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么是敌基督?怎么分辨敌基督?

相关神话语:

神对敌基督是怎么定性的?仇恨真理,与神敌对,那是神的仇敌呀!与真理敌对,仇恨神、仇恨一切正面事物,这不是普通人一时的软弱、愚昧,也不是人一时有点错误的思想、错误的观点,有点偏谬的领受,与真理不相符,不是这个问题,那是敌基督,是神的仇敌,是仇恨一切正面事物、仇恨一切真理,是仇恨神、与神敌对的一个角色。这个角色在神那儿怎么看?神不拯救!这些人藐视真理、仇恨真理,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你们看明白这事了吗?这里揭露的是邪恶、凶恶与仇恨真理,是败坏性情中最严重的撒但性情,就是撒但最典型、最实质的东西,而不是一般败坏人类流露的败坏性情。敌基督是一种与神敌对的势力,他们能搅扰教会、控制教会,能拆毁、打岔神的经营工作,这不是一般有败坏性情之人能做的事,只有敌基督才能做得出来,你们不要轻看这事。

凡是恶人都有邪恶性情,有的邪恶表现在凶恶的性情上,常常欺负老实人,讽刺挖苦老实人,总拿老实人开玩笑,还占老实人便宜,看见恶人就点头哈腰、俯首称臣,看见弱势的人就骑在人家脖子上作威作福,这是穷凶极恶的人。凡是能欺负、迫害基督徒的,都是披着人皮的魔鬼,都是没有灵魂的野兽,都是恶魔投胎转世。如果在恶人堆里有不欺负老实人、不残害基督徒的,只是对损害他利益的人发凶,这样的人在外邦人当中就算好人了。但敌基督的邪恶有什么不同呢?敌基督的邪恶主要表现在特别具有斗性,敢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他不但不容许别人欺负他,还能欺负人、整治人,天天琢磨怎么整人治人,他要是嫉妒谁、恨谁就跟人没完没了,这就是敌基督的邪恶之处。敌基督的邪恶还表现在什么地方?就是做事诡异,一般有点心眼儿的,有点文化知识、有点社会阅历的人都很难测透他。他行事特别诡异,这就上升到邪恶了,而不是一般的诡诈了,就是他能玩阴谋、玩手段,玩得比一般人高级,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一般人对付不了他,这就是敌基督。为什么说一般人对付不了他呢?就是他邪恶得太厉害了,对人极具迷惑性,能想方设法地使人崇拜他、跟随他,还能利用各种人搅扰、破坏教会工作。在这种情况下,神家一再把敌基督的各种表现、性情、实质拿出来交通让人分辨,这是有必要的。有些人不理解,说“为什么总交通分辨敌基督的事呢?”就是因为敌基督太能迷惑人了,能迷惑许多人,就像瘟疫似的,极具杀伤力,一传染就是一片,传染的速度快、范围广,传染率、死亡率都比较高,这后果是不是很严重?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六条 做事诡异,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

神不道成肉身时,衡量人是否是抵挡神是根据人对天上看不见的神是否敬拜、是否仰望,那时对于“抵挡神”的定义不是那样实际的,因为人看不见神,也不知道神到底是什么形像,到底如何作工、如何说话,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都是在渺茫之中信神,因着神没向人显现。所以无论人如何在想象之中信神,神都不定人的罪,也不对人有太高的要求,因为人根本看不见神。当神道成肉身来在人中间作工时,人都看见了神,都听见了神的说话,看见了神在肉身的作为,那时人的观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见在肉身中显现的神的人,若存心顺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挡的就被定为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是故意抵挡神的仇敌。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挡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满足神的人更是抵挡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轻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达到最终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图破坏神工作的天使长的后代呢?它们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吗?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看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观念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如果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随他们吗?他们毕竟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都欺骗了,把人带到自己面前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们。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这信神的事得问问带领。”你看看,人信神、接受真道还得通过人同意、批准,这不就麻烦了吗?那教会带领成什么人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了?是不是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

——《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

敌基督这类人是公开与真理、与神敌对的,他们与神争夺选民,与神争夺地位、争夺人心,更甚至在神的选民中间做各种笼络人心、迷惑人、麻痹人的事,总之,他们的所做所行无论是公开的还是隐蔽的,性质都是与神敌对的。为什么说是与神敌对的呢?就是他们明知道神的话是真理,明知道是神,还要与神对抗,怎么交通真理都不接受。比如,有的敌基督拉拢一些人,把这些人迷惑、控制了,让人听他的,然后从神家骗取各种书籍或者资料,单独成立教会,敌基督就在他所拉拢的这些人中间享受人的崇拜、人的追随,他就开始吃教了。这种行为明显地是在与神争夺选民,这是不是敌基督的其中一种特征?根据这种明显的特征把他定性为敌基督冤不冤枉?一点儿都不冤枉,这么定性太准确了!还有些敌基督是在教会内部拉帮结伙,拆毁教会,他在教会里一直培植自己的势力,排斥异己,然后把那些听从他、追随他的人留在身边,单独形成一股势力,让人都听他的,这是不是搞独立王国呢?无论上面有什么工作安排或者要求,他都拒不实行,而是另搞一套,带着追随他的人与上面公开对抗。比如,神家要求对作不了实际工作的带领工人要随时撤换,但敌基督认为,有些带领工人虽然作不了实际工作,但都拥护他、赞成他,这些人是他培植起来的,上面想撤换他们门儿都没有,除非先把他撤掉。你们说,这个教会是不是被敌基督控制了?神家的工作安排到他那儿就行不通,就落实不下去。工作安排下发很长时间了,各处教会都把落实的情况反馈上来了,比如谁因为什么情况被调整本分或者被撤换了,但敌基督始终没有任何反馈,他谁也不调整。有的人尽本分始终应付糊弄,敌基督都不调整,甚至上面直接告诉他撤换这个人,多长时间都听不到他的回信,这是不是有问题了?上面让落实工作安排或者询问什么事,到他那儿就给截住了,教会的弟兄姊妹什么事都不知道,什么信息也得不到,跟上面脱节了,教会完全由他一个人控制了。他这样做事是什么性质?这就是敌基督在教会中掌权了。敌基督在教会中拉帮结伙,搞独立王国,与神家对抗,把神选民都坑害了,人都失去了圣灵作工,感觉不到神的同在,没有任何平安喜乐,对神失去信心了,人尽本分也没劲了,甚至消极、堕落,人的生命就停滞不前了。这都是敌基督迷惑人、控制人导致的后果。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七条 邪恶、阴险与诡诈(一)》

