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义

(1)律法时代神作工的目的与意义

相关神话语:

耶和华向以色列人作的工在人类当中立下了神在地的发源地,也是他所存在的圣地,他以以色列人为他作工的范围。起初他在以色列以外并没有作工,为了缩小工作范围,他选择了合适的人。以色列地是神造亚当、夏娃之地,耶和华取那地的尘土造的人,那地为耶和华在地作工的根据地,以色列民就是挪亚的后代,也是亚当的后代,是耶和华在地作工的奠基人。

当时,耶和华在以色列作工的意义、目的、步骤就是为了在全地开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为中心向外邦扩展,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则——以点带面,然后扩展,以至于达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开始的以色列人就是挪亚的后代,这些人只有耶和华的气息,也懂得吃穿住行,但并不知道耶和华是怎么样的一位神,也并不知道他对人的心意,更不知道人当怎样敬畏造物的主。是否有规条,是否有律例,是否有受造之物对造物主该尽的本分,亚当的后代并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做丈夫的应该出力流汗养家糊口,做妻子的应该顺服丈夫,为耶和华所造的人类传宗接代。就是说,像这样的只有耶和华气息、有耶和华生命的人并不知道怎样遵行神的法度,怎样满足造物的主,他们明白得太少。所以说,在他们的心中虽然没有弯曲诡诈,也很少有嫉妒纷争,但是他们对耶和华——造物的主并不认识也不了解。就这样的人的祖先只知道吃耶和华的、享受耶和华的,却不懂得敬畏耶和华,不懂得耶和华是他们当跪拜的,这怎么能称为受造之物呢?这样,“耶和华是造物的主”,“他造人类是为了彰显他、荣耀他、能够代表他”这话不就落空了吗?没有敬畏耶和华之心的人怎能成为耶和华荣耀的见证呢?怎能成为耶和华荣耀的彰显呢?那么耶和华所说的“我照着我的形像造了人类”这话不就成为撒但——那恶者所抓的把柄了吗?这话不就成了耶和华造人类羞辱的记号了吗?为了完成这步工作,耶和华造了人类之后,从亚当到挪亚,他并没有指示带领他们,而是从洪水灭世以后正式带领以色列人——挪亚的后代,也就是亚当的后代。他在以色列作工说话带领以色列所有的众百姓在以色列全地生活,以至于让人看见耶和华不仅能够吹给人气息让人有他的生命,从尘土中得复苏成为受造的人类,而且他能够焚烧人类、咒诅人类,用他的刑杖管理着人类,而且他又能带领人在地上生活,按照昼与夜的时间在人中间说话作工。他所作的工作只是为了让受造之物都明白,人本是来自于耶和华从地上捡起的尘土之中,而且是耶和华所造。不仅这样,他先在以色列作工更是为了让以色列以外的(其实并不是以色列以外的,而是从以色列人当中分出来的外邦与外族,但其祖先仍是亚当与夏娃)各邦各族能从以色列得着耶和华的福音,以便全宇之下的受造之物都能敬畏耶和华,尊耶和华为大。假如耶和华起始不在以色列作工,只是造了人类之后让人类在地上无忧无虑地生活,这样,就按人的肉体本性来说(本性即指人永远不知道人所看不着的东西,也就是不知道是耶和华造的人类,更不知道耶和华为什么造人类)永远不知道是耶和华造的人类,也永远不知道耶和华是万物的主。若耶和华把人类造完放在地上之后,耶和华便甩袖而去,却不在人中间带领人一段时间,那整个人类就归于乌有,甚至创造的天地万物与人类都将归于乌有,而且成了撒但践踏之地。这样,耶和华所盼望的“在地上就是他所造之物中间,能有他的立足之地,也就是圣地”这个愿望就破灭了。所以说,他造了人类之后,能在人类中间带领人生活,在人类中间向人说话,都是为了实现他的愿望,也是为了成就他的计划。他在以色列作工仅是为了成就他未创造万物以先所立的计划,因此,他先在以色列民中间作工与他创造万物并不相矛盾,都是为了他的经营,为了他的工作,为了他的荣耀,也为了他创造人类能有更深的意义。他在挪亚以后带领地上的人类生活了两千年,使人都明白了人该怎样敬畏耶和华——万物的主,也明白了人当怎样生活,人当怎样活着,更明白了当怎样为耶和华作见证、顺服他、敬畏他,以至于像大卫与他的众祭司一样来鼓乐赞美耶和华。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律法时代的工作》

在律法时代,以耶和华这个名作了带领人类的工作,在地上开展了第一步工作。作这步工作就是建造圣殿、建造祭坛,以律法来带领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间。带领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开展他工作的根据地,以此根据地来扩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从以色列开始往外扩展,以后的人逐渐都知道耶和华是神,是耶和华造了天地万物,是耶和华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借着以色列民往外扩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华在地上作工的第一个圣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这是律法时代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起初,在旧约律法时代带领人,就像带领小孩生活似的,起初的人类是从耶和华初生的人类,也就是以色列人,他们对如何敬畏神、如何在地上生活这些都不明白。也就是说,耶和华造了人类,就是造了亚当、夏娃,但并没有给他们造能明白如何敬畏耶和华、如何在地上遵行耶和华的法度的器官,若没有耶和华直接的带领,无人能直接知道,因人起初就没有这个器官。人就知道耶和华是神,但究竟如何敬畏他,人当怎样行才是敬畏耶和华,当存什么样的心才是敬畏耶和华,当为耶和华献什么才是敬畏耶和华,对这些人都一概不知。人就知道享受耶和华造的万物中的可享受之物,人究竟在地上有怎样的生活才称得上是受造之物,对这些人也都一概不知。