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为神受苦花费是不是遵行神的旨意?

参考圣经: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3)

相关神话语:

一个事奉神的人不应只知道为神受苦,更得明白信神就是为了追求爱神。神使用你不只是为了熬炼你让你受痛苦,而是让你认识神的作为,认识人生的真正意义,更让你知道事奉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经历神作工不是享受恩典,更多的是因着爱神而受苦,你既享受神的恩典,就得享受神的刑罚,这些都得经历。你能经历神在你身上的开启,也能经历神在你身上的对付、审判,这样你就经历全面了。神在你身上作过审判的工作,也作过刑罚的工作,神的话语对付过你,但在你身上还开启你、光照你,当你消极软弱的时候神还牵挂着你,这一切的作工都让你知道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摆布之中。你若认为信神就是受苦,或为神做许多事,或肉体平安,或一切都顺利、一切都安逸,这都不是人信神该有的目的,你如果这样信,那你的观点就不正,你根本没法被成全。神的作为、神的公义性情、神的智慧、神的说话、神的奇妙难测,这都是人该认识的,借着你的认识除去你心中个人的要求、个人的盼望、个人的观念,除去这些才能具备神要求的条件,借着这个你才能有生命,才能满足神。信神就是为了满足神,活出神所要求的性情来,使他的作为、他的荣耀借着这班不配的人显明出来,这是你信神的正确观点,这也就是你追求的目标。信神的观点得摆正,追求得着神的话,吃喝神的话,能够活出真理,更能看见神的实际作为,能看见神在全宇的奇妙作为,也能看见神在肉身中作的实际的工作。借着人的实际经历,体尝到神在人身上到底是怎么作的,他在人身上的心意是什么,这都是为了脱去撒但败坏的性情。脱去了你里面的不洁不义,脱去了你不对的存心,对神产生了真实的信,有了真实的信才能真实地爱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有很多人有了一些外表的作法,能撇家舍业、能尽本分了,就认为自己是在实行真理了,但神并不承认你是在实行真理。凡是做事有个人存心目的、掺杂的就不是实行真理,这只是一种作法。严格地说,你这种作法也可能被定罪,不蒙神称许,不蒙神纪念,再解剖解剖,你这就是在作恶,你的作法是在抵挡神。外表看你没有打岔,没有搅扰,没有形成破坏,也没有违背任何真理,好像合乎逻辑、合乎道理,但这事的实质是属于作恶,是抵挡神。所以说,你到底有无性情变化,或者是不是在实行真理,应该根据神话从你做事的存心上来确定,不是在人看合乎人的想象、人的意思,或者合乎你自己的口味,不是看这些,乃是看神说你合不合神心意,神说你所做的是否有真理实际,够不够神的要求标准,根据神的要求衡量才准确。性情变化、实行真理不是人所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容易,现在你们认识到了吗?对这事有没有经历?涉及到问题的实质你们可能就不明白了,你们进入得太浅。别看你们整天跑来跑去,披星戴月、起早贪黑地忙碌,但生命性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对什么是性情变化你们摸不着,这是不是进入很浅?不管信神时间长短,性情变化实质的东西、深处的东西可能你们都感觉不到,这能说是性情变化了吗?神称不称许从哪儿看呢?最起码你做每件事心里感觉特别踏实,你在神家尽本分或者作任何一项工作,或者在平时,你能感觉到圣灵在引导你,在开启你,有圣灵作工在你身上,而且你的所做所行跟神话能对上号,在你经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感觉你以前所做的还是比较合适的。如果你经历一段时间,你感觉自己以前所做的有些事自己看着也不合适,自己看着都不满意,的确没有真理,证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挡神,证明你的事奉满了悖逆,满了抵挡,满了人的作法。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对性情变化该有的认识》

