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么是敌基督?怎么分辨敌基督?

相关神话语:

神对敌基督的定义是什么?与神敌对,那是神的仇敌呀!跟神敌对,与真理敌对,仇视真理,仇视神,仇视一切正面事物,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一时软弱、愚昧,有点错误的思想、错误的观点,或是有点偏谬的领受,与真理不相符,不是这些。那是敌基督,是神的仇敌,他是仇视一切正面事物,仇视一切真理,仇视神的一切性情、实质的一个角色。这个角色在神那儿怎么看?神不拯救!这些人藐视真理,厌烦真理,就是这个性质。这里揭露的是邪恶、凶恶与厌烦真理,是败坏性情当中最严重的表现、性情,是撒但最典型、最实质的东西,而不是普通败坏的人身上流露的一点败坏性情,这是一种与神敌对的势力,他们能搅扰教会、控制教会,能拆毁、打岔神的经营工作。这是普通败坏的人做的事吗?绝对不是!所以说你不要轻看这事。普通人也有邪恶性情,有的表现在自私卑鄙上,有的表现在性情凶恶上,不容许别人欺负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敌基督有什么不同呢?他主要的性情不是狂妄,而是邪恶得厉害。他的邪恶主要表现在什么地方?就是做事诡异,普通有点心眼儿的,有点文化、有点社会阅历的人都很难测透他,这就上升到邪恶了,不是诡诈了。他能玩阴谋、玩手段,玩得比一般人高级,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对付不了他,这就是敌基督。为什么说一般人对付不了他呢?就是他邪恶得太厉害了,对人极具迷惑性。为什么要把敌基督的表现拿出来交通呢?因为敌基督太能迷惑人了,一迷惑就是一片,就像瘟疫似的,具有杀伤力,一传染就是一片,传染的速度快、范围广,传染率、死亡率都比普通的病高,这后果是不是严重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做事诡异,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

神不道成肉身时,衡量人是否是抵挡神是根据人对天上看不见的神是否敬拜、是否仰望,那时对于“抵挡神”的定义不是那样实际的,因为人看不见神,也不知道神到底是什么形像,到底如何作工、如何说话,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都是在渺茫之中信神,因着神没向人显现。所以无论人如何在想象之中信神,神都不定人的罪,也不对人有太高的要求,因为人根本看不见神。当神道成肉身来在人中间作工时,人都看见了神,都听见了神的说话,看见了神在肉身的作为,那时人的观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见在肉身中显现的神的人,若存心顺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挡的就被定为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是故意抵挡神的仇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挡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满足神的人更是抵挡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轻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达到最终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图破坏神工作的天使长的后代呢?它们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带领。”人信神还得通过人,这不就麻烦了吗?那带领的成什么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有些人对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态度太放肆了,他认为:上面是作工作安排的,我们是在下面作工作的,有些话、有些事我们就可以灵活运用,到下面就可以改动,因为上面只是说,我们是实际做,我们了解教会里的情况,上面不了解教会的情况,所以说教会这些人、这些工作交给我们,我们就可以随便做,怎么做都可以,谁都无权干涉。在他那儿事奉神的原则就是:我认为对的我就听,我认为不合适的我就不听,我就可以反抗,跟你对着干,我就可以不给你执行、落实,你说的话我觉得不合适我给你改动改动,通过我滤过了再往下发,如果没通过我点头同意不许印。别处都把上面的安排原样发下去了,他却把他改动之后的工作安排发到他带领的区域,他这种人总想把神拨到一边,恨不得让人都跟他,都信他。在他的心目中,神有些地方还不如他,他应该也是神,人都应该信他,就是这个性质。你们如果看明白了这事,他被撤换了你还能哭吗?还同情他吗?还会觉着“上面作得不合适,上面作得不公义,怎么把这么能受苦的人撤掉了?”他受苦是为谁呀?为他自己的地位。他是在事奉神吗?是在尽本分吗?他对神有忠心、有顺服吗?他纯属是撒但的差役,他作工作是魔鬼掌权,是破坏神经营计划、搅扰神工作的,他那是什么信?纯属是魔鬼、敌基督!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叫触犯神》

敌基督这类人是公开与真理、与神敌对的,他们与神争夺选民,与神争夺地位、争夺人心,更甚至在神的选民中间做各种笼络人心、迷惑人、麻痹人的事情。总之,他们的所做所行无论是公开的还是隐蔽的,性质都是与神敌对的。为什么说是与神敌对的呢?就是他们明知道这是真理,明知道是神,还起来对抗。比如说,在有的教会敌基督拉拢一些人,他把这些人骗去,让人听他的,然后从神家索取各种书籍或者资料,单独成立教会,敌基督就在他所拉拢的这些人中间享受人的崇拜、人的追随,他把这些人都控制住了。这种行为明显地是在与神争夺选民,这是不是敌基督的其中一种特征?根据这种明显的特征把他定性为敌基督一点也不冤枉他,太准确了!还有一些敌基督是在教会内部搞独立王国,他培植自己的势力,排斥异己,把那些听他的、追随他的人留在身边,单独成一股势力,让人都听他的。无论上面有什么工作安排或者要求,他们都是独立行动,他带着手下的这些人与上面的工作安排公开对抗。比如说,上面要求不合适的带领工人可以随时撤换,但是在敌基督那儿看,这些带领工人虽然不合适,但都是他培植起来的,上面让撤换门儿都没有,除非先把他撤了。这个教会是不是被他控制了?神家的工作安排到他那儿就行不通,就落实不下去。工作安排下发很长时间了,各处都把落实的情况反映上来了,比如谁因为什么情况被调整本分或者被撤换了,但敌基督负责的地方就没有这类人,他谁也不调整。难道他那个地方就没有一个不合适的人吗?甚至有的人员不合适,上面直接告诉他撤换,多长时间都听不到回信,这是不是有问题了?这就是教会落入敌基督手里了。上面让落实工作安排,到他那儿就给截住了,下面的人什么信息也得不着,就跟上面断流了,全由他一个人掌控了。他这样做事是什么性质?这就是敌基督显形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一)》

