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正义与邪恶的较量1 患难中看见神的手

1 患难中看见神的手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路

贵州省 李浩

全能神说:“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总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还叫受造之物吗?……人怎么能自己掌握自己呢?”神的话告诉我,人的命运在神的手中掌握,由神安排,但是从小老师就告诉我“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要靠自己的双手努力就能改变一切。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一种是来自造物主的真理,一种是来自撒但的毒素,当然也会给人带来两种不同的命运。对于生长在这个“无神论”国家的我来说,自然是撒但的谬论先入为主,当“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个毒素主导我的生活时,我发现我的人生变得曲折、艰难、多舛……

当年幼的我听到古人的诗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和学校里如雷贯耳的“爱国主义”教育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便逐渐形成了一种思想,立志长大后成为一个忧国忧民的文学家、思想家,不但要改变自己的人生,还要改变国家的命运。1986年,我考入四川成都一所大学的哲学系,从此“唯物论”又为我的人生观包上了一层坚实的外壳。为了我的理想,我刚读大学时就创办了“小溪”文学社,主要刊登一些向往自由民主的文章,同时也揭露一点社会的黑暗,那时我们的油印刊物《小溪》已在周遭小有名气,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不久,公安局就来人把我们的油印机收走了,还追查我们,让我们每月给公安局交一份思想汇报,当时我实在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为了一张小小的报刊大动肝火!我很无奈,也很不解,不得已,便抱着油印机东躲西藏地转入“地下”工作。转眼到了1989年3月,在我们学生组织中间隐隐约约听到上海、杭州等一线城市开始有学生举行示威游行,好像是针对中国政府的路线方针问题,但很快就被镇压了。而真正引发全国性大规模学生运动的导火索是当时国家总书记胡耀邦的死,原因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想走民主法治的路线,但邓小平不同意,不久胡耀邦便暴病突然死亡。4月份,北京的大学生开始游行,要求中央政府公布胡耀邦的死因,并倡议国家走民主、法治的路线;还针对邓朴方等中央高层的子女(简称“太子党”)利用改革开放之机挥霍国家资金做生意的问题提出“反官倒”;后来又有学生开始揭露中央高层的腐败问题。4月下旬,赵紫阳从人民大会堂走出来接见学生代表,他的态度是倾向于学生走民主、法制这条路,但随后赵紫阳就被坚决搞独裁统治的中央高层打倒,被秘密撤职并终生软禁。5月19日,李鹏颠倒黑白发表讲话公开定性此次学生运动为“暴乱”,之后中央电视台开始发布学生闹事、打砸抢的假新闻,引导舆论导向;谁若站在学生一边就是打倒的对象,像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杜宪被停职,音乐人侯德健、歌手程琳被驱逐出境……

当时我看到北京大学生的举动便热血沸腾,觉得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凭借我们年轻的力量改变这个民族命运的时刻到了。于是,我们七名学生自发成立学生自治会指挥四川的学生游行,以此来声援北京,当时我负责写宣传稿和集会演讲。与此同时,四川内的大学生也源源不断地往成都汇集,大约聚集了几十万人。5月19日之前,成都人民南路每天聚集10万人左右,市民自发给静坐的学生送饭送水;有的生意人每天蹬着三轮车把煮好的成桶的饭菜定时送来;附近那些开餐馆的,只要见是学生,就免费招待我们;有的市民还主动接待外地来的学生到自己家里住宿。虽然是场学生运动,但却是民心所向,几十年来被共产党整治、打压、奴役的中国人在那一刻站起来了!整个5月在天府广场那一带就没有交警执勤了,但秩序井然,都是市民自治。当时在广场静坐示威的有市民、工人、学生,各种社会团体都有,每个团体都围坐在一起打出自己的标语。其中有一群人打出这样一条横幅:“我们是小偷,我们也爱国。”这时我回想起自从这次运动开始,天府广场周围几条街停放的长达几公里的自行车从没有丢失过,原来小偷都来声援了。由于游行的人太多,交通堵塞,车辆根本无法通行,许多聪明的外国记者为了防止便衣抢他们的录像机就穿上旱冰鞋快速地穿梭在人群中采集信息。一天下午我看见一位外国记者被一群便衣围住,便衣们强行夺走其录像带并给撕烂,那是我第一次目睹大红龙对外封锁消息的手段。尽管如此,每天仍能见到一些穿着旱冰鞋的外国记者勇敢地在人群中穿行。5月19日之后,有许多身份不明的人在游行队伍里开始起哄,随后出现了烧、杀、抢,学生和市民很快意识到是政府组织了人混进来有意捣乱,准备栽赃陷害学生运动。当时学生自治会想过很多办法试图制止,但都无济于事。随后,学生运动被新闻宣传为引发社会动荡的“暴乱”。

