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正义与邪恶的较量30 大红龙统治之下遍地是黑坑

30 大红龙统治之下遍地是黑坑

福建省南平市 心语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平时以种菜为生,一家老小的生活都是靠夫妻俩起早贪黑辛勤劳动才得以维持,像我们这样没钱没势生活在最底层的人,生活平平安安还能勉强度日,若要有个什么病、什么灾就担不起了。可是在大红龙黑暗的国家里,祸患总是不期而遇,然而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祸患,而是那数不清的黑手人患,大红龙国家遍地是黑坑,让人防不胜防。

2007年5月的一天凌晨,我丈夫像往常一样将菜拿到市场去批发,四点多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突如其来的大货车轧断了一只脚。到医院后,我才发现他的伤势非常严重,整个脚皮全部脱落,只剩下脚骨裸露在外,但护士只是用纱布做了简单的包扎,随即打电话通知医生。按常理,像我丈夫这样的危急病人是要立即动手术抢救的,可医生根本不管病人的死活,仍照着正常的上班时间来上班。医院的救护车虽然把病人送进了医院,却没有医生救治,这跟把病人放在大街上有什么不同呢?救护车所收的费用要比一般的出租车高出许多,我们之所以出高价叫救护车,就是为了抢时间,看见丈夫在病床上痛得直叫唤,我心里又急又气……好容易挨到8点钟医生终于来了,但医院还是没有立即动手术,而是等我和妹夫签完字,交了钱,一切手续都办好之后,十点钟才将我丈夫送进手术室,整整耽误了五六个小时。丈夫在医院治疗了两个月,这期间账是每天结算的,如果不交钱或拖欠药费,医院当天就会把药停掉。两个月后,我丈夫的脚还没恢复好,但医生却耍心机让我们出院,我不放心多次问医生,他都是那句话:“没事,可以出院,出院挂一下吊瓶就可以了。”我就听信了医生的话,去办了出院手续,结账时发现总账单跟之前每天的账单对不上,很多药根本就没用过,还有病人的护理费,上面写的一级护理更是没有的事,都是我们自己照顾,空调只开了5天却按一个月的钱收,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费用,算起来至少多算了一千多块。我看完单子就把这些情况跟肇事的司机说了(因是他付钱,当时看他人性还可以,家里也很贫穷),之后又去问医生,医生表态说会把多算的钱退回,可到最终也没退。丈夫出院后还是不能走路,隔一天就得去医院挂瓶,挂了半个月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又发炎了,我们不得不再次去找那个医生,他检查后说:“还要再切除掉一寸长才不会感染到里面去,如果再感染到里面,半条腿就都没有了。”听医生说得这么可怕我不敢耽延,立即让丈夫住进了医院,医院当天就要我们交4千块钱,可我家里已没钱了,前两年生小儿子被罚款1.2万元,实在拿不出钱来了,万般无奈只好到处借。当时我认为对方(司机)会出这些医药费,就去找他要,可他不认账,我便去问律师,律师说:“账结清了,出院就跟对方没关系了,如果没出院住一年他都得付。”可我们农村人哪知道这些啊,我上了医生的当了!后来又花了近一万块的医疗费(我们种菜人一年的收入也就一万左右),而医院却什么责任都不担,我们不仅要承担全部的费用,还要忍受再次手术带来的痛苦。当时有人建议我去告医院,我知道我没钱没势根本斗不过医院,只得“打落牙往肚里吞”自认倒霉。

