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116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116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受封建礼教的熏陶与社会的传染,我认为一个女人若能做一个贤妻良母,能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能与丈夫恩恩爱爱、白头偕老,那才是不枉活此生;若哪个女人的婚姻不幸或是家庭破裂,那就是最大的不幸,这样的女人也是最失败的人。因此,我一直向往能有个幸福美满的婚姻,能成为一个贤妻良母。但可悲的是,我的婚姻并不幸福。当初我嫁给丈夫是因为他说可以帮我找工作,我为了找个好工作拿婚姻作了赌注,婚后才知道这纯粹是个骗局,丈夫根本不能帮我找工作。但事已至此,我已没有退路只能接受,伤心之余我宽慰自己:虽然我不喜欢丈夫,但只要他对我好就行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然而,我的让步并没有给我带来幸福。婆婆、小姑看我比较老实,经常欺负我,丈夫看见了也不主持公道,而且他从不关心体贴我;女儿刚半岁时,公婆嫌我吃闲饭,就把我们分开让我们单独过;女儿一岁半时,丈夫又把辛苦挣来的钱拿去逛舞厅,结果染上性病,我和女儿也都被传染了;为了给女儿治病,我跑了很多医院,花了许多钱,欠了一笔债,却没有一点治愈的希望。不幸与打击接踵而来,我痛苦又无奈,只能日日以泪洗面……尽管婚姻如此不幸,日子如此难熬,但为了做个贤妻良母,为了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我还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个家庭,从来不愿去打破它。后来,姐姐同情我,叫我去她们那上班,丈夫也当上了村干部,对我比以往好了些,我的生活才有了一些转机。大女儿八岁时,小女儿出世了,我生怕她也被染上性病,每天精心地照料她,谁知小女儿两个月大时还是被传染了,这使我彻底崩溃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天啊!我该怎么办哪?我该如何面对我的人生呀?

正当我为女儿的病无法医治而焦头烂额,感觉前方道路一片迷茫之时,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温暖而有力的拯救之手。2006年,母亲来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听完母亲所谈的,我心想:如果这位神是真的,既能把女儿的病治好,又能让我逃脱灾难得到救恩,那我信他不是太好了吗?如果是假的,我信了也不损失什么。于是,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受了这步工作。那时,“神”这个字眼对我来说太陌生了,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神,更不知道该怎样信神,祷告神只知道祈求神医治我女儿的病。尽管如此,神还是厚待、怜悯了我,治愈了我女儿的病,这使我非常高兴,我从心里定真了全能神就是真神,而且还在神前起了誓:“神啊!在我女儿身上我看见了你的大能,也看到了人的命运在你的手中掌握,人没法掌握自己,我相信你就是人类唯一的救赎。从今以后,我要以实际行动来还报你的爱,不管走这条道路有多么艰难,不管以后临到多少逼迫患难,我都要跟随你走下去,绝不违背我的誓言!”

接下来我积极参加聚会。刚开始,我带着一岁的小女儿一道去,可女儿的哭闹声总是影响聚会果效,于是我就用智慧把女儿交给家人,但次数多了家人发现我在撒谎,便说我不务正业,活不干连孩子也不带,无奈之下我有时就把孩子交给信神的姊妹帮忙照看。后来,教会安排我干教会工作,随着我出去的时候越来越多,我的家庭矛盾也越来越深,全家人都恨我、讨厌我,我每次回家都得面对丈夫和公公阴冷的脸以及那无止无休的争吵,并且丈夫又开始到外面拈花惹草了。这一切令我十分痛苦,我不禁有些后悔信神了,心里埋怨母亲不该把福音传给我,如果不信神,家人就不会恨我,丈夫也不会出去找女人,等灾难临到时,我就和不信的人一样稀里糊涂地死去了;可是信了神若再退去,死得将比不信的人更惨,受的惩罚比不信的人更大,但坚持信下去,以后家庭就会“战争不断”,甚至还会破裂……我活在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感觉信神这条路太难走了。正在此时,神引导我突然想起是神治好了我女儿的病,也想起女儿病好后自己在神前的誓言,我里面顿时倍受责备,觉得自己不该忘了神的大恩大德,得了神的恩典又不信神实在没良心,无论这条路多么艰难,我都应该跟神走到底,要用实际行动来还报神的爱。就这样,神的引导使我信神的心坚定了。

