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么是神子民?什么是效力者?

相关神话语:

现在已不是以往的景况,我的工作又进入一个新的起点。既说进入新的起点,便有新的方式:看见我话而且接受我话作生命的人都是在我国中的人,既在我国中,便是我国中的子民,因着接受我话语的带领,所以虽称子民,却并不亚于“儿子”这一称呼。既是做子民的,那所有的人都得在我国中尽忠,在我国中尽本分,凡触犯我行政的都得接受我的惩罚,这是我对所有人的忠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

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即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若欺哄隐瞒我,背着我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样的人一律开除,从我家中隔离出去,等待我的发落;在以往对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来公开论断我的,也开除在我家之外。作为子民的必须是时时体贴我的负担,而且追求认识我话的,这样的人我才开启,必活在我的开启引领之下,必不致受刑罚;不体贴我负担而是注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满足我心,而是为了“讨口饭吃”,这类犹如“叫花子”一样的人我坚决不使用,因他生来就不知什么叫体贴我的负担,是理智不正常的人,这样的人是大脑缺乏“营养”,需回家去得以“滋补”,我不使用这样的人。在子民中,必须人人都把对我的认识当作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样尽到底,像吃饭、穿衣、睡觉一样,每时每刻都不忘记,最后对我的认识达到像你吃饭一样“熟练”,是手到擒来,不费丝毫力量;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话的,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不追求认识我话的,便是对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因我以前就说过,我要的不是人数的多,而是人员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从我话中认识我,那我宁肯淘汰其余的人而着重开启、光照这一个人。从中看出,不一定人数多就能彰显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麦子(即使颗粒不饱满),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颗粒饱满,足够人欣赏)。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这样的人应自觉地离开,我不愿再看见,免得再继续羞辱我名。对子民的要求我暂说这几条,以后根据情节的不同再给予制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五篇》

一个人真能安静在神面前,他能脱去一切的世界缠累,能达到被神占有。凡是不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保证都是放荡不受约束的人,凡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都是在神面前有敬虔的人,是渴慕神的人。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才是注重生命的人,才是注重灵里交通的人,才是渴慕神话的人,才是追求真理的人。凡是不注重安静在神面前的,不实行安静在神面前的人,都是贪恋世界的虚浮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他即使说信神也是口头。神最后所成全的、作成的都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所以说,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是蒙大福的人。一天吃喝神话的时间很少,尽忙外面事务,不注重生命进入的都是假冒为善的人,没有发展前途。能安静在神面前与神有真实的交通,这才是神的子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

神家中的人、神国中的人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人是怎么得着这个称呼的?就是你通过追求真理、明白真理,通过受苦付代价,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性情变化,你能顺服神了,能敬畏神了,你就成为神家中的人了。就如约伯、彼得一样,你再也不用经受撒但的残害、败坏,你能在神的国中、在神的家中自由地活着了,你再也不用与败坏性情作争战了,你是神眼中真正的受造之物,真正的人类了。这意味着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的苦难日子彻底结束了,喜乐平安的日子、幸福的日子来到了,能活在造物主的面光之中,能与神同生活。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在国度时代期间要将人彻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后人便进入熬炼之中,进入患难之中,在患难之中得胜的站住见证的就是最终被作成的,这些人就是得胜者。在患难之中对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炼,这熬炼是最后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经营工作结束之前的最后一次熬炼,凡是跟随神的人都得接受这最终的检验,都得接受这最后一次的熬炼。患难中间的人都是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神引导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终都能站立住,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爱神的人,无论神怎么作这些得胜的人不失去异象,仍旧实行真理不失去见证,他们就是最终从大患难中走出来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效力者,从字面意思上看,按人类的语言理解就是临时工,暂时服务于一项行业或者工作,是临时被需要的。在神家中,在神的经营计划中,在神的作工当中,被称为效力者的这一类族群是必不可少的。当这一部分人来到神家,来到神工作场地的时候,他们对神一无所知,对信神一无所知,对神的作工、神的经营计划统统都是一无所知,什么也不懂,就是个门外汉,外邦人。当一个在神眼中的外邦人来到神家的时候,他们能做什么?他们被神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因着人有败坏性情,因着人的本性实质,人所能做的就是听之任之,神吩咐什么就做什么,神的工作作到哪儿人就跟到哪儿,神的话说到哪儿人就知道到哪儿,仅仅是知道,根本达不到理解,人是在被动地配合神所要求的每一样工作,没有主动。你真有主动的话,那你还明白真理、明白神心意了呢!这里所说的被动就是你不知道神要作什么,你不知道神让你做什么的意义、价值所在,你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来到神家你就如一部机器一样,神怎样操纵你就怎样发挥。你被神需要的是什么?(神发表真理审判的对象。)对了,是神说话的一个对象。还有什么?恩赐是不是?正常人性的思维,这算不算?你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才用你,如果你的神经不正常,你做效力者都不够格。还有什么?(人所会的技术、人的特长。)也就是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还有什么?(与神配合的心志。)这也是一项,就是人听话顺服的一种意愿,也可以说成是人喜爱正面事物、喜爱光明的一种愿望。在程度上,意愿相对心志会小一些,就是你从有这个意愿开始,当有了意愿之后才一点点地产生各种心志,心志就更具体一些,范围就窄一些,意愿涵盖的面就更广泛一些。在败坏的人类身上,对于造物主来说,你被神需要的就是这几样东西。就是说,一个对神、对神的经营、对神的实质、对神的说话、对神的性情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来到神家,就如一部机器一样,能为神做的、能配合神作工的基本上与神所要求的标准(真理)没有任何关系,在人身上神所能利用的东西就是刚才所说的这几样:第一,成为神说话的对象;第二,人所具备的各种恩赐;第三,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第四,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第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具备了听神话、顺服神话的意愿。这几样都很关键。当人具备了这几样之后,人就开始为神的工作、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劳了,正式走上正轨了,就是正式成为神家中的一个效力者了。

