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目录

关于如何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的交通

发至众教会  凡需要的人手一份

2013年1月10日

答对媒体记者采访关键在于怎样见证神的作工

——根据讲道录音整理略有加添

随着国度福音扩展达到空前盛况,灵界争战也更加激烈,大红龙妄图利用最后苟延残喘之机疯狂反扑搅扰破坏神的作工,除了更为残酷地镇压、迫害神选民之外,还利用各种电视、网络、报纸等新闻媒体传播各种荒唐透顶、栽赃陷害的谣言亵渎神、定罪神的教会,已严重触犯神的性情,激起天怒民愤,大红龙如此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十恶不赦必将受到神公义的惩罚、咒诅。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大红龙如此嚣张地大肆宣传为国度福音的扩展效了一步力,一时间全能神的圣名如同闪电一般迅速传遍千家万户达到家喻户晓,世界各国的人都知道了道成肉身的实际神已来在地上给末世的人带来了国度救恩,“让万民都知,宇宙地极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这话正在成就应验。现在国内乃至海外媒体都开始关注全能神教会,一些媒体记者还要求采访神选民,这正是神选民对各宗各界、各邦各国传福音的好时机,这方面的见证作好了,就能借着媒体、舆论的宣传、报道让那些神所预定拣选的能够听懂神声音的羊很快找到并跟上神的脚踪,就能荣耀神为神的名传遍宇宙地极铺平道路,所以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但是我们都知道,败坏人类的本性都是抵挡神与神为敌的,都是属撒但的,都不容易接受真理,也不欢迎神的到来,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有些媒体记者对全能神教会都是从反面报道的,其中大部分是大红龙的帮凶、爪牙专门替大红龙说话作反面宣传的,他们采访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解事实真相、寻求真道,而是想要抓把柄毁谤、定罪神的教会、迫害神选民,即便是西方民主国家的媒体记者前来采访报道有些也是出于政治目的或是为了爆料得着商业利益,在这种情况下神选民所面临的撒但试探、陷阱越来越多。因此,神选民必须看透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在各路媒体记者面前怎样才能做到既高举神见证神又能识破撒但诡计运用智慧给予有力回击让撒但彻底蒙羞失败,这是神选民目前急需学习进入的功课,也是神选民生命长大的好机会。人只有明白真理才有智慧,才能把神的末世作工见证好,不让撒但魔鬼抓把柄攻击、论断、毁谤教会,同时还能高举神见证神有力地回击撒但的诡计,揭穿、反驳、解剖大红龙以及世人毁谤、抵挡、论断的谬论,让撒但鬼话谬论不攻自破,至少让它能尊重事实,对神和神的教会有一个公正的说法,这样就能达到维护神作工的果效。因此,神选民必须在明白真理的基础上看透几个关键问题才能在撒但疯狂反扑时更好地、更智慧地传福音见证神,这样才能通行神的旨意满足神心。

现将神选民必须看透的几个关键问题交通如下:

一、我们信神只尽本分不参与政治:

我们信神是根据神话、根据真理、根据神的要求行事,不参与政治也不搞什么政治活动。神对信神之人最起码的要求首先是让我们追求真理、实行真理,不随从世界邪恶潮流作败坏人类所作的那些恶,要做对人有益的事,要做光、做盐。另外,我们作为受造之物还有一个本分就是通行神的旨意,我们既从神得着救恩就有责任、有义务传福音见证神,让所有没有信神,还不认识神、不了解神的人也能来到神面前考察真道接受真理达到蒙拯救,这是神的托付,这就是我们所作的传福音工作的真正意义。

我们传福音见证神与政治毫无关系,没有任何政治上的意图和动机,也不是为了推翻哪一个政府或政党,完全是为了把败坏人类带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达到蒙拯救,最后都能安居乐业有尊严地生活,都能脱离黑暗邪恶的权势活在光明中,使人类社会能得到神的看顾、保守和祝福。我们把人带到神面前让人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拯救,这不是什么政治诉求。神的话里根本没有让神选民起来推翻共产党、揭露共产党的话,神发表的全是真理,全是揭露人类败坏实质的话,全是拯救人、变化人、成全人使人达到认识神、顺服神的话,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据神的话、根据神的要求,我们教会从来不搞任何政治活动,也没有任何政治口号,我们的教会生活只是交通真理认识自己,为的是得着真理顺服神,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蒙神拯救。我们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政治不是正面事物更不是真理,搞政治得不着真理,更不能得到神的祝福,从古到今没有听说神称许过哪一个政治家,追求政治不能使人蒙拯救,在官场里只能越混越败坏越邪恶,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所以我们信神从不参与政治,更没有什么政治上的诉求,因为我们看得很清楚,只有信神能使人越变越好,越来越有人性,越来越有良心理智,如果人真心信神追求真理肯定能够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这就是信神达到蒙拯救的标准。

