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经历基督审判的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与人配搭时,该学会“舍”

陈 光

一缕阳光斜照进工作室,陈光等三人正在忙着各自的工作。

一个月前,教会安排陈光和诚智、谢恩在一个小组写讲道稿。刚开始大家都是生手,工作进度都差不多。可时间一长,两个弟兄的特长就突显出来了,尤其是诚智,他思维敏捷,善于创新,两天就能写出一篇讲道稿,并且还有些亮点,可陈光写一篇讲道稿最少得四五天的时间。每当陈光看到两个弟兄写的讲道稿上交而自己的还没有完成时,心里就急得发慌,心想:“照这样下去,不显得我什么都不是了吗?那我就真成了老牛拉破车,永远在后头,到时负责人会怎么看我?我还怎么有脸呆在组里呢?”陈光一看数量赶不上两弟兄,就想在质量上多下功夫,写一篇就转交一篇,只要到月底能保证转交的讲道稿数量不少于他们,并且在质量上也比他们的强就行,负责人就会认可他的工作能力,对他有好的印象和评价,还能稳固他在组里的地位。陈光在暗暗地使劲。

随后,陈光就开始在讲道稿上下功夫,修改讲道稿时逐字逐句地推敲揣摩,怎么表达果效好就怎么写,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查考相关资料,争取达到最佳果效。

陈光专心致志地写自己的讲道稿,检查弟兄们写的讲道稿时,就没有心思细看了,只是看看讲道稿有没有大问题、错别字,表面上一说就完事了。

一天,陈光坐在电脑前正在写讲道稿,诚智拿着自己写好的一篇讲道稿让陈光帮着检查,陈光无暇顾及,但碍于面子只好无奈地打开了。当他看到诚智写的讲道稿比较粗糙,里面病句、错别字挺多,心里也知道如果不修改就直接上交,上层审核组肯定得返回来重修。但又一想:“要是我把这些问题跟弟兄说了,他修改好了,恐怕上交后一次就能通过,那我又跟不上了,这样下去我又成组里最差的了,这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呀?”想到这儿,陈光便对诚智说:“基本没什么问题,你再从头到尾顺一遍就行了。”

“哦,那我今天把这篇讲道稿转走?”诚智问。

“好。”陈光点点头。

几天后,上层审核组把诚智写的讲道稿返了回来。

不出陈光所料,返修建议中带着严厉的修理对付:“这篇讲道稿有些地方没有把真理交通透亮,而且语句粗糙,病句、错字太多,这些明显的问题都没有修改,看到咱们尽本分太应付糊弄了……”看完建议,陈光虽意识到出现这些问题有自己的责任,但还是有些幸灾乐祸,心想:“让你忙着交,这下挨对付了吧!等你修改完这篇讲道稿,我的讲道稿也写完了,到时就能和你的一起交了,这样在数量上就不会被你落下太多,我的脸面也算是保住了。”

夏天的傍晚,空气有些沉闷,陈光的心情也有些压抑,上层对付修理的话还有自己幸灾乐祸的那些想法时常在他脑海里出现,他心里烦躁难受,就来到神前作了一个祷告。

祷告后,他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在神家不兴争,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没我?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有点怨气。有怨气自己还克制着,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好了一段时间,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借着神话语的审判,陈光认识到自己活在了争名夺利的情形中。当自己写讲道稿的速度比不过弟兄们时,他就担心会被别人小看,争强好胜的心不由自主地就冒出来了,为了不被弟兄们落下,他暗暗较劲,一直在跟两个弟兄攀比数量。当比不过两个弟兄时,就在本分上耍手段、玩阴谋,对弟兄的讲道稿不用心检查,即使看出明显的问题也不说。看到自己尽本分为利为己,太自私卑鄙了,没有一点正常人性。

