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对付修理我收获到的

2022年12月14日

荷兰 宋羽

2020年年底的一天,上层带领发现我负责范围内的一处教会有几十个新人聚会都不正常,就对付我说:“这些新人刚接受真道,面临着各种搅扰、试探,没有人浇灌扶持,聚不上会,随时都有被撒但掳去的危险。作为教会带领,应该尽全力浇灌好新人,使他们在真道上扎下根基,这是最关键的工作。现在,你负责范围内的教会不正常聚会的新人那么多,证明你这个带领没有作好浇灌工作,不负责任,应付糊弄欺骗神,是事奉神却抵挡神的人。”听完上层带领的修理对付,我心里有些不能接受,心想:“这几十个新人也不是我直接浇灌的,而且浇灌新人的原则我也跟这处教会的浇灌人员交通清楚了,现在她们没作好浇灌工作,导致这么多新人不正常聚会了,怎么就是我的责任了呢?而且,在浇灌工作上不负责任导致新人退去了,这可是打岔、搅扰,如果我担这个责任的话,那不就意味着我在信神的生涯中留下了污点和过犯吗?”于是,我对带领对付我的问题矢口否认,一个劲儿地讲理辩解,强调这些新人不是我直接浇灌的,为自己推卸责任。带领看我没有一点儿反省自己的态度就打断我的话,对付我不接受真理。听到带领这样说,我心里一震:“不接受真理的人临到事情就好讲理,我刚才的表现不就是不接受真理吗?”我为自己讲理狡辩的表现感到害怕,不敢再多说话了,心里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保守我的心,让我能顺服下来。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上层带领对付我尽本分不负责任,没有作好浇灌工作,我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呢?反省中我认识到,我觉得只要不是我直接浇灌的新人,他们不正常聚会了,就不是我的责任,是浇灌人员的责任,但教会安排我负责几处教会的工作,那每处教会的工作出现难处、问题我都需要及时地跟进、解决,可我在尽本分期间没有监督、跟进好教会浇灌人员的工作,导致有几十个新人聚会都不正常,这不就是我不负责任、玩忽职守造成的后果吗?想到前段时间,我也听说了这处教会浇灌人员容易活在难处中,面对新人的实际难处,她们交通两次没有达到果效就喊苦叫难,不愿意下功夫浇灌新人了,但我并没有及时找她们交通解决这些问题,导致现在不正常聚会的新人增加了这么多,带领对付我尽本分不负责任,这是实情啊,我怎么就没有一点接受顺服的态度呢?还能讲理狡辩,我这不是没有理智吗?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些难受,觉得自己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承担责任,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讲理狡辩,推卸责任。想到自己在众目睽睽下讲理辩解的丑态,我就感觉到无地自容,脸上火辣辣的,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向神祷告:“神啊,我尽本分不负责任,耽误了几十个新人的浇灌,我犯下了这么严重的过犯,在面临修理对付的时候连最基本的接受顺服都没有,神啊,求你带领我认识自己。”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才对自己不接受修理对付的根源有了一点认识。神的话说:“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他无论作多少恶,无论给神家工作、给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多大的亏损,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绝对没有。他给神选民带来的种种危害,给教会工作带来的亏损,神选民都看得清清楚楚,都看见敌基督恶行累累,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还死犟到底,就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做了许多坏事还能死不认错,还能顽固到底,这足以证明敌基督从来不把神家的工作当一回事,也从来不接受真理。他不是来信神的,他是撒但的差役,是来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在敌基督心里只有名誉、地位,他认为,如果他承认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这样他的名誉与地位就要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他就采取死不承认的态度来对抗,不管别人怎么揭露解剖,他都竭力地否认。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一方面是暴露了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敌基督对自己的名誉、地位与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教会工作、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什么态度?就是一种不负责任、轻慢的态度,他丝毫没有良心理智。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推卸责任,一方面说明他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他没有良心理智,不具备人性。无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因为他的搅扰、作恶受到了多大的亏损,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他哪怕承认一点儿错误,也算他有点良心理智,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这类人是什么东西?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无论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多大损害,他都看不见,他心里一点儿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魔鬼是没有丝毫良心理智的。敌基督无论做了多少坏事,给教会工作带来很多损失,他始终死不承认,他心里认为,他如果承认错误就会被定罪,就能被判死刑,就得下地狱、下硫磺火湖,你们说这样的人还能接受真理吗?还能盼望他真实悔改吗?”(《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三)》)神的话揭示敌基督丝毫不接受真理,本性厌烦真理,不管犯了多大的错误,给教会工作带来多少亏损,在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都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还不断地为自己讲理狡辩,加上敌基督特别自私卑鄙,只宝爱自己的利益地位,所以不管敌基督给教会工作造成多大的亏损,他都没有一点儿责备,也不愿承担一点儿责任。反省自己对待修理对付的态度,跟敌基督的表现是一样的。我是教会带领,教会的任何一项工作出现问题我都有责任。我明知这处教会浇灌人员有问题却不及时地跟进解决,导致浇灌人员没有稳固好新人,当临到对付修理时,我怕承担责任,根本不承认自己的问题,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诡辩,在带领面前强调这些新人不是我直接浇灌的,把责任都推给弟兄姊妹来为自己的过犯开脱。这么多新人不正常聚会,我心里没有为此感到懊悔、亏欠,也没有恨恶自己的不负责任、玩忽职守给浇灌工作带来亏损。这些事实摆在面前了,我还能这样讲理狡辩,我真是一点儿不接受真理啊!现在来看,不管我怎么讲理都否认不了我尽本分不负责任的事实,反而因着自己讲理辩解暴露出我不接受真理、厌烦真理的撒但本性,还有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流露出的推卸责任、自私卑鄙的丑态。我一遍遍读着神的话,越对照敌基督对待修理对付的表现就越觉得神话揭露的就是我。我尽本分不负责任给浇灌工作带来了这么大的亏损,留下了过犯,临到修理对付还一点儿不接受,我这么厌烦真理,也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啊?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这样的表现神肯定特别厌憎,而且我还一直讲理狡辩,带领肯定也看透我这个人了,我就是一个不值得信赖、不值得培养的对象。我心里还猜测:“带领是不是在观察我,这一次没作好浇灌工作已经留下了过犯,如果哪一天我再做出什么打岔搅扰的事,再临到修理对付,我是不是就会被显明淘汰了,信神蒙拯救就没有什么希望了?我一直撇家舍业的尽本分,最后要是落得个被淘汰的下场……”我越想越消极,甚至还觉得自己尽本分不负责任、玩忽职守,还不接受真理、厌烦真理,也不适合做教会带领了,应该有些自知之明,赶紧引咎辞职,老老实实尽一个单项本分,这样暴露的问题少,临到修理对付也少,到神工作结束的时候,我还能有希望剩存下来。那段时间,我根本不寻求神的心意,也不寻求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不负责任的问题,就活在防备误解的情形中,想着怎么引咎辞职,根本没心思尽本分,心里很痛苦。

