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会分辨敌基督了

2022年1月27日

日本 苏珊

我尽教会带领本分时,陈某负责我们教会的工作。我们俩年龄差不多,相处得还不错,每次见面时我们都会聊聊各自的情形,我尽本分遇到问题、难处了,她也能凭爱心帮助扶持我。一段时间后,我被提拔负责陈某的工作,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见到我爱搭不理的,也不太愿意和我说话,脸色也有些难看。我想或许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她心情不好,也没往多了想。后来聚会时,陈某说:“看到你负责我的工作,我心里就嫉妒不服,觉得我也不差啊,怎么就不选我,肯定是大家觉得我不行。一想到不被大家重视高看,我消极得连本分都不想尽了。”我这才意识到,她之所以脸色不好是出于嫉妒。后来,配搭的姊妹跟我说,陈某性情不稳定,地位心重,爱使性子,严重的时候还会影响工作,让我多交通帮助她。我心想:“她虽然地位心重,但也能单纯敞开,聚会交通也能反省认识自己,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再说了,她年轻,有点嫉妒、争强好胜,这也正常。”可一段时间后,我发现陈某地位心的确很重,常常因为脸面地位得不到满足就消极怠工。比如,我和配搭的姊妹发现她作工中的偏差和缺少,给她指出来后,她就觉得我们在同工面前这样说她让她脸面受损,之后我们再说什么她就抵触不说话了。有些工作我们安排其他同工去作,没有安排她,她就觉得自己没有被重视,闷闷不乐的,好几次还在聚会中委屈得哭,大家只好停下来跟她交通。当我们都围着她交通时,她就很高兴,也敞开交通,有时候认识自己还懊悔得哭,说知道自己地位心重,也想变化,但又身不由己地会流露。听她这样说,我就觉得她也是受败坏性情捆绑,而且她地位心那么重,也不是一时就能变的,以后多帮助她就行了。

后来,陈某被选上做带领和我一起配搭尽本分。有一次,我和一个姊妹刚见过面,第二天姊妹突然被抓了,当时了解到警察已经监控姊妹好几天了,和她接触过的弟兄姊妹很有可能也被警察监视,需要尽快通知他们防范、转移。我和姊妹刚见过面,很有可能也被警察监视,我没法直接处理善后工作,就写信给陈某和另一同工商量该怎么办。陈某不但不想办法解决问题,反而借机挑拨我和其他同工之间的关系,说姊妹被抓是因我办事没原则导致的,同工听了对我有了看法,就严厉修理对付我。事后,同工了解到实际情况不是陈某说的那样,心里挺受责备的,就跟我敞开了这事,还说也给陈某交通解剖了这样做是在背后拆台、挑拨离间。陈某听了不但不接受,还为自己辩解表白。听到这些我很吃惊,陈某怎么能这样呢,竟然在背后拆台搅扰,给她提点她还不接受,这也不接受真理啊。又想到我和陈某一起配搭尽本分挺长时间了,她从来没有说过对我有哪些成见、看法,也没给我提过什么建议,是不是我哪些做法不合适,让她受辖制了,她才在同工面前这样说我?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可得好好反省自己。于是,我就主动找到陈某,跟她敞开自己在这件事上的反应,并提点她在同工面前拆台搅扰是属于恶行。陈某听后就说:“我在同工面前这样论断你的确不合适,我也反省认识自己了,这段时间我活在争名夺利中,看到很多工作都是你带头主动去作,同工都很拥护你,不管你说什么、提什么建议,大家都愿意听,可对我却很冷落,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就被败坏性情冲昏了头脑……”说着陈某就哭了起来。看着她伤心的样子,我一下子慌了神儿,心里也有些受责备,觉得我平时没有照顾到她的感受,她也是受败坏性情捆绑,在同工面前这样说我也是无意识的,既然她能够反省认识自己,也能跟我敞开亮相,证明她还是想悔改变化的。可过后,我发现陈某不但没有变化,反而表现得越来越严重。

