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73 是全能神的爱拯救了我

73 是全能神的爱拯救了我

和众多信徒一样,我信神也是为了得永生、上天堂,可以说这是两千年来所有信耶稣之人的追求和盼望。每一位信耶稣的人都不会相信自己会下地狱,而是很自信地认为自己一定会上天堂。然而,事实又如何呢?从我的经历中看见,如果不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我必是遭神毁灭下地狱的对象。在此,我想把我的亲身经历,也就是全能神怎样拯救了我交通于弟兄姊妹,当你看了我的经历之后,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说了。

从92年信主耶稣以来,我一直热心追求,每日苦读圣经,两个月后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因着看到教堂里满了结党纷争,就于97年下半年进入了家庭教会——中华福音团契(大赞美的一个主要派别)。一年后,我被立为山西晋南长老、差会会长。自从进入家庭教会以后,我经常外出学习、培训。在这期间,每次聚会听道除了讲如何抵挡“东方闪电”以外,没有别的内容。慢慢地,通过与老师们的接触,我又陷入了迷茫之中。我发现他们也是勾心斗角,而且还互相毁谤、争夺羊群、抢占地盘。更有甚者,就是与海外老师接触并不单单是为了听他们的道,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提供大量的金钱,如果只讲道不拿钱,那就是被拒绝的对象。正如团契老师张××(团契最高带领之一)说:“不拿钱专讲道的多的是,我们要的是经济上的帮助!”

在这样的情况下,截止到2002年,教会福音事工已完全停止。讲道无亮光,祷告无感动。到后来我自己枯干到一个程度,连一个小时的聚会都带不下来,还累得满头大汗,并且教会人数直线下降。我想改变这样的局面,便和其他同工天不亮就到旷野去祷告,甚至我为此禁食祷告十一天,身体瘦了十多斤,躺在床上都起不来了,但这一切的努力都无济于事。灵里似乎完全枯竭,我的心里如荒场一片,毫无一点绿色。

2002年4月的一天,我到西安去听道。在学习中我真的如同久旱的田地得到春雨的滋润一样,尝到了圣灵同在的甘甜,以前的那种空虚和失望之感消失得无影无踪。当老师讲到神末后的工作和神急切的心意并对信他之人的呼召时,我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共鸣,暗暗立下心志:神啊!我愿配合你末后的工作,被你大用,为你奉献我自己,为你的工作花费自己的一生。于是我挥笔写下了决心书。谁知到了晚上,和我一起听道的连××(团契的老师)问我:“这几天你听出什么没有?”我说:“听出来了!讲得太好了,比我们讲得高多了。”他接着说:“你太单纯了,他们(讲道的老师)很可能是‘东方闪电’!咱们这次完了,只要能活着离开这儿那就算是万幸。”“不对呀!‘东方闪电’是邪教、是异端,怎么可能有真理呢?他们讲的都是真理,怎么可能会害咱呢?”虽然这样回答着,但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于是在连的鼓动下,我向讲道老师要回并撕毁了决心书。晚上,我和连共同祷告:“神啊!求你帮助、保守我们不落入‘东方闪电’的人的手里,不受他们的迷惑和残害,叫我们早日脱离异端邪教之手。”我们的祷告甚是“迫切”。因为在“三自”的时候,我看过《天风》里刊登的毁谤“东方闪电”的一些材料。进入家庭教会以后,这方面东西我就了解得更多了:有团契领袖们编写的许多毁谤、定罪“东方闪电”的小册子,还有更骇人听闻的说法——凡是不接受他们传的新工作的人,有的眼睛被挖,有的耳朵被割掉,有的腿被打断,有的筋被挑断,并且他们中间淫乱、污秽败坏至极。并且我也曾多次亲自赶走信“东方闪电”的人。可现在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会落到“东方闪电”的人的手里,我的心里满了惊慌、恐惧、还有无奈。不过,我还是相信神不会作错事,便向神祷告:“神啊!如果这是你的安排,求你使我心里平静;如果这些人不是从你来的,求你开辟出路使我们平安离开。”在祷告中我的心很平静。祷告后,连说:“咱们现在别急,明天继续听,看他们讲什么。”第二天我一听道又高兴起来了。因为老师所讲的根本没有错谬之处,完全是真理,是教会现实光景和实际需要。可一到晚上连又对我说:“他们讲的和‘东方闪电’是一样的,这次咱插翅也难逃了。若不听他们的,他们会要咱们的命。”我说:“不可能!他们如果心里存的是恶,外面流露的必定是恶,如果想害咱,他们怎么会如此照顾你?还给你买药,各方面都特别关心你?”因为在我们学习中,连有低血压而导致头晕,讲道的老师除了给他买药吃以外,还特意安排人每天早上给连冲两个鸡蛋,又给他买许多水果来增加营养。不论饮食还是休息都照顾得无微不至,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恶意。而连却说:“你别那么幼稚了,他们现在对咱们好,是因为咱们现在还听他们讲,如果一不听,他们就下手了。”他这么一说,我觉得也有可能。糊涂没分辨的我再次陷入了矛盾之中,于是又来在神前全心向神呼求:“神啊!求你显明你的作为,显明你的大能。神啊,我在你面前祈求,求你为我们开辟出路,无论是福还是祸都有你的美意。若这事出于你,就使我心里平静;若有危险,求你搭救我们脱离恶人之手。神哪,我真不明白你的旨意,只愿你将你的旨意显明在我们中间。”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我的心异常平静。在神奇妙的安排中,我定准了这是出于神的,便决心听下去。