就这样的人类,若没有人指引,没有人亲自带领他们,就永远没有人类正规的生活,只能让撒但偷着掳去。耶和华造了人类,就是人类的祖先夏娃、亚当,但他并没有赐给他们更多的聪明、智慧,他们虽然已经生活在地上,但他们几乎什么也不懂。这样,耶和华造人类的工作才刚刚完成一半,并没有全部完成,他只将泥捏成人的样式,而且也有了他的气息,但并没有赐给人足够的敬畏他的心志。起初,人并没有敬畏他的心,也没有惧怕他的心,只知道听他的话,并不知道人在地上生活的常识与人生活的正常规律。所以说,耶和华虽然造了男、造了女,完成了七天的工程,但他并没有将人完全造成,因人只有外壳,却并没有做人的实际,人就知道是耶和华造了人类,但人并不知道当如何遵守他的话,遵守他的法度。所以,在有了人类之后,耶和华的工作并没有完成,他还必须得将人类彻底带领到他的面前,使人都会在地上群居,都会敬畏他,让人类在地上,也就是在他带领之后能进入正常的人类生活的正轨中,这样,以耶和华这个名为主的工作才全部结束,就是耶和华的创世工作才全部告终。所以,他既造了人类,他就得带领人类在地上生活几千年,让人都会遵守他的律例、他的法度,让人类在地上都有了正常人类的一切活动,此时,耶和华的工作才全部结束。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当神开始他的经营计划正式作工作的时候,他为人制定了好多的条例让人来守。这些条例就是为了让人在地上有一个正常的人类生活,这个正常的人类生活离不开神,离不开神的带领。神先告诉人如何造神的祭坛,如何设立他的祭坛,然后告诉人怎么献祭,又规定人如何生活,在生活当中注意哪些、守住哪些,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神为人规定得面面俱到,用这些规条、这些条例、这些原则来规范人的行为,带领人的生活,带领人走入神的律法之中,带领人来到神的祭坛前,带领人有秩序、有规律、有节制地生活在神为人造的万物其间。神先用这些简单的条例与原则给人制定一些范围,好让人在地上有一个正常的敬拜神的生活,有正常的人类生活,这就是神开始他六千年经营计划的一些具体内容。这些条例、规定囊括内容很广泛,是神在律法时代带领人类的具体项目,它是在律法时代以先的人所必须接受、必须遵守的,是神在律法时代所作工作的记录,也是神带领全人类、引领全人类的实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当耶和华没作两千年工作以先,人什么都不知道,几乎都堕落下去,以至于达到洪水灭世以前人都淫乱败坏,心里根本没有耶和华,更不存有耶和华的道。他们从来不明白耶和华要作什么工作,他们没有理智,更没见识,只是像一个喘着气的机器一样,对人、对神、对万物、对生命等等这些他们一律不知。在地上他们作了许多毒蛇引诱的工作,说了许多触犯耶和华的话,但是因着他们的无知,耶和华并没有刑罚他们,也没有管教他们,只是在洪水灭世之后,就是挪亚六百零一岁以后,耶和华正式向挪亚显现,带领挪亚和他的家里人,就是带领这在洪水以后所存留下来的飞禽走兽与挪亚及其子孙后代,直到律法时代结束,共两千五百年。他在以色列作工也就是正式作工一共两千年,在以色列与以色列以外同时作工共是五百年,合起来一共是两千五百年。在这期间,他告诉以色列人事奉耶和华当建圣殿、当穿祭司袍,而且是从凌晨光着脚走入圣殿,免得他们的鞋玷污耶和华的圣殿,以至于有火从殿顶上降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烧死。他们都尽上自己的本分顺服耶和华的安排,在圣殿里祈祷耶和华,得着耶和华的启示,就是在耶和华说话之后,再带领众百姓,使众百姓知道当敬畏耶和华——他们的神。耶和华还告诉他们,当建造圣殿、建造祭坛,在耶和华的时候,就是耶和华的逾越节备有初生的牛犊、羔羊献在祭坛上来事奉耶和华,以便来约束他们,让他们对耶和华有敬畏的心,借着他们守这律法来衡量他们对耶和华是否忠心。耶和华还为他们定了安息日,就是他创造万物的第七日为安息日,定安息日以后的头一日为首日,是他们赞美耶和华、为耶和华献祭、为耶和华鼓乐弹琴的日子,当这一日,耶和华把祭司们都召集来,把祭坛上的祭物分给众百姓吃,让他们享受耶和华祭坛上的祭物,而且耶和华说他们是有福的,是与他有份的,是他的选民(这也就是耶和华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所以至今以色列的众百姓还说耶和华只是他们的神,并不是外邦人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律法时代的工作》

在律法时代,耶和华定了许多诫命,让摩西颁布给那些跟随他出埃及地的以色列民,这诫命在当时是耶和华赐给以色列民的,与埃及人并无关系,是为了约束以色列人的,以诫命来要求他们,是否守安息日,是否孝敬父母,是否拜偶像,等等,以这些为原则被定为罪或被称为义。在他们中间或者有耶和华的火临到他们,或者被石头砸死,或者得着耶和华的祝福,都是根据人是否守住这些诫命。人若没守安息日就被别人用石头砸死,若有祭司没守住安息日,就有耶和华的火临到他。人若不孝敬父母也被别人用石头砸死,这都是耶和华可称许的。耶和华定诫命、律法都是为了在他带领人生活期间能让人听他的话,顺服他的话,不至于悖逆他,以这些律法来控制住这些初生的人类,以便为以后的工作打下基础。所以,根据耶和华所作的工作称第一个时代为律法的时代。虽然耶和华说了许多话,作了许多工作,但是他只是从正面来带领人,带领这些无知的人学会做人、学会生活、明白耶和华的道,他所作的工作多数都是让人能够守住他的道,遵行他的律法,是在经败坏很浅的人身上作工,谈不到什么变化性情,也谈不到什么生命长进,只是借着守律法来将人约束,将人控制。对当时的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只是在圣殿里的神,也是在天上的神,是云柱,也是火柱。耶和华让他们所做的仅仅是今天之人所认为的律法、诫命,甚至可以说是规条,因为耶和华所作的并不是为了变化他们,而是将更多的、人该装备的东西赐给人,亲口告诉给人,因为人被造以后对人该具备的人根本没有。这样,耶和华就把人在地上生活所该有的赐给了他们,使经过耶和华所带领的人类超过了人类的祖先——夏娃与亚当,因为耶和华赐给他们的超过了起初赐给夏娃与亚当的。不管怎么样,耶和华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只能成为人的带领,让人承认造物的主,但并不是征服,也不是变化,仅仅是带领,这就是律法时代的全部工作,是耶和华在以色列全地所作的工作背景、内幕、实质,也是六千年的起始工作——将人都控制在耶和华的手中,这样,就产生了六千年经营计划的更多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律法时代的工作》