在宗教里有许多人一辈子没少受苦,攻克己身或背十字架,甚至临死之前还受苦还忍耐呢!有的临死的那天早上还在禁食,一生之中不吃好的,不穿好的,尽讲受苦。他们能攻克己身、能背叛肉体,他们这些人吃苦的精神是可嘉,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观念、他们的精神面貌以至于他们的旧性根本没经过对付,对自己没有真实的认识,他们这些人心中的神的形像是传统的渺茫神的形像,他们为神受苦的心志是从他们的热心与他们人性的好性格得来的。他们虽然信神,但并不认识神,也不知道神的心意,只是一味地为神作工,为神受苦,根本不讲分辨,也不讲究如何能够事奉到神的心意上,更不知如何能达到认识神。他们事奉的神并不是具有神原有形像的神,而是他们自己想来的、自己听说的或从文字上找着的神的传说,他们便用自己那丰富的想象、自己那敬虔的心理来为神受苦,为神担当神要作的工作。他们事奉的准确度太低,真实能事奉到神心意上的人几乎没有。不管他们如何甘愿受苦,他们那原有的事奉的观点和他们心中的神的形像总也没有变化,因为他们并没经过神的审判刑罚与熬炼、成全,也无人用真理带领他们,即使他们信的是救主耶稣,他们也都是从未见过救主的,只是传说、风闻。这样,他们的事奉不过都是闭着眼睛胡乱事奉罢了,就如瞎子事奉自己的父一样,就这样的事奉到最终又能有什么成果呢?谁又会称许呢?他们的事奉从始到终没有一点变更,都是在接受人为的教训,以自己的天然、自己的喜好来事奉,能得着什么赏赐呢?看见耶稣的彼得都不知如何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到最终也就是到他年老之时才有认识,更何况那些不经任何对付修理、无人引导的瞎子呢?今天你们许多人的事奉不也有类似瞎子一样的事奉吗?凡是那些没有接受审判、没有接受修理对付、没有变化的人,不都是没被完全征服的人吗?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呢?你的思想、你对人生的认识、你对神的认识没有新的变化,也没有一点真实的收获,你永远事奉不出什么名堂来!你没有异象,没有对神工作的新的认识,你就不是被征服的人,那你的跟随也就如那些受苦、禁食的人一样,没什么价值!正因为他们所做的没有什么见证,才说他们的事奉是枉然呢!那些人一辈子又受苦又坐监,无论何时都忍耐、讲爱心、背十字架,受世人毁谤弃绝,什么苦都受了,他们虽然顺服到终,但就是没被征服,没有被征服的见证。苦没少受,里面对神什么认识也没有,他们身上那些老旧的思想、老旧的观念、宗教的作法、人为的认识、人的思维都没有经过对付,里面没有一点新的认识,对神的认识没有一点是真实准确的,都把神的心意错解了,这能是事奉神吗?你以前对神是如何认识的,若现在还是一样,无论神怎么作,你还是按着你自己的观念思维认识神,就是说,你对神没有新的真实的认识,神的原有形像、原有的性情你没有认识到,你对神的认识还是封建迷信思想作主导,还是人的想象观念,那你这个人就没达到被征服。现在我跟你所说的许多话都是让你认识的,就是以这些认识来带领你让你有正确的、更新的认识,也是为了对付掉你里面那些老旧的观念、老旧的认识法,使你有新的认识。你若真有吃喝,你的认识法会改变许多的。只要你能存着顺服的心来吃喝神话,你的观点就会扭转过来的,你能接受这一次又一次的刑罚,你的旧思想也就能逐步达到变化了,你的旧思想能彻底更新,你的实行也就随之变化,这样,你的事奉也就越来越准确,越来越能达到神的心意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三》

