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理对付中学到的功课

2021年12月10日

荷兰 宋羽

今年5月份,一个姊妹跟我反映,陆姊妹跟她说至少有三个教会带领都是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而且弟兄姊妹对这些假带领都没有分辨。听完姊妹反映的情况,我心想:“这个陆姊妹也太狂妄了吧,她说的这三个教会带领要是真有问题,不早就被撤换了吗?她这样在背后说三个教会带领都是假带领,是不是论断带领工人啊?”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对陆姊妹有了看法,觉得她人性可能不太好。于是,我就去了解陆姊妹平时的表现,是不是喜欢在背后说带领工人的问题,人性怎么样。了解后,得知陆姊妹还在弟兄姊妹中间说另一个带领没有分辨、不作实际工作,我心里就更觉得这陆姊妹总在弟兄姊妹面前说带领的问题,是不是存心不对,自己想做带领,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散布对带领的成见,拦阻带领工人作工啊?陆姊妹要是真的想维护教会工作,应该向上反映才是,上一级带领可以安排人来核实了解、民意测调,要是确定此人是假带领,就会作出合适的处理。但是陆姊妹不向上一级带领工人反映,而是一个劲儿地在弟兄姊妹中间说带领的问题,她这样做就是在论断带领啊。于是,我就去找陆姊妹交通,我说:“你发现带领工人有问题,应该向上反映,别总在弟兄姊妹面前随意说,这样会让弟兄姊妹对带领产生成见,不配合带领的工作,你这是在拆毁教会工作啊,而且你在背后说了多个带领的问题,这就是在论断带领。”我还让她好好反省自己做这些事、说这些话的存心目的,最后我又警告她:“接下来你要是还这样背后论断带领工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可能连尽本分的机会都没有了。”处理完陆姊妹的事,我还觉得自己尽到了带领的责任,是在维护教会工作。

没想到一天聚会时,上层带领突然问我:“你为什么要撤掉陆姊妹的本分?她犯了什么错误?”这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我有点发蒙,我心想:“陆姊妹不是我撤换的呀,她被撤换的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啊。”带领又说陆姊妹反映、检举的问题都是事实,她检举的几个带领就是假带领,需要撤换。带领又对付我在处理陆姊妹的事上太武断,就因为她反映了几个带领的问题,就把她定性为随意论断带领、人性不好,这种做法是在打压、定罪神选民,跟共产党一样,是在制造白色恐怖气氛,谁说真话就打压整治谁。带领对付、交通完之后,我有些接受不了,我觉得自己没有想制造恐怖气氛,也没有想整治陆姊妹,而且是陆姊妹所在教会的带领把她撤换的,又不是我直接撤换的,我怎么就跟共产党一样了呢?

过后,我就一直琢磨:为什么带领会这样对付我?我的问题出在哪儿了?我想起带领对付我的话:“你一给陆姊妹定性为‘论断带领工人’,紧接着其他人对她就是打压、撤换,你不定性,他们会随意撤换吗?”我边琢磨边反省:是啊,虽然撤换陆姊妹的人不是我,我好像也没有要故意整治、打压她,但因为我是带领,当我把陆姊妹的问题定性为“随意论断带领工人”之后,弟兄姊妹对她肯定就没有好印象了,所以,当陆姊妹尽本分出现一些问题、偏差时,教会带领就会想到她喜欢论断人,人性不好,就把她撤换了。其实,陆姊妹被撤换的导火线还是我对她的定性啊。那我是根据什么给陆姊妹定了个“论断带领工人”的罪名呢?到底什么才是论断人呢?反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错谬的观点,我认为检举带领工人得按着流程来,可以直接给本人提意见或者向上一级带领工人反映,让带领工人来调查、处理,否则就是在背后论断带领。陆姊妹说四个带领的问题,都没有跟带领本人说,也没有向上一级带领工人反映,而是在弟兄姊妹中间多次说这几个带领不作实际工作、满口字句道理,是假带领,我认为她这样做就是在论断带领工人。我根据陆姊妹的这个表现就给她定罪了,可我并没有去调查、了解陆姊妹说的到底是不是实情,如果陆姊妹说的是事实,这四个人就是假带领,那她这样做是在揭露假带领,是坚持真理原则,有正义感,这是对神家工作有负担,是在维护神家工作。能够不畏惧假带领的地位权势如实地反映问题、敢说真话的人,在神家中就是好人,是可培养的对象。如果反映的问题不符合事实,是无中生有诬告带领工人,这就是栽赃陷害,是随意论断人,搅扰教会工作,这样的人就是人性不好的恶人,得根据神家原则处理。现在事实证明,陆姊妹反映的这几个带领确实是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她反映的问题符合事实,根本就不是在论断带领工人,而是在说真话揭露假带领。对待这样有正义感的人应该多支持,而不是随便扣帽子定罪,如果这样扣帽子,那谁都不敢说真话了。我不明白什么是揭露假带领、什么是论断人,临到事还不寻求原则,随意给好人扣罪名,没有一点儿敬畏神的心,如果不是带领发现我们撤换陆姊妹不合原则及时制止了,那我就真作恶了。反省到这里,我心里很自责,知道自己做错了,我来到神面前祷告,愿意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和修理对付,也求神带领我能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认识。