(2)恩典时代神作工的目的与意义

相关神话语:

耶稣代表恩典时代的所有工作,他道成肉身,钉了十字架,也开始了恩典时代,他是来钉十字架完成救赎工作的,也是结束律法时代开始恩典时代的,所以称他为“大元帅”“赎罪祭”“救赎主”。因此耶稣作的工作与耶和华作的工作内容并不相同,但原则是相同的。耶和华开始了律法时代,建造了在地作工的根据地,即发源地,也颁布了律法、诫命,这是他作的两项工作,是代表律法时代的。耶稣在恩典时代作的工作没有颁布律法,而是成全了律法,以这个方式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长达两千年的律法时代,他是来开始恩典时代的,是开路的先锋,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还是救赎。所以,他作的工作也是分为两项,开辟新时代,钉十字架完成赎罪的工作,之后离人而去,从此便结束了律法时代,开始了恩典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在恩典时代,耶稣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爱、怜悯、包容、忍耐、谦卑、爱心、宽容,他来作这么多工作就是为了救赎人类。他的性情是怜悯、慈爱,就按照他的怜悯慈爱,他务必得为人钉十字架,以此来说明神爱人如己,以至于将自己全部献出来。在恩典时代,神的名就叫耶稣,也就是说,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怜悯慈爱的神。神与人同在,他的爱、他的怜悯、他的拯救伴随着每一个人,人只有接受耶稣的名,接受耶稣的同在,才能得着平安喜乐,才能得着他的祝福,得着他极大极多的恩典,得着他的拯救。借着耶稣钉十字架,凡是跟随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时代,“耶稣”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时代的工作是以耶稣这个名为主的工作。在恩典时代,神就叫耶稣,他在旧约圣经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钉十字架来结束的,这是他的全部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耶稣作的工作是按着当时那个时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着他的工作,他是来救赎人类、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带来的全部性情是谦卑、忍耐、爱心、敬虔、包容与怜悯慈爱,给人带来的是丰丰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应有尽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尽都是平安喜乐与耶稣的宽容、耶稣的爱心,还有他的怜悯与慈爱。当时人所接触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里平安踏实,灵里得安慰,以救主耶稣为依靠,他们能得到这些都是与他们所处的时代有关系。在恩典时代,人已经经受了撒但的败坏,要想作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必须得有丰丰富富的恩典,有不计其数的包容与忍耐,更得有能够足以赦免人罪过的赎罪祭,以便达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时代的人所看到的仅仅是我赦免人罪过的赎罪祭,即耶稣,他们只知道神能怜悯人、能包容人,他们所看到的仅仅是耶稣的怜悯与慈爱,这些都是因为他们生在恩典时代。所以,在他们未经救赎以先,必须享受耶稣赐给他们的许许多多的恩典,这样对他们才有益处,使他们因着享受恩典罪得赦免,也因着他们享受耶稣赐给他们的包容忍耐而得着赎罪的机会。因着耶稣的包容忍耐人才有资格罪得赦免,享受耶稣赐给他们的丰丰富富的恩典,就如耶稣所说的:我来了不是救赎义人,乃是救赎罪人,让罪人的罪得赦免。如果耶稣道成肉身带来的性情是审判与咒诅,而且从来不容人触犯,那样人就永远没有机会被救赎,人永远属于罪,这样六千年经营计划只能停止在律法时代,以至于律法时代持续六千年,人的罪只能越来越多、越来越深,造人类的全部意义就归于乌有,人只能在律法之下事奉耶和华,但人类的罪过却超过了起初所造的人类。耶稣越爱人类,赦免人的罪,带给人足够的怜悯慈爱,人就越有资格被耶稣拯救,称为耶稣用重价买回来的迷失的小羊,撒但对此工作也无从插手,因为耶稣对待跟随他的人就如慈母对待她怀里的婴儿一样,对他们不发怒,也不厌憎,而是充满了抚慰之心,他在他们中间从来不大发烈怒,他包容他们的罪过,不看他们的愚昧与无知,以至于他说“要饶恕人七十个七次”,以至于别人的心被他的心感化了,这样人才因着包容而罪得赦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耶稣道成肉身虽然毫无情感,但是他对他的门徒总是给予安慰、供应、帮助与扶持,他作了多少工作,受了多少苦,对人他从不提出过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忍耐包容人的罪过,以至于恩典时代的人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可爱的救主耶稣”。