6月3日晚上十点后,通往天府广场的各个要道被大批全副武装的武警封锁(实际是部队穿着武警的衣服),当晚在天府广场静坐的学生大约有数千人。6月4日零点,清剿行动正式开始,我看见很多装甲车向我们开来,它们直接冲向学生指挥部抓人,然后用威力巨大的震爆弹(此弹释放时声音很大,有冲击波,能让人瞬间丧失听力)、催泪瓦斯射向学生,我当时无法睁眼、无法呼吸,学生们就用瓶子、鸡蛋、石块还击,当兵的用铁棍殴打、用刺刀刺杀、用自动步枪扫射学生,被打死的,马上就有人来收尸、冲洗地面,恶魔们用高分贝的警报声假装劝离学生,实际是一种狡猾的掩盖法,那一夜,枪声、呼喊声、惨叫声不断!6月4日下午,成都各大医院住满了伤员。我侥幸逃脱后,决定到医院看看到底有多少同学受伤,但是,医院门口被重兵把守,任何人不得入内。后来我得知医院内部的人全部被要求写保证书,承诺什么也没看见,不然就会丢掉工作还要被关起来。这次的血洗天府广场被大红龙封锁得很严,连许多成都市民都不知道。从此,我们七个学生自治会的成员便失去了联系直至今日。当时我们不知道6月4日是全国统一行动,半年后已逃亡国外的北京学生运动组织者柴玲托人辗转给我捎来当时天安门惨案的实景照片,我看到的是坦克碾压过后被压成了肉泥的学生和很多的学生尸体堆积在天安门广场的惨景,我才知道了事实真相。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成都天府广场的血腥镇压和天安门是一样的惨烈!

6月7日后事件逐渐平息。但是,政府对我们学生的追捕、暗杀、清理却持续了几年。当学生在广场静坐时,中共早就派人在附近的高层建筑上将所有人的头像拍下来,之后警察把大量的学生照片发到社区,组织街道的人辨认是谁家的孩子,并威胁说若瞒报或隐藏就有坐监的危险。由于学潮期间我常宣传、演讲,已是被通缉的对象,当时有位正直的成都大哥将我保护起来隐藏了4个月,之后将我转送到北方,现在我才知道那都是出于神的保守看顾。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很多人失踪,家人、朋友至今都没有他们的音讯,无数的人被关押,有的被判无期徒刑,还有的流亡到海外,有家难归……中共要排除异己那真是要斩草除根啊!那一代大学生凡参与了学潮的,都通过学校过滤载入个人档案,毕业后都被分配到边远落后的地区,而且档案里都有“异议人士,终身不得重用”的字样,使其一生不得翻身。我认识的武汉工学院一个高才生被分到秦岭山区一个小邮政所,在前台卡邮戳、当插线员。那时我们七个学生指挥中,有一个逃亡到了国外,至今未与家人联系,而他的整个家族都因此受到了牵连:他的父母原是当地有名的医生,开诊所,后受牵连败落;他的舅舅原是政府的官员,受牵连后从政府出来了;他家中的座机几十年来一直处于被监控状态;他父母每月都要去国安局接受询问;就连他女朋友的工作也被停了,女朋友的家庭也受到了制裁。真是“株连九族”啊!