灵修时,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事奉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败坏性情没有变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经过神话的审判刑罚,那么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从而足以证明你的事奉是在献好心,是借着撒但的本性来事奉的。你用天然个性来事奉神,按照个人的喜好来事奉神,还总认为自己愿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愿意的就是神所厌憎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作工作,这是事奉神吗?到头来你的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顽固,使你的败坏性情根深蒂固,这样,在你的里面就会形成一种以你的个性为主的事奉神的条条道道,按着个人的性情事奉而总结的经验,这是人的经验教训,是人的处世哲学。这样的人都属于法利赛人、宗教官员,这样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必然会成为末世的迷惑人的假基督、敌基督,所说的假基督、敌基督就从这一类人中间产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随从个性,按着己意来,随时都有被淘汰的危险。靠着人多年总结的经验事奉神来笼络人心,来教训人、辖制人、站高位,从不悔改、不认罪、不放下地位之福,这样的人在神面前必会倒下,这属于保罗一类的人,是倚老卖老摆老资格,神不会成全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奉属于打岔神的作工。人总是持守老旧的东西,持守以往的观念,持守以往所有的东西,这对个人的事奉是一个极大的拦阻,若你不摆脱,这些东西就会断送你的一生,即使你为‘事奉’神而跑断腿、累断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却一点不称许,反倒说你是作恶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取缔宗教的事奉》)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做带领时间长了,就觉得自己经历了不少事,掌握了一些原则,也总结了一些经验,觉得我会看人看事,会处理问题了。慢慢地,我越来越狂妄自大、心中无神,临到事脑子一转,觉得这件事大概是这么回事,心里产生出一个想法,就认为是对的,应该这样做,也不祷告寻求原则,就按着自己认为对的去实行了。当有人向我反映陆姊妹的问题时,我压根儿就没有祷告神,也没有寻求这件事临到我该怎么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第一反应就是定规她喜欢论断人,人性有问题,还专门去了解她是不是人性不好,跟人接触、来往的时候是不是常常谈论带领工人的问题。当知道陆姊妹还在弟兄姊妹中间说其他带领的问题时,我就随意地给她定性为“论断人”“拆毁教会工作”。其实按照原则,我应该先去找知情人调查了解陆姊妹说的这几个带领到底作不作实际工作、是不是假带领,才能确定陆姊妹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才能对这件事作出准确的判断。但是,因为我自己狂妄自大、任意妄为,遇事不寻求原则,也没有敬畏神的心,随意地给陆姊妹瞎定性,才导致她被撤换,被打压、排斥,差点儿就断送了好人。神家一再强调,支持神选民反映带领工人的问题,保护那些给带领工人提意见的神选民,对于神选民揭发、检举带领工人的事要调查了解清楚,根据原则公平处理。但我受狂妄本性支配,随意定规人,不按原则办事,对好人定性、打压,对假带领却包庇、纵容,完全违背了神家的工作安排。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我不处理假带领,还把反映问题的人给定罪了,我这不成了假带领的保护伞了吗?这是在假带领的恶上有份,是充当了撒但的帮凶啊。想到这些,我意识到凭着狂妄性情尽本分,就是在作恶抵挡神,再这样下去只会遭到神的恨恶、厌弃。反省中我又想到带领说我像共产党一样制造白色恐怖气氛,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我给陆姊妹扣上论断人的帽子后,还给她交通不要随意散布对带领工人的不满,警告她再这样下去可能本分都尽不了了。我的做法不就跟大红龙是一样的吗?大红龙国家没有言论自由,不准民众议论政府官员,一议论就是反党,就要把人抓起来,利用各种手段、各种酷刑让人屈服,不敢再说话;大红龙国家的官员有任何失职、渎职,都不准百姓揭露、评论,谁要是在网上发布评论,轻则警告威胁,重则直接扣个罪名处罚或者判刑;谁要是敢揭露共产党,就给谁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刑坐牢;在大红龙国家发生任何的灾难或者是任何对共产党不利的消息都不准报导,谁报导了谁就是泄露国家机密,就要被抓去判刑。大红龙这么做就是让民众都闭嘴,不能说真话,有气就得往肚子里咽,人都活在胆怯害怕中,失去了言论自由。再想想我的所做所行,不就跟共产党一样是在制造白色恐怖气氛吗?谁说带领工人不好,我就随意地给人扣上“论断带领工人”的帽子,让人统统闭嘴,我制造恐怖气氛,让神选民都活在胆怯害怕中,不敢再揭露、检举假带领,生怕揭露了之后带领会给小鞋穿。今天神选民揭发、检举假带领,我打压定罪,要是哪一天我在尽本分中出现一些问题偏差,弟兄姊妹没有向上反映,而是互相在一起议论、揭露,我听到后是不是也会给他定个论断我的罪名整治他,甚至把他清除、开除了?按着我的本性肯定能做得出来,我要是不悔改,继续这样下去,只会成为敌基督,触犯神的性情被神淘汰啊。反省到这里,我才对自己的所做所行感到害怕,我尽带领本分两年多了,从没想过要打压、整治神选民,但是我能随意给弟兄姊妹定罪就已经形成了打压人的后果,已经是作恶了。我心里很懊悔,来到神的面前祷告,愿意向神真实悔改,以后临到事的时候能有一颗敬畏神的心,多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

