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神的名变了,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

相关神话语:

神在地上来一次得换一次名,来一次换一次性别,来一次换一个形像,来一次换一步工作,他不作重复工作,他是常新不旧的神。他以前来了叫耶稣,这次来了还能叫耶稣吗?他以前来了是男性,这次来还能是男性吗?以前来是作恩典时代钉十字架的工作,这次来还能救赎人脱离罪恶吗?还能钉十字架吗?这不是作重复工作了吗?神是常新不旧的你不知道吗?有的人说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也对,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永恒不变的,他的名变了、工作变了,并不能证明他的实质变了,就是说,神永远是神,这是永恒不变的。若你说神的工作永恒不变,那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能结束吗?你单知道神是永恒不变的,但神还是常新不旧的你知道吗?若他的工作是永恒不变的,他能将人类带到今天吗?他是永恒不变的为什么他已作了两个时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断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显明,显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隐秘的,他从不公开向人显明,人根本不认识他,他就借着作工来逐步向人显明他的性情,他这样作工并不是每个时代都改变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断变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断变化,而是因着工作时代的不同,神将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显明,让人来认识他,但这并不能证明神原来没有特定的性情,随着时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变化,这是错谬的领受。他是将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来向人显明,是按着时代的不同来显明的,不是一个时代的工作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出来的。所以,“神是常新不旧的”这话是针对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是针对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无论如何,你不能将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个点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话上,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个时代中,就如耶和华这个名不能永远代替神的名,神还能叫耶稣这个名来作工,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断向前发展的标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有人说神的名不变,那为什么耶和华的名又变成耶稣呢?说弥赛亚要来,怎么来了一个名叫耶稣的呢?神的名怎么会变呢?这些不是早已作过的工作吗?难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吗?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华的工作可由耶稣来接续,耶稣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来接替吗?耶和华的名可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吗?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神总归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么变,也不管他的名如何变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远也不变,你认为神只能叫耶稣这个名,那你的见识就太少了。你敢说耶稣永远是神的名,神永远就叫耶稣了,再也不会改变吗?你敢定准“耶稣”这个名是结束律法时代又是结束末了时代的吗?谁能说耶稣的恩典能将时代结束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神永远是神不能变成撒但,撒但永远是撒但不能变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义、神的威严,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这是永远不变的,但神的工作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进深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在每一个时代都要换一个新的名,在每一个时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神要让受造之物看见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时代,人看不见新的性情发表,人不就把神永远钉在十字架上了吗?这不是把神定规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上一篇: 2 神每步作工与神名的关系

下一篇: 4 不接受神的新名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4 神的全能、智慧主要显明在哪些方面

造物主不但能因着话语而得到他所要得到的一切,因着话语而成就他要成就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因着话语将他所造的一切掌管在他的手中,将他所造的万物主宰在他的权柄之下,并且有条不紊,同时,万物也将因着他的话语而生而灭,更因着他的权柄而存活在他制定的规律之中,没有一物能僭越!

2 为什么说“三位一体的神”是最荒唐的说法

耶稣当时祷告时称天上的神为父,只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称呼的,只因为神的灵穿上了一个普通正常的肉身,有了一个受造之物的外壳,尽管他的里面是神的灵,但他的外表仍是一个正常的人,也就是成了所有人所说的包括耶稣自己说的‘人子’。

1 主耶稣的救赎工作与全能神的末世审判工作有什么区别

‘话语’这个词虽然普通而且简单,但从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说出的话却震动地宇,改变了人的心,改变了人的观念、人的旧性情,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旧貌。历代以来只有今天的神才这样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说话,如此来拯救人,人便从此活在了话语的引导之下,活在了话语的牧养供应之中。

5 神是怎么带领、供应人类走到今天的

自从有了神的经营以来,他就在一直尽心尽力地作着他的工作。虽然他隐藏着他的本体,但他一直伴随着人类,作工在人类身上,发表着他的性情,以他的实质带领着全人类,以他的大能、以他的智慧、以他的权柄作工在每一个人身上,以至于有了律法时代,有了恩典时代,有了现在的国度时代。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