我们所作的传福音工作完全是为了让人类接受神的作工达到蒙拯救,这对人类社会最有益处,是改变人类社会黑暗邪恶唯一有效的办法,因为神是造物的主,只有神能拯救败坏人类,我们传福音见证神就是为了让整个人类都认识造物的主,都来到造物主的面前,都能敬拜独一真神,这是人类蒙福的路,更是人类蒙拯救的路,人类只有信神接受神的拯救才能解决世界黑暗邪恶的根本问题。现在世界越来越黑暗邪恶,人类越来越败坏,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类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信神,必须接受神话、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从神话中得着真理,这样人类的败坏问题才能从根源上得到解决,所以传福音对于社会的稳定、人类的幸福来说是必须的,也是唯一的路。所以人类要想得到真正的幸福,社会要达到长治久安,只有一条路,就是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拯救,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路。不要指望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党派来拯救人类,更不要指望哪一个政治家、哪一个文学家、哪一个思想家来拯救人类,败坏人类没有这个能力,谁也扭转不了乾坤,只有造物的主——独一真神完全具备拯救人类的能力。所以我们传福音对社会的稳定、对人类的幸福是最有益处的,这是最有意义的事,相信凡是有良心理智、有正义感的人都会支持我们传福音,都会认同我们的观点,传福音见证神是人民的需要、社会的需要,完全是正义事业。

我们是因着接受全能神的话语、经历全能神的审判刑罚明白了真理才开始向人传福音见证神的末世作工,让败坏人类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这是我们信神之人的本分。我们传福音就是把真正的蒙拯救之道传给人,使人在末世能够接受真道达到蒙神拯救,这是我们最真实的爱心,把能够使人类脱离灾难蒙拯救的好消息见证给人,这是人类公认的真正善行。我们所传的末世国度福音对人太有益处了,而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不管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总应该为人民办点实事、解决点实际问题,让人民安居乐业地生活,这是天经地义,为什么共产党不但不务正业还丧尽天良冷酷无情地逼迫、抓捕、迫害我们,这是不是逆天而行、倒行逆施?为什么共产党不顺从天意民心却崇尚邪恶、抵挡正义呢?这是不是没有人性?在传福音尽本分的过程中,许多神选民都能放下肉体的安逸享受,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都始终如一地传扬神的末世国度福音,即使遭到恶语中伤,被人弃绝打骂,甚至被政府抓捕迫害,神选民还是坚持不懈地尽本分,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不管人接不接受我们都得尽到责任和爱心,如果我们知道了真道却不传扬、见证给人,我们的良心也不平安,这样对人也不公平。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传福音见证神让人知道真道、知道末世蒙拯救的路,这是我们该尽的本分,我们传福音尽本分绝不是参与政治更不是扰乱社会治安而是预备善行,完全是为了人民能够幸福地、有尊严地活着,这是事实。

共产党为了迷惑、欺骗中国人民竭力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把神的教会硬说成是人的组织,把正常的教会生活硬说成是非法扰乱社会治安,这是共产党抵挡神、残酷迫害神的教会的一贯说辞与手段。全能神教会根本就不是人的组织而是神的教会。神每开展一步新时代的工作都产生教会,全能神教会就是因着神末世道成肉身的显现与作工而产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说话与作工的人组成的,完全是末后基督——全能神亲自设立的,也是全能神亲自带领牧养的,根本不是由哪一个人创建组织的。只有出于人的才是组织,出于神的不是组织而是教会。教会是神掌权、神话掌权、真理掌权,不是哪一个人掌权,全能神教会的神选民都是在祷告全能神、跟随全能神、顺服全能神、敬拜全能神,不受任何一个带领的辖制,只根据神话、根据真理、根据神的要求行事,教会的行事准则就是根据神话、根据真理、根据上面的工作安排。

当然,在信神的人中总有极少数不是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根本不合乎真理,他们完全是凭着人的观念想象做事,丝毫不按照全能神教会的工作安排与原则行事,所以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代表全能神教会,只代表他们自己,教会也不承认他们的所作所为,但是即便他们所做的不合真理也绝对够不上作恶犯罪。全能神教会历来提倡的是和平、理智地传福音见证神,个别被开除的人为了表示悔改有点激进行为、个人行为不代表教会,更不代表是教会支持、鼓励的,这纯属个人问题。