搞独立王国的人是什么人?(敌基督。)为什么叫敌基督呢?“敌”首先是敌视,敌视基督,敌视神,敌视真理。什么叫敌视?(站在对立面。)(仇恨。)仇恨神的人,站在神的对立面的人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喜爱真理?肯定不能。他的第一个表现就是不喜爱真理,谁一说真理,他当面没表现出什么,但心里不接受,他从内心深处是抵触的。抵触的同时,他对所有的正面事物,比如顺服神、忠心尽本分、做诚实人、凡事寻求真理,等等所有的这一切真理,他有没有一点主观意愿上的向往与喜爱?丝毫没有。所以说,以他这样的本性实质,他已经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了。那不可避免的,这样的人心里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比如,做带领的人得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见,得能跟弟兄姊妹敞开亮相,并且能够接受弟兄姊妹的指责,不站地位,对这些正确的实行法敌基督会怎么想?他可能会说,“让我听弟兄姊妹的意见,那我还是带领吗?那还有地位、还有威信吗?还能让人怕吗?不能让人怕,没有威信,作什么工作呀?”敌基督就是这种性情,丝毫不接受真理,越是正确的实行法他越是抵触,他不承认这些正确的实行法就是实行真理。他认为的真理是什么?就是得用铁腕、用恶行、用残酷的方式、用阴谋手段对待所有的人,不能凭真理、凭爱心、凭神话,他的道是邪恶的道。这是敌基督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也是他们的行事方式与出发点、源头,他们的动机、存心就是这样的。他们常常流露的动机、存心的实质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不喜爱真理,仇恨真理,这就是他们的实质。那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是什么意思?就是仇恨真理,恨恶正面事物。比如,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无论神怎么说人都应该顺服,因为人是受造之物,而敌基督是怎么想的?“我是受造之物不假,但顺服那也得看是什么情况,首先我个人得得利,我可不能受屈,我的利益得放在第一位。如果有赏赐、有大福让我顺服行,如果赏赐没了、归宿没了,那我就不能顺服。”他这么看。再比如说,神让人做诚实人,他认为什么?“傻子才做诚实人,聪明人不做诚实人。”这些是不是敌基督不接受真理的态度?这种态度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仇恨真理。敌基督就是这个实质,他们的实质决定了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也决定了在尽这样的本分期间他们要做哪些事。

——摘自《揭示敌基督·笼络人心》

有的人有一些敌基督的表现,有一些敌基督性情的流露,但是同时他也接受真理、承认真理,也喜爱真理,这是可拯救的对象。有一些人不管他外表怎么样,他的本性实质仇视真理、厌恶真理,你一讲真理、一讲道他心里就厌烦、抵触,就犯困、睡觉,觉得没意思,即便他明白了也不感兴趣,或者外表看着挺认真,但是他用另外一种态度或用一种知识、理论来衡量,这样,不管他看了多少神话、听了多少道,最终他里面追求地位、追求世界、与神敌对、仇视真理的态度不会有丝毫的转变,这就是典型的敌基督。所以,你说他的作法是笼络人心,他高举见证自己是与神争夺地位,是迷惑人,是撒但、敌基督的作法,他接不接受这种定罪啊?他不接受,他认为,“我这么做是正当的,我就这么做,不管你怎么定罪,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放弃这个追求、这个愿望,还有这种作法”。这就定性了,这是敌基督。你怎么说也扭转不了他的观点,还有他的存心、意图和他的野心、欲望,这就是典型的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不管环境怎样变,不管周围的人事物怎样变,不管时代怎样变,也不管神显了什么神迹奇事,神给了他多少恩典,甚至给了他什么惩罚,他的意图是永远不会变的,他行事为人、做事的方式是永远不会变的,他仇视真理的态度永远都不会变。别人指出他这样做是高举见证自己迷惑人,他会改换一种说话方式,让人挑不出问题,谁也分辨不出来,他采用一种更狡猾的方式继续从事自己的经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是敌基督的表现,也是敌基督的实质使然。就是神说要惩罚他,说他的结局到了,他是可咒可诅的,这能不能改变他的实质?能不能改变他对真理的态度?能不能改变他对地位、名利的喜爱?改变不了。把被撒但败坏的人改变成有正常人性、能敬拜神的人,这是神作的工作,这个能达到。把魔鬼,把外表披着人皮但实质属撒但的,在撒但阵营里敬拜撒但敌视神的人变成正常的人,有没有可能?没有这个可能,神不作这样的工作,神拯救的人类不包括这样的人。那这样的人在神那儿怎么定规?他是属撒但的,不是神拣选、拯救的对象,神不要这样的人。他无论在神家呆多久,受了多少苦或者做了什么,他的意图是不会变的,他不会放弃他的野心与欲望,更不会放弃他与神争夺人、与神争夺地位的这种存心与欲望,这样的人就是活生生的敌基督。

