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正义与邪恶的较量29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29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辽宁省 辛爱

我叫辛爱,原是真理教的一名片长,负责以××市为中心分布在周边几个市和地区的一百五十多处教会,同工三百多名,信徒过万。几年来我一直来往穿梭于各教会,作治理、牧养、浇灌、培训、联络等工作。

大约在1994-1995年之间,我就听××教会总头提到过“东方闪电”,说他们是“异端”、“邪教”,现在已进入家庭教会掳掠小羊,要注意防范。1996年××地区总属第三片教会的几个老同工先后接受了“东方闪电”,教会总头便召开片长紧急会议,布置抵挡“东方闪电”的工作,在会上教头说:“‘东方闪电’称主耶稣又二次道成肉身来在了中国,他们不信耶稣的名,不再讲十字架的救恩,也不看圣经了,看另外一本书,说是‘小书卷’,这‘小书卷’不能沾……现在他们已经围攻到我们教会了,各片片长一定要把好教会大门,决不能叫‘东方闪电’掳走主的羊。”那时我非常仰望教头,他怎么说我就怎么信,他的这番鼓动人心的话使我对“东方闪电”恨得咬牙切齿,暗下决心要与“东方闪电”势不两立,为保护主的羊群持守主的道,为捍卫真理而斗争到底。

随即,我召集同工聚会,把上面教头的话传达给同工:“‘东方闪电’是邪教,他们的错谬在于脱离了救恩的中心,否认圣经,不信耶稣的名,另信一位神,他们说耶稣已经回来了,都是一派胡言!现在‘东方闪电’猖狂已极,在疯狂地攻击教会,专门掳信耶稣之人。特别是同工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别被‘东方闪电’闪进去。”为了不让弟兄姊妹受“迷惑”,我故意用一些叫人听了毛骨悚然的话来恐吓弟兄姊妹:“‘东方闪电’是一个非法组织,带有黑社会性质,进去就不容易出来,若不服就上刑,打伤致残,甚至是走着进去,抬着出来……”为了达到牢笼他们的目的,我甚至还编造说:“‘东方闪电’编印了许多书,那哪是书啊,分明就是毒药,这书人一看就死,他既是毒蛇,又是瘟疫,还是拍花的,以后谁若拿到‘小书卷’就统统毁掉!”并亲自下令:“今后任何人不许接待外来人、陌生人,谁若私自接待信‘东方闪电’的人,谁必受咒诅!”与此同时我又让主要同工聚在一起研究抵制“东方闪电”的方案,嘱咐他们发动教会的信徒人人都行动起来,要求弟兄姊妹之间互相“监督”,决不允许“东方闪电”的人混进教会。一次,我拿到一本《谨防“东方闪电”》的小册子,就亲手安排印了一千多册,供各片教会使用,并且每人一本发给本片的所有同工,告诉他们自己先看一遍,然后照小册子上的内容再给信徒讲,做到让每个信徒都恨“东方闪电”,与“东方闪电”势不两立。就这样,我传给同工,同工传给信徒,一层传一层,掰皮说馅,从上到下铸成了一个“铜墙铁壁”……

尽管我不知疲倦地四处奔走着,使尽招术作着防备工作,但还是有很多信徒接受了“东方闪电”,教会光景更是每况愈下,同工同行不同心,嫉妒纷争、争权夺势,信徒回世界的、被鬼附的、软弱的比比皆是,一片荒凉。我虽然外面跑着、喊着,但里面却也空空荡荡,没道可讲,讲悔改也是光悔不改,灵里越来越下沉,整天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面对这一切,我心中愁苦纳闷: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什么地方错了吗?为什么我如此尽职尽责,对主如此忠心,教会光景还是一蹶不振,而“东方闪电”却越来越兴旺呢?我怎么也想不通。

