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正义与邪恶的较量27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

27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

——为神作响亮见证

江苏省 杨毅

神说:“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面对神的这一要求我从没有真实的进入,相反,在我心目中一直把大红龙奉为“大英雄”“大救星”,认为它们是值得尊敬、爱戴的好警察,是见义勇为的活雷峰,对它们我是特别羡慕,崇拜有加。然而,神最知道我的心思,更知道我的缺少与需要,他奇妙地摆设了一次特殊的环境,使我真正认识了心目中偶像的真实面目,带领我背叛、弃绝了大红龙,将心给了神。

2004年大年初二,因教会工作紧急,路又远,我必须早起赶车,要不就不能赶个来回。也许是我起得太早,加上过年路上行人特别稀少,所以大街上显得格外清静,只有清洁工在大街上清扫过年燃放的烟花爆竹皮。因着我一心急着赶车,可街上又不见一辆出租车,我就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恐怕错过打车的机会。当我快走到清洁工跟前时,借着路灯的光线我才看见她扫地扬起了很多灰尘,我自然地绕她而行,谁知她竟把我当作张贴野广告的报告了环保局(过后听说的)。很快环保局的人开车来了,因我眼神不好(近视),加上拦车心切,我上前拦下了环保车,当我站在车前才发现拦错了车,我向他们道歉后,他们也很礼貌地说“没关系”,就开走了。不一会儿,这辆车又追上我,问我刚才拦车干什么,我说:“不是跟你们说拦错车了吗?”他们说:“我们怀疑你是贴野广告的。”我说:“你们看见我贴野广告了吗?我贴的野广告在哪里?”不容我申辩,他们三个人一拥而上,强行搜查我的包。我包内有一份工作安排,一个转交线索本,一个记事本,钱包里有钱、一部手机、一个传呼机(已不用),还有一些日用品等。他们看包内没有野广告,但仍是不放我走,说我是信神的。随即,他们就给政保科打电话,政保科是专管宗教治理的。不一会儿,政保科来了四个人,他们一看我包内的东西就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不容分说就把我强行塞到车里,然后把车门锁死,唯恐我跳车逃跑。

没过多会儿,车便驶进公安局大院。到了屋内,大红龙把搜到的传呼机当线索守着,还有一部手机是正用着的,可它们打开一看,竟显示电力不足,接着显示已没有电,打不开,充电也充不进去。当时我还挺纳闷,早上起来时才拔掉电源的,这会儿咋没电了呢?这时,我才看见神在奇妙地摆布一切,同时也使我明白了那句神话:“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我对神在主宰摆布着一切更加充满了信心。这时,大红龙指着包里的东西问我:“你是不是从这个接待家庭出来去那个接待家庭的?从你带的这些东西来看,你是一个离开家尽本分的人,春节也没回家,你不是一般的人物,肯定是带领一级的,而且还是一个大带领,因小带领没有传呼机和手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我回答说:“我听不懂你们说的是啥。”“那你是装不懂!”它们吼叫着。它们看我不按着它们说的承认,就对我拳打脚踢,并强行揪下我的帽子,扯掉我的围巾,拽掉我的手套,只许我蹲着与它们讲话,只要我不承认,它们就往死里打。面对这一切,我很想跟它们讲理、辩论,我到底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此时,我想起上面曾交通过,在大红龙国家没法讲理,大红龙不讲理。我迷茫了,但又不甘心忍受这样的“待遇”。正当我不知如何实行时,神开启我在人证物证面前死不承认是最高智慧。此时,我感觉得装疯装傻,这么实行才有智慧,既然大红龙不许我讲人话,那我只有讲傻话了。它们看到我胡言乱语、疯疯傻傻,就拿出工作安排《临到环境该交代的几件事》给我读了起来。它们原以为,我会因它们知道我是装疯而心虚、害怕,不敢再装疯了。谁知它们越读我越高兴,因神开启我只想到工作安排中的一两句话,经它们这样一读,我明白了工作安排更多方面的要求,对异象更透亮了,与神配合的心志也越大了。