二、我们信神不讲世界末日只见证神的末世作工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世界末日这个说法是怎么产生的,世界末日的说法到底怎么来的。世界末日的说法不是哪一个人编造出来的,而是各国的预言家预言出来的,尤其是众所周知的玛雅预言还明确指出2012年12月21日以后世界将进入新的纪元,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所以才引起世界的轰动和人民的恐慌,但科学再发达或是预言再准确也解决不了人类在灾难中蒙拯救的问题,只能徒增人类的无助与恐惧,正如全能神所说:“因为人是神造的,人类无谓的牺牲与探索只能越来越多地带给人苦恼,使人惶恐不得终日,不知怎样面对人类的未来,不知怎样面对以后的道路,甚至人类恐惧科学、恐惧知识,更恐惧虚空的感觉。在这个世界中,无论你是在自由的国家还是在没有人权的国家,你丝毫不能摆脱人类的命运;无论你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你丝毫不能摆脱探索人类命运、奥秘与归宿的欲望,更不能摆脱莫名奇妙的虚空感觉。这些人类共同的现象被社会学家称作为社会现象,但又没有一个伟人能出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人毕竟是人,神的地位与神的生命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取代的,人类需要的不仅仅是吃饱肚腹、人人平等与人人自由的公平社会,需要的是神的拯救与神对人类的生命供应。只有这样,人类的需求、人类的探索欲望与人类的心灵空虚才能得到解决。”因此,我们从不迷信科学,也不迷信玛雅预言,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据神话、根据神的要求配合神拯救人的工作,神话里根本没有世界末日的说法,所以我们也不宣传世界末日。神话要求我们见证神的末世作工,见证神怎么拯救人、怎么审判刑罚人、怎么洁净人,最后神把蒙拯救的人带入下一个时代,那些不能接受神作工与所有不相信神的人都得被淘汰,最后都将被灾难毁灭,就像挪亚时代只有八人相信神话进入方舟得救,而其余的人都没能在洪水临到时剩存下来,无论人接受与否这都是真实的。圣经预言末世必有大灾难,败坏人类如果始终不悔改真实归向神都要被灾难所灭,所以我们在大灾难临到之前见证神让人接受神作工、接受真理达到蒙神拯救,这样人类中能接受真道的这一部分人就能像挪亚时代一家八口上方舟一样得救。现在世界各国不也有人在造方舟吗?他们不就相信世界末日吗?不管人相不相信都是人自己的问题,总之我们并不提倡这种说法,但是我们知道末世大灾难马上就要开始,所以我们就为了把人带到神面前使人蒙拯救而传福音,凡是不相信神末世作工的人最后都将被灾难毁灭,这是真实的。

我们认为世界末日这个论调是错误的,圣经里没有世界末日的说法,只是预言末世要有大灾难,大灾难过后神的国度要出现在地上,以后的时代是神掌权,以后的人类是蒙神祝福的人类,这是真实的。所以,世界末日的说法不成立,这都是外邦不信神之人的说法。我们见证神的末世作工就是让整个人类都能归向神,都能蒙神拯救,都能脱离罪恶,最后都能蒙神祝福剩存下来,这对人类来说难道不是好消息吗?这样的救恩难道不应该传给人类吗?我们今天见证神的作工绝不是宣传世界末日,其实人类即便知道末世灾难越来越大但若没有蒙拯救的路也是徒劳无益。末世的灾难越来越大这是圣经预言的,也是世界一些预言家和科学家公认的,但世界、人类不会完全被毁灭,天地还会存在,只有疯狂抵挡神的人才有末日,所有真心信神与承认有神不抵挡神的好人都能剩存下来,这怎么能是世界末日呢?所以世界末日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共产党要整治人、陷害人总要给人强加一些罪名,然后给人治罪、定罪,这是共产党的一贯伎俩、一贯手段,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其实,最害怕世界末日的就是共产党,因为在世界的末了神必要赏善罚恶,神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抵挡神与神为敌的邪恶势力,而共产党否认神抵挡神、逆天而行、倒行逆施、作恶多端、罪恶滔天,所以才最害怕受到神公义的惩罚。它如果行得正坐得端、上合天意下合民心为什么这么害怕世界末日呢?另外,全能神教会一贯采用传扬神话交通真理的方式传福音,从来没有让人去宣传世界末日,更不会利用世界末日拉人加入教会,因为神的心意是寻找那些真心信神、渴慕神显现、喜爱真理的好人,使他们得着真理蒙神拯救,如果把不是真心信神只求得福免灾的人或者恶人都拉进教会也没用,这样的人不能蒙拯救,这种作法只会让神厌憎,因为教会不是社会,真正能够达到蒙拯救的都是真心信神的好人,所以我们传福音见证神不是为了搞宣传或走过程、走形式,更不是为了搞大杂烩或人的组织,而是为了真实地见证神的末世作工,把神所预定拣选的人都带到神面前接受真道达到蒙拯救,这才合神心意。