有一次,一个同工被警察秘密监控抓捕了,这个同工经常去一些尽重要本分的弟兄姊妹家,警察很有可能通过监控找到这些弟兄姊妹。这个环境突然临到,我和其他几个同工就赶紧在一起商量怎么应对、善后,保证弟兄姊妹的安全,可陈某多数时候不说话,脸色也不好,需要作决定时,她也是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直接影响决策。想到之前,只要她提出一些观点大家没有采纳,或者她觉得自己没有被重视,就赌气不说话,不参与商量,这次不知道哪句话没有照顾到她,她又耍性子了。现在工作这么紧急,弟兄姊妹随时可能被抓捕,神家利益可能受到损失,可她还是无动于衷。我特别生气,就没搭理她,和其他同工赶紧在一起商量好工作,我们就分头通知弟兄姊妹赶紧转移。等通知完后已经到晚上十一点多了,还有一些善后工作急需处理,可陈某还是坐在一边耷拉着脸,对工作不管不问,有些问题需要在一起商量,她要么不说话,要么含糊其词地敷衍,特别耽误时间。本来很快就能商定下来的事情,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都没个结果。我意识到她已经不是任性、耍小性子的问题了,而是给工作形成了打岔拦阻。事后,我就针对她的问题揭露解剖她自私卑鄙,只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丝毫不维护神家工作,这样做的性质就是变相充当大红龙的帮凶,搅扰教会工作,其他几个同工也针对她身上的问题交通帮助她。可没想到,陈某就抵触地说:“你们要是看我作不了这个工作,就把我撤换了,反正我也觉得自己尽不了这个本分。”还说,“我也不是不想参与工作,可我说什么都被你们否决了,我被你们否得连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那我还说什么呢?每次我也想主动处理一些问题,可都被你们抢着处理完了,那我还咋处理?反正在你们眼里,我这个带领也不起什么作用,你们不把我当回事,我也不想搭理你们了。”听她这样说,我和其他几个同工都很吃惊,她这也不是接受真理啊,临到修理对付就拿把撂托付,还倒打一耙,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当时工作这么危急,她还在为自己争名夺利,这也太没人性了。可转念又想,难道真的是我太强势了,什么工作都大包大揽,把她给架空了?平时不涉及她的名誉地位时,她尽本分也挺积极的,也能发现工作中的问题,这次商量工作,看她不说话,我确实没搭理她,要是因为我把她给绊倒了,这也是作恶啊。想到这些,我就没再说什么了。

过后我也琢磨,陈某这些表现反反复复的,每次涉及到她的名誉地位,她就消极怠工,对本分不管不顾,丝毫不考虑神家利益,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呢?我看到神的话说:“总为地位说话做事的这类人,不管外表怎么奔波忙碌,不管跑多少路,不管付出、撇弃、花费有多少,能不能算是追求真理的人?(不能。)绝对不是。他为了地位能不惜一切代价,为了地位能受任何的苦,为了地位能不择手段,也能为了地位与人争吵、争执,甚至冒着受惩罚、遭报应的危险他都不怕,就是不计后果地为地位做事。这类人追求的是什么?(追求地位。)这跟保罗哪一点相似?(追求冠冕。)追求公义的冠冕,追求地位、名利,把追求地位、名利作为正当的追求,而不是追求真理。这类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处处为名利地位做事。(《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实行真理才有生命进入》)结合神的话,我开始回想陈某一直以来的表现,她外表尽本分也能吃苦付代价,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当我负责她的工作时,她觉得地位比我低了,立马就变得对我很冷漠,甚至消极得连本分都不想尽了。我们针对她尽本分中的缺少指点帮助她,有时候根据工作的需要安排其他同工一些工作,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她觉得我们这样做让她丢了脸面,就消极对抗,赌气不说话,巴不得所有的人都围着她转,以她为中心。她身为带领,明知弟兄姊妹被抓,有很多善后工作急需处理,可她还能争名夺利,背后拆台,不参与决策工作,丝毫不考虑弟兄姊妹的安危,不维护神家工作。从她的这些表现中,看到她心术不正,只追求名誉地位,丝毫不追求真理,走的就是抵挡神的道路。针对她身上的问题,我们也多次交通帮助她,可她不接受,还消极对抗,这也不是接受真理的人啊。选为带领工人起码得能追求真理、接受真理,可陈某也不具备这些条件,她还能胜任带领本分吗?