当时在人来看,也就是所有人所看到的耶稣的所有所是是怜悯与慈爱,他从来不记念人的过犯,不因着人的过犯而待人。因着时代的不同,他常常赐给人丰富的饮食让人得以饱足,他恩待跟随他的所有的众百姓,给他们医病、赶鬼,让死人从死里复活,为了让人能够相信他,看见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出于真诚、恳切,甚至他将腐烂的尸体拯救过来,让人看见就是死人在他手里也得以复活。他一直这样在人中间默默地忍耐着,作着他的救赎工作,就是在他未钉十字架以先他已经担当了人的罪,他已经成了人的赎罪祭。为了救赎人类,他在未上十字架以先已经开辟了十字架的道路,最终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十字架牺牲他自己,他将自己的全部怜悯、慈爱与圣洁赐给了人类。他对人是一味地宽容,从不报复,而是赦免人的罪过,教训人都当悔改,也让人都应该有忍耐、包容、爱心,走他所走的路,为十字架而牺牲。他爱弟兄姊妹超过了爱马利亚,他作的工作都是以医治人、给人赶鬼为原则,这些工作都是为了他的救赎。无论走到哪里,凡是跟随他的人他都恩待他们,让穷人得以富足,让瘫子得以行走,让瞎子得以看见,让聋子得以听见,以至于他召集那些最低贱的穷乏人也就是罪人来与他同坐席,他从不嫌弃他们,而是一直忍耐,以至于他说:当牧人将一百只羊中的一只羊丢失之后,他会撇下其余的九十九只,而寻找迷失的那只羊,既寻见了他必大大欢喜。他爱跟随他的人就如母羊疼爱小羊羔一样,这些人虽然愚昧无知,在他的眼中都是罪人,而且也是社会最下层低贱的人,但是他却把这些罪人——别人所瞧不起的人看为眼中的瞳人,既看中他们就为他们舍命,又如羔羊被献在祭坛上一样,他在他们中间似乎只是他们的仆人,任他们使用、宰杀,毫无条件地顺服。他对跟随他的人是可爱的救主耶稣,对于那些站在高台上教训人的法利赛人来说,他却并不是怜悯慈爱,而是厌憎反感。他在法利赛人中间的工作并不很多,只有偶尔的教训与斥责,在他们中间不作救赎的工作,也不行神迹奇事。他的怜悯慈爱都赐给了跟随他的人,为这些罪人忍耐到了路终,被钉在十字架上,忍受了一切羞辱,才将整个人类完全救赎了回来,这是他的全部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没有耶稣的救赎,人一直活在罪中,人便都成了罪的子孙,成了鬼的后代,这样下去,全地之上就成了撒但的寄居之地,也成了撒但的生存之地。但作救赎工作必须得向人施下怜悯慈爱,人才能因此得着赦免,最终才有资格被作成、被完全得着,若没有这步工作,六千年经营计划就没法开展,假如耶稣不钉十字架,只给人医病赶鬼,人的罪仍然不能得着完全的赦免。他来在地上作了三年半的工作,只完成救赎工作的一半,再借着钉十字架成为罪身的形像交给那恶者,完成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掌握了人类的命运,只有将他交在撒但的手中之后,才把人类赎回来。他在世上受了三十三年半的苦,讥笑、毁谤、弃绝,甚至无有枕头之地、无有安息之所,之后又钉在十字架上,将全人——一个圣洁的、无辜的肉身钉在十字架上,受尽了所有的苦。那些执政掌权的都戏弄他、鞭打他,甚至兵丁吐唾沫在他脸上,他仍然一言不发,忍耐到最终,无条件地顺服至死,将人类全部都救赎了回来,从此他才得享安息。他所作的工作只代表恩典时代,不代表律法时代,也不能代替末世的工作,这是在恩典时代耶稣所作的工作的实质,是人类经历的第二个时代——救赎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3)国度时代神作工的目的与意义

相关神话语:

耶稣来在人间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这次道成肉身结束了恩典时代带来了国度时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带入国度时代之中,而且能亲自接受神的带领。耶稣来在人中间作了许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赎罪祭,并未将人的败坏性情都脱去。要将人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完全拯救出来,不仅需要耶稣作赎罪祭来担当人的罪,而且还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将人被撒但败坏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后,神又重返肉身带领人进入新的时代,开始了刑罚审判的工作,这工作将人类带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顺服在他权下的人将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人未经救赎以前,已有许多撒但的毒素种到人里面了,人经过撒但败坏几千年,里面已经有抵挡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赎出来之后,只不过被赎回来了,就是用重价将人买回来了,但人里面的毒性并没有去掉,就这样的污秽的人还得经过变化才有资格事奉神。借着这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使人对自己里面污秽败坏的实质完全认识到,而且能够完全变化,成为被洁净的人,这样,人才有资格归到神的宝座前。今天所作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让人能够得洁净,让人能够有变化,借着话语的审判刑罚,借着熬炼,脱去败坏得着洁净。这步工作与其说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说是洁净的工作。