三、分辨正教、邪教的根据与原则

邪教、正教到底怎么划分,这里面有真理原则可寻求,不是凭哪个政党、哪个人的观点想怎么划分就怎么划分,更不能根据哪个国家、哪部宪法来划分,这样划分是不公平的。首先,必须确定什么是“正”才能确定真道,只有真理是正面事物,是一切“正”的根源,那真理是从哪儿来的?真理是从基督来的,基督是神的化身,所以真理是从神而来,凡从神而来的都属于正面事物,只有造物主的话才是真理,只有道成肉身的基督才能发表真理,这是天意天规,任何国家、政党、团体都不得违背,更不能抵挡、对抗,谁若违背、抵挡、对抗就是自取灭亡,完全应验神话败坏人类都是因为抵挡神而自取灭亡。在世界上、在人类社会中,凡属正面事物都合天意、合民意,合天意、合民意的就是正教。信神既合天意又合民意,合民意就是指人类对于信神多数人都赞成,都能从良心上印证是走正道,都会说信神的人正派,是好人,所以信神顺服神敬拜造物的主是天经地义纯属正面事物,既合天意也合民意。到底什么是“邪”?“邪”就是不合天意,更是逆天而行、倒行逆施,违背天意、违背民意。那到底哪些事是违背天意、违背民意的?不允许人信神这叫违背天意、违背民意,凡是人类从良心理智上不赞成、定罪的作法那就是邪的,凡是人从良心理智上赞成、承认、公认的就是正面事物。信神是正面事物,凡是抵挡神、定罪神、反对神的才是反面事物,凡属反面事物完全是撒但邪恶势力所为。如果能确定出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对于什么是正教、什么是邪教就容易分辨了,到底什么是正教、什么是邪教?准确地说,凡是信真神的教会都是正教,凡是信假神、信邪灵、信撒但恶魔的都是邪教,凡是鼓吹无神论、进化论等抵挡神的邪说谬论的都是邪教。我们再考察一下共产党的来历。众所周知,共产党是德国人马克思创建的,马克思就是信撒但的撒但教教徒,马克思声称他自己就是撒但魔鬼,这样一个地道的魔鬼创建的共产党怎么可能是正教呢?共产党一贯鼓吹的是暴力革命,是屠杀人类,是地道的无神论,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现在这个共产主义幽灵已经实化成共产党,可见,共产党这个反动组织不正是地道的邪教吗?中国共产党比它的祖师爷马克思更狡猾,马克思敢公开承认他是魔鬼撒但,而中国共产党却不敢这样说。中国共产党极善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极善于伪装欺骗、贼喊捉贼,竟能把正的说成反的、说成邪的,把邪的说成正的,而且还极其善于伪装,它自己明明是邪恶的、是反动的,还要伪装成正面的、正义的,竭力鼓吹中共是所谓的“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贯手法,共产党最善于搞贼喊捉贼的把戏,世界上最能迷惑人类、欺骗人类、玩弄人类、败坏人类、屠杀人类的就是共产党。所以说,凡是共产党支持、提倡、肯定的都是反面事物,凡是被共产党定为邪教的肯定是正教、是真道,只有共产党才能把正教定为邪教,其实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地道的邪教,共产党才是一切邪教的典型代表,共产党就是末世地道的撒但教,是典型的恶魔集团,是世界上最邪恶、最阴险的反动组织、恐怖组织,这是公认的事实,丝毫不错。

另外,一个宗教、教会到底是不是邪教应该让多数人、让所有有信仰的人、让世界各国的人根据世界各国公认的普世价值观来衡量,这样才公正,仅凭共产党无神论的宪法来定哪个教是邪教,这未免有些荒唐,因为共产党本身就是无神论,它根本就不承认神的存在,更不认识神,它是抵挡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它没有资格评论信神的事,更没有资格给任何信神的团体、教会定任何罪名。事实上,共产党根据无神论和它的宪法把所有信神的团体与教会都定为邪教,包括基督教会、所有家庭教会和其他一些宗教团体,并且公开把圣经定为邪教书籍,这是公认的事实。共产党从上台统治中华大陆以来一直使用各种残酷手段限制、打压、迫害信神之人,剥夺人的信仰自由,利用舆论、政治、法律等手段对教会施压威吓信神之人,不许人敬拜神、跟随神,反而让人都敬拜它、顺从它继续接受它的统治为它效力,还鼓吹人民的幸福是共产党赐给的,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衣食父母”,真是厚颜无耻、不可理喻!可见,中国共产党就是地道的邪党、邪教,它比法西斯还法西斯,当今世界共产党邪恶集团抵挡神最疯狂、最残酷、最凶恶,剥削、欺诈、镇压人民最残酷,屠杀坑害人类最多,早已达到天怒人怨,因此中国外逃人数最多,移民倾向最严重,都想逃离中国这个魔鬼监狱,这是世界公认的事实。所以,这个用谎言、欺骗、迷惑与暴力屠杀夺取政权的非法执政党根本就没有资格评论、定罪哪个宗教或教会是正教还是邪教。中共的宪法丝毫不符合国际人权公约,它虽然签署了国际公约的一些条例,那也是欺骗人民、欺骗世界的作法,其实它从来都不承认也不接受,更不遵守,所以共产党的宪法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它的宪法是给人民定的,是限制人民、捆绑人民的工具,它自己根本就不守法,在共产党专政的国家里可以肯定地说根本就没有法,所有共产党的官员、警察都曾公开说他们自己就是法,他们说的话就是法,所以在共产党专制的国家都是权大于法以至于形成现在无法无天的局面。所以,中国人民早已不相信共产党所说的一切鬼话,因为共产党所说的一切话都属于谬论邪说,都是歪曲事实、颠倒黑白、不可理喻,都是欺骗人民、麻痹人民、玩弄人民的鬼话,只有鬼才相信它的话。

