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什么是跟随神,什么是跟随人

相关神话语:

跟随神最主要的就是一切都根据神现实的说话,无论是追求生命进入,还是追求满足神的心意,都是围绕神现实的说话。若是你所交通的、你所追求进入的不是围绕神现实的说话,你就是神话以外的人,绝没有圣灵的作工。神要的是跟上他步伐的人,你以前所领受的再好再纯神也不要,这些东西若放不下,对你以后的进入将是极大的拦阻。凡是能跟上圣灵今天亮光的都是有福的人,历世历代那些人也追随神的脚踪,但是他们不能跟随到现在,这是末世之人的福气。能跟上圣灵现时的作工,跟上神的脚踪,神带领到哪儿你就跟到哪儿,这样的人就有神的祝福。那些没跟上圣灵现时作工的人,他们没进入神话语的作工之中,他们作工再多,受苦再大,跑的路再多,也都不算数,神不会称许他们的。今天凡跟上神现实说话的人,都是在圣灵流里的人,在神的现实说话以外的人都是在圣灵流以外的人,这样的人不蒙神称许。……所谓跟上圣灵作工就是指人明白神现时的心意,而且能够按着神现时所要求的去做,能够顺服跟随今天的神,按着神最新的说话去进入,这才是跟上圣灵作工的人,也是在圣灵流中的人。这样的人不仅能蒙神的称许,能看见神,而且能从神最新的作工中认识神的性情,从最新的作工中认识人的观念、人的悖逆,认识人的本性及实质,而且能在事奉之中逐步得着性情的变化,这样的人才是能够得着神的人,才是真正找着真道的人。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所说的“跟随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随”,其内涵之意就是在患难之中站立住。现在许多人认为跟随是相当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结束的时候你就知道跟随的内涵之意了,并不是你现在能接受征服之后仍能跟随就证明你是被成全的对象了,那些经不住试炼的、不能在患难之中得胜的在最终必不得站立,他们就是不能跟随到底的。真心跟随神的人都是能经得住工程的检验的,不真心跟随神的人则是经不住任何试炼的,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驱逐出去,得胜的在国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寻求神的人是借着工程的检验,也就是借着试炼而才决定的,并不在乎人自己定规,神不随便弃绝一个人,他作的一切都让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见的事、人不服气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还是假信都由事实来验证,这是人所不能定规的。“麦子不能成为稗子,稗子不能成为麦子”,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爱神的人最终都能在国度之中存留,神不会亏待任何一个真心爱他的人。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信神最简单的说法就是相信有神,在相信有神的基础上跟随神、顺服神,接受神的主宰、摆布、安排,听从神的话,按神的话活着,按神的话做一切的事,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才是真实的信神,这就是跟随神。你说你跟随神了,但你心里却不接受神的话,还对神的话持怀疑态度,不接受神的主宰、摆布、安排,对神所作的你总有观念、误解,总埋怨、不满,总用各种观念与想象去衡量、去对待,总有自己的想法,总有自己的理解,这就麻烦了,这不是经历神的作工,没法达到真实的跟随神,这就不是信神了。