后来,我就和几个同工在一起商量,陈某是否还能继续尽带领本分。有的同工说:“她是比较任性,地位心得不到满足时也会影响工作,但平时不涉及她名誉地位时,她还是能作一些工作的。她素质好,具备工作能力,发现问题也能积极处理。再说了,地位心重也不是一时就能变化的,咱们是不是再帮助帮助她?”另一个同工说:“虽然她有时候争名夺利,不给人好脸色,我们也受她辖制,但平时她也能与人正常相处。每次争名夺利后,她也能懊悔流泪认识自己。我看她也是想悔改变化的。这次我们揭露完她的问题后,她也不像之前那样一连消极好几天,第二天还正常尽本分。咱们是不是再观察看看?如果她还是没有变化,再撤换她也不迟啊。”听同工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没了底,心想:“的确是这样,每次指点揭露完她的问题后,她也痛哭流泪,敞开谈自己的败坏,过后还能正常尽本分。如果她真愿意悔改的话,是不是就能变呢?要不再观察看看吧,之后她要是还打岔搅扰影响工作,再撤换她也不迟。”就这样,对陈某的问题就这么搁置了。

可没想到,之后陈某是隔三岔五地跟我们赌气、甩脸色。有时候她发表一个观点,大家没有随从,她就觉得自己被冷落了;有时候同工跟我多说几句话,她就很不高兴,觉得同工跟我关系好,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突然不高兴了。我和几个同工都很受辖制,不知道说哪句话、做哪件事就会惹她不高兴。有时候我出去办事,都不想回家,觉得跟她呆在一起特别痛苦、受压。有一次,她去一处教会调整带领工人,去之前我们在一起商量这次一定要把不合用的假带领、假工人及时撤换,同时补选好带领工人。半个月后陈某回来了,她迫不及待地跟我们说,她是怎么排查了解,得知这处教会的带领杨尘包庇袒护恶人、敌基督,给教会带来混乱的,又是怎么了解到杨尘贪享地位之福,不作实际工作,导致教会的几项工作几乎陷于瘫痪的,还说杨尘特别自私卑鄙、圆滑诡诈,没有一句实话,弟兄姊妹都受她迷惑没有分辨,还挺高看崇拜她。她把这些问题给杨尘揭露出来,杨尘丝毫不接受,不认识自己,对自己的所做所行没有丝毫的懊悔。根据她说的这些表现,杨尘就是一个地道的假带领。当我们问她有没有撤换杨尘,陈某一愣,想了一会儿,说:“我只是有这些感觉,但也没太看透她是属于什么问题,就没有撤换她。”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有些生气,心想:“杨尘的表现都是你说的,也都是你排查了解出来的,刚刚你还说自己是怎么对杨尘有分辨的,这会儿又说自己看不透,这不是瞪着眼睛说谎吗?你明明分辨出杨尘是假带领,不赶紧撤换,还让她继续做带领,这不是在坑害弟兄姊妹吗?这是充当假带领的保护伞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啊!”我们就这些表现揭露陈某,当时她脸色很不好,还是辩解说自己没有分辨、看不透事。过后,她觉得自己狡辩得太露骨了,就又假装反省自己,说自己也不是对杨尘没有分辨,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怕我们说她办事拖沓没效率,所以着急回来,就没有及时撤换杨尘。后来,陈某对自己不及时撤换假带领没有丝毫的认识和懊悔。接着,她又去另一处教会调整带领工人。她明知道这处教会的一名带领作不了实际工作,常常夸夸其谈讲字句道理,是个假带领,另外两个执事一个经常站高位教训人、打压人,另一个执事素质太差作不了实际工作,按原则都得调整撤换,可最后陈某只是把教会带领给撤换了。我们问她为什么不撤换两个执事?她说她怕带领工人说她没有爱心,也怕弟兄姊妹说她太狂妄,对人太狠,不给人留机会,接着又找了一堆理由。事后再说起这事,陈某还笑嘻嘻的,对自己不及时撤换假带领、假工人没有丝毫内疚。想到聚会一再交通清理工作的重要性,陈某做带领多年,她不是不知道假带领、假工人给教会带来的危害,可她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地位一次次地站在假带领一边,包庇假带领,给教会工作带来严重的打岔搅扰,给她交通解剖她做事的性质,她还百般辩解,对自己没有丝毫的认识,更不懊悔、自责。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带着这个问题我就向神祷告寻求,和同工在一起交通分辨。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他无论给弟兄姊妹、给神家带来多大的亏损,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没有。)他给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神家的各方面利益带来了这么大的亏损,人人可见,谁看了都说是这么回事,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还死犟到底,就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这么对待这事,这是不是不把神家、教会,不把弟兄姊妹和神家的利益当作一回事?(是。)如果他承认自己损害了弟兄姊妹和神家的利益,他就要承担这个责任,同时,他的名誉与地位是不是也会受到极大的损害?(是。)所以,他就死不承认,绝对不承认,就算心里承认了表面上也不能承认,他认为如果承认了就一切都完了。