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戴着面具做人 好累

131

丽 丽

我们戴着面具表演人生,早已忘却真正的快乐其实是卸下伪装,活出真实的自我。

——题记

然,从小生活在大山里。小时候,然不知道什么叫伪装,开心了就笑,不高兴了就哭,想唱歌就大声唱,想跳舞就随便扭,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也不用担心别人会怎么说,是那么的天真、自由、活泼。

小姊妹在荡秋千

从什么时候起,然变了呢?大概是六七岁?没错,就是上学的年龄。步入校园后,然知道了优等生与差生的区别,体会到了被人高看和被人嫌弃的滋味。于是,然开始努力学习,将课本上的知识牢牢地记在头脑里,记在心上。然很聪明,成绩也很优秀,但为了使自己更加出色,她常常挑灯夜战,刻苦学习。渐渐地,课本上的知识以及“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活脸面,树活皮”等思想观点深深地扎根在然的心里,然的思想行为开始受它奴役。为了得到老师和家长的喜欢,然慢慢收敛个性,收敛儿时的天真,不再轻易展示天然,戴上了第一张面具——压抑个性,包裹自己的真实流露。

在和同学相处的过程中,然会在同学请教问题时热心地帮助,但怕同学超过自己又会有所保留,然学会了“稳重”,学会了耍心机,她成功地戴上了第二张面具——深藏不露,处处玩诡诈。

十五岁,然走出大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却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然看到人人都带着面具生活,人人都是有高超演技的演员,对待什么人该有什么态度,在各种场合又该有怎样不同的表现……各种面具在不同的人物、场合间幻化自如,可谓人人都有一颗八面玲珑心。然愣了,她发觉自己仅有的几张面具远远不够应对新的环境,更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然感觉没有一点安全感。

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丑小鸭,不被任何人关注,可她也不知该怎么改变局面,学会与周围人相处。然不知所措,便寄情于小说,没想到小说中竟有搞好人际关系的秘诀。随后,然努力向小说中各色人物学习社交技能,在生活中与人接触时,她还学着分析不同人的喜好与需求,按照他们的喜好包装自己。然将每一个环境都当成一场折子戏,她是戏中的主角,为了得到台下人崇拜的目光,然不容许自己有失败,哪怕是微乎其微的瑕疵。一天又一天,然靠着这股不愿被人忽视、不愿失去脸面的毅力,一层又一层地包装自己,不知疲倦地穿梭在各类人中间,然也终于开始在人群中崭露头角。

经过几年的跌跌撞撞,然得到了更多的面具:遗世独立的高冷,博学多才的张扬,暗藏心机的柔弱,职场女人的干练……然在不同的环境中游刃有余,熟练地转换着不同的面具:同学聚会时,她是单纯得有些迷糊的学生,同学都喜欢向她靠拢;与同事聊天时,她是博学却杂而不精的同事,偶尔的小错误使然更容易被人接受;在和客户接触时,她又成了那个进退有度的职场女人,得体的笑容使她收获颇丰。随之而来,客户的夸奖、领导的重视和逐渐上升的社会地位大大满足了然的虚荣心,然也学会了一秒钟变脸,练就了连川剧变脸都比不上的绝活。

姊妹和同事在说话

二十岁时,然终于成了大部分人眼中的优秀女孩,如愿得到了众人的称赞和高看,可是然很累,很累……没有人明白,外表光鲜亮丽的然在独处时的疲惫;没有人看到,外表坚强的然背后的脆弱;没有人懂得,被众人簇拥的然内心的孤独与无助;更没有人能体会到二十岁的外表下那颗历经沧桑的心……然想大哭,却发现没有理由,也没有眼泪;然想毫无顾忌地笑,却觉得很傻、很幼稚,那不是成功精英该有的表情。对着镜子,然第一次认真地看自己,发现镜中的自己是那么的陌生,嘴角四十五度的微笑,当时练了那么久,现在却感觉是那么的虚伪……

端午节那天,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然公式化地和客户发完问候短信后,再一次毫无目的地走在马路上。看着别人都有家人的陪伴,一家人边说边笑幸福的样子,然觉得自己心里空荡荡的,孤独与无助吞噬着她的心,一种说不出的痛苦滋味在升腾、发酵。然掏出手机,看着电话簿里的人名,好想找个人诉说她的孤独与忧伤,可从头翻到尾,竟然没有一个倾诉对象,面具下的情义是没有温度的,何人是真心待她?然苦笑……突然,然想到了什么,她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将心里的压抑与无助向母亲诉说。此时,然多想回到母亲身边,她再也掩饰不住心灵的痛苦,哭了……

第二天,然回家了,母亲找到了一段神的话,然轻轻地朗读着:“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无价的,为着人的心,为着人的灵。或许这个守候是无期限的,又或许这个守候已到了尽头,但你应该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灵究竟在何处。”(摘自《全能者的叹息》)