后来,我就把我的情形跟配搭的姊妹说,配搭姊妹给我读了段神的话,使我对神的心意有了点认识。神的话说:“针对人的情形,针对人对神的态度,神作了新的工作,使人能对他既有认识又有顺服,既有爱又有见证,这样人就得经历神对人的熬炼,经历神对人的审判与对人的对付修理,若不这样作,人对神永远不认识,永远不能有真实的爱、真实的见证。神对人的熬炼并不仅仅是为了一方面的果效,而是为了诸多方面的果效,这样神才在那些愿意寻求真理的人身上作熬炼的工作,以便人的心志、人的爱心得到神的成全。这样的熬炼对于那些愿意寻求真理、渴慕神的人都成了最有意义的事,成了极大的帮助。神的性情不是那么容易让人认识的,也不是那么容易让人领受的,因为神毕竟是神,总归不能与人有一样的性情,所以人对他的性情不是容易认识的。真理都不是人天生具备的,不是被撒但败坏的人能轻易领受的,人不具备真理,也不具备实行真理的心志,人若不受苦,不受熬炼,不受审判,那人的心志永远得不到成全。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给人摆设环境,让人经历苦难熬炼也好,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也好,都是针对人的败坏缺少来的,也都是人生命进入过程中必须要经历、面对的,虽然在经历的过程中需要受点苦,但是对人认识神的作工、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太有帮助了。回想我负责教会工作这一年多来,基本上没经历过什么挫折,也没经历过多少严厉的修理对付,有时候有些事做得不符合原则,带领也会根据我的身量交通,帮助我扭转尽本分中的偏差和不足,给我指出实行路途。弟兄姊妹看到我尽本分中存在的问题,对我也是爱心帮助的多,很少揭露对付我。所以面对自身的败坏性情和尽本分中出现的问题,我都会觉得这些问题不大,下次改了不再犯就行了,并没有真正反省认识自己失败的根源。经历这一次修理对付,才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真实身量,我尽本分玩忽职守,导致那么多新人得不到及时的浇灌供应,而我却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推卸责任,给自己开脱罪责,甚至担心自己失去前途命运,就消极误解,想撂下本分。以前和风细雨地说我问题的时候,我能接受,现在直接修理对付我,指出我应付糊弄的严重后果,我就接受不了了;在小事上对付我,我能接受,在大事上对付我,事情的性质和后果严重一些,需要我承担责任了,我就不接受。看到自己对修理对付都是有选择的接受,这根本就不是对神有顺服的表现。如果没有这样的修理对付,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半斤八两,还认为自己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被自己外表的假象蒙蔽。在生命进入上也会停滞不前,不会从神摆设的环境中学功课,从神的话中认识自己,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想到这儿,我心里很感谢神,我愿意多多寻求神的心意,在这次环境中学到功课。