而丈夫的逼迫却是越来越重,我每次出去聚会都得靠神加给我智慧才能脱身,后来我就连在家看神话、学诗歌都不行,丈夫一看见就会火冒三丈,并说要打电话把我抓起来。为了防止丈夫抓住我的把柄,只要他在家我就不敢看神话。没有神话的供应我心里憋得特别难受,又不知怎么办才好,此时,神话开启我:“要有我的胆量加在你的里面,在不信的亲人面前也要有原则,但你还要为我的缘故不向一切黑暗势力屈服,凭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让撒但的阴谋得逞。”“要时刻安静你们的心,住在我里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们的靠山。”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力量,也使我明白了要用智慧打败撒但,无论有环境还是没环境都得吃喝神话。于是,我白天干活时就把书带到山上,趁没人时躲进树林里看,晚上怕被丈夫发现,我不敢开灯看书,就等孩子们睡了,打着电筒躲在被窝里看。那段时间,尽管丈夫特别抵挡、逼迫我信神,但我只是用智慧与他周旋着,从没想过要离开他,甚至为了能有美满的家庭,我每次尽本分回家后还拼命地干活,想以此来改变丈夫及家人对我的态度。但令我失望的是,事态不但没有变好反而更加恶劣了,丈夫后来不仅骂我还出手打我,这使一心巴望夫妻恩爱有个幸福家庭的我失望了、心凉了,再也不想为他们做牛做马。于是,我住进了厂里,整天除了上班都在教会中尽本分。  

丈夫见我仍在信神,就跑到公司说我在信邪教,让公司开除我。但全能神加给我智慧,我巧妙地答复了公司的询问,公司并没有开除我。丈夫见这招不行,便使出最毒辣的一招,在四处宣扬我信神的事,还到乡政府、派出所告我,说我在信基督教,手上有书,是个头头,并且报了一些弟兄姊妹的姓名。经他这么一闹,我信神的事在当地被传得沸沸扬扬,我也成了大红龙瞄准的猎物。一天,大红龙一伙人到我厂里找我谈话,并要搜查我的宿舍。这一突发事件使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整个人一下子懵了:糟了,我的书没收好,我房间的门也未关,如果有人告诉大红龙我住哪间屋,它们进去就会看见神话书籍,在人证物证面前我有口也难辩了,不仅自己要受苦,教会财产也要受损失,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神为我开辟了出路。我的姐姐听到大红龙和我的对话后,悄悄帮我把门锁上了,这才使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与此同时,神也借着话语引导我:“不要害怕,有我——你们的父亲为你们做主,你们必不受痛苦,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祷告,我会把所有的信心赐给你们。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神话使我顿时有了胆量,对呀!神掌管宇宙万有,神的手只要轻轻一动天地都要毁灭,今天有全能的神给我作主、为我撑腰,这伙魔鬼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只要我真实依靠神、仰望神,这帮魔鬼肯定奈何不了我!于是,我就和姐姐联合起来跟大红龙吵,它们说我在信神,我就说它们在练法轮功,它们问我住在什么地方,我就说我无家可归到处流浪……最终,大红龙没得到什么证据,威胁警告我之后就走了。事后,我才听说还有两个姊妹的家也被搜查过,但大红龙什么也没搜到,丈夫告的其余的弟兄姊妹的名字被大红龙弄错了,它们去了也没找到人,我看到这完全是神在暗中给我们开辟出路,奇妙地保守了我们。

