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经历基督审判的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基督徒见证:与人相处有秘诀

渺 小

文杰因尽本分住进李弟兄家有一段时间了,李弟兄对他非常热情,也很关心他。天冷时怕他冻着总是问寒问暖的,他们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话,学诗歌,相处得很融洽。李弟兄对文杰无微不至的照顾,让离家在外的文杰心里很受感动,他也愿意尽其所能地帮助李弟兄。

一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傍晚,文杰和往常一样回到了李弟兄家。一进门,他看到李弟兄眉头紧锁,闷闷不乐地坐在屋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李弟兄,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我辛辛苦苦种的菜让邻居给糟踏了一些,我去找他评理,他不仅不承认错误,还很蛮横,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我真咽不下这口气!”李弟兄生气地说。

文杰听完李弟兄的倾诉,心想:“昨晚咱们刚交通完,临到事要先寻求真理摸神心意,今天临到事你怎么不寻求进入呢?”

“李弟兄,每天临到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有神宝座的许可,咱们还是先安静下来寻求寻求神的心意是什么,看看怎么实行更合适,咱可不能发怨言啊!”文杰直言不讳地说。

“我没发怨言,我只是看这个事不公平,明明是他欺负人,怎么还不能说理了呢?”李弟兄有点不耐烦地说。

看到李弟兄愤愤不平的样子,文杰心想:“你这不就是陷在事里发怨言吗?还不承认。”

“人家约伯临到那么大的试炼,万贯家产都没了,还能称颂耶和华的名,为神站住了见证,咱就损失了几棵菜,怎么就不能先顺服下来,寻求怎么行合神的心意呢?”文杰带着责备的口气说。

“我如果不顺服早就和他们打起来了,还能咽下这口气?”李弟兄辩解道。“我想过了,咱是信神的人,做事说话不能和不信的人一样,等过几天,我儿子放假回来,我让儿子去找他理论。”

文杰听李弟兄这么说,心里对他产生了嫌弃,心想:“看你每次交通神的话都有些领受,还信誓旦旦地立心志,不管临到多大试炼都要站在神一边,如今真临到事了,一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放不下了,那你聚会交通的不都是字句道理吗?不行,我得跟你谈谈,让你在试炼中学会经历神的作工。”

想到这儿,文杰急忙找了几段神的话给李弟兄读,最后,又嘱咐道:

“约伯临到试炼的时候,他能认识到他的家产、儿女都是神赐给的,无论神赏赐还是收取,都能称颂神的名,咱们今天临到这事也该为神站住见证啊!”

李弟兄一脸郁闷,没吭声。

通过几次交通,李弟兄不再说去找邻居理论,好像也能顺服下来了。可过后,文杰明显地感觉李弟兄和他之间有了隔阂,他们不再像以往那样无话不谈了,这让文杰心里感到有些失落,他实在想不通,自己明明是在扶持帮助弟兄,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一天,晚饭过后,文杰想和李弟兄谈谈心,李弟兄却说要给本村的一个弟兄送东西。回来后,李弟兄就自己在房间里听神话语朗诵。

文杰意识到李弟兄在故意躲着他。有时文杰想借吃饭时和李弟兄聊聊,可看到李弟兄表情淡漠,就不知该如何开口了。这事令文杰很是挠头,不知如何面对。

一天,文杰看到神的话说:“合神心意的事越往后看着越好,不合神心意的事,按着人意、人为做的,这个事的后果就越来越不好,会有印证。”(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文杰双眉紧皱,不禁揣摩:“做合神心意的事果效会越来越好,那在对待李弟兄的这件事上,如果我做的合乎神心意,就会有圣灵的印证,我和李弟兄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和睦不会出现隔阂啊,可现在,怎么会适得其反呢?”

清晨灵修时,文杰跟神祷告:“全能神啊!自从李弟兄临到这试炼,我就极力地交通真理帮助他,希望他能站住见证,可不知李弟兄为什么对我产生了抵触,我很困惑,也不知道你的心意是什么。神啊!愿你引导我找到跟李弟兄产生隔阂的根源。阿们!”