四、怎样看社会稳定与人类幸福的关系

有的新闻媒体把神选民在公共场所传福音说成是“街头游行”并“给中国社会稳定带来了一定影响”,对于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必须弄清楚真正的社会稳定指的是什么,到底是人民的稳定还是政府的稳定。共产党所要达到的是政权的稳定,是它对人民永久统治的稳定,因为共产党倒行逆施、罪恶滔天,总是激起人民的反抗,所以才导致今天的不稳定。其实,只有人民的稳定才是真正的稳定,人民安居乐业,有真正的信仰,有正常的生活,有尊严地生活,那才是真正的社会稳定。一个国家的稳定兴旺、人民的幸福取决于这个国家有无信仰自由,取决于人民能否真实信神、敬拜神,这是最根本的。全能神说:“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了这个人类,更缔造了古希腊的文化与人类的文明,只有神在抚慰着这个人类,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顾着这个人类。人类的发展与人类的进步不能离开神的主宰,人类的历史与人类的未来都不能逃脱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基督徒,那你一定会相信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兴盛与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将会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这个人类将何去何从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类要想有好的命运,一个国家要想有好的命运,那只有人类都俯伏敬拜神,都来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认罪,否则人类的命运与归宿将会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劫难。”“尽管世界上有一部分正义的势力,但是在人的心中没有神地位的统治是很脆弱的,没有神祝福的政治舞台是混乱的,是不堪一击的。人类没有了神的祝福就等于人类没有了太阳,不管统治者多么兢兢业业地为他的人民贡献什么,不管人类在一起召开多少次正义大会,都不会扭转乾坤,都不会改变人类的命运。人都以为有衣有食、人类和睦同居的国家就是好国家,就是有好领袖的国家,但神却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若没有人敬拜神的国家是他要毁灭的国家。人的想法总是与神相差很远,所以若是一个国家的首脑不敬拜神,那这个国家的命运将会是很悲惨的,而且这个国家是没有归宿的。”所以,只有神所祝福的国家才有真正的稳定,才能发达兴盛,人民才真正幸福;如果一个国家没有神的祝福,这个国家定规是黑暗邪恶的,黑暗邪恶的国家永远不会有真实的稳定。曾经有一些共产党的官员说人民的幸福是党给的,这话根本就是谬论,现在已经被众人看破、揭穿,人民的幸福最关键在于人民都承认神、信神、顺服神,这样才能得到神的恩待与赐福,这是国家稳定的唯一途径,这才是达到幸福的路。一个社会的稳定关键取决于人民信仰的自由,如果国家政府所做的都能让人民拥护、让人民赞成,政府官员都能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这样的国家才有真实的稳定可言。众所周知,在西方民主国家有很多游行示威,那我们能说他们的社会不稳定吗?这不更能代表国家民主、社会稳定吗?在中国就没有那么多游行示威,如果有那才能证明中国共产党民主、开放、治国有方、有能力,如果有人在大街上随便传福音没人限制,那才说明中国信仰自由,证明中国的宪法伟大、光明、正确,其他国家的人、各国媒体记者都会说中国是信仰自由、尊重人权的国家。如果在中国看不见一个有信仰的团体上街公开传福音见证神,那能证明中国信仰自由吗?中国信仰自由的证据在哪里呢?现在有的神选民上街传福音见证神,中国执政党却大肆抓捕、迫害,这就让人看到中国人确实没有信仰自由。所以说,有人上街传福音不但不会给社会稳定带来负面影响,反而会给社会、给国家带来好作用,让西方人都能看见中国政府允许人在马路上、街道上、市场上传福音,说明中国人有信仰自由,这对中国的社会稳定和国际声誉不是更有利吗?世界上凡是民主自由的国家都有信仰自由,凡是公正的党派都给人民说话的自由,都支持、提倡正面事物,为什么在中国越是正面事物越遭到打压、逼迫、迫害?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不允许人信神敬拜造物的主?为什么不许人传福音?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样的执政党是不是邪教、邪党?邪党一手遮天、逆天而行、倒行逆施搞独裁统治,公开否认神、抵挡神、定罪神,这样的国家还会得到神的祝福吗?离开神的祝福还谈什么社会稳定、人民幸福呢?不都是骗人的谬论、鬼话吗?这样的国家不是最落后、最贫穷、最黑暗的吗?中国为什么多灾多难祸不单行?不就是因为共产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疯狂抵挡神、残害神选民导致天怒人怨造成的恶果吗?得罪上天、得罪真神还能有好下场吗?这完全是报应。

五、回答媒体记者采访必须具备的原则与智慧

答对媒体记者不是简单事,没有真理、没有头脑、看不透政治的人不能答对这方面的问题,你以为光给他传传福音见证见证神,再讲讲大红龙怎么抓捕迫害就完事了?多数媒体记者不愿了解这些,他们要了解你的政治企图用心、做事的动机目的,你们全能神教会到底是什么教会,要搞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这才是多数媒体记者采访的真正意图。

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必须有原则,因为多数媒体记者不是教会中人,更不是考察真道之人,尤其是中国的记者都是为政府说话、办事,必须加以防备还要识破撒但的诡计,如果人没有分辨最容易中撒但诡计,这样接受记者采访就成了为撒但效力了。所以,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必须具备三项原则:

第一,必须把神的作工见证得清楚、明白、透亮,这是回击撒但诡计的最好办法;

第二,必须让媒体记者按照其该报道的范围来报道事实;

