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什么是恶行?恶行有哪些表现?

相关神话语:

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成恶行了,赏赐没有了,神不纪念了,这不是一场空吗?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人的性情已恶毒到极处,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极处,人的良心已经全部被那恶者践踏,早已不是原来的良心了。人不仅不能感谢道成肉身的神赐给人类如此多的生命、如此多的恩典,反而因着神赐给人的真理而对神产生厌憎,因着人对真理并不感兴趣,所以人对神也产生了厌憎之感。人不仅不能为道成肉身的神舍命,反而从他身上“挤油水”,向神索取高于人自己给神几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还不以为然,还认为自己为神花费得太多,而神赐给他的太少。有的人给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两碗牛奶的金币,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过这几倍的住宿费,就你们这样的人性、就你们这样的良心还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这样的人性、这样的良心才导致道成肉身的神各处飘零,无有寄居之处。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别说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作,就是他不作什么工作人也该敬拜他,也该一心一意地事奉他,这是理智健全的人该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数人事奉神还讲条件,他不管是神还是人,他只管讲自己的条件,只管追求满足自己的欲望。你们给我做饭要手工费,给我跑路要跑路费,为我作工要作工费,给我洗衣要洗衣费,供应教会要补身体的营养费,说话的要说话费,发书的要发书费,写字的要写字费,甚至我对付过的人还冲我要补偿费,打发回家的人还要名誉费,不结婚的人还冲我要嫁妆费、年轻费,杀鸡的要杀鸡费,炒菜的要炒菜费,烧汤的要烧汤费……这些就是你们高尚而又伟大的人性,是你们那温暖的良心支配你们做的事,你们的理智在哪里?你们的人性在哪里?告诉你们!若你们这样下去我是不会再作工在你们中间的,我是不会对着一班衣冠禽兽作工作的,我是不会就这样为着你们这样一班人面兽心的人而受苦的,我是不会为着这样一班毫无拯救余地的畜生而忍耐的。我向你们背转之日就是你们死亡之日,是黑暗临到你们之日,是光明弃绝你们之日,告诉你们!我是不会向你们这样一班连畜生都不如的人大发慈悲的,我说话作事有我的分寸,就你们如此的人性、就你们如此的良心我是不会作更多的工作的,因为你们太没有良心了,你们伤我心太多了,你们的卑鄙行为太让我恶心了!如此没有人性的人、如此没有良心的人是永远也没有蒙拯救的机会了,我是不会拯救这样的狼心狗肺的人的。当我的日子来到之时,我要将我那焚烧之火永远地倾倒在这些曾经惹我大发烈怒的悖逆之子的身上,将我永远的惩罚降在这些曾经谩骂我、曾经弃绝我的畜生身上,将我的忿怒之火永远地焚烧在那些曾与我同吃同住但又不相信我、污辱我、背叛我的逆子身上。我要将所有的触及我忿怒的人都扔在我的惩罚之中,将我全部的忿怒都倾倒给这些曾想与我平起平坐但从未敬拜我、顺服我的兽身上,将我击打人的杖放在那些曾享受我口之言的奥秘、曾享受我看顾、曾与我争夺物质享受的畜类身上,我是不会饶恕任何一个争夺我地位的人的,我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我争吃争穿的人的。你们现在都平安无事,你们现在都得寸进尺地向我索取,当忿怒的日子来到之时你们就再也不会向我索取了,那时我让你们都尽情地“享受”,我让你们都嘴巴啃泥,你们永世都不得翻身!这些账我迟早都要“偿还”与你们的,我希望你们都能耐心地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我发表了许多言语,同时我也发表了我的心意、我的性情,但就是这样人仍是不能认识我,人仍是不能相信我,或者说人仍是不能顺服我。活在圣经中的人,活在律法中的人,活在十字架上的人,活在规条之中的人,活在我今天的作工之中的人,有谁是与我相合的呢?你们只想着得到什么福气,只想着得到什么赏赐,可是你们从来没有想过究竟怎么做能与我相合,怎么做不与我为敌。我对你们的失望太大了,因为我赐给你们的太多了,但我从你们得到的太少了。你们的欺骗,你们的狂妄,你们的贪心,你们的奢侈欲望,你们的背叛,你们的不服,哪一样能逃出我的眼睛呢?你们应付我,你们糊弄我,你们羞辱我,你们欺哄我,你们敲诈我、勒索我的祭物,这些恶行怎能逃出我的惩罚呢?这些恶行都是你们与我为敌的证据,都是你们与我不相合的证据。你们各自都以为你们与我相合的太多了,那这些真凭实据又与谁对号呢?你们自以为对我一片赤诚,自以为对我一片忠心,你们都自以为特别善良,特别富有同情心,你们自以为对我的奉献太多了,你们自以为你们为我做得足够多了,但你们是否对照过你们各自的行为?我说你们的狂妄足够多,你们的贪心足够大,你们的应付足够多,你们糊弄我的技巧足够高明,你们的卑鄙存心、卑鄙手段足够多,而你们的忠心太少,你们的真心太小,你们的良心更是没有,你们的心地又太恶毒,对任何一个人都不放过,甚至对我也不例外。