此外,我还要讲一下震惊中外的成都人民商场被烧之事的真相。6月4号下午,盐市口派出所的警察出动,因为市民知道他们出来是要去针对学生的,所以大家便自发地朝他们身边扔自行车,阻止他们的去路,警察只能狼狈不堪地从自行车堆里不断地往外爬,但一路上都有自行车阵“伺候”他们。后来有一警察举枪朝一女市民肚子开枪,肠子当场流了出来,此举激起了民愤。下午四点左右,愤怒的市民火烧了盐市口派出所,有人看见火势迅速蔓延,就打了119,但是消防队没有来,火在6个小时后烧到了人民商场!如果警察不枪杀市民的话,这火不会燃烧,如果及时灭火的话根本烧不到商场,但是中共宁愿把所有的力量用来追捕镇压学生维护其政权也不愿灭火!还以此为把柄栽赃学生。当时人民商场被烧后,人只要进去捡了东西,就被冠以参与“打、砸、抢”判刑,有一个市民因捡了一瓶雪碧,被判9年……还有当时电视上播放的北京的一座桥上倒挂着一具被烧焦了的士兵的尸体,当时也栽赃给了北京的学生。事实是这样的:当时中共派坦克部队去镇压学生,在半路上被北京市民拦住,劝他们不要伤害自己的同胞,说话间一士兵挺起机枪向一老太太连发12颗子弹,老太太的死激起了北京市民的愤怒,市民们将此士兵抓下坦克打死后倒挂在桥上焚烧,但这事被删掉前因后果,又一次被中共利用,成为诬陷学生的猛料。那时我们才体会到,栽赃陷害早已成为中共打击异己的“特色”手段。

六·四惨案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公开屠杀行动!但恶魔政党在杀完人后,却公然颠倒黑白、嫁祸诬陷,说学生搞的是打砸抢,幕后有外国的敌势力在支持,还用“中国不适合走资本主义路线,只适合走社会主义道路”之类的话来掩饰学潮事件的起因。那段时间各大媒体对六·四事件的反面宣传铺天盖地地袭来,假新闻一个接一个,它们不断地用谎言迷惑大众,用镇压恐吓人民,最终使原本支持学生的民众倒戈在它们一边。中共用这种手段封了所有人的口!时隔多年后一位出租车司机对我说:“1989年的学潮把所有中国人的‘胆’给挖了!把人们向往自由民主的梦击碎了!”

我的付出不但没有改变这个国家,反而使自己的人生变得曲折多舛!此后,我丢下未完成的学业,过上了逃亡的生活。当时还没有归向神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神的拯救之手临到了我!神将我从充满无神论、唯物论的撒但堡垒里拖拽出来。但是,当时还不知道有神的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腔热血,想为国家的发展献计献策,却被枪炮伺候,还成了通缉犯!一时间我心灰意冷便准备到佛学院出家,当我要走向另一个歧途时,神的手又一次改变了我的航向。就在我要走的前一天,一个不信神的诗人朋友却强烈建议我去信基督教……1990年1月,我接受了耶稣。后来我得知,那场学潮使许多逃亡国外的学生都归向了耶稣,包括远志明、苏晓康、张伯笠这些学潮的领袖人物都走上了传道士的道路。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这些典型的“唯物主义”者若不是被逼到绝路上,是不容易来到神面前的。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坏事变成了好事!此时我才看见人实在太渺小,根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一个人一生走哪条路、做什么事全在乎神的命定主宰!但当时的我对撒但深种到我心里的毒素却毫无觉察,仍身不由己地受着它的支配。

