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神是怎样向人类显明他的公义性情的

相关神话语:

神作审判的工作、作刑罚的工作都是为了达到让人对他有认识,都是为了他的见证而作的。他若不借着审判人的败坏性情,人就不可能认识他的公义不可触犯的性情,也不能对神从旧的认识中转到新的认识之中。为了他的见证,为了他的经营,他将他的全部都公布于众,从而让人因着他的公开显现而达到认识他,性情有变化,达到为他作响亮的见证。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种作工之中达到变化的,人若没有性情的变化就不能达到见证神,不能达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变化就标志着人已脱离了撒但的捆绑,脱离了黑暗的权势,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标本,真正成了神的见证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来在地上作工,他对人的要求就是让人达到认识他、顺服他、见证他,认识的是他的实际正常的作工,顺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观念的说话与作工,见证他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见证他征服人的所有作为。见证神的人务必得对神有认识,这样的见证才准确、实际,这样的见证才能羞辱撒但。神是借着经历他审判、刑罚,经历他对付、修理而认识他的人作他的见证,他是借着被撒但败坏的人见证他,他是借着性情变化得着他祝福的人见证他。他并不需要人对他口头的赞美,也不需不经他拯救的撒但的种类赞美他、见证他。认识神的人才有资格见证神,性情变化的人才能有资格见证神,神不会让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神道成肉身在最落后、最污秽的地方才能显明他的全部圣洁公义的性情。他的公义性情是借着什么显明出来的呢?就是借着审判人的罪,审判撒但,厌憎罪,恨恶悖逆抵挡他的仇敌。今天我所说的话就是为了审判人的罪,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人的弯曲诡诈,人的言行举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东西都得经过审判,人的悖逆被定为罪。就是围绕审判的原则来说话,借着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丑相来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圣洁就是他的公义性情的代表,他的圣洁其实也就是他的公义性情。今天说话的这些背景,都是借着你们的败坏性情来说话、审判,作征服的工作,这才是实际的工作,这才能完全衬托出神的圣洁来。如果说你没有一点败坏性情,神就不审判你了,也不让你看见他的公义性情,你有败坏性情,神就不放过你,借此显出了他的圣洁。如果人的污秽太多,悖逆太大,他看见了也不说话,也不审判你,也不因着你的不义而刑罚你,证明他就不是神,因他根本不恨恶罪,而是与人同污秽的。今天我审判你是因着你的污秽而审判你,今天刑罚你是因着你的败坏、你的悖逆,并不是在你们中间大显威风或故意欺压你们,而是你们这生在污秽之地的人沾染的污秽太多了。你们简直是失去了人格,失去了人性,与其他生在最肮脏的地方的猪类一样,就是因着你们的这些才审判你们,对你们施下烈怒。正因为这些审判才让你们看见神是公义的神,神是圣洁的神;正因为他的圣洁、正因为他的公义他才对你们审判,才对你们施下烈怒;正因为他看见人的悖逆能显露出他的公义性情,看见人的污秽能显露出他的圣洁,才足可说明他就是圣洁无污点的但又生活在污秽之地的神自己。……人有败坏性情的显露,他说话审判人,才让人看见他是圣洁的。审判刑罚人的罪,揭露人的罪,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这审判,凡是污秽的都被他审判,这样他的性情才说是公义的,要不怎么说你们是名副其实的衬托物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

现在你认识到什么程度了?你的意念、你的心思、你的行事、你的言谈举止,所有这些表现不都在衬托神的公义与圣洁吗?你们的表现不正是神话里所揭示的败坏性情吗?借着你的心思意念、你的存心、你所流露的败坏来显明神的公义性情,显明他的圣洁。同样生在污秽之地他一点不沾染污秽,跟你生活在同样污秽的世界当中,他有理智、有见识,他厌憎污秽,甚至你的那些言行举止,你自己发现不了的污秽的东西,他都能发现,都能给你指出来。以前你那些老旧的东西,没教养,没见识,没理智,落后的生活方式,借着今天一揭露,都显明出来了,神来在地上这样地作工,人才看见了他的圣洁与他的公义性情。他审判、刑罚你,让你认识,有时你的鬼性表现出来了,他能给你指出来,对于人的实质他是了如指掌。他生活在你们中间,跟你吃一样的饭,在同样的环境里生活,他就知道得多,就能揭示你,看透人的败坏实质。人的处世哲学、人的弯曲诡诈都是他最厌憎的,尤其恨恶人的肉体来往。他虽然不懂人的处世哲学,但对人流露出来的败坏性情他就能看透并且揭示出来,他作工就是借着人的这些东西来说话、来教训人的,就借着这些来审判人,显明他的公义圣洁的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