看到大红龙也拿我没办法,丈夫又经常在电话里和我吵,而且还三番五次地到我厂里闹,这样一来,凡是认识我的不信神之人都看不起我,都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那眼神里带着鄙视、讥笑。我走在大街上,丈夫家的亲戚、朋友以及村里的人常常三个一堆、两个一伙地议论我,对我指指点点,他们把我当成神经病、疯子、怪物,说我不正常了。面对家庭的逼迫、大红龙的监视和外邦人的讥笑、毁谤,我的内心痛苦极了,情形也坏到了极处,整天无精打采,看神话也看不进去,无助的我只得多次来到神前哭诉:“神啊!为什么这样的环境总也不退去?为什么这条路这么难走?我的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呀?神啊!我太麻木痴呆,不明白你的心意,我不知道该怎么经历,也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满足你的心意?神啊!求你开启光照我、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在这个环境中站住见证。”后来在一次聚会中,姊妹针对我的情形给我读了一段神话:“不要灰心,不要软弱,我会向你显明,国度路上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哪有那样便宜的事!轻而易举就想得福,不是吗?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试炼,否则你们爱我的心不会加强,对我不会有真正的爱,哪怕是一点点的环境,人人都要过关,只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环境就是我的祝福……”借着交通,我明白了神今天来就是作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的工作,人今天信神经历的多数都是苦难、患难,因为只有在苦难中才能显明我们爱神的心是否真实,只有在苦难中我们的信才能得到印证,我们爱神的心才能加强,这是人被神成全的必经之路。揣摩着神话,我忽然明白了神的心意:神今天就是要借着周围的环境来纯洁我对神的爱,如果我真心爱神,就必须舍弃家庭、丈夫、儿女,否则我没法更好地信神、满足神。但当真让我在神与家庭之间作选择时,我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想到丈夫说只要我不信了,我们一家人就好好过日子,也就是说,若我不信神了,家庭就会风平浪静,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但神的性情又不容人触犯,背叛神就是死路一条,我又不敢迈出这一步。于是,我的内心展开了激烈的争战。撒但引诱我:“选择家庭吧,不要信了,这种日子太苦了,福没享受,孩子也跟着受苦,信不好最终还是死,受这么多苦值吗?”我动摇了,心想也对,干脆不信了,过一天算一天吧。这时,神话又开启我:“难道你离开今天的审判你就可以脱离这苦难的人生了吗?离开了‘这地’,临到你的不是痛苦的折磨或魔鬼的残害吗?会不会是难熬的日夜呢?你以为你今天脱离这审判就可永远避开那以后的煎熬吗?临到你的将是什么呢?还会是你所盼望的世外桃源吗?……你今天美满的生活、你那和谐的小家庭能代替你以后永远的归宿吗?”我又很清楚地看到,我若离开神就会受到撒但的践踏、魔鬼的残害,生活不可能幸福,而且女儿也将因着失去神的保守老病复发,那我将比不信神还痛苦,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离开神。正当我准备选择神时,撒但又来引诱我:“你离婚了就会一无所有,你就会失去丈夫和你最爱的孩子,而你苦心经营的财产也会让别的女人享受,你真的不在乎吗?当别人在享受天伦之乐时,你却一个人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地到处流浪,在别人的冷眼中生活,你能忍受得了吗?你会是一个最失败的女人。”面对撒但的攻击,我又犹豫了,怀疑自己是否真能承受得了这样的痛苦。就在此刻,神话又及时地提醒我:“放弃吧,世俗钱财的贪恋!放弃吧,丈夫儿女之情的眷恋!放弃吧,自己的主张和成见!醒悟吧,时间太短!灵里仰望,仰望,让神掌权,千万别做罗得的妻,被撇是何等可怜!何等可怜!醒悟吧!”“你今天所贪享的正是那断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护你自身的,这些你应明知,免得陷入试探中难以自拔,误入迷雾之中再也找不着日头,当迷雾消失的时候,你便在大日的审判中了。”神的话唤醒了迷雾中的我,我明白了今天自己所贪享的就是断送我前途的,今天我所忍受的正是保护我自己的,我最喜欢的、最割舍不掉的家庭、世俗钱财都是神所厌憎、恨恶的,追求得着这些只会让我走向灭亡,不能让我成为有真理的人,更不能使我蒙神称许,今天只有跟随神、追求真理才能蒙拯救,才是我的最佳选择、最明智之举,不管有多苦多难我也得追求满足神。终于,在神话语的开启下,我在这场激烈的争战中站到了神一边。