此后我便如饥似渴地研读圣经,热心为主传福音。几年后我被抓入狱,被判刑十年,在监狱里我继续传福音,一个副监狱长也信了耶稣。神恩待我,让我在狱中成了众犯人的头儿,不但管理所有的犯人,还可以随便调遣人,还有自己的办公室,可以继续读经。1999年,有个朋友给我写了封信,说神来了,是女性。看后,我心生抵触坚决不接受,回想1993年就有河南的姊妹给我讲神已二次再来的事,我当即就把她们赶跑了。当时狂妄的我虽信神但心中丝毫没有神的地位,根本没有在此事上寻求过神的心意,就凭己意定罪神的工作,觉得此事在外边一定闹得很厉害了,肯定有很多人受迷惑了,我便决定为护卫真道写书批判,用自己的能力来改变宗教界即将被“分裂”的命运。但是自从我作这个决定后,心里就不平安,但我并未理睬,仍一意孤行,我的第一篇稿写完时已有10万字了,我便想再写一稿,然后通过香港的朋友捎出去出版。但当我想再次提笔攻击全能神时,我心里就极其不安,心总是惶惶的,尤其一到夜晚我就难以入睡,我还感觉有邪灵来搅扰我,一些黑东西往我身上扑,但当我做其他事时就平安无事,只要一想写抵挡全能神的书就感觉心慌,后来发展到一见到我写的那些稿子就想用笔去扎稿纸,我已无法自控了。这时我有些害怕了,但是,我仍然不知道这种情形是因我写书抵挡全能神招致的惩罚。因着我以往是学哲学的,我不相信有鬼,我看到一些人被鬼附,觉得他们是意志不坚强导致的,我永远不会像他们那样的,我认为自己有很强的意志力。但是一年后,我的“病情”发展到整宿整宿不能入眠,有时不得不吃些镇静药维持,我自己在屋里时常常会被邪灵惊吓得大叫,我不敢睡觉、不愿独处,白天黑夜只有靠练习书法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再后来就更不行了,我连走路都变得很慢,周围不能有响声,有一点动静对我都是惊吓,这一切将我这个哲学家、唯物论彻底打倒了,仿佛地狱离我就一根头发丝的距离。有一天晚上我终于撑不住了,我觉得我马上就要崩溃了,我便叫来一个知心的弟兄,安排了后事,告诉他如果我发生了什么意外,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是因信神得的这病,免得羞辱耶稣的名。之后,让他把我反锁到一个极其隐蔽的房间,我坐在那间漆黑的屋子中,心里充满地狱般的阴冷和凄苦,我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神啊!你是不是真的来了啊?你是不是叫全能神?如果你真的来了我就信你!”没想到此言一出,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像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地上,我哪里还能说出话?我趴在地上,好似浪子回到了家,在父亲的怀中不停地恸哭悔恨,一个劲地感谢赞美神!霎时间,这一年多的惊慌、恐惧、痛苦、无助的感觉全部消失了,我的心里变得平静、有安慰……心中有了圣灵的印证,我确定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我立刻提笔给朋友回信:我已定真全能神是真神,我想看书!这一次我仍然没有改变宗教界被“分裂”的现状,神的手却再一次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又一次拯救了我。一个月后,北方的弟兄姊妹冒着坐监的危险把神话和相关书籍共七本直接送入了监狱,我叫了一个比较要好的狱警,由其协助把书全部安全转到了狱中。从此我开始如饥似渴地看神话,但是每当我对神有疑惑时,我就感觉整个人马上落在黑暗里,又回到过去的痛苦中,我就赶快背叛,后来慢慢地在神话中对神有了认识,进入了正轨,心中开始有了喜乐。谁也想不到,在大红龙封锁得最严的监狱里,没有人给我传福音,我却在圣灵的引导下完全接受并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连我自己也没想到神会把我放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接受他的救恩。仔细揣摩回想,我再一次看到是神的拯救之手临到了我。如果我在外面,以我当时在教会的影响力和我的狂妄本性我又会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去“改变”这一切,我不仅会写书诋毁神的作工,也会像其他的宗派首领一样疯狂亵渎、抵挡,到处封锁教会,拦阻更多的灵魂归到末世的基督面前,那样的话我的罪孽就无法弥补了!真是感谢神把我放在这样的环境中让我安心读神话装备真理,这是神对我特殊的拯救!这十年的牢狱生活看似一场祸患,走过来才发现原来是神的祝福!神是针对我里面的撒但毒素摆布了这一切的环境。