气急败坏的大红龙见这招没治住我,立时兽性大发,对我采取酷刑逼供。它们把我铐在一个固定的铁椅子上,让我既蹲不下又站不起来,把我那只没戴手铐的手放在铁椅子上,用鞋底砸我的手背,直到手背变成青紫色为止,它们又用穿着皮鞋的脚在我脚趾上来回转动碾压。有六七个男人对我施行暴力:一个男人专打我的关节部位,用力捏我的关节,致使我一只胳膊一个多月都不能抬;另一个男人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使劲摇我的头,然后使劲往后背一拉,让我眼望着天,并恶狠狠地说“你睁大眼睛看看天上到底有没有神”;脸上挨的巴掌更是数不清。之后,它们把我送到关押犯人的牢房里,捏造谣言对那些犯人说:“她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有好多家庭都被她拆散,她是骗子,专骗老实人,骗人钱财,扰乱社会治安……”有一犯人问:“她不是个傻子吗?”“她那是在装疯卖傻,她想逃避法律的制裁,你说你们谁有这个心眼,谁要说她傻,那他就是头号傻瓜。”经大红龙这么一迷惑,所有的犯人对我所受的残害不但不说大红龙惨无人道,反而说我受的刑太轻了,还说像这样坏的人枪毙了才好呢!在监狱里有监规,是所有犯人天天背读的。监规内容是:认罪伏法,不准挑唆他人犯罪,不准拉帮结伙,不准打架斗殴,不准欺压凌辱他人,不准栽赃陷害他人,不准抢吃、强占他人的物品,不准戏弄他人,要打击牢头狱霸,若发现违背监规的要及时报告管教和巡视,不得隐瞒事实,不得袒护他人犯罪,监规要达到人性化管理。可大红龙却带头挑唆犯人折磨我,让那些犯人天天戏弄我:零下八九度的天气,把我的鞋子给泼湿了;偷偷在我的饭里加生水;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我的棉袄泡在水里;常常半夜掀我的被子,拽我的头发,不让我睡觉;抢吃我的馒头;强行让我刷厕所,让我睡在厕所边;又强行把她们吃剩的药灌进我嘴里,不准我上厕所……我若有一点不听她们的,她们就会联合起来打我,若有管教或巡视看见,她们就赶紧避开或假装没看见。若有几天犯人没折磨我,管教和巡视就问犯人:“这几天那个憨妮变精了是不是?我发现你们倒变憨了,谁要是把憨妮变精谁就能得到减刑。”今天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亲身体尝,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大红龙在背后竟是如此黑暗、可怕、恐怖,大红龙掌权竟是如此地惨无人道、弄虚作假、两面三刀。正如工作安排上说:“住几天监狱,受点肉体的苦,让我真实看清撒但恶魔的丑恶面目,认识大红龙权势的邪恶,认识黑暗世界的恐怖,这也是信神的一方面功课。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临到,谁能认识大红龙的恐怖与邪恶呢?谁又能真实地背叛大红龙而将心归给神呢?过去人都崇拜撒但、崇拜邪恶势力,如果没有大红龙的残害,怎能恨恶大红龙呢?”人的交通里说:“……大红龙在哪里掌权,哪里就有战争,就有阶级斗争,就有杀戮、迫害,就有谎言欺骗……大红龙的黑手在哪出现,哪里就有邪恶势力横行……大红龙就是黑暗与邪恶的祸根。大红龙罪恶滔天,所说所作的都是蒙蔽人、欺骗人、败坏人、残害人、屠杀人;大红龙所鼓吹的、宣传的全是欺骗人、败坏人的鬼话,都是邪说谬论。”从工作安排与人的交通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借着大红龙效力是让我看清它的丑恶面目、邪恶灵魂与灭绝人性的撒但本质。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我不但不恨它们,还特别崇拜它们,把它们看得多尊贵、伟大、神圣。今天我才看清这伙恶魔的丑恶嘴脸,它们正是披着人皮的活撒但,人面兽心,是地地道道的邪灵投胎,是一群连畜牲都不如的野兽。它们外表宣传、提倡的很公正也很动听,事实上全是欺骗人、蒙蔽人的鬼话,是它们美化自己、伪装正义、欺世盗名的一种手段。监规上明文规定要人性化管理,可背后它们却禽兽不如,整人治人、无中生有、造谣陷害、嫁祸于人、借刀杀人。今天亲身体尝、亲眼目睹这一切,我才从内心对它们产生真实的恨恶。它们想借着折磨我的肉体让我背叛神,可它们万万没想到,它们越折磨我,越使我看清它们的恶魔面目,越使我恨恶自己瞎眼愚昧被大红龙迷惑苦害至今,越从内心恨恶它、弃绝它,同时也让我明白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的真意,知道了啥叫背叛撒但将心归给神。