接下来,我为了能彻底摆脱丈夫的辖制,决定与他离婚。丈夫也答应与我离婚,但我们的财产必须全部归他,两个孩子也都判给他,而且不准我与她们见面。当时因着圣灵作工,我觉得即使一无所有也无所谓,只要能离婚就行,只要有神就够了,便答应了他苛刻的条件。经过几番周折,我们终于办了离婚手续,结束了十一年的夫妻关系。那一刻,我特别高兴,有种获得自由的感觉,我不由自主地唱起了诗歌:“各国的局势相当混乱,因神的刑杖开始发挥功能了……神是来打破所有人的家庭的,说明神是用刑罚来解决全人类一切‘家庭纠纷’的,若不这样作,神在地的最后工作无法收尾……”边唱边揣摩着歌词,我体会到神把我这样的人从家庭里带出来真是不容易。一直以来,我就追求有个完整的家,能做个贤妻良母,能与丈夫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为了这个追求目标,我宁肯忍受一切的屈辱和痛苦,甘愿没有丝毫人格与尊严地活着;即使信神遭到丈夫的百般逼迫拦阻,我也不根据神话看他的实质,仍然抱着自己的幻想,想以自己的努力来改善家庭关系,保住婚姻家庭,能做个贤妻良母;当神显明到一个地步,丈夫坏事做绝,魔鬼嘴脸暴露无遗时,我才看清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情,都是虚情假意,一旦没有利用价值就会翻脸无情,才不再对魔鬼抱有希望,不再为魔鬼做牛做马。在此过程中,我有多少次受到撒但势力围攻,痛苦软弱无力前行,甚至灰心失望没了追求真理的心志,是神来加添我力量,是神来安慰、鼓励我;我有多少次临到撒但的逼迫,心中胆怯惧怕,是神加给我胆量加给我智慧;我有多少次遇到挫折坎坷,感到茫然无措,是神话引导我有路可行……神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时时伴随着我看护着我。我明白真理太少,身量太小,几乎经不起任何风雨的侵袭,神既要作工拯救我脱离撒但的苦害,又要常常开启光照我,引导供应搀扶我,不让我跌倒失迷,使我在试炼熬炼中能站立得住,神为拯救我操了多少心,作了多少工作啊!可我败坏至深麻木至极,本性又不喜爱真理,只知为自己的肉体利益忧伤、痛苦,在神作工中不是埋怨就是消极软弱,从来不曾体察神的良苦用心,更不曾主动实行真理来体贴神心,我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悖逆抵挡神太多,伤神的心太多了!愧疚的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神啊,我不能再伤你心了,我要多多装备真理,顺服你的主宰安排,愿意迎接你给我摆设的更多更大的试炼熬炼,受尽最后的苦来满足你。没过多久,神又给我摆上了环境,我再次陷入了痛苦的熬炼中。