到底什么是信神?信教等于信神吗?信教是跟着撒但走,信神是跟随神走,跟随基督的才是真实信神的人。一个丝毫不接受神话作生命的人就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了,就是不信派,无论他信神多少年都没有用。信神尽搞宗教仪式却不实行真理,那就不是信神的人,神不承认。神如果承认你是他的跟随者,你得具备什么?你知道神衡量人的标准是什么吗?神根据你是不是凡事按着神的要求做了,是不是根据神的话实行真理、顺服真理,这是神衡量人的标准。神不根据你信神多少年、跑了多少路、有多少好行为、明白多少字句道理,神是根据你是否追求真理、选择什么道路来衡量。有许多人口头上信神赞美神,心里并不喜爱神所说的这些话,对真理不感兴趣,他心里总认为还是按照撒但哲学、按照世界各种学说活着才是正常人,才能保护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才有价值,这是不是信神跟随神的人?这就不是了。凡是伟人、名人的话说得都特别有哲理、特别能迷惑人,你把它当成真理、当成座右铭来守着,而对神的话,对神要求人的普通一句话,比如神要求人做诚实人,让你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守住自己的本位,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踏踏实实做人,这话你实行不出来,你不当作真理,你就不是跟随神的人。你说你实行真理了,神如果问你,“你实行的‘真理’是神的话吗?你守住的原则是根据神的话吗?”你怎么交代?你不是根据神的话,那你就是根据撒但的话,你活出的是撒但的话你还说你实行真理了,还说你满足神了,这是不是亵渎神哪?比如,神说让人做诚实人,有些人不揣摩做诚实人都包括哪些实际内容,做诚实人该怎么实行,哪些活出、流露是不诚实的,哪些活出、流露是诚实的,他不在神话上揣摩真理的实质,而是找外邦的书读,他觉得“外邦人的名言也不错呀,也是让人学好啊!比如,‘好人一生平安’,‘老实人常在’,‘饶人不算痴,过后得便宜’,这些话说得也对,也符合真理呀!”他就守住这些话了。他守这些外邦人的格言能活出什么人样啊?能不能活出真理实际?(不能。)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多呀?学点知识,看过几本书,读过几本名著,长点见识,再听一些名言、民间的谚语,就把这些当成真理了,按着这些去做,运用到本分中,运用到信神的生活中,还以为满足神的心了,这是不是偷梁换柱啊?这是不是搞欺骗啊?这对神是亵渎啊!这些表现在每个人身上都不少。把民间那些好听的话、对的道理都当成真理来守,把神的话放在一边不搭理,读多少遍也不往心里去,没把神的话当成真理,这是不是信神的人?是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这样的人是在信教,还在跟随撒但呢!在他心里认为,撒但说的那些话有哲理,太有深意了,太经典了,是至理名言,不管放弃什么,那些话都不能放弃,放弃那些话就像丢掉了命根子,就像把他的心挖空了似的。这是什么人?这是跟随撒但的人,所以他才把撒但的名言当作真理来接受。你们会不会解剖、认识自己在不同背景里的各种情形?比如,有的人信神了,也常常读神的话,但临到事总说“我妈说了”“我爷爷说了”“某某名人说了”“哪本书上是那么说的”,他从来不说“神的话是那么说的”“神对咱们的要求是这样的”“神如此说”,他从来不说这些话,这是不是跟随神呢?(不是。)这些情形人容不容易发现?人不容易发现,但这些东西存在人里面是很致命的。你信神三年五年、十年八年还不知道怎样顺服神、怎样实行神的话,不管临到什么事还以撒但的话为根据,还在传统文化里找根据,你这是信神吗?你这不是跟随撒但吗?你是凭撒但的话活着,是凭撒但的性情活着,你这不是抵挡神吗?因为你没有做到实行神的话、凭神的话活着,你也没跟随神的脚踪,你做不到神说什么你听什么,做不到神无论怎样摆布、怎样要求你都顺服,那你就不是跟随神,你还在跟随撒但。撒但在哪儿?撒但就在人心里,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法则、撒但的各种鬼话早已在人心里扎根落户了,这是最严重的问题。信神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就达不到蒙神拯救了。所以,你们得常常把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的思想观点、做事根据都拿出来跟神的话对号,解剖自己思想里的东西,认识自己里面还有哪些是处世哲学、是民间谚语、是传统文化,还有哪些是从知识里得来的,自己总认为它是对的、是合真理的,把它当成真理来守,代替真理,你们得解剖这些。尤其自己认为对的、自己宝贝的东西,你把它当成真理了,这些东西不容易识破,把这些东西识破了,人就突破一大难关了。这些东西对人明白神话、对人实行真理、对人顺服神都是拦阻,如果人整天稀里糊涂、无所事事,不揣摩这些事,也不注重解决这些问题,那这些东西在你心里就是病根、就是毒素,若不除掉,你就不能真实地跟随神,就不能实行真理顺服神,就没法达到蒙拯救。

