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摆脱麻将有妙招

63

河北省 王峰

“打牌没有巧,要靠手气好,抓牌凭手气,出牌靠技术……”这是我和麻友打麻将时常说的顺口溜。以往我没接触过麻将,只是喜欢下象棋、打扑克,后来我看好多人都在打麻将就也学会了。一次,我和麻友们谈起村里一个同龄人时,麻友嘲笑地说:“你说他一不打麻将,二不喝酒,三不抽烟,四不嫖,这四样都不沾,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呢!”听了这话我想:“是啊,‘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人活一辈子要不娱乐娱乐,这不白来人间走一遭嘛!嫖咱不能干,但打麻将很正常。”受这种思想影响,我打麻将的次数越来越多,成了麻将馆的常客。刚开始我本想着玩一玩,娱乐娱乐就行,可麻将桌上就是输赢二字,一旦我赢了钱就不舍得罢手,还想趁手气好多赢一些;输了钱又不甘心,还想再赢回来。因此,我一有空就去麻将馆,有时还没等我吃完饭,麻友就打来电话一阵阵地催,我便心急火燎地胡乱吃口饭赶紧往麻将馆走,生怕自己去迟了就玩不上了。就这样,我不知不觉迷恋上了麻将,两天不打麻将就觉得少了什么似的,经常打到深夜十一二点……

那时,我家经济条件差,有时连买柴米油盐都成问题,而且妻子还有甲亢病,每两三个月就得去医院复查,有时该去复查了,因家里没钱只得放弃。妻子经常抱怨我打麻将,我也挺受责备,可我已深陷其中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为了不让我打麻将,妻子把钱藏了起来,但不管她藏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之后又去打麻将把钱都挥霍了。记得有一次,我把家里的钱偷走打麻将了,妻子知道后生气地打自己的头,哭着骂我没良心。看着妻子痛苦地折磨自己,我心如刀绞,觉得妻子打自己还不如拿刀把我杀了,我流着泪抓着妻子的手往我头上打,让她出出气我心里才好受些。当时我也特别恨自己,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家里本来就困难,可我却把钱都输到麻将桌上,那一刻,我真想把自己的手指给剁了……之后我克制自己不接麻友的电话,但是没有麻将的日子,我整个人的魂就像被勾走了一样,每天心烦意乱的,干什么都没了心思。结果半个月后,我又身不由己地打起了麻将。就这样,因着打麻将妻子不知跟我吵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泪,我也感到特别痛苦,但却无力摆脱。

桌子上的麻将

后来,我和妻子都接受了神的国度福音。通过跟弟兄姊妹一起聚会读神的话、交通真理,我知道了打麻将是撒但败坏、引诱我们犯罪走向堕落的一种方式。从那之后,当我再想去打麻将时,心里就有种犯罪感,我就克制自己不去打,可没过多久,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又去打麻将了。为此我很苦恼,就在聚会时把自己的难处向弟兄姊妹敞开,弟兄姊妹给我读了两段神的话:“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带着一种邪气,这个邪气让人不断地堕落,让人的道德越来越下降,让人的人格品质也越来越下降,甚至可以说以至于到现在,多数人没有人格,没有人性,也没有良心,更没有理智。那这些潮流是什么呢?这个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当一股潮流吹来的时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锋,开始做这样的事,开始接受这样的思想,开始接受这样的观点;但是多数的人呢,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不断地被这样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于人都不知不觉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这样的潮流,以至于被这样的潮流所淹没,所控制。一次一次这样的潮流让本来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让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人,让本来就对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毫无分辨的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些潮流,接受了来自撒但的生存观点、撒但的人生哲学与价值观,接受了撒但告诉给人的怎么对待生活与撒但‘赐’给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没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更没有意识去反抗。”(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撒但引导邪恶潮流,处处搅扰、破坏、打岔神的工作,这几千年来,它对人类所作的除了败坏、残害人类之外,除了引诱迷惑人堕落、弃绝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丝毫值得人纪念、值得人夸赞、值得人宝爱珍惜的吗?”(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通过看神的话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社会上流行的邪恶潮流,像打麻将、赌博、买彩票等都是撒但兴起的,是撒但引诱、迷惑我们远离神,使我们一步步走向堕落的方式。我们没有真理不会分辨正反面事物,也不知道什么是邪恶,什么是美善,又特别贪图肉体享受,丝毫没有抵制邪恶潮流的力量。撒但就抓住我们这些弱点,使我们都活在了吃喝玩乐中,我们的心思都被这些潮流占有,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玩,怎么放纵肉体,活在罪中贪享罪中之乐。我们在撒但的引诱、败坏下变得越来越自私卑鄙,做什么事都只为自己不顾他人的感受,失去了正常人性。想想自从我沾染上打麻将这个恶习后,为了满足肉体欲望,我明知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妻子有病得定期去医院检查,可我根本不管家人的死活,想方设法地从家里搞钱,又是骗又是偷,导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困难,妻子无法看病,我们都活在痛苦中。我这才看到自己的确被撒但败坏太深了,失去了正常人该有的良心与理智。明白了这些后,我告诫自己:“不行,我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任由撒但败坏了,我得靠着神胜过麻将的引诱!”之后,我便把自己的难处带到神面前,仰望神、祷告神,并开始有意识地背叛自己不去打麻将了。