第三,必须识破撒但诡计,还要多讲事实回击撒但谬论,绝不能让撒但抓住把柄。

只有按照这三项原则答对记者才能达到见证神作工的果效,才合神心意,如果违背这三项原则就达不到见证神作工的果效,那样接受记者采访就不是见证神维护神作工了,肯定对神家工作不利。答对媒体记者采访关键在于怎样见证神的作工,这项原则最重要,这条标准如果达到了就属于答对得基本合格,如果再能把大红龙迫害神选民的事实提供出来,用事实回击大红龙的各种谬论、论断与定罪,这样答对媒体记者采访就达到满分了,能够这样答对记者采访的人肯定是明白真理又有智慧的人,保证有培养价值,是能得到神成全的人。

答对媒体记者采访的重点应该突出在见证神的作工上,教会传福音见证神的目的是为了把人带到神面前使人蒙拯救,必须把这个宗旨说透,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传福音,神的心意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我们传福音对社会有利,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社会的安定、人民的幸福;如果我们不传福音、不见证神,整个人类不接受神的作工那结局是很悲惨的,就像挪亚时代一样,不相信神的话、不上方舟的人最后都被毁灭在灾难中。我们就这样交通,但记住了,千万别谈在哪儿聚会,哪个带领工人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的,你如果给大红龙提供线索你就是出卖教会了,你就成犹大了。你应该见证神的作工,说:“我们现在知道的就是各地教会都在见证神的末世作工,这是为了把末世的人都带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救恩,这是配合神拯救人的工作。神是造物的主,神的实质就是爱,只有神才真正爱人类,所以整个人类都应该敬拜神。如果政府拦阻神的作工,不允许败坏人类信神,破坏传福音工作,这样的政府是真正的政府吗?是合法的政府吗?这不是抵挡神吗?抵挡神是罪恶滔天啊!是逆天而行啊!如果政府真是这样的政府,我们不能顺从,不能听它的,你们媒体也不应该维护它,否则就是维护反动统治。”

另外,必须明白、确定记者可以采访的范围,哪些是不应该采访的问题,可以先跟媒体记者说明:“因我们是在共产党统治的大陆,中国大陆跟海外民主制度国家不一样,中国共产党属于无神论政党,自从它统治中国以来一贯打压、迫害地下教会,限制神选民传福音,全能神教会是受中共打压、迫害最严酷的教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抓捕、被判刑,还有无数人有家难归,无数家庭被抄家、被打压难以生存,这都是事实,我们不知道你了解多少,但是真实情况就是这样,所以有些情况我们不能说,说了就等于给共产党迫害神选民提供线索了,按圣经的说法那叫犹大,那叫卖主卖友,希望媒体记者也不要做那样的事。你得知道我们的背景,得理解我们的苦衷。”如果他说“我就想跟了解整个教会全局工作的人物沟通”,那你就说“你采访他他回答你的也是这些话,我们向媒体提供的只能是这些,因为所有的带领工人都不会让你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住址,你报道这些等于给大红龙提供线索,会对他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所以有关他个人的情况我不能说。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教会工作就是根据神话,就是接受神的托付传福音见证神让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这样社会就不会混乱了。如果不接受神的作工,灾难一临到,整个社会、整个世界都会变成混乱的无政府状态,那才是真实的混乱;如果人都接受神作工了,都归到神面前了,就从混乱变成有序了。这是神愿意看见的,也是败坏人类梦寐以求的。”

答对媒体记者采访必须遵守这三项原则,缺一不可,只有按照三项原则答对记者才是真实见证神维护神的作工,如果能具备、坚守这三项原则就是有真理、有智慧的人,就有资格做带领工人,如果不具备这三项原则就是没有真理又没有智慧的人,就是失败的人。能否按原则答对媒体记者采访最显明人有无真理、有无智慧,最显明人有无素质、有无真才实学,凡是不会答对媒体记者采访的人肯定都是没有真理又没有智慧的人,都是素质太差的人,这是事实。回答媒体记者采访不是简单事,这里面试探太大,甚至记者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带有撒但的诡计、存心,所以说话必须加以思考慎思明辨,还要特别有分寸,还必须得说透问题的实质,这样才能达到让记者了解事实真相公正报道的目的。不要指望记者帮我们说话,无缘无故地公正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他是真正的基督徒,一般没有信仰的人都会否认神、论断神,对神的教会不会有什么好感,这是事实,只有恨恶大红龙的人、看透大红龙实质的人才能说点公正的话,才能公正地报道事实真相。现在多数记者都是为了谋生、为了工作做事,有时也不得已要为政府说话、为共产党说话,所以对媒体记者必须传讲神的话、交通真理,还要把问题的实质说透,这样媒体记者才不得不报道一些事实。媒体记者想要报道的话你守口如瓶一点也不说,只说他必须报道的,这样才能达到让他公正报道的果效,这是神选民必须看透的问题。

