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不平凡的一夜

59

山西省 月菊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欢乐气氛中。可就在腊月二十八晚上十点左右,忙碌了一天的月菊刚刚躺下休息,就听到儿媳的哭喊声。

“妈!妈!快点!不好了!你快过来呀!古风喝农药了!”月菊听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吓得浑身打颤,差点没晕过去。来不及多想,她急忙下床,踉踉跄跄地跑到儿子的房间,只见儿子口吐白沫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月菊跪在地上双手用力摇晃着儿子,大声哭喊着:“儿子啊,你醒醒呀!你这是怎么啦,你醒醒呀……”任凭月菊怎么喊叫,儿子都没有一点反应。这时,月菊的丈夫闻讯赶来并急忙打电话叫来救护车,之后又叫上妹妹、儿媳匆忙赶往医院,留下月菊照顾年幼的孙子、孙女。

夜晚的月亮

漆黑冰冷的夜晚,刺骨的寒风呼啸不止,月菊泪眼模糊地望着疾驰而去的救护车,心一下子揪到了一起,她特别担心,不知儿子还能不能醒过来。“奶奶,爸爸怎么了?爸爸去哪儿了?”小孙子的问话使月菊心如刀绞。她赶紧擦干泪水,回过头看了看年幼的孙子、孙女,咬紧牙根,强打起精神对孩子说:“外面冷,咱们回家,爸爸一会儿就回来了。”说着就拉着两个孩子进了屋。哄孩子睡下后,月菊瘫软地坐在床上,望着熟睡的孙子、孙女,想到生死未卜的儿子,月菊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怎么也想不到儿子竟因着夫妻之间的矛盾就想不开做出这样的傻事,她嘴里不停地念叨:“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傻呢?你要是走了,妈可怎么办呀?两个孩子以后该怎么办?”

月菊越想越害怕,恐惧像巨大的黑影一样笼罩着她,她痛苦到了极点。就在月菊感到无助的时候,她突然想到神的话:“从今天开始,让所有的人都开始认识我——创造万物的,来到人间又被人弃绝、毁谤的,操纵安排一切一切的独一真神,掌管国度的王,执掌全宇的神自己,更是操纵人的生死、掌握阴间钥匙的神。”(摘自《第七十二篇说话》)神的话犹如一束光瞬间照亮了她的心,月菊猛然回过神儿来,心想:“是啊!神是我们生命的源头,万事万物都在神手中,人的生死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是一个信神的人,怎么把神忘了呢?”揣摩着神的话,月菊心里感到一阵温暖。她赶紧跪在床上,恳切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儿子今天喝了农药,生死未卜,我心里很着急,但我知道再着急也救不了他的命,你是掌管我们生死的独一真神,我只愿把儿子的命交在你的手中。神啊!我相信你是公义的,愿你保守我的心,不管儿子是死是活,求神保守我不发怨言,能顺服你的主宰安排。”祷告后,月菊揪着的心渐渐放松了一些,也不感觉那么痛苦了,她静静地守着两个孩子,等待电话那头传来儿子的消息。漫长而寂静的夜,只有钟表“嗒嗒”的声响伴随着月菊,对于月菊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煎熬,她的心一刻也不敢离开神,只盼望着奇迹下一刻能够出现。

凌晨两点钟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月菊的心立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双腿也开始打颤,她强撑着身体打开了门。见妹妹一个人站在门外,月菊迫不及待地问:“古风怎么样了?是不是抢救过来了?”月菊看到妹妹流着眼泪半天不说一句话,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心瞬间又揪了起来。“姐,医生把古风的胃都洗了,可古风还是昏迷不醒,现在他手发青,嘴唇也明显发紫,仪器显示心跳已经停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让我们把人接回来。现在亲戚朋友都去了医院,还拿了好多钱求医生再想想办法,可医生说古风是喝了酒后又喝的农药,酒加农药那是剧毒,而且药性扩散的速度非常快,他们已经尽力了,古风能不能活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妹妹哽咽地诉说着在医院发生的事。月菊一听儿子快不行了,心像是被刀剜一样,痛得无法呼吸。顷刻间,她觉得天旋地转,妹妹一把抱住月菊,把她扶进屋里,安慰道:“姐,你可得挺住啊!亲戚们让我回来接你和两个孩子去见古风最后一面……”月菊浑身瘫软无力,喃喃自语:“有再多的钱能有什么用啊!钱也买不回我儿子的命呀!”说着说着月菊泪如泉涌,哽咽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此时的月菊恨不得马上飞到儿子的身边见他最后一面,但她实在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更不愿看到儿子面临死亡,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奈场面。在两难的抉择中,月菊忍住心里的悲痛选择不去医院,强忍着泪水把正在熟睡的两个孩子叫醒送上了车。