实际上,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着是借着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借着话语熬炼、审判、揭示,把人心里所存的那些杂质、观念、存心或者个人的盼望都给显明出来了。人虽然都经过了救赎,人的罪都得着了赦免,这只能说神不记念人的过犯,不按着人的过犯来对待人,但人活在肉体之中没有脱离罪,只能是继续犯罪,不断地显露撒但的败坏性情,这就是人所过的不断地犯罪也不断地得着赦免的生活。多数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认罪,这样,即使赎罪祭对人来说永远有效,也不能将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还有败坏性情,就如当人知道自己是摩押后代时就发怨言了,也不追求生命了,完全消极了,这不是人还不能完全顺服在神的权下吗?这不正是撒但的败坏性情吗?当没让你受刑罚的时候,你的手比谁举得都高,甚至比耶稣的手举得都高,还大声喊着要作神的爱子!做神的知己!我们宁死也不屈服撒但!背叛老撒但!背叛大红龙!让大红龙彻底垮台!让神把我们作成!比谁喊得都高,结果来了一个刑罚时代,人的败坏性情就又显露出来了,人也不喊了,也没有心志了,这就是人的败坏,是比罪更深的、撒但种到人里面的、根深蒂固的东西。人的罪不容易发现,就人这些根深蒂固的本性人就没法发现,非得借着话语的审判来达到果效,这样,人才能从此起头逐步达到变化。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末了的工作就是说话,借着说话人就能达到很大的变化。现在这些人接受这些话语之后所得着的变化,就比恩典时代人接受那些神迹奇事之后所得的变化大得多。因为在恩典时代按手祷告鬼就从人身上出去了,但人里面那些败坏性情依旧存在,人的病是得着医治了,人的罪是得着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样才能脱去里面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工作在人身上还没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没有除去,仍在人的里面存在。人的罪是借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赦免的,并不是人的里面就没有罪了。人犯罪能借着赎罪祭而得着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脱去,使人的罪性能够有所变化,对这个问题人没法解决。人的罪是得着了赦免,这是因着神钉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旧活在老旧的撒但败坏性情之中,这样,就得把人从撒但的败坏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来,让人的罪性完全脱去,而且不再发展,使人的性情都能达到变化。这就需要让人明白生命长进的路,让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变化的途径,而且让人都按着这路去实行,达到人的性情逐渐变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让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让人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让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达到人能完全从罪中出来,这样,人才得着了完全的救恩。当耶稣作工时,人对耶稣的认识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认为他是大卫的子孙,说他是大先知,说他是赎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凭着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见,死人也能复活了,但就人里面根深蒂固的撒但败坏性情人发现不了,也不知怎么脱去。人得着了许多恩典,就如肉体的平安、喜乐,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医治,等等这些恩典,其余就是人的善行与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着便是合格的信徒,这样的信徒在死后才能进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认罪、犯罪认罪,并没有性情变化的路,恩典时代人就是这种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吗?没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后,还有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这步就是借着话语来洁净人,来达到让人有路可行,这步若再赶鬼那就没有果效、没有意义了,因为人的罪性不能脱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这个基础上。借着赎罪祭人已经罪得赦免了,因为十字架的工作已经结束,神已胜过撒但,但是人的败坏性情还在人里面存在,人还能犯罪抵挡神,神并没有得着人类。所以,这步工作用话语来揭示人的败坏性情,让人按着合适的路去实行。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义,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为现在是话语直接供应人的生命,让人的性情能够彻底更新,是一步更彻底的工作,所以说,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彻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经营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末世的工作是各从其类的工作,是神经营计划结束的工作,因为时候已经近了,神的日子已经来到了。