正当我迷茫之时,全能神的拯救之恩临到了我。2001年7月份,神奇妙地把我和两名主要同工带到河北听交通。讲道的弟兄从圣经的产生、人类的堕落,谈到神的拯救,从律法时代神的心意谈到恩典时代神的工作,谈得非常好,信主这么多年我从未听过这样的交通。但当弟兄交通到基督已二次降临的话题时,我猛地反应过来:他们是“东方闪电”!我立刻紧张起来,开始进入戒备状态并在心里祷告着:“主啊,求你一定要保守我们,给我们分辨的能力,千万别让‘东方闪电’将我们掳走……”祷完告之后,我便劈头盖脸质问:“你们说神来了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你们背离了圣经,有什么资格跟我交通……”我越说越生气。弟兄却温和地对我说:“姊妹,我们可以一起查考圣经!”我狂妄地拒绝了,并搅扰其他两个同工继续听交通。弟兄姊妹见状都痛哭流泪为我祷告,但我丝毫不为他们的诚恳所动。后来弟兄继续交通,我就干脆把头扭向一边不予理睬,偶尔用一种轻蔑的目光翻他一眼,然后撇撇嘴,用鼻子“哼”一声,有时故意提些刁钻古怪的问题刁难他们,或说些难听的话挖苦他们。一次,姊妹念神话给我听,我粗暴地打断她:“住口!愿意念你默念,别让我听见,我不想听!”无论我怎么耍脾气,说中伤的话,弟兄姊妹都不生气,仍是以诚相待,并且对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但因我受着狂妄自是本性的驱使,刚硬的心如同当年的法老王,丝毫不得软化。弟兄含着眼泪恳切地对我说:“姊妹,或许你也听到很多关于这步工作的反面宣传,但那都不是你亲眼所见,只是谣传,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只想把神的新工作传给你,若你听着对就接受,你若认为不对,我们决不勉强。”

其实,他们的交通的确让我挑不出毛病来,他们的行为也不像我们所传的那样,这时我又在心里祷告呼求主:“主啊!这几天发生的事是否是出于你的安排,难道你真的回来了吗?求你开启引导我让我明白。”祷告后,我拿定主意要听听他们到底都讲些什么。弟兄接着交通说:“神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想象,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如今,神的作工已经转了,他已把全宇的灵收回作在跟上他脚踪的人身上。”我大声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弟兄耐心地说:“姊妹啊,看看教会的光景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气氛,信徒信心爱心冷淡,嫉妒纷争、勾心斗角,讲道的也没道可讲,同工之间争权夺势,教会一片荒凉,正应验圣经阿摩司书4章6-8节:‘“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这样,两三城的人凑到一城去找水,却喝不足;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8章11节说:‘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从这些经文中我们看到,没有圣灵作工我们只能是‘牙齿干净’、‘粮食缺乏’、‘这城没雨’,供应不了弟兄姊妹的需要,原因在什么地方?就是因为圣灵工作转了,人不寻求没跟上。正如耶稣开始作工时,圣殿荒凉成了贼窝,真信神的人从圣殿里出来跟从了耶稣,获得了圣灵作工,有了新的可行之路;而法利赛人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仍在圣殿里持守耶和华的律法,但神不作人根本持守不住,只能献残疾牛羊。今天教会的光景不正和当初的圣殿一样荒凉吗?全能神作了新的工作,跟上就能获得圣灵作工有路可行;没跟上的自然就枯干、没劲,人想守住诫命却守不住,只能犯罪认罪,不能自拔……”听到这里,我暗自揣摩:对呀!我们教会就是这个光景,难道神的工作真的转了?接着,弟兄又交通了三步作工,每步作工神发表的性情、神的名、作工地点及作工方式等许多方面真理,又给我们查看圣经(亚10:1;诗97:4,18:14;亚9:14;路17:24;启4:5),我这才知道“闪电”原来是指神自己。我非常吃惊,讲这么多年道竟没注意这些经文。我有些动心了,禁不住问道:那你们为什么离开了圣经?弟兄笑着说:“末后的工作是话语的工作(诗50:3;启2:17),是应验圣经‘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2:7)这话就是神亲自打开的圣经中预言的小书卷(启5:1-5)。”弟兄边说边把神话递给我。我接过书翻开目录,一眼就看到《圣经的说法(一)》,从中看到这样一段话:“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

