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么是神子民?什么是效力者?

相关神话语:

现在已不是以往的景况,我的工作又进入一个新的起点。既说进入新的起点,便有新的方式:看见我话而且接受我话作生命的人都是在我国中的人,既在我国中,便是我国中的子民,因着接受我话语的带领,所以虽称子民,却并不亚于“儿子”这一称呼。既是做子民的,那所有的人都得在我国中尽忠,在我国中尽本分,凡触犯我行政的都得接受我的惩罚,这是我对所有人的忠告。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

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即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若欺哄隐瞒我,背着我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样的人一律开除,从我家中隔离出去,等待我的发落;在以往对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来公开论断我的,也开除在我家之外。作为子民的必须是时时体贴我的负担,而且追求认识我话的,这样的人我才开启,必活在我的开启引领之下,必不致受刑罚;不体贴我负担而是注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满足我心,而是为了“讨口饭吃”,这类犹如“叫花子”一样的人我坚决不使用,因他生来就不知什么叫体贴我的负担,是理智不正常的人,这样的人是大脑缺乏“营养”,需回家去得以“滋补”,我不使用这样的人。在子民中,必须人人都把对我的认识当作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样尽到底,像吃饭、穿衣、睡觉一样,每时每刻都不忘记,最后对我的认识达到像你吃饭一样“熟练”,是手到擒来,不费丝毫力量;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话的,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不追求认识我话的,便是对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因我以前就说过,我要的不是人数的多,而是人员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从我话中认识我,那我宁肯淘汰其余的人而着重开启、光照这一个人。从中看出,不一定人数多就能彰显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麦子(即使颗粒不饱满),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颗粒饱满,足够人欣赏)。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这样的人应自觉地离开,我不愿再看见,免得再继续羞辱我名。对子民的要求我暂说这几条,以后根据情节的不同再给予制裁。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五篇》

一个人真能安静在神面前,他能脱去一切的世界缠累,能达到被神占有。凡是不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保证都是放荡不受约束的人,凡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都是在神面前有敬虔的人,是渴慕神的人。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才是注重生命的人,才是注重灵里交通的人,才是渴慕神话的人,才是追求真理的人。凡是不注重安静在神面前的,不实行安静在神面前的人,都是贪恋世界的虚浮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他即使说信神也是口头。神最后所成全的、作成的都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所以说,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是蒙大福的人。一天吃喝神话的时间很少,尽忙外面事务,不注重生命进入的都是假冒为善的人,没有发展前途。能安静在神面前与神有真实的交通,这才是神的子民。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

在国度时代期间要将人彻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后人便进入熬炼之中,进入患难之中,在患难之中得胜的站住见证的就是最终被作成的,这些人就是得胜者。在患难之中对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炼,这熬炼是最后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经营工作结束之前的最后一次熬炼,凡是跟随神的人都得接受这最终的检验,都得接受这最后一次的熬炼。患难中间的人都是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神引导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终都能站立住,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爱神的人,无论神怎么作这些得胜的人不失去异象,仍旧实行真理不失去见证,他们就是最终从大患难中走出来的人。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神家中的人、神国中的人”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人是怎么得着这个称呼的?就是你通过追求真理、明白真理,通过受苦付代价,尽好了本分,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性情变化,你能顺服神、能敬畏神了,你就成为神家中的人了,就如约伯、彼得一样,你再也不用经受撒但的残害、败坏,你能在神的国中、在神的家中自由地活着了,你再也不用与败坏性情争战了,你是神眼中真正的受造之物、真正的人类了。这是不是可喜可贺的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的苦难日子彻底结束了,喜乐平安的日子、幸福的日子来到了,能活在造物主的面光之中,能与神同生活了,这就是可喜可贺的事。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九)》