有的人一点儿敬畏神的心都没有,他认为工作安排是人写的,是出于人的,只要不合他的观念,他就随便改动,这是触犯行政哪一条了,你们知不知道?(第七条:“在工作或教会的事务之中除了顺服神之外,一切应听命于被圣灵使用的人,违背一点也不行,得绝对听从,不要分析对错,或对或错都与你无关,你只管绝对顺服就是了。”《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触犯行政的事就是触犯神性情的事,这一点还看不清楚吗?有的人对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态度太放肆了,他认为:“上面是作工作安排的,我们是在教会中作工作的,有些话、有些事我们就可以灵活运用,具体怎么做就是我们的事了。因为上面只是说话作安排,我们是实际做事的人,只要把工作交给我们,我们就可以随便做,怎么做都可以,谁都无权干涉。”他办事的原则就是:他认为对的他就听,他认为不对的就不听,他的认为那就是真理、就是原则,不合他意的他就反抗,跟你势不两立。上面说的话不合他的意,他就给改动改动,经过他同意才能往下发,不经过他同意谁也不许发。别处都把上面的工作安排原样发下去了,他却把他改动后的工作安排发到他所管辖的范围。他这种人总想把神摆在一边,恨不得让人都信他、都跟随他、都顺服他。在他的心目中,神有些地方还不如他,他应该也是神,人都应该信他,就是这个性质。你们如果看明白了这事,他被撤换了你们还能哭吗?还能同情他吗?还会觉得“上面作得不合适,上面对人不公平,怎么能把这么受苦的人撤掉呢?”说这话的人就没有分辨了。他受苦是为谁呀?他是为神受苦吗?是为教会工作受苦吗?他是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受苦,是在为搞独立王国受苦。他是在事奉神吗?是在尽本分吗?他对神有忠心、有顺服吗?他纯属是撒但的差役,他作工作是魔鬼掌权,是破坏神经营计划、搅扰神工作的,就是地道的敌基督!

——《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

属于敌基督一类的人一旦当上带领,他首先做的事就是笼络人心,让人都相信他、信任他、拥护他,等地位稳固之后就开始变态了,为了维护他的地位权势,他就开始打击排斥异己。对待异己,尤其对待追求真理的人,他是不择手段,采取稳准狠的手段打压人、打击人、整人治人,把能威胁到他地位的人都整垮、搞臭,他心里才感到踏实。每一个敌基督都是这样。他们采取各种手段笼络人、打压人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得到权力、稳固地位,为了迷惑、控制人。他的存心、出发点都代表什么?就是要搞独立王国,跟神势不两立,这个实质比败坏性情更严重,这是撒但的野心、撒但的诡计完全暴露出来了,这就不是单纯的败坏性情流露的问题了。像有点狂妄自是,或者有时候有点诡诈说个谎,这只是败坏性情的流露,而敌基督这类人所做的是笼络人心、打击排斥异己、巩固地位、抓权、控制人,这些行径是什么性质?是不是在实行真理?是不是在带领神选民进入神话来到神面前?(不是。)那他所做的是什么?他是在与神争夺选民、争夺人心,搞独立王国。人心中应该有谁的地位?应该有神的地位,但是敌基督所做的一切恰恰相反,他不让人心里有神的地位、有真理的地位,而是让人心里有人的地位、有他这个带领的地位、有撒但的地位。一旦他发现谁心里没有他的地位,没把他当带领对待,他就极度不满,就该在这个人身上下手做事了。他所说所做的都是围绕自己的地位、名誉,达到让人高看他、羡慕他、崇拜他,甚至让人惧怕他。他想让神选民把他当神对待,“我无论在哪个教会里,人都得听我的,都得看我的眼色行事,不管谁向上面反映什么问题,都得经过我这一关,只能反映到我这儿,不许直接往上反映,谁若说个‘不’字,我就收拾他,达到让每个人看见我都心生畏惧、心惊胆战,都有惊悚的感觉。另外,我要是下一个命令、确定一个说法,没有人敢提出异议,我说什么都得顺着我说,得绝对听从我的,凡事都得顺服我,在这里我说了算”,这正是敌基督说话的口气,是敌基督的声音,这是敌基督在教会中称王称霸了。如果神选民都听从他、顺从他,这样的教会不就成敌基督王国了吗?他说:“上面下发的工作安排,到我这儿我得把关,我得对你们负责任,对错得由我来分析,结果得由我来决定,你们没那个身量,也不具备那个资格。我是教会带领,一切都由我说了算。”能说这话的人是不是太嚣张了?真是狂妄得一点儿理智都没有了!这是不是在搞独立王国啊?能搞独立王国的是什么人?这不正是地道的敌基督吗?敌基督所说所做的是不是都在维护自己的地位?是不是都在迷惑人、控制人?为什么叫敌基督呢?敌是什么意思?就是敌视,就是仇恨,敌视基督、敌视真理、敌视神。什么叫敌视?就是站在对立面,把你当仇敌一样来对待,好像充满了深仇大恨,跟你势不两立。敌基督对待神就是这样一个心态。这样仇恨神的人对待真理的态度是什么?能不能喜爱真理?能不能接受真理?肯定不能。所以说,站在神对立面的人都是仇恨真理的人,他的第一个表现就是厌烦真理,他只要听见真理、听见神的话心里就仇恨,谁给他读神的话,他眼睛里就冒火、发红,就像传福音时给魔鬼读神话的感觉一样。厌烦真理的人,他对待神的话、对待真理心里是极度厌烦的,他的态度是抵触的,甚至谁给他读神的话、谁给他交通真理他都能仇恨,甚至当仇敌对待,他对各方面的真理、正面事物都特别地厌烦。比如,顺服神、忠心尽本分、做诚实人、凡事寻求真理等等所有这一切的真理,他有没有一点主观意愿上的向往与喜爱?丝毫没有。所以说,以他这样的本性实质,他就已经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了。毫无疑问的,这样的人心里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比如,做带领的人得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见,得能跟弟兄姊妹敞开亮相,并且能够接受弟兄姊妹的指责,不站地位,对这些正确的实行法,敌基督会怎么说?他会说:“让我听弟兄姊妹的意见,那我还是带领吗?还有地位吗?还有威信吗?没有威信还作什么工作呀?”敌基督就是这种性情,丝毫不接受真理,越是正确的实行法他越是抵触,他不承认按着原则实行就是实行真理。他认为的实行真理是什么?就是得用铁腕、用强暴、用阴谋、用手段对待所有的人,而不是凭神的话、凭真理、凭爱心,他的方式、他的路途都是邪恶的,完全代表了敌基督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他们常常流露的思想观点、存心动机都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性情,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那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是什么意思?就是仇恨真理、仇恨正面事物。比如,有的人说:“作为受造之物就应该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无论神怎么说,人都应该顺服,因为我们是受造之物。”敌基督是怎么想的?“顺服?我是受造之物不假,但顺服也得看是什么情况。首先,我个人得得利,我可不能受委屈,我的利益得放在第一位。如果有赏赐、有大福,让我顺服行,如果赏赐没了、归宿没了,我为什么要顺服?那我就不能顺服。”这就是不接受真理的态度,他顺服神是有条件的,如果达不到他的条件,他不但不顺服,还能反抗神、抵挡神。比如,神让人做诚实人,他认为傻子才做诚实人,聪明人不做诚实人。这种态度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仇恨真理。敌基督就是这个实质,他们的实质决定了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他们所走的道路也决定了他们的所作所为。敌基督有这样的实质,那他们能做出哪些事啊?笼络人心,打击排斥异己,整人治人。他们做这些事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要掌权,要控制神选民,要搞独立王国,这是不可置疑的。凡是有了地位以后不能绝对顺服神的,不能跟随神、追求真理的,都属于敌基督。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一条 笼络人心》