你们为了儿女、为了丈夫、为了保全自己将我置之门外,你们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的家庭,在乎的是你们的儿女、你们的地位、你们的前途、你们的享受。你们什么时候说话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气你们想到的是儿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热的天气你们想到的也不是我。尽本分的时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么事是为了我?你何尝想到过我?你何尝不惜一切为了我、为了我的工作?你与我相合的证据在哪里?你为我忠心的实际在哪里?你顺服我的实际在哪里?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里?你们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骗我,你们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盖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实质,你们这样的与我为敌,将来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呢?你们只追求与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却并不与基督相合,你们有这样的恶行不一样与恶人一起得到应有的报应吗?那时你们就会知道,凡不与基督相合的没有一人能逃出那忿怒的日子,你们也会知道与基督为敌的人将得到什么样的报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人若用观念衡量神,来定规神,犹如说神是一尊永不变的泥像一样,完全把神定规在圣经中,把神定形在有限的工作中,证明你们把神定了罪。旧约时代的犹太人因着把神当作心中定了型的偶像,似乎神只能称为弥赛亚,只有叫弥赛亚的才是神,就因着人把神都当作泥像(无生命)一样来供奉、来敬拜,把当时的耶稣钉了十字架,判了死刑,原本无罪的耶稣被定了死罪。神是无辜的,但是人却不放过神,硬是把他判了死刑,因而耶稣被钉了十字架。人总认为神是一成不变的,根据一本圣经就把神定规了,好像看透了神的经营,好像神的所作所为都在人的掌握之中。人类荒唐到极点,狂妄到极点,人都善于夸夸其谈。不管你对神的认识怎么高,但我还是说你是不认识神的人,你是最抵挡神的人,你是定罪神的人,因你根本不会顺服神的工作而走神成全人的路。为什么神对人做的总不满意呢?因为人总是不认识神,人的观念太多了,对神的认识无一点是合乎实情的,而是千篇一律,死搬硬套。所以说,神今天来在地上,被人重新钉在了十字架上。残酷的人类啊!勾心斗角、你争我夺、争名夺利、互相厮杀何时到头?尽管神的话语说了千千万,但人无有醒悟的,为家庭,为儿女、工作、前途、地位、虚荣、钱财,为吃为穿为肉体,有谁真正为了神?即使是为了神的人也几乎很少有几个是认识神的,有几个不为自己个人的利益?有几个不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而压制别人、排斥别人?所以说,不知多少次神被迫被判为死刑,多少残酷的法官给神定了罪,把神重新钉在十字架上,有几个是真正为了神而能够称为义人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恶人必被惩罚》

你现在看见神的这么多作为,还悖逆抵挡,不顺服,里面还存着许多东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从自己的情欲、喜好,这都是悖逆、抵挡。人为了肉体、为了情欲,又为了自己的喜好、为了世界、为了撒但而信神,都属污秽,都是抵挡、悖逆。现在怎么信的都有,有的是为了躲避灾难,有的是为了得福,有的是想打听点奥秘,有的想贪点钱财,这都属于抵挡,是亵渎!说人抵挡、说人悖逆不就是指这些东西吗?现在有许多人埋怨或发怨言,或说些论断的话,这都属于恶者做的,是人的悖逆抵挡,属于被撒但附了,被撒但侵占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在弟兄姊妹中间总释放消极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的,这样的人有一天都得被开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顺服神的心,那这样的人不仅不能为神作什么工作,反而成了搅扰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挡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顺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挡神,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与不信神的人的言谈、举止都是一样的随便不受约束,那这人比外邦人还邪恶,是典型的恶魔。