——摘自《揭示敌基督·高举见证自己》

敌基督都是死不悔改,誓死要与神对抗、敌对到底,即便他心里承认有神,承认神造了人类、神能拯救人类,但是因为他的本性,他改变不了他所走的道路,也改变不了他与神敌对的这个实际状况。所以,敌基督这一类人做事的实质就是在不断地用各种手段、各种方式来达到他们占有地位的目的,来达到他们笼络人让人跟随、让人崇拜的目的。也可能他们内心深处并不是有意与神争夺人类,但是有一样是肯定的,就是他们即便不与神争夺人类,他们也想在人中间拥有地位、拥有权势。即便有一天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在与神争夺地位而有所收敛,但是他们会用另外的方式在人中间获得地位,达到名正言顺。总之,敌基督所做的一切,即便外表看是在忠心地尽本分,是在真实地做神的跟随者,但是他们想控制人,想在人中间获取地位、获取权力的野心是不会改变的。神无论说了什么话、作了什么事,无论对人有怎样的要求,他们都不会按神的话、按神的要求来做他们该做的,来尽他们的本分,他们也不会因为明白了神的话、明白了真理之后而放弃对权力、地位的追求,他们的野心始终占有着他们的全人,控制、主导着他们的行为、思想,也主导着他们所走的道路,这就是敌基督。这里突出什么了?有些人说:“敌基督是不是就是跟神争夺人,不承认神?”他们也可能承认神,而且真真切切地承认、相信神的存在,也愿意做神的跟随者,也愿意追求真理,但是有一样是永远都不会变的,那就是对权力与地位的野心他们不会放弃,他们不会因着环境或者因着神对他们的态度而放弃自己对地位与权力的追求,这就是敌基督的特征。一个人无论受了多少苦,或者明白了多少真理,进入了多少真理实际,对神有多少认识,但在这些外表的现象、表现之外,他对地位、权力的野心与追求从来都不会收敛、不会放弃,这一点就决定了他的本性实质到底是什么。神把这类人定为敌基督是极为准确的,这是根据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也可能以前有些人认为敌基督就是跟神争夺人类,其实有时候他不一定非得是跟神争,他就是对地位、权力的认识、领会还有需要与正常人不一样。正常人有时候有点虚荣心,在人中间争个面子、说法,争个名次,这是正常人的野心,一旦他这个带领被撤换没地位了,他也就算了,随着环境的变化或者身量的增长,随着真理的进入,还有明白真理程度的进深,他的野心会逐渐地淡化,就是他走的道路、行进的方向会有变化,他对地位、权力的追求会一点一点地减弱,他的欲望会逐渐地减少。但是敌基督就不一样了,他对地位、权力的追求是不会放弃的,无论在任何时候,在任何环境、任何人群当中,无论他年龄多大,他的野心是不变的。他的野心不变是怎么看出来的呢?比如说他是一处教会的带领,他要控制这处教会所有的人,到了另外一处教会,他不是带领,但他还想站地位,就是不管到什么地方他都想掌权,这是不是被野心充满了?他的表现超出正常人性的范围了,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这个不正常指什么说的?就是他的表现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那这是什么表现?是什么支配的?这是本性支配的,这是邪灵。这跟正常的败坏不一样,这就是区别。敌基督不择手段、忘我地追求着地位与权力,这就是他们的本性实质,是他们的本相、真相。他们不但与神争夺地位,也与人争夺地位,不管人愿不愿意、同不同意,他们都一厢情愿地、主动地来控制人,做人的带领,到哪儿都想当头儿,都想说了算,这是不是他们的本性?大家愿不愿意听你的?选你、推举你了吗?同意让你说了算吗?没有人愿意让他说了算,也没人听他的,但他还想说了算,这是不是有问题了?这是厚颜无耻,不知羞耻。这类人当带领是敌基督,不当带领也是敌基督。