大红龙在我身上这招不行又选那计,它们找背叛神的犹大来戳穿我,诱劝我背叛神。我亲眼看见这个忘恩负义的叛徒带着大红龙去抓捕弟兄姊妹,又听见它说诬陷、毁谤、亵渎神和捏造的话。此时,我气愤得差点失去理智,真想上去掐死它。因着犹大的出现,我不由得又有些伤感,感到懊悔亏欠,因为神家每次要求我们祷告咒诅犹大,我只是走走过程,从没对这类人发自内心地恨过,也没认真地按神家的要求实行过,今天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才明白神的心意,才看清犹大的实质是可咒可诅的,这些人正是神话所揭示的“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的一类人。这该死的叛徒告诉大红龙,说我是个完全正常的人,就是在装疯,因传福音有原则,不传神经不正常的人,并说我看它时眼里带着凶光。因着犹大的出卖,大红龙开始对我施行更重的刑讯。犹大站在一边说:“活该受这苦,不领我的情,还用眼睛瞪我,不知好歹,受死你也不多。”面对犹大的恶毒,我从心里恨透了它,但又有几分伤心,有想哭的感觉,但我知道此时神的心更难过,因为它们背叛的毕竟是神呀!我不能哭。我在心中默祷:“神啊!我愿让你得着我的心,虽然我现在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我愿意在大红龙面前、在犹大面前为你作得胜的见证,让它们彻底蒙羞,以此让你的心得着安慰。神啊!愿你保守我的心,使我变得更坚强,有泪往肚里流,绝不能让它们看见我的眼泪,我应该为得着你而高兴,因为是你擦亮了我的眼睛,让我看清它们抵挡你、背叛你、拆毁破坏你作工的撒但本质,使我长了分辨,使我爱憎更分明,使我在熬炼中看见你智慧的手在摆布一切,我愿与你继续配合直到你得胜为止。”作完祷告,我心中有一股无穷的力量,有一种不为神作好见证誓不罢休的精神。我知道这是神加给我的信心与力量,是神对我的特别保守、特别感动。大红龙想利用犹大来让我背叛神,但神是智慧的神,若没有犹大反面的衬托,也不能激起我立志要满足神的心志与信心;没有犹大的出现,我对这类人的实质仍看不透;若不是犹大的衬托,我对神的智慧就没有真实的认识,不知神是怎样主宰万有、调动万有来为成全子民效力的。这就是神用智慧打败撒但的铁的事实。

大红龙为了把我变成一个“正常人”,不惜花费人力、物力、财力,到处打听能指证我信神的证据。三个月过去了,它们的奔波仍是空劳无获。最后它们使出了杀手锏,听说有一高人,凡抓来的人经它三招一过,没有不招供的,凡经它审理的案子,没有不按它的路线走的。

有一天来了四个警察,它们对我说:“今天给你换个家。”接着便把我押上押运犯人的车,它们把我的手铐在背后,用一个头罩罩住我的头。看那阵势,我认为它们要把我拉到外面偷偷地枪毙了。此时,我想起信耶稣时唱的歌:“从最早的初期教会开始,跟随主的人要付出高的代价,千万个灵胞为福音而牺牲,从此才得着永远的生命,为主殉道,为主殉道,我已作好准备为主殉道。”今天我终于明白了这首歌,跟随主的人要付出高的代价,我也作好准备为主殉道了。谁知上了车,我无意中听到它们的对话,好像是要把我拉到别的地方审讯。啊!原来不是要枪毙我,我还作好殉道的准备了呢!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它们把罩在我头上的头罩带子勒紧了,马上我就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心想:难道大红龙真的要让我死掉?这时,我又想起当初跟随耶稣的门徒能为福音而牺牲,这次我也不能当孬种,就是死,我也不求它们给解开,更不向它们投降,但是我却控制不了头和身子,没知觉地倒在了它们身上,它们见状,赶快解开我头上的罩子。我嘴里吐着白沫,然后呕吐,好像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一样,头昏,眼睛也睁不开,全身好像瘫痪了一样,嘴里总有一根黏糊糊的东西连着肚子,好像有东西吐不完。本来就很虚弱的我,经这么一折腾,我感觉自己不行了,随时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死亡再次向我逼近,痛苦中我向神祷告:“神啊!你要我为你作死的见证,我愿顺服你,我愿以死来满足你,我知道在神名里死去的人不是死了,乃是睡了,我相信你无论怎样作都是公义的,愿你保守我的心能顺服你的摆布。”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子开到了一个宾馆,我被人架到宾馆的一个全封闭的房间里。我听到(我已睁不开眼睛)周围有很多大红龙的爪牙在看着我、议论我,说见到我就是见到了当代的刘胡兰,让它们开了眼界,真是好样的,比刘胡兰还刘胡兰。听了这些话,我因神得胜而自豪!我因神加给我信心与顺服而向神发出赞美!我看到了全能神必胜,撒但就在神的脚下!此时,我忘记了疼痛,为神能得着荣耀而倍感欣慰。