在人不明白神话,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心意,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前,每一个人所充当的角色没有其他,只能是效力者。就是你愿意当效力者你也是,你不愿意当你还是,你逃不掉这样的称呼。有些人说:“我都信神一辈子了,从信耶稣开始到现在有好几十年了,难道我还是效力者吗?”这话问得怎么样?你问谁呢?你得问你自己:你现在明白神心意了吗?你现在是在出力还是在实行真理?你走上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道路了吗?你进入真理实际了吗?你有敬畏神的心了吗?如果你具备了,临到神的试炼你能站立住了,你能敬畏神远离恶了,那当然你就不是效力者了。如果这几样你一样都没具备,那无疑你仍然是效力者,这是逃不掉的,这也是必然的。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当人来到神家,最初不明白真理,只是有各种意愿或者是有一些配合的心志的时候,人在这个期间所充当的角色只能是效力者。当然,“效力”这两个字不太好听,如果换个说法,就是在为神的经营计划工作服务、效劳、出力。不明白真理,也不懂神的心意,对于神拯救人类、经营人类的各项具体工作,与真理有关的各项工作,人不能献上一点力,不能有任何的配合,只是会点技能,有点恩赐,在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上出点力、说点话,作些外围的带点服务性的工作。如果人尽本分或者在神家充当的角色、所作工作的实质是这样的话,那人就很难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号了。为什么很难摆脱呢?这是不是与神定义这个称呼有关?人出点力,凭着人天然的那些本事、恩赐、头脑做事,这很容易,但是凭真理活着,进入真理实际,按照神的心意去做,这就很费劲了,这需要时间,需要人带领,需要神的开启,也需要神的管教,更需要神审判刑罚的话语临到。所以在达到这个目标期间,大多数人所能做的、所能提供的就是那几样:充当神说话的对象;具备一定的恩赐,在神家还有点儿用;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交代给你什么工作你还能领会、还能作;具备一定的技能,在神家的某项工作上还能发挥你的特长;最重要的一点,有听话顺服的意愿。在神家效力的时候,为神的工作出力的时候,你有那么点儿听话顺服的心思你就不会跑,就不会炸刺儿,你就会尽力克制少干坏事,多做好事。这是不是多数人的情形、状态?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效力”这个词听起来不是很文雅,也不是很符合每个人的意愿,但是应看效力的对象是谁。对于神的效力者,这一部分人他们的存在也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他们扮演的角色也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因为是神选定的。这效力者的角色是什么?就是为神的选民效力,主要是为神的工作效力,就是为了配合神的工作,配合神作成他的选民。这些人无论是出力,还是作一些工作,或者是担任一些职务,神对这些人的要求是什么?有没有很高的要求?(没有,神要求人做忠心的效力者。)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来源是什么,神因为什么选你,你也得对神有忠心,对神所托付你的、你担任的工作、尽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够忠心的话,达到神的满意,能换来什么样的结局呢?就是能够剩存下来。剩存下来的效力者,这算不算福气呀?剩存下来意味着什么呢?这个福气意味着什么呢?在地位上看似与神的选民有所不同,有差别,但事实上,效力者与神的选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样的?最起码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样的,这你们不否认吧!神的说话、神的恩典、神的供应、神的祝福,哪一个人没享受到?丰丰富富,哪一个人都享受到了。效力者的身份是效力者,但是在神那儿看他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员,只不过他担任的角色是效力者。作为受造之物中的一员,效力者与神的选民有差别吗?事实上是没差别。在名称上有差别,在实质上有差别,担任的角色上有差别,但是神并没有偏待这一部分人。那为什么把这一部分人定为效力者了呢?这你们得有所了解呀!效力者这一部分人是从外邦人中间过来的,一说从外邦人中间过来,那这一部分人的老底就不好,这一部分人都是无神论,他的老底是无神论,不信神,仇视神,仇视真理,仇视正面事物。这一部分人他们不信神,不相信有神,他们能不能听懂神的话?