那些在教会中释放毒言恶语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谣言、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的人,本应都开除出教会,但因着作工时代的不同将这些人限制起来,因为这些人定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对这些撒但的差役应采取毫不客气的态度,采取弃绝的态度,这才是站在神的一边,若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与撒但同流合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每处教会都有搅扰教会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这些人都是撒但化装打入神家的。这类人尤其会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点头哈腰,活像一只癞皮狗,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丑相,见到实行真理的人就打击、排挤,见到比自己厉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会中横行霸道。可以说,几乎多数教会之中都有这样的“地头蛇”“哈巴狗”。他们在一起鬼头鬼脑,互相挤眉弄眼,谁也不实行真理,哪一个的毒汁多就是“魔头”,哪一个的威望高就在他们的同伙中立旗杆。这些人横行在教会之中,散布消极,释放死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人敢拦阻,充满撒但性情。他们这样一搅扰,就给教会带来死亡气氛。在教会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绝,不能尽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搅扰教会、散布死亡的人在教会中横行,而且多数人都随从,这样的教会简直就是撒但掌权,就是魔鬼作王。教会中人若不起来弃绝那些魔头,这些人也迟早要被断送的,以后对这样的教会应采取措施,若是能行点真理的人也不寻求,那这个教会就被取缔了。若在一处教会中没有一个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个能站住神见证的人,这个教会就彻底隔离,必须断绝与其他教会的来往,这叫埋葬死亡,这叫弃绝撒但。在一处教会中若有几个地头蛇,还有一些没有一点分辨的“小苍蝇”随着,教会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后还不能弃绝这些地头蛇的捆绑、摆布,那到最终将这些糊涂虫都淘汰,虽然这些小苍蝇不作什么大凶,但他们是更诡诈的人,是更圆滑的人,类似这样的人都淘汰,一个不留!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有许多人在我背后贪享地位之福,贪吃、贪睡、顾念肉体,总怕肉体没有出路,在教会之中不正常尽功用,而是白吃饭,或者以我的话来教训弟兄姊妹,站高位辖制人,这些人口口声声称自己是遵行神旨意的人,总说自己是神的知己,这不是谬论吗?若你存心对,但是不能事奉到神心意上,这是你愚昧,但你若存心不对,还说是事奉神的人,你这是抵挡神的人,该遭神的惩罚!我不可怜这样的人!在神的家中白吃饭,总贪享肉体安逸,不考虑神的利益,总为自己谋福利,对神的心意不理睬,所作所为不能接受神灵的鉴察,总搞弯曲诡诈欺骗弟兄姊妹,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像狐狸进葡萄园一样,总偷吃葡萄,践踏葡萄园,这样的人能是神的知己吗?你配承受神的祝福吗?对个人生命、对教会没有一点负担,你配接受神的托付吗?这样的人,谁还敢信任你!像你这种事奉法,神能敢把更大的任务交给你吗?这不是耽误事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那些专为自己肉体打算、喜欢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医邪术的人,那些专搞淫乱、破烂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华祭物、偷取耶和华财物的人,那些喜欢贿赂的人,那些做梦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专为自己的名利而争夺的人,那些散布轻慢之语的人,那些亵渎神自己的人,那些专搞论断、毁谤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帮结伙搞独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胜过高举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乱中的轻浮的少男少妇、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间喜欢个人名利、追求个人地位的男人与女人,那些陷在罪中执迷不悟的所有的这类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吗?淫乱、罪恶、污医、邪术、亵渎之语、轻慢之言在你们中间盛行,真理、生命之言在你们中间被践踏,圣洁之语在你们中间被玷污。满了污秽、悖逆的外邦之种!你们的结局归为何处呢?那些喜欢肉体、专搞肉体邪术的、陷在淫乱罪中的人还有何脸面活着呢?你不知道你们这类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虫吗?还哪有资格要求这要求那呢?