第二天,我见到了全能神的话——《话在肉身显现》。看着全能神的话,我有一种如饥似渴的感觉,真如同和神面对面了。谁知晚上休息时,连又搅乱了我平静的心。正在这时两位讲道老师专一为我和其他弟兄姊妹另找了一个地方学习神的话。当时,我便欣然去了,因为和连在一起,每次都被他搅得恐惧不安。分开的前两天都挺好,但到了第三天撒但就给我送来意念,使我突然想起了连说的话,不觉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危来:如果我不听,他们是不是就会……以前的那些谣言所描述的惨景便一幕幕浮上心头,我越想越像热锅上的蚂蚁不能平静,就鼓动同室的弟兄说:“咱们得想办法赶紧跑掉,你现在知道的还少,当你不顺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收拾你,割你的耳朵,挖你的眼睛,或打断你的腿,让你成为残废人。”到如今我才明白那是一场生死战,撒但不甘心失败,不愿我脱离它的手归向全能神,就送意念搅扰我,使我神魂颠倒、魂飞魄散。

晚上,我终于呆不下去了,决定要逃走,便和同室的弟兄商量如何出去。我已看好了出路,从我们学习的那屋的窗户出去,下到煤气管道上,然后顺着煤气管道跳出墙外。可是,讲道的老师李弟兄正好住在那屋,怎么办?我就计划让同室的弟兄帮忙,在夜间十二点,偷偷地把熟睡的李弟兄绑起来,塞上嘴,然后逃走。同室的弟兄劝阻我说:“咱们是信神之人,不能这样做。”那时,我已丧失了良心和理智,完全被撒但操纵利用,一切的劝阻对我都是没有用的。然而,人有人的计划,神有神的智慧。夜间十一点半左右,在另一屋休息的刘弟兄突然发病,呕吐不止,所有的人都被惊醒了,有的端水,有的拿药,有的清理地上的脏物,一直折腾到将近三点,大家才各自休息。我哪能睡着?无奈向神祷告:主啊!为什么会是这样?万有都在你手里,我如今落在“东方闪电”的人的手里,你为什么不管我、保守我出去?为什么却偏偏是这样?主啊!我不明白你究竟要我做什么?如果你不要我走,我愿顺服。其实,嘴上说顺服神,心里仍是一个主意:一定要跑出去。今日才认识到自己是如此的悖逆、愚昧、无知、瞎眼和可怜。第四天,我人虽在学习,心里却想着:不逃出去怎么办呢?到了晚上,我又开始准备逃跑,就琢磨如何出去。我们住在三楼,窗户面向大马路,窗户下面有两米多高的围墙,距离楼房的宽度将近三米,从三楼可以直接跳到围墙外边,但我考虑那样危险太大,忽然看到床头柜上放了一条床单,心里豁然一亮,有了主意:床单是两米长,如果撕开两半系起来就是四米,另外加上两条闲置被子的被罩,撕开全系起来,差不多十二米,正好落地。这主意我谁也没说。大约十点,我悄悄地把床单藏在了被窝里,趁火车“轰隆隆”地开过来的时候,我在被窝里把床单撕成两半并系在了一起。当我正想用同样的办法撕被罩时,外面突然有人大喊:“抓住他!别让他跑了!”我们都起来打开窗户,看见在我们窗户下边的路旁,也就是我计划用“绳子”落地的地方有三个人正在殴打一个人,连续痛打两次,竟把那人打死了。没多久公安人员包围了我们所住的家属区,很快就抓捕了杀人犯。我当时仍不明白神的心意,而且埋怨神:神啊!你这样作,我怎么逃走啊!为什么不开辟出路让我出去呢,此时我的心越发焦急。看来,用床单做“绳子”是不行了。但我并不甘心顺服,继续谋划逃跑。我相信主耶稣一定会帮助我,在关键时候神要的就是我的信心和代价。当初彼得在水面上能够行走,那是靠的信心;先知以利沙让掉在水里的斧头漂上来,那是靠的信心……此时,我似乎从神那里得了“信心”,有了孤注一掷的想法——把自己完全交给“神”,直接从三楼上跳下去。什么时候跳最好呢?凌晨三四点外面没有出租车,天亮了外面人又太多,所以我就决定凌晨5点半准时跳楼。我躺在床上,一直没有睡着,不停地看表,到了五点,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兴奋极了,心想:主啊!你终于为我预备了时机、开辟了出路。你知道我的信心太小,感谢你安排这“哗哗”的雨声来掩蔽我今天的逃跑,感谢你安排这大雨松软了地面,免得我摔伤。主啊!求你与我同在,加给我力量!于是,我悄悄地起了床,看看同室的弟兄还在熟睡,没有一点动静,我便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正要爬上窗台往下跳时,我惊呆了!正准备跳下去的地方,不知何时停了一辆出租车,车内有两个人在说话,他们好像故意跟我作对似的一直不走。我的心全凉了,从心里不由得发出绝望的呼喊:主啊!你为什么不救我呢?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那辆车停到七点多才开走。从五点到七点,我一直凝视窗外,心潮澎湃、思绪万千:莫非神的意思是让我留下来?