神的话像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在呼唤,呼唤他失散多年的儿女,然的声音哽咽了,一股暖流涌入她的心田。然觉得自己在世上奔波好辛苦,只有神知道她内心的痛苦,在她软弱无助时守候在她的身边,陪伴在她左右。然感受到了从神来的温暖与呵护,这一刻,她卸下了面具,任泪水肆意流淌。然的心被神的话牵动着,她便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

在神爱的呼唤下,然来到了神的面前,随着她看神话语的增多,慢慢地,她知道了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知道了神喜欢诚实人,明白了什么是伪装、虚假,也找到了自己伪装的根源。然看到神的话说:“撒但用名和利来控制人的思想,让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为名利奋斗,为名利吃苦,为名利忍辱负重,为名利牺牲自己的一切,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断或者决定。这样,撒但就给人戴上了一个无形的枷锁,这个枷锁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气去挣脱,人就不知不觉地在戴着枷锁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为着这个‘名’和‘利’,人类就远离神,背叛神,就变得越来越邪恶,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毁在了撒但的名和利当中。”(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读完神的话然明白了,自己活得这么痛苦、压抑,都是因着追名逐利导致的。撒但利用书本上的知识、名人伟人的教育熏陶等等,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活脸面,树活皮”等思想观点灌输给我们,告诉我们活着就得为名利奋斗,有了名利就有了一切,就能得到人的高看、仰望、拥护,这样活着才最有价值、有意义。我们人没有真理,识不破撒但的诡计,在这样的教育熏陶下潜移默化地接受了撒但灌输的思想观点,将“名”和“利”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目标。为了得到名利,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个个都戴着面具生活,逢场作戏,与人从来没有真心话,复杂的人际关系使人身心疲惫,痛苦不堪。就这样,“名”和“利”成了撒但捆绑人、残害人的无形枷锁,所有的人都被撒但牵着鼻子走,个个都变得特别虚伪、圆滑、诡诈、阴险、毒辣,不值得信赖,完全失去了正常人该有的良心、理智。

然也不例外,为了名利,她把一张张面具当成真实的自己,面对不同的人群就上演不同的折子戏,演了那么多的角色,演到彻底丢失了自己。为了脸面,为了得到人的认可、高看,然把追名逐利当成了人生的追求目标,将天性彻底压抑,伪装成父母、亲朋眼中的优秀女孩。每天戴着一张张面具,然再也没有在父母面前说过心里话,没有在外人面前表露过内心的真实想法,也没有向任何人流露过软弱。每次难过时,然都要伪装坚强,无助到将要崩溃也要一个人硬撑着;遗世独立的高冷使然的吸引力大大增加,可是这一张张面具一旦崩坏,现在有多少赞赏的目光,到时候就有多少的嘲弄;暗藏心机的柔弱使然在某些时刻的工作生活更顺利,可是却时刻担心被人称为心机女,这样她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朋友圈就会受到冲击;职场女人的干练使然在工作上收获颇丰,却承受着超出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压力……这些年,然戴着各种面具穿梭在各类人群中,伪装是她唯一的代名词,虽然现在她得到了名和利,可然活得好累,好痛苦,连心里话都无处诉说,内心感到特别疲惫、迷茫、痛苦,她不愿再像以往那样活,她要扔掉名利,活出真实的自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姊妹在呼吸新鲜空气

一天,然看到神的话说:“诚实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来,让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实的那一面,不要伪装,不要包着裹着,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当成一个诚实人,这是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这是前提。你总伪装,总装自己圣洁,总装自己高尚,总装自己伟大,总装自己人格高,让别人看不着你的败坏,看不着你的缺陷,给别人一个假象,让别人认为你很正直、很伟大、很能舍己、很公正、不自私,这是诡诈。不要伪装自己,不要包装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给别人看,你能把心都亮给别人看了,就是心里所想的、所要做的,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都亮给别人看,这是不是就诚实了?”(摘自《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

然明白了,神喜欢诚实人,因为诚实人单纯善良、天真活泼,有真正人的样式,诚实人一是一,二是二,勇于面对错误,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缺少不足,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不会为了达到个人的目的伪装自己,耍诡诈、搞欺骗。事实上,越是包裹、伪装自己,戴着面具做人,活得越是虚假、痛苦,只有做个胸怀坦荡的诚实人才能活得轻松,坦然,释放。然从神的话中明白了神的心意与要求,也找到了实行路途:当想要包装自己时,就应放下脸面,有什么不会、不懂的地方,就向他人询问;自己哪儿做错了,就勇于面对事实,承认自己的问题;别人给自己指点建议,就坦然面对工作中的失误,正视自己的缺少;难过时不伪装坚强,可以跟神祷告,向弟兄姊妹寻求帮助;与人相处时,不为了维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人搞处世哲学,要有正常人性的活出,坦然相待……然知道这对她来说有些难度,但是她相信,有神的开启带领,再有实行真理的心志与决心,凡事按神的话去实行,终有一天,这些令她痛苦的面具会在神的引导下一张张脱落,那时,她就能活出神喜欢的诚实人的样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