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一部分人听不懂神的话,就如动物听不懂人的话一样,他们听不懂神说的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神为什么这样要求,不理解,就是听不明白,不开窍。鉴于这个原因,这一部分人没有之前所说的所谓的生命。没有所谓的生命,人能不能明白真理?具不具备真理?具不具备对神话的经历与认识?(不具备。)这就是效力者的来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歧视性的称呼?是不是神有意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显明人或者试炼人?(不是。)那神是不是想用这个称呼让人知道人到底是什么?神有没有一点这个意思?其实神没有这个意思。神没有意思要显明人,没有意思要贬低人、挖苦人,也没有意思用这个词来试炼人。唯一的一层意思就是,这个称呼是神根据人类的表现、实质,还有在神作工作这个阶段人类所充当的角色,人类所能做的、所能配合到的而定性、而产生的。从这一层意思上来看,凡是在神家中的每一员都是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力的,都曾经充当过这样的角色,能不能这么说?(能。)太能了!神不想用这个称呼来打击谁的积极性,也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试炼你的信心、你对神真实的信,更不是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你,让你老实点,让你听话点,让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更没有意思用效力者这个称呼剥夺人类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权利。这个称呼完完全全就是人类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根据人的情形、实质与人在神作工过程当中的一种状态所产生出来的。所以说,这个称呼与神的经营工作结束以后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名分、什么地位,以及人的归宿如何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这个称呼的出处完全是来自于神经营计划、经营工作的需要,也是人类在神经营工作当中的一种状态。至于人类作为效力者为神家提供服务,像一部机器一样被使用,这个状态是持续到最终,还是在途中能有所改善,这就根据人的追求了。如果一个人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那这个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彻底摆脱了。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变成什么了?是神真实的跟随者,是神的子民,国度的子民,就是神国中的民。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只满足于付代价、吃苦、出力,却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性情丝毫没有变化,做什么事也不按照神家的原则去做,最终达不到顺服神、敬畏神,那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就不大不小正好戴在你头上了,你就永远摆脱不了了。如果到神作工结束的时候你还是这样一种情形,你的性情还是没有变化,那你就与神国中的民这个称呼无关无份了,你就永远是效力者了。这话怎么理解呢?你们明不明白?神的工作一旦结束,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都拯救了,神要作的工作到此结束了,神不再说话,不再引导人,不再在人类身上作任何的拯救工作,到此为止,此时此刻,神的工作结束了,那每一个人所走的信神的道路是不是也就到此为止了?有那么一句话:“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一旦神说他的工作到此时此刻结束,那就意味着神拯救人、刑罚审判人的工作不再作了,神不再开启引导你,不再苦口婆心地跟你说劝勉的话、对付修理的话,不再作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万物的结局到此被显明了,人类的结局到此也就定型了,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了,你蒙拯救的机会没有了,就是这个意思。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上一篇: 3 怎样实行神话才能进入真理实际?

下一篇: 2 为什么有些人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却成了效力者?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