在灵修的时候,我就有意识地找相关神话语吃喝,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自己为什么临到修理对付就想引咎辞职这个情形有了点认识。神的话说:“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总是与得福的希望挂钩,这种态度、观点是不正确的,这是很危险的。当有人指出敌基督的缺点、问题时,他就认为自己没有得福希望了;临到对付修理、管教、责备,他也认为没有得福希望了。只要临到不如意的事、不合他观念的事,只要他被揭露了、被对付了,感觉自尊心受伤了,他马上就想到自己是不是没有得福的希望了,这是不是太敏感了?是不是得福的欲望太强烈了?你们说,这类人是不是很可怜?(是。)太可怜了!可怜在哪儿?人能否得到福气与临到对付修理有没有关系?(没有。)没有关系。那为什么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就感觉到没有得福的希望了呢?这是不是涉及到他的追求了?他追求什么?(追求得福。)就是他始终没放下得福的欲望与存心。从开始信神他就带着得福的存心,虽然也没少听讲道,但始终不接受真理,他得福的欲望、存心一直没有放弃,他信神的观点没矫正、没得到变化,尽本分的存心没得到洁净,始终抱着得福的希望、存心来做一切事,最后当得福的希望要破灭的时候,他就恼羞成怒、大发怨言,怀疑神、否认真理的丑态终于暴露出来了,这是不是作死啊?这就是敌基督丝毫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的必然下场。神选民经历神的作工都能认识到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就是神的爱、神的祝福,但敌基督认为这是人的说辞,他不认为这是真理,所以他不把修理对付当作功课来学,也不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反而认为修理对付是出于人意,是有意整人治人,是带有人的存心,绝对不是出于神的,他采取抵触、不理会,甚至研究人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他没有丝毫的顺服。他尽本分处处与得福、得赏赐挂钩,把得福看为一生中最重要的追求,也作为信神最终极、最高的目标。不管神家怎么交通真理,他都死抱得福的存心不放下,他认为信神不为得福就是傻瓜、就是愚蠢,就是吃大亏了,谁放下得福存心就是被愚弄了,只有傻人才放下得福的希望,接受对付修理也是愚蠢、无能的表现,聪明人不会那么做。这是敌基督的思想逻辑。所以,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心里都特别抵触,都善于狡辩、伪装,丝毫不接受真理,没有顺服,而且还充满不服、反抗,这就容易导致抵挡神、论断神,与神对抗,最后被显明淘汰。”(《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十二条 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神的话揭示了敌基督对修理对付的错谬领受,他把对付修理与得福、前途命运挂钩,觉得有人指出他的缺少与不足,修理对付他揭露得严重了,他得福的希望就破灭了。敌基督有这样的表现,正暴露出敌基督信神只为得福的存心目的。因着敌基督对前途命运和结局归宿特别宝爱,所以敌基督特别厌烦、抵触修理对付,在面对修理对付的时候还一直为自己讲理狡辩,不承认自己的问题。再回想自己临到修理对付时的表现,一个劲儿地讲理狡辩,不承认自己尽本分不负责任犯下的错误,觉得承认了我就得承担后果,所以我咬着自己的歪理,不接受修理对付。之后,我不从中寻求真理认识自己尽本分不负责任给浇灌工作造成的亏损,还因着临到修理对付对神产生了防备、误解,认为我已经留下过犯了,如果我再做错事,再临到修理对付,那我就离淘汰不远了,所以就想辞职不做带领了。结合神话语的揭示,反省自己能有这样的流露和表现,正暴露出自己一直以来信神的存心目的——得福,再对照神的话,“当得福的希望要破灭的时候,他就恼羞成怒、大发怨言,怀疑神、否认真理的丑态终于暴露出来了,这是不是作死啊?这就是敌基督丝毫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的必然下场”,我活在消极中想引咎辞职,这也是我与神对抗,不接受修理对付、逃避修理对付的一种表现。我把信神追求得福当成自己最大、最正当的追求目标,把追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放在了一边,为了能有好的前途命运,满足自己得福的野心和欲望,想逃避修理对付,还想撂挑子不做带领了,我的本性实在是诡诈邪恶。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得福既然不是正当的追求目标,那正当的追求目标应该是什么?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达到能够顺服神的一切摆布安排,这是人该有的追求目标。比如,临到修理对付了,你产生观念误解,顺服不下来,为什么不能顺服呢?就是你觉得自己的归宿或者自己的得福梦受到挑战了,你消极了,难过了,就想撂挑子不尽本分。这是什么原因?就是你的追求出问题了。那应该怎么解决?赶紧放弃错误的想法,赶紧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的问题,这是当务之急。你说,‘我不能撂挑子,还得好好尽上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放下自己得福的欲望’,你放下得福的欲望走追求真理的路就一身轻松了,你还能消极吗?即使有时也会消极,但你不受这事辖制,心里不断地祷告、争战,把自己的追求目标从追求得福、归宿转变成追求真理,觉得‘追求真理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今天我明白一些真理就是最大的收获,这是最大的福气。就是神不要我,没有好的归宿,得福的希望破灭了,我照样尽好本分,这是义不容辞的事。不管什么原因,绝不能影响到我尽好本分,不能影响到我完成神的托付,这是我做人的原则’,这是不是就超脱肉体的辖制了?有些人说:‘那我还消极怎么办哪?’那就再寻求真理解决,不管消极多少次,你就只管一个劲儿地寻求真理解决,一个劲儿地往真理上够,慢慢就从消极中走出来了。到有一天,你感觉到没有得福的欲望,不受归宿、结局的辖制,这样活得更轻松、更自由。以前整天为得福、归宿那个目标活着太累了,整天为得福说话、作工,绞尽脑汁,到底能得着什么呢?这样活着有什么价值?你不追求真理,把最好的光阴都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上,最后什么真理都没得着,一点儿经历见证都谈不出来,丢人现眼,就彻底蒙羞失败了。这到底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就是得福的存心太强烈了,结局、归宿占有了你的心,把你捆绑得太严重了。到有一天,你从前途命运的捆绑中走出来了,你就能撇下一切跟随神了。什么时候能彻底放下呢?随着生命进入不断进深达到性情变化时,就能彻底放下了。有些人说,‘我说放下就放下了’,这符不符合自然规律?(不符合。)还有些人说,‘我一宿就想通了,我这人简单,不像你们那么复杂,还脆弱,你们的野心欲望太大,证明你们败坏得比我深’,是这么回事吗?不是。人类的败坏本性都是一样的,没有深浅之分,只是有无人性的区别与类别不同。喜爱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就能对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得比较深、比较透,人就误以为这样的人败坏太深了;那些不喜爱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总认为自己没有什么败坏,如果再具备一些好行为就是圣洁的人了,这观点很显然不成立,其实不是他败坏浅,而是他不明白真理,对败坏实质、真相认识不透。总之,信神必须得接受真理,必须得实行真理进入实际,必须得达到生命性情有变化,才能改变人错误的追求方向与路途,才能彻底解决追求得福、走敌基督道路的问题,这样就能达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了,神发表真理审判人、洁净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生命进入》)从神的话中,我找到了实行路途,就是放下自己得福的欲望,扭转自己信神错误的追求目标,从以往的追求得福变为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最正当的追求。再对照自己的表现,临到显明就想撂挑子不尽本分,这不是正确的实行法。即使我不做带领了,但是我厌烦真理的性情没有解决,我的得福存心没有解决,不管我尽哪方面的本分,还照样能做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事。这一段时间,我活在消极被动的情形中,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打算,心里很痛苦,尽本分也没劲,跟神的关系也远了。我不能再受得福存心捆绑和辖制了,不管之后有没有福气,我得先把手头的本分尽好,现在教会还给我机会尽本分,我就尽所能地把我的责任尽到。之后,我的情形扭转一些了,针对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不负责任的问题找了一些相关神的话吃喝,也认识到了应付糊弄的实质是糊弄神、欺骗神,如果总是用敷衍、轻慢的态度对待本分,这样下去永远达不到合格的尽本分,还会因此失去尽本分的机会。再回想自己因为不负责任导致那么多新人不正常聚会,心里就感到懊悔、亏欠,也从心里恨恶自己的不负责任。