通过这次修理对付,我还认识到自己有个错谬的观点,我认为既然被选上做带领工人,那在教会中就比一般的弟兄姊妹强,有一定的话语权,带领工人作教会工作,神选民就得支持、维护,即使是发现问题了也不能随便在弟兄姊妹中间议论。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扭转了我的观点,让我知道了带领工人在教会中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神的话说:“一个人被弟兄姊妹选举做带领,或者被神家提拔作某一项工作、尽某一项本分,并不意味着这个人的地位、身份就特殊了,也并不意味着这个人所明白的真理比别人多、比别人深,更不意味着这个人能顺服神,不会背叛神了,当然也不意味着这个人就认识神了,是敬畏神的人了。事实上,这些还都没有达到,只是简单意义上的提拔与培养。这个提拔、培养只是提拔出来,有待培养,那培养最终的结果如何,就在于这个人走什么样的道路,这个人的追求是什么。所以,一个人在教会中被提拔、培养做带领,仅仅是简单意义的提拔与培养,并不代表这个人已经是合格的带领、是称职的带领了,已经是可以担当带领工作的人了,是可以作实际工作的人了,并不是这样。提拔、培养一个人做带领,那这个人具备真理实际吗?明白真理原则吗?这个人会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吗?这个人有责任心吗?有忠心吗?能顺服吗?临到事能寻求真理吗?都是未知数。这个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敬畏神的心有多大?他做事能不能凭己意?能不能寻求神?在作带领工作期间,能不能时时、常常地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能不能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啊?等等这些都有待培养,都有待发掘,这些都是未知数。提拔、培养一个人,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是明白真理的人了,也并不等于这个人已经能够合格地尽本分了。那提拔、培养的意义、目的是什么?就是把他单独提拔出来操练,作特殊的浇灌、特殊的训练,让他能够明白真理原则,明白做各类事情的原则,明白解决各类问题的原则、方式方法,还有明白临到各类环境、各类人该怎么处理、解决才合乎神的心意,才是维护神家的利益。从这几点上来看,神家所提拔、培养的人才,在提拔、培养期间或者提拔、培养之前是不是就能够足以担当工作、足以尽好本分了?当然不是。所以,这些人在培养期间不免要经历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揭露甚至撤换,这是很正常的事,这就叫操练,这就叫培养。(摘自《分辨假带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家提拔、培养一个人做带领,是因为这个人具备一些素质,能接受真理,尽本分有负担,有工作能力,是给人一个操练的机会,但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就脱去败坏明白真理进入实际了,就是一名合格的带领了,也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在神家中就是一名佼佼者,在神家中就有特殊的身份和地位了。尽带领的本分,接受的是一份托付和责任,并不是地位,不是一旦做了带领,在神家中就有绝对的地位和话语权了,就得被人尊重,就得让弟兄姊妹高看,甚至犯错了也不能说,这是错谬的观点。其实,尽带领本分就应该随时接受弟兄姊妹的监督和指点,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自己的问题和工作中的偏差,能及时地扭转。另外,弟兄姊妹要是发现带领工人不作实际工作,就应该实行真理检举揭发,维护教会工作,这才是对待带领工人正确的态度,这样对待带领工人才有原则。神的话扭转了我错谬的思想观点,让我知道该怎样正确对待带领的本分和神选民的监督了。我也愿意向神回转,接下来在尽本分的过程中,不管是谁检举带领工人,我都要慎重处理,同时自己也要多多地接受弟兄姊妹的监督。