2004年,我刑满出狱。几年后,不安分的我既想在神家尽本分,又按捺不住地想在世界上大干一番,来证实一下自己的价值,把逝去的青春年华追回来。虽然当时我也知道这个世界很邪恶、很败坏,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是不会与外邦人同流合污的,因为我信神了,知道好歹了,我还是有把握掌握我自己的。特别是在男女问题上,我更是有自信,每当我看到国度行政里要求男女不能单独配搭时,我心里就有观念,觉得人都来在神面前了怎么还会犯淫乱呢?况且我以前没犯过,在监狱里那么多年,有女警对我示好,我都不曾搭理,更何况现在呢!因此我对神的话不以为然。不久神便显明了我,做生意时,一个女人把我缠得神魂颠倒,我便与其发生了婚外情,她丈夫得知后要找我拼命,我险些为此事付出生命的代价。事实证明,我确实掌握不了我自己。不久,我又好了伤疤忘了痛,随着生意的扩展,我开了三个公司,忙得不可开交,渐渐地我背叛了神离开了教会。因着生意的关系,我经常与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看到这些人吃喝嫖赌、贪污腐败,我心里虽讨厌它们,但我又不得不与其同流合污……我在社交场里游刃有余,渐渐地我有了地位、名誉、钱财和众人的高看赏识,我的实力也被周围的人认可了。但拥有了这些后我的心灵却异常的虚空和痛苦,我越来越不开心,得到了这些东西后却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心里总是空荡荡的没有依靠。2011年11月,我想回到神家。我开着车到处找弟兄姊妹,但没找到,我知道我的背叛早已伤了神的心,知道若失去这次机会就等于彻底断送了自己蒙拯救的希望,后悔、失望不时地向我袭来,我觉得很孤独,因心中的苦闷不知该向谁诉说……我开始思考我是否还有存活的机会,我不想就这样被撒但掳去沉沦在这个毫无价值的世界之中,我不想就这样落入灾难中被毁灭,我必须回到神家,这个意念越来越强烈。当时我又传了三个福音,急需交给教会,我便向神祷告呼求……后来我终于联系上了北方的一个弟兄,于2012年下半年回到了神家。

我在世界上跑了一大圈,遨游了个够,现在又回到了神家,我立刻投入到了福音工作中,我心灵里又有了那种充实、快慰的感觉,我觉得这才是我真正的需要!是我心灵的归属地!

我默默坐在神话旁,看到神说:“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总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还叫受造之物吗?总之,无论神怎么作工都是为了人类,正如神所造的天地万物也都是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阳、星辰都是为了人,造动物、植物是为了人,春、夏、秋、冬是为了人,等等这些都是为了人的生存。所以,无论怎么刑罚人、审判人都是为了拯救人,即使剥夺人的肉体盼望,仍是为了洁净人,而洁净人则是为了人的生存。人的归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么能自己掌握自己呢?”再次看到神的话我的心里好难过,我这才明白原来这话是神对人的提醒,是神对人的牵挂,更是神对人的爱!神情深意切地提醒劝勉我,人的命运都在神手中掌握,人不要自己去争斗,人的一生该走什么道路神都安排命定好了,人再挣扎、再奔波还得回到神给命定的路上来;神为人早已安排了合适的人生道路和美好的归宿,这种爱就像父母疼爱儿女一样,在孩子没出生之前就为其预备好了一切,父母更希望儿女能过好,能一生平安、幸福,父母是真心诚意地要把这一切给予儿女。神对人的牵挂与爱胜过父母之爱,在造人之前神就为人预备好了供人享受的一切丰富,神又为人安排好了合适的归宿,神不求在人身上得到什么,只要人能顺服神、敬拜神,能认祖归宗回到神的面前,神就将一切赐给人。而我这个悖逆之子却不听神的话不顺服神,顽固地按着撒但给我指的道路狂奔,我持守着“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个谬论拼搏了几十年,这种毒素种到我里面后使我的性情越来越狂妄、自是,我的野心越来越膨胀,我总是觉得自己了不起,几十年如一日为自己的前途筹划、奋斗,学生时代的我想成为学生领袖领导学潮改变国家的命运,信神后我又想成为护教的伟人改变宗教的命运,回世界后又想成为商界精英凭着自己的能力干出一番大事业,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我却屡试屡败,遭遇了很多挫折,最终还是回到了神给我命定的轨道上,让我脚踏实地地走人生的正道。遭遇了很多坎坷后我才真正认识到,原来不管是一个国家的命运还是自己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着,人的努力都是徒劳,人因着不认识神就变得很愚蠢。现在回想起来,这大红龙国家的教育真是坑死人,这毒素毁了几代人啊!它们让人从小就否认神,凡事靠自己的双手缔造美丽的家园,结果人都活在撒但的诡计中为了自己的前途、命运拼命地争啊、斗啊,最终却是身心疲惫、一无所有!有的人为了争夺权位,拼命地踩别人、送礼,得到官位后便开始贪污,贪多了遭到惩罚,有的被没收财产判刑、有的跳楼自杀,最终都落得个身败名裂。有的女人为了争权出卖自己的肉体进行权色交易,得到地位后却家庭破裂,一身臭名;有的人为了挣钱起早贪黑,最后累出一身病,年纪轻轻的就踏上了黄泉路……人都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被其苦害却浑然不知!