——摘自《揭示敌基督·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

敌基督宝爱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过于常人的,这是他性情实质里的东西,不是一时的兴趣,也不是一时的环境影响,而是生命、骨子里的东西,所以说这是他的实质。就是敌基督无论做什么,他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而不是其他。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名誉是他的生命,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他无论做什么事,首先考虑“我的地位会怎样?我自身的名誉会怎样?如果我做这个事,会不会得到好的名声?我在人心中的地位会不会得到提高?”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东西,这就充分证实了他有敌基督的性情、敌基督的实质,他才会有这样的追求。可以说,地位与名誉对敌基督来说并不是一种额外的要求,更不是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它属于敌基督本性里的东西,是骨子里、血液里的东西,是先天就有的。不是有它也行、没有也行,他的态度不是这样的,而是什么呢?名誉、地位与他每一天的生活、每一天的状态、每一天的追求都息息相关。所以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与名誉是他的生命。他无论怎样活着,无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无论他的追求是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他人生的方向是什么,有好的名誉、有高的地位这是他追求的宗旨,也是他心里放不下的追求目标。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来面目,也是他的实质。就是把他放在深山老林里,他对名誉地位也不会放下,把他放在一群普通人中间,他心里挂念的还是他的名誉与地位。所以说,当他们有了信仰之后,他们把自己的名誉地位与信神的追求画为等号,就是他们在走信神道路的同时,也在追求着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可以说,在他们心中认为,信神追求真理就是追求名誉地位,追求名誉地位也是追求真理,得着了名誉与地位就是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在信神的道路当中,如果他们觉得没有得着什么实质性的地位,没有人仰望、高看,在一个人群中没有被人高举,没有实权,那他们就很失落,认为信神很没有意义,很没有价值。如果这样信神是不是神不称许?是不是就没得着生命?他们常常在心里盘算这些事,盘算怎么能够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怎么能够在自己所处的环境当中占有一席之地,有高的名望,有一定的权势,说话有人听、有人捧,有听从的对象,怎么能够在一个人群当中有绝对的话语权,有存在感,在他们心里常常想这些事。这就是这一类人的追求。他们为什么总琢磨这些事呢?难道他们听了真理、听了讲道、看了神的话之后,对这些事就没有真实的认识吗?难道神的话、真理就不能改变他们的观念与思想观点吗?这就是人的本性实质的问题。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敌基督无论到哪个人群里,他的至理名言是什么?“我要争!争!争!争做最高的,争做最大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到哪里都争,都要达到他的目的,这正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神家工作的。敌基督的性情就是这样,谁的业务精,谁信神时间长,谁有点什么特长,谁在生命进入方面能让弟兄姊妹得着益处,谁的名望高一些,谁在弟兄姊妹中间的评价好一些,谁正面的东西多一些,都是他要争斗的对象。总之,敌基督每到一个人群当中,他要做的事无非就是这些,把地位争到手,把高的名声争到手,把在人群当中的话语权、决定权争到手,他就高兴了。他把这些争到手之后能不能作具体工作?(不能。)他不是为了作具体工作而争而斗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压倒所有的人,“管你服不服气,论资本我最高,论能言善辩我最强,论业务的精通程度我首屈一指”。无论在哪方面他都要争,弟兄姊妹选他做负责人,他要争与配搭之间的话语权、决策权,教会要是让他负责一项工作,这项工作怎么作他要一个人说了算,他要争取他所说的话、所提的方案、所作的决定都能被采纳,都能变成现实。如果弟兄姊妹采纳了其他人的意见,在他那儿就通不过。你要是不听他的,他就会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感觉没有他不行,让你感觉不听他的后果会怎么样。敌基督这类人的性情就是这样的嚣张,令人厌恶,也是这样的不可理喻。他们身上所流露的既没有什么人性,更没有什么理智。通过他所做所行的,看到他做那些事没什么道理可讲,你要是跟他讲他也不接受,你说的再对在他那儿也行不通,就是此路不通。他唯一能接受的一条原则就是,无论在哪个人群当中,能得着自己该得的名誉、地位他心里就踏实了,他觉得自己活着的价值就是如此,不管在哪个人群当中都要让人发现他的“光”和“热”,发现他的特长,发现他与众不同。正因为他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该得着高于一般人的待遇,该得着人的拥戴、赞赏,该得着人的仰望、崇拜,他认为这些都是他该得的。这样的人是不是很麻烦?临到一个事,按照常理,谁说的对就应该听谁的,谁说的对神家工作有利就应该顺服谁的,谁说的合乎真理原则,大家就应该采纳谁的,但如果按照常理做,大家就有可能不采纳他的意见,那他会怎么做呢?这时候他就着急了,一个劲儿地为自己的说法、意见辩解、表白,想方设法地说服他人,让弟兄姊妹都听他的,采纳他的建议。他不考虑如果采纳了他的建议神家的工作会受到怎样的影响,这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只考虑“这次如果我的建议没被采纳,那我的脸往哪儿放?所以我要争,争取我提的建议能被采纳”,每次他都是这么想、这么做,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敌基督的实质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专权,大权独揽,谁说的都不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任何人的说法、作法,任何人的见识、观点、长处,在他眼里都不如他,好像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参与他要做的事,也都没有资格被他咨询、给他提出意见,敌基督就是这样的性情。有些人说这是人性不好,这哪是一般的人性不好啊?这纯属是撒但性情,这种性情太凶恶了!为什么说是性情太凶恶呢?敌基督把神家的工作包括教会的利益都据为己有,当作私有财产,都要归他掌控,不容别人插手,所以他作神家工作时考虑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是自己的地位、脸面。他排斥所有在他眼中对他的地位、声望能构成威胁的人,打压、孤立这些人,甚至有一些可用的、适合尽特殊本分的人,他也排斥、打压。他丝毫不考虑神家工作与神家利益,只要谁对他的地位能构成威胁,谁对他不服,没把他看在眼里,他就排斥,不让这些人靠近,不让这些人做他的配搭,更不让这些人在他所掌权的范围里担任任何的重要角色,或者起到任何重要的作用。这些人无论立多大功,为神家做了多大的好事,他都掩盖、缩小,不让显在弟兄姊妹面前,不让弟兄姊妹知道。另外,他在弟兄姊妹中间还常常说这些人的毛病、败坏,说这些人狂妄、钻人钻事,好出卖神家利益,胳膊肘往外拐,愚昧,等等,找各种理由来排斥、打压这些人。其实这些人有的有一方面特长,有的只是有点小毛病,总的来说这些人是适合尽本分的,合乎尽本分人员的原则。但是在敌基督来看,他认为“我眼里可不揉沙子,你想在我的地盘担任角色,跟我争上下,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你能耐比我大,口才比我好,文化比我高,人缘也比我好,我的风头要是被你抢去了怎么办?让我跟你配搭,想都别想!”他考虑神家的利益吗?他不考虑。他就考虑怎么保住自己的地位,所以他宁可损失神家的利益也不用这些人,这就是排斥。另外,他培养那些没什么能耐的、窝囊的、好使唤的、听话的、愚昧的浑人,那些没见识、没主见、不明白真理的人,就专门培养这些人。外邦人有一句话,“宁给好汉牵马坠镫,不给赖汉当祖宗”,而敌基督恰恰相反,他专门给这些赖汉当祖宗,这是不是无能的表现?比如他说有个人不狂妄、能施舍,你问他这个人明白真理怎么样,他说“还行,有点素质”,其实这个人遇到点小事就躲,没什么信心。这些人当中,还有的不明白真理,有的不通灵,有的背后总发怨言,有的做事总出错,就是一帮浑人,他就给这些人当祖宗,就培养这些人。敌基督在神家担任“领导”的时候能培养这些人,神家工作不就耽误了吗?那些有点素质的,能明白点真理的,能追求真理、能实行点真理的人,能把神家的工作担起来的那些人,他就不看在眼里,因为什么呢?这些人不可能变成他的奴隶与跟班,不可能对他唯命是从,所以说他就培养一帮窝囊的,胆小的,浑的、傻的、笨的,没什么主见的,培养一帮这样的废物。这样做对神家的工作有利吗?没利。那他考不考虑这些?他考虑的是什么?“我跟哪些人在一起工作、配搭能顺心,能刷存在感,能显明我的价值,我就找什么样的人。”他那些跟班就是一帮不通灵的浑人,临到事谁也不寻求真理,谁也不明白真理,谁也不按真理原则办事,可是有一样他喜欢,就是这些人临到什么事都找他,都听他的。这就是他找配搭的原则。找一帮浑人、废物作工作,捧臭脚,最后神家的有些工作就耽误了,在利益上、工作进度上都受到影响,但是这些人什么知觉也没有,还说“那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大家都说不是自己的责任,那这个责任到底是谁的?出问题了谁都不担责任,这些人这些年听道都听哪儿去了?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不承认,这是什么东西?这个事实就证明他选的那些人都不行,不接受真理。敌基督这一类人,他们专门跟这些不接受真理、不喜爱真理的浑人、窝囊废、卑鄙小人打成一片,就笼络这些人,跟这些人配搭得特别和谐、亲密、顺畅,这是什么东西?这算不算敌基督团伙啊?你把他们的“祖宗”一撤,底下那帮孝子贤孙就不愿意了,论断说上面不公平,抱成一团替他打抱不平。敌基督这一类人就光是一些恶人吗?有些敌基督他也是窝囊废,也没什么大能耐,但是有一样,他特别喜爱地位。你别以为他没能耐、没文化就不喜欢地位了,那就错了,你没把敌基督的实质看透,只要是敌基督就喜欢地位。既然说敌基督不能与任何人配搭,那他怎么还培养一帮臭鱼烂虾,培养一帮捧臭脚的呢?他是要跟这些人配搭吗?如果他真能跟这些人配搭的话,那这句话就不成立了。不能与任何人配搭,这个“任何人”也包括他培养的这些人。那他培养这些人干什么?培养一帮好使唤、好摆弄的,没有主见、他说什么都听的人,然后与他共同维护他的地位。他要是靠自己势单力孤地维护地位也有点难、有点吃力,所以他就培养一帮这样的人,培养一帮所谓的他眼中的属灵人,又肯吃苦,又能维护“神家利益”,一个人能干多样活,什么事又都能咨询他、问他,他认为这就是与人配搭了。这是配搭吗?他是找一帮人来发号施令,来做好他自己的工作,来稳固他自己的地位,这不叫配搭,这叫搞个人的经营。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一)》