接下来,为了赔偿问题,我们又用高价请了一个女律师,我们把情况全告诉她,她当即就说:“车主也承认全是他的责任,当时他开车时在打瞌睡,而且你的脚又伤得这么严重,是完全能赔20多万的。”我心里非常感激,还天真地认为她是我们用钱请来的,肯定会帮我们说话。可就在快开庭时她就与先前不一样了,尽帮对方说话,我们不知如何是好,就去问别人,别人就问我们:“你们有没有送钱给她?”我们说:“没有,我们已经付过工资了,怎么还要送钱?”他就说:“现在都是官官相护,都是要钱的。”此时我已没钱了,可为了打赢官司不得不去向人借了1000元送给律师,她一边说“这钱我不能要”,一边却把钱收下了,还假惺惺地说:“我先给你保管着。”之后她说话的态度就明显不一样了,说“尽量能多赔点,营养费、扶持费、儿子抚养费都多赔点,要是算起来也有17、18万”,我们什么都不懂,心想要能赔这些也可以了,还是感恩于她。接着她便带我们去见一个女法官,当时法官对我家的难处也深表“同情”,还说:“按法律规定至少能赔二十多万。”我丈夫看法官人还挺好的,就想请法官和律师吃饭答谢她们,当时两人都回绝了,我们心里非常感激她,心想遇到好人了,正如人说的“法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父母官”。但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现实给冲垮了,法官又告诉我:“你丈夫要多吃营养,像你们乡下自己家养的全方鸭、鸡、上排、猪脚……这些给他吃最好。”我听出她的意思了,第二天,就把家里养了一年的一只全方鸭还有其他一些土产做好送去给她。她又绕着弯对我说:“我在乡下也认识了一个朋友,我一去她家,她就做糯米给我吃,很好吃。”我一听,第二天又去店铺买了20斤糯米送去。这两次送东西,我还能通得过,心想:她若能帮我们公平合理地把官司判下来,送这些东西也不算啥。可到真正开庭那天,法官和律师又被车主收买了(后来车主跟我说的),她们俩尽为车主说话,最后判下来只赔偿十万元。我实在不服,粗算了一下最少也得赔二十万,单做假肢的钱就得12万,还有我丈夫、两个儿子的生活费等,一天按5元算,两项加起来就有20多万,其他的赔偿费还不算,法院根本就没有按法律规定的条款来判。我就对法官、律师说:“怎么赔也不止这些……”那女法官硬邦邦地回了一句“你可以上诉”,并一个劲地袒护车主,我就说:“不给可以,我要上告。”此时车主就很无奈地对我说:“其实我也去了不少钱,请保险公司吃饭、送红包,还有法官、律师同样也要请吃饭、送钱,这些都是向亲人借的,你如果再上诉,我也没地方借钱了,就只好去坐牢了……”听了他的一番话,我心软了下来,又想即使官司打赢了赔20万,也要被这些当官的吃掉,亲戚也劝我说上告要花更多的钱,还要有关系,而我既没钱又没势,在面对“法官吃完被告吃原告”这么一个邪恶社会里,只好放弃上告的念头签了字。法官见我们签了字就说:“明天钱就会打给你。”一个星期过去了,一分钱都没打来,我丈夫就去问法官,她答应帮我们问一下,可过了两天还是没钱。为了尽快拿到钱,我丈夫便答应法官到过年时送她一个猪脚,但东西没送到她手,她是不会搭理的,我再次给她送礼,她当天下午就把钱打来。我怒在心头口难开,心想:这些人太黑了,两边吃,简直就是一帮土匪。

在大红龙国家黑坑的事真是太多了。一次,我儿子耳朵摔了一个口子,我带他去医院包扎,护士看了一下便拿块纱布包住,随即就收了6元的手续费。接着轮到医生出招了,她假惺惺地说“要用美容线缝针,这样不会留下疤痕”,我问要多少钱,她说医疗费要1454元,我说:“就那一个洞要那么多钱,我还是到别的地方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她说:“到别的地方还要做CT,还要住院观察,算起来也差不多。”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只好就范。当时共缝了17针,只用了一根美容线,一根145元,可医院却收了290元,换两次药去了300块,还有很多手术根本就没做也照样算钱,最后一结账花了1754元,真是太黑了!另外有一个大姐,她女儿身上摔破了一点,仅缝了五针就去了500元,大姐说:“现在的医生真是土匪,心太黑了!”