事奉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败坏性情没有变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经过神话的审判刑罚,那么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从而足以证明你的事奉是在献好心,是借着撒但的本性来事奉的。你用天然个性来事奉神,按照个人的喜好来事奉神,还总认为自己愿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愿意的就是神所厌憎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作工作,这是事奉神吗?到头来你的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顽固,使你的败坏性情根深蒂固,这样,在你的里面就会形成一种以你的个性为主的事奉神的条条道道,按着个人的性情事奉而总结的经验,这是人的经验教训,是人的处世哲学。这样的人都属于法利赛人、宗教官员,这样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必然会成为末世的迷惑人的假基督、敌基督,所说的假基督、敌基督就从这一类人中间产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随从个性,按着己意来,随时都有被淘汰的危险。靠着人多年总结的经验事奉神来笼络人心,来教训人、辖制人、站高位,从不悔改、不认罪、不放下地位之福,这样的人在神面前必会倒下,这属于保罗一类的人,是倚老卖老摆老资格,神不会成全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奉属于打岔神的作工。人总是持守老旧的东西,持守以往的观念,持守以往所有的东西,这对个人的事奉是一个极大的拦阻,若你不摆脱,这些东西就会断送你的一生,即使你为“事奉”神而跑断腿、累断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却一点不称许,反倒说你是作恶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取缔宗教的事奉》

有许多人跟随神只关心自己怎样才能得福,怎样才能躲避灾难,一提到神的作工、神的经营他们就默不作声,丝毫不感兴趣,他们认为了解这些枯燥的问题并不能使自己的生命长大,也不能获得什么益处,所以他们即使是听了有关神经营的信息也只是稀里糊涂地对待,却并不当作宝贝来接受,更不当作生命中的一部分来领受。这些人跟随神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一个目标——得福,除此之外与他们的目标根本不相干的事他们都懒得去搭理。他们认为信神能得福这是最正当的目的,也是他们信神的价值所在,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那就什么都不能打动他们的心。这是更多的当前信神之人的现状。他们的目的、存心听起来很正当,因为他们在信神的同时也在花费,在奉献,在尽本分,他们在付出青春年华,也在撇家舍业,甚至长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忙碌,他们为了最终的目的改变自己的爱好,改变自己的人生观,甚至改变自己的追求方向,但他们却不能改变自己信神的目的。他们都是在为经营自己的理想而跑路,不管道路有多远,也不管途中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们都坚韧不拔、视死如归。是什么力量能使得他们如此这样地不断付出呢?是他们的良心吗?是他们伟大、高尚的人格吗?是他们与邪恶势力抗衡到底的决心吗?是他们为神作见证而不求报酬的信心吗?是他们为了成就神旨意而不惜付出一切的忠心吗?还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个人奢求的奉献精神呢?对于一个从来就不知道神经营工作的人能付出如此多的心血代价,这简直是天大的神迹!我们姑且不论这样的人到底付出了多少,只是他们的行为很值得我们去解剖。一个从来就不了解神的人能为神付出如此多的代价,这里除了与人息息相关的利益之外,还能有其他的理由吗?话说到此,我们发现一个人都从未发现的问题: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谁能扭转这样的趋势呢?又有几个人能真正了解这种关系的危急呢?我相信,当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悦气氛中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人与神的关系竟是如此的尴尬,如此的不堪入目。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人都说神是公义的神,只要人跟随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义的,人跟随到底,他还能把人甩掉吗?我不偏待任何一个人,而且以公义的性情来审判所有的人,但我对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适条件的,我所要求的无论什么人都得达到,我不看你资历多深、资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爱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无忧无虑地跟随,那时我会因着你的恶来击杀你、惩罚你,你还有何话可说?你还能说神不公义吗?今天我说的话你都遵守了,这样的人我称许。你说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难,但就是神所说的话你没活出来,你就想天天为神跑路、花费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还说:“反正我相信神是公义的,我为他受苦、为他跑路、为他奉献,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保证纪念我。”神是公义的这不假,但这公义之中不掺有杂质,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掺有肉体,不掺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挡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经受惩罚,一个不饶恕,谁都不放过!有的人问:“我现在为你跑路,到最后你是不是能给我一点祝福?”那我问你:“我说的话你遵守了吗?”你说的公义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虑我是公义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随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说的“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这话是有内涵的,跟随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后寻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达到几条了?你就达到跟随到底,其余呢?你遵行我的话了吗?我提出五条要求你就达到了一条,其余四条你也没打算达到,你就找一条最简单轻省的路,存着侥幸的心理来追求,我的公义性情对你这样的人只是刑罚,是审判,是公义的报应,对一切作恶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随到底的也必然受惩罚,这才是神的公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或许你们以为你们跟随多年无论如何也有苦劳,不管怎样也能做个效力者在神家捞个饭碗,我说在你们中间这样想的人也占多数,因为你们向来都是奉行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原则。那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们:我不管你劳苦功高,或是资格大大,或是追随左右,或是名望顶天,或是态度好转,只要你没有按着我的要求去办,那你永远不可能获得我的称许。你们还是把自己的种种想法、打算趁早都一笔勾销,把我的要求都认真对待对待,否则,我会将所有的人都化为灰烬来结束我的工作,充其量将我的多年作工与苦难化为乌有。因为我不能把我的仇敌与带着邪恶味道与撒但原样的人带入我的国中,带入下一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过犯会将人带入地狱》