不一会儿,它们所崇拜的会断案、会审人的高手来了。一进门,它就叫了起来:“那个憨妮呢?让我看看!”这个野兽走到我跟前一把抓起我,在我脸上左右开弓来回几十个巴掌,又在我胸前、后背重重击了几拳,之后又用它的皮鞋打我的脸。经它这么一打,我嘴里、肚子里那种吐不净的感觉没有了,头也不那么昏沉了,眼睛也能睁开了,瘫痪的四肢也逐渐恢复知觉,身体也开始有力气了。紧接着,它又凶狠狠地抓住我两个肩膀让我背贴在墙上看着它的脸回答它的问话,它看我不理它,就用辱骂、毁谤、亵渎神的话来刺激我,用最下流、最卑鄙的手段来调戏我,还说:“我有意用你的肉体和灵魂所不能承受的来折磨你,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你受的是一个正常人所不能承受的苦,最后让你哀求我放过你,那时你才能说一句人话,命运不在神手中而在我的手中。我让你死你马上就得死,我让你活你就能活,我想让你受什么苦你就受什么苦,你的全能神也救不了你,只有向我们求救你才有活路。”面对一群卑鄙、无耻、下流的流氓、野兽、恶魔,我真想跟它们拼了。“天地万物原来为神所造,供神享受乃是理所当然,魔王厚颜侵占,撒但罪恶滔天,千万灵胞当奋起。”我奋起个啥?我这装疯不是在装孬种吗?我连一句高举神、见证神的话都不敢说。此时,我里面有无声的怨言,我后悔装疯,我快要憋不住了,即使我不装疯也快让它们给气疯了。面对一群疯狗,我不服,我有怒气,我想呐喊,我想骂它们:“人是不会向狗求饶的。”我认为我这是有正义感,谁知我越这样想里面越黑暗,不知不觉失去了圣灵作工,祷告没话了,诗歌也想不起来了,遇事也看不透了,也不知该咋实行了,我这才开始害怕了。我赶紧退到灵里省察认识自己,此时神审判的话临到了我:“你们都把心中高大的神当作耶和华来敬拜,把看见的基督当作人处理,你们的理智太差了,你们的人性太低贱了!你们并不能把基督永远看为神,仅是偶尔高兴之时把他拉过来当作神来敬拜,所以我说你们并不是信神的人,而是一伙扮演抵挡基督的帮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是的!我把天上的神看得太高了,把基督却看得太渺小了,我崇尚的是势力、权势,不是基督的卑微,更不是神隐秘作工的智慧。神是用他的智慧来打败撒但,神是以他的卑微隐藏来显明撒但的本来面目,捕捉惩罚恶者的证据,我却凭撒但的哲学看待基督的作工,总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认为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为啥我们临到环境就该任凭它们摆布呢?信神的人就该受欺、受压、受窝囊气吗?因着我的本性狂妄,不服人,更不愿受人的欺压,我才不把基督智慧的作工放在眼里,才不把基督的卑微隐藏看为宝贵,反而认为自己和它们拼了才是有正义感,岂不知大红龙就是想用激将法激起我对它们的反抗之心,从而抓住我装疯的证据,好让我承认信神的事实,以便定我的罪。如果我真的凭血气跟它们拼了,那不正中它们的诡计了吗?真感谢神对我及时的刑罚保守了我,使我识破了撒但的诡计,认识了自身的大红龙毒素,也认识了神的所是、神的实际,对神的作工异象更透亮了。若没有神智慧的作工,我不会认识基督的卑微隐藏和实际地受苦付代价拯救人,面对大红龙这伙恶魔的追捕、逼迫、杀戮,面对整个人类的弃绝、论断、定罪、毁谤,基督都默默地承受着,仍在作着他的拯救工作,神的性情太美丽、太尊贵,而我面临大红龙的迫害却想反抗,以悖逆抵挡神来维护自己所谓的尊严,以不服、埋怨来对抗神,这不成了撒但大红龙的帮凶了吗?在神的作工中,我看见了大红龙的阴险、狡诈、恶毒、罪不可赦,也领略了神话语的权柄胜过显神迹奇事的权柄。

