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怎样认识神末世审判工作的意义

相关神话语:

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不管什么人他都爱、都包容,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今天审判你们、刑罚你们,也定你们的罪,但你该知道定罪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定罪、咒诅、审判、刑罚都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这都是为了你的性情能变化,更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的身价,让你看见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义,都是按照他的性情来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计划去作工,他是爱人、拯救人,而且是审判、刑罚人的公义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这个人败坏、悖逆,却不知道神要借着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审判与刑罚来显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这些就没法经历,更没法走下去。神来了不是击杀,不是毁灭,而是审判、咒诅、刑罚与拯救。在六千年经营计划未结束以先,也就是在未显明各类人的结局以先,神来在地上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都是为了将爱他的人彻底作成,归服在他的权下。神无论怎么拯救人,都是借着让人脱离撒但的旧性,即让人追求生命来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该具备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爱,但神的爱就不能是刑罚、审判与咒诅,拯救务必得有怜悯、慈爱,更得有安慰之语,有神所赐的无穷的祝福。人都认为,神拯救人是借着神给人的祝福、给人的恩典来感动人,让人的心都给神,从而将人拯救出来,即感动人就是拯救人,这样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赐给人百倍,人才能归服在神的名下,从而为神争气、增光,这都不是神对全人类的心意。神来在地上作工作一点不假就是为了拯救败坏的人类,否则他决不会亲自来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尽他的怜悯慈爱,以至于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撒但来换取全人类,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们是末了各从其类的时候,拯救你们的方式不是怜悯慈爱,而是以刑罚、审判来更彻底地拯救人类。所以,你们接受的尽是刑罚、审判与无情的击打,但你们该知道,在这无情的击打里并没有一丝的惩罚,无论话语怎么严厉,临到你们的只是几句在你们来看没有一点人情味道的话语,无论我的怒气有多大,临到你们的仍是教训之语,并无一点意思要伤害你们,也并无意思要将你们治于死地,这不都是事实吗?你们知道,现在无论是公义的审判,还是无情的熬炼与刑罚,都是为了拯救,不管现在是要各从其类,还是要显明各类人,所有的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那些真心爱神的人。公义的审判是为了洁净人,无情的熬炼是为了洁净人,严厉之语或责打都是为了洁净,都是为了拯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今天我所说的话就是为了审判人的罪,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人的弯曲诡诈,人的言行举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东西都得经过审判,人的悖逆被定为罪。就是围绕审判的原则来说话,借着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丑相来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圣洁就是他的公义性情的代表,他的圣洁其实也就是他的公义性情。今天说话的这些背景,都是借着你们的败坏性情来说话、审判,作征服的工作,这才是实际的工作,这才能完全衬托出神的圣洁来。如果说你没有一点败坏性情,神就不审判你了,也不让你看见他的公义性情,你有败坏性情,神就不放过你,借此显出了他的圣洁。如果人的污秽太多,悖逆太大,他看见了也不说话,也不审判你,也不因着你的不义而刑罚你,证明他就不是神,因他根本不恨恶罪,而是与人同污秽的。今天我审判你是因着你的污秽而审判你,今天刑罚你是因着你的败坏、你的悖逆,并不是在你们中间大显威风或故意欺压你们,而是你们这生在污秽之地的人沾染的污秽太多了。你们简直是失去了人格,失去了人性,与其他生在最肮脏的地方的猪类一样,就是因着你们的这些才审判你们,对你们施下烈怒。正因为这些审判才让你们看见神是公义的神,神是圣洁的神;正因为他的圣洁、正因为他的公义他才对你们审判,才对你们施下烈怒;正因为他看见人的悖逆能显露出他的公义性情,看见人的污秽能显露出他的圣洁,才足可说明他就是圣洁无污点的但又生活在污秽之地的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