虽然我对撒但兴起的邪恶潮流有了点分辨,可我多年的麻将瘾不是一下子就能摆脱的。一段时间后,我每天感到无所事事,浑身不自在,特别想去麻将馆转转。我抱着侥幸的心理:“神厌憎人打麻将,那我就不打了,我只看看别人怎么打。”当我有这样的想法时,撒但就见缝插针,利用麻友再次向我发起攻击,我经不起他们的一再引诱就又开始打麻将了。妻子知道后跟我交通神的话,还劝我要识破撒但的诡计,背叛自己肉体的欲望远离麻将馆,否则再陷进去只能继续被撒但愚弄、苦害。我虽然也想摆脱,却无力自拔,慢慢地,我读神话语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也不怎么聚会了,有空就往麻将馆跑。因我离神越来越远,失去了神的看顾保守,撒但就趁机来残害我,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痛临到了我。

2016年5月份的一天,我在麻将馆和几个麻友打麻将,突然感觉腰有些疼,当时我也没当回事,只是简单吃了点药。之后,只要我干重活或坐的时间长了腰就特别疼,即使这样,我还是身不由己地去打麻将。2016年7月份的一天,我帮弟弟干完活后觉得腰疼得特别厉害,妻子见状急忙把我送到了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说我得了腰椎钙化的病,如果针灸不好的话就得动手术,大概得花七万元。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我一下蒙了:“七万多块钱哪!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我哪有这么多的钱看病啊?可要是治不好的话,我这辈子不就成废人了吗?”因没钱我只能回家养着。回家的路上,我痛苦极了,感觉自己就像顶着一座大山似的,压得喘不过气来。回家后,我的病情逐渐恶化,严重到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连大小便都得妻子伺候。此时,一种挫败感涌上心头,我不由得感到灰心失望:“我这病要是好不了的话,还不如喝农药死了算了,如果下半辈子都要在床上躺着度过,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要连累妻子到什么时候?……”身体的疼痛、精神的压力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我完全陷入了绝望中。

妻子知道我的痛苦,就经常跟我交通病痛临到得防备撒但的诡计,撒但就是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给我们送意念,使我们自暴自弃,对神失去信心。妻子还给我读神的话:“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赞美神,赞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神会光照来开启。”(摘自《第六篇说话》)并交通说:“神的话说得很清楚,外表看我们临到病痛是坏事,但这里有神的美意,肯定有我们当学的功课。咱不要灰心失望,也不要误解、埋怨神,多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病痛临到神的心意是什么,相信只要咱真心寻求,神肯定会光照开启、带领咱的。”听了神的话和妻子的交通,我有了一些信心和力量,之后我就安下心来,躺在床上读神的话、听生命进入的讲道交通,看教会的各种视频电影。

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摧残人的心灵,让你无力抗拒,就是让你的心一点一点不由自己地就倒向它了。它天天灌输你这些东西,天天用这些思想文化去影响你,熏陶你,让你的意志一点一点就被摧垮了,你再也不想做好人了,你再也不想坚持站住你所谓的正义了。不知不觉你就没有逆流而上的这个毅力,而是顺流而下了。‘摧残’就是把人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然后它就借机吞吃。撒但败坏人的这些手段当中的每一样都让人无力反抗,任何一样都能治人于死地,人也没有反抗余地。就是说撒但做的任何一样、任何一种手段都能让你堕落,都能让你被撒但控制,都能让你陷在罪恶的泥潭里不能自拔,这是撒但败坏人的手段,极其残忍,极其恶毒,极其阴险,极其卑鄙,这一点人都体尝到了,所以人心里才能痛恨撒但,坚决背叛这个老恶魔。”(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读完这两段神的话,我不由地想起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打麻将经历,想想神语重心长地说了那么多话,将撒但败坏人的手段、方式解剖得清清楚楚,希望我能看清撒但的卑鄙目的,从而恨恶撒但、远离撒但的残害,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中。可我虽然对撒但残害人的手段在道理上有了一些认识,但“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等撒但毒素在我心里扎根太深,受这些毒素支配我总是在潜意识里觉得,“男人嘛,抽烟、喝酒、打麻将是很正常的事。我们活着就应该及时行乐,如果一辈子不打麻将,不就委屈了自己吗?”因此,我一直把打麻将当成理所应当的事。为了打麻将我不惜偷家里的钱、欺骗妻子,丝毫不顾及妻子的感受,甚至我信了神,明知赌博是撒但败坏人的手段,也一次次在神面前立心志不再打麻将了,可我还是摆脱不了麻将对我的引诱,一次次欺骗神、悖逆神,以致远离神被撒但残害,差点被它吞吃。我这才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如果不是这次病痛临到,我根本不会来到神面前反省认识自己,还会整天往麻将馆跑,对妻子交通的神话语一点都听不进去,最终离神越来越远,彻底失去蒙拯救的机会。现在就因着这个病痛,我躺在床上什么也干不了,这才有了读神话语装备真理的好机会。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我临到的病痛是神对我的拯救,是神的爱啊!