神将所有进入他国中的人,也就是对他忠心到最终的人都带入了神自己的时代。但在神自己的时代并未来到之时,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视察人的行为,不是打听人的生活,而是审判人的悖逆,因为神要洁净所有来到他宝座前的人。凡是跟随神的脚踪走到今天的人则都是来到神宝座前的人,既是这样,那每一个接受神最后作工的人都是神洁净的对象。也就是说,每一个接受神最后作工的人都是神审判的对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末世基督是用诸多方面的真理来教训人,来揭露人的本质,解剖人的言语行为,这些言语中都包含着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对神如何顺服,对神如何忠心,人当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这些言语都是针对人的本质,针对人的败坏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绝神的言语更是针对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针对人本是神的敌势力而言的。神作审判的工作不是三言两语就道尽人的本性的,而是来作长期的揭露、对付、修理,这各种方式的揭露、对付与修理并不是用一般的语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没有的真理来代替,这样的方式才叫审判,这样的审判才能将人折服,才能使人对神心服口服,而且对神有真正的认识。审判工作带来的是人对神本来面目的了解,带来的是人对悖逆真相的认识。审判工作使人对神的心意明白了许多,对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许多,对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许多,而且也使人认识了、知道了人的败坏实质、败坏根源,也使人发现了人的丑恶嘴脸。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审判工作带来的,因为审判工作的实质其实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开的工作。这工作就是神作的审判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神作审判的工作、作刑罚的工作都是为了达到让人对他有认识,都是为了他的见证而作的。他若不借着审判人的败坏性情,人就不可能认识他的公义不可触犯的性情,也不能对神从旧的认识中转到新的认识之中。为了他的见证,为了他的经营,他将他的全部都公布于众,从而让人因着他的公开显现而达到认识他,性情有变化,达到为他作响亮的见证。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种作工之中达到变化的,人若没有性情的变化就不能达到见证神,不能达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变化就标志着人已脱离了撒但的捆绑,脱离了黑暗的权势,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标本,真正成了神的见证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来在地上作工,他对人的要求就是让人达到认识他、顺服他、见证他,认识的是他的实际正常的作工,顺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观念的说话与作工,见证他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见证他征服人的所有作为。见证神的人务必得对神有认识,这样的见证才准确、实际,这样的见证才能羞辱撒但。神是借着经历他审判、刑罚,经历他对付、修理而认识他的人作他的见证,他是借着被撒但败坏的人见证他,他是借着性情变化得着他祝福的人见证他。他并不需要人对他口头的赞美,也不需不经他拯救的撒但的种类赞美他、见证他。认识神的人才有资格见证神,性情变化的人才能有资格见证神,神不会让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在国度时代神用话语来开辟时代,用话语来改变作工方式,用话语来作整个时代的工作,这是话语时代神作工的原则。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说话,使人真正看见了话在肉身显现的神,看见了神的智慧与奇妙。这样作工是为了更好地达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这才是话语时代用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借着话语认识神的作工、认识神的性情、认识人的本质、认识人该进入的,借着话语成全了神在话语时代要作的一切工作,借着话语显明人、淘汰人,也借着话语来试炼人。人都看见了话、听见了话也认识了话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爱人、拯救人的心。“话语”这个词虽然普通而且简单,但从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说出的话却震动地宇,改变了人的心,改变了人的观念、人的旧性情,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旧貌。