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这里一方面涉及敌基督厌烦真理、仇视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了什么?说明敌基督对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神家、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什么态度?是不负责任、轻慢的一种态度,没人性。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是。)推卸责任,一方面是他仇视真理的一种态度,另一方面是他没有人性。无论别人的利益因为他的缘故受到了多大的损失,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你哪怕承认一点儿,说‘这事跟我有关系,但也不完全是我的责任’,这也算有点人性、有点良心、有点道德底线,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他是什么东西?(魔鬼。)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多大亏损他都看不见,他心里没有一丁点儿的难过,没有一丁点儿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还是人吗?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三〕)从神的话中看到,敌基督这类人丝毫不接受真理,本性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他们对待对付修理都是讲理辩解、死不接受,不管给弟兄姊妹带来多少伤害、给神家工作带来多少亏损,他们从来都不难过,更没有任何的懊悔、亏欠,就是有人给他们揭露出来,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打死也不承认。他们对待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特别地轻慢、不负责任,甚至不惜牺牲神家利益、弟兄姊妹的利益,也要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这类人没有丝毫的良心理智,更没有人性,是属于魔鬼撒但。陈某的所做所行和神所揭示的敌基督的表现不是一样吗?她不管做什么事都特别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弟兄姊妹被抓,急需商量、处理善后工作,就因着大家没有采纳她的建议,她就觉得大家没把她当回事,就赌气不参与决策,打横拦阻。她明知道杨尘不作实际工作是假带领,她也不撤换,任凭假带领坑害弟兄姊妹。另外一处教会的带领执事都不合用,她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地位,宁愿留用他们继续打压、坑害弟兄姊妹,也不撤换他们。事后给她揭露出来,她丝毫不接受,还讲理狡辩,瞪着眼睛撒谎搞欺骗。后来,这两处教会的带领都被显明是敌基督,在教会作恶多端,激起民愤,就这样她对自己袒护、包庇假带领、敌基督的恶行也没有丝毫懊悔,最后还能笑得出来,这让我看到,她的本性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人性特别地恶毒,实质就是魔鬼撒但,是敌基督一类的人。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敌基督宝爱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过于常人的,这是他性情实质里的东西,不是一时的兴趣,也不是一时环境的影响,而是生命、骨子里的东西,所以说这是他的实质。就是敌基督无论做什么,他首先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而不是其他。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名誉是他的生命,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他无论做什么事,首先考虑‘我的地位会怎样?我自身的名誉会怎样?如果我做这个事,会不会得到好的名声?我在人心中的地位会不会得到提高?’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东西,这就充分证实了他有敌基督的性情、敌基督的实质,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追求。可以说,地位与名誉对敌基督来说并不是一种额外的要求,更不是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它属于敌基督本性里的东西,是骨子里、血液里的东西,是先天就有的,不是有它也行、没有也行,他的态度不是这样的,而是什么呢?名誉、地位与他每天的生活、每天的状态、每天的追求都息息相关。