神作审判的工作、作刑罚的工作都是为了达到让人对他有认识,都是为了他的见证而作的。他若不借着审判人的败坏性情,人就不可能认识他的公义不可触犯的性情,也不能对神从旧的认识中转到新的认识之中。为了他的见证,为了他的经营,他将他的全部都公布于众,从而让人因着他的公开显现而达到认识他,性情有变化,达到为他作响亮的见证。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种作工之中达到变化的,人若没有性情的变化就不能达到见证神,不能达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变化就标志着人已脱离了撒但的捆绑,脱离了黑暗的权势,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标本,真正成了神的见证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来在地上作工,他对人的要求就是让人达到认识他、顺服他、见证他,认识的是他的实际正常的作工,顺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观念的说话与作工,见证他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见证他征服人的所有作为。见证神的人务必得对神有认识,这样的见证才准确、实际,这样的见证才能羞辱撒但。神是借着经历他审判、刑罚,经历他对付、修理而认识他的人作他的见证,他是借着被撒但败坏的人见证他,他是借着性情变化得着他祝福的人见证他。他并不需要人对他口头的赞美,也不需不经他拯救的撒但的种类赞美他、见证他。认识神的人才有资格见证神,性情变化的人才能有资格见证神,神不会让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神成全人是借着什么达到的?是借着他的公义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义、烈怒、威严、审判、咒诅,他成全人主要是借着审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说为什么是借着审判、咒诅才能成全人呢?他说“神咒诅人,人不就死了吗?审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吗?那怎么还能被成全呢?”这是对神作工不认识的人说的话。神咒诅的是人的悖逆,审判的是人的罪,虽然说话严厉,不留一点情面,把人里面的东西都揭露出来,而且借着一些严厉的话语,把人里面本质的东西给揭露出来,就借着这样的审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认识到肉体的本质,因而在神面前顺服下来。人的肉体就属于罪、属于撒但,肉体就属于悖逆的东西,是神刑罚的对象,所以说,要想让人认识自己,只有神审判的话语临到,再借着千方百计的熬炼,神的作工才能达到果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你们都活在罪恶淫乱之地,都属于淫乱罪恶的人,今天你们不仅能看见神,更重要的是让你们得着了刑罚审判,得着了这样最深的拯救,就是得着了神最大的爱。他所作的对你们都是真实的爱,并没有恶意,他是因着你们的罪恶而审判你们,以此让你们反省,得到这极大的拯救。这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把人作成,从始到终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愿把他亲手造的人完全毁灭,现在又来到你们中间作工,这不更是拯救吗?若对你们是恨,他还能作这么大的工作来亲自带领你们吗?何必受这苦呢?对你们并不是恨,也没有一点恶意,你们该知道神的爱是最实在的,只不过因着人的悖逆,务必得用审判来拯救人,否则还是不能把人拯救出来。因你们不会生活,也不知怎么活着,你们活在这淫乱罪恶之地,属于淫乱污秽之鬼,他不忍心让你们再堕落下去,也不忍心看着你们这样活在污秽之地,让撒但任意践踏,不忍心让你们坠落阴间,只愿意把这班人得着,把你们彻底拯救回来,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们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拯救。如果你看不到在你身上所作的都是爱,都是拯救,认为这只是一种方式,是折磨人的,是让人不可相信的,那你还回你的世界中去受苦受难吧!你若愿意在这道流里享受这审判、这极大的救恩,享受这一切人世间找不着的福,享受这爱,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流里接受征服的工作,达到被成全。虽然你现在因着审判是受点苦、受点熬炼,但这苦受得有价值,有意义。刑罚与审判对人来说虽然就是熬炼,是无情的揭示,是为了惩罚人的罪,惩罚人的肉体,但这一切的工作并不是要将人的肉体定罪而灭绝。话语严厉的揭示,都是为了把你带到正道上,这么多作工你们也都亲自体尝到了,没有把你们都带到邪道上吧!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活出正常人性,都是你的正常人性能够达到的。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据你的需要,按着你的软弱,按着你的实际身量作,并不把难担的担子强压在你们身上。虽然现在你看不透,觉着好像我跟你过不去,你总认为我对你天天刑罚审判、天天责备都是因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罚审判,其实对你都是爱,也是极大的保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四》

现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让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话语的审判都是为了揭露人的败坏性情,都是为了让人明白人生的实质,这一次又一次的审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审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运,有意刺伤人的心,让人能将这些都放下,借此来达到让人认识人生、认识这污秽的世界,也让人认识神的智慧与全能,认识这撒但败坏的人类。越是这样的刑罚、审判越能刺伤人的心,也能唤起人的灵,这样的审判目的就是为了唤醒这些败坏至深而且是蒙蔽最深的人的心灵。人没有灵,就是人的灵早已死了,不知有天,也不知有神,更不知自己是在死亡的深渊中挣扎,人哪能知道自己就活在这罪恶的人间地狱之中?人哪能知道自己这腐烂的尸体就是经撒但败坏后又落入了死亡的阴间中的?人怎么能知道地上的万物早已叫人类败坏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人又怎么能知道造物的主今天来在地上正在寻找一班他可拯救的被败坏的人呢?人虽经百般熬炼、审判,但人那麻木的知觉始终是一动不动,几乎没有一点反应,人太堕落了!这样的审判虽然犹如从天而降的无情的冰雹,但对人却是最有益处的。不这样审判人就达不到果效,根本不能将人拯救出苦海的深渊,不这样作工,人很难从阴间中出来,因为人的心早已死了,人的灵早叫撒但践踏了。要想拯救你们这些堕落到极处的人,必须得竭力地呼唤、竭力地审判才能唤醒你们那颗冰凉的心。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