历代以来只有今天的神才这样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说话,如此来拯救人,人便从此活在了话语的引导之下,活在了话语的牧养供应之中,人都活在了话语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话的咒诅、神话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话语的审判、刑罚之中。这些话、这些作工都是为了拯救人,都是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为了改变旧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话来创世,以话来带领全宇之人,又以话来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终以话来结束整个旧世界,这才完成了整个经营计划的全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末世神主要是用话语来成全人,他不是用神迹奇事来压制人,使人信服,这不能显明神的大能,如果只显神迹奇事就不能显明神的实际,就不能成全人。神不是用神迹奇事来成全人,乃是用话语来浇灌人、牧养人,之后达到让人百依百顺,使人认识神,这是神作工说话的目的。神不用显神迹奇事的方式来成全人,乃是用话语来成全人,用多种作工方式来成全人,话语熬炼也好、对付修理也好、供应也好,用多种不同角度的说话来成全人,使人对神的作工更有认识,对神的智慧、奇妙更有认识。……以前说过,从东方得着一班得胜者,是从大患难里出来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这些被得着的人曾经过审判、刑罚,经过对付、修理,而且经过百般的熬炼,才有了真实的顺服,这些人的信不是渺茫而是实际,没看见什么神迹奇事,也没看见过什么异能,谈不出多高的字句道理来,谈不出多高的看见,而是有实际,有神的话语,有对神实际的真实认识。这样的一班人不更能显明神的大能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话语成就一切》

为什么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为了显明各类人的结局吗?不就是为了让人都能在刑罚、审判的征服工作中显出原形之后而各从其类吗?与其说是征服人类,倒不如说是显明各类人的结局,就是审判人的罪之后来显明各类的人,从而以此来定人是恶或义。征服工作之后便是赏善罚恶的工作,完全顺服的人即彻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扩展全宇的工作中,没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灾祸临到。这样,人便各从其类了,恶人归于恶,再没有日头光照,义人归于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远的光中。万物的结局都近了,人的结局也都显在眼前了,万物都要各从其类,人怎么能逃脱各从其类之苦呢?显明各类人的结局是在万物的结局近了的时候而显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从现在的工作开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显明的。显明所有人类的结局是在审判台前,是在刑罚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末了的征服是为了拯救,也是为了显明人的结局,以审判来揭示人的堕落,从而让人悔改,让人奋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为了唤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审判来显明人里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摆脱这些败坏,这样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这就是征服的意义,是为了拯救,也是为了显明结局,好的结局、坏的结局都是因着征服工作来显明的。人得着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诅,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显明的。

末世就是以征服来让万物都各从其类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审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这样作,人怎能各从其类呢?在你们中间作的各从其类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从其类工作的开端,在这以后,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从其类,都得归服在审判台前来接受审判。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这刑罚、审判之苦的,也没有一人、一物不是各从其类的,人都分门别类,因为万物的结局都近了,整个天地都到了结束的时候了,人怎么能逃脱人生存的结束之日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末了一步将人征服就是与撒但争战的最后一步工作,也就是将人从撒但的权下彻底拯救出来的工作。征服人的内涵之意就是将被撒但败坏的撒但的化身征服之后归向造物的主,从而背叛撒但,完全归向神,这样人就彻底蒙拯救了。所以,征服工作也就是与撒但争战的结尾的工作,是打败撒但的最后一步经营。