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怎样认识基督的神性实质

相关神话语:

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论是人性还是神性都是顺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实质就是灵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实质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实质,这个实质是不会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毁自己工作的事来,也不可能说出违背自己旨意的话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为考察其外表而忽视了其实质,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认识神必须得借着读神的话、认识神的话。有的人说:“我也没见过道成肉身的神,该怎样认识神呀?”其实神的话就是神性情的发表,从神的话当中可以看见神对人类的爱,神对人类的拯救,神拯救人的方式……因为话是神发表出来的,不是借着人写出来的,是神自己亲自发表出来的,神自己发表自己的说话,发表自己的心声。为什么叫心语呢?就是从心底里发表出来的,发表他的性情,发表他的心意、他的意念,发表他对人类的爱、对人类的拯救、对人类的期盼……在神的话里,有些话严厉,有些话温柔,有些话是体贴,有些话是不近人意的揭示,你若光看揭示的话感觉神挺严厉,光看温柔那方面的话就感觉没有多大的权柄,所以你不能断章取义,你得从各个角度看。有时神是站在一个温柔、怜悯人的角度上说话,人看见神对人是爱;有时神是站在一个严厉的角度上说话,人看见神的性情不可触犯,人污秽不堪不配见到神的面,不配来到神的面前,人现在来到神面前纯属神的恩待。从神作工的方式、作工的意义上看到神智慧的一面,人就是不与神接触,从神的说话当中也能看到这些。对神真有认识的人,他接触基督的时候与他的那些认识就能对上号,如果光有道理上的认识,与神接触那就对不上号。这方面的真理是最深的奥秘,不容易测透,你把神所说的关于道成肉身的奥秘这方面的话总结到一起,从各个方面看,然后在一起多多祷告、多多揣摩交通这方面的真理,就能得到圣灵开启让你认识。因为人没有机会接触神,就得这样凭着经历一点一点地摸索、进入,达到对神真有认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道成肉身的神》

虽然神道成肉身外表与人一模一样,也学人的知识,也讲人的语言,甚至有时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说法去表达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类与看待事情的实质与败坏的人类是绝对不一样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与高度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类所不能及的,因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样具备神自己的实质,他的心思与他的人性所发表出来的同样都是真理。对败坏的人类来说,肉身所发表的都是真理的供应,也是生命的供应,这些供应不是只针对某一个人,而是针对全人类。对于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来说,他心里能容纳的只有与自己相关的那几个人,他所关心的所牵挂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灾难临到他先想到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的爱人或自己的父母,比较“博爱”的人顶多想想某一个亲戚或者某一个不错的朋友,他会想到更多吗?永远都不会!因为人毕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与人的高度来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就完全不同了,无论神道成的这个肉身多么普通、多么正常、多么卑微,甚至人多么看不起,而他的心思与他对人类的态度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具备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远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来观察着人类,以神的实质、以神的心态来看待人类,他绝对不会以一个普通人的高度,以一个败坏的人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人看人类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识、人的规条、人的学说等等作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肉眼能看得见的范围,是败坏人类能够得上的范围;神看人类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看不见的范围,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截然不同的地方。这个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实质决定的,而正是实质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身份与地位,也决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与高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类似人类对一件事物的一个观点,更看不见神用人类的观点,或者用知识、用科学,或者是用哲学、用想象来处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来的都与真理有关,就是说,神所说的每一句话、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与真理有关。这个真理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这个真理、这些话是因着神的实质,是因着神的生命所流露出来的,因着这些话,因着神所作这些事的实质都是真理,所以我们才说神的实质是圣洁的。就是说,神所作的一件事或者神所说的一句话给人带来了生机,给人带来了光明,让人看到了正面事物,看到了正面事物的实际,给人指出了路,让人走上正道,这些都是因着神的实质决定的,因着神圣洁的实质决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五》