气急败坏的大红龙见我死不招供,就把我一只胳膊拧在背后,另一只胳膊拧在脖子后面的背上,然后用力拉,把两只手牢牢地铐在一起。不到半小时,豆大的汗珠就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流得我睁不开眼睛。它见我还是不回答它的问话,就把我打倒在地,然后提着我手上的手铐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立时我的胳膊像断了一样,当它使劲拽手铐时,我疼得几乎要断气了。随后,它又把我摔在墙上,让我靠墙站着。汗水模糊了我的双眼,疼得我浑身都在冒汗,连鞋都湿了。本来就很虚弱的我此时已经虚脱,只能用嘴喘气。恶魔在一边看着我,不知它看出了什么,也许是怕我死掉,它忙扯一把卫生纸给我擦汗,又接一杯纯净水喂我,不到半小时就给我喂一次水,擦一次汗。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子,肯定很可怕,因我只能张着大嘴喘气,鼻子好像已失去了呼吸的功能,嘴唇干裂,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喘气上。这时,我感觉死亡再次逼近我,可能这次我真的要死掉了。就在这时,圣灵开启我使我想起跟随主的路加是活活被吊死的,我就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念叨着:“路加活活被吊死,我也要做路加,我要做路加,做路加……神要熬炼人到‘九死’一生,我作不了九死一生的见证,这到‘三死’我就要真的死掉了,那我就现在为神作死的见证吧!我什么也不想了,只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来为神作死的见证。”就在我疼痛难忍、奄奄一息时,突然听到其余的大红龙爪牙借着犹大又抓来别的弟兄姊妹,听说还抓来一个弟兄。我想:弟兄受的苦肯定比我更大,此时我的疼痛立时减去了一半。我在心中一直默默地为他们祷告,求神保守他们能在大红龙面前作得胜的见证,千万不能做犹大,因我不想再有任何一个弟兄姊妹与我受同样的苦。也许是圣灵在我里面的感动,我一直不住地祷告,越祷告越受激励,不知不觉忘记了自己所受的痛苦。这也是神的智慧安排,是神在体贴我的软弱,带领我在最痛苦的时候挺了过来。那天夜里,我已不在乎大红龙如何对待我了,对它的问话我更是没入耳。它们见我一直不理它们,就用拳头打我的脸,用手指缠住我鬓角(这个部位最疼)的头发使劲地拽。我的耳朵被拧肿了,面部也变形了,屁股和大腿让它们用厚木板打得变紫、脱皮了,脚趾也被它们用木板砸得变黑。它们给我打吊背六个小时,当打开手铐时,我左手大拇指下面被手铐勒得肌肉分开,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两个手腕被手铐勒得起满了黄色水疱,手铐已无法再戴。这时来了一个女的(它们的头),对它们说:“这个人不能再打了,马上要出人命了。”