后来有一次聚会时,带领交通道:“有的人看谁检举、揭发带领工人,就打击、定罪谁,这样的人别看平时尽本分也很认真,但根本就不是一个顺服神的人。”听到带领这样交通,我感觉特别扎心、难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哭着跟神祷告:“神啊,今天临到这样的对付、揭露有你的美意,不然我还觉得自己性情有点变化,对神有点顺服了。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离真实顺服神的标准还差得很远,但是我愿意往上够,追求做一个顺服神的人。”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的话说:“人的性情自己不能变化,必须得经过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苦难熬炼,或对付、管教、修理,之后才能达到顺服神,对神有忠心,不应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话语的熬炼之下性情有所变化,经过神话的揭示、审判、管教、对付的人才不敢乱做了,沉着稳重了,最主要的一点是能顺服神现实的说话了,对神的作工能顺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观念,也能放下观念存心顺服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变化的人都是进入神话实际的人》)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顺服神的人是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和试炼熬炼之后性情有所变化、办事有原则的人,这样的人在信神、尽本分的过程中遇到一些关键、根本的大事都能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或者是在涉及人生道路的选择上都能根据神话真理作出正确的选择。如果只是在平时的小事或者外表行为上顺服神,但是涉及到原则性的关键问题还能按着己意、凭着天然个性去做,那这样的人还是悖逆神的人。以往,我总认为自己能撇家舍业地为神花费,不管神家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都接受顺服,遇到难处时,我借着读神的话、祷告神,想方设法地把本分尽好,我对待本分能有这样的态度,对神应该是有点顺服了。但是在陆姊妹这件事上,我还能凭着己意瞎处理,随意地定罪人、打压人,这说明在我心里还是撒但败坏性情掌权,虽然平时尽本分我也能认真负责地做,但是一涉及到原则性问题、关键的问题,我还能凭狂妄性情随从己意做事,看到自己不明白真理,也没有性情的变化,根本就不是一个顺服神的人。如果没有带领的修理对付,没有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我根本就不认识自己。

现在在一些关键的、涉及真理原则的事上,我能有意识地寻求真理、寻求怎么按原则办事,不再凭着狂妄性情瞎做了。我也常常跟神祷告,我还有很多的败坏性情和错谬的观点,需要不断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和责打管教才能变化,求神的审判刑罚不离开我,使我能更深地认识自己的悖逆、败坏,逐步达到真实的顺服神。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自身有进入才能供应别人

神的话说:“要靠神先解决自己里面的难处,除掉自己堕落的性情,能真正认识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有不明白的多多交通。人不认识自己不行,先治自己的病,借着多吃喝我的话,揣摩我的话,凭我话生活、行事,无论是在家或在任何场所,都能让神在里面掌权。……一个不会凭神话活着的人,生命能长大吗?不能!必须是每时每刻都能凭我话而活,生活之中有我话作行事准则,使你感到这样做是神所喜悦的,那样是神所恨恶的,慢慢就走上正轨。”

自私卑鄙是怎么解决的

从神的话里我明白了,我之所以实行不出真理,就是因为我里面充满了撒但的处世哲学,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有“枪打出头鸟”,等等这些撒但哲学早就作在我里面,成了我的本性了。

我体尝到神的救恩

“我也没告诉说你们没前途了,更没告诉要把你们灭了,要让你们沉沦,我这样公开宣布了吗?你说没希望了,这还不是你自己定规的吗?不是你的精神作用吗?你自己定规的能算数吗?”“你看不见神的公义性情,对神总是误解,扭曲神的意思,导致自己总是悲观失望,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这才叫真实的配搭

神的话说:“你们在上面真理听得多,事奉方面懂得也多,你们配搭着下教会作工的人若不互相学习、互相交通、互相补足,还从哪能学功课?临到什么事的时候,你们都当互相交通,达到对你们的生命有益处。你们对各样事仔细交通之后再作决定,这样才是对教会负责任、不糊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