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神末世是怎样结束撒但统治的黑暗时代的

相关神话语:

当子民都被作成,而且地上的国成为基督的国,那时也正是“七雷巨响”之时,现在正向那一步迈进,正向那一天“进攻”,这是神的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实现。但神口所说的都是神已作成的,足见世上的国已是空中楼阁摇摇欲坠,末日就在眼前了,大红龙就在神的话中倒下了。为了神计划的圆满成功,天使也下到人间开始尽自己的所能来满足神,道成肉身的神也亲自在交战之地与仇敌作战。道成的肉身所在之处正是仇敌灭亡之处,中国首先第一个被摧毁,被神的手灭没,神对它丝毫不留一点情面。子民越成熟证明大红龙越垮台,这是让人明显能看出来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敌灭亡的预兆,这是“较量”的一点解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十篇》

我话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将全地之气消除干净,将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我已动工,我要在大红龙居住之处着手我刑罚的起步工作。足见我的刑罚已向全宇倒下,大红龙以及各种污鬼必不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脱,因我在鉴察全地。当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时,即审判时代结束之时,我正式刑罚大红龙,我民必看见我对其公义的刑罚,必因我的公义而赞不绝口,必因我的公义而永远颂扬我的圣名,从而正式尽你们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赞美我,直到永远!

当审判时代达到顶峰之时,我并不仓促结束我的工作,而是结合刑罚时代的“证据”让所有的子民都看见,以便达到更好的果效。所谓的“证据”是我刑罚大红龙的手段,让子民都亲眼看见,从而更加认识我的性情。当子民享受我时,是大红龙“受刑罚”之时,让其民众起来反叛它,这是我的计划,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长大的好机会。……今天,我与人同步迈进刑罚时代,与人齐头并进,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即我将刑杖击落在人间,降在人类的悖逆之处。在人的眼中,似乎我的刑杖具有特异功能一般,凡是我的仇敌,刑杖便临到其身不轻易放过;凡是抵挡我的,刑杖便在其中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凡在我手中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本意“各尽其职”,不曾有违背我意的,不曾有变质的。因此,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人要反复无常,太阳要暗淡,月亮要漆黑,人不再有安居之日,地不再有安静之时,天不再冷静下去,不再静默,不再忍耐,万物都要重新“更换”,恢复“原貌”。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国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团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

今天的所有说话可以说都是预言以后的事的,是神对下一步工作的布置,神在教会当中的人身上的工作得差不多了,接着要以“烈怒”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正如神说的“我要让在地之人都承认我的所作所为,而且使我的作为在‘审判台’前得到证实,使我的作为在全地之人中都被公认,而且要屈服下来”。从这话当中看到了什么没有?神在下一部分的工作摘要就在这里。神首先让所有执掌“政权”的看家狗都心服口服,自己退出历史舞台,不再争夺地位,不再勾心斗角。这个工作必须得借着神在地兴起的各种灾荒,但神并不显现,因为那时的大红龙国仍是污秽之地,所以神并不显现,只以刑罚来出现,这是神的公义性情,谁也逃不掉。在这期间,凡在大红龙国家居住的都得遭灾,当然包括在地的“国度”(即教会),这时正是事实的临及,所以人人都得经历,谁也逃不掉,这是神命定好的。正因为有这一步工作,所以神说“现在正是大展宏图之际”。因为以后地之上没有教会,因为灾难的临及,所以人都顾头不顾尾,在灾难之中难以享受神,所以说让人在这大好的时光里尽情地爱神,以免错过机会。当这一步事实过去之后,神将大红龙彻底打败,子民为神作见证的工作也就完毕,之后神就开始下一步工作,将大红龙的国家彻底摧毁,最后将全宇之人倒钉十字架,之后毁灭全人类,这是以后的工作步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二篇》

所有一切的灾难陆续降下来,各国各方都起灾难,瘟疫、饥荒、水灾、旱灾、地震到处可见,这些已不是一处两处的地方,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结束的,而是蔓延地带越来越广,而且灾难越来越大,在这其间,各种虫灾也要陆续发起,人吃人的现象也要到处发生,这些都是我对万国万民的审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十五篇》

当神大发烈怒之时,整个世界因此而经受各种灾难,犹如火山崩裂一般。站在天空之上足可看见,在地之上各种灾害一日一日地逼近全人类。站在高处观望,地上犹如地震前的各种景象一般,火水到处窜动,岩浆到处流动,山在挪动,到处寒光闪闪,整个世界沉没在火之中,这正是神发烈怒时的景象,是神审判之时,凡属血气的都难逃脱。所以,不用国与国的争战、人与人的争战来毁灭全世界,而是让全世界“自觉地享受”在神刑罚的摇篮之中,谁也难以逃脱,一个一个地过关。在此之后,全宇之下重新闪现出神圣的光彩,全人类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而神在全宇之上安息,天天祝福着全人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十八篇》