我不停地恳切寻求神的心意,终于得到了神的开启,明白了是神的爱拯救了我,是神不忍心看着我被谣言所害,安排了周围的人事物来显明他的旨意,来拦阻我逃跑,甚至不惜安排牺牲外邦人的一个性命来拦阻我逃跑。但是,我太麻木了!丝毫领会不到神的爱、神的旨意。我完全被撒但的诡计所愚弄,不知不觉做了撒但的傀儡,任凭撒但的摆布,依着撒但的意思去胡思乱想,被猜疑所充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我有观念接受不了时,讲道的老师们不但没有像谣言所说的打人、割鼻子、挖眼睛,反而恳切地为我祷告,满怀爱心,循循善诱,耐心地给我讲解。回想这些天来我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威胁、任何的虐待,甚至连一句难听的话都没有听到。我为什么不相信眼见的事实而轻信谣言呢?这不是杞人忧天吗?不是自找苦吃吗?若不是神救护我,从三楼跳下去会有好果子吃吗?我如此的愚顽,简直不配蒙拯救,而神却没有因我的悖逆、抵挡来击杀我,反倒拯救我,耐心地等待我反省。想到这些,我不由得向主耶稣祷告,但心里却喊着“全能神”,我有意识地想压住心里的呼求却是不能,这才意识到是圣灵引导我的心归向全能神,才知道自己以往竭力抵挡的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盼望已久的神自己。我鼻子一酸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以至于失声痛哭,泪如泉涌。我痛不欲生,懊悔之声撕心裂肺:“全能神啊!我不该活着,我对不起你!我如此得罪你、毁谤你、亵渎你,你为什么还要救我?我给你做过什么?我值得你如此作工来拯救吗?神啊!我是一个该死的人,我不配承受你的生命,而是该受咒诅的人。你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寻找我,我还给你的又是什么?真是伤透了你的心。神啊!我如此的瞎眼、如此的悖逆,你为什么不任凭我灭亡!却费尽心思来寻找我、救我,而我却重重地伤害了你。神啊!我简直不是人哪!还不如个畜生!”外面的雨一直在下着,雨声伴随着哭声,似乎天地都在为悖逆的我而哀哭,又都在为那些像我一样悖逆的人而哀哭。和我在一起的弟兄姊妹都一样地痛哭祷告,最后我激动得与李弟兄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我还能说什么,只有流不完的懊悔泪,那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浪子回家的感觉。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泪水浸湿了枕巾,李弟兄两次劝我,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让悔恨的泪水来洗刷我良心的亏欠。

雨过天晴,空气是那样的清新,我觉得心里是那样的清爽和舒畅。感谢全能神拯救了我,使我终于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从撒但的阵营里被解救出来,此时,我如同从死里复活了。其实在旧时代结束,新时代到来的时候,新时代的工作对每一个信神之人都是最严峻的考验,稍有不慎就会成为抵挡神的对象而遭神厌憎。我也正是在两个时代的交接处徘徊了又徘徊,争战了又争战,最后还是神特别的爱,特别的开启光照,摆设特别的环境,使我服在全能神的面前。从此,在全能神的带领之下,我开始了真正事奉神的人生。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你也许还没有接受全能神,没有进入国度时代,还在带领的那些谣言的迷惑下毁谤、抵挡着全能神。但是你从我以上的经历中是否可以看到,今天的你与当初的我是一样的。而今,全能神已拯救我脱离了谣言的迷惑,难道你愿意像我过去一样再受谣言的苦害吗?你就不愿意脱离这些来到全能神面前吗?全能神谆谆告诫我们说:“你们不要因着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现而盲目地定罪于神所发表的言语,不要因着怕受迷惑而做亵渎圣灵的人,这样岂不太可惜了吗?”每每想起这些话都使我懊悔不已。在此,我真心希望还未醒悟的弟兄姊妹能从我接受全能神的亲身经历中得点启发,之后,是不是考虑一下:该归向全能神了。

山西省河津市 薛民学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