神的不容人触犯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独有的性情,神的威严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而神发怒的原则则是代表神自己独有的身份与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实质的象征。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实质,他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变,也不会因着地理位置的改变而改变,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实质,无论他的作工对象是谁,他的实质不会改变,他的公义性情不会改变。当人触怒神的时候,神所发出来的是他原有的性情,这时他发怒的原则没有变,他独一无二的身份与地位没有变。他发怒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实质有了变化,不是因为他的性情产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为人与神的对抗触犯了神的性情。人对神的公然挑衅是对神自己身份与地位的严重挑战,在神来看,人对神的挑战就是在与神较量,也是在试探神的怒气,而当人与神对抗的时候,当人与神较量的时候,当人在不断地试探神怒气的时候,也正是罪恶泛滥的时候,这个时候神的烈怒自然就会流露出来,就会表现出来,所以说,神烈怒的发出是一切邪恶势力不复存在的象征,是一切敌势力被毁灭的象征,这就是神公义性情的独一无二,是神烈怒的独一无二。当神的尊严、神的圣洁受到挑战的时候,当正义力量被阻挡、不被人看到的时候,也正是神的烈怒发出的时候。因为神的实质,所以,地上凡是与神较量的,凡是与神敌对与神抗衡的这些势力都是邪恶的,都是败坏的,都是非正义的,都是从撒但来的,是属撒但的。因着神是正义的、是光明的、是圣洁无瑕的,所以,一切邪恶的、败坏的、属撒但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烈怒的发出而消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神对待无知与愚昧的全人类主要以怜悯、宽容为主,而神的烈怒在绝大部分时光里、在绝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隐藏着的,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人很难看到神烈怒的发表,也很难理解神的烈怒,这样,人对神的烈怒便不以为然了。当神宽容人、饶恕人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最后一个步骤临到人的时候,也就是当神的最后一次怜悯、最后一次警示临到人的时候,如果人仍旧采取同样的方式与神对抗,丝毫不悔改、不回转、不接受神的怜悯,神的宽容与神的忍耐就不再继续赐给这些人了。相反,在这个时候神便会收回他的怜悯,随之他向人发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惩罚人、毁灭人。