敌基督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这应该是一个类型、一系列的表现,是一个性质的。可以说,敌基督不管做什么事、下什么决定、作什么安排都不与人交通,不与人达成共识,也不寻求工作原则,不寻求实行的原则,而且也不让人明白为什么这么做,人稀里糊涂就得听他的。如果有人问,他也不想交通,也不想说明,完全把这事控制在什么状态之下呢?就是每一个人都没有知情权,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认为对的就必须得贯彻到底,别人没有问的权利,没有知道的权利,更没有与他配搭的权利,只有听从。在他那儿怎么看?“既然选我当带领了,你们就归我管,就得听我的,你们要是不听我的就别选我,选我就得听我的!怎么做我一个人说了算。”所以,在他眼中,下面跟随的人与他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他就是发号施令的,下面的人不能分析对错,也不能对他进行指责、分辨或者寻问、质问、质疑,这些都不行,他只要提出方案、说法、做法,大家都得拍手赞成,不能画问号。这带不带点强制性?这种手段是什么?就是独断专行。这种性情是什么呢?(凶恶。)“独断专行”这个词从表面上来看,“独断”就是一个人说了算,“专行”就是一个人独自作出判断、作出决断之后大家都得去执行,别人不许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说法,甚至连问也不行。独断专行就是临到事的时候他自己琢磨琢磨、考虑考虑就决定怎么做了,旁若无人地在背地里就作出决定了,到底怎么做其他人甚至他的配搭、他的上层带领都不能干涉,这就叫独断专行。独断专行的人做事一贯的方式方法、一贯的原则是什么?就是临到一个事他自己在心里就开始琢磨,在头脑里这么想那么想,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不说。有些人说那是他不爱说话,是那么回事吗?这不是性格的问题,他不说就是有意不告诉你,他要自己做事,他怎么做有他自己的盘算。他盘算什么?这里涉及到他的利益,涉及到他的地位、名利、名望,他盘算这些,说“怎么做能保住我的地位,怎么做能让下面的人看不漏我,关键是怎么做能隐瞒上面,这很不容易啊。如果临到一个事我就贸然地跟下面的弟兄姊妹交通,大家就都把我看漏了,看漏之后哪个人一多嘴反映到上面,也可能上面就把我撤了,我就保不住地位了。另外,要是我总跟别人交通,自己这点能耐不都让别人看透了吗?人家会不会小瞧我呀?”你们说,要是真被看透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其实,对于追求真理的人,对于诚实人,他觉得丢点脸、丢点名誉、让别人看漏不算什么,好像对这些事没什么感觉,没有太明显的意识,不把这些事看得很重。而敌基督恰恰相反,他不追求真理,他把自己的地位还有别人对他的看法、态度看得比命还重要。如果用金元宝换他的真话,让他把实情、老底都跟别人说说,他换不换?如果元宝小他觉得不值,他就不换,还会伪装自己,说“我们信神不爱金钱,我们就爱真理”;如果元宝很大,为了把钱骗到手,他可能会浮皮潦草地说点真话,过后该怎么做照样怎么做,丝毫不改变。这叫本性不改。