看了这些话我暗自琢磨:这话既有权柄又有威力,人根本说不出来。我信主二十多年,却从没揣摩过“先有神后有圣经”这样的道理,却武断地将神定规在圣经的字句当中,无知而野蛮地把神的新工作定罪为异端、邪教,这不是太荒唐了吗?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回想总头说的“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是黑社会,还搞淫乱这些话,看看我接触的这些传“东方闪电”的人,根本不像总头说的那样,他们都很正派,言行举止、待人接物特别有礼貌、有分寸,我不接受、耍蛮搅扰,他们仍是耐心劝说,以诚相待。再对照书上的话说得也确实有道理,使我灵里特别得享受。想到这里,我灵里特别受感动,便决定要弄个清楚。第二天我就开始看神话,我一气呵成看完了《圣经的说法》(一)、(二)、(三)、(四)、《“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这话太对了、太好了!从来没有哪本书上的话能一针见血点透人内心深处隐藏的东西,我边看边直拍大腿,连连点头。感谢神打开了我多年紧闭的心门,我当即拍板:属实是真道,我接受!

我从不听、不看、不信到相信、承认、接受,完全是神话征服了我。通过看神话我明白了,“东方闪电”并没有否认圣经,只是因自己对圣经的实质不了解,对神的新工作不认识,且产生了许多误解。神话揭示出圣经只是神在律法与恩典时代已作过的两步工作的纪实,如今是末了的国度时代,基督再来又有新的发声说话,揭开了圣经中的一切奥秘,从此也揭开了圣经神秘的面纱,恢复了圣经的本来面目,使人不再喧宾夺主高举圣经。既然先有神后有圣经,那神在每个时代作工就不可能根据圣经来作,人也不应该把神定规在圣经之中。过去我认为“离开圣经的就是异端”、“离开圣经就不是信主”的观点,现在看来实在是太谬了。此时我才认识到自己以往信的并不是神乃是“圣经”,甚至“圣经”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超过了神,导致“圣经”成了我心中的偶像,成了我接受神最新工作的拦阻、障碍,使我对基督再来产生重重观念,轻信谣言、传播制造谣言,充当了新时代的法利赛人,成了信神不认识神、信神而抵挡神的罪魁祸首。是全能神的话把我从“离开圣经就是异端”的偏见之中引了出来,认识到全能神带来的就是真道。

接受全能神新工作后,在回老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着回去后怎么和弟兄姊妹说,直接面对面地给他们交通全能神的新工作,他们一定都很难接受,而且还会向我发起攻击,教会总头会撤我职、开除我、弃绝我,那样我失去的就太多了。不信吧,确实是真神,是真理、真道。由于撒但的攻击搅扰,我陷入到不知所措的困境之中:一方面考虑到,我要对神托付我的这一万多弟兄姊妹负责;另外一方面,又不愿失去我个人的前途、名誉、地位、钱财、肉体的享受。这时我突然产生一个诡诈的想法:参加他们的聚会,也许会从中发现一些漏洞、破口,然后抓他们的把柄,进而合情合理地将他们弃绝,但愿他们不是真道是异端才好,我还能继续当我的片长,什么也不受损失,也省得这样犯难、受熬了,但有一点,必须证据确凿,能证明他们是异端、邪教,否则我不敢那么做。产生这样诡诈的想法后,我要求参加聚会,那时并不知道是撒但利用人的私欲在疯狂攻击搅扰,也看不透灵界的争战,我并没有带着诚心去体验国度教会生活,而是心怀鬼胎,只等着抓住把柄后,达到自己阴险而诡诈的目的。

聚会时,我用审视的目光注意观察,拿歌本挡住脸,从炕上看到地上,从左边看到右边,看到那些弟兄姊妹个个谈吐举止都十分正派,朴实大方,他们彼此和睦,互相尊重,释放自由,连他们的眼神中流露出的都是和气、友善。这一切令我暗自赞叹,发自心底里承认:他们真有属灵的气氛,更有圣灵的工作、神的同在。弟兄姊妹个个活泼有朝气,唱诗、赞美、祷告、交通表达的都是真情实感,没有规条,不受辖制,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场面,真不愧是跟上神最新作工的教会。更加令我吃惊的是,以往我总讲教会合一、万教归一这类的话,但十几年下来只是空谈、想象,没有实际,至于谁跟谁合、怎样能合在一起都是未知数。眼前这合一的事实使我刮目相看,这里有原来是召会、灵恩派、因信称义、班次、天主教、真耶稣教等派别的,弟兄姊妹相聚一堂,庞大的合一队伍,喜人的合一场面、合一气氛让我心悦诚服。这巨大的工程任何人都做不了,只有重返肉身、再来的基督、全能的神自己能作,完全应验圣经以赛亚书2章2-4节:“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他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