之后,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让我对修理对付的意义更加明白了。神的话说:“对待对付修理这事,人起码应该认识到的一点是什么?对付修理,这是人达到合格尽本分必须经历的,是不可缺少的,也是人信神达到蒙拯救天天要面对、常常要经历的,每一个人都离不开对付修理。对付修理一个人,这涉不涉及人的前途命运?(不涉及。)那对付修理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是为了定罪人吗?(不是,是为了帮助人明白真理,达到按原则尽本分。)对了,这是最正确的领受。对一个人的对付修理,它是一种管教、责打,当然对人也是一种帮助。对付修理能让你及时地扭转不正确的追求方向,能让你及时地认识自己目前存在的问题,也能让你及时地认识自己所流露的败坏性情。不管怎么说,对付修理能让你更好地按原则尽本分,这是及时地挽救你不出偏差、不走入歧途,使你避免酿成大祸,这不是对人最大的帮助、最大的挽救吗?有良心理智的人应该能够正确对待对付修理。”(《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读完神的话,我认识到自己这一次经历修理对付时还有一个偏谬的想法,当我对照神的话认识自己有厌烦真理的撒但性情,我就觉得自己完了,败坏太深了,神肯定厌憎我、不拯救我了,其实这也是一种消极对抗的态度。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临到修理对付并不是显明淘汰,也不代表这个人的前途命运就要被剥夺了,而是为了帮助人认识自己尽本分中的缺少和不足,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帮助人及时扭转尽本分中的偏差,寻求真理达到按原则办事。如果不借着这一次的修理对付,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有厌烦真理的性情,在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能推卸责任一个劲儿为自己讲理狡辩,丝毫不接受真理,认识到这一点我觉得是好事,能让我在接下来临到的事中注重寻求真理,这对我信神追求真理太重要了。