——摘自《揭示敌基督·做事诡异,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

敌基督跟天使长是一样的性情。天使长说,“天地万物是我造的,人类归我管”,它就随意糟蹋、败坏人类。敌基督一掌权,就说:“你们都得信我、跟我,我掌控,我说了算,有什么事找我,把教会的钱给我拿过来。”别人说:“凭什么给你啊?”“我是带领,就有权掌管这事,我就得什么事都管!”他就都管上了。弟兄姊妹没有神话吃喝,或者缺少哪些讲道、书籍,他不关心,就关心钱在谁手里,有多少,这些钱怎么用。如果上面过问教会的财务情况,他不但不把教会的钱上交,还不让上面知道实情。为什么不让知道?他想侵吞,想霸占,是不是这么回事?敌基督对物质、金钱、地位有极高的兴趣,他绝对不是像表面上说的,“信神了,不追求世界了,不贪财了”,绝对不是表面这么简单。他为什么极尽其能事地追求、维护地位呢?他想拥有或者是控制、霸占地位所带来的这一切,这是正宗的天使长的后裔,是名副其实的天使长的本性实质。凡是追求地位、注重钱财的人,性情肯定有问题,就不是光有敌基督性情这么简单了,那是什么呢?第一,如果让他负责一样工作,他就不许别人插手;另外,他做任何一样工作的负责人,就想方设法地显露自己、维护自己、抬高自己,让自己从众人中间分别出来,成为最高的,把持地位、争夺地位;还有,看见财物眼睛总冒绿光,心思总往钱财上琢磨、下功夫。这都是敌基督的信号。一说交通真理,问弟兄姊妹的情形,有多少人软弱,有多少人消极,每个人尽本分的果效怎么样,这些他不感兴趣;一涉及到钱财,谁能奉献,数量有多少,在哪儿放着,这些都是他最关心的。这就是敌基督的信号、标志。

——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二)》

敌基督的邪恶有一个最大的特质,我告诉你们分辨的秘诀。就是他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首先你测不透他的底,看不透他。他跟你说话的时候眼睛转来转去,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诡计,哪怕是看着他特别“忠恳”“诚实”的时候,你也看不透他。你心里就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个人城府挺深,深不可测,这个人很隐秘、很诡异。这是第一个特点,这就已经具备邪恶的特质了。敌基督邪恶的第二个特质,就是他说话、做事都特别具有迷惑性。这个迷惑性来自哪儿?就是他特别会抓住人的心理,说好听的、对的话,说高的理论,说一些人从情感上、良心理智上、思想上能接受的对的话。但是有一点你就该分辨了,就是他说的那些好听的话在他自己身上从来不兑现。好比说,他告诉你怎么做诚实人,临到事怎么祷告,怎么让神当家做主,那你就看他临到事的时候怎么做。临到事他是凭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想法,凭自己的能耐绞尽脑汁地这么做那么做,想方设法地让其他人都为他效力,把他的事办好,他才不祷告神呢。还有,他嘴上说让人接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但是当他临到事的时候,他第一个为自己谋求出路,不接受神的摆布安排,人看到的是他做事没有顺服,他想自己另谋出路。这就是你能看到的敌基督迷惑人的背后他邪恶的一面。敌基督作工作有时候也熬夜,甚至废寝忘食,但是临到神家安排一个事,他不落实也不实行,也不接受真理。同时,他还有一方面表现,就是当弟兄姊妹提出不同意见时,他就拐弯抹角地否认,绕来绕去,让你觉着他也认真对待你的意见了,也跟大家交通、商量了,但是说来说去到最后你还得听他的。他就总想方设法否认别人的意见,让别人按着他的来,都听他的。这是不是寻求真理原则啊?他实行的原则是什么?都得听他的、顺服他的,听谁的都不如听他的,就他的最好、最高,他就是真理,他说的绝对是对的。这是不是邪恶?敌基督邪恶的第三个特质是,他每次见证自己的时候,见证自己的功劳、自己曾经的付出,还有大家看得到的一些外表好的作法,或者是大家跟着他沾光的一些事,每次说完这些的时候,他都说一句特别属灵的话——“感谢神,这都是神作的”,让你看见他这么有能耐都能见证神,其实他把自己见证完了,把神排在最后了,根本就没有见证神,他借这个机会光见证自己了。敌基督这个手段是不是挺阴险?这是不是邪恶?根据这三点就容易分辨出敌基督了。