你是否经历过社会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如何经历的,都能在你的发表中看出来,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会阅历。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就他的作工来说,人就说不明白他到底属于哪类人,人也不能按着他的作工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按他的所是也不能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类中,但又不知该属哪一类,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类中,人这样做也并非是没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间作了许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在肉身之中作工仍不失去一个在肉身中的人该尽的本分,他能以真心来敬拜天上的神。他有神的实质,他的身份是神自己的身份,只不过他来在了地上,成了一个受造之物,有了受造之物的外壳,比原来多了一个人性,他能敬拜天上的神,这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模仿不了的。他的身份是神自己,他敬拜神是他站在肉身的角度上而作的,所以“基督敬拜天上的神”这话并不错误,他所要求人的也正是他的所是,在要求人以先他早已作到了,他绝对不会只要求别人而自己却“逍遥法外”的,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所是。不管他如何作工都不会有悖逆神的行为,不管他对人的要求如何都不超过人所能达到的范围,他作的一切都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都是为了他的经营。基督的神性高于所有的人,因此他是受造之物中的最高权柄,这权柄就是神性,也就是神自己的性情与所是,这性情与所是才决定了他的身份。所以,无论他的人性有多么正常,但也不能否认他有神自己的身份;无论他站在哪一个角度上说话,无论他怎样顺服神的旨意都不能说他不是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神道成肉身只是为了完成肉身的工作,并不是来让人都看见他而已,他是让他作的工作来证实他的身份,让他的流露来证实他的实质。他的实质不是凭空而谈,他的身份不是自己抢夺的,而是他作的工作与他的实质决定的。尽管他有神自己的实质,而且能作神自己的工作,但他毕竟还是与灵不同的肉身,不是带着灵的属性的神,而是带着肉身外壳的神。所以他无论如何正常、如何软弱,也无论如何寻求父神的旨意都不能否认他的神性。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不仅存有正常人性与正常人性的软弱,而且更存有神性的奇妙、难测与他在肉身中的所有作为,所以在基督身上人性与神性都实实际际地存在着,一点不空洞,一点不超然。他来在地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作工,要在地上作工就务必得具备正常的人性,否则无论神性的威力有多大都不会发挥其原有的功能。人性虽然非常重要,但人性并不是他的实质,他的实质是神性,所以当他开始在地上尽职分他就开始发表他的神性所是。他的人性仅是为了维持肉身的正常生活,以便神性在肉身中能正常地作工,而支配工作的则全部都是神性。他将他的工作完成就尽到了他的职分,人所该认识的就是他的所有作工,借着作工来达到让人认识他。在他作工的过程中,他将神性的所是发表得相当完全,不是掺有人性的性情,也不是掺有思维与人为的所是,到他的全部职分都结束的时候,他已将他所该发表的性情都发表得尽善尽美了。他的作工是不受任何人指示的,他的性情的发表也是相当自由的,不是头脑支配的,不是思维加工的,而是自然流露,这是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的。即使环境恶劣或是条件不许可,他都能在适当的时间发表他的性情。是基督就发表基督的所是,不是基督就没有基督的性情,所以,尽管人都抵挡他或对他有观念,但谁也不能因人的观念而否认基督所发表的性情是神的性情。凡是真心追求基督的人,凡是存心寻求神的人,都会因为基督的神性的发表而承认他是基督,绝对不会因为某一方面不合人观念的东西而否认基督。尽管人都很愚拙,但人都知道到底什么是出于人意、什么是来源于神,只不过有许多人因为个人的存心而有意抵挡基督罢了,若不是这样,没有一个人有理由否认基督的存在,因为基督所发表的神性是确实存在的,他作的工作是人的肉眼都能目睹到的。

基督的工作、基督的发表决定了他的实质,他能用真心来完成自己肩上的托付,他能用真心来敬拜天上的神,他能用真心来寻求父神的旨意,这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他的自然流露也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之所以称为自然流露是因为他所发表的不是模仿的,不是人教育的结果,不是人培养多年的结果,不是他自己学来的,也不是他自己装饰的,而是原有的。人否认他的工作,否认他的发表,否认他的人性,否认他一切正常人性的生活,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是真心敬拜天上的神,谁也不能否认他是来完成天父的旨意的,谁也不能否认他寻求父神恳切的心。虽然他的形像并不悦人耳目,虽然他的言谈并不具备非凡的气度,虽然他的作工不像人所想象的那样天翻地覆或是震动天宇,但他的确就是真心成就天父旨意、完全顺服天父以及顺服至死的基督,因为他的实质就是基督的实质,这是人都难以相信但又是确实存在的事实。到基督的职分全都尽完之后,人就能从他的作工中看见他的性情、看见他的所是都代表天上的神的性情与所是,这时,综合他所作的全部工作就可确认他就是“道”成的“肉身”,不是与属血气的人一样的肉身。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神的灵是万物的权柄,有神实质的肉身也带有权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顺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这是任何人都达不到的,也是任何一个人不可想象的。神自己是权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顺服他的权柄,这就是“基督顺服父神旨意”的内涵之意了。神是灵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样能作拯救的工作,无论怎么说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搅扰,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为灵与肉身所作工作的实质是相同的,或灵或肉身都是为了成就一个旨意,都是经营一项工作,虽然灵与肉身有两种互不相干的属性,但其实质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实质,都有神自己的身份。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实质是善的,他是一切美与善的发表,也是所有爱的发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会作出悖逆父神的事来,哪怕是献身他都心甘情愿,没有一点选择。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弯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东西都来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丑与恶的源头,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样的属性是因为人经过撒但的败坏与加工,基督是未经撒但败坏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属性而没有撒但的属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时无论工作如何艰难,无论肉身如何软弱,他都不会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来,更不会放弃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他宁肯肉身受苦也不违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稣祷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着我的意思,只要照着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选择,但基督却没有自己的选择,虽然他有神自己的身份,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来寻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托付,这是人所不能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神的灵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灵是至高无上的,神的灵是全能的、圣洁的、公义的,那同样他的肉身也是至高无上的,也是全能的、圣洁的、公义的。这样一个肉身只能作出公义的事情,作出对人类有益的事情,作出圣洁的、辉煌的、伟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违背真理、违背道义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灵的事情。神的灵是圣洁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经过撒但败坏的,他的肉身是与人有不相同实质的肉身,因为撒但败坏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败坏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尽管人与基督同样生活在一个空间,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占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远都不可能被撒但败坏,因为撒但永远都不能达到至高处,永远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今天你们都应明白,背叛我的只有被撒但败坏的人类,这个问题与基督永远无关无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