有些人有敌基督的性情,时常流露一些败坏性情,但他流露的同时能反省自己、认识自己,还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过一段时间就能看见他有变化,这是可拯救的对象。有些人外表也能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但他的本性实质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你跟他交通真理他就厌烦、抵触,聚会听道就犯困、睡觉,觉得没意思,即便他听明白了也不实行,还有些人听讲道外表看着挺认真,但是他心里是用另外一种态度或用一种知识、理论来衡量,所以不管他信神几年,读了多少神话、听了多少道,最终他里面追求地位、崇尚权力的观点,厌烦仇恨真理、与神敌对的态度没有丝毫的转变,这就是典型的敌基督。如果你揭露他说,“你的做法是笼络人心,你高举见证自己是与神争夺地位,是迷惑人,是撒但的做法,是敌基督的做法”,他能不能接受这种定罪啊?他肯定不接受。他认为什么呢?“我这么做是正当的,我就这么做,不管你怎么定罪,不管你怎么说、说得怎样对,我也不放弃这种做法、这个愿望、这个追求。”这就定性了,这就是敌基督。你怎么说也扭转不了他的观点、他的存心意图还有他的野心欲望,这就是典型的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没有人能改变他。不管人怎样交通真理,使用任何的语言、说法,或者在任何的时间、空间、背景,都不能改变他。不管环境怎样变,不管周围的人事物怎样变,不管时代怎样变,也不管神显了多大的神迹奇事,神赐给他多少恩典,甚至给了他什么惩罚,他的看事观点与他的意图是永远不会变的,他崇尚权势的野心欲望是永远不会变的,他为人处事的方式是永远不会变的,他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态度永远都不会变。别人指出他这样做是高举见证自己迷惑人,他会改换一种说话方式,让人挑不出问题,谁也分辨不出来,他采用一种更狡猾的方式继续搞自己的经营,达到自己掌权、控制神选民的目的。这就是敌基督的表现,也是敌基督的实质使然。就是神说要惩罚他,说他的结局到了,他是可咒可诅的,这能不能改变他的实质?能不能改变他对待真理的态度?能不能改变他对地位、名利的喜爱?改变不了。把被撒但败坏的人改变成有正常人性、能敬拜神的人,这是神作的工作,这个能达到。把魔鬼,把外表披着人皮但实质属撒但的、在撒但阵营里敬拜撒但敌视神的人变成正常的人,有没有可能?没有这个可能,神不作这样的工作,神拯救的人类不包括这样的人。那这样的人在神那儿怎么定规?他是属撒但的,不是神拣选、拯救的对象,神不要这样的人。他无论信神多少年,受了多少苦或者做了什么,他的意图是不会变的,他不会放弃自己的野心与欲望,更不会放弃他与神争夺人、与神争夺地位的这种存心与欲望,这样的人就是活生生的敌基督。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