妹妹带着孩子走后,月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哀痛,痛哭流涕地向神祷告:“神啊!我身量太小,听到儿子快不行的消息,心里十分痛苦,我实在承受不了失去儿子的痛苦,愿你保守我的心,不向你发怨言,求你帮助我渡过这个难关,使我有信心能胜过去。”祷告后,月菊想到神的话说:“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摘自《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一篇说话》)神的话抚慰着月菊痛苦绝望的心,月菊清楚地知道,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都有神的命定与主宰,根本由不得人自己选择,更是任何的人、事、物改变不了的。医生决定不了儿子的生死,钱财也换不回儿子的命,儿子是生是死由神说了算。这时月菊又想到了约伯在临到试炼时,家产被掳,儿女遭灾,自己浑身长毒疮,但约伯在万般痛苦时,仍不埋怨神、否认神,而是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赞美神、称颂神的名,说出了“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这话,她应该效法约伯,不管儿子还能不能活过来都要赞美神,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能埋怨神。此时,月菊因着神话语的引导,心释然了一些,也平静了很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已经是早上五点钟了,远处时不时地传来一阵阵鞭炮声,人们都在欢欢喜喜地迎接新一年的到来,而月菊家却被悲伤的气氛笼罩着。此时的月菊好希望时间就此停止,永远都不要天亮,因为天一亮,儿子就要“回家”了。这时,月菊忽然想到神的话说:“神创造了这个人世间,将人这个带有神赐给生命的生命体带到了人间,转而人有了父母,有了亲人,不再孤独。从人看到这个物质的世界开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气将一个个生命体支撑着‘长大成人’。……来到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要经历生与死的过程,更多的人经历了生死轮回的过程,活着的人不久即将‘死去’,而‘死’了的人又即将回来,这些都是神为每一个生命体安排的生命历程。”(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一个姊妹在读神话语

神的话让月菊心里一震,是啊!人的生命来源于神,每个人的命运都与神的主宰命定息息相关,一个人的出生、成长、离世都在神手的摆布之中有规律地进行着,都有神为其安排的生命历程,没有一个人能逃脱这样的规律。月菊不禁想到她作为父母,在儿子的出生、成长中只是承担着生产和抚养的责任,儿子一生该经历什么或什么时候离世,神都有合适的安排,自己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就是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儿子是死是活,她都应该坦然地面对。明白了神的心意后,月菊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虽然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仍是一种煎熬,但她不再害怕、无助了,她把儿子的生死都交托给神,她知道神此时就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度过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月菊赶紧接起电话,只听到电话里妹妹激动得语无伦次地说:“姐,姐,奇迹出现了,太不可思议了!古风……古风又有呼吸了……古风又活过来了……”月菊放下电话,又惊讶又激动,泪水瞬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是神让儿子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再次响起,此起彼伏,天终于亮了。这一夜对月菊来说是那么的漫长,那么的惊险,但月菊非常感谢神,在她最绝望、最痛苦的时候,是神一直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度过这难熬的一夜。月菊真的不敢想象,若没有神话语的开启引导、安慰扶持,这一夜她能否熬得过来,或许早就痛不欲生了,或许早就急疯了……

经历了儿子生与死的那一夜,月菊收获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真实地体会到神对人的爱实实在在!当她真心依靠神,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时,神的眷顾与怜悯就临到了她,神一直在她的身边守候,用话语引导、带领她度过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月菊也明白了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使她的心灵得到安慰,只有神才是她唯一的依靠,也只有神对她的爱值得她倾其一生来跟随、还报。

如今,月菊的儿子已康复出院,一家人又恢复了以往和和美美的生活,每当月菊看见儿子灿烂的笑容,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不平凡的夜晚,同时也会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

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神!

相关内容

在鬼门关觉醒
毒蛇咬伤 绝境逢生
高压线触电 生死一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