不喜爱真理专喜爱肉体的人,到如今仍是一点不改变,这样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爱生命之道,不高举、见证神,而是图谋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这样吗?有何拯救价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资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资历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无果实。你该知道,拯救的是可结果实的“树”,不是枝叶茂盛、鲜花繁多但不结果子的“树”,纵使你多年流浪街头又能怎么样呢?你的见证在何处呢?你敬畏神的心远远低于你爱慕自己、恋于情欲的心,这样的人不是败类吗?怎么可以作为被拯救的标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难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药!这样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吗?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不也正是你的末日来到之时吗?我在你们中间作了多少的工、说了多少的话,你们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顺服了?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也是你抵挡我与我对立结束之时。在我作工期间,你们总是与我对着干,我说的话你们从未听从,我作着我的工作,你也作着你自己的“工作”,搞自己的小王国,你们这帮狐狗之类,尽与我对着干!总想把那些专爱自己的人拉到自己的怀里,你们的敬畏之心在何处?尽搞欺骗!没有顺服与敬畏,都是欺骗,尽是亵渎!这样的人还可拯救吗?喜欢淫乱的、好色的男人总想着把那些妖艳的淫妇拉到自己身边来供自己“享受”,这样的淫乱之鬼我决不拯救,恨透了你们这些污鬼,你们的“色”与你们的“妖艳”将你们毁入地狱之中,你们还有何言语呢?你们这些污鬼、邪灵太可恶!令人恶心!这样的贱货还可挽救吗?陷在了罪中还能被拯救吗?今天这样的真理、这样的道路、这样的生命并没有吸引你们的心,而那些罪恶,那些钱财、地位、名利、肉体享受、男人的姿色、女人的妖艳却吸引了你们的心,你们怎有资格进入我的国中呢?你们的形象比神还高大,你们的地位比神更高,在人中间的威望更是不用提,你们竟成了人崇拜的偶像,你不是成天使长了吗?显明人的结局之时,也就是拯救的工作接近尾声之时,你们中间有许多人是不可挽救的尸体,务必得淘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七》

你们今天所看到的仅是我口中的利剑,并未看见我手中的刑杖与我焚烧人的焰火,所以你们在我前仍是骄蛮放纵,在我的家中仍是与我争斗,以人之舌还我之口。人并不惧怕我,与我敌对至今仍无一点害怕。你们的口中含着不义之人的舌头与牙齿,你们的言行犹如那引诱夏娃犯罪的毒蛇一样,互相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在我前争夺自己的地位,争夺自己的名利,却并不知我在暗中观察着你们的言行,在你们未来到我眼前以先,我早已将你们的心底摸透。人总想逃出我的手心,又总想避开我的双眼的鉴察,但我却从未躲开人的言行,而是有意叫人的言行都触及我的双目,以便我能刑罚人的不义,能审判人的悖逆。所以,人背后的言行却总在我的审判台前,而且我的审判从未离开人,因为人的悖逆太多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你们一个小小的臭虫,偷吃我耶和华祭坛上的供品,这样就能将你那扫地的败亡的名声挽救回来而成为以色列选民吗?不知羞耻的贱货!那祭坛上的祭物是人为我献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将人给我的小小的斑鸠给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犹大吗?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为“血田”吗?不知羞耻的东西!你以为人献上的斑鸠都是给你滋补蛆虫的肚腹的吗?我给你的是我甘心愿意的,我未给你的应是由我支配,不许你随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华——造物的主,人献祭是为我的缘故,你以为是给你奔跑的薪水吗?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什么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钱袋的钱财?你不是“加略人犹大的子孙”吗?我耶和华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吗?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摆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钱了!不值钱的贱货!我耶和华的火终将你烧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我在你们中间如此地作工、说话,耗费了我的多少精力与心血,但我明明告诉你们的你们何时听从?你们在何地对我全能者俯伏?你们为什么这样待我?为什么你们的所做与所说尽是击打我的怒气?