敌基督这类人做事的实质就是在不断地用各种手段、各种方式来达到他们占有地位的目的,达到他们笼络人让人跟随、让人崇拜的目的。也可能他们内心深处并不是有意与神争夺人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即便他们不与神争夺人类,他们也想在人中间拥有地位、拥有权势,即便有一天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在与神争夺地位而有所收敛,但他们还会采用不同的方式来追求名誉、地位,他们心里清楚,只要能博得一些人的赞赏、服气就达到名正言顺地拥有地位了。总之,敌基督所做的一切,虽然从外表上看是在尽本分,但达到的后果是在迷惑人,让人崇拜他、跟随他,那这样的尽本分就是在高举见证自己,他们想控制人,想在教会中获取地位、权力的野心是不会改变的,这就是地道的敌基督。神无论说了什么话、作了什么事,无论对人有怎样的要求,敌基督都不会按神的话、按神的要求来做他们该做的,来尽他们的本分,他们也不会因为明白了神的话、明白一点真理的意思而放弃对权力、地位的追求。他们的野心、欲望依然存在,依然占有他们的心,控制他们的全人,主导他们的行为、思想,也主导他们所走的道路,这就是地道的敌基督。敌基督最突出的表现是什么?有些人说:“敌基督是在与神争夺人,他不承认神。”他不是不承认神,而是真真切切地承认、相信,也愿意做神的跟随者,愿意追求真理,但有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就是他们对权力、地位的野心欲望是不会变的,他们不会因着失败挫折或者神搁置、放弃他们而放弃对权力、地位的追求,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你看哪个敌基督因着受了多少苦,或者明白点真理了,对神有点认识了,就改邪归正了,开始追求真理了,这样的人有吗?我们没有看见。敌基督对地位、权力的野心与追求到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的,他们一旦抓到权力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这一点就决定了他的本性实质到底是什么。神把这类人定为敌基督是极为准确的,这是根据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也可能有些人认为敌基督就是与神争夺人类,其实有时候他不一定非得是与神争,他就是对地位、权力的认识、领会还有需要与正常人不一样。正常人有时候有点虚荣心,在人中间争个面子、争个说法、争个名次,这是正常人的野心,如果他做带领被撤换没有地位了,他也会难受,但随着环境的变化或者身量的增长,也随着真理的进入,还有明白真理的程度的进深,他的野心会逐渐地淡化,就是他走的道路、行进的方向会有变化,他对地位、权力的追求会一点一点地减弱,他的欲望会逐渐地减少。但敌基督就不一样了,他对地位、权力的追求是不会放弃的,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任何人群中,无论他年龄多大,他的野心欲望是不变的。他的野心不变是怎么看出来的呢?比如,他做一处教会的带领,他心里就总想着怎样控制教会中所有的人,如果把他调到另一处教会,不做带领了,他会不会甘心做普通的跟随者呢?绝对不会,他仍然会琢磨怎么能得到地位,如何能控制所有的人。不管到什么地方,他都想作王掌权,就是把他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放到羊群里,他也要统领羊群,跟猫狗在一起他也想做猫王、做犬王,统治动物,这是不是被野心充满了?这种人的性情是不是鬼性?是不是撒但的性情?撒但就是这类东西,它在天上想与神平起平坐,被打到地上以后它就总想控制人类,让人类敬拜它,把它当神对待。敌基督总想控制人,是因他有撒但本性,他凭撒但性情活着,已经超出正常人的理智范围了,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这个不正常指什么说的?就是他的表现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那这是什么表现?是什么支配的?这是本性支配的,有邪灵的实质,跟正常的败坏人类不一样,这就是区别。敌基督不择手段地追求权力与地位,不但暴露了他们的本性实质,也让人看见了他们的丑恶嘴脸,正是撒但魔鬼的本相。他们不但与人争夺地位,还胆敢与神争夺地位,把神的选民霸为己有,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才心满意足。敌基督不管到哪个教会、哪个人群中,都想得到地位掌握权力,让人都听他的,也不管人愿不愿意、同不同意,他都想说了算,都想让人顺从他、接受他,这是不是敌基督的本性?大家愿意听他的吗?选举他、推荐他了吗?没有。但他还想说了算,不管人同不同意,他都要代表别人说话、做事,都要出头露面,还把自己的意思强加给别人,别人不接受,他就想方设法地让别人接受,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知羞耻、厚颜无耻。这类人就是地道的敌基督,不管他做不做带领他都是敌基督,他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五条 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

敌基督宝爱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过于常人的,这是他性情实质里的东西,不是一时的兴趣,也不是一时环境的影响,而是他生命、骨子里的东西,所以说这是他的实质。就是敌基督无论做什么,他首先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而不是其他。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名誉是他的生命,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他无论做什么事,首先考虑,“我的地位会怎样?我自身的名誉会怎样?如果我做这件事,会不会得到好的名声?我在人心中的地位会不会得到提高?”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东西,这就充分证实了他有敌基督的性情,也有敌基督的实质,所以他才会这样考虑问题。可以说,地位与名誉对敌基督来说并不是一种额外的要求,更不是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它属于敌基督本性里的东西,是他骨子里、血液里的东西,是先天就有的,不是有它也行、没有也行,他的态度不是这样的,而是什么呢?名誉、地位与他每天的生活、每天的状态、每天的追求都息息相关。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与名誉是他的生命,他无论怎样活着,无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无论他的追求是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他人生的方向是什么,都是围绕有好的名誉、高的地位,这个宗旨是不变的,这是他永远放不下的东西,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来面目,也是他的实质。即使把他放在深山老林里,他也不会放下对名誉地位的追求,把他放在任何一个人群中间,他心里挂念的还是名誉与地位。敌基督这类人虽然也信神,但是他们把追求名誉地位与信神画为等号,放在平等地位,就是说,他们在走信神道路的同时也在追求着名誉与地位。可以说,在敌基督的心目中,信神追求真理就是追求名誉地位,追求名誉地位也是追求真理,得着了名誉与地位就是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如果他们觉得没有得到什么名利地位,没有人仰望、高看、追随他们,那他们就很失落,就认为信神没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价值,他们心里就感觉,“这样信神是不是很失败?是不是没有希望了?”他们常常在心里盘算这些事,盘算怎么能够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怎么能够在教会中有高的名望,说话有人听、做事有人捧,到哪儿都有人追随,在教会中有话语权,有名、有利、有地位,他们心里常常琢磨这些事,这就是这类人的追求。他们为什么总琢磨这些事呢?难道他们读了神的话、听了讲道,心里对这些事就没有认识、分辨吗?难道神的话、真理就不能改变他们的观念与思想观点吗?绝对不是,问题是出在他们自己身上,完全是因为他们不喜爱真理,心里厌烦真理,所以他们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三)》