面对大红龙的种种恶行,我才知道啥叫惨无人道,啥叫黑暗势力,啥叫阴险毒辣,啥叫伪装欺骗。此时,我才想起神揭示大红龙抵挡神、逼迫神的话:“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想起神话再结合现实,使我更加认识神的作工,定真神的话语就是真理,真实地看清了大红龙黑暗、邪恶的恶魔实质,看透了它们逆天而行、倒行逆施的反动本质。它们只许人跟随它走邪道,不许人信真神走正道,对那些卖淫嫖娼、贪污受贿、坑蒙拐骗的睁一眼闭一眼、不管不问,而对基督与跟随事奉基督的人那是狠下毒手、赶尽杀绝,妄想取缔神的作工,让人都敬拜它。它们仗着手中的权势到处横行,任意剥夺人的自由、人权,到处伪装粉饰、欺世盗名来掩盖它们的罪恶行径:外表打着信仰自由的旗号,暗地里到处抓捕、镇压、迫害、残杀信神的人;外表宣扬公正守法做情系人民的父母官,背地里却为自己的野心、利益不择手段地残害、欺压、蹂躏百姓,甚至将人都置于死地。从外表上看,它们把信全能神的人带进的是高级宾馆,其实里面却是施酷刑残害人的人间地狱、阴曹地府。它们包下来的宾馆客房一天24小时不拉开窗帘,门口派人把守,不许任何服务人员进来,也不让任何人看到它们施酷刑残害人的场面。它们熬我五天五夜不许我睡觉,不准我坐下或蹲下,只让靠墙站着,不给我吃饱饭。有一个大红龙的头子来看我,一脚把我踹到桌子底下,拉出来又是一拳,打得我嘴一个劲地往外流血,它为了掩盖其暴行赶忙把门关好,不许任何人进来,然后扯下一团卫生纸帮我擦血迹,赶紧倒水把我脸上的血洗掉,把地上的血拖干净。我有意把血留在白色毛衣上,等它们把我送回看守所时,它们却对犯人说我毛衣上的血是在精神病医院作鉴定时留下的,经鉴定一切正常,纯属装疯,说我这几天都是在医院里呆着的,我身上的伤与血都是神经病人打的,它们没有打我一下……在这血的事实面前,在这残酷的背景下,我才彻底识破这些“人民警察”“大英雄”“活雷锋”的假面具,看清它们的本来面目就是人面兽心、心狠手辣、阴险狡诈、弄虚作假、愚弄人民,它们所做的一切全是欺骗、全是迷惑、全是假相,真是穷凶极恶、十恶不赦!今天若不是神智慧的安排,我怎么也看不透它们的邪恶本质,怎么也不会相信它们是如此卑鄙,还能颠倒黑白、善恶不分,我还会为它们歌功颂德,根本不承认神话揭示的是事实。正如上面的交通所说:“有不少弟兄姊妹一开始对大红龙不反感,也不恨恶,后来被抓进监以后,遭到大红龙一顿毒打、一顿酷刑,从那以后开始恨大红龙了。……要不然现在的人,他老颠倒黑白、不知好歹,他不知道谁是拯救他的,谁是他的仇敌,谁是苦害他、迫害他的,他不知道。”是的!今天我亲眼目睹、亲身体尝,我才看透大红龙的丑恶嘴脸,卑鄙、邪恶、下流!丧尽天良!在这种环境中也让我深深体会到神的公义、圣洁、光明与美善。在我每次最痛苦的时候,神都开启我,加给我信心与力量,让我效法历代圣徒为主殉道的精神,当我生命奄奄一息时,又让我听到有人被抓,加倍地感动我为之祷告,让我忘记了自己的疼痛。在大红龙的衬托下,我看见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话语是至高无上的真理,基督就是权柄的象征,是正义的象征,是最高权力的象征,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他在主宰一切,摆布一切。同时,我也看见了自己的缺少:基督的卑微显明了我的狂妄,基督的实际显明了我的渺茫,基督的智慧显明了我的观念与悖逆,基督的爱使我蒙羞惭愧、无地自容,基督的拯救、引导使我爱憎更分明。想到这些,我立志发奋做人跟从神,把牢底坐穿也得为神作得胜的见证。