针对人的情形,针对人对神的态度,神作了新的工作,使人能对他既有认识又有顺服,既有爱又有见证,这样人就得经历神对人的熬炼,经历神对人的审判与对人的对付修理,若不这样作,人对神永远不认识,永远不能有真实的爱、真实的见证。神对人的熬炼并不仅仅是为了一方面的果效,而是为了诸多方面的果效,这样神才在那些愿意寻求真理的人身上作熬炼的工作,以便人的心志、人的爱心得到神的成全。这样的熬炼对于那些愿意寻求真理、渴慕神的人都成了最有意义的事,成了极大的帮助。神的性情不是那么容易让人认识的,也不是那么容易让人领受的,因为神毕竟是神,总归不能与人有一样的性情,所以人对他的性情不是容易认识的。真理都不是人天生具备的,不是被撒但败坏的人能轻易领受的,人不具备真理,也不具备实行真理的心志,人若不受苦,不受熬炼,不受审判,那人的心志永远得不到成全。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人活在肉体之中就是活在人间地狱里,没有审判、没有刑罚人都与撒但同污秽,怎么能圣洁呢?彼得认为:神的刑罚、神的审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罚人、审判人,人才能觉醒,才能恨恶肉体、恨恶撒但。神严厉的管教使人摆脱了撒但权势,脱离了自己的小天地,能够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罚、审判实在是最好的拯救!他祷告说:“神哪!只要有你的刑罚、审判,我就知道你还没离开我,哪怕你不给我喜乐,不给我平安,让我生活在痛苦之中,给我无数责打,只要是你没离开我,我心里就踏实了。你的刑罚、审判如今成为我最好的保守,成为我最大的祝福。你给我恩典是对我的保守,你现在赐给我恩典,这恩典是你公义性情的显明,是刑罚也是审判,更是试炼,更是苦难的生活。”他能将肉体的享受放下而寻求更深的爱,寻求更大的保守,是因他从刑罚、审判中得到的恩典太多了。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现在的征服工作就是为了显明人结局的工作,为什么说现在的刑罚与审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呢?这你还看不透吗?为什么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为了显明各类人的结局吗?不就是为了让人都能在刑罚、审判的征服工作中显出原形之后而各从其类吗?与其说是征服人类,倒不如说是显明各类人的结局,就是审判人的罪之后来显明各类的人,从而以此来定人是恶或义。征服工作之后便是赏善罚恶的工作,完全顺服的人即彻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扩展全宇的工作中,没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灾祸临到。这样,人便各从其类了,恶人归于恶,再没有日头光照,义人归于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远的光中。万物的结局都近了,人的结局也都显在眼前了,万物都要各从其类,人怎么能逃脱各从其类之苦呢?显明各类人的结局是在万物的结局近了的时候而显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从现在的工作开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显明的。显明所有人类的结局是在审判台前,是在刑罚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末了的征服是为了拯救,也是为了显明人的结局,以审判来揭示人的堕落,从而让人悔改,让人奋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为了唤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审判来显明人里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摆脱这些败坏,这样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这就是征服的意义,是为了拯救,也是为了显明结局,好的结局、坏的结局都是因着征服工作来显明的。人得着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诅,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显明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在末世的审判、刑罚工作中,即在最后的洁净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与神一同进入最后的安息中的,所以进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经过最后一步洁净的工作才达到脱离撒但的权势而被神得着的,这些最后被得着的人将进入最后的安息之中。刑罚、审判的工作其实质就是为了洁净人类,为了最后的安息之日,否则,全人类就不能各从其类,不能进入安息之中,这个工作是人类进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径。洁净的工作才把人类的不义都洁净了,刑罚、审判的工作才把人类中那些悖逆的东西都揭示出来,从而将可挽救与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来,将可存留与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来。工作结束之时,可存留的人都蒙洁净将进入人类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类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将进入人类的安息之日中与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经刑罚、审判之后彻底显露出原形,之后都被毁灭与撒但一样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后的人类中就不再存有这类人,这类人并没资格进入最后的安息之地,也并没有资格进入神与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们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恶者,并不是义人。他们曾经过救赎,又经审判、刑罚,他们也曾经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们还是因着自己的恶、因着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毁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人类之中。不管是死去的人的灵魂还是活在肉体中的人,凡是作恶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将在圣洁的人类进入安息之中时被全部毁灭。这些作恶的灵魂与作恶的人或义人的灵魂与行义的人,不论是哪一个时代的,总之,凡是恶者都被毁灭,凡是义人就都将存活下来。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灵魂并不完全是根据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据是否抵挡神、是否悖逆神而确定。在上一个时代的人若是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是被惩罚的对象,若在本时代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也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根据善与恶来划分各类人,并不是根据时代来划分。将人善恶划分开来并不当即就惩罚或赏赐,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后才作罚恶赏善的工作。其实,自从作人类的工作以来就开始用善与恶来划分人类了,只不过在工作结束之时才赏赐义人、惩罚恶人,并不是在末了结束工作时才将恶人或义人划分开,之后就紧接着作罚恶赏善的工作。最终的罚恶、赏善的工作完全是为了彻底洁净全人类,以便将完全圣洁的人类带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这步工作是最关键的工作,是整个经营工作中最后的一步。若不将恶者都毁灭而是将其存留下来,那全人类仍然不能进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将全人类带入更美好的境地中,这样的工作并不是完全结束的工作,当工作结束之时全人类都完全圣洁了,这样,神才能安安稳稳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上一篇: 3 神末世的审判工作就是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工作

下一篇: 5 不接受神末世审判工作的后果与结局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