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我亲身体尝到离开麻将、离开任何人我都能活下去,唯独离开神我真是没法活。想想我因受邪恶潮流的毒害,悖逆神失去了神的看顾保守,落入黑暗中饱受撒但的折磨,真是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心灵里特别痛苦、无助。于是,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实在是太悖逆了,在你面前一次次立心志不打麻将,但还是身不由己地随从撒但,可就在我即将滑入深渊时,你借着病痛唤醒我、拯救我。神啊!你这么爱我,我真是无地自容,根本不配享受你的爱。神哪!我愿把我的病交托在你的手中,不管好与不好,我都愿意顺服你的主宰安排,决不向你发怨言!”

后来,我家桃园的桃子熟了,地里农活也特别多,妻子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可我却动弹不了。就在我们愁得不知该怎么办时,几个弟兄姊妹来我家帮忙,并耐心地给我交通真理,谈神的心意,使我很受感动。想到我因打麻将一次次悖逆神,但神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一直在借着弟兄姊妹跟我交通,帮助、扶持我。今天在我和妻子最困难的时候,神又借着弟兄姊妹帮助我们渡过了难关,我真实体会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和神对我最真实的爱!神的爱激起了我背叛肉体满足神的心志,我再不能像以前那样悖逆神、抵挡神,伤神的心了,我得重新做人!于是,我向神祷告立志:“神啊!我以后再也不打麻将了,要是再打的话,愿你的对付、管教不离开我。”当我真实地向神悔改后,奇迹发生了,九天后我竟然能下床走动,还能干点轻活了。我看到了神的大能与奇妙作为,不禁向神发出了真实的感谢与赞美。二十天后,我的病情已基本恢复,能开车和妻子一起去地里摘桃子了。街坊邻居们看到后都惊讶地说:“没想到王峰这么重的病竟然这么快就好了,这真是个奇迹!”“他一家信神了,还是信神好!”……听着街坊邻居们的话,我从心里感谢赞美神。

夫妻俩一起读书

当我的身体逐渐恢复,我与神的关系也越来越正常时,撒但并不甘心放过我。一天,麻友见了我很惊讶地说:“哟!王峰,病好了?来,咱们打麻将吧,正好三缺一。”麻友的话以及从麻将桌上传来的“呼啦呼啦”的响声,使我的心不由得一动,“还别说,手还真有点痒痒。”可这时,我突然想到神揭示撒但败坏人手段方面的话,明白了撒但就是借着麻友来引诱我,使我再次落入它的陷阱中被它愚弄、残害。想想我曾经被撒但苦害的样子,以及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我想:“我要是再打麻将,不是在欺骗神、羞辱神吗?不行,我不能再中撒但的诡计被它苦害了,我得背叛撒但满足神。”于是我坚定地对他说:“我不打了,你找别人吧!”麻友见我态度坚决就没再说什么,悻悻地离开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特别高兴,知道自己能胜过撒但的试探,这都是神对我的保守。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打过麻将,和妻子的争吵也平息了,我俩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话语,我感到特别轻松、踏实、快乐。如今,我和妻子在教会中都力所能及地尽上了各自的本分,来还报神对我们的大爱!神的话说:“因为神的实质是圣洁的,那就是只有神能让你走上人生的光明正道,只有神能让你明白人活着的意义,只有神能让你活出真正的人生,能让你具备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让你从真理得着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让人远离恶,远离撒但的残害与控制。除了神以外,没有任何人或者是东西能够拯救你脱离苦海不再受苦,这是神的实质决定的。也只有神自己这么无私地拯救着你,对你的前途,对你的命运,对你的人生负责到底,为你安排一切,这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能达到的……”(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神是圣洁的,神发表的话语都是真理,是带领我们走上人生光明路的航标。我们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凭神赐给我们的话语活着,凭真理做人,远离撒但的邪恶潮流才能走上人生正道,活得幸福快乐。如果我们一味地随从撒但活在邪恶潮流中,贪享罪中之乐,任罪蔓延,只能被撒但愚弄、残害、吞吃。回想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确确实实是神对我的拯救,是神的爱一次次临到我这个悖逆之子,借着神话语的开启带领,又借着病痛的临及,才使我彻底摆脱了麻将瘾的诱惑与束缚。我不禁从心里发出对神真实的赞美:感谢神拯救了我!

一切荣耀归于神!

相关内容

你还在做“低头族”吗
摆脱堕落生活 走上人生正道(上)
是谁拯救我摆脱网络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