有一次在提审时,有好多我没有见过的大红龙爪牙都来看我,议论我的事。无意中,我听到那个所谓的审案高手说:“在经我审理的案件中,这个疯妮是我打得最狠的一个,某某人(就是那个犹大)我三招都没用完就招了,这个家伙给她打吊背八个小时(其实是六个小时,它想显露自己,怕头儿说它无能)也不肯招。”又听一个女的说:“那天晚上抓来的老夫妻俩,我们只是问问而已,打都没打他们一下,还有抓来的其他人,我们都没有打他们,你怎么把这个女的打得这么厉害?”原来,在所有被抓的人中,我是受苦最重的一个,就是犹大也没有我受的苦重。为什么我受的苦比他们都重、都多呢?难道是我比他们更败坏?难道我受这苦不是神要我为他作见证,而是神对我的惩罚?也许我身上的败坏太多了,已到了被惩罚的地步了?想到这儿,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我知道我不能哭,我不能让大红龙看到我掉泪,若它们看见会认为我失败了,可我怎么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委屈,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外流。情急中,我只有呼求神了:“神啊!我现在觉着心里很委屈,总想哭,愿你保守我,使我在大红龙面前不低头,我不能让它们看见我流泪。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形不对,对你有要求、有怨言,但我不知咋做才能从不对的情形中走出来,愿你引导我,保守我的心,使我能顺服你的摆布安排,不再埋怨你。我虽然知道无论你怎么作都是最好的,但我现在还不能甘心接受这个事实,现在我的身量还达不到一切任你摆布,愿你引导我不再误解你。”祷告时,一段神话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我喝的苦杯你必须得喝(这是耶稣复活以后说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你要为我舍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我的眼泪立刻止住了,基督所受的苦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无法比拟的,也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承受的,而我受这点苦就觉得委曲,埋怨神不公义,这哪有良心理智?怎配称为人?之后,我又想到神话说:“……人本性里败坏的东西必须通过试炼解决,人里面哪些地方没通过就必须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炼,这是神的安排。神给你摆设环境,迫使你在这环境里面受熬炼来认识自己的败坏……”(摘自《座谈纪要·试炼中应该怎样满足神》)边揣摩神话边反省自己,我明白了神安排的都是针对我的败坏与缺少,正是我生命的需要。因我被大红龙毒害太深了,在我的心灵里一直把它当成“大救星”“大英雄”一样崇拜、迷信,即使看了神的话也没有改变对它的看法。虽是如此,我却浑然不知。今天神给我摆上这特别的环境,就是让我辨明谁是神,谁是撒但,是谁在拯救我,是谁在败坏我,谁是我该敬拜的,谁是我该咒诅的。从此我才见到了真光,看见了真神,知道了光明与黑暗的区别。如果我不受够多的苦,不受够重的苦,我对大红龙的认识、看法就不会改变,我里面也不会产生真正的弃绝、真正的归向。这些苦正是神对我的爱,是神对我的特别祝福。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里顿觉敞亮,对神的误解随之消散,觉得今天我能受这苦实在是太有价值、太有意义的事!

大红龙招数已用尽,可它竟没有从我嘴里掏出一个字。最后,它们服气地说:“共产党是钢铁做成的,信全能神的人是金刚石做成的,无论在哪一方面都要比共产党高一级。”听了这些话,我不由从内心为神的智慧作为向神发出欢呼和赞美!向神归荣耀!全能神已得胜!这就是万物都将归服在神权下的真意。这时我才看到,共产党算个啥,世上的一切政权算个啥,天上的万物、地上的万物都得归在神的权下,不得有任何选择,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作衬托物的大红龙呢?