自从丈夫的脚受伤致残后,一家的生活重担全都落在了我的肩上,无论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我都得起早贪黑地干活,苦不堪言。但神没有忘记我这个苦命人,2007年10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神话说:“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人根本没有自主权,多数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秽之地中,而且受着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来,受尽人间沧桑,受尽人间的苦难,而撒但将人都玩弄之后,便结束人的命运。所以人的一生尽是扑朔迷离……”“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还有上面的交通说:“世界没有真理、没有公义,太黑暗了,全是搞权术、搞势力,谁势力大,谁就掌权,谁就吃香,势力小,你就得被人踩在脚底下,就受欺压,没人管你,要打官司得凭钱,得凭人。你看看,世界上就是比势力,世界没有真理、没有公义,所以世界是黑暗的……”在神话的光照之下,我总算彻底看穿了大红龙的丑陋嘴脸,原来大红龙就是恶魔,自己在社会上之所以遭到司法、医院等政府部门无情的掠夺,享受不到公民该有的合法权益,就是因为大红龙在掌权,导致中国社会黑暗无比。大红龙上台已经几十年了,不但没给人民提供该有的生活保障,反而勒索、榨取、巧取豪夺,将人逼上绝路。回想这一次次与大红龙打交道的过程中,大红龙的确太黑暗、太邪恶了,事实上,大红龙国家从政府到地方,不管哪个部门,只会向人民榨取钱财,根本不为老百姓干一点实事,更不顾老百姓死活:法院本应依法办事,可它却依钱断案;医务人员本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可如今都成了趁火打劫的土匪。通过这一幕幕的残酷现实,我看见大红龙比土匪、强盗有过之而无不及,它们到处搜刮民脂民膏、仗势欺人,实属披着人皮的恶魔。老百姓在这样一个恶魔国家中生存,上哪寻找人生的乐趣,只能无奈地忍受着大红龙的宰割与蹂躏,可大红龙还厚着脸皮标榜自己是“廉洁奉公、秉公执法”“为人民服务”“人民的公仆”……这些谎言与欺骗虽然荒唐可笑,但我却被迷惑了大半辈子,被它卖了还为之歌功颂德。在神话的揭示之下,我明白了大红龙就是想利用谎言来欺骗民众,让人被它残害后还对它感恩戴德,真是阴险狡诈到了极处。

后来,我又通过吃喝神话明白了人是神造的,只有神对人的爱才是真实的爱,大红龙不会爱人,只会坑害人、吞吃人,于是,我坚定信心,要跟随全能神走人生的正道。感谢全能神,他不仅在神话上开启我,让我明白真理,也在实际生活中看顾我,为我排忧解难,我亲身体尝到神的爱是那么的实实在在。2008年,我丈夫的脚奇迹般地康复了,到了下半年就可以上班了,我心里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神的爱,是神对我的眷顾。神的爱坚固了我的信心,也激发了我为神花费还报神爱的心,当生活负担减轻后,我也有了更多尽本分的时间了。接着,神为了成全我,又摆设环境来加添我的信心,丈夫的另一条腿得了骨质增生,痛了两三天,到医院拍片后,医生说要动手术,一次五万多,而且还要动两次手术,当时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我就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哪,自从跟随了你,我已享受到你的爱无数,更看到了你的作为,我愿把一切交在你的手中,不管临到什么环境,我都要守住自己的本分,只愿你加给我信心。”祷告完,我心里想到了一段神话:“你该知道每一件事临到对你都是一次大的试炼,都是神需要你作见证的时候。你从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这些事临到就能看出你这个人到底爱不爱神,若爱神就能为神站住见证……”神话的开启让我明白了今天临到这事有神的美意,为要检验我有无真实的信心与爱心而摆设的。我明白神的心意后决心为神站住见证,只愿尽好本分来还报神的爱。奇妙得很,两天后,我丈夫的腿居然一点都不疼了,又去上班了,至今都没有再痛过。感谢神话语的引领,让我又一次战胜了撒但,得着了神的祝福。经过这事后,我对神更有信心了,对神主宰万有也更有认识了,也更会依靠神了。我由衷地感谢全能神对我的恩待和怜悯,不仅将我从黑暗的世界中拯救出来,让我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还赐给我宝贵的话语,让我靠着神话的带领健步走在人生的正道上。

亲爱的弟兄姊妹,大红龙统治之下遍地是黑坑,如今神来中华大陆作工就是为了拯救一班受其苦害至深的人,抚平人间的不平,为人伸冤,最终彻底结束这老恶魔的命运。可是大红龙不甘心失败,利用各种媒体攻击、毁谤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妄想破坏神拯救人的工作,不让人来到神面前蒙拯救而成为它的殉葬品与它一同被毁灭。今天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述说出来,就是为了撕破这魔鬼的丑恶嘴脸,让大家看清大红龙一点不差就是恶魔的再现,希望所有与我一样受尽人间沧桑、有理无处说的人能够醒悟过来,不要再被大红龙的谎言欺骗了,我们只有来到神的面前接受真理,才能享受真正的人生,因为只有神最爱人,只有神才是真正的公平、公义。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