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什么是恶行?恶行有哪些表现?

相关神话语:

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成恶行了,赏赐没有了,神不纪念了,这不是一场空吗?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你现在看见神的这么多作为,还悖逆抵挡,不顺服,里面还存着许多东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从自己的情欲、喜好,这都是悖逆、抵挡。人为了肉体、为了情欲,又为了自己的喜好、为了世界、为了撒但而信神,都属污秽,都是抵挡、悖逆。现在怎么信的都有,有的是为了躲避灾难,有的是为了得福,有的是想打听点奥秘,有的想贪点钱财,这都属于抵挡,是亵渎!说人抵挡、说人悖逆不就是指这些东西吗?现在有许多人埋怨或发怨言,或说些论断的话,这都属于恶者做的,是人的悖逆抵挡,属于被撒但附了,被撒但侵占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在弟兄姊妹中间总释放消极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的,这样的人有一天都得被开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顺服神的心,那这样的人不仅不能为神作什么工作,反而成了搅扰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挡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顺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挡神,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与不信神的人的言谈、举止都是一样的随便不受约束,那这人比外邦人还邪恶,是典型的恶魔。那些在教会中释放毒言恶语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谣言、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的人,本应都开除出教会,但因着作工时代的不同将这些人限制起来,因为这些人定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对这些撒但的差役应采取毫不客气的态度,采取弃绝的态度,这才是站在神的一边,若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与撒但同流合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每处教会都有搅扰教会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这些人都是撒但化装打入神家的。这类人尤其会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点头哈腰,活像一只癞皮狗,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丑相,见到实行真理的人就打击、排挤,见到比自己厉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会中横行霸道。可以说,几乎多数教会之中都有这样的“地头蛇”“哈巴狗”。他们在一起鬼头鬼脑,互相挤眉弄眼,谁也不实行真理,哪一个的毒汁多就是“魔头”,哪一个的威望高就在他们的同伙中立旗杆。这些人横行在教会之中,散布消极,释放死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人敢拦阻,充满撒但性情。他们这样一搅扰,就给教会带来死亡气氛。在教会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绝,不能尽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搅扰教会、散布死亡的人在教会中横行,而且多数人都随从,这样的教会简直就是撒但掌权,就是魔鬼作王。教会中人若不起来弃绝那些魔头,这些人也迟早要被断送的,以后对这样的教会应采取措施,若是能行点真理的人也不寻求,那这个教会就被取缔了。若在一处教会中没有一个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个能站住神见证的人,这个教会就彻底隔离,必须断绝与其他教会的来往,这叫埋葬死亡,这叫弃绝撒但。在一处教会中若有几个地头蛇,还有一些没有一点分辨的“小苍蝇”随着,教会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后还不能弃绝这些地头蛇的捆绑、摆布,那到最终将这些糊涂虫都淘汰,虽然这些小苍蝇不作什么大凶,但他们是更诡诈的人,是更圆滑的人,类似这样的人都淘汰,一个不留!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不追求上进的人总愿意别人也跟自己一样消极、懒惰,不行真理的人就嫉妒那些行真理的人,不行真理的人总想迷惑那些糊涂没分辨的人。这些人释放的东西能够使你堕落、下滑、光景不正常、里面黑暗,使你远离神,使你宝爱肉体、迁就自己。不喜爱真理、总是应付神的人没有自知之明,这样的人的性情引诱人犯罪,引诱人抵挡神。他不行真理也不让别人行真理,他宝爱罪,不恨恶自己,他不认识自己也拦阻别人认识自己,拦阻别人渴慕真理。受他迷惑的人看不见光明,落在黑暗之中,不认识自己,对真理模糊,离神越来越远。他不行真理也拦阻别人行真理,把那些糊涂虫都拉到他的面前。与其说他信神,倒不如说他信的是他的老祖宗,信的是他心中的偶像。那些口头跟随神的人最好睁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谁,你信的到底是神还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说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谁,那你最好也不要说自己是信神的,这样说是亵渎!