若没有这一步工作,最终也不能将人完全拯救出来,也就不能将撒但彻底打败,人类永远不能进入美好的归宿之中,永远不能摆脱撒但的权势。所以说,与撒但的争战不结束,拯救人的工作也就不结束,因为经营工作的核心就是为了拯救全人类。最起初的人类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着撒但的引诱、败坏,人都被撒但捆绑落在了恶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经营工作中被打败的对象,因着它占有了人,而人又是整个经营的本钱,这样,要拯救人就得从撒但手里把人夺回来,也就是把被撒但掳去的人再重新夺回来,这就借着改变人的旧性让人恢复人原有的理智来打败撒但,这样就可把被掳去的人从撒但手里夺回来。人若脱离撒但的权势与捆绑,撒但就蒙羞了,最终,人被夺了回来,撒但也被打败。因着人脱离了撒但的黑暗权势,人成了所有争战的战利品,而撒但却成了争战结束后被惩罚的对象,这就结束了全部拯救人类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在末世的审判、刑罚工作中,即在最后的洁净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与神一同进入最后的安息中的,所以进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经过最后一步洁净的工作才达到脱离撒但的权势而被神得着的,这些最后被得着的人将进入最后的安息之中。刑罚、审判的工作其实质就是为了洁净人类,为了最后的安息之日,否则,全人类就不能各从其类,不能进入安息之中,这个工作是人类进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径。洁净的工作才把人类的不义都洁净了,刑罚、审判的工作才把人类中那些悖逆的东西都揭示出来,从而将可挽救与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来,将可存留与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来。工作结束之时,可存留的人都蒙洁净将进入人类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类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将进入人类的安息之日中与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经刑罚、审判之后彻底显露出原形,之后都被毁灭与撒但一样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后的人类中就不再存有这类人,这类人并没资格进入最后的安息之地,也并没有资格进入神与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们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恶者,并不是义人。他们曾经过救赎,又经审判、刑罚,他们也曾经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们还是因着自己的恶、因着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毁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人类之中。不管是死去的人的灵魂还是活在肉体中的人,凡是作恶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将在圣洁的人类进入安息之中时被全部毁灭。这些作恶的灵魂与作恶的人或义人的灵魂与行义的人,不论是哪一个时代的,总之,凡是恶者都被毁灭,凡是义人就都将存活下来。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灵魂并不完全是根据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据是否抵挡神、是否悖逆神而确定。在上一个时代的人若是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是被惩罚的对象,若在本时代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也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根据善与恶来划分各类人,并不是根据时代来划分。将人善恶划分开来并不当即就惩罚或赏赐,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后才作罚恶赏善的工作。其实,自从作人类的工作以来就开始用善与恶来划分人类了,只不过在工作结束之时才赏赐义人、惩罚恶人,并不是在末了结束工作时才将恶人或义人划分开,之后就紧接着作罚恶赏善的工作。最终的罚恶、赏善的工作完全是为了彻底洁净全人类,以便将完全圣洁的人类带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这步工作是最关键的工作,是整个经营工作中最后的一步。若不将恶者都毁灭而是将其存留下来,那全人类仍然不能进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将全人类带入更美好的境地中,这样的工作并不是完全结束的工作,当工作结束之时全人类都完全圣洁了,这样,神才能安安稳稳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上一篇: 1 神经营人类的三步作工的宗旨

下一篇: 3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之间的关系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