如果记者再问其他问题你如果说不透可以先不回答问题,应该就这个问题寻求交通,只要寻求交通圣灵就开启,就有亮光,就能说透一些,不交通憋着不行,你开口交通寻求就能明白得着。如果有记者要求见面采访,教会应该派有智慧的人接待,必须先弄清楚对方的身份,确定对方的身份是记者后才能正式接受采访。接受记者采访最好是两个人一同参加,这样就可以互相配搭、互相提醒防止出差错。回答记者提问必须按原则,不是他问什么就得答什么,也不是他要了解什么就得告诉他什么,我们得有我们的原则。我们必须明白记者的职责范围是什么,他们应该了解什么,应该报道什么,这很重要,然后再根据记者的职责范围来接受采访,绝不能在记者的职责范围以外来满足记者,这样就有失原则了,还容易上撒但的当、中撒但诡计,所以我们必须坚持原则,严格按照原则接受采访才能保证记者的报道公正、准确、完全合乎事实。如果违背原则满足记者所有的要求,就容易让撒但的诡计得逞,就会被撒但抓住把柄攻击论断神家工作,这是神选民必须警惕的,所以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必须坚持原则才能牢牢掌握主动权,绝不能让媒体记者牵着鼻子走,这是神选民必须防备、牢记的,面对记者采访必须打有把握之仗。

在大陆接受记者采访要特别谨慎,记者后面容易有便衣警察尾随,如果是外国记者身后更有便衣跟踪监视,所以在大陆接受记者采访是特别危险的。在海外就不一样了,海外民主国家都实行民主制度,民主制度讲法制,主要根据法律治国,大陆是独裁政府统治,共产党权大于法,所以它就能无法无天,像土匪、强盗一样蛮不讲理,要抓就抓、要捕就捕,专横跋扈、为所欲为,因为共产党都是土匪,都是恶霸,都是强盗,所以它根本不讲理。在香港就有说话的地方,有各国媒体报道、采访,共产党就得受点儿约束,所以你在香港讲理、讲法就可以,按照法律程序做事就成立,在大陆就不成立。在大陆警察随便找个理由借口就可以抓人,你若跟他讲信仰自由,他上去就给你一个嘴巴,那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在监狱里使用酷刑更是家常便饭,大红龙的统治区就是魔鬼监狱,所以传福音必须得讲究智慧,没有智慧寸步难行,无法保护自己。只有在海外民主制度国家人才能寻求用法律保护自己,所以人都学法、懂法,在大陆学法、懂法没有多大用处,因为大红龙不讲法,它胡作非为、无法无天,在大陆就只能讲智慧实行真理,依靠神得保守才行得通,这是各国神选民必须看透的事实。