信神不是勉强,你们不要说信我,这话我早听够了,我不愿再听见,因你们信的都是你们心中的偶像,你们信的都是你们中间的地头蛇。那些听见真理就摇头、听见死亡之语就满脸堆笑的人都是撒但的子孙,都是被淘汰的对象。在教会中存在着许多没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现之时,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说他们是撒但的差役他们还觉着太冤枉,说他们没有分辨,而他们每次总是站在非真理一边,没有一次非常时期是站在真理一边的,没有一次站起来为真理而争辩的,他们真是没分辨吗?为什么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呢?为什么他们从不为真理说一句公平合理的话呢?真是他们一时的糊涂而造成的吗?越是没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边,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喜欢罪恶的人?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贤孙?为什么他们总能站在撒但一边与撒但同言共语呢?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表情就足以证明他们并不是什么喜爱真理的人,而是厌憎真理的人。他们能站在撒但一边就足以证明撒但太爱他们这些为撒但而奋斗一生的小鬼,这不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你若真是喜爱真理的人,那为什么行真理的人不能看在你的眼里,那些不行真理的人稍一动神色你就马上随从呢?这是什么问题呢?我不管你有无分辨,我不管你付多大代价,我不管你的势力有多大,我不管你是地头蛇还是旗杆,你的势力大那只不过是借助撒但的力量,你的威望高那只不过是因着在你周围不行真理的人太多了,你没被开除出去是因为现在不作开除的工作,而是作淘汰的工作,现在不着急开除你,只等着那一天淘汰你之后再惩罚你——谁不行真理就要被淘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我发表了许多言语,同时我也发表了我的心意、我的性情,但就是这样人仍是不能认识我,人仍是不能相信我,或者说人仍是不能顺服我。活在圣经中的人,活在律法中的人,活在十字架上的人,活在规条之中的人,活在我今天的作工之中的人,有谁是与我相合的呢?你们只想着得到什么福气,只想着得到什么赏赐,可是你们从来没有想过究竟怎么做能与我相合,怎么做不与我为敌。我对你们的失望太大了,因为我赐给你们的太多了,但我从你们得到的太少了。你们的欺骗,你们的狂妄,你们的贪心,你们的奢侈欲望,你们的背叛,你们的不服,哪一样能逃出我的眼睛呢?你们应付我,你们糊弄我,你们羞辱我,你们欺哄我,你们敲诈我、勒索我的祭物,这些恶行怎能逃出我的惩罚呢?这些恶行都是你们与我为敌的证据,都是你们与我不相合的证据。你们各自都以为你们与我相合的太多了,那这些真凭实据又与谁对号呢?你们自以为对我一片赤诚,自以为对我一片忠心,你们都自以为特别善良,特别富有同情心,你们自以为对我的奉献太多了,你们自以为你们为我做得足够多了,但你们是否对照过你们各自的行为?我说你们的狂妄足够多,你们的贪心足够大,你们的应付足够多,你们糊弄我的技巧足够高明,你们的卑鄙存心、卑鄙手段足够多,而你们的忠心太少,你们的真心太小,你们的良心更是没有,你们的心地又太恶毒,对任何一个人都不放过,甚至对我也不例外。你们为了儿女、为了丈夫、为了保全自己将我置之门外,你们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的家庭,在乎的是你们的儿女、你们的地位、你们的前途、你们的享受。你们什么时候说话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气你们想到的是儿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热的天气你们想到的也不是我。尽本分的时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么事是为了我?你何尝想到过我?你何尝不惜一切为了我、为了我的工作?你与我相合的证据在哪里?你为我忠心的实际在哪里?你顺服我的实际在哪里?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里?你们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骗我,你们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盖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实质,你们这样的与我为敌,将来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呢?你们只追求与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却并不与基督相合,你们有这样的恶行不一样与恶人一起得到应有的报应吗?那时你们就会知道,凡不与基督相合的没有一人能逃出那忿怒的日子,你们也会知道与基督为敌的人将得到什么样的报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现在在你们每个人面前放一些钱财,让你们自由选择,而且不定你们的罪,那你们多数人都会选择钱财而放弃真理,好一点的人会割舍掉钱财,勉强选择真理,居于中间的人会一手抓钱一手抓真理。这样,你们的真正面目不就不言而喻了吗?对于任何一样你们忠于的东西与真理之间你们都会这样选择,你们的态度仍会是这样的,不是吗?你们中间的很多人不都在是与非之间徘徊过了吗?家庭与神,儿女与神,和睦与破裂,富足与贫穷,地位与平凡,被拥护与被弃绝,等等一切正与反、黑与白的斗争中你们选择了什么,想必你们不会不知道吧!