彼得作的工作是在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他是在追求爱神的过程中作工的,不是在使徒的位上作工。保罗在作工的过程中也有个人的追求,他的追求只是为了以后的盼望,为了以后能有好的归宿,他在作工中并不接受熬炼也不接受修理与对付,他认为只要他所作的工作满足神的心意,他所做的一切能讨神的喜悦,到最后必有赏赐为他存留。他的作工中并没有个人的经历,完全是为作工而作工,并不是在追求变化中来作工。他的作工中尽是交易,并没有一点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顺服。在他作工的过程中他的旧性并没有变化,他作工只是为别人效力,并不能使他的性情得变化。保罗没经过成全也没经过对付而直接作工,他的存心就是为了领赏赐,彼得就不一样了,他是经过修理对付、经过熬炼的人,他们俩的作工目的、存心根本不同。彼得虽然没作太多的工作,但他的性情变化了许多,他追求的是真理,是真实的变化,并不单是为了作工。虽然说保罗作的工作多,但那些作工都是圣灵的作工,即使有他的配合,但不是他经历来的,彼得作的工作少那只是因为圣灵不在他身上作那么大的工作。作工的多少并不能决定是否被成全,他们俩一个人追求是为领赏赐,另一个人追求是为了达到爱神至极,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以至于活出一个可爱的形象来满足神的心意,外表不同,实质也不相同,你不能按着作工的多少来定他们到底谁是被成全的。彼得追求活出一个爱神之人的形象,做一个顺服神的人,做一个接受对付修理的人,做一个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他能奉献自己,把自己全部交在神手里,顺服至死,他有这样的心志,而且他也做到了,这就是最终他与保罗的结局不一样的根源。圣灵在彼得身上作的工作是成全,在保罗身上作的工作是利用,因为他们的追求观点与他们的本性并不相同。同样都有圣灵的作工,彼得把这些作工落实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也供应给了别人,保罗却只把圣灵的作工全部供应给了别人,他自己却一无所获。这样,经历了多少年的圣灵作工,保罗的变化微乎其微,几乎仍是一个天然包,仍是以往的保罗,只不过是饱经多年的作工艰难,他已学会了“作工”,也学会了忍耐,但他的旧性——争强好胜、唯利是图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着。他作工多年并没有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也没有将自己的旧性都脱掉,这些旧性在他的作工中仍可清楚地看见,在他身上只是多了点作工的经验,这仅有的一点点经验并不能变化他,不能改变他生存的观点与他追求的意义。他虽然为基督作工多年,当年逼迫主耶稣的行径虽不复再现,但他内心对神的认识并没有改观。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为了奉献自己而作工,而是为了将来的归宿而被迫作工,因他起初是逼迫基督的,并不是顺服基督的,他本来就是一个故意抵挡基督的悖逆者,他本来就是一个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到他作工快结束时,他仍然不认识圣灵的作工,只是凭着个人的小性子来独断专行,丝毫不理睬圣灵的意思,所以说,他的本性就是与基督敌对的,就是不顺服真理的。就这样一个被圣灵作工弃绝的人,这样一个不认识圣灵工作又抵挡基督的人怎么能得救呢?人能否得救,并不是根据人作的工或是奉献的多少而定的,而是根据人对圣灵的作工是否认识,根据人是否实行出真理,根据人追求的观点是否合乎真理而定的。