“效力者”这三个字是怎么产生的,在神眼中这个称呼的实质是什么,它的由来是什么。效力者,从字面意思上看,按人类的语言理解就是临时工,暂时服务于一个行业或者一项工作,是临时被需要的。在神的经营计划中,在神的作工中,在神的家中,被称为效力者这一族群的人是必不可少的。当这一部分人来到神家的时候,来到神工作场地的时候,他们对神一无所知,对信神的事一无所知,对神的作工与神的经营计划更是一无所知,什么也不懂,就是个门外汉、外邦人。当一个神眼中的外邦人来到神家的时候,他们能为神做什么呢?可以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人满了败坏性情,对神丝毫不认识,因着人的本性实质,人所能做的就是神吩咐什么就做什么,神的工作作到哪儿人就跟到哪儿,神的话说到哪儿人就知道到哪儿,仅仅是知道,根本达不到理解。人是在被动地配合神所要求的每一样工作,完全是被动的,不是主动的。这里所说的被动就是你不知道神要作什么,你不知道神让你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来到神家你就如一部机器一样,神怎样操纵你就怎样发挥。你被神需要的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人是神发表真理审判的对象,就是神说话的对象。)这是其中一项,是神说话的一个对象。还有什么?恩赐是不是?(是。)正常人性的思维算不算?(算。)你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才用你,如果你没有良心理智,你做效力者都不够资格。还有什么?(人的技术、特长。)这些都包括在恩赐里,也算一项,也就是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还有什么?(与神配合的心志。)这也是一项,就是人听话顺服的一种意愿,当然也可以说成是人喜爱正面事物、喜爱光明的一种愿望。听话顺服的意愿就是与神配合的心志,用哪种说法更合适点儿?(听话顺服的意愿。)对了,意愿比较宏观一些,涵盖的面广一些,如果说是心志的话,范围相对就窄一些,而且意愿在程度上相对心志会小一些,就是当你有了意愿之后你才一点点地产生各种心志,心志就更具体一些,意愿更广泛一些。对于造物主来说,在败坏的人类身上,神需要的就是这几样东西。就是说,一个对神、对神的经营、对神的实质、对神的说话、对神的性情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来到神家,就如一部机器一样,能为神做的、能配合神作工的基本上与神所要求的标准——真理没有任何关系,在人身上神所能利用的东西就是刚才所说的这几样:第一,人能成为神说话的对象;第二,人所具备的各种恩赐;第三,人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第四,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具备了听神话、顺服神话的意愿。这几样都很关键。当人具备了这几样之后,人就开始为神的工作、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劳了,正式走上正轨了,也就是正式成为神家中的效力者了。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九)》

当人进到神家,最初不明白真理,只是有各种意愿或者有一些配合的心志的时候,人在这个期间所充当的角色只能是效力者。当然,“效力”这两个字不太好听,如果换个说法,就是在为神拯救人类的经营工作服务、效劳,就是在出力。人不明白什么真理,也不懂神的心意,对于神拯救人类、经营人类的各项具体工作,与真理有关的各项工作,人不能献上一点力,不能有任何的配合,只是会点技术、有点恩赐,在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上出点力、说点话,作些外围的服务性的工作,如果人尽本分所作工作的实质是这样,只是充当了效力的角色,那人就很难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了。为什么很难摆脱呢?这是不是与神定义这个称呼有关?完全有关。人出点力,凭着人天然的那些本事、恩赐、头脑做事,这很容易,但是凭真理活着,进入真理实际,按照神的心意去做,这就很费劲了,这需要时间,需要神的带领,需要神的开启,也需要神的管教,更需要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所以,在达到这个目标期间,多数人所能做的、所能提供的就是刚才所说的那几样:充当神说话的对象;具备一定的恩赐,在神家还有点儿用;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交代你什么工作你还能领会、还能作;具备一定的技能,在神家的某项工作上还能发挥你的特长;最重要的一点,你有听话顺服的意愿。在神家效力的时候,在为神的工作出力的时候,你有那么点儿听话顺服的意愿你就不会消极怠工,你就会尽力克制少干坏事,多做好事。这是不是多数人的情形、状态?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九)》