神用了火烧的方式灭掉了所多玛城,这个方式在神那儿是彻底灭掉一个人类或者一个东西的一种最快的方式。用火烧这些人类不仅仅是要灭掉其肉体,更要将其的灵、魂、体全部灭掉,达到从此这座城的人类在物质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复存在,这就是神烈怒的一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这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实质,当然也是神公义性情的实质流露。当神的烈怒发出来的时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怜悯与慈爱,也不再释放他的宽容与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神继续忍耐,说服神再次施怜悯,再次赐宽容,取而代之的是神会不拖延一分一秒地发表他的烈怒与威严,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干净利索,称心如意,这就是神不容人触犯的烈怒与威严的发表方式,也是他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当人看到神牵挂人、爱人的时候,人发现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严,体会不到神的不容人触犯,这些让人一直误认为神的公义性情里只有怜悯,只有宽容,只有爱,但是当人看到神毁灭一座城的时候,看到神恨恶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毁灭人类的怒气与他的威严便会让人看到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侧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触犯。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个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与影响的,更是不能冒充与模仿的,所以,神的这方面性情是人类最该认识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这样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公义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恶邪恶,恨恶黑暗,恨恶悖逆,恨恶撒但败坏人类、吞吃人类的种种恶行,源于他恨恶所有与他对抗的罪恶行径,源于他圣洁无污的实质。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与他公开对抗、公开较量,哪怕是他曾经怜悯的人,哪怕是他拣选的人,只要触怒了他的性情,触犯了他忍耐宽容的原则,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毫不迟疑地释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无论神当时对尼尼微人的怒气有多大,但当尼尼微城的人宣告禁食、披麻蒙灰的那一刻,神的心渐渐地软化了,开始回心转意了。在神向他们宣告要毁灭这座城的前一刻,也就是他们认罪悔改的前一刻,神还在对他们发怒,而当他们有了一系列的悔改之后,神对尼尼微人的怒气便逐渐转为对尼尼微人的宽容与怜悯。神的这两方面性情同时在一件事上流露出来这并不矛盾,这里的不矛盾人应该怎么来理解与认识呢?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实质,在尼尼微人悔改先后在神身上表现出来、流露出来,让人看见神实质的真实与神实质的不容人触犯。神在用他的态度告诉人:并不是神不宽容人,不是神不愿意怜悯人,而是人难得向神真正地悔改,难得真正地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也就是说,当神向人发怒的时候,神希望人能有真实的悔改,希望能看到人真实的悔改,这样,神会毫不吝惜地继续施于人怜悯、宽容。这就是说,人的恶行招来神的烈怒,而神的怜悯、宽容则赐予听神的话、在神面前真实悔改的人,赐予能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之人。在神对待尼尼微人这件事上,神的态度很明确地流露出来:神的怜悯、宽容并不难得,神需要人真正的悔改;只要人离开恶道、丢弃强暴,神便会回心转意,改变对人的态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怜悯、神的宽容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但同时神的圣洁、神的公义在神发怒气的时候也让人看见了神不可触犯的一面。当人完全能够听从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时候,神对人是广施怜悯;当人满了败坏,对神满了仇视,对神满了敌对的时候,神会深发怒气,而且这个怒气发到什么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挡、他的恶行不再让神看得见,不再存在神的眼前,这个时候神的怒气才会消失。这就是说,无论任何一个人,如果他的心已经远离神了,已经背离神了,不可挽回了,无论他的身体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来看、在主观意愿上多么想敬拜神、想跟随神、想顺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离了神,神的怒气会不断地发出来,甚至于当神深发怒气的时候,当神给了人足够机会的时候,神的怒气会一发不可收拾,而且永远不会再施给这样的人怜悯、宽容!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触犯的一面。……他对于善的、美的、好的东西是宽容的,是怜悯的;对于恶的、属罪的东西、邪恶的东西他会深发怒气,以至于怒气不断。这是关于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从始到终一直在流露的主要两个方面:广施怜悯,深发怒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人都说神是公义的神,只要人跟随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义的,人跟随到底,他还能把人甩掉吗?我不偏待任何一个人,而且以公义的性情来审判所有的人,但我对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适条件的,我所要求的无论什么人都得达到,我不看你资历多深、资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爱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无忧无虑地跟随,那时我会因着你的恶来击杀你、惩罚你,你还有何话可说?你还能说神不公义吗?今天我说的话你都遵守了,这样的人我称许。你说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难,但就是神所说的话你没活出来,你就想天天为神跑路、花费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还说:“反正我相信神是公义的,我为他受苦、为他跑路、为他奉献,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保证纪念我。”神是公义的这不假,但这公义之中不掺有杂质,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掺有肉体,不掺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挡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经受惩罚,一个不饶恕,谁都不放过!有的人问:“我现在为你跑路,到最后你是不是能给我一点祝福?”那我问你:“我说的话你遵守了吗?”你说的公义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虑我是公义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随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说的“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这话是有内涵的,跟随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后寻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达到几条了?你就达到跟随到底,其余呢?你遵行我的话了吗?我提出五条要求你就达到了一条,其余四条你也没打算达到,你就找一条最简单轻省的路,存着侥幸的心理来追求,我的公义性情对你这样的人只是刑罚,是审判,是公义的报应,对一切作恶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随到底的也必然受惩罚,这才是神的公义。当这公义的性情发表出来惩罚人的时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随神时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时只是跟随着受了点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受刑罚吧!”但心里还想:“反正我跟随到底了,你让我受刑罚,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罚,受完这刑罚之后你还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义的,你不能这样一直对待我,我毕竟跟灭亡的不一样,灭亡的受重重的刑罚,我受轻一点的刑罚。”公义性情并不是你所说的这样,并不是对任何一个认罪认得好的人都从轻处理。公义就是圣洁,也是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凡是污秽的,没经过变化的,都是他厌憎的对象。公义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国度中的行政,这样的行政对任何一个没有真理、没经变化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没有挽救余地。因为在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罚恶赏善,是人类的归宿显明之时,是拯救工作结束之时,之后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报应每个作恶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什么是审判,什么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吗?若你明白了,我劝你还是服服帖帖地受审判,否则你永远没有机会得到神的称许,永远没有机会被神带入神的国中。那些只接受审判却总不能被洁净的人,也就是在审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将永远被神厌弃,他们的罪状比那些法利赛人的更重、更多,因为他们背叛了神,他们是神的叛逆者,这些连效力都不配的人将受到更重的惩罚,而且是永久的惩罚。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口头对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这样的人将受到灵、魂、体都受惩罚的报应,这不正是神公义性情的流露吗?这不正是神审判人、显明人的目的吗?神将在审判期间作恶多端的人放在了邪灵群居之地让其任意毁坏其肉体,他们的肉体散发着死尸的味道,这是他们应有的报应;神将那些并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种罪状一一列在他们的记事册上,在合适的时候将他们扔在污鬼之中,让污鬼任意玷污他们的全身,使他们永远不得超生,使他们永远不能再见到光明;神将那些曾经一度时期效力却并未忠心到最终的假冒为善的人列在了恶人中间,让其与恶人同流合污成为乌合之众,最终将其灭掉;神将那些从未对基督忠心或从未献出一点力量的人扔在一边从不搭理,更换时代时将他们统统灭掉,他们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谈不上进入神的国中了;神将那些从未对神真心而是被逼无奈应付神的人列在了为子民效力的人中间,他们这些人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将同那些连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毁灭;最终,神将所有与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众子以及神所预定做祭司的人带入神的国度之中,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结晶。而那些并不能归于神所划分类别中的人则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们的结局是什么你们是可想而知的。我该说的都对你们说过了,该选择怎样的路那都是由你们自己的选择而决定的。你们应明白这样一句话:神的作工从来就不等待任何一个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义性情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情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上一篇: 2 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的实质