——《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信教搞宗教仪式不能蒙拯救》

你懂得什么叫跟随神吗?你没有异象,你走的是什么路?在今天的作工中,你没有异象就根本不能被作成。你信的是谁?你为什么信他?你为什么跟随他?你是信着玩的吗?你是拿自己的性命当玩物吗?今天的神就是最大的异象,你认识了多少?你看见了多少?看见今天的神你信神的根基是否牢固了?你认为就这样糊涂跟着就可得着救恩吗?你以为浑水就可摸鱼吗?是那么简单吗?对今天的神所说的话你的观念放下多少?对今天的神你有异象吗?对今天的神你的认识何在?你总认为跟随即可得着,看见了即可得着,没有人能将你甩掉。你别以为跟随神就那么容易,关键你得认识他,你得知道他的工作,而且还得有为他受苦的心志,有为他舍命的心志,有被他成全的心志,这是你该有的异象。你总想着享受恩典不行,你别以为神就是让人享受的,就是赐给人恩典的,你想错了!若不能舍命跟随的,若不能舍弃一切身外之物跟随的,断不能跟随到底!你得有异象作根基,万一有一天你受祸了,你该怎么办呢?你还能跟着吗?不要轻易说你是否能跟随到底,你还是先睁开眼睛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别看你们现在都如殿里的柱子,到那时你们这许多柱子都会被虫蛀的,以至于殿也倒塌了,因你们现在缺的异象太多了,你们所注重的仅是你们个人的小天地,并不知该如何追求才是最稳当、最合适的。对今天作工的异象你们不搭理,这些你们都不挂在心上,你们考虑到有一天你们的神会将你们放在一个你们最陌生的地方吗?你们能想到我将你们的全部都夺走的一天,你们将会如何吗?今天的劲头还会照旧吗?你们的信心还会重现吗?你们跟随神得认识“神”这个最大的异象,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你们也别以为你们与世人分别为圣就是神家里的人。今天是神自己作工在受造之物中间,是神来在人间作他自己的工作,不是来搞运动,你们几乎没有几个能认识到今天作工的是天上的神道成了肉身在作工,今天的作工并不是要让你们如何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才,而是要让你们对人生的意义、人类的归宿有所认识,让你对神、对他的全部都有认识。你该知道你是造物主手中的一个受造之物,你该明白什么,你该做什么,你该如何跟随神,这不都是你要明白的真理吗?不都是你当看见的异象吗?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对作工你们得认识,不要糊涂跟随!》

多数人都是在没临到事的时候、在一切都顺利的时候觉得神高大、神公义、神可爱,当神要试炼他、对付他、责罚他、管教他,需要他放下自己的利益、背叛肉体实行真理的时候,神要在他身上作工,要主宰摆布他的命运、主宰他的人生的时候,他的悖逆就来了,他跟神之间就有了隔阂,产生了矛盾,产生了一道鸿沟。这个时候,神在他心里一点儿都不可爱、一点儿都不伟大,因为神所作的没有满足他的心愿,让他伤心了,让他难过了,让他痛苦了,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因此他丝毫不顺服神,还悖逆神、远离神。他这样做是不是在实行真理?是不是在遵行神的道?是不是在跟随神?不是。无论你对神的作工有多少观念想象,无论你以往怎样凭己意行事悖逆神,如果你真追求真理,接受神话的审判刑罚与修理对付,在神所摆布的一切事上能遵行神的道,听神的话,学会摸神的心意,按照神的话、按照神的意思实行,能够通过寻求顺服下来,放下一切己的意思、愿望、打算、存心,不与神对抗,这才是跟随神呢。你说你跟随神,但是你做什么事都按照自己的意思,都有自己的意图、自己的打算,不让神做主,那神还是你的神吗?就不是了。神不是你的神,你说你跟随神这是不是一句空话?是不是一句糊弄人的话?你说你跟随神,但你的所做所行,你的人生观、价值观,你对待事、处理事的态度、原则完全是从撒但来的,完全是按照撒但的法则、撒但的逻辑去处理的,那你是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如果一个人只是外表有撇弃、尽上本分了,好像是跟随神了,但是所思所想、所做所行,一切都是按着撒但的逻辑、哲学去实行、去做事,实质上他是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他不是跟随神的人,因为他总悖逆神,不实行真理,不顺服神。那他信神到底是为什么?他究竟要得什么呢?这就不可思议了。这是真心信神的人吗?不是,说得好听点就是信教了。虽然他口称是信神的人,但是神不承认他,神会称他是作恶的人,神不拯救这样的人。