敌基督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也是他们邪恶性情实质的一个主要表现,就是无论讲道、交通还是聚会,不管弟兄姊妹怎么交通认识自己,接受审判刑罚、对付修理,尽好自己的本分,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放下得福的欲望,他怎么对待?无论怎么交通,有多少人交通,都改变不了他追求地位、追求得福的存心。所以,他每作一段时间工作,就总结总结自己又做了哪些事,为神家作了什么贡献,给弟兄姊妹办了哪些事,他经常在背后数算,在心里数算,跟神计较这些事。他为什么计较这些事呢?在他内心深处,他的追求、他信神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得福来的,不管听了多少年的道,不管吃喝了多少神的话,他得福的欲望与存心是不会放下的。你让他做一个本本分分的受造之物,接受神的主宰安排,他说:“这不是正道,这不是我该追求的。我追求的目标是,当打的仗打完了,该出的力出完了,该受的苦也受了,我都按神的标准做了,那神应该给我什么赏赐,我能不能剩存下来,我在神的国中是什么位置,我的归宿是什么。”你无论怎么交通都打消不了他这样的存心、欲望,这就是保罗一类的人。这种邪恶里面是不是带着一种凶恶的性情?

——摘自《揭示敌基督·邪恶、阴险与诡诈(二)》

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无论给弟兄姊妹、给神家带来多大的亏损,他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没有。)他给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神家的各方面利益带来了这么大的亏损,人人可见,谁看了都说是这么回事,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死犟,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这么对待这个事,这是不是不把神家、不把教会、不把弟兄姊妹的利益当作一回事?如果他承认他损害了弟兄姊妹和神家的利益,他就要承担这个责任,同时,他的名誉与地位也会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他就死不承认,绝对不能承认,就算心里承认了表面上也不能承认。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从这事上一方面看清敌基督厌烦真理、仇视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看到敌基督对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神家、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一种不负责任、轻慢的态度,他没有人性。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是。)推卸责任,一方面是他仇视真理的一种态度,另一方面是他没人性。无论别人的利益因为他的缘故受到了多大的损失,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你哪怕承认一点儿,说“这事跟我有关系,但也不完全是我的责任”,这也算有点人性,有点良心,有点道德底线,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他是什么东西?(魔鬼。)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多大亏损他都看不见,他心里没有一丁点儿的难过,没有一丁点儿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还是人吗?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即便他做的这个事不让他承担什么责任,就让他承认一下错误,他都不能做到,都不承认,他认为,“承认了不就等于是我错了吗?我能是做错事的人吗?我是永远正确、伟大的人,要让我承认错误,这不是有辱我的人格吗?我是永远不会做错事的,即便这事跟我有关那也不是我造成的,我也不是主要责任人,你愿意找谁找谁去,不应该找我,反正这个责任我不能担,这个错误我不能承认”。让他口头上承认错误他都达不到,就像要他的命似的,好像他承认错误能被定罪,能下地狱、下硫磺火湖似的。总之,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交通,他即便是勉强在外表上不吱声,不辩解了,但他内心深处也是在较劲、在反抗,也是在抵触。抵触到什么程度?有些敌基督在十年前因做错一个事被对付了,十年后再说起这事他还不承认是自己的责任,还不承担责任,二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还在辩护,三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还是“义无反顾”,仍然为这事辩解、表白,为自己辩护。三十年过去了他还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接受这个事实,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没在这事上寻求到自己该实行的真理、该遵守的原则,还能在心里存满了怨恨,觉得弟兄姊妹冤枉他,神不理解他,觉得神家对不起他,神家刁难他,给他出难题,让他背黑锅。就这样的人还能变吗?他心里满了对正面事物的仇视,满了抵触,满了对抗,他认为别人因为这事对付他、修理他有损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名誉,对他的地位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从来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认识自己的错误,也从来没有一个悔改认错的态度,来到神面前接受这个事实。即便是来到神面前为这个事祷告,他也是带着不情愿,带着冤屈跟神表白,让神为他伸冤,让神显明这事,让神评判这事到底谁对谁错。更甚至他会因为这事怀疑、否认神是公义的,怀疑、否认神家、教会是真理掌权、是神掌权这一事实。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最后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们根本就不接受真理。