这次国度大聚会,我的感触非同寻常,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别开生面、前所未有的特别的聚会,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聚会,是我要去抓把柄却抓不到的聚会,是我想放弃、离开却又没有理由离开,现在也绝对不能离开的聚会。耶稣的确回来了!全能神就是耶和华、是耶稣、是弥赛亚,也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大回归就在中国!这一事实震撼了我刚硬、麻木、抵触的心,同时也使我对自己丑陋的心理感到蒙羞。我不禁想起了保罗蒙光照时说的一句话:“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在事实面前,我才感到自己丑陋不堪,羞愧难当,也进一步认识到全能神的作工人根本测不透,人定规神的作工都是人无知狂妄的表现。国度聚会以后,我夜不能寐,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把本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带到全能神的面前,以此来满足神的心意,弥补我以往对神、对弟兄姊妹的亏欠。

当我满怀喜悦要把神已来到的喜讯告诉给同工们时,他们个个横眉冷对,像开批斗会一样指责我,根本不听我的交通。接踵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各种流言蜚语:辛爱疯了,和丈夫离婚了,膝盖骨被挖了,坐牢了,死了,尸首全无,她女儿也疯了……听了这些诽谤之语我才体尝到了那些毁谤全能神教会的无中生有的谣言的可恶,也使我对自己以前为了吓唬住弟兄姊妹凭空捏造谎言所造成的后果感到内疚、自责,弟兄姊妹不能接受神的新工作都是因着我们这些谣言的制造者的诋毁所致。我悔恨的心情无法表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全人仆倒在全能神面前:全能神哪!我是个罪大恶极之人,因你的到来不合乎我的想象,就抵挡、亵渎、定罪、毁谤你整整七年,我是一个十足的撒但的帮凶,是名副其实的恶仆,若不是你及时的拯救,我不知还要抵挡你到几时。当你话语的大光将我击倒之时,我又因着放不下名誉、地位、钱财,想弃绝你、背叛你,甚至希望你不是真神的到来,你的作工显明了我卑鄙、丑陋的灵魂,显明了我并不是追求生命、追求真理的人,我所注重的是个人的地位、脸面,人前的荣耀,为了这些我可以用尽手段将弟兄姊妹牢笼在自己手里,为了保住这些低贱的东西,我可以放弃真理离你而去,我真是可咒可诅之人。全能神哪!我感谢你的拯救之恩,从今以后我愿放弃肉体的前途、命运、地位和享受,永远跟随你!

真理教及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们,我能接受全能神末后的工作,这是全能神极大的高抬和宽容,是全能神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从中也使我体尝到了神对人无限无量的爱,看到了神的全能和智慧。在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光照下,我除了对自己抵挡神、背叛神的丑恶行径感到懊悔和自责之外,就是对我曾牧养过的至今还没有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的灵魂着急。在这里我真诚地希望所有的弟兄姊妹不要再听信谣言,不要再听信那些无中生有的毁谤之语,神在中国的工作马上就要结束,扩展全宇的工作即将开始,时间越来越少!弟兄姊妹们,不管我们以往对神末后的工作抱有多少想象,存有多大抵触,希望我们今天能放下那些想象来寻求考察一下神末后的新工作。全能神说:“神的智慧高过诸天,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维观念这个范围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寻求,越是人的观念想象不到的事情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神的作工犹如汹涌的浪涛浩浩荡荡,没有一个人能挽留住他,没有一个人能制止住他的脚步,只有悉心听他话语、寻求渴慕他的人才能跟随他的脚踪,得到他的应许,除此之外的人都将受到灭顶之灾与应有的惩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