祷告后,文杰看到神的话说:

为什么叫凶恶呢?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什么意思?(恶毒。)你们解释词的意思,没解释这方面性情有哪些实质性的流露。这里带不带有强行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听不听,不管你什么感觉,有没有享受,理解不理解,他强行要求你就这么做,听他的,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不给人自由,这叫凶。恶指什么?他通过强行地灌输、压制你的手段,达到控制你听他摆布的效果,他就心满意足了,这就叫恶。他不让人有自由意志,不让人自己学会揣摩,什么事顺其自然,明白真理,一点一点自然地长大,他要控制人,他不让人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不把人往神面前带,而是把人带到他面前,让人听他的,他就是真理,他是万物的中心,他说的都对,不让人分析对错。强行地、带有强暴性质地摆布、控制人的行为、人的心思,这种性情就叫凶恶。”(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揣摩着神对凶恶性情的揭露与解剖,文杰找到了他跟李弟兄产生隔阂的根源了。他认识到,自己不是在神摆设的环境里与李弟兄共同寻求神心意,实行真理来满足神,而是凭着狂妄性情挥手扬言,把自己的观点认为当成真理强行让别人听,这种性情就是凶恶,是神恨恶厌憎的。文杰反思自己这段时间对待李弟兄的态度,当他看到李弟兄受熬炼,就给李弟兄交通当效法约伯的实行,想帮李弟兄从痛苦中走出来;可当李弟兄不接受他的观点时,他心里就有了嫌弃,并找神的话和李弟兄对号,迫使李弟兄接受他的观点。原来,就是自己流露出来的凶恶性情让弟兄受了辖制。文杰看到自己给李弟兄交通真理不是因人而异、循循善诱,而是凭着狂妄、凶恶的性情及多年的作工经验做事,外表上看是在帮助李弟兄,但自己始终是站在地位上教训人,强迫李弟兄按照自己的观点去实行,就是因着这种强硬的态度才使李弟兄对自己抵触反感的。唉,自己太没有理性了!这不正是神话语揭示的想控制人吗?

一个弟兄正在看神话书籍

认识到这儿,文杰心里自责懊悔,他继续从神的话中寻求解决自己败坏性情的路途。

文杰找到一段神的话和一段讲道交通:

神不是在每一个人身上都必须得作,强迫你让你必须这么做,必须那么做,他不强迫你……圣灵作工特别柔和,他给你感动你也感觉不到,你就觉得好像自己不知不觉就明白了,悟到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圣灵从来不强迫人,从来不勉强人,从来不作超然、明显的事,不公开指示人,从这里我们又认识到什么?认识到圣灵作工是卑微隐藏,特别隐藏,丝毫不显露。神那么全能,神能主宰万有,但圣灵却不直接对人说‘哎,你应该做这个、做那个’,圣灵从不这样作,而是感动你,用爱感动,特别温柔,让你感觉不到是有谁在感动你,你心灵深处就觉得我应该这样做,我这样做对,这样做合适。我们看见神太可爱了!”(摘自《讲道交通(二)·认识圣灵的作工对人蒙拯救来说太重要了》)

文杰从神的话与讲道交通中认识到神的性情卑微隐藏,神是万物的主宰,有至高无上的权柄,但神从不勉强人做什么。神作工柔和、细腻,根据每一个人不同的身量、素质来要求人,但从不过高要求人。而自己是一个败坏至极的人,本没有地位、尊严,却高高在上,强行要求李弟兄接受顺服,对人没有一点儿理解和担谅,流露出来的都是撒但的败坏性情,怎能不让神厌憎呢?