——《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信教搞宗教仪式不能蒙拯救》

人信神、跟随神,最怕的就是人离开神的话、离开真理去搞人的事业、人的经营,这就是偏行己路。比如,教会选举出一个带领,这个带领只会讲字句道理,只注重自己的名誉地位,不作实际工作,但你们看到他讲字句道理讲得好,也合乎真理,话说得都对,就特别佩服,就感觉他是个好带领,什么都听他的,最后都能跟着这个带领走,完全顺服这个带领,这是不是被假带领迷惑了、控制了?那这个教会是不是就成了以假带领为首的宗教团伙了?以假带领为首的团伙虽然外表上也是在尽本分,但他们是真实的尽本分吗?是在真实地事奉神吗?(不是。)这些人不是在事奉神,不是在尽本分,那他们与神还有关系吗?与神无关的一伙人是在信神吗?你们说,跟随假带领的人或者被敌基督控制的人还有圣灵作工吗?肯定没有。为什么没有圣灵作工呢?因为他们偏离神的话,他们不顺服神,不敬拜神,都听从假牧人、听从敌基督的,神厌弃他们了,神就不作工在他们身上了。他们偏离神的话被神厌弃,失去圣灵作工,那他们能不能蒙神拯救呢?(不能。)不能蒙拯救,这就麻烦了。所以说,一处教会不管有多少人尽本分,这些人能否蒙拯救关键在于他们到底是在跟随基督还是在跟随人,到底是在经历神的作工,追求真理,还是在搞宗教活动,搞人的事业、人的经营,关键在于人能不能接受真理、追求真理,发现问题能不能寻求真理解决,这些才是最关键的。人到底追求什么、走什么道路,到底是能接受真理还是弃绝真理,到底是顺服神还是抵挡神,神始终在鉴察这一切。神对每一处教会、每一个人都在察看,不管教会有多少人尽本分、有多少人跟随神,一旦偏离了神的话,一旦失去圣灵作工,就不是在经历神作工了,那这些人与他们所尽的本分就与神的作工无关无份了,这个教会就成宗教团体了。你们说,一旦成宗教团体后果是什么?这伙人是不是就很危险了?他们临到任何事都不寻求真理,也不按着真理原则行事,而是受人的摆布、受人的操纵,甚至有很多人尽本分从来不祷告,从来不寻求真理原则,只问人,只听人的,只看人的脸色行事,人指挥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他觉得有事祷告神、寻求真理渺茫,很难,他就找个简单易行的办法,感觉听人的、依靠人最现实,又容易,那就干脆听人的,事事都问人,事事都听人的。结果他信神多年从来没有在哪一件事临到的时候来到神的面前祷告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达到明白真理按着神的心意去做、去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样的人是不是在信神?我就纳闷,为什么有些人一旦到一个宗教团体中很容易就从信神变成了信人,从跟随神变成了跟随人?为什么变得这么快呢?他信神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能凡事听人的、随从人的?信神这么多年,在他心里居然从来没有神的地位,他所做的一切从来就与神无关,就与神的话无关,说话、做事、生活、为人处事甚至尽本分事奉神,他的所做所行、他所有的表现甚至他所流露出来的每一个心思意念都与信神无关,都与神的话无关,这是真心信神的人吗?信神的年头能不能决定人身量大小?能不能证明人与神的关系是否正常?绝对不能。看一个人是否真心信神,关键看人能不能把神的话接受到心里,能不能活在神的话中经历神的作工。

