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不垮的信心

2020年11月5日

中国山西 孟勇

那是2012年12月,那天我和几个弟兄姊妹开车去传福音被恶人举报了,不一会儿,县国保队、刑警队、武警、派出所这些部门联合出动,开着十多辆警车来抓我们。我和一个弟兄正准备开车离开,四个警察跑过来把我们的车拦住,把车钥匙拔了下来,喝令我们呆在车上不许动。这时,我看到七八个警察拿着铁棍狠劲打一个弟兄,弟兄被打得躺在地上动不了,我心里特别气愤,跳下车想去阻止他们却被警察拦住了,接着他们就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还强行扣押了我们的车。

晚上九点多,两个刑警来审问我,他们没得到任何教会信息,大骂了一通,就把我关在了待审室。到了十一点半,两个刑警把我带到一间没有监控的屋子里,一个警察过来审问我都去哪儿传福音了,我说哪儿也没去,他就气势汹汹地走到我跟前,狠扇我耳光,我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他大声咆哮:“我看你有多硬!”接着,他又拿起一条宽皮带猛抽我的脸,不知抽了多少下,我疼得大声喊叫。他们怕人听见,就用皮带勒住我的嘴。随后,几个警察又拿起被子蒙住我的身体,几个警察抡起铁棍对我乱打一通,直到累得气喘吁吁才停手。我被打得头晕眼花,浑身骨头像散了架一样,特别地疼。当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打我,后来才知道,他们将我用被子蒙上是为了防止打烂我的皮肉留下痕迹。他们打累了,就换另一种方式折磨我。两个警察把我的一只胳膊拧到身后用力往上提,另两个警察把我的另一只胳膊从肩膀绕到背后使劲往下拽,把我的两只手铐在一起,他们把这种铐法叫“二郎担山”,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当时我的两只手怎么也拽不到一起,他们就用膝盖猛地一顶我的胳膊,只听咔嚓一声,我的两只胳膊就像断了一样,疼得我都快断气了。没多大工夫,我的两只手就失去了知觉。就这样他们还不罢休,又命令我蹲下,我疼得浑身冒冷汗,脑袋也嗡嗡响,意识也有些模糊了。我心想:“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种控制不了自己意识的感觉,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后来,我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就想寻死来解脱。这时,我想到神的话:“现在多数人认识不到,认为受苦没有价值,……有些人痛苦到一个地步都想到死,这还不是真实爱神,这样的人是狗熊一个,没有毅力,是懦弱无能之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使我猛然清醒过来,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不合神心意,在痛苦患难中,神不希望看到我求死,而是希望我能依靠神与撒但争战,为神站住见证,让撒但蒙羞失败。我要是寻死正中了撒但的诡计,那就失去见证,成了羞辱的记号。明白神的心意后,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太懦弱了,受点皮肉之苦就想寻死,现在我不愿逃避,受再大的苦也要站住见证满足你。但是我的肉体实在太痛苦了,凭着我自己经受不住这些恶魔的毒打残害,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靠着你战胜撒但,我誓死不背叛你,不出卖弟兄姊妹。”我一遍遍地向神祷告呼求,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警察看我奄奄一息的样子,怕出人命担责任,就过来给我松手铐。当时我的胳膊已经僵硬了,手铐被绷得紧紧的很难打开,四个警察用了几分钟才打开手铐,把我押回了待审室。

第二天下午,警察押着我回去抄家,之后又把我押到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四个管教就把我的衣服、鞋子、手表还有身上的一千三百块钱强行没收,还逼着我花两百块钱买了一床被子,然后把我跟那些抢劫犯、杀人犯、强奸犯、贩毒的关到了一起。一进监室,就看到十二个脑袋光秃秃的犯人,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气氛特别阴森恐怖,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两个牢头走过来问我:“你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的?”我说:“传福音。”其中一个二话不说就扇了我两个耳光,说:“你是教主吧?”其他犯人都大笑起来,讥讽说:“你怎么不让你的神来救你出去呢?”接着,牢头又一连抽了我几个耳光。另一牢头还抢走了我的拖鞋和被子,给了我一床又薄又烂、又脏又臭的破被子和一双破拖鞋。第二天,几个犯人逼我站在墙角背监规,还威胁说:“两天背不会就没你好果子吃!”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折磨我,心里很害怕,就一个劲儿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能够站立得住。这时,我想起神话语诗歌:“当试炼临到时你还能爱神,让你坐监也好,临到病痛也好,别人讥笑、毁谤也好,当你走到绝路上也好,你都能爱神,这就是你的心归向神了。(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你的心归向神了吗》)神的话给了我力量,也给了我实行的路途,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得操练把心归向神,时时亲近神,不受撒但黑暗势力的辖制,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发怨言埋怨神,接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想到这儿,我不再害怕了,不管警察和犯人怎么折磨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给神,决不向撒但屈服。