“效力”这个词听起来不是很文雅,也不是很符合每个人的意愿,但是应看效力的对象是谁。对于神的效力者,这一部分人他们的存在也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他们扮演的角色也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因为是神选定的。这效力者的角色是什么?就是为神的选民效力,主要是为神的工作效力,就是为了配合神的工作,配合神作成他的选民。这些人无论是出力,还是作一些工作,或者是担任一些职务,神对这些人的要求是什么?有没有很高的要求?(没有,神要求人做忠心的效力者。)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来源是什么,神因为什么选你,你也得对神有忠心,对神所托付你的、你担任的工作、尽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够忠心的话,达到神的满意,能换来什么样的结局呢?就是能够剩存下来。剩存下来的效力者,这算不算福气呀?剩存下来意味着什么呢?这个福气意味着什么呢?在地位上看似与神的选民有所不同,有差别,但事实上,效力者与神的选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样的?最起码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样的,这你们不否认吧!神的说话、神的恩典、神的供应、神的祝福,哪一个人没享受到?丰丰富富,哪一个人都享受到了。效力者的身份是效力者,但是在神那儿看他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员,只不过他担任的角色是效力者。作为受造之物中的一员,效力者与神的选民有差别吗?事实上是没差别。在名称上有差别,在实质上有差别,担任的角色上有差别,但是神并没有偏待这一部分人。那为什么把这一部分人定为效力者了呢?这你们得有所了解呀!效力者这一部分人是从外邦人中间过来的,一说从外邦人中间过来,那这一部分人的老底就不好,这一部分人都是无神论,他的老底是无神论,不信神,仇视神,仇视真理,仇视正面事物。这一部分人他们不信神,不相信有神,他们能不能听懂神的话?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一部分人听不懂神的话,就如动物听不懂人的话一样,他们听不懂神说的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神为什么这样要求,不理解,就是听不明白,不开窍。鉴于这个原因,这一部分人没有之前所说的所谓的生命。没有所谓的生命,人能不能明白真理?具不具备真理?具不具备对神话的经历与认识?(不具备。)这就是效力者的来源。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效力者”是不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歧视性的称呼?是不是神有意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是不是神用这个称呼来显明人、试炼人呢?是不是神想用这个称呼让人知道人到底是什么?神有没有这个意思?其实在神那儿没有这些意思。神没有意思要显明人,没有意思要贬低人、挖苦人,也没有意思用效力者的称呼来试炼人,唯一的一层意思就是效力者是神根据人类的表现、实质,还有人类在神作工这个阶段所充当的角色,人类所能做的、所能配合到的而定性、而产生的一个称呼。从这层意思上来看,凡是在神家中的每一员都是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力的,都曾经充当过效力者这样的角色。现在人都能理解了,神不想用这个称呼来打击人的积极性,也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试炼人的信心,更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让人老实点儿、听话点儿,让人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更不想用效力者这个称呼来剥夺人类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权利。这个称呼完完全全就是根据人类在跟随神的过程中所流露的种种败坏性情与人的真实情形所确定的。所以说,这个称呼与神的经营工作结束以后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名分、什么地位以及人的归宿如何没有一点关系,这个称呼完全是来自于神经营计划、经营工作的需要,也是败坏人类在神经营工作中的一种真实状态。至于人作为效力者为神家提供服务,像一部机器一样被使用,这个状态是持续到最终还是能在跟随神的途中有所改善,这就根据人的追求了。如果一个人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那这个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彻底摆脱了。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变成什么了?是神真实的跟随者,是神的子民、国度的子民,就是神国中的子民。如果在跟随神的过程中,你只满足于出力、受苦、付代价,却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败坏性情丝毫没有变化,做什么事也不按照神家的原则去做,最终达不到顺服神、敬畏神,那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就不大不小正好戴在你头上了,你就永远摆脱不了了。如果到神作工结束的时候你还是这样一种情形,你的性情还是没有变化,那你就与“神国子民”这个称呼无关无份了,你就永远是效力者了。这话怎么理解呢?你们应该明白,神的工作一旦结束,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都拯救回来了,神要作的工已完全达到果效、达到目的了,神就不再说话,不再引导人,不再在人类身上作任何的拯救工作,到此为止神的工作就结束了,每个人所走的信神的道路也就到此为止了。圣经里有那么一句话:“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一旦神说他的工作此时此刻结束了,这就意味着神拯救人、刑罚审判人的工作不再作了,神不再开启引导人,不再苦口婆心地跟人说劝勉的话、对付修理的话,不再作这些工作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万物的结局到此被显明了,人类的结局到此也就定形了,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了,人蒙拯救的机会没有了,就是这个意思。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九)》