后来,我因为尽本分有偏差再临到修理对付时,就有意识地来到神面前祷告,先操练顺服下来,再根据弟兄姊妹指点的我尽本分中的问题和流露的败坏性情寻找相关的神话语吃喝,逐步解决这些问题。这样经历了几次修理对付之后,我对修理对付的意义明白了一些。借着经历修理对付和神话语的带领引导,我看到了自己的真实身量和尽本分中存在的很多问题、偏差,同时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对神拯救人的心意有了一点认识。我真实地体会到,修理对付对我追求真理脱去败坏性情太有帮助和益处了,要认识自己、尽好本分离不开神的审判揭示和修理对付。

上一篇: 急功近利的背后
下一篇: 对抗拒监督的反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脱去伪装有路了

韩国 同心2021年年初,我被选为组长,负责几个小组的浇灌工作。我心想:“既然我能够被选上,那就说明我还是具备一些素质和工作能力的,在领受真理、生命进入上比多数的弟兄姊妹强。我可得好好装备真理,多用点心,把这个本分尽好,这样也能让大家看到我是能够胜任这个工作的。”刚开始,我对工作…

神爱拯救——我与乳腺癌擦肩而过

我回想着自己经历的一幕幕,从小到大没有人和我说过有神,我只相信知识,相信自己,如果不是借着这次病痛亲身经历神这样奇妙的作工,我不会相信神的真实存在,更不会对神的全能、主宰有真实的体会,感谢神拯救了我。

明白真理才能真正认识自己

神的话说:“你的双唇比鸽子还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阴险,甚至你的双唇犹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样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丽,你的心太诡诈。”

尽本分负责任才有良心

荷兰 宋羽去年7月份的一天,李洁仪姊妹跟我反映,组长陈光弟兄特别狂妄自是,沟通工作时总要求人听他的,对弟兄姊妹提出的一些合理建议,他更是不听也不接受,导致耽误了视频工作的进度。之前我也跟陈光接触过,他这人确实比较自是,好持守自己,别人提的建议他只要觉得不合适就不接受,没想到现在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