另外,答对记者、媒体必须得明白看透他们的用词、措词与说法这很重要,这里面都有文章。尤其是中国记者,他们多数没有信仰,丝毫不明白真理,都是根据政府的意图办事,所以他们采访问话时所用的都是大红龙专用的反面用语,每句话、每个词汇里面都带有撒但的毒素与诡计,若答对他们的问话必须得有智慧,还要打中要害。比如,香港某报社记者提问道:“近日有多篇报导均指贵会近年正渗透香港各传统教会‘拉羊’,请问贵会对此有何回应?”这里他用了一个特别的词“渗透”,“渗透”这个词的意思是什么你得弄明白,它到底是反面的,还是正面的,然后你就得先问他:“请问记者,你在这里用‘渗透’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过这个词呢?这个词我在学校书本里还真没学过,但是我感觉好像是水隔着什么物质越来越往里渗,最后完全浸透了,这叫渗透,难道我们传福音就是渗透吗?这不太合适吧。”他如果说“这里用渗透我认为挺合理”,你就得这么解释了:“那请问你们香港各传统教会是从哪儿来的?是香港当地产生的,还是从外面接受来的?香港原本就有教会吗?香港那个地方存在多少年了,什么时候产生的教会?是一有香港这个地方就有香港传统教会吗?这段历史你了解吗?我可以谈谈我的看法吗?香港原本没有教会,教会是因着神作工产生的,神在以色列作了拯救人类的第一步和第二步工作,那为什么香港能接受呢?香港的教会是由西方人传教传进来的,这是不是也叫渗透?那你们香港的传统教会是从哪儿渗透来的?你们是从外面接受来的还是从外面渗透来的?请你解释解释,这是一个问题。另外,香港原本就有科学吗?香港的高科技是从哪儿渗透来的?香港人到外国学习考察是学习去了还是接受渗透去了?按照你的观点,好像接受外来的高科技高知识、接受外来的正面事物就叫渗透,这能用渗透解释吗?这种说法合适吗?在整个人类历史中,凡是正面事物、凡是高科技各国都互相学习、互相流通、互相借鉴、取长补短,这怎么能叫渗透呢?难道闭关自守、闭门造车、老旧腐朽、愚昧落后是正确的吗?人类都是往好的方面追求、往好的方向发展,都是在追求进步、追求繁荣,都渴望得着正面的东西、得着福气,难道这就叫渗透?毫无疑问,这不叫渗透。过去有很多少数民族一个劲地守着自己民族的传统东西,对于世界各民族先进的东西、正面的东西一概不接受,关起门来守住老旧,结果越守越腐朽,越守越落后,那就是防止渗透的后果、防止渗透的结局,是不是这么回事?中国自从被共产党统治以后就顽固地推行了共产党那一套,实行对外封锁闭门造车,过了几十年越来越落后、越来越贫穷,穷得揭不开锅了,最后没办法才搞改革开放向外国学习,引进外国科学技术,吸引外国企业家到内地搞企业,这叫渗透吗?按照政府的话说,这叫开放搞活,为什么不叫渗透呢?这不公平啊!对你们所欢迎的东西就叫搞活,对你们不欢迎的东西就叫渗透,这种说法合理吗?这叫什么逻辑呢?人应该明白整个人类文明是神缔造的,整个人类是神造的,是神在带领,是神在主宰,神的每一步作工都要发展,都要扩展到整个世界、整个宇宙,如果哪里有独裁统治拒绝神的作工丝毫不接受福音,神就用强制办法,就像中国,一开始西方传教士到中国来传福音,中国拒不接受,还定罪、抓捕、镇压,最后怎么样?神一看中国拒绝接受福音、接受真理,那好,就来点强硬的吧,于是就利用八国联军攻进北京把福音带进来了。所以说,神无论在地上作哪一步工作,最终都要扩展到整个世界、整个宇宙,这是神的计划,谁也拦阻不了,你防渗透不就是拦阻神工作的扩展吗?说穿了,这就是抵挡神的作工,就是不允许神来拯救人类,共产党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它要永远地统治、控制人类达到永远掌权称王称霸的目的,这样看来,共产党防止渗透是不是反动啊?是不是倒行逆施啊?是不是逆天而行啊?它这么封闭防渗透能起好作用吗?就像过去中国几千年盖的那些小破房子,也不留窗户,在对着大门的地方留个小孔,放一块儿玻璃,放一块儿塑料布,只看看大门外有没有人进来就完事儿了,整个屋子都是黑暗的,那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防渗透,这样就导致人活在黑屋子里永远见不到阳光,这是不是落后腐朽?放着大路不走非要摸着石头过河,把中国搞得乌烟瘴气,人都没有活路,都一个劲地往外逃,想方设法到国外居住生活,这就是中国防渗透造成的恶果。现在人都已看见,共产党控制中国几十多年,最后为什么还要搞改革开放?就是因为太落后腐朽活不下去了,死逼梁山搞改革开放。凡是有正常人性的人都喜欢开放、喜欢流通、喜欢接受新鲜事物,尤其是神的作工,那是真理,那是神的拯救,那是神在供应人生命啊,你如果不接受就只能自取灭亡,这就是搞独裁统治闭关自守防渗透的下场。所以防渗透是不是反面事物?是不是反动的?那么,香港各传统教会到底是渗透来的还是主动接受福音来的?我们得把这个事儿弄清楚,香港那个时候接受神的福音、接受神的作工,为什么现在就不接受神末世的国度福音,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抵挡神?所以防渗透就是抵挡神,就是倒行逆施,就是反动,这么解释对不对?你如果认为香港教会最早十九世纪接受基督教不是渗透,那今天接受神的国度福音怎么能说是渗透呢?我们是传扬神的末世作工,你怎么能说这是渗透呢?”你把“渗透”这个词解剖之后再说:“那你用渗透这个词合适吗?我觉得这是共产党的说法,共产党就反对宗教信仰,它把传福音见证神的作工都当作渗透。请问共产党所崇拜的马列主义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吗?是中国自然产生的吗?它不也是外来的嘛,马克思不是从德国来的嘛,那是不是渗透啊?马列主义是不是渗透来的?你怎么还接受呢?你这么说合不合适?你防渗透为什么不防马列主义邪教的渗透?为什么允许马列主义邪教迷惑、控制中国人民?为什么限制人传福音见证神?只有真理能给人类带来光明、幸福与民主自由,西方国家就是因为有了基督教才产生了民主自由,就是因为接受了基督教才蒙神祝福,生活富裕美满、幸福自由,凡是拒绝接受福音、接受真理的地方都是最落后、最黑暗、最贫穷的地方。中国就是共产党独裁统治的堡垒,因着共产党疯狂抵挡神与神敌对遭到了神的咒诅,所以才导致中国各种灾难连年不断,导致中国人民生活贫穷落后成为东亚病夫,这就是共产党防‘渗透’的真相与后果。因此,‘渗透’这个说法来源于邪恶的独裁势力,实属反面事物,这是事实。”

如果神选民能够根据真理看透上述几个问题的实质,掌握应对媒体、记者的原则与智慧方式,能够根据神话高举神见证神交通出自己真实的经历认识,就能够通过我们的口让世人都看到真神的确已显现的事实,看到蒙神拯救的这一班人的确有人性、有真理、有智慧,所作所为也让人佩服、赞成,这就达到了见证神的真实果效,就能在世人面前为神作响亮的见证。现在多数神选民都已投入到国度福音扩展的洪流之中,虽然大红龙从外界对教会不断施压,迫害神选民的行径有增无减,但就是在这样极端恶劣的环境下,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神选民反而信心大增越战越勇,甘愿为神忍受一切痛苦、为神付出一切的心志更加坚定,都在竭尽全力为见证神传扬神的末世作工奉献全人,就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这真是激动人心的场面,也是喜人的场面,更是圣灵作工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眼前大红龙虽然猖狂一时,但对于追求真理的神选民来说正是进入真理实际得胜撒但权势为神作美好响亮见证的大好时机,俗话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相信追求真理的神选民都能在国度福音扩展工作中装备更多的真理、得着更多的智慧通行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