彼得跟随耶稣虽然也有天然的显露,但是按本性来说,他起初就是一个愿意顺服圣灵、追求基督的人,他是单纯顺服圣灵的人,他并不追求名利,而是存心顺服真理。虽然他三次不认基督而且试探主耶稣,但这一点点人性软弱与他的本性并无关系,这并不影响他以后的追求,也并不能充分证明他的试探是敌基督的作法。人性的正常软弱是天下所有的人所共有的,难道你就要求彼得破格吗?人对彼得有看法不就是因为彼得行了几次愚昧的事吗?而人对保罗如此的崇拜不就是因为保罗的许多作工与他的许多书信吗?人怎么能看透人的本质呢?真是有理智的人难道还看不透这一点小事吗?彼得多少年的痛苦经历虽然圣经里没记载,但这并不能证明彼得没有真实的经历,也不能证明彼得不是一个被成全的人。神作的工作人怎么能完全测透呢?圣经所记载的并不是耶稣亲自选录出来的,而是后人编排的,这样,圣经里所记载的不都是按着人的意思选择的吗?更何况书信里也并没将彼得与保罗的结局都明示出来,这样,人就根据人自己的眼光、根据人自己的喜好来评价彼得与保罗,又因为保罗作工太多,“贡献”太大,因而深得万人信赖,人不都是注重外表吗?人怎么能看透人的本质呢?更何况保罗又是几千年来人所崇拜的对象,又有谁敢轻易将他的作工否认了呢?彼得仅是一个撒网打鱼的,他怎么能有保罗的“贡献”大呢?按贡献来说,应该是保罗比彼得先得赏赐,而且应该是保罗比彼得更能获得神的称许,谁知神对待保罗只是借用他的恩赐来作工,而对彼得则是为了成全。并不是主耶稣对他们起初就早有安排,而是按着他们原有的本性来成全或来作工的。所以,人看的只是外表的贡献,而神看的是人的本质,是人原来追求的路与追求的存心。人对某人的评价都是按着人的观念来衡量的,都是按着人的眼光来衡量的,但是人最终的结局并不是按着人的外表而定的。所以我说,若你起初所走的路是成功的路,你起初的追求观点是对的,那你就如彼得一样;若你所走的路是失败的路,那你无论如何付代价,仍是如保罗一样的结局。不管怎么样,你的归宿或你的成功与失败都是根据你追求的路是否正确而定的,并不是根据你的奉献或付的代价而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你作了不少工作,别人从你也得着了教导,但是你自己没有变化,你自己没有一点见证,没有一点真实的经历,到死之前你所做的事还是没有一点见证,这是有变化的人吗?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圣灵当时可以使用你,使用你是用你能作工的那部分,不能用的那部分他就不用,若是你追求变化,那就在用你的过程中逐步成全,但到最终你能不能被得着他并不是大包大揽,这就在乎你的追求到底如何了。你个人性情没变化那是你追求的观点不对,你领不着赏赐属于个人的事,是你自己没实行真理,不能满足神的心意。所以说,个人的经历最重要,个人的进入最关键!有些人最终要说:“我为你作了那么多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怕让我进天堂吃生命果也行。”我要的是什么样的人你得知道,国度里不容许有污秽的人进去,不容许污秽的人玷污圣地,你虽然作了许多工作,你虽作工多年,但到头来仍是污秽不堪,你想进我的国度,那是天理难容的事!从创世到如今我未曾对任何一个献私情的人开过这样的方便之门,这是天规,谁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类的人,是追求个人性情变化的人,是愿意作神的见证、愿意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这样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假如你就是为了得赏赐,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变化,那就一切都徒劳了,这是永不改变的真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上一篇: 1 什么是遵行神的旨意?遵行神旨意的人有哪些表现?

下一篇: 3 什么是真实的见证?只贪享神的恩典是不是真实的见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