陈光又看了几段神的话:“信神总为自己图谋,自是、自高、显露自己、维护自己地位的人,是喜爱撒但、反对真理的人,是抵挡神的、完全属于撒但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脱离黑暗权势就能被神得着》)“你所追求的是肉体的福气,实行的是自己的观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对肉身中的神没有丝毫的顺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规将你带入地狱,因为你走的路是失败的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陈光看到神的话揭示的正是自己的情形,他认识到自己尽本分的存心错了,并不是为了追求真理满足神,而是想借着尽本分树立自己,追求名誉地位,走的是错误的道路。他回想自己本是一个要强的人,从来不甘心居于人下。信神后,自己还是凭撒但的败坏性情活着:尽本分时只顾及自己的讲道稿写得怎么样,对弟兄讲道稿中存在的问题漠不关心。为了不落在弟兄后面,他看出问题也不说,巴不得弟兄的讲道稿被返回重修,延长上交讲道稿的时间,那样自己也就不会被落下了。想想弟兄写的讲道稿存在明显问题,上交后,审核的弟兄姊妹就得花费时间和精力修改,如果问题太多还得返回重修,这不是在耽误工作进度吗?看到自己只考虑个人的利益,丝毫不维护教会工作利益,没有一点人性理智,也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陈光认识到自己为了保住自己在组里的地位不惜损害他人和教会利益,真是太自私、太卑鄙了,没有一点正常人性……他越反省越自责内疚,懊悔自己的所做所行。

陈光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对我的审判显明,使我认识到自己尽本分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为了与弟兄们攀比文章数量,我明知弟兄写的讲道稿有问题也不说,甚至弟兄的讲道稿被返修我还幸灾乐祸,看到自己的本性太自私、恶毒,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不维护教会利益,我这样的所作所为太让你厌憎了!神啊,我愿向你悔改,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在以后的尽本分中与弟兄们和谐配搭,同心合意尽好本分!”

基督徒在桌前祷告

陈光又看到神的话说:“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陈光揣摩着神的话,认识到自己的本性狂妄自大,太不认识自己的身份与地位,自己本是蚂蚁不如的人,满了撒但败坏性情,根本没有地位可言,却不甘居人下,总想跟人争,总想让负责人和弟兄们高看,其实,再争、再抢,地位再高,不还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吗?实质永远也不会改变,有什么可狂的?今天神给自己尽本分的机会,本应跟弟兄们互相取长补短,和谐配搭,写好讲道稿见证神,而自己不往正道上用劲,整天为名利地位患得患失,天天想着怎么在组里占有一席之地,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想想自己信神多年,吃喝了那么多神的话语,享受着神话语的浇灌、供应、扶持,也明白了一些真理,当务之急该做的是传扬神的话语,见证神的作工,引导更多真心信神的人寻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能早日听见神的声音接受神的拯救,为国度福音的扩展尽上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可自己丝毫不体贴神的急切心意,不能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共同依靠神尽好本分,反而带着私心利用本分搞自己的小经营,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置神的心意、要求于不顾,这些所作所为不是太让神厌憎恨恶吗?就自己这么自私卑鄙的人又怎配享受神这么多的恩典祝福呢?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边,银白色的光照亮了院子里茂盛的玉兰树,几阵微风掠过,沉闷的空气也变得清爽许多。

陈光随手搭了件薄外套,走到院子仰视着夜空,再次回顾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形和表现。陈光认识到,信神不追求真理,不在尽本分中注重生命进入,反而一味地追求名利,打着信神的旗号跑外道,那就不是在经历神的作工,也获得不了圣灵的开启带领,即使尽本分也不是预备善行,信到最终也会被神厌弃淘汰!神知道他走错了路,一次次的审判显明他,使他看清自己的败坏真相,知道这样走下去的严重后果,能够迷途知返走追求真理、生命进入的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唤醒了陈光的心。此时,他明白了神的心意。

陈光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没有你话语的审判揭示,我对自己自私卑鄙的败坏真相根本没有认识,也看不清自己早已走在危险的道路上,你的审判刑罚保守了我,把我从歧途上拉了回来。神啊!感谢你对我的拯救,我愿意向你立下心志,从今以后好好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你心。”