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与名誉是他的生命,他无论怎样活着,无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无论他的追求是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他人生的方向是什么,都是围绕有好的名誉、高的地位,这个宗旨是不变的,这是他永远放不下的东西,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来面目,也是他的实质。就是把他放在深山老林里,他对名誉地位也不会放下,把他放在一群普通人中间,他心里挂念的还是他的名誉与地位。当他们有了信仰之后,他们把自己的名誉地位与信神的追求画为等号,就是他们在走信神道路的同时也在追求着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可以说,在他们心中,信神追求真理就是追求名誉地位,追求名誉地位也是追求真理,得着了名誉与地位就是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如果他们觉得没有得到什么名利、地位,没有人仰望、高看、追随他们,那他们就很失落,就认为信神没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价值,他们心里就感觉‘这样信神是不是很失败?是不是就没得着福气?’他们常常在心里盘算这些事,盘算怎么能够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怎么能够在教会中有高的名望,说话有人听、做事有人帮、到哪儿都有人追随,在教会中有话语权,有名、有利、有地位,他们心里常常琢磨这些事,这就是这类人的追求。他们为什么总琢磨这些事呢?难道他们听了真理、看了神的话之后,对这些事就没有真实的认识吗?难道神的话、真理就不能改变他们的观念与思想观点吗?他们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心里特别厌烦真理,这就是本性实质的问题。”(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三〕)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敌基督这类人特别宝爱自己的名誉地位,他们无论在哪儿,无论做什么,只考虑自己能不能被人高看、被人重视,有没有话语权、决策权,一旦这些得不到满足,他们就很失落,甚至觉得信神、尽本分都没有任何意义。在他们心里,他们把自己的名誉地位看得高于一切,不管外界环境怎么样,也不管他们听了多少神的话,都不会改变他们的这种追求,甚至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利益,他们与神、与真理对抗到底。回想陈某的一贯表现,她宝爱自己的名誉地位超过一切,已经成了她的生命,她总想在弟兄姊妹中间争夺话语权、决策权,一旦得不到,她就撒泼、耍蛮,甚至背后拆台、挑拨离间,完全丧失了正常人该有的理性。在涉及教会利益时,她还总是把自己的名誉地位放在首位,不管教会工作多么紧急,弟兄姊妹有什么样的危险,她都不管不顾,甚至有时候她明明知道自己在打岔搅扰,也要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陈某做带领多年,她明知道假带领、敌基督得及时撤换,但她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眼睁睁地看着假带领、敌基督作恶多端搅扰教会工作也不处理,完全充当了假带领、敌基督的保护伞,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给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带来严重亏损,这不是助纣为虐,明目张胆地与神对着干吗?我想到了神的话说:“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对这些撒但的差役应采取毫不客气的态度,采取弃绝的态度,这才是站在神的一边,若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与撒但同流合污。(《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陈某身为带领,她丝毫不维护神家利益,越是在关键、危急的时候越是打横拦阻,而且她一贯是这样,这就看到她不是简单的败坏流露,或者一时没有分辨,她这是有意搅扰、拆毁神家工作,正是神话所揭示的“正宗的魔鬼撒但”,对这类人就得按原则把她清理出教会。我越揣摩神的话心里越清晰透亮,也看到自己太瞎眼愚昧,对这样的恶人、敌基督还一味地包容,把她当弟兄姊妹对待,觉得她只是年轻,性情不稳定,她有恩赐、素质,还能作一些工作,就一再地凭爱心扶持帮助,给她机会,我也变相地充当了假带领、敌基督的保护伞,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痛苦自责中,我向神祷告:“神啊,我没有分辨,充当了假带领、敌基督的保护伞,在你面前留下严重的过犯。神啊,我愿意悔改,愿你带领我,能站起来揭露陈某的恶行,维护神家工作。”