共产党的监狱简直就是人间地狱,那些狱警教唆犯人变着法儿地刁难我、折磨我。晚上睡觉时,犯人让我挨着马桶睡,还把我挤得连翻身都很困难。被抓后我几天都没有合眼了,困得实在撑不住想睡一会儿,值班站岗的犯人就来骚扰我,故意弹我的头,直到把我弹醒才走开。还有一个犯人故意把我弄醒,要抢我身上的秋衣。第二天早饭过后,牢头命令我每天都要擦地板,数九寒天没有热水,我只能用冷水洗抹布。接着几个抢劫犯又逼着我背监规,我没有背会,他们就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扇耳光更是常事。面对这样的环境,我感到很痛苦。晚上,我把被子蒙在头上默默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在这样的环境中能站立得住。我想到神的话说:“我以山间开放的百合花为欣赏之物,花草漫山遍野,但它能在春未到之前为我在地的荣耀增光添彩,人能做到这一步吗?能在我未归回以先为我在地上作见证吗?能在大红龙国家之中为我的名而献上自己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十四篇》)是啊,我和花草都是受造之物,神造我们的意义就是为了彰显他、荣耀他。百合花能够在山间绽放,为神在地的荣耀增光添彩,它尽到了受造之物的职责,而我的本分就是顺服神、忠于神,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今天我因着信神敬拜神遭受羞辱、迫害,这是为义受逼迫,是荣耀的事。撒但越羞辱我,我越要站在神一边,越要爱神,让撒但蒙羞失败,这样神就得着荣耀了,我也尽到了自己的本分,只要神的心得安慰,受再大的苦我都愿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特别受感动,眼泪也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默默向神祷告:“神啊,你太可爱了!跟随你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体尝到你的爱,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与你这么亲近……”当时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痛苦,沉浸在这种感动之中很久很久。

进看守所第六天,天特别冷,警察没收了我的棉衣,我只穿了一身薄秋衣,结果冻感冒了,发起了高烧,还一直咳嗽。晚上,我紧紧地裹着破被子,想到犯人对我无休止的虐待、凌辱,我感到很凄凉,很无助。这时,我想起神话说到彼得的祷告:“你给我病患,又夺去我的自由,我能生活下去,但你刑罚审判离开了我,我就没法生活下去。我没有了刑罚、审判也就失去了你的爱,你的爱太深,我无法表达,失去了你的爱,我就活在了撒但的权下,不能见到你的荣面,你叫我如何生活下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这些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彼得不考虑肉体的痛苦,他宝爱的、看重的是神的刑罚审判,追求的是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败坏得洁净,最终达到顺服至死、爱神至极。今天,我也该效法彼得的追求,临到这样的环境有神的许可,虽然肉体受痛苦,但这是神的爱临到了,神要成全我的信心和受苦的心志。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心里很受感动,也恨自己软骨头、太自私,不体贴神的心意,感到特别亏欠神,就下决心:不管受多大的苦,我都要站住见证满足神。第二天,我的高烧竟奇迹般地退了,我心里很感谢神。