和睦的家庭与破裂的家庭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而且毫不犹豫;钱财与本分之间你们又选择了前者,甚至连回头上岸的心志都没有;奢侈与贫苦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儿女、妻子、丈夫与我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观念与真理之间你们仍选择了前者。面对你们的种种恶行,简直让我对你们失去了信心,简直让我吃惊,你们的心竟然如此不得软化。多年的心血换来的竟会是你们对我的放弃与无可奈何,而我对你们的期望却是与日俱增,因为我的日子已经全部展示在每个人的面前了。而你们现在仍是在追求着黑暗的、邪恶的东西不肯松手,这样,你们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你们认真地想过吗?若是让你们重新选择一次,你们又会是怎样的态度呢?难道还会是前者吗?你们还给我的仍会是失望与痛苦的忧伤吗?你们的心仍会是仅有的一点温馨吗?你们仍然不知道怎样做才能安慰我的心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或许你信神多年从来没有咒骂过任何人,从来没做过一件坏事,但你与基督接触不能说老实话,不能办老实事,不能顺服基督口中的话,那我说你是世上最阴险毒辣的人。你对你的亲朋好友、对你的妻子(丈夫)儿女与你的父母都特别友好特别忠心,而且从来不占任何人的便宜,但你不能与基督相合,不能与基督和睦相处,那你就是将你的所有都救济给你的乡邻,或你将你的父母、家室照顾得无微不至,我说你仍是一个恶人,而且是一个诡计多端的恶人。你别以为你与人相合就是与基督相合,你别以为你做点好事就是与基督相合,你以为你的善心能巧取上天的赐福吗?你以为你做点好事就代替你的顺服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我关心的仍是你们每一个的所作所为与所有表现,以此来定规你们的结局,不过我仍要声明的是: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你们一个小小的臭虫,偷吃我耶和华祭坛上的供品,这样就能将你那扫地的败亡的名声挽救回来而成为以色列选民吗?不知羞耻的贱货!那祭坛上的祭物是人为我献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将人给我的小小的斑鸠给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犹大吗?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为“血田”吗?不知羞耻的东西!你以为人献上的斑鸠都是给你滋补蛆虫的肚腹的吗?我给你的是我甘心愿意的,我未给你的应是由我支配,不许你随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华——造物的主,人献祭是为我的缘故,你以为是给你奔跑的薪水吗?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什么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钱袋的钱财?你不是“加略人犹大的子孙”吗?我耶和华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吗?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摆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钱了!不值钱的贱货!我耶和华的火终将你烧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那些专为自己肉体打算、喜欢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医邪术的人,那些专搞淫乱、破烂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华祭物、偷取耶和华财物的人,那些喜欢贿赂的人,那些做梦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专为自己的名利而争夺的人,那些散布轻慢之语的人,那些亵渎神自己的人,那些专搞论断、毁谤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帮结伙搞独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胜过高举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乱中的轻浮的少男少妇、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间喜欢个人名利、追求个人地位的男人与女人,那些陷在罪中执迷不悟的所有的这类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吗?淫乱、罪恶、污医、邪术、亵渎之语、轻慢之言在你们中间盛行,真理、生命之言在你们中间被践踏,圣洁之语在你们中间被玷污。满了污秽、悖逆的外邦之种!你们的结局归为何处呢?那些喜欢肉体、专搞肉体邪术的、陷在淫乱罪中的人还有何脸面活着呢?你不知道你们这类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虫吗?还哪有资格要求这要求那呢?不喜爱真理专喜爱肉体的人,到如今仍是一点不改变,这样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爱生命之道,不高举、见证神,而是图谋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这样吗?有何拯救价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资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资历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无果实。你该知道,拯救的是可结果实的“树”,不是枝叶茂盛、鲜花繁多但不结果子的“树”,纵使你多年流浪街头又能怎么样呢?你的见证在何处呢?你敬畏神的心远远低于你爱慕自己、恋于情欲的心,这样的人不是败类吗?怎么可以作为被拯救的标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难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药!这样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七》

