工作,可我为了维护和他之间的关系,就充当老好人,睁一眼闭一眼。即使鼓起勇气点他的问题,也是说一半留一半,不敢把他做事的性质、危害后果点出来,还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已经实行真理了。我为了保全自己,看见假带领坑害神家工作也不揭发检举,宁可得罪神,也不得罪人,我这样做事的性质就是充当了撒但的差役,站在假带领一边同流合污,耽误教会工作,实在是让神厌憎、恨恶。想到神高抬我尽教会带领的本分,是希望我能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维护教会的工作,可我却为了维护和人之间的关系纵容假带领打岔教会工作。看到我对本分根本就没有一点忠心,不仅自己没有实行真理,在神那里也是过犯,我真是辜负了神的良苦用心。我才看到老好人并不是真正的好人,而是自私、诡诈的人。认识到这些,我心里特别难受、自责,我不能再做老好人了,得实行真理揭露田弟兄不作实际工作的表现,向带领如实反映他的问题,不能再包庇维护他了。

于是,我连夜写信向带领反映田弟兄的表现。写完后,我心里感觉很踏实、坦然,觉得自己终于有点正义感了,不像以往那样活得卑鄙龌龊。就像神话语说的:“你能尽上自己的责任,尽上自己的义务与本分,放下私欲,放下自己的存心、动机,体贴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经历一段时间,你就觉得这样做人好,活得光明磊落,不是卑鄙小人,活得不是窝囊、龌龊、卑鄙,而是光明正大,这是人该活出的形象,是人该做的。慢慢地,你心里满足个人利益的欲望就越来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第二天,我见到田弟兄就跟他交通解剖他尽本分的问题,也交通了应付糊弄的性质、后果,田弟兄听后也承认自己确实存在问题。后来,带领根据田弟兄尽本分的一贯表现,确定他不作实际工作,属于假带领,把他撤换了。虽然田弟兄被撤换了,但他给教会工作带来的亏损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就在心里警戒自己,以后不能再做老好人耽误教会工作了。

不久,我又和李弟兄配搭尽教会带领本分,工作上有什么难处,我们都是互相交通商量,平时我情形不好,弟兄也会交通帮助我,我们相处得很融洽。后来,我发现李弟兄尽本分不作实际工作,聚会只是走个过程,却不解决弟兄姊妹的实际难处,我心想:李弟兄这也太不负责任了,我得给他交通交通。过后,我就当面指出他的问题,并揭露了他这样尽本分的性质和后果。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李弟兄尽本分的态度还是没扭转,而且一味追求名利地位,工作没有果效,得不到别人的高看就消极,对教会工作也不管不顾,我就又去找李弟兄交通,让他反省认识自己尽本分的存心。李弟兄当时听完也承认自己追求的观点不对,可过后情形并没有扭转。看到这些,我意识到李弟兄如果继续尽这个本分会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于是我决定向带领反映。可当我拿起笔准备写信的时候,我又想:“带领要是知道李弟兄的表现,肯定会根据原则撤换他的本分。李弟兄本来脸面就重,到时候被撤换了,会不会记恨我啊?当初我刚尽本分时他经常交通帮助我,现在我反映他的问题,他会不会说我不讲情面?这以后可怎么面对他呀?”想到这儿,我意识到自己又想做老好人,不维护神家工作了,心里有些受责备,就赶紧向神祷告:“神啊!我看到李弟兄的问题想反映,但又怕得罪他,我明知真理却实行不出来,这也不是维护神家工作啊,神啊,愿你带领我认识自己,能悔改变化。”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败坏人是借着国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伟人的教育熏陶达到的,他们的那些鬼话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撒但的名言,已渗透到所有人的里面,成为人的生命了,还有一些处世哲学的话也是这样。撒但是借着各国什么美好的传统文化来教育人,使人类陷入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后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挡神被神毁灭。……人的生活、行事为人还有许多撒但毒素在里面,几乎没有丝毫真理,比如人的处世哲学、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铭,都充满了大红龙的毒素,都是从撒但来的,所以,人的骨子里、血液里流的全是撒但的东西。……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流着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见人的本性都是败坏的、邪恶的、反动的,都被撒但的哲学充满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所以就能抵挡神,与神为敌。(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神的话使我明白了自己做老好人的根源,就是因为我太自私卑鄙、弯曲诡诈了,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我凭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逢人只说三分话,话到嘴边留三分”“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等各种撒但的生存法则、思想观点做人,不管跟谁相处,看到别人的问题也不说,认为这样做人才能在人群中吃得开,别人也喜欢。我处处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护自己在别人心目中好的形象,所做的一切都有自己的存心、掺杂,都带着撒但的诡计。就像我明知田弟兄对本分没有责任心,再三打岔耽误教会的工作,可我为了不得罪他,维护在他心中的形象,看透他的问题却不点透,也不向上反映,导致教会工作受亏损。这一次,我明知李弟兄尽本分只顾追求名利地位,对教会工作丝毫不负责任,而且对自己也没有认识,已经不适合继续尽这个本分,我应该维护神家工作,及时向带领反映,可我既担心他记恨我,又怕自己的利益、脸面受损,就又想做老好人。看到我处处凭撒但的处世哲学活着,把自己的利益、脸面地位看得比什么都高,丝毫不考虑教会工作,实在是太自私卑鄙。现在我才看到,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我凭撒但处世哲学做老好人导致的。