当旧世界存在之时,我要向列国大发烈怒,颁布向全宇公开的行政,谁若触犯将遭到刑罚:

我面向全宇说话之际,所有的人都听见我音,即看见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为,违背我意的,就是说,以人的作为与我相对的,在我的刑罚中倒下;我要将天上的众星都重新更换,太阳、月亮因我而更换,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万物重新更换,因我的话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国都重新划分,要更换我的国,使在地的国永远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国,凡属在地的国都要被毁灭,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属魔鬼之人都被灭没;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烧之中倒下,即除了现在流中之人将全部化为灰烬;宗教之界将在我刑罚列民之时而不同程度地回归我国,因着我的作为而被征服,因为其都看到了“驾着白云的圣者”已来到;所有的人都各从其类,因着所作所为的区别而受各种刑罚,若是抵挡我的都灭亡,而在地所作所为不涉及我的,因着其表现而存在地上,受众子、子民的管辖;我要向万国万民显现,在地发表我亲口之声,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让所有的人都亲眼目睹。

随着我发声的加深,我也观察全宇之态,万物都因着我话而更新,天也在变,地也在变,人也在显露着原形,慢慢地,人都各从其类了,不知不觉中都归到其“家族”之中。我便因此而大大欢喜,在我无搅扰,我的大功不知不觉便成就了,不知不觉万物都变化了。我创世之时,将一切都各从其类,让所有的有形之物都归类,当我的经营计划即将结束之时,我要恢复创世之态,恢复所有的一切的本来面目,彻底变化,让所有的一切都归在我的计划之中,时候已到!我的计划之中的最后一步即将完成。污秽的旧世界啊!必在我的话中倒下!必因我的计划而归于乌有!万物啊!都在我话中而重得生命,有了“主宰者”!圣洁无污点的新世界啊!必在我的荣光之中重新得以复苏!锡安山哪!不要再静默不语,我已胜利归来!我在万物之中察看全地,地上的人又开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盼望。我民哪!怎能不在我的光中而复活呢?怎能不在我的引领之下而欢腾呢?地在欢呼,水在哗然欢笑!得以复活的以色列啊!怎能不因我的预定而自豪呢?谁曾哭泣呢?谁曾哀号呢?往日的以色列已不存在,今日的以色列在世界之上屹立起来,在所有的人心中站立起来,今日的以色列必因我民而得到生存之本!可恨的埃及啊!难道还与我抵挡吗?怎能因我的怜悯而趁机逃脱我的刑罚呢?怎能不在我的刑罚之中生存呢?凡我爱的必存到永远,凡抵挡我的必被我刑罚到永远,因我是妒忌人的神,对所有人的所有作为都不轻易放过,我要鉴察全地,以公义、以威严、以烈怒、以刑罚出现在世界的东方向万人显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六篇》

我的作工仅是六千年,我应许那恶者掌握整个人类也仅是六千年,所以,时候已到,我不愿再持续下去,也不愿再耽延时间,我要在末世大胜撒但,将我的全部荣耀都夺回,将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属我的灵魂都收回,使这些忧伤的灵魂脱离苦海,以便结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从此以后,我不会在地上再道成肉身,我的主宰万有的灵也不会在地上作工,我只是在地上重新造一个人类,是属圣洁的人类,也是我在地上的忠信的城邑。但是你们当晓得,我并不是将世界全部毁灭,也不是将人类全部毁灭,而是留下那剩余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彻底征服的爱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养众多,犹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样,使其在地得着我滋补众多的牛羊与所有的地上的丰富。这样的人类将与我永存,但并不是现在的这样污秽不堪的人类,而是已被我得着的所有人的集合这样的人类。这样的人类并没有撒但的破坏、搅扰与围攻,是我打败撒但以后在地唯一生存下来的人类,就是现今被征服得应许的人类。所以,末世被征服的人类也是存留下来的得永远福分的人类,是我打败撒但以后的唯一的证据,也是唯一的战利品。这些“战利品”都是从撒但权下被我拯救出来的,都是我六千年经营计划中唯一的结晶与硕果。他们来自各邦、各派,来自全宇之下的各方、各国,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言语、不同的风俗、不同的肤色,分布在全地之上的各邦、各派,以至于每个角落,最终又聚集在一起,组合成一个完整的人类,组合成一个没有撒但势力能达到的人的集合。那些没经我拯救、征服的人类都沉默海底,将我焚烧之火永远地加在他们身上。我要毁灭这个旧的肮脏到极处的人类,犹如我灭绝埃及众长子与头生的牛羊一般,将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门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记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赎敬拜我的人吗?这样的人不常有我的荣耀随着吗?那些没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上一篇: 2 败坏人类掌权给人类带来哪些危害、后果

下一篇: 1 神降下各种灾难的意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