文杰对自己的败坏有些恨恶,他又看到神的话说:

如果你们自己意识不到,常常流露这样的性情,会造成什么后果?(弟兄姊妹不愿意跟这样的人在一起相处,就会弃绝他。)他没法跟人在一起和睦相处了,他像瘟疫似的,人反感透了,只要他一来,大伙就都得走,因为谁也不想受他控制。人信神愿意跟随神,不愿跟随撒但,他总想控制人,人能不弃绝他吗?首先,这样的人在弟兄姊妹中间常常被弃绝,让人厌烦,如果不能回头,不能悔改,那这样的人可能本分都尽不好,也尽不长远,他没法跟人和谐配搭,尽不上本分就得走了。另外,还会有什么后果呢?(给教会生活带来搅扰。)这又是一方面,在弟兄姊妹中间成为害群之马,搅扰教会生活。对他个人有什么损失?(生命永远没有长进。)生命肯定是不长了,生命不长有什么后果啊?在弟兄姊妹中间总被弃绝,生命总也不长,总想掌控人,总想取代神,没有生命进入,最后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了,他还没有悔改,总也不变,那神怎么处理呢?对于这样的人,神是怎么定义的?神给定义为非人类,神不拯救了。他的结局是不是就定了?这样的人没希望了,就没什么活着的价值了,太可怜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从神的话中文杰感受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他认识到如果自己的凶恶性情不解决,就无法与弟兄姊妹和睦相处,时间长了就会遭到弟兄姊妹的弃绝,被神厌憎,这段时间自己跟李弟兄的相处就是一个实际的例子。李弟兄生命经历浅,不明白真理,临到试炼不会实行进入,自己不是根据他的身量来引导帮助他认识神的作工,而是把自己明白的规条道理强加于弟兄让其实行,弟兄接受不了对自己产生成见时,还不知反省自己,反而找出神的话强制要求他顺服,致使李弟兄心里受压,一直陷在消极情形中受痛苦。在神的显明中,文杰看到了自己凭着败坏性情做事的危害与后果,心里非常懊悔。

文杰泪流满面地俯伏在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感谢你的审判刑罚,在你的话语中,我看见了你的圣洁、美善的实质,也看到了自己的丑陋与恶毒,我愿意向你悔改,也愿与李弟兄和睦相处,愿你引导我明白真理行在你的心意上。阿们!”

过后,文杰看到神的话说:“不要总看别人身上的毛病,而要常常省察自己,然后能主动向对方承认自己做哪些事对对方构成搅扰,或者给对方造成伤害,学习敞开心交通,另外也常常在一起学习往神话实际上交通。常常活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就正常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

文杰从神的话中找到了实行的路,要想跟弟兄姊妹和睦相处建立正常的关系,首先得时时省察自己,还要在给别人造成伤害的事上,跟人敞开亮相自己,并向人道歉,进入实行真理的实际。文杰明白了神的心意。

一天晚饭后,文杰决定跟李弟兄敞开心聊聊,以消除两人的隔阂。

可是,当他走到李弟兄的门口时却犹豫了:“我给李弟兄造成这么大的打击与伤害,如果面对面地揭露自己,李弟兄会不会说我没有人性呢?会不会不理我呢?”他徘徊着,心里争战得很厉害。

“神啊!我想按照你的话跟李弟兄敞开亮自己的败坏,可是总感觉难度太大,放不下自己,怕弟兄不能原谅我,神啊!愿你带领我。阿们!”文杰默默地向神祷告。

这时,文杰想起全能神的话说:“归根结底一句话,无论你明白多少真理,最重要的是实行、进入,把你所明白的真理当成你实行进入的路途,变成你的实际,别空谈。”(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最重要的是实行真理》)

神的话使文杰心头一亮:“是啊!神开启我明白真理的目的,是为了使我能实行出真理,要想变化自己狂妄、恶毒的败坏性情,活出正常人性,需要自己有受苦的心志,得放下自己的观念想象,按神的话去实行。”

于是,他大踏步地走进李弟兄的房间。

通过和李弟兄推心置腹的交谈,李弟兄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也把心里的苦水倒了出来。