敌基督无论到哪个人群里,他的至理名言是什么?“我要争!争!争!争做最高的,争做最大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到哪里都争,都要达到他的目的,这正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工作的。敌基督的性情就是这样,他在教会中首先要观察,看谁信神的年头多,有资本,谁有点恩赐、特长,谁在生命进入方面能让弟兄姊妹得着益处,谁的名望高一些,谁的资格老一些,谁在弟兄姊妹中间的评价好一些,谁正面的东西多一些,谁就是他要争斗的对象。总之,敌基督每到一个人群中,他要做的事无非就是这些,把地位争到手,把好的名声争到手,把在人群中的话语权、决定权争到手,这样他就高兴了。他把这些争到手之后能不能作实际工作?肯定不能。他不是为了作实际工作而争而斗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压倒所有的人,“我不管你服不服气,论资本我最高,论能言善辩我最强,论恩赐、特长我最多”。无论哪方面,他都要争第一,弟兄姊妹选他做负责人,他要与配搭争话语权、决策权,教会如果让他负责一项工作,这项工作怎么作他要一个人说了算,他要争取他所说的话、所决定的事都能成功,都能变成现实。如果弟兄姊妹采纳了其他人的意见,在他那儿能不能通过?(不能。)这就麻烦了。你如果不听他的,他就会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感觉没有他不行,让你知道不听他的后果会怎样。敌基督这类人的性情就是这样的嚣张,令人厌恶,也是这样的不可理喻。他们既没有良心理智,又丝毫没有真理。通过敌基督的所做所行,看到他做那些事都没有正常人的理智,即使跟他交通真理他也不会接受,你说的再对在他那儿也行不通。他唯一喜欢追求的就是自己所崇尚的名誉、地位,只要能享受到地位之福,他心里就满足了,他觉得自己活着的价值就是如此,不管在哪个人群中都要让人发现他的“光”和“热”,发现他的特长,发现他与众不同。正因为他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该得着高于一般人的待遇,该得着人的拥戴、赞赏,该得着人的仰望、崇拜,他认为这些都是他该得的。这样的人是不是厚颜无耻?在教会里存在这样的人是不是很麻烦?临到一件事,按照常理,谁说的对就应该听谁的,谁说的对神家工作有利就应该顺服谁的,谁说的合乎真理原则就应该采纳谁的,如果他说的不符合原则,大家就有可能不听他的,不采纳他的建议,那他会怎么做呢?他会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辩解、表白,想方设法地说服他人,让弟兄姊妹都听他的,采纳他的建议。他不考虑如果采纳了他的建议教会的工作会受到怎样的影响,这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只考虑什么?“如果我的建议没被采纳,那我的脸往哪儿放?所以我要争,争取我提的建议能被采纳。”每次临到事他都是这么想、这么做,从来不反省自己这么做是否符合原则,从来都不接受真理,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三)》

敌基督的实质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专权,大权独揽,谁说都不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管谁有什么长处,有什么说法、做法,有什么见识,有什么主见、观点,他都不看在眼里,好像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与他配搭,也没有资格参与他要做的事,敌基督就是这样的性情。有些人说这是人性不好,这哪是一般的人性不好啊?这纯属是撒但性情,这种性情太凶恶了!为什么说是性情太凶恶呢?敌基督把神家的利益、教会的利益都据为己有,当作私有财产,都要归他掌控,不容许别人插手,他作教会工作时考虑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是自己的地位、脸面,他不允许任何人损害他的利益,更不允许任何有素质的人、能谈经历见证的人对他的名誉地位构成威胁。所以,他把能谈经历见证的人、能交通真理供应神选民的人都当作竞争对手来打压、排斥,巴不得把这些人彻底孤立起来,彻底搞臭、搞垮,他心里才踏实。如果这些人始终不消极,还能继续尽本分,谈见证、扶持人,那敌基督就要采取最后的手段,抓把柄、定罪或者栽赃陷害、无中生有地整人治人,直到把这些人清除出教会,他才彻底放心,这是敌基督最阴险、最恶毒的地方。他最担心、最害怕的就是这些追求真理、有真实经历见证的人,因为神选民最赞成、最拥护的就是有经历见证的人,而不是空头讲字句道理的人。敌基督没有真实的经历见证,也不会实行真理,顶多能做点好事来迎合人,但是敌基督无论做多少好事、说多少好听的话,也抵不上一个好的经历见证给人带来的益处与实惠,能谈经历见证的人对神选民的供应、浇灌果效是最好的。所以,敌基督看见谁谈经历见证他的眼睛就发直,心里就冒火,就升起仇恨,他恨不得把谈见证的人立即封口,不许他再谈下去了,如果再谈下去敌基督的名望就彻底扫地了,敌基督的丑恶嘴脸就彻底暴露出来了,就让人都看见了,所以敌基督就会找借口来搅扰人谈见证,来打压谈见证的人。敌基督只许他们自己讲字句道理迷惑人,不许神选民谈经历见证荣耀神,从这事上就能看见敌基督最仇恨什么人、最害怕什么人了。只要谁能出头露面作点工作,谁能谈出真实的经历见证让神选民得益处、得造就、得扶持,大家特别赞成,敌基督就心生嫉妒,产生仇恨,他就要排斥、打压,绝不允许这样的人担任工作,以免给他的地位构成威胁。有真理实际的人在敌基督身边就把敌基督的贫穷、可怜、丑陋、邪恶给衬托、显明出来了,所以敌基督选择配搭、同工绝不会选择有真理实际的人,绝不会选择能谈经历见证的人,绝不会选择诚实人、能实行真理的人,这些人是敌基督最嫉妒、最恨的人,就是敌基督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人无论做多少好事,做多少对神家工作有利的事,敌基督往往都是竭力掩盖,甚至能歪曲事实说话,把好事归功于自己、把坏事推到别人身上来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敌基督对于追求真理的人、能谈经历见证的人是特别地嫉恨,很怕他们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便采取全力地打击排斥,也绝不允许弟兄姊妹接近、靠近或者拥护、赞成能谈经历见证的人,这是最显明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神的撒但本性,也同时证明敌基督在教会中是一股邪恶的逆流,是搅扰教会工作、拦阻神旨意通行的罪魁祸首。另外,敌基督在弟兄姊妹中间还常常编造谎言、歪曲事实,说这些人的坏话来贬低他们,无论他们作哪方面工作,敌基督都找各种理由来排斥、打压这些人,并且论断这些人狂妄自是、好显露自己、有野心。其实,这些人都是有一些经历见证、具备一些真理实际的人,都是人性比较好、有良心有理智、能接受真理的人,他们身上虽然有一些毛病,有时流露败坏性情,但他们能反省自己、能悔改,这些人正是神要拯救的、有希望得到神成全的人。总的来说,这些人是适合尽本分的,合乎尽本分的要求、原则。但是,敌基督认为,“我眼里可不揉沙子,你想在我的地盘担任角色,跟我争上下,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你能耐比我大,口才比我好,文化比我高,人缘也比我好,让我跟你配搭,万一我的风头被你抢走了怎么办?”敌基督考虑神家的利益吗?他不考虑。他考虑的是什么?他只考虑怎么保住自己的地位,即使知道自己作不了实际工作也不培养、提拔素质好、追求真理的人,他提拔的都是那些溜须拍马的,好崇拜人的,心里赞成他、羡慕他的人,都是说话做事圆滑,丝毫不明白真理、没有分辨的人。敌基督把这些人提拔到自己的身边为他效力,为他跑前跑后,天天围着他转,这样他在教会中就有了势力,就有许多人能靠拢他、随从他,没有人敢得罪他了。他培养的这些人都是不追求真理的人,多数人都不通灵,只知道守规条,就喜欢随从潮流、随从势力,属于狗仗人势的人,就是一帮浑人,他就给这些人当祖宗,专门培养这些人为自己办事。凡是敌基督在教会中掌权的时候,总要网罗一些浑人、瞎起哄的人做自己的帮手,而对那些有素质的、能明白真理实行真理的人,能担起工作的人,尤其是对那些能作实际工作的带领工人,他就采取排斥、打压。这样,在教会中就形成了两个阵营,一类是人性比较诚实,真心尽本分,属于追求真理的人,一类是敌基督率领的一帮浑人、瞎起哄的人,这两个阵营会一直斗争下去,直到敌基督被显明、淘汰为止。敌基督总与真心尽本分、追求真理的人作对、对抗,是不是严重地搅扰了教会的工作?是不是打岔搅扰神的作工呢?这伙敌基督势力是不是拦阻神旨意在教会通行的绊脚石、拦路虎呢?是不是抵挡神的邪恶势力?敌基督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些正面人物一旦站起来做了带领工人,那就是他的竞争对手,就是他的敌对势力,绝对不会听他的话顺服他,绝对不会对他唯命是从,这些人足以对他的地位构成威胁。他看见这些人就心生仇恨,不把这些人排斥、搞垮、搞臭心里就不安,就不踏实。所以,他就要赶紧培植自己的势力,壮大自己的队伍,这样能控制更多的神选民,就不用再担心那几个追求真理的人威胁到他的地位了。敌基督在教会中形成自己的势力,把那些听他话顺服他、对他溜须拍马的人扶持起来担任各方面工作的负责人,这样做对神家的工作有利吗?没利。不但没利还会对教会工作构成打岔搅扰。如果这一股邪恶势力人数过半,就有颠覆教会的可能,因为追求真理的人在教会中毕竟只占少数,而效力者与吃饼得饱的不信派至少占一半,这种情况下,如果敌基督一个劲儿地迷惑、拉拢那些人,在教会选举带领的时候他自然就占优势了。所以,神家一再强调,在选举的时候一定要把真理交通透亮,如果不能在交通真理上揭露敌基督、打败敌基督,那敌基督就有可能迷惑人,被选为带领,能够控制教会、占领教会,这是不是很危险的事?教会出现一两个敌基督还不算可怕,一旦敌基督形成势力,成气候了,那就可怕了。所以,在敌基督还没有形成气候的时候必须把他连根拔掉,这是当务之急,这也是必须的。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八条 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一)》