虽然与丈夫离了婚,我也不再追求有个完整的家庭,但我却没有放下对女儿的情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两个女儿的思念越来越深,每次上街都希望能见到她们。一次,我实在熬不过去,就偷偷跑到学校去找大女儿,女儿一见到我,便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哭喊着要妈妈,哭诉着要和我一起过。看到女儿浑身脏得像小乞丐一样,头发乱七八糟地扎在一起,再看看其他的孩子,个个打扮得像小公主,我再也忍不住了,不争气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将女儿紧紧地搂进怀里。当女儿告诉我她爸爸经常打骂她,拿她当出气筒时,我愈加心痛,更觉女儿受苦太多了……见完大女儿后,一天我在街上又看到了一岁多的小女儿,她的小脸脏得像小花猫,而且被寒风吹裂了,两只耳朵背后也被冻烂了,头发沾在上面也没人管,她见到我不停地喊:“妈妈抱,妈妈抱……”,看着女儿天真的小脸和那渴望得到母爱的目光,我的心都碎了,泪水夺眶而出……接着有人告诉我,我们离婚以后,丈夫经常带着别的女人到处玩耍,半夜三更了还常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在饭馆里吃宵夜,把孩子放在一边不管,女儿要一点钱他都说没有,却将大把大把的钱拿给别的女人花。听到这些,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想到自己省吃俭用留给孩子们的血汗钱被他拿去寻欢作乐,孩子们却无人照管,我心里充满了仇恨和报复,真想冲去把这对狗男女碎尸万段,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但一想到自己是信神的,不能做这么恶毒的事,于是,我便经常去找丈夫吵架,他却对我说若看不惯就回去。这一切使我万分痛苦,整个人陷入了极度的消极中,脑海里常常闪现出女儿们那期待的目光。我的心志动摇了,常常扪心自问:我当初选择离婚是不是一个错误?如果我不离婚,丈夫会不会如此放荡?孩子们会不会这么惨?别人的孩子像块宝,有爸爸妈妈疼爱,而我自从信神以来就没有好好照顾过孩子,两个女儿如同孤儿,没有人呵护关心,我这样做是不是不负责任?是不是太狠心了?我为了自己追求生命而不管孩子们的死活,我这么自私还算是人吗?女儿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却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我对得起孩子吗?……尽管我也一直在吃喝神话,但却无法胜过内心的软弱,每当想起女儿们的处境,我便忍不住泪流满面,活在情感的辖制中不得释放,特别是快过年的时候,我思念女儿的心更强烈了,巴不得立时见到她们。痛苦无助的我仆倒在神面前:神啊!我现在才看见自己是多么脆弱,身量是多么幼小、不堪一击,才明白当初我的态度那么坚决,宁愿一无所有也要跟随你,那不是我的真实身量,完全是你加给我的信心和力量。神啊!我知道我不能没有你,但我放不下对女儿的挂虑,不愿看见她们那么可怜。神啊!我该怎么办?难道在你与孩子之间我就真的不能同时拥有吗?神啊!我的心好痛,我快胜不过去了,求你开启我明白你的心意,拯救我脱离情感的辖制!

一次聚会时,我敞开了自己活在情感中无法自拔的情形,姊妹带我看了一段神话:“自从你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人世间的时候,你就开始履行你的职责,为着神的计划、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开始了你的人生之旅。无论你的背景怎么样,也无论你的前方旅途怎么样,总之,没有一个人能逃脱上天的摆布与安排,没有一个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只有那一位——主宰万物的能作这样的工作。”在交通、揣摩中,我才知道每个人来到这个人世间,都得按着神的命定,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无论家庭背景有何不同,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足,每个人要经历多少曲折、痛苦都是神安排好的,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得掉。我想:既然是神的命定,那么父母必然有父母该受的苦,儿女也有儿女该受的苦,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如今我的两个女儿要受多少苦,那也是神的命定,是我无法更改的,即使我不离婚,最多也只能给她们一点暂时的照顾和安慰,但当大灾难降下来的时候,除了神又有谁能救助她们呢?我今天为她们如此担忧又有什么用呢?她们的命运不是在神手里吗?神所作所安排的不都是最好最公义的吗?此时我才看到自己根本不认识神的主宰安排,尽是自己为自己制造忧虑,真是无知又愚蠢!