以往我还觉得,跟人相处一团和气,谁也不伤害谁,就是个好人。通过事实的显明我才认识到,老好人外表不做什么伤害人的事,但当看到别人活在败坏性情中被撒但苦害,教会利益受损失的时候,老好人只顾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却不站在真理一边帮助扶持弟兄姊妹、维护教会工作。老好人外表看是好人,让别人以为通情达理,能理解别人,其实都是假象,他内心深处只想着自己的利益,甚至眼睁睁地看着教会工作受亏损,弟兄姊妹的生命被耽误也不管不顾,真是太损人利己,哪有一点人性?分明就是个圆滑诡诈、阴险卑鄙的伪君子。认识到这些,我感到很蒙羞惭愧,我享受着从神来的一切,临到事却站在撒但一边当老好人,我这哪是在尽本分啊?我这是胳膊肘朝外拐,吃里爬外,充当撒但的差役来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是在作恶抵挡神啊!

认识到这儿,我感到很害怕,就赶紧向神祷告:“神啊!我作了这么多的恶,早该遭到你的惩罚,但你还给我尽本分的机会,我感谢你的怜悯。神啊!我愿悔改,求你带领引导我找到实行的路途。”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当真理在你心里掌权成为你生命的时候,你看到任何消极、反面、邪恶的事情出现,你心里的反应是完全不一样的。首先你心里有责备,不平安,然后马上就感觉‘我不能坐视不理,我得起来说话,我得起来负责任’,你就能站出来制止、揭露这样的恶行,争取让神家利益受到保护,让神的工作不受到搅扰。你不但有这个勇气,有这个决心,你也能看透这个事,而且能为神的工作、为神家的利益尽上你该尽的那一份责任,这样你的本分就尽到了。这个本分是怎么尽到的?就是借着真理在你身上起到作用成为你的生命达到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在教会中站住我的见证,坚持真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要黑白混淆。对撒但就是要争战,就是要彻底打败它,使它不得翻身。对我的见证要豁出一切来维护,这是你们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看完神的话我明白了,尽本分应当体贴神的心意,凡事以教会利益为重,当发现违背真理原则的事,不能凭情感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保全自己的利益,要敢于揭露反面事物,按原则办事,维护神的作工,这才是尽上了自己的本分与责任。李弟兄是教会带领,我如果看到他的问题不点不说,不但坑害神家工作,也坑害了李弟兄,不管他以后怎么看我、对待我,我都得坚持真理,反映李弟兄的问题。正当我准备写信时,带领约我们聚会,我就把李弟兄尽本分的一贯表现都说了出来。第二天,带领核实了解后,确认李弟兄作不了实际工作,撤换了他的本分。这样实行,我心里感到踏实、坦然。

以往我不认识自己,处处凭撒但哲学活着做老好人,维护个人的利益,生怕一不小心就破坏了与人之间的关系,明知不对也不说,不能坚持真理原则,不维护神家利益,活得没有一点人格尊严。现在我感受到,放下自己的私欲,存着敬畏神的心尽本分,坚持原则维护神家工作,心里踏实平安,感觉这样活着才有人样。感谢神的拯救!

上一篇: “好形象”的背后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我学会了如何正确对待人

是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认识到自己狂妄、恶毒的性情,明白了对待人的原则,同时我也真实地感受到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人太重要了。我只愿在接下来的尽本分中实行神的话,按神话真理对待每一个弟兄姊妹。

一次试炼的收获

主人公信神后一直热心花费,即使遭受世人嘲笑、共产党的逼迫也依然坚持尽本分,她就认为自己有忠心,以后肯定进天国。直到有一天,她被查出得了癌症,心里对神满了误解、埋怨,陷入了极度痛苦中……经历神话语的审判揭示,她认识到自己信神撇弃花费是为了得福,是在跟神搞交易,利用神、欺骗神,她特别懊悔自责,愿意悔改变化。经历了这次特殊的试炼,主人公都有哪些认识与收获呢?请看本片。

一名基督徒的人生感言(上)

当小灰踌躇满志开始人生追求时,妈妈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传给了她。神的话深深地吸引着她,她反复揣摩这段神的话:“被神呼召作神托付的事情,才是世界上最有意义而且是人类最正义的事业……虽然我一直在找寻有意义的人生,但没想过信神是最正义的事业,如果信神能让我活出有意义的人生,那我愿意放下一切来跟随神。”于是,她开始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并且还参加了教会生活。

年少的我不再轻狂

主人公从小学习古筝,也是音乐学院的毕业生,在与弟兄姊妹配搭尽本分时,她常常以自己懂专业自居,高高在上教导别人,看谁没做好就嫌弃、小瞧,给人带来辖制、伤害。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她对自己的狂妄性情有了哪些认识,又是如何背叛肉体实行神话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