一天晚上,窗口来了一个卖东西的,牢头买了很多火腿、狗肉、鸡腿等,最后却命令我付钱。我说我没钱,他恶狠狠地说:“没钱就慢慢折磨你!”第二天就让我洗床单、衣服、袜子,看守所的管教也让我给他们洗袜子。在看守所里,我几乎每天都要挨打,每当我忍受不了痛苦时,就想到神的话:“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为神尽自己最后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为神倒钉十字架,但你应在最后满足神,为神耗尽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为神做什么呢?所以你应提前将自己摆上任神摆布,只要神高兴、乐意就任着他作,人有何资格发怨言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一篇》)神的话语给了我信心和力量,彼得对神有真实的爱和顺服,能为神倒钉十字架,作出美好的见证,今天我在这样的逼迫患难中有机会为神作见证,这是神的高抬,我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之后的日子,虽然我经常受到犯人的辱骂、毒打,但有神话的带领,我感到很得安慰,心里也不觉得苦了。

在看守所的第三天,管教把我带到他们的办公室,十几个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其中一人拿着摄像机在我左前侧准备拍摄,另一人拿着话筒走到我跟前问道:“你为什么要信全能神?”我这才明白原来是记者采访,我就不卑不亢地说:“从小到大,我经常遭到别人的欺负、冷眼,看到人与人之间互相欺骗、利用,感觉这个社会太黑暗、太险恶,人活着空虚无助,没有盼头,没有人生目标。信全能神后,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神造了天地万物,神主宰一切,人只有信神、跟随神、敬拜神,才能有好的命运,也看到全能神的话能洁净、变化人,使人活出真正人的样式。在全能神教会里,大家都按神的话实行,没有勾心斗角,不用互相防备,弟兄姊妹互相关心照顾,彼此坦诚说知心话,我觉得信神挺好。”那个记者又问:“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我说:“信全能神后,我看到神的话语真能洁净、拯救人,让人走人生正道,我就把全能神的福音告诉给别人,没想到这样的好事在中国却被禁止,所以我就被抓到这里了。”记者见我的回答对他们不利,马上停止了采访,掉头就走。国保大队副队长气得直跺脚,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等着!”当时,面对他的威胁恐吓,我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自己能在这样的场合见证神太荣幸了,心里把荣耀归给神。

后来,负责案子的警察又一次提审我,这次他换了一副和蔼的面孔,问我:“谁是你的带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交代了就对你宽大处理。别人已经把你说出来了,你还包庇啥?说了就能回家,何必在这儿受苦呢?”这些魔鬼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真是诡计多端、老奸巨猾!看着他那张假惺惺的嘴脸,我心里感到恶心透了,我说:“我知道的都说了,其他什么也不知道。”他见我态度坚决,问不出什么,就灰溜溜地走了。

半个多月后,警察见审不出结果,让我家人交了八千块钱给我办了取保候审,警告我哪儿也不许去,必须在家呆着,保证随叫随到。后来,中共给我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莫须有罪名判我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执行。

经历这次逼迫患难,我对共产党的恶魔嘴脸与邪恶本质有了认识与分辨,它一直疯狂镇压、迫害基督徒,千方百计拦阻、搅扰神的工作,极端仇恨真理抵挡神,我恨透了大红龙,从心里恨恶它、背叛它。我也看到只有神的话语能作人的生命,在我遭受恶魔残害濒临死亡的时候,是神的话语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在共产党这伙恶魔的残酷迫害中顽强地活了下来。感谢神保守我渡过了那段最黑暗、最艰难的日子,神对我的爱太大了!愿一切荣耀、颂赞归于全能神!

下一篇: 得胜撒但的试探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不配见到基督

神的话说:“你们总想见到基督,我劝你们还是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基督人人都可以见,但我说所有的人都不配见到基督。因为人的本性充满了恶、充满了狂妄、充满了悖逆,见到基督的时候你的本性会将你断送的,你的本性会将你判死刑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苦难试炼是神的祝福

2008年冬天的一个中午,我和两个姊妹在传福音时被恶人举报了。五六个警察以查户口的名义闯进了福音对象家,其中……

解决应付糊弄才能尽好本分

神的话说:“你尽本分要是不用心,稀里糊涂的,怎么容易就怎么做,这是什么心态?这就是应付糊弄,对待本分没有忠心,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每次尽本分都是用一半力,用一半心,不太用心,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就跟玩一样轻松,这是不是就麻烦了?最终人会说你这人尽本分不怎么样,就是走过程。”

与人配搭时,该学会“舍”

神话说:“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在神家不兴争,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没我?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有点怨气。有怨气自己还克制着,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好了一段时间,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