我传福音时经常遇到对方提出这样的问题:信神天上能掉馅饼吗?我们不靠自己的双手去努力以后怎么生活呢?每逢听到这样的话我就联想到自己的亲身经历,心里不由地感叹:中国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认识神,人都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美丽的家园,却不知道人的一切都来源于神的赐予,所以受了很多愚昧的苦最终还是不能如自己的愿。前不久,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样一件事:上海的一家乳业公司为保证奶源的充足,公开招标为其饲养奶牛的畜牧公司,一家中国公司和一家以色列公司同时中标。乳业公司就将奶牛平分给两家,然后每天为其提供相同数量的饲料,也就是说,同样多的奶牛每天吃同样多的饲料,但是中国公司饲养的奶牛每天产5吨牛奶,以色列公司每天出产11吨牛奶。中国公司很是不解,觉得这差距也太大了,他们每天都很认真地给奶牛喂料、清扫、消毒,每天都忙忙碌碌的,付出了很多,但回报却不及人家的一半;而以色列人每天早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敬拜神,然后再工作,他们所得的却超过了那些凭自己双手创造一切的人。这就是受“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用自己的双手建造美丽的家园”的撒但毒素的支配与相信人的一切都在造物主手中摆布的两种不同生存道路的实证写照。以色列人祖祖辈辈都是敬拜神的,在他们的心里清楚地知道是神创造了一切,神也主宰一切,一切都是神赐给的,神若不祝福人,人再努力也是徒劳!因此他们不管干什么事都是把神放在首位,所以神特别祝福他们,在他们劳动付出的基础上加倍赐给他们。就像美国、英国、俄罗斯这些信神的国家,就因着他们对神的敬拜,所以神祝福他们经济发达、物质生活丰富、人民安居乐业活在神的恩待之中;相反,我们中国人因着不认识创造天地万物的神,不会享受在神之福,处处受大红龙的毒素迷惑支配,靠自己去干、去争,但是因着没有神的祝福,总是感觉生活贫乏、度日艰难、多灾多难。我这半生的坎坷都是因着这些撒但毒素造成的,大红龙就是一个骗子,一直在用美丽的谎言来欺骗我们,让我们活在自己的梦想中,但却被现实磕得头破血流,只有真理能揭开骗局,让我们看清事实的真相!《圣经》中记载所罗门王曾说过一句警世箴言:“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这话说得实际、符合真理。我想这也应该是那家中国畜牧公司一直寻找的答案吧!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在我们自己掌权、与命运抗争的这些年里,我们没少为自己奔波、争斗,但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呢?我们改变自己的命运了吗?我们活得幸福吗?心灵里有真正的快乐吗?我们也可以考察自己的身边那些与命运抗争得厉害的人,他们的结局是不是都很曲折、悲惨!其实我们中国人是最愚昧的,我们从小就被撒但的毒素毒害了,这就注定了我们将在无边的苦海中挣扎,因着不认识神我们每个人都受了很多无用的苦,而且我们又活在这样一个独裁统治、暗无天日的国家里,若不依靠神,我们哪有出头之日呢?不管是外界的社会环境还是里面的思想都被撒但败坏了,若神不来拯救我们,我们将没有前途可言!我们的命运就是受苦!我的朋友,你若真的想改变自己的命运,那就得来认识神、敬拜神,因为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们只有敬拜神、顺服神才能得到神的祝福,活在神的应许之中!

认识神的确是智慧的开端,愿我们都能来到神面前做一个聪明人,得到神的看顾保守走上一条真正有意义的人生道路!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