敌基督的邪恶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我告诉你们分辨的秘诀,就是他无论说话还是做事,你测不透他的底,看不透他的心,他跟你说话的时候眼睛转来转去,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诡计。有时让你感觉他有忠心,特别诚恳,但事实不是这么回事,你始终看不透他,你心里就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个人城府很深,深不可测,这个人很诡异。这是敌基督邪恶的第一个特点,这就已经具备邪恶的特质了。敌基督邪恶的第二个特点是什么?就是他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特别具有迷惑性。这个迷惑性表现在哪儿?就是他特别会抓住人的心理,说一些合乎人观念想象的话、人容易接受的话。但是,有一点是你该分辨的,就是他说的那些好听的话在他自己身上从来不兑现。比如,他给别人讲道理说怎么做诚实人,临到事怎么祷告、怎么让神当家做主,但他临到事的时候却不实行真理,尽凭自己的意思做,还想方设法地为自己谋求利益,让人都为他效力,把他的事办好。他从来不祷告神让神当家做主,他说得好听,行事的时候就是另搞一套了。他做事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不接受神的摆布安排。人看到的是他做事没有顺服,他总是为自己谋利益、找出路。这就是人能看到的敌基督诡诈、邪恶的一面。敌基督作工作有时候也能受苦付代价,有时甚至废寝忘食,那是他为自己谋取名誉地位才会这么做,他是为自己受苦,但是神家安排的重要工作他却应付糊弄,丝毫不落实,那他所做的一切是在顺服神的安排吗?是在尽自己的本分吗?这就有问题了。同时,他还有一方面表现,就是当弟兄姊妹提出不同意见时,他就拐弯抹角地否掉,绕来绕去,让人觉得他也跟大家交通、商量了,但是说来说去到最后还得听他的。他总想方设法否定别人的意见,让别人按着他的意思来,都听他的,这是不是在寻求真理原则?肯定不是,那他作工的原则是什么?就是所有人都得听他的、顺服他,听谁的都不如听他的,就他的最好、最高,他要让所有人都感觉他说的都是对的,他就是真理。这是不是邪恶?这就是敌基督邪恶的第二个特点。敌基督邪恶的第三个特点是,他见证自己的时候都是常常见证自己的功劳、自己曾经受过的苦,还有他为大家所办的一些有利的事,让大家牢记在心里,都记住曾经沾过他的光。如果有人称赞他、感谢他的时候,他还会说出一句特别属灵的话,“感谢神,这都是神作的,神的恩典够咱们用的”,让大家看见他特别属灵,真是神的好仆人,其实他是在高举见证自己,他心里根本没有神的地位。在大家心里,他的地位已经远远高过神的地位了,这是不是敌基督见证自己的事实证据?在敌基督掌权控制的教会里,敌基督在人心里的地位是最高的,神的地位只能排第二、第三。如果神到敌基督掌权的教会里说句话,他们能不能听进去呢?能不能从心里接受呢?这就不好说了。这足以证明敌基督为见证自己下了多大功夫,他根本就没有见证神,他把见证神的机会都用在见证自己上了。敌基督这个手段是不是挺阴险?是不是挺邪恶?根据以上交通的这三个特点就容易分辨出敌基督了。