后来,我和几个同工联名写了对陈某的检举信,并找她本人揭露解剖她所有的恶行。当时,陈某还很委屈,对自己的所做所行没有丝毫认识。我想到神的话说过,在恶人的字典里没有“悔改”这两个字,我从心里更加印证,陈某本性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不管她作多少恶、经历什么样的惨痛失败,都不可能有真实的悔改。我和同工一起根据原则把她罢免了。罢免她的带领职务后,她不但不反省自己,还在弟兄姊妹中间论断神家没有爱,最后回世界不信了。看到陈某就是神作工显明出来的敌基督、不信派,最后把她开除出了教会。

过后,我也反省自己,为什么我身边有敌基督我却没有分辨?我不会分辨她到底是差在哪儿呢?反省中我认识到,每次陈某争名夺利后,她也能敞开谈自己的流露、想法,有时也会痛哭流泪,我就觉得她虽然地位心重,但也能接受真理,愿意悔改。她之所以做出那些打岔搅扰、没理智的事,那是因为她年轻,性情不稳定,受败坏性情捆绑身不由己,所以多数时候对她都是交通帮助,甚至我还一味地反省认识自己。另外,不涉及她名誉地位时,她也能与人正常相处,尽本分也挺有负担的,我就被她外表的假象蒙蔽了。后来,我看了一段神话语朗诵视频,对这个问题才有了些认识。全能神说:“敌基督不管用什么方式迷惑人、拉拢人,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会不择手段地运用各种方式绞尽脑汁地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有一点也是肯定的,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是在尽本分,更不是为了尽好本分,而是为了达到自己在教会掌权的目的。还有,他们无论做什么,从来不考虑神家的利益,更不考虑神选民的利益,这两条在敌基督的字典里是永远查不到的,他天生就没有这两样东西。他们无论做哪一级的带领,都丝毫不关心神家的利益与神选民的利益,在他们的思想观点里,神家的利益、神家的工作与他们无关,是被他们蔑视的,他们只考虑他们的地位、他们的利益。……有时候也可能他们因为作恶太多被人检举,让上面知道了,他们感觉要失去地位了,就痛哭流涕,外表看是在懊悔向神回转,事实上他们是为什么哭?为什么而后悔?他们是为自己失去人心、失去地位、失去名望而难过、而痛苦,他们的眼泪里包含的是这些内容,同时他们也在为下一步如何巩固自己的地位、如何吸取教训而盘算着。所以说,从敌基督这种表现看,他们从来不会为自己的过犯与所流露的败坏性情而懊悔、痛苦,更不会有真实的认识、悔改。他们即便是痛哭流泪地跪在神面前反省自己、咒诅自己,那也是迷惑人的假象,有的人还信以为真了。也可能他此时的心情是真的,但是应该记住,敌基督永远不会有真实懊悔的,即使有一天被显明淘汰了,他也不会有真实的懊悔,他只承认自己失败了,戏没演好。为什么这样说呢?就是根据敌基督永远不会接受真理的这个本性,所以说,敌基督的认识自己永远是假的。”(揭示敌基督·第五条 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从神的话中看到,敌基督属于魔鬼撒但,他们本性恶毒、奸猾,迷惑人的手段也特别高明。他们有时候外表对人有爱心,也能包容忍耐,可一旦触及到他们的名誉地位时,他们就能不择手段地打击人、排斥人,这就可以看到,他们所谓的爱心、包容忍耐都是假的。有时候他们也能痛哭流泪,认识自己、咒诅自己,但他们并不是真实的悔改,都是为了迷惑人、控制人,稳固自己的地位。我仔细回想跟陈某接触以来她的表现,平时不涉及她的名誉地位时,她也能与我们正常相处,可一旦触及到她的名誉地位,她就立马变脸。起初她负责我的工作时,还能对我帮助扶持,后来我负责她的工作了,她就对我立马变得很冷淡,还能因着嫉妒背后拆台,我们揭露她的问题,她丝毫不接受,还狡辩,把责任都推到我们头上,变相地攻击我们。虽然过后她也能敞开谈自己的败坏流露,也流着泪说想悔改变化,但在她身上看不到丝毫的转变。她的认识自己、敞开亮相隐藏着撒但的诡计,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迷惑我们,让我们误认为她对自己有认识了,就不去分辨她,以此来保住自己的地位,也让我们能站在她一边,同情理解她,她的认识自己完全是在迷惑人、笼络人,特别地奸诈、邪恶,她流的眼泪就是鳄鱼的眼泪,若不留心分辨,很容易上她的当,被她欺骗、迷惑。其实,真正有良心理智、有人性的人,一旦做出对神家工作不利或者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事,就会特别懊悔、痛恨自己,过后就会想方设法地弥补自己的过犯,从内心深处想悔改变化。可陈某恰恰相反,不管她给神家工作带来多大的亏损,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更看不到她因着痛恨自己的恶行而痛哭流泪。当我们揭露她的恶行时,她还是没有丝毫的懊悔,最后还反咬一口,论断神家没有爱,看到她丝毫不接受真理,本性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特别地刚硬、恶毒,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完全暴露无疑。这时我才看到,对敌基督的本性特征、迷惑人的手段不会分辨,就会错把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当成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对待,对魔鬼撒但还能瞎献好心,不知不觉做出抵挡神的事。