一天,有人来提审我,这次我看到它们所有的人都怪怪的,看着我说话但又不像是在跟我说话,好像在议论着什么,这次的提审与往常一样以失败告终。之后,它们把我送回监室,在回监室的路上,我突然听到它们好像在说一号要放我出去。听到这话,我的心激动得快要蹦出来了,还有三天我就可以出去了!我终于可以走出大红龙的魔窟了!我强压着内心的喜悦,一分一秒地盼着、等着,感觉这三天就像三年一样漫长。终于,一号到了!那天,我的耳朵和心时时都在关注门口有没有人喊放我出去的话,一上午过去了,没动静;我把下午出去的希望定到百分之百,可是到了晚上还是没有动静。吃晚饭的时候到了,我再也没有心思吃饭了,心中总有一种失落感,此时我的心就像从天堂一下子滑到地狱里一样。管教问犯人我为什么不吃饭,有人反映说:“从那天提审回来她就没怎么吃东西。”管教说:“你们摸摸她的头是不是病了?”有一女犯上前一摸,说我额头很烫,正在发高烧。我真的在发高烧,而且是突然得的病,病得很重,当时我便栽倒了。烧越发越高,而且是在两个小时之内。我哭了!所有的人包括管教都看见我哭了,它们都莫名其妙,面对一次次严重的酷刑我没掉一滴眼泪,在它们的心中我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人,打吊背六个小时也没哼一哼,可今天没有任何的重刑我却流泪了,它们并不知道我的眼泪从何而来,反而认为我一定病得很重。其实,只有我和神知道其中的原因,是我的悖逆与不顺服造成的,是我的盼望落空、希望破灭时感到绝望流下的泪水。我再也不愿在神前立心志为神作见证了,更没有勇气了,我甚至更不愿再接受这样的考验了。那天晚上我哭得很伤心,因我过够了监狱里的生活,恨透了大红龙,更恨恶呆在这个鬼地方,我一秒也不想再呆下去了。此时,我感觉自己特别的委屈、可怜、孤独,越想越难受,感觉自己就像大海里的一叶孤舟,随时都能被大海侵吞淹没。此时,更觉得周围的人阴险可怕,我不由得喊出:“神啊!快来救我吧,我现在已到了崩溃的地步,随时随地都有背叛你的可能,愿你抓住我的心,使我能重新回到你面前,愿你能再次怜悯我,使我能接受你的摆布安排,虽然我对你作在我身上的看不透,但我知道你所作的一切都是好的,愿你能再次拯救我,使我的心能归向你。”作完祷告,我心里不害怕了,我开始反省自己,这时神审判揭示的话临到我:“你是要肉体,还是要真理?你是要审判,还是要安逸?你经历这么多作工,看见了神的圣洁与公义,你当如何追求?你到底该怎么走这条路?你该怎么实行爱神?刑罚审判在你身上是不是达到了果效?你是否对刑罚审判有认识,就看你的活出,看你爱神的程度!你嘴说爱神,你活出的却是老旧的败坏性情,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更达不到有良心,就这样的人是爱神的人吗?这样的人对神是有忠心吗?……就这样的人能是彼得吗?彼得之类的人是只有认识而没活出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话的审判如两刃利剑击中我的要害,我选择的不是真理、生命而是肉体安逸。今天当神用事实向我提出要求,需要我用切实行动、实际的活出来满足他时,我却不干了,我看见了自己可怜的身量,背叛神的本性根深蒂固,仍处在危险的边缘。神要的是我果实累累的活出,并不是繁花朵朵的空洞誓言,可我在神面前只有认识并无实际,对神既没有忠心也没有真实的爱,更没有彼得的顺服,活出的全是欺骗、悖逆与抵挡,这不是背叛神的人吗?不是神所淘汰的对象吗?我越反省越害怕,越看到自己已到了危险的地步,因神的心血代价要在我身上归于徒劳,无论怎样修剪我仍不能结出果实。这时我再次来在神前重新立志:得不着神誓不罢休,牢底坐穿也不能再惹神伤心了,不能再辜负神对我的期望,不能再辜负神在我身上的心血代价。

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传言说要放我出去,并说就是最近几天。因着上次的教训,这次我理智、冷静了许多,虽然心中也挺激动,但愿意来到神前祷告寻求,不再有自己的选择,只求神保守我顺服神的一切摆布安排。几天过去了,又是一场虚空,而且听管教说关死我也不会放我走的,因我不说出家庭住址、姓名,就永远地关押。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很难受,但我知道这是我当受的苦,神要我为他作这个见证,我愿意顺服神,迎合神的心意,我相信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这是神对我特殊的恩待与高抬。以往,虽然我也说把“牢底坐穿”,但那只是我的心志、愿望,我并不具备这个实际。今天,我愿意用自己的实际活出来作这个见证,让神在我身上能得安慰。当我对大红龙充满仇恨,立志与它拼到底,真正作出把牢底坐穿的真实见证时,我看到了神的全能、奇妙作为,大红龙突然无罪释放了我。从此,我结束了两年的牢役生活。

经历了这场大患难,虽然肉体受了点苦,可我得的却是百倍、千倍。我不仅长了见识、长了分辨,更长了身量,看透了大红龙就是邪灵附体、恶魔投胎,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都是衣冠禽兽。同时,我也认识了神的全能主宰,对神有了真实的信心,认识了神的公义、圣洁、奇妙、智慧,体会到神为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和对我的保守,使我在这特殊的经历中爱憎更分明。从今以后,我更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完全交给神,坚定不移地追随神,早日被神得着。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