你们当回想过去,我何时对你们怒目厉声,又何时与你们斤斤计较,又何时教训你们是在无理取闹,又何时当面教训你们?我岂不都是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们的一切试探?你们为什么这样待我?难道我曾经用我的权柄击杀过你们的肉体吗?你们为什么这样报复我?对我忽冷忽热之后又不冷不热,然后对我又是欺哄又是隐瞒,而且口中满了不义之人的唾沫,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也能欺骗我的灵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就能逃脱我的忿怒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可以任意论断我耶和华的作为吗?我岂是让人论断的神吗?我岂能容让一个小小的蛆虫这样亵渎我呢?我岂能将这样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远的福气中?你们的言行早将你们都显露出来,你们的言行早为你们自己定了罪。我铺张诸天、创造万物之时就不容让任何一个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来随意做我的参与者,我更不容让有何物来随意打乱我的作工与我的经营,我不容让任何人,也不容让任何物,我岂能放过那对我惨无人道的人呢?我岂能赦免那背叛我话的人呢?我岂能放过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运岂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吗?你的不义、你的悖逆我岂能将其看为圣洁呢?你的罪孽岂能把我的圣洁玷污呢?我并不沾染那不义之人的污秽,我也并不享受那不义之人的供品,你若对我耶和华忠心,你岂能把我祭坛上的祭物占为己有呢?你岂能用那毒蛇的舌唇来亵渎我的圣名呢?你岂能就这样背叛我的言语呢?你岂能将我的荣耀、将我的圣名当作你为撒但——那恶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圣者享受的,岂能容让你把我的生命随意拿来当玩物,当作你们中间争斗的工具呢?你们怎能就这样对我无情无义又无有善人之道呢?岂不知我将你们的恶行都早已记载在这生命之言中?你们怎能逃脱我刑罚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这样让你们一再抵挡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诉你们,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罚比你们还容易受呢!你们怎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上一篇: 1 什么是善行?善行有哪些表现?

下一篇: 3 神为什么要求人预备足够的善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5 为什么说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摘选全篇神话语) 经营人类的工作一共分为三步,也就是拯救人类的工作共分为三步,这三步作工并不包括创世的工作,而是律法时代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这三步作工。创世的工作只是产生全人类的工作,并不是拯救人类的工作,与拯救人类的工作并无关系,…

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你们对圣经的内幕、圣经的形成都得知道,这些都是没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所没有的,他们不知道,你把这些实质的东西说透了,他们就不与你抠圣经了。他们总好抠那些预言的东西:那句话应验了吗?这句话应验了吗?他们接受福音是按着圣经来接受,他们传福音是按着圣经来传的,他们都是靠着圣经的字句来信神,…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在国度时代神用话语来开辟时代,用话语来改变作工方式,用话语来作整个时代的工作,这是话语时代神作工的原则。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说话,使人真正看见了话在肉身显现的神,看见了神的智慧与奇妙。这样作工是为了更好地达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这才是话语时代用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自从你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人世间的时候,你就开始履行你的职责,为着神的计划、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开始了你的人生之旅。无论你的背景怎么样,也无论你的前方旅途怎么样,总之,没有一个人能逃脱上天的摆布与安排,没有一个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只有那一位——主宰万物的能作这样的工作。…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