后来,我又听到神的交通说:“……中国这传统妇女就认为什么呢?女人必须得相夫教子,做贤妻良母。这个贤妻良母,就是对待自己的丈夫跟自己的儿女,必须是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出来为他们花费,而且每一个女性都认为自己就应该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就不是一个好的女人,如果不这么做就违背良心,违背道德标准,甚至有的人做得不好,或者没按自己的标准去做,她都觉得良心过不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儿女,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丈夫的一日三餐、洗洗涮涮,家庭里头这一切她都要做得很好、特别好。当然这是这个社会的贤妻良母的标准。当你信神之后呢,假如让你尽本分,你的本分与你做贤妻良母,还有与你做一个模范妈妈或者是做一个标准的女性是不是打架呀?假如说你想做贤妻良母,那你的本分就不能那么百分之百地花费时间去做,是吧?或者是当你做贤妻良母与尽本分冲突的时候,你说你怎么选择?你要是选择尽好本分对神家负责任,或者是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对神绝对忠心,那你就得放下做贤妻良母,这时你心里会怎么想?你的思想里会起什么样的波动?你是不是会认为自己很对不起自己的儿女、亏欠自己的儿女,你这个亏欠不安从哪来的?当你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时候,你没有尽好,你会觉得不安吗?你没有不安,因为你思想观点里头没有这个东西。你思想观点没有这个东西,当你尽本分没有尽好的时候你就没有责备,因为你良心里头没有装备这个正面东西。你装备的是什么呢?是做贤妻良母,如果不做贤妻良母,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就不是一个正经女人,是不是这个标准?这个标准束缚着你,致使你在尽本分的时候、在信神的时候,也把这个东西带着,如果是做贤妻良母与尽本分这两个事情发生冲突的时候,或者是要同时进行的时候,你能勉勉强强选择尽本分或者是对神忠心,但是心里头会有一份不安,会有更多的责备……但是在神面前你的责任与义务、你的本分尽没尽到,你有没有责备呢?是不是没有责备?或者是当你尽本分应付糊弄的时候,或者是根本不想尽本分的时候,你有没有责备,有没有控告呢?没有丝毫的控告。”神的话语如同两刃利剑刺向我的心灵深处,使我蒙羞惭愧、无地自容。我看到自己让撒但败坏太深了,撒但的毒素——“贤妻良母”已完全成了我的生命,它控制着我的心,控制着我的思想,控制着我的全人,以至我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全是与神敌对的。虽然我外表上也在撇家舍业地为神花费,可我的心根本没有为神献上,总是三心二意、思前想后,无论何时何地心里装的都是两个女儿,常为她们心烦意乱、消极痛苦,而神在我心中却不曾占有一席之地。一看到女儿可怜,我就同情她们,觉得对不起她们,亏欠她们,更为自己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而深感不安、自责,但在尽本分中没有满足神时我却从不感觉亏欠神,从不感觉痛苦、不安,我真是太自私、太没人性、太没良心理智了!在羞愧之中,我突然认识到“做贤妻良母”这一撒但毒素把我害得太苦,它完全是撒但吞吃我残害我的阴谋诡计。以往我为了做贤妻良母,从来不曾为自己活过,也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含屈受辱地活着,但换来的不是幸福与快乐,而是无尽的痛苦与悲伤;如今又是“做贤妻良母”这一毒素使我常常消极软弱,活在极度的痛苦之中,使我的心远离神,失去了追求真理、追求满足神的信心与心志。此时,我才看到神拯救我脱离爱家庭情感意义太深了!撒但让我追求做一个贤妻良母,我听信它的鬼话后,就会追求与丈夫恩恩爱爱,追求把孩子照顾得周周到到,就不能好好信神,也不能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样就不能达到蒙神拯救,只能在神作工结束时与它一同被神灭于地狱之中;而神早已把撒但败坏人的伎俩看得清清楚楚,所以神就作工让我看透家庭情感,能从撒但的捆绑中挣脱出来,走追求蒙拯救的道路,这是神一再给我摆上环境熬炼我的用意所在。后来又借着认真听神的交通,我明白了两个女儿只是借我的肉体生出来了,但她们的生命都来源于神,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她们的命运也是神在掌握,我没有必要为她们负责,也负责不了,所以我根本不必为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而内疚。我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应在造物主面前尽好自己的本分,这才是我该具备的良心与理智,是我应该做到的,若不能在神前尽上自己的本分,那就是最没人性的人,不配活在神造的天地间。至此,我的心灵才得释放了,不再在情感的漩涡里挣扎为女儿忧伤了,心里只想好好尽本分,达到满足神的心意。

我这个被中国传统思想紧紧束缚控制的人,能跟随神走到今天,为信神放弃家庭、放弃婚姻,把女儿完全交托给神,不管她们的命运结局如何,甘心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完全是神的极大拯救!因着全能神的审判刑罚,我才逐渐看清自己究竟应该追求什么,应该怎样做人,走上了真正的人生正道,我感谢赞美全能神,更愿紧紧追随全能神!

四川省眉山市 余敏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