不知不觉之中,我们被这个小小的人带领进入了神一个又一个的作工步骤之中,我们经历了无数的试炼,经历了无数的责打,也经历了死的考验。我们得知了神的公义威严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爱、怜悯,领略了神的大能与智慧,看见了神的可爱,看见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在这个普通之人的说话之中,我们认识了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认识了人的本性实质,看见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他的说话让我们“死去”,又让我们“复活”;他的说话让我们得安慰,也让我们倍感内疚、亏欠;他的说话给我们喜乐、平安,也让我们痛苦万分。有时我们犹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时我们犹如他眼中的瞳人,享受着他的怜爱;有时我们犹如他的仇敌,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气化为灰烬。我们是他拯救的人类,我们是他眼中的蛆虫,我们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来的丢失的羊。他怜悯我们,他厌憎我们,他提拔我们,他安慰、劝勉我们,他引导我们,他开启我们,他又责罚管教我们,甚至咒诅我们。他何尝不在日夜担忧我们,日夜看顾、保守着我们,不离我们左右,为我们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价。我们在这个小小的普通肉身的话语中享受了神的全部,也看到了神赐给我们的归宿。尽管这样,我们的虚荣心仍在我们心里作祟,仍旧不能甘心情愿地主动接受这样的一个人当作我们的神。虽然他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吗哪、许多可享之物,但我们心中的“主的地位”不是这些东西能取代的。我们很勉强地尊重着这个人的特殊身份、特殊地位,只要他不开口让我们承认他是神,那我们是绝不会主动承认他就是那位即将要来却早已在我们中间作工许久的神的。

神继续着他的发声,以各种方式、多种角度来告诫我们当做的,同时也表达着他的心声。他的话语带着生命力,给我们当行的道,也让我们领悟到了什么才是真理。我们开始被他的话语吸引,我们开始注意他的说话语气、说话方式,也开始下意识地关心起这个不起眼的人的心声。他为我们呕心沥血,他为我们寝食难安,他为我们哭泣,他为我们叹息,他为我们病中呻吟,为着我们的归宿,为着我们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们的麻木、我们的悖逆让他的心在流泪流血。这样的所是所有是一个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所不具备也达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宽容、忍耐,他的爱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对我们的本性、实质了如指掌,没有人能审判人类的悖逆、人类的败坏,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与我们如此说话,对我们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备神的权柄、神的智慧、神的尊严,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发表无遗;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给我们道路,带给我们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从创世到如今还未公开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捆绑,脱离败坏性情。他代表神,他发表着神的心声、神的嘱托、神对全人类的审判之语。他开辟了新时代、新纪元,带来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给我们带来了希望,结束了我们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让我们全人彻彻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们全人,得着了我们的心。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心有了知觉,我们的灵似乎也复苏了:这个普通的人,这个小小的人,这个生活在我们中间、被我们弃绝了许久的人,不正是我们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稣吗?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们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他让我们重生,让我们看见光明,让我们的心不再流浪。我们回到了神的家中,我们回到了神的宝座前,我们与神面对面,看见了神的容颜,看见了前方的道路。届时,我们的心已完全被他征服,不再怀疑他的身份,不再抵触他的作工、说话,全人仆倒在他的面前,只愿今生今世跟随神的脚踪,只愿被他成全,报答他的恩待,报答他对我们的爱,顺服他的摆布安排,配合他的作工,尽上所能完成他的托付。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上一篇: 3 恩典时代的教会生活与国度时代的教会生活有哪些不同

下一篇: 2 基督到底是神的儿子还是神自己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

作工异象 三

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圣灵感孕,这与他要作的工作有关。恩典时代的开始是以耶稣的名为开端,耶稣开始尽职分时圣灵便开始见证耶稣的名,耶和华的名再也不被提起,圣灵而是以耶稣的名为主来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见证是为耶稣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为耶稣基督。旧约律法时代的结束就是以耶和华这…

全能者的叹息

在你的心中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是你从未觉察到的,因为你活在了没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灵被那恶者夺走;你的双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阳,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颗闪烁着的星斗;你的双耳被欺骗的言语堵塞,听不到耶和华打雷般的声音,也听不到从宝座之上流出的众水的声音。你失去了本该拥…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旧的时代过去,新的时代到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神作了许多工作,他来到人间转而又离开人间,这样周而复始地经历了多少个世代。今天神仍旧作着他该作的工作,作着他并未完成的工作,因为他至今仍未进入安息之中。从创世到今天神作了许多工作,但你可知道神今天作的工作比以往作的工作都多,而且作工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