——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敌基督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觉得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个普通的人对他来说是多余的,是他认识神的障碍。他觉得,“一跟基督接触,人就显得那么渺小,那么败坏,不跟基督接触人可圣洁了,一跟基督接触就觉得人什么也没有了,不接触的时候人明白的事可多了,身量可大了,这个基督太麻烦”,所以他认为没事多读《话在肉身显现》里的话那最好了。敌基督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不管在什么情形之下,他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想否认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一事实,也否认基督口中的话是真理这一事实,似乎他否认了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实质,否认了基督口中的话是真理这一事实,那他蒙拯救就有希望了。敌基督在天性里就与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水火不相容的,永远不能相合,他认为,“只要有基督在一天,我的出头之日就没有希望了,我就有被定罪、被淘汰的危险,就有被毁灭、被惩罚的危险。只要这个基督不说话、不作工了,大家不仰望了,甚至大家都把他忘记了,把他抛到脑后了,那我的机会就来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就是身不由己地恨恶基督、厌恶基督,他们与基督攀比才能的大小、才干的高低,与基督比试谁的话更有威力,谁的能耐更大。在做同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们试图让人看见,同样都是人,基督还不抵一个普通的人有才干、有学问。敌基督在方方面面都在与基督攀比,都在与基督一较高下,在方方面面都想否认基督是神,是神灵的化身、是真理的化身这一事实,也在方方面面想方设法不让基督在弟兄姊妹中间掌权,不让基督的话在弟兄姊妹中间落实,更不让基督所作的事、所说的话以及对人的要求、期望在弟兄姊妹中间实现,似乎有基督在他们就是被冷落的,他们就是在教会当中被定罪、被弃绝、被放在黑暗角落里的那一部分人。从种种的表现上来看,敌基督与基督在实质上那是不共戴天啊!敌基督生来就想与基督决裂、对抗,就想打败、打垮基督,让基督所作的工作不存在、不成立,不能在神选民中间落实,他想看到基督无论作什么工作,无论在哪儿作工作都是一片惨状,没有成果。但是当这一切都不能如他愿的时候,他心里就消沉、黑暗,觉得暗无天日,自己没有出头之日,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上来看,敌基督与神对抗、仇视神的这个实质是后天人加给的吗?(不是。)那是天生的。所以,敌基督这类人是不可能接受真理的,是不可能容纳基督的。外表看他没做什么、没说什么,也能老老实实地出力、付代价,但是一旦有机会,一旦时机成熟,敌基督与基督势不两立的场面就会出现,敌基督与神决战、与神决裂这样的一个事实就能变得公开化。这些事在有敌基督的地方都曾经发生过,尤其在神末世作工这些年发生得太多了,很多人都经历过、见识过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四)》

敌基督否认神的独一无二,主要是他自己也想当神,他特别接受保罗的那些说法,“活着就是基督,活着就是神了,有神的生命那就成神了”。他觉得这个观点要是成立的话,他们就有希望能成为神,能作王掌权、能控制人了,如果不成立,那他们作王掌权、成为神的这个希望就破灭了。总之,撒但总想与神平起平坐,敌基督也一样,也具备了这样的实质。比如说,在跟随神的人中间,人常常高举神、见证神,见证神的作工、见证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人赞美神拯救人的这一切作工,也赞美神所付的代价,而敌基督是不是也想享受这一切啊?他想享受人对他的拥戴、吹捧、高举甚至赞美,更甚至他还产生什么可耻的想法呢?他想让人都相信他,什么事都依赖他,人如果依赖神也行,但是依赖神的同时,更现实的、更真实的是能依赖他,他心里就美了。如果你赞美神的同时,数算神恩典的同时,也数算他的功劳,也在弟兄姊妹中间传扬他的美名,传扬他所做的这一切事情,他心里就美了,就知足了。所以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来说,你说神有权柄,神公义,神能拯救人,只有神具备这样的实质,只有神能作这样的工作,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人能代替神,能代表神做这些事,也没有任何人能具备这个实质做这些事,他心里对这话是不接受的,是不承认的。为什么不接受呢?因为他有野心,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不相信也不承认道成肉身就是神。谁一说神是独一无二的,只有神是公义的,他心里就反感,就抵触,“那不对,我也公义呀!”你说只有神是圣洁的,他说:“那不对,我也圣洁呀!”就像保罗,人传扬主耶稣基督的话,说主耶稣基督为人类献出了宝血,作了赎罪祭,拯救了全人类,把全人类从罪中赎出来了,保罗听了什么滋味?他承认这一切是神作的吗?他承认能作这一切的是基督,只有基督才能作这一切吗?他承认只有能作这一切的才能代表神吗?他不承认,他说:“耶稣能钉十字架,那人也能钉啊,他能献宝血,人也能啊,我还能传道呢,我还比他有知识,我还能受苦呢!你说他是基督,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称为基督啊?你传扬他的圣名,那是不是应该也有我的一份啊?他配称为基督,他能代表神,他是神的儿子,那我们不也是吗?我们这些能受苦付代价、能为神劳苦作工的人,不也能成为基督吗?不也能得着神的称许被称为基督吗?这与基督有什么两样啊?”总之,他对神的独一无二这方面是看不透的,他不明白神的独一无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认为:基督,神,那是人凭本事、能耐熬出来的,就像人坐江山那是打拼出来的,你当基督那也不是有神的实质才称为基督的,那得靠人打拼、靠人的能耐,谁本事大、谁能耐大谁就当大官,谁就说了算。他是这个逻辑。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对神话中所说的神的实质、神的性情这些事他听不明白,他就是个门外汉,就是个外行,他不懂,所以他尽说外行话,尽说不通灵的话。如果作了几年工,他觉得自己能受苦付代价了,能夸夸其谈地讲道理了,会假冒为善了,能迷惑人了,得到一些人的赞成了,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能变成基督,变成神了。

——摘自《揭示敌基督·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一)》

上一篇: 5 神为什么不拯救有邪灵作工与被鬼附的人?

下一篇: 2 什么是假带领、假牧人?怎么分辨假带领、假牧人?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