下一篇: 4 神的全能、智慧主要显明在哪些方面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1 神经营人类的三步作工的宗旨

三步作工的宗旨就是拯救全人类,就是将人类从撒但权下彻底拯救出来。三步作工虽然每一步作工的目的、意义都不相同,但又都是拯救人类的一部分工作,是按着人类的不同需要来作不同的拯救工作。

3 只承认神而不承认真理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后果是什么

基督末世来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来供应生命的,这工作是为了结束旧时代进入新时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进入新时代的人的必经之路,你不能承认而且还定罪或亵渎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规就是永世都被焚烧的对象,是永远不能进入神国中的人。

1 主耶稣为什么咒诅法利赛人,法利赛人的实质是什么

他们不但亵渎神的灵为别西卜与鬼王,而且定罪神的作工,定罪、亵渎主耶稣基督,他们抵挡神、亵渎神的实质是与撒但、恶魔抵挡神、亵渎神的实质是完全相同的,他们代表的不仅仅是败坏的人类,更是撒但的化身,是撒但在人类中间的出口,也是撒但的帮凶与撒但的差役,他们亵渎、诋毁主耶稣基督的实质就是他们与神争夺地位、与神较量、不断地试探神。

2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义

耶和华在以色列作工的意义、目的、步骤就是为了在全地开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为中心向外邦扩展,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则——以点带面,然后扩展,以至于达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