为什么你们的心竟是这样的刚硬?是我曾经击杀过你们吗?为什么你们尽是让我忧伤、着急?难道你们还等着我耶和华忿怒的日子临到你们吗?还等着我被你们的悖逆击打出来的怒气向你们发出吗?我为你们作的岂不都是为了你们吗?你们却一直这样地对待我耶和华:偷吃我的祭物,将我祭坛上的供品都夺回自己家中喂养那狼洞里的狼子、狼孙;“民”与“民”之间互相厮杀,都以怒目与刀枪相对,又将我全能者的话扔在茅厕里与粪便同污。你们的人格何在?你们的人性都变成了兽性!你们的“心”早已变成了顽石,岂不知我忿怒的日子来到之时,就是审判你们如今对我全能者的恶行吗?你们都以为这样地糊弄我而将我的话都扔在污泥中,竟然不听从我话,就这样背着我干就能逃脱我的怒目火眼吗?你们岂不知你们偷吃我祭物、你们贪恋我财物的时候,我耶和华的双眼早已看见了吗?岂不知你们偷吃我祭物的时候都是在那献有祭物的祭坛前的吗?你们岂能自作聪明而这样欺骗我呢?我的忿怒怎能离开你们那弥天大罪呢?我的震怒怎能越过你们的恶行呢?你们今天的恶行并不是为你们自己开辟出路,而是为你们的明天积攒刑罚,为你们自己击打我全能者的刑罚。你们那恶行与恶言恶语怎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走呢?你们的祈求怎能达到我的耳中呢?我岂能为你们的不义开拓出路呢?我岂能放过你们悖逆我的恶行呢?我岂能不绞断你们如毒蛇一样的舌唇呢?你们不为自己的义而求告我,而是为你们自己的不义积攒我的忿怒,我岂能饶恕你们呢?你们的言行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为污秽,你们的不义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为不尽的刑罚,我公义的刑罚、审判怎能离开你们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你们当回想过去,我何时对你们怒目厉声,又何时与你们斤斤计较,又何时教训你们是在无理取闹,又何时当面教训你们?我岂不都是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们的一切试探?你们为什么这样待我?难道我曾经用我的权柄击杀过你们的肉体吗?你们为什么这样报复我?对我忽冷忽热之后又不冷不热,然后对我又是欺哄又是隐瞒,而且口中满了不义之人的唾沫,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也能欺骗我的灵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就能逃脱我的忿怒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可以任意论断我耶和华的作为吗?我岂是让人论断的神吗?我岂能容让一个小小的蛆虫这样亵渎我呢?我岂能将这样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远的福气中?你们的言行早将你们都显露出来,你们的言行早为你们自己定了罪。我铺张诸天、创造万物之时就不容让任何一个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来随意做我的参与者,我更不容让有何物来随意打乱我的作工与我的经营,我不容让任何人,也不容让任何物,我岂能放过那对我惨无人道的人呢?我岂能赦免那背叛我话的人呢?我岂能放过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运岂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吗?你的不义、你的悖逆我岂能将其看为圣洁呢?你的罪孽岂能把我的圣洁玷污呢?我并不沾染那不义之人的污秽,我也并不享受那不义之人的供品,你若对我耶和华忠心,你岂能把我祭坛上的祭物占为己有呢?你岂能用那毒蛇的舌唇来亵渎我的圣名呢?你岂能就这样背叛我的言语呢?你岂能将我的荣耀、将我的圣名当作你为撒但——那恶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圣者享受的,岂能容让你把我的生命随意拿来当玩物,当作你们中间争斗的工具呢?你们怎能就这样对我无情无义又无有善人之道呢?岂不知我将你们的恶行都早已记载在这生命之言中?你们怎能逃脱我刑罚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这样让你们一再抵挡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诉你们,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罚比你们还容易受呢!你们怎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上一篇: 1 什么是善行?善行有哪些表现?

下一篇: 3 神为什么要求人预备足够的善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在你们中间我作了许多工作,当然我也说了一些话,但我总感觉我的说话与作工并未完全达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某些人或某个人,而是来显明我原有的性情。不过,因着种种原因,或是时间仓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对我有丝毫的认识,所以我举步进入我新的计划之…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