敌基督还有一个特点,也是邪恶性情的主要表现,就是无论神家怎样交通真理,神选民怎样交通认识自己,怎样接受审判刑罚、对付修理,敌基督丝毫不理睬,还是依然追求名利地位,始终不放弃得福的存心欲望。在敌基督心里,只要人能尽本分、付代价、受些苦,神就应该祝福,所以,他作一段时间教会工作,就数算自己又为教会作了哪些工作、为神家作了什么贡献、给弟兄姊妹办了哪些事,他把这些事牢牢记在心上,看看到时神会给他哪些恩典祝福,好确定他这么做到底值不值。为什么他心里总计较这些事呢?他内心深处追求的是什么?他信神的目的是什么?他从开始信神就是奔着得福来的,不管听了多少年的道,不管吃喝了多少神的话,不管他明白多少道理,他得福的欲望与存心是不会放下的。你让他做一个本本分分的受造之物,接受神的主宰安排,他会说:“这与我无关,这不是我该追求的。我该追求的是,当打的仗打完了,该出的力出完了,该受的苦也受了,我都按神的要求做了,那神就应该给我赏赐,使我能剩存下来,在国度中得着冠冕,应该比神子民的位置高,起码应该管两三座城。”敌基督最关心的就是这些东西,神家无论怎样交通真理,都打消不了他这样的存心、欲望,这就是保罗一类的人。在这种赤裸裸的交易里面是不是带有一种邪恶又凶恶的性情?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七条 邪恶、阴险与诡诈(二)》

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他无论作多少恶,无论给神家工作、给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多大的亏损,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绝对没有。他给神选民带来的种种危害,给教会工作带来的亏损,神选民都看得清清楚楚,都看见敌基督恶行累累,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还死犟到底,就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做了许多坏事还能死不认错,还能顽固到底,这足以证明敌基督从来不把神家的工作当一回事,也从来不接受真理。他不是来信神的,他是撒但的差役,是来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在敌基督心里只有名誉、地位,他认为,如果他承认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这样他的名誉与地位就要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他就采取死不承认的态度来对抗,不管别人怎么揭露解剖,他都竭力地否认。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一方面是暴露了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敌基督对自己的名誉、地位与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教会工作、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什么态度?就是一种不负责任、轻慢的态度,他丝毫没有良心理智。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推卸责任,一方面说明他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他没有良心理智,不具备人性。无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因为他的搅扰、作恶受到了多大的亏损,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他哪怕承认一点儿错误,也算他有点良心理智,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这类人是什么东西?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无论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多大损害,他都看不见,他心里一点儿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魔鬼是没有丝毫良心理智的。敌基督无论做了多少坏事,给教会工作带来很多损失,他始终死不承认,他心里认为,他如果承认错误就会被定罪,就能被判死刑,就得下地狱、下硫磺火湖,你们说这样的人还能接受真理吗?还能盼望他真实悔改吗?不管别人怎么交通真理,他内心深处始终在较劲、在反抗,始终在抵触,直到他被撤换以后始终不承认错误,没有悔改表现,十年后提起这事他还是不认识自己,不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二十年以后提起这事他还是不认识自己,还为自己表白、辩护,更可恨的是,三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依然不认识自己,还在为自己辩解、表白,说“我没犯错误,我就不能承认,这不是我的责任,我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谁也没有想到,三十年了,敌基督对教会对他的处理始终是抱抵触态度,三十年了都没有一点改变。那他这三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呢?难道他不读神的话,不反省自己吗?难道他不祷告神,不跟神交心吗?难道他不听讲道交通吗?难道他没有思想、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维吗?真不知道他这三十年怎么过来的。事情过去三十年了,他还能在心里存满了怨恨,觉得弟兄姊妹冤枉他,觉得神不理解他,觉得神家对不起他,神家刁难他,给他出难题,让他背黑锅。你们说,就这样的人还能变吗?绝对不能变。他心里满了对正面事物的仇视,满了抵触、满了对抗,他认为别人揭露他的恶行、修理对付他有损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名誉,对他的名誉地位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从来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认识自己的错误,也从来没有一个悔改认错的态度,更没有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如今,他依旧带着不服不满、带着冤屈跟神表白,让神为他伸冤,让神显明这事,让神评判这事到底谁对谁错,甚至他还会因为这事怀疑、否认神是公义的,怀疑、否认神家是真理掌权、是神掌权这一事实。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最后就是这样的结果,他们接不接受真理?他们根本就不接受真理,死活都不接受真理,从这里就能看见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三)》