——《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敬畏神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信神的人不管有多少,人的信法一旦被神定规为教派、团体,在神那儿就已经定规了,这些人不能蒙拯救了。为什么这样说呢?一个没有神作工、没有神引导,根本就不是顺服神、敬拜神的团体,他们虽然名义上信的是神,但他们跟随的、顺服的是宗教牧师、长老,而宗教牧师、长老实质是属撒但的、是假冒为善的,所以他们跟随的、顺服的就是撒但、魔鬼。虽然他们心里是在信神,但事实上他们是在人的操纵之下,是在人的摆布、人的掌控之下,那从实质上说,他们跟随的、顺服的还是撒但、是魔鬼,是抵挡神的邪恶势力,是神的仇敌。这样的一帮人神拯不拯救?(不拯救。)神为什么不拯救?这些人能不能悔改呢?他们不会悔改。他们打着信神的旗号搞人的事业、搞人的经营,与神拯救人类的经营计划背道而驰,最后的结局就是遭神厌弃,神不可能拯救这些人,这些人也不可能悔改,他们被撒但掳去了,神就把他们交给撒但了。信神能不能蒙神称许在乎人信神的年头多少吗?在乎人守什么样的仪式、守哪些规条吗?神看不看人的做法?看不看人数的多少?(不看。)那神看什么?神拣选了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能不能蒙拯救,神要不要拯救这些人,神是根据什么衡量?就是根据人能不能接受真理,根据人走什么样的道路。恩典时代神所告诉给人的真理虽然没有现在多,没有现在这么具体,但是那个时候神照样能成全人,照样有人能蒙拯救。那现在这个时代的人听了这么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心意,如果不能遵行神的道,不能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最终的结局与基督教、犹太教的人是一样的,同样不能蒙拯救,这就是神的公义性情。你无论听了多少道、明白了多少真理,你还能跟人走、跟撒但走,最终也不能达到遵行神的道,不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样的人是被神厌弃的。宗教里的人虽然会讲很多圣经知识,也明白了一些属灵道理,但就是不会顺服神的作工,不会实行经历神的话,不能真实敬拜神,也不能敬畏神远离恶,都属于假冒为善的人,都不是真实顺服神的,这样的一帮人在神眼中被定为教派、人的团体、人的团伙、撒但的寄居地,统称撒但团伙、敌基督王国,神对他们彻底厌弃了。

——《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敬畏神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无论是哪一级带领工人,你们如果因他明白点真理还有点恩赐就崇拜他,就认为他有真理实际,能帮助你,凡事都仰望他、依赖他,想借此达到蒙拯救,这就是愚昧无知了,最终都得落空,因为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错误的。任何人不管明白多少真理,都不能代替基督,不管人有多少恩赐,都不代表他具备真理,所以,崇拜人、仰望人、跟随人的最终都得被淘汰、都得被定罪。信神只能仰望神、跟随神。无论哪一级带领工人都是普通人,你如果把他看成是你的顶头上司,觉得他应该比你高、比你有本事,应该领导你,应该处处高人一筹,那你就错了,那是你的错觉。这些错觉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呢?一方面会让你不知不觉地用一些不符合实际的要求来衡量你的带领,不能正确对待他存在的问题和缺少;另一方面,你不知不觉会被他的气质、恩赐、才干深深地吸引,最后不知不觉就崇拜他了,他成了你的神了。从他开始成为你的榜样、你崇拜的对象,到成为你跟随的对象,这一路你不知不觉就离开神了。在你离开神的同时,你还以为你是在跟随神,你是在神家、是在神面前,岂不知你已经被撒但的差役、被敌基督掳走了,你还没有知觉,这是很危险的事。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得会分辨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能看透敌基督仇恨真理、抵挡神的丑恶嘴脸,还要掌握敌基督迷惑人、牢笼人惯用的手段以及他们的行事方式;另一方面,你们得追求认识神的性情与实质,看清楚唯有基督才是真理、道路、生命,崇拜任何人都会给自己带来灾难与祸患,只相信唯有基督能拯救人,达到信心百倍地跟随基督、顺服基督,这才是正确的人生道路。有的人说:“我崇拜带领也有理由啊,谁有才干我心里自然就崇拜谁,哪个带领合我的观念我就崇拜哪个带领。”你信神为什么非得崇拜人呢?到底谁能拯救你啊?谁是真实爱你、保护你的,难道你看不清楚吗?你信神跟随神,你得听神的话,哪个人说得对、做得对,合乎真理原则,你顺服真理不就完事了吗?你怎么那么贱,非得找个你崇拜的人跟着呢?你为什么喜欢做撒但的奴才呢?为什么不做真理的奴仆呢?人有没有理智、尊严从这儿就看出来了。你应该从自身做起,装备各方面的真理,达到对各类事、各类人的各种表现都有分辨,知道各类人的表现是什么性质、是什么性情的流露,达到会分辨各类人的实质,能看清楚身边都有哪几类人、自己是属于哪类人、自己的带领是哪类人,看清楚以后就能正确对待人了,就能按照真理原则对待了,是弟兄姊妹的凭爱心对待,不是弟兄姊妹的就远离、弃绝,对有真理实际的人,即使佩服也不能崇拜,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基督,唯有基督是实际的神。你能看透这些事,你就有身量了,你就不容易被敌基督迷惑了,也不用害怕被敌基督迷惑了。