“自从邻居糟踏了我的菜园,我一直活在狂妄不服的败坏性情里,觉得他太欺负人了,想跟他理论,虽然知道凭败坏性情做事不会有好结果,可就是背叛不了自己,当你交通让我效法约伯时,我心里很抵触,认为约伯的试炼是叫人佩服,但是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了,我根本够不上。当你找出神的话和我对号让我实行时,我感觉你是在强人所难,觉得你是站在地位上要求我,我就反感不愿意接受,但又不能否认神的话,只好克制自己勉强顺服下来,但心里对你却产生了成见,也不愿和你交心了,甚至还不想见你,总想逃避这个环境。”

听了李弟兄这番话,文杰心里很自责,他没想到因着自己的狂妄会给李弟兄造成这么大的辖制和伤害。此时,他似乎感受到了神摆设这个环境的良苦用心,泪水模糊了文杰的视线……

“这段时间,我也感觉咱们之间产生了隔阂,刚开始我没有反省自己在哪些地方做得不合神的心意,还觉得自己存心对,是在帮助你,可后来看见你不愿理我,才意识到自己有问题,看到神的话说:‘那在真理原则里该怎么对待这个事?怎么做合真理?有几条原则?你得把原则考虑好。……第一,不绊倒他,第二,你能帮助到他,第三,能让他得着真理,这三条原则都掌握了……这些问题都得考虑,这是人性里的东西。’(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解决对神的观念误解》)从神交通的实行原则中,我认识到自己的败坏与缺少。有人性的人帮助人首先应考虑的是怎么交通能不绊倒对方,还得让对方从临到的事中明白神的心意,得着真理,这是实行的原则。当你临到试炼心里压抑、痛苦的时候,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上按着你的身量耐心帮助你,也没有结合相关真理交通自己的实际经历,只是凭着狂妄性情讲字句道理要求你、教训你,强行让你接受顺服,还以为这就是在帮助你,没想到给你造成了更大的伤害,我真是太没理智、没有人性了。”

文杰停顿片刻继续说:“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才看到,败坏性情若不解决,作恶也是身不由己。借着经历这次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对神卑微隐藏与美善的实质有了一点儿认识,对自己狂妄和凶恶的撒但本性也有了点儿认识,我看到凭败坏性情做事不但给别人带不来丝毫的帮助和益处,还容易伤害到别人,甚至把人绊倒,真是坑人不浅哪!从神的话中我也明白了,要想让人得着益处,就得按照神话真理原则实行,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凭耐心、爱心与人交通真理,使人在明白神心意的基础上自己作选择,这样才合乎原则。如果凭着狂妄性情勉强人做事,即使心对,也不能蒙神称许的。”

李弟兄点点头:“前些天我们一直交通神的最新说话,我也反省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流露,神借着你揭露对付我,其实是让我在这件事上寻求神的心意,根据神的话看事行事,可我在这试炼中不但不寻求真理,还对你的提醒反感抵触,实在是太狂妄了。后来通过寻求我也认识到,一方面借着这件事让我反省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寻求自己该进入哪些真理,另一方面,神也在检验我在这件事上能不能以教会利益为重,守住自己的本分。我这个邻居人性不好,在我们村里是出了名的蛮横不讲理,如果我真跟他理论争斗,势必会引起他的记恨,一旦被他发现我信神,他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现在中共到处搜捕迫害我们,为查到咱们的下落,中央下达文件让邻里之间互相监督,举报有奖,我如果凭血气行事,就很容易给你和教会带来麻烦,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今后,你看出我做得不合乎真理的地方,还得给我指点,别受我败坏性情的辖制,帮助我认识神作工进入真理实际才是对我真实的帮助啊!”

文杰点点头,激动地说:“感谢神哪!李弟兄你能这样认识太好了,愿神带领我们以后互相扶持,共同寻求真理满足神!”

李弟兄高兴地说:“是啊,感谢神!以前没信神时,凭撒但败坏性情活着,活着太累,太痛苦!今天临到事凭神话真理看事,心里才得释放,平安踏实呀!不然,这次我还真很难胜过去。以后,我得多读神的话,凭神的话活着才有路走啊!”

夜深了,文杰与李弟兄继续交通神的话,越交通心里越亮堂,李弟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文杰和李弟兄的心比以往更近了……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