信神尽本分不下真功夫,总想走过程,做什么事都带着应付的态度,像外邦人给老板打工似的,只出力,不用心,混一天是一天,看出问题也不反映,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凡是不涉及自己利益的事一律跟自己无关,这不就麻烦了吗?这算什么神家的人?这样的人是外邦人,不是神家的人,神一概不承认。你尽本分有没有用真心,有没有下功夫,在神那儿有一笔账,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们尽本分有没有下真功夫?有没有求过真啊?有没有当成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去尽?有没有当作自己分内的事去做?这些事必须得好好反省、认识,就容易解决尽本分存在的问题,这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是有利的。如果尽本分总是不负责任,发现问题不向带领工人反映,自己也不寻求真理解决,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凭处世哲学活着,尽本分一直应付糊弄,没有一点儿忠心,临到修理对付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样尽本分就危险了,这属于效力者,效力者不是神家的人,而是雇工,是临时工,工作结束时就淘汰了,自然就落在灾难中了。神家里的人就不一样了,他尽本分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出力、得福,他觉得,“我是神家里的人,神家的事就是我的事,神家里的活儿就是我的活儿,我就应该为神家操心”,因此神家里什么事他都操心、都负责,能想到的、能看到的都能负到责任,眼里有活,心里装事,这就是神家里的人。你们是不是这样啊?(不是。)如果尽贪享肉体安逸,看见神家有活儿也不管,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心里明明知道存在问题都不想解决,这就没把神的家当成自己的家,你们是不是这样?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们可差得太远了,这就和外邦人没什么区别了,如果不悔改,就得把你们列在神家门外,搁置、淘汰了。其实,在神的心里是想把你们当神家里人对待,但是你们不接受真理,尽本分总是应付糊弄不负责任,怎么交通真理你们也不悔改,是你们自己把自己列到神家门外了。神想拯救你们,把你们变成神家的人,你们却不接受,那你们就是神家以外的人,就属于外邦人。凡是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人,只能按外邦人处理,这是你自己把自己的结局、把自己的位置定好了,定在神家门外了,那你还能怨别人吗?我看见许多人就像没有灵的动物一样,每天只知道吃饭、干活,从来就不吃喝神话,也不交通真理,对生命灵里的事一点儿都不懂,整天像外邦人一样活着,就是个衣冠禽兽,这样的人一点儿用都没有,效力都不中用,就是个废物,就应该淘汰,赶紧打发,一个不留。真心信神的人都是能接受真理的人,不管怎样交通真理、怎样修理对付都能顺服下来,都具备这个理智,尽本分也能听话顺服,不管尽什么本分都能负责任,把活儿干好,把工作担起来,这样的人才配称为人,这才是神家中的人。那些效力的人都属于混饭吃的人,都是神厌弃的人,他们不是弟兄姊妹,他们都是不信派,如果把他们当弟兄姊妹对待,那就是瞎眼愚昧了。现在正是各从其类的时候,正是神显明人、淘汰人的时候,你们既是真心信神的人,就得好好追求真理,就得把本分尽好。你能谈出经历见证,证明你是喜爱真理的人,具备点真理实际了;你若谈不出经历见证,那你就是效力者,你就有被淘汰的危险了。如果你把本分尽好了,有责任心,有忠心,那你就是忠心效力者,才可以剩存下来,凡不是忠心效力者的都得淘汰。所以说,尽好本分了才能在神家站立得住,才能在大灾难中剩存下来,尽好本分太关键了。神家里的人起码是诚实人,是尽本分能让人信得过的人,是能接受神托付、能忠心尽本分的人。人如果没有真实的信心,如果没有良心理智,如果没有敬畏神、顺服神的心,就不适合尽本分了,即使尽上本分也是应付糊弄,就属于效力者了,就是没有真实悔改的人,这样的效力者早晚得被淘汰。只有忠心效力者才能剩存下来,忠心效力者虽然没有真理实际,但具备良心理智,神许可剩存下来,那些具备真理实际的、能为神作响亮见证的属于子民的也都剩存下来了,被带进神的国度。

——《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尽好本分起码得具备良心理智》

上一篇: 3 怎样实行神话才能进入真理实际?

下一篇: 2 为什么有些人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却成了效力者?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