——《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六条 做事诡异,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

有一部分人不喜欢真理,更不喜欢审判,而是喜欢势力,喜欢钱财,这样的人称为势力派。他们专门找那些在世上有势力的派别,专门寻找从神学院出来的牧师、教师,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里说着为神花费的字句,眼睛却专注着大牧师、大教师,对基督则是不屑一顾。他们的心里充满了名利、荣誉,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就能将这么多人征服,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能将人成全,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尘土粪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选民。他们认为若是这些人是神拯救的对象,那天地就颠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们认为若是神拣选这些人来成全,那么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们的观点中掺杂着不信的成分,岂止是不信,他们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禽兽。因为他们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势力,他们看重的是庞大的集团、派别,对于基督所带领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们根本就是那些与基督、与真理、与生命背道而驰的背叛者。

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显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爱基督的可爱、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欢那些与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荡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无枕头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猎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愿意与基督同受苦难,而是愿意投入那些任意妄为的敌基督的怀中,尽管他们供应你的只是肉体,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现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们,向着他们的名誉,向着他们的地位,向着他们的势力,对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难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态度。这样我才说你并没有承认基督的“信”。你能跟随到今天完全是被迫无奈,在你的心中一个个高大的形象永远屹立着,你忘不掉他们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们那带有权势的言语、带有权势的双手,他们在你们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远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远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为他太普通了,因为他的权势太小了,因为他太不高大了。

总之,我说那些并不注重真理的人都是不信派,都是真理的背叛者,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得着基督的称许。现在你找出在你身上有多少不信的成分了吗?找出多少背叛基督的成分了吗?我劝你既然选择了真理的道,就应该全身心都投入,不要三心二意,不要摇摇晃晃。你应明白神不属世界,神不属哪一个人,而是属于每一个真正信他的人,属于每一个敬拜他的人,属于所有对他赤心赤胆的人。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那些口头跟随神的人最好睁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谁,你信的到底是神还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说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谁,那你最好也不要说自己是信神的,这样说是亵渎!信神不是勉强,你们不要说信我,这话我早听够了,我不愿再听见,因你们信的都是你们心中的偶像,你们信的都是你们中间的地头蛇。那些听见真理就摇头、听见死亡之语就满脸堆笑的人都是撒但的子孙,都是被淘汰的对象。在教会中存在着许多没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现之时,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说他们是撒但的差役他们还觉着太冤枉,说他们没有分辨,而他们每次总是站在非真理一边,没有一次非常时期是站在真理一边的,没有一次站起来为真理而争辩的,他们真是没分辨吗?为什么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呢?为什么他们从不为真理说一句公平合理的话呢?真是他们一时的糊涂而造成的吗?越是没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边,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喜欢罪恶的人?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贤孙?为什么他们总能站在撒但一边与撒但同言共语呢?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表情就足以证明他们并不是什么喜爱真理的人,而是厌憎真理的人。他们能站在撒但一边就足以证明撒但太爱他们这些为撒但而奋斗一生的小鬼,这不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你若真是喜爱真理的人,那为什么行真理的人不能看在你的眼里,那些不行真理的人稍一动神色你就马上随从呢?这是什么问题呢?我不管你有无分辨,我不管你付多大代价,我不管你的势力有多大,我不管你是地头蛇还是旗杆,你的势力大那只不过是借助撒但的力量,你的威望高那只不过是因着在你周围不行真理的人太多了,你没被开除出去是因为现在不作开除的工作,而是作淘汰的工作,现在不着急开除你,只等着那一天淘汰你之后再惩罚你——谁不行真理就要被淘汰!

——《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上一篇: 3 怎样认识真理,谁能发表真理

下一篇: 1 怎样从神的作工中认识神的性情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