此时,陈光内心释放了许多,他转身回到房间,又看到神的话说:“你做事别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鉴察,接受神的检验,这样你的心就摆正了;你总惦记做给人看,那你的心总也摆不正。另外,做事别总为自己,别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人的利益,别考虑自己的地位、脸面、名誉,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尽本分有没有掺杂,尽没尽上忠心,尽没尽上责任,尽没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从神的话中陈光找到了实行真理的路途。神要求人信神尽本分能摆正存心,放下自己的利益、野心欲望,说话做事能接受神的鉴察,处处体贴神的心意,维护教会的利益,把教会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神的心意,正是自己该实行进入的,也是自己该尽的责任。陈光明白了神的心意,向神立下心志,以后尽本分一定按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放下自己的利益追求满足神。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当再检查弟兄们写的讲道稿时,陈光知道这是神的托付,是自己该尽的本分,就在心里祷告神,接受神的鉴察摆对存心,在本分上尽到自己的忠心。对于讲道稿中发现的问题他耐心地跟弟兄们交通,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也不放过。当陈光这样实行一段时间后,他们上交的讲道稿存在的问题越来越少,他跟弟兄们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陈光心里感到特别轻松释放,觉得不随从撒但败坏性情行事,能活在神面前按神的要求尽本分,这样心里才平安踏实。

没过多久,神的检验再次临到了他……

一天上午,陈光正忙着整理已经被返修两次的讲道稿,打算尽快整理好上交。

这时,诚智走过来,把一篇讲道稿递给了陈光:“陈光弟兄,你帮我检查检查,看看这里面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陈光无奈地接过讲道稿,心里有些烦乱:“检查你的讲道稿就没时间修改我自己的了,你们都上交了,我又被落在后面了。反正你又没说今天要交,那我还是先整理自己的吧。”

陈光把诚智的讲道稿放在一边,准备继续修改自己的讲道稿,可他的心却总也静不下来:“如果弟兄写的讲道稿问题不多,却因我只顾修自己的而耽误上交,这能合神心意吗?”陈光心里在争战,“我到底先修自己的还是先看弟兄的?神啊!我该怎么实行呢?”

陈光想到神的话说:“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人说献这个献那个,光一句话不行,那真得舍呀!到舍的时候真能舍,这才叫真实的实际。真到关键的时候让你舍,让你放下这个放下那个,你舍不得这个舍不得那个,这就不行,对神还不是真心。越到关键的时候人越能顺服,越到关键的时候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虚荣脸面,这蒙神纪念,这都是善行啊!”(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价值》)

陈光明白了,要想达到满足神,就得有舍弃个人利益的心志和实行,学会在尽本分中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尤其在涉及自己利益得失的关键时候,更得作出明智的选择,凡事以神家利益为重,这才是自己尽本分该有的态度和责任,只有这样实行,才能逐步摆脱败坏性情对自己的捆绑进入真理实际,使自己的撒但性情得到变化。在神话的开启带领下,陈光压抑的心得到了释放,也知道该怎么实行了。以往为名利不实行真理走了不少弯路,吃尽了苦头,活得没有人样,现在他要按照神话的要求,学着舍、放,做个让神放心满意的人。

陈光作了一个默祷,祷告后他看了一下弟兄的讲道稿,看到问题不是很多,现在修改的话当天就能上交。于是,陈光就把讲道稿中存在的问题详细地标注出来,并把自己的想法跟诚智弟兄说了。

“陈光!”诚智边修改讲道稿边问:“你的那篇讲道稿修改到什么程度了,今天能不能上交?”

“我那篇还有些问题,需要再看看,这次就先不交了。”陈光坦然地说。

看到诚智弟兄的讲道稿转走时,陈光心里特别踏实平安。

后来,诚智写的那篇讲道稿被上层留用了。听到这个消息,陈光特别高兴,他觉得组里又选上一篇讲道稿,又为福音工作的扩展献上了一份力量,他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献上感谢。

后来因着本分的需要,陈光和诚智他们分开了。在跟其他弟兄的配搭中,陈光还会经常流露争名夺利的败坏性情,这时他就会来到神面前祷告神,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有意识地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存着敬畏神的心安静在神面前寻求实行的路途,在舍与得中作出正确的选择。当他按照神话的要求去实行时,他感到特别轻松释放,心灵踏实又平安。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