经历过来我才真实地感受到,学会分辨假带领、敌基督真是太重要了。以前我不注重装备分辨方面的真理,对假带领、敌基督的表现都是一知半解、模棱两可,导致身边出现敌基督也不会分辨,做了敌基督的保护伞还不知道,留下了遗憾、亏欠。我也真实地体会到,只有明白真理有了分辨,才能在关键时刻体贴神的心意,揭露假带领、敌基督,维护神家工作。我心里很感谢神摆上这么实际的环境,还有神话语的带领、引导,使我对敌基督有了一些分辨,也对自己的缺少、不足有了一些认识,从心里感受到追求真理的重要性。我能有这些收获,这是神的带领、祝福,感谢神!

下一篇: 我被检举之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迷途知返

陈光是教会带领,为赢得带领同工和弟兄姊妹的赞成高看,他不辞辛苦地作教会工作,扶持帮助弟兄姊妹,作工有了些果效,不知不觉他聚会讲道开始炫耀显露自己,以致有些初信的弟兄姊妹都高看、仰望他,但他却意识不到自己走错了路,直到有一天临到了同工严厉的对付,他才开始反省自己……

基督徒日记——收到一份特殊的资料之后

神深知我的败坏,实际地摆设环境,借着带领这两份特殊的资料,显明了我的败坏性情,审判洁净我,使我明白真理认识自己,有了正确的实行路途。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我自知无以回报,只愿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有意识地背叛肉体,按神的话实行,达到早日活出点人样来满足神。

做诚实人的争战

主人公甄诚老实本分地经营着一家电器维修部,可每月收入甚微。在妻子的唠叨、小舅子的怂恿,还有社会环境的熏陶下,为了多挣钱过好日子,他一点点放弃做人的底线,开始耍手段谋取钱财。信全能神后,他从神的话中明白了神喜欢诚实人,面对神的要求,他内心开始争战:做诚实人得少挣不少钱,说不定还有亏本、关门的危险……几番争战后,他会作出怎样的选择?请看本片《做诚实人的争战》。

“背叛神”的实际所指

神的心意是让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可我在尽本分中只注重多作工,追求在教会能有高的地位;神要求人能忠心尽本分,在临到难处时能体贴神的心意,背叛肉体实行真理,可我在尽本分中总是图省心省力,应付糊弄欺骗神,面对难处只知体贴肉体,喊苦喊难,消极怠工,甚至还想以撂挑子来解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