敌基督对待道成肉身的神还有一种表现,他说:“我一看见基督是普通的人就产生观念。《话在肉身显现》是神的发表,是真理,我承认,我有一本《话在肉身显现》就够了,就不用接触基督了。如果有观念,有消极、软弱,我读读神话就可以解决了。接触道成肉身的神还容易产生观念,显得我败坏太深了,万一被神定罪,我就没希望蒙拯救了。所以,还是自己读神的话好,还是天上的神能拯救人。”对于神现时的交通说话,尤其是揭示敌基督的性情与实质的话语,这让敌基督感到最扎心、最痛苦,敌基督最不愿意读这些话。所以,在敌基督心里巴不得神早日离地,他好在地上称王称霸。敌基督认为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个普通的人对他来说是多余的,他觉得,“为什么听基督讲道交通,人就显得那么败坏、那么渺小?不接触基督,不听基督讲道,还觉得人都明白真理,都有身量,都有实际,都挺圣洁,但接触到基督,听了基督的讲道以后就不一样了,就感觉什么都没有了,身量太小了,太可怜了!”所以他就认为听基督讲道没有必要,只要读《话在肉身显现》就足够了。在敌基督的心里,他最主要就是想否认神道成肉身这一事实,就是想否认基督发表真理这一事实,似乎他否认了基督发表许多真理这一事实就等于否认了神道成肉身这一事实,这样他蒙拯救就有希望了,他就能在教会里作王掌权了,这就满足了他信神的初衷。敌基督天性就是抵挡神的,他与道成肉身的神是水火不相容的,永远不能相合。他认为:只要有基督存在一天,他就很难有出头之日,他就有被定罪、被淘汰的危险,就有被毁灭、被惩罚的危险;只要基督不说话、不作工了,只要神选民不仰望基督了,那他的机会就来了,他就有机会施展他的本事了,他就能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他就可以作王掌权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就是厌烦真理、仇恨基督,他们与基督比试才能的大小、才干的高低,与基督比试谁的话更有威力、谁的本事更大。在做同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们试图让人看见,同样都是人,基督还不如一个普通的人有才干、有学问。敌基督在方方面面都与基督攀比,与基督一较高下,在方方面面都想否认基督是神、是神灵的化身、是真理的化身这一事实,也在方方面面想方设法不让基督在神选民中间掌权,不让基督的话语在神选民中间传扬、落实,更不让基督所作的事以及对人的要求、期望在神选民中间实现,似乎有基督在他们就是被冷落的,就是在教会中被定罪、被弃绝、被放在黑暗角落里的那一部分人。从敌基督的种种表现上来看,敌基督在实质上、性情上与基督那是势不两立、不共戴天啊!敌基督生来就是与神敌对的,就是专门来抵挡基督的,他就想打败、打垮基督,想让基督所作的一切工作都徒劳、都白费,最终得不着几个人,无论在哪儿作工作都没有结果,他才高兴。如果基督发表真理人都渴慕、寻求,都欢喜接受,都甘愿为基督花费,撇下一切,传扬基督的福音,他心里就消沉,就觉得暗无天日,再也没有出头之日,好像被打入地狱一样。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上来看,敌基督与神对抗、仇视神的这个实质是后天人加给的吗?绝对不是,那是天生的。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天生就是魔鬼投胎、魔鬼下界,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接受真理,永远都不会接受基督、高举基督、见证基督。虽然外表没看见他们说出公开论断、定罪基督的话,他们也能老老实实地出力、付代价,但是一旦有机会,一旦时机成熟,敌基督与神势不两立的场面就会出现,敌基督与神对抗、搞独立王国这一事实就能变得公开化。这些事在有敌基督的地方都曾经发生过,尤其神作末世审判工作这些年发生得太多了,很多人都经历过、见识过了。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四)》

神选民应该怎么对待敌基督?必须分辨、揭露、检举、弃绝,这样才能保证跟随神到底,进入信神的正轨。不管敌基督是怎么迷惑人当上带领的,他不能帮助你明白真理,这是真实的。他不能带领你进入真理实际,他就不配做带领工人,他不带领你明白真理、经历神的作工,他就是抵挡神的,你就应该分辨他、揭露他、弃绝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迷惑你跟随他,让你加入他的团伙,拆毁、搅扰教会工作,这是想拖你下地狱啊!你如果没有分辨,还认为他是带领,就应该顺从他,向他妥协,那你就是背叛真理、背叛神的人,这样的人不能蒙拯救。要想蒙拯救,不单要过大红龙这一关,不单要会分辨大红龙,能看透大红龙的丑恶嘴脸,彻底背叛大红龙,还要过敌基督这一关。在教会里,敌基督不单是神的仇敌,还是神选民的仇敌,如果不会分辨敌基督就容易被敌基督迷惑、拉拢,走上敌基督的道路,遭到神的咒诅、惩罚,这样信神就彻底失败了。人要达到蒙拯救得具备什么?首先得明白许多真理,得会分辨敌基督的实质、会分辨敌基督的性情、会分辨敌基督的道路,这样才能保证信神不崇拜人、不跟随人,才能达到跟随神走到路终,会分辨敌基督的人才能达到真实信神、跟随神、见证神。会分辨敌基督不是简单事,必须得看清敌基督的实质,看透他所做一切事背后的阴谋、手段、存心目的,这样你就不会被他迷惑、控制,就能站立住了,就能够安安稳稳地追求真理,就能够踏踏实实地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路。敌基督这一关如果过不了,可以说你就很危险,你还容易被敌基督迷惑、掳去,活在撒但的权势之下。在你们中间,也可能有些人就是追求真理之人的拦路虎、绊脚石、仇敌,你们承不承认?有些人不敢面对也不敢承认这个事实,其实教会中敌基督迷惑人的事都是真实存在的,也是常有的事,只是人不会分辨而已。敌基督这一关你如果过不了,你不是被敌基督迷惑、控制,就是被敌基督整治、折腾,受到排挤、打压、虐待,最后你这点小生命用不了多久就枯干了,你对神也没有信了,你会说:“神也不公义啊!神在哪儿?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正义、光明,不存在神拯救人这事,还是上班挣钱过日子吧!”你否认神、离开神了,不相信神存在了,你蒙拯救的希望就彻底没有了。所以,要达到蒙拯救,首先第一关你得能看透撒但、识破撒但,也得有勇气站起来揭露、弃绝撒但。那撒但在哪儿?就在你的身边、周围,也可能就在你心里。如果你活在撒但性情里,可以说你也是属撒但的。灵界的撒但、邪灵你看不见、摸不着,现实生活中的撒但、活鬼到处都是。凡是厌烦真理的都是恶人,不能接受真理的带领工人都是敌基督、假带领,他们是不是撒但、活鬼?这些人也可能就是你所崇拜、仰望的人,也可能就是带领你的人,也可能就是你心里仰慕信靠、盼望已久的人,对你来说,他们就是你追求真理达到蒙拯救的拦路虎、绊脚石,就是假带领、敌基督。他们能掌控你的人生、掌控你所走的道路,能断送你蒙拯救的机会。你如果没分辨看不透,随时就能被迷惑、被掳走,那你就很危险。你如果摆脱不了这个危险,你就属于撒但的牺牲品了。不管怎么说,被敌基督迷惑、控制成为跟随敌基督的人是绝对不能蒙拯救的,因为这些人都不是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所以他们能被迷惑,跟随敌基督,这也是必然结果。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三条 排斥打击追求真理的人》

上一篇: 5 神为什么不拯救有邪灵作工与被鬼